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09-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郴州市 >> 王全连(王全莲)

王全连(王全莲)
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病历记录 王全连惨遭郴州市第二看守所严重摧残后被判刑
男, 32
出生时间: 1972-10-2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矿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3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25

案例描述

2017-07-02: 湖南省郴州法轮功学员王全连一家人被骚扰

2017年6月28日上午,湖南郴州市苏仙区栖枫渡镇镇政府,派出所,街洞社区一行七八人闯进街洞煤炭法轮功学员王全连家,一进来没有出示证件,几个身着警服的警察就不断的拍照,一领导模样的询问王全连一家人的情况,他们得知王全连在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被迫害生命垂危,心脏出现严重病状,至今十年了在家,没有出去做事,就走了,走时一警察问有困难就说。当时王全连、王武连、妈妈、侄儿四人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350487.html

2014-01-16: 湖南省郴州市王全连遭绑架 已回家
2014年1月14日早上11点半左右,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矿大法弟子王全连,在苏仙区栖枫渡镇集贸市场赶集时,被栖枫渡镇综治办四个恶人绑架,后被暴力劫持到苏仙区栖枫渡镇综治办办公室非法询问。

其间,王全连的包遭到暴力搜查,甚么也没找到,并被陈亚志踢了一脚,还遭到威胁、恐吓,王全连仍冷静平和向几位因遭到中共谎言洗脑仇视法轮功的人讲真相。王全连于2014年1月14号下午1点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6/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5814.html

2010-02-22: 湖南郴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2002年11月7日晚12点,湖南郴州市“610” 办、国安局、公安局等数十人在市卜里坪、奎(桂)门岭等地同时闯入三个法轮功真相资料点,绑架了贺学兆、罗巧丽、曾志远等7名法轮功学员,不久又绑架了王全连、魏香波等3名法轮功学员;抢劫了电脑、一体印刷机、刻录机等所有用于制作大法真相资料的设备及资金。这些学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后又遭到北湖区检察院、北湖区法院非法庭审。9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3~8年重刑,年约40岁的教师贺学兆在中共的监狱里受尽酷刑,只3年时间就被迫害致死,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受尽折磨,九死一生才回家。今天我们回忆这段苦难的经历,是希望更多人能够认识中共的邪恶。

当时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郴州市政保股(现国保大队)股长陈兵志等带到宾馆“车轮战”审问,刑讯逼供,二小时换一班公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跪着或吊着不能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贺学兆、罗巧丽不得已绝食抗议,抵制迫害。绝食一个星期后遭到警察野蛮灌食。之后,法轮功学员贺学兆、吴建民、曾志远、罗巧丽、张文兰、石教钰、袁东波分别送到郴州桂阳看守所、郴州市第一看守所、郴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3 年2月25日,湖南衡阳市耒阳一位姓伍的法轮功学员在郴州市苏仙区种子公司被警察绑架,遭到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后送回耒阳市看守所关押。2003年2月 27日法轮功学员王全连、袁东兰在苏仙区种子公司被姓吴的门卫举报,也遭到郴州市北湖区公安分局政保股恶警吴志强、高有民等绑架,审问时还被殴打。随后王全连被劫持到郴州南苑宾馆刑讯逼供,袁东兰送到桂阳看守所关押。2003年3月法轮功学员魏香波在郴州市下湄桥出租屋又遭绑架。

在南苑宾馆王全连四天四晚不准睡觉,一闭眼就搧耳光、倒冷水,十几个恶警二小时一班车轮战审问,还遭到戴脚镣、罚跪、恐吓等迫害。魏香波也遭到戴脚镣等酷刑迫害。

袁东兰在桂阳看守所绝食抗议7天后,被恶警强行拉到外面一宾馆里提审,夜深时趁看守的恶警睡觉的机会,把手从手铐里滑出来后走出房间,逃离魔掌。(2007年又遭恶警抓捕,被诬判7年,目前非法关押在湖南女子监狱。)

2003年11月3日郴州市北湖区法院、检察院对9名法轮功学员(贺学兆、罗巧丽、魏香波、袁东波、张文兰、曾志远、吴建明、石教钰、王全连)非法庭审。

非法庭审期间,北湖区法院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依法请律师辩护;也不给自我辩护的机会,想草草走过场。庭审当天下午法轮功学员为维护大法的尊严和自己的合法权益,集体背诵《转法轮》来抵制迫害。气急败坏的法警公然在法庭上打法轮功学员,旁听的亲朋都站起来制止这种暴力行为。面对正义,北湖区法院匆匆收场。

郴州市政法委、“610”办、政保股、北湖区检察院、北湖区法院勾结在一起暗箱操作,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为靠山,助纣为虐阴谋构陷好人。贺学兆(郴州资兴教师)被非法重判8年,其他8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3~4年刑期。

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年多的时间里,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家人送的钱物被牢头侵占,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十几个小时,还遭“电打人”(即用有电的电线打手),罚跪等酷刑。如贺学兆被迫害的身体瘦弱、脸呈黑色、全身皮肤长满疥疮;王全连骨瘦如柴,极度虚弱。

2003年底王全连的身体严重变形,走路都得扶着墙走,说话声音微弱,仍被迫做奴工,直到生命垂危才送往医院抢救。经郴州第四人民医院检查患有慢性肾炎、丙肝、胃出血、血色极低、血压只有正常人的一半,病情十分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详情见《明慧网》的报导)。

住院期间,根据王全连的身体状况其家人三次办理保外就医手续,都被北湖区法院以各种藉口不予办理。说“要看守所给治好”,说“案子太大了,如果是偷、抢,早给办理保外就医了,法轮功的案子就不办”。不久,北湖区法院下达了判决书,王全连被枉判三年刑。北湖区法院邪党法官视一个年轻正直善良的生命不顾,推波助澜帮助中共推行恐怖的群体灭绝政策。

郴州市第二看守所见法院不办保外,就要王全连出院到看守所治疗。医院以王“HP感染”有生命危险不让出院,看守所便要王的家人交医药费。住院期间还发生没交钱就停药的事,交了钱才用药。王全连稍有好转,就被强行出院送到看守所关押。看守所狱警为了推脱责任,欺骗王全连可以办保外手续,使王年迈的父母多次奔波于看守所之间,身心疲惫。

2004年3月,所有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常德津市监狱(湖南省二调遣中心,湖南所有判刑的男法轮功学员首先劫持到这里,然后再到湖南其它监狱迫害)关押;女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关押。

郴州第二看守所李所长、黎教导员不准王全连带医院诊断书,王全连在津市监狱检查出了慢性肾炎病状,黎教导员私下串通姓鲁的狱警,强行收监。

贺学兆为了法轮功书不让狱警抢走,被津市监狱恶警毒打。在津市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到酷刑折磨,直至迫害到奄奄一息(详情见《明慧网》的报导)。2005年正月他家人花了一万五千元办了保外就医手续,最终没有救活,贺学兆于2006年元月含冤去世。一个风华正茂的鲜活生命就这样被中共、江泽民及其层层帮凶扼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04.html

2007-06-16: 湖南株洲大法弟子王全连被警察劫持迫害的经过
2007年4月12日2点左右,大法弟子王全连和刘雪芹被湖南株洲市石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当时是深夜两点多钟,突然敲门声惊醒了他们。为了能避免被邪党恶警绑架迫害,王全连被迫从七楼的防盗钢筋网上向楼下爬,大约至四楼时,突然从一层一层的防盗网上摔下去,直到底层。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王全连安然无事。由于摔下去响声巨大,惊醒了众多附近的邻居出来观看。恶警发现王全连,把他绑架了。

王全连被劫持在石峰公安分局的地下审讯室里非法关押了三天。开始三个恶警说,你不说话,等下我要你叫,并用矿泉水猛敲他的头,用手铐将他的双手反铐在背后,死死的铐着,稍动一下,就会发出剧烈的疼痛(其苦无法形容)。三个恶警强行脱下王全连的长裤,强行要他靠墙坐在地上。

一个恶警用脚顶住他的胸口将他死死的顶在墙上,另两名恶警一边一个踩住他的脚,然后向墙方向移动。开始是八字形,逐步成一字形和墙并在一起。王全连的脚每移动一点,便会发出惨叫。

恶警心虚,怕别人听到,用王全连的长裤死死的堵住他的嘴,使他呼吸困难。这时一个恶警改用脚踩住王全连的两个大腿的根部(即胯下),另两恶警用一支脚踩住他的脚,另用手(握紧拳头)使劲的在腰部、胸部使劲的搓,双手紧紧的压住王全连的背部到墙上。

恶警每动一次刑,王全连身心便发出剧痛。就这样王全连被迫害了几个小时。由于王全连被绑架之前从四楼摔下,恶警怕出现生命的危险,而停止了用刑,但每次两脚合拢时也会发生剧痛。

在被绑架的12、13、14号这三天,王全连在石峰公安局遭受了极大的身心迫害。手被死死的铐在一铁椅上,身体坐在地上就这样坐着、睡着,一两夜,手铐深深的铐住他的手,手腕被铐出一条血痕,两个手肿的很厉害。手现在还有一圈印痕。手背经常发麻,难受,致今还有麻木的感觉。恶警白天还要强制王全连坐在椅子上,开了两盏射灯,这两盏射灯发出的灯光死死的照在他的头上,使王全连头部、胸部,发热发晕。这样的迫害持续了两天。

同时恶警利用饥饿、口渴对王全连進行迫害。在非法关押的三天,恶警只带了两碗饭。王全连被迫绝食抗议。

4月14号,王全连被非法刑拘,此时身体极度虚弱,嘴唇发乌,在被非法送到看守所时,在看守所附近一单位的医院做了体检,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状。但恶警欺骗医生,写了伪证,强行将王全连关押在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第二天,王全连被检查出了全身是伤,多处被踩烂,两大腿处(胯下)被踩得黑紫一大片。看守所的干警拍了照,做了记录。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同房的在押犯人多次强迫王全连做事,并企图对他進行迫害。

5月15号,王全连被石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所谓的“利用×教组织活动”等罪名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新开浦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里,在数名夹控(在控制行为、言论)的控制下,使王全连身体更加脆弱,艰难度日。(一个健全的人在夹控住思想行为的状况下,他可能精神错乱)。

5月15日,王全连的身体在更脆弱的情况下被劳教所带到外地的一所医院体检(查出患房颤查因)心脏病等各种疾病,随时有生命危险,而此病的真实病因还不知道。由于劳教所在接收王全连时知道他身体极度虚弱,但为了更進一步的迫害,违心的同株洲市石峰区国保大队协商收留了他。在非法迫害了10天时,见王全连已生命垂危,为了摆脱迫害致死人的责任,强行通知王全连家人5月25日保外就医。

5月25日王全连二姐把他接出新开浦劳教所,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6/156998.html

2007-05-14: 湖南郴州市大法弟子王全连被绑架
2007年4月12日,湖南省郴州市大法弟子王全连,被株洲市石峰区公安局国保大深夜从株洲市的一出租屋绑架,无任何正当理由,也无任何法律程序。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

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矿王全连,男,1972年10月25日出生,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炼功以来,所有疾病一扫而光,人也越来越善良。待人接物始终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同时也得到乡亲邻居的一致好评。

王全连自从中共邪党99年7-20 镇压法轮功以来,出自于良知和善念,和平理性的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并揭露中共诽谤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却遭到郴州市北湖区610办公室及法院秘密非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那时王全连身患重病,即使按照邪党现行法律都不能关押。

目前,由于中共恶党的严密封锁,外界无法得知其近况,只知王全连的身体状况极差,其亲人由于非常担忧,连做梦都看到其被邪恶人员整死。请知道此消息的善良人士伸出援手,紧急援救王金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4/154739.html

2004-09-10: 2004年4月份开始,特别是七、八月份以来,湖南郴州陆续有大法学员被非法抓捕,知道情况的有:原郴州市空调设备厂李辉(男,约28岁)、李占鲜(男,约52岁)、郴州烟厂黄丽英(女、约31岁)、北湖区公安局法医戴敏(男,约27岁,此学员今年五月份才学会炼功动作,积极投入到正法中来)、一安仁大法弟子在302队被保安截住、桂阳县工商银行严勇、曹平清夫妇。在桂阳县和安仁县,安仁610办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非法抓捕一些大法弟子,其中知道名字的有段邦孝(男,约60岁)、王叶青(男,约31岁)第二次被非法送入劳教所,去年安仁跑到永兴县抓捕大法弟子10多名,受牵连的家属5名,其中5人被判重刑,有的腿都被打断了。

还在监狱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郴州廖松龄(男,60多岁)、廖志军(男,约33岁)、郭波琴(女,约48岁)、吴建明(男,45岁)、王全连(男,约32岁)、贺雪兆(男,约40岁)等等,嘉禾县的肖嗣光(男,约37岁),外地在郴州被抓的学员有杨小明、徐宏念、曾志远、石教钰、魏香波、罗功莉、张文兰、袁乐波、凡三发等等。

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
何迎春,男,1952年生,永兴县政府职工
陈义元,男,43岁,永兴县邮电局职工
许运贵,男,63岁,永兴县城关镇西街
曹能芳,女,74岁,永兴县城关镇
曹林英,女,72岁,永兴县黄泥乡
刘文女,女,54岁,永兴县黄泥乡豪山村豪山组

2004-01-14: 贺雪兆被非法判刑8年,罗巧莉被非法判刑4年,魏香波被非法判刑4年,吴建明被非法判刑4年,曾志远被非法判刑3年,王全莲被非法判刑3年,石教钰被非法判刑3年,袁东波被非法判刑3年,张文兰被非法判刑3年。

2004-08-08: 王全连惨遭郴州市第二看守所严重摧残后被判刑(图)
湖南32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全连在郴州市第二看守所遭受严重摧残后,昏死过去了,全身发黑,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令人不寒而栗,后经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及时抢救才苏醒过来,经诊断有如下病症(附病历记录):1、急性胃肠炎;2、急性糜烂出血性胃炎(中重度)、失血性贫血(中度);3、HP感染;4、营养不良(重度),建议继续治疗。然而,在王全连如此严重的身体状况、医院建议继续治疗的情况下,郴州市610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违法审判王全连,非法判刑三年,并强行送往湖南益阳沅江市赤山监狱三监区二中队。在赤山监狱,王全连被迫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有时双腿浮肿不能行走,依然要做苦役。
王全连,家住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矿,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3年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像,与同修一起印制大法真像资料时不幸被邪恶抓捕,关押在郴州市第二看守所(位于郴州梯子岭)。

在长达一年的超期关押中,王全连在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每天跪着连续做苦役10多个小时,主要制作用来出口的彩色装饰灯泡,不完成任务还要挨整。而每餐吃的菜是只有一点点没有一滴油水的冬瓜、南瓜、萝卜、白菜、榨菜、红薯粉丝等其中的一种,而且很多被关押的人没有碗,没有杯子,没有牙刷,没有牙膏,没有肥皂,没有卫生纸。饭一送来,要以最快的速度扒完,因为推饭菜的车子从一号监房一路把饭菜发下去,到顶端的监房发完的时候,又一路把盛饭的盒子收回来,吃不快的就只能吃几口饭了。

在看守所遭受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还有牢头狱霸私设的酷刑“108道菜”更是惨不忍睹。牢头以整人为快乐,没有丝毫人性,点着哪一道“菜”就用那一种刑,而且号里每个人都要参与整人。例如:

“剁凤爪”,让人跪在约90厘米高的水泥搓衣板旁,把手臂伸直平放在水泥板上,指使一犯人用手或用脚按住挨打人的手指,其它人拿着自己的鞋,用鞋底往手上剁,有的要剁100多下还不罢休。

“包饺子”是用棉被把人蒙起来,每个犯人轮流朝棉被狠捶一拳,这样打人听不见叫喊,看不到血迹,但是会留下内伤。

“抽牛筋”是用制灯泡的线(又名单边)里的铜丝绞在一起作鞭子抽,抽上去火辣辣的痛,往往是旧痂未脱,新疤又起。据悉郴州大法弟子吴建明一天被抽四顿,抽了多少鞭记不清了,三个月后身上的皮肤像松树皮一样,背也直不起来了,人也被抽得神志不清了,甚么事都不知道做。

“撞钟”是让人脚并拢,身体笔直像倒下去的木头一样往墙上撞下去,几点钟了就撞几次。

“炒肚皮”是把人打倒在地,每人往肚子上踩一脚,听说有个28岁的农村来的犯人就这样把肚子踩爆了,肠子都流出来了,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人就咽气了,看守所为了推卸责任,严密封锁真实情况,告诉其家人说他得急性病死了,在中国的监牢,人的生命是不值钱的,不如一条狗。

还有甚么“开心拳”、“炒肋骨”、“爆腰花”、“喝啤酒”、“坐飞机”,等等等等。

这就是中国的人权。请世界各国人权组织来中国监狱看一看,看看这泯灭人性的迫害善良的“人间地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8/81292p.html

2004-03-23: 湖南省消息,郴州市十名法轮功学员近日遭秘密判刑后,被关進常德津市监狱、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和益阳沅江赤山监狱。
湖南郴州多名大法弟子被秘密非法判刑,被秘密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贺雪兆(男)判8年、廖松龄(男)判3年、吴建明(男)判4年、张文兰(女)判3年、袁东波(女)判3年、石教钰(女)判3年、罗巧莉(女)判4年、魏香波(女)4年、王全连(男)判3年、曾志远(男)判3年,于2004年3月2日凌晨、3日晚上,在没有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分别被恶警偷偷送往常德津市监狱、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和益阳沅江赤山监狱。请郴州的大法弟子看到此消息后发正念帮助他们正念闯出邪恶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3/70632.html

2003-12-11: 在郴州看守所,目前还关押着雷保良(女)、廖松林(男)、贺雪兆(男)、吴建明(男)、王全连(男)、曾志远(男)、张文兰(女)、石教钰(女)、袁东波(女)、罗巧莉(女)、魏香波(女)等几十位大法弟子和一名原北湖区610办主任杨利文(男,因拒绝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迫害)。人们是很难想像中国看守所、劳教所里的情况,关進来的人要同时受到恶警和牢霸的毒打、敲诈,吃得是猪潲般的食物,干活比苦力还苦,没日没夜。而且做为法轮功学员还要遭受到更严酷的迫害。一位女法轮功弟子曾经这样描写看守所的遭遇:“残忍的灌食开始了,所里指使一些打杂的劳改犯强行把我按在地上,一人按手,一人按脚,一人按头,一人用力地把我的鼻子捏紧,再用削尖的竹筒(大约五寸长,一寸多粗)使劲地撬我的牙齿,撬了好一阵才撬开,竹筒插入我的嘴里,越插越深,插到喉咙,然后就不断地往竹筒里倒稀饭,竹筒都满了,我也没吞,也吞不進,因为鼻子一直被捏着,一点呼吸的缝隙都没有。我感到快不行,支持不住了,就在这一瞬间,体内一股能量自胸部往口腔里冲,一下子把竹筒稀饭全推出去了。我们房里的人将我扶回号子里。我的脸色苍白,后面从头到脚都是泥浆,而且使劲的咳嗽,从肺里咳出好多饭粒,真像死过一场。灌食后的第四天,我还咳出了米饭,从这以后,我一直咳嗽不停,白天晚上都咳个不停,感到呼吸困难,心跳得很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0/62151.html

郴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735)

2017-08-10: 苏仙区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文莉 13517352527
北湖区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朱女士 0735-2156751
郴州市政法委:
副书记李亚斌13907353378、0735-2168163

郴州市“610”:
办公室0735-2871439值班室0735-2871289传真室0735-2871445
主任凌衡郴2871092宅2368629、13875506633兼市政法委副书记
副主任吴代明2871136宅2234620、13975501668兼公安局副局长
副主任王林2871617、13507351136
纪检员罗力2871610、13975781166
副处级张剑华2871573、13808441133
综合科科长彭冠华2871439、15115592096
综合科科长何正辉2871439 13975763968
教育科科长卢新祥2871672 13975509819
秘书科科长廖志辉2871027 13407354527
秘书科副科长曾祥雄2871718、13873550668

北湖区政法委:
办公室 0735-2220335 传真2220615
李成兵 书记
许青 副书记 2167650、13873523687
雷宝荣 副书记2220387、13975541239
曹安平 副书记2220287、18007355813
郭神光 副书记2220376、2889909、13973510066
邓满元 副书记2220410、13875581842
陈高生 副书记2220607、13973532567
卢润英 纪检员2220383、13517351839
曾晓勤 主任科员2220383、2818839、13607354993
武昌平 主任科员2220395、13607353363
黄碧如 正科级干部 2220395、18907358005
李华 政工室主任 2220605、2882806、1387557710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09-19, 11:02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