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恩施 利川市 >> 王浩, 男, 46

王浩
王浩
个人情况: 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七零九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湖北省人民医院院内十号楼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3-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浩 彭青青(严志刚前妻)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30: 武汉王浩被非法关押一月 妻子艰难营救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体被迫害得极差,今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七月中旬武汉天气暴热,到利川市去避暑,他本已买好了八月三十一日回武汉的高铁票,却于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东城派出所赵姓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家人给他送衣服、存钱被看守所人员拒绝。

王浩四十六岁,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七零九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工作认真,不计个人得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浩先后被非法抓捕关押达六次,被非法关押在各类洗脑班、劳教所等地方,并被单位开除。经历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身心受到伤害。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因修炼法轮功,曾十三次被迫害,身体还在伤残中,没法正常睡,行走有时都困难。现在丈夫被绑架、非法关押,她艰难营救。

九月一日,王浩的妻子接到了办案人员赵艾寄来的拘留书,看到拘留证是下午一点开的,就是早上她给派出所打了电话之后,他们才开了拘留证。

王浩的妻子在九月十一日给王浩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给了一万一千元律师费。律师答应九月十七日去看守所面见王浩。九月十七日下午律师打来电话说:看守所不让见人,说书写的格式不对,不能写做“无罪辩护”这几个字。律师说他已向检察院的控申科提出了控告。王浩的妻子不放心,就给检察院的控申科写信,告诉人们修炼法轮功无罪,迫害有罪,把网上的相关的法律条文用快递寄给了控申科。

九月二十一日,检察院控申科人员打来电话说:王浩的妻子寄给他们的信全收到了,他们不会参与迫害。从九月十号到九月十九日寄给他们的快递信件,三份都收到了。并告知检察院今年改革,批捕科已撤,没有批捕科了,批捕科改成案件管理部。王浩的案子他们看了,王浩的手机和案子全转给派出所了,要解决问题找公安。并说所有的案子最后都到他们那里,每个人的情况他们都知道。问王浩被批捕了没有?回答:没有,已退回公安了。王浩的妻子又问看守所不让见人,现在找谁解决这个问题,回答:让找派出所办案人员赵艾,案子已不归他们管。王妻心里很奇怪,就问:人是派出所抓的,到看守所看人,怎么要派出所批条子?回答:现在案子不归检察院管,归利川公安局管。王妻问:那派出所又刁难不让见人,找谁解决问题?回答:不会刁难的,如刁难他们来解决。

王浩是在八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王妻在八月三十一号到九月三日期间几乎每天给王浩的手机打电话,全是通机状态。到了九月四日和九月十日手机是关机状态,打不通。王妻给检察院免予起诉科去信讲真相,十号中午信他们收到(免予起诉科已撤,信其实转给了控申科)。九月十一日晚,王妻又给王浩的手机打电话,手机又通了。王妻一直给王浩的手机打电话,一直是通机状态。九月二十二日检察院控申科人员让找利川公安解决问题之后,二十四日晚再打王浩的手机就是关机状态。这期间,王妻给派出所办案人员赵艾寄过劝善信。

王妻二十七号早上打电话去检察院控申科询问,问帮王浩请的律师来过吗?回答:王浩的律师从没有来过这儿。王妻又问:既然王浩没有被批捕,为什么公安不放人,找谁去控告啊!对方很害怕说:那公安要怎么侦察,那是公安的事。王妻又问:王浩批捕了没有?回答:没有?王妻又问:没批捕,为什么公安不放人?回答:早跟你说了,王浩的案子不归检察院管,归利川公安局管,我说的话你还不明白。王妻问找谁告呢?是不是监管局?回答:是的。(很害怕但心很善良,上次通话没有害怕的表现。)

二十八号早上,王妻又打电话询问案件管理部人员,把事情经过和给他们写信的情况都讲了,他们说并没有看到信啊!还是中共诬蔑法轮功的那一套说辞。王妻告诉他们:我们修炼法轮功是做好人,从没干过违法的事,不偷、不抢,没杀人、没放火,没贪污没腐败,连活鱼、活鸡也不杀,别说杀活鱼、活鸡了,连植物都不去伤害,没有做过对社会对人民有任何伤害的事情,只是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与人为善,你们不要做迫害好人的事,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着一切。他们说:那你找我们的院长吧!批捕的事由院长决定。

然后王妻又打电话给检察院院长王玲,把事情又说了一遍。院长说她很忙,事情她知道了,她会按公安提供的证据来决定批捕不批捕。王妻告诉她:公安提供的证据都是非法的,执行的是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政策,请等等她发信给她,不要随便作出决定,她会把对法轮功真正的相关法律文件寄给她,都是网上下的。答道:好好我知道了,电话给挂了。王妻又给案件管理部人员打电话说:她会把有关对法轮功的法律文件用快递寄给他们,让他们好好看看,迫害好人是有罪的。院长和你们都是公务员,大家都有相互监督的权力,院长做错事,你们劝她,可以相互监督。答应:好。当天二十八号王妻用航空快递给他们寄去了。

在二十七号,王妻给利川纪委检察局信访室打过电话,说要控告利川看守所非法关押她丈夫。接线员马上说:她把市长的专用电话号码告诉她,让直接给市长打。王妻说我们法轮功都是做好人,接线员马上说是违法的。王妻给她讲不违法,还没讲几句,接线员不听了,让给利川公安局监管科控告。再问她要市长电话,不告诉,说她没说过这话,不信让查录音。

王母让律师还代理费,律师不还。王母只好让律师继续代理,问什么时候去见王浩?律师答应九月三十日利川看守所见面。王妻只好拖着个身残的身体和王母(年岁已高,将近八十岁。腰也是痛的,直不起来)去利川救亲人。请各界正义善良人士关注,让检察院院长选择正义,做出不批捕的决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30/武汉王浩被非法关押一月-妻子艰难营救-393994.html

2019-09-28: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的母亲被社区人员骚扰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体被迫害得极差,今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七月中旬武汉天气暴热,到利川市去避暑,于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东城派出所赵姓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家人给他送衣服、存钱被看守所人员拒绝。

9月25日上午10点左右,武汉市汉阳社区人员到王浩的母亲家去骚扰,问近段时间都与谁接触了,要开军运会了,不要出去。社区人员临走时要王的母亲签字,王的母亲拒绝了。

为了救出儿子,王母请律师无罪辩护,第一次上当了,这个律师每次不让法轮功学员在委托书上写上做无罪辩护,案件理由自己填,填的是有罪辩护。第二次请的律师虽说是做无罪辩护,但对家属打去的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就关机,发短信也不回话,问有关法律上的条款和程序也不给解答,不能说不能碰,要么就大喊大叫的说我有权不回答你接待你。去了当地看守所不让见王浩,他就把控告书交给检察院就完事,连绑架的派出所都不去,派出所所长的名字和控申科领导的名字什么都不问,完全就是敷衍了事。律师费起先要一万五,别的律师只要一万,后来改口要了一万。本来王浩被绑架,一家人都在悲痛中,现在是人没见到,还被律师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8/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3899.html

2019-09-15: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被非法关押补充
9月4号,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到利川看守所给王浩送过钱、物,据看守所所长说,之前,已经收到过财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5/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93298.html

2019-09-11: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被非法关押的更多信息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八月底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家人给他送衣服、存钱被看守所人员拒绝。

绑架王浩的东城派出所的警察赵艾现在把手机关掉,不接王浩家人的电话。估计是九月一日或是二日,在王浩家无一人在利川的住处被非法抄了家,具体抄走了什么仍不清楚。

八月三十和三十一日,王的手机还能打通,现在打不通了,王浩的母亲打电话问邻居,邻居说物业把王家的水、电已断掉,有人到王家去过。种种迹象表明,有人在王家无任何人的情况下公然入内抄家,这与抢劫有什么两样呢?

九月六日,王浩的妻子彭青青叫她哥到利川给王浩送衣服,并想给王上账购买吃的。看守所副所长不让给王浩上账并说:别人可以,但王浩不行。彭青青就打电话告诉他们:王浩的身体很不好,心脏不好(实际是心脏周围部位有时痛),肝脏也有问题,需要补充营养。所长还是不让上账。彭青青就告诉他们不准折磨和伤害王浩王浩要是有什么事?谁干的,一定追究。

彭青青的哥哥把衣物传给他们却不给收条,并说:利川看守所规定是不让送衣物的,统一穿狱服,让把衣服拿回去。彭青青就打电话给看守所让给收衣物并打收条,并说:全中国任何一个看守所都给收条,这是你们中共自己定的法律,不让签收,那不是执法犯法?彭青青的哥哥也说:你们不给收衣服,那你们的电话要打爆。几经交涉,所长才同意这次给王浩送衣物,下不为例。然后他们集体签字,大概有11个人集体签名,让王浩签收,给彭青青的哥哥打了个收条。

王浩这次被绑架的情况,请见明慧网报道《第七次被绑架-武汉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1/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2715.html#19910225737-1

2019-09-03: 第七次被绑架 武汉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关押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逾二十年的迫害中,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体被迫害得极差,今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七月中旬武汉天气暴热,王浩身体受不了,到利川市去避暑。他本已买好了八月三十一日回武汉的高铁票,却于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东城派出所赵姓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接到了办案人员赵艾的电话(从拘留书上看到他的名字),说王浩被他关进了利川看守所。王浩的妻子告诉他王浩的身体很不好,到利川去调养的。赵艾说:抓王浩是因王在这儿宣传法轮功,称国家不让炼,是违法的。王浩的妻子告诉他:炼法轮功不违法,公安部定的十四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你可上网查。可对方不听,问他:你是办案人员吗?王浩是你抓的?他说是。赵自称王浩的案子是他一手经办的。

九月一日,王浩的妻子接到了赵寄来的拘留书,看到拘留证是下午一点开的,就是早上她给派出所打了电话之后,他们才开了拘留证。

王浩的姐姐现仍被非法关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到期;其父亲已中风;其母亲也被多次迫害,年岁已高,八十多岁,身体也不好,曾中风过。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因修炼法轮功,曾十三次被迫害,身体还在伤残中,没法正常睡,行走有时都困难。

王浩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一日生,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七零九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身心愉悦,在单位工作认真,对同事友好,不计个人得失,在名利上不争不斗。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浩坚修大法,先后被非法抓捕关押达六次,被非法关押在各类洗脑班、劳教所等地方,并被单位开除。经历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身心受到伤害。

王浩分别于二零零二年和零五年两次被非法劳教。特别是零五年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时遭酷刑折磨,曾被强制三昼夜、七昼夜、九昼夜连续罚站不准睡觉,以至大脑出现幻觉、全身发高烧、小便尿血、大便阻塞、双腿肿胀青亮、双脚底溃烂流黄水。

二零零七年元月,非法劳教一年半到期后,劳教所拒不放人,王浩被洪山区610及关山派出所绑架至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时间长达一个月,期间他受到恐吓、殴打、罚站、羞辱、剥夺睡眠时间、强制洗脑等迫害。关于王浩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武汉市王浩六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回家后,王浩的身体就一直没恢复到正常状态,人是浮肿的,不能干重活,胸口经常痛,头痛等等。

二零一九年年初,王浩身体很不好,几乎在床上躺着,很难出门。到七月中旬,王浩对妻子讲:说他人受不了,人冒虚汗,站不住了,浑身难受,武汉太热,他要到利川去调养一段时间,问妻子去不去?妻子说:你看我人都这样了,走路还很困难,不去了。王浩说他一人去,妻子很担心地问:你一人去行吗?就在家用空调不行吗?他说用空调他更受不了。

王浩一人去了利川,住了近一个月,身体恢复了,比在武汉时好很多。八月二十七日他去买了三十一日乘高铁的返程车票。可是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王浩的母亲接到了利川东城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抓走了王浩。王妈当时就什么话都不会说了,也不知问王浩的人关在何处。

自从二零一五年九月,王浩的姐姐因在外面挂真相横幅,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这期间其母亲家就不断的被警察骚扰,王母为救女儿,还曾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现在是女儿未回,儿子又遭绑架,对老人的打击很大。

王浩的母亲已八十多岁了,今年又被警察骚扰了几次。王母在二零一八年有一段时间曾中风在床,后坚持修炼,身体慢慢的恢复了。今年上半年,王的父亲突然中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现在好一些(半瘫)。王的母亲说:她没办法去利川给儿子送衣服了。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去不了利川探望,她走路有时都难,也在被迫害的魔难中,长期被警察骚扰,就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还被警察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3/第七次被绑架-武汉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关押-392243.html

2011-04-14: 武汉市王浩六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男)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曾六次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分别于二零零二年和零五年两次被非法劳教。

王浩现年三十七岁,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一日生,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709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现住武汉市湖北省人民医院院内十号楼。

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大法之后身体健康,身心愉悦,精神饱满。在单位工作认真,对同事友好,不记个人得失,在名利上不争不斗。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大法以来,王浩坚修大法,先后被非法抓打关押达六次之多,非法关押过各类洗脑班、劳教所等地方,并被单位开除。经历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身心受到伤害。

王浩的单位(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709 所)的负责人黎华(书记)、谢家荣(支部书记)等人紧随中共恶党,不遗余力地参与抓打关王浩,先后配合市、区610及公安部门对王浩办的非法洗脑班和监视居住等达三次之多。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七月其单位配合武汉市洪山分局,在王浩的家中以欺骗的手段绑架王浩,关押在王浩的单位,非法审讯和限制王浩的人身自由,长达半年的时间。所谓的“罪名”是王浩是法轮功辅导员,必需交代所谓的“组织”。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浩正在单位上班,其单位配合武汉市公安局将其非法软禁在第722研究所的招待所(在洪山区广埠屯)内进行洗脑一个月,强迫放弃修炼。所谓的“罪名”是因给同事一本《转法轮》书籍。期间另被非法办理为期6个月的“监视居住”行政处罚,规定不准擅自离开单位以限制人身自由。

第三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单位以加班为名,骗王浩上班,在单位里伙同洪山区公安分局关山派出所将其非法绑架到洪山区 610办的洗脑班,强迫放弃修炼。非法关押达半年的时间。其所谓的“罪名”是因害怕为法轮功进京上访。

第四次: 二零零二年五月,王浩正在单位上班,其单位伙同洪山区公安分局非法绑架王浩关押在看守所,因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三月,单位人事处汪××、保卫处王××以及洪山区公证处人员到王浩家送交所谓的开除的处理决定书,以其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名将王浩除名。

第五次: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晚十点,王浩和其妻在汉阳月湖桥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硚口分局国安特务绑架,然后特务伙同武汉市洪山分局和关山派出所的恶警到其住处非法抄家,当时家中无一人在场,警察将王浩家中的贵重物品和现金洗劫一空,连一把用坏了的剪刀都不放过。在王浩的家属控告其私闯民宅的情况下,警察才按其家属于七月十八日在洪山分局上访登记处登记的内容开了一份所谓的收缴清单,整个抄家过程完全是违法的。

随后武汉洪山区公安分局恶徒先把王浩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看王浩坚定不出卖同修,就把王浩转刑事拘留。在其非法关押期间不准家人送衣服和探视。由于王浩不放弃修炼,中共恶徒就气急败坏的将其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王浩在何湾非法劳教期间,曾遭到各类污辱、罚站折磨、关禁闭、强制洗脑、强制做奴工等迫害,曾被强制三昼夜、七昼夜、九昼夜连续罚站不准睡觉。以至大脑出现幻觉、全身发高烧、小便尿血、大便阻塞、双腿肿胀青亮、双脚底溃烂流黄水。

第六次:二零零七年元月,王浩非法劳教一年半到期后,劳教所拒不放人。家属交涉、抗议无果。其被洪山区610及关山派出所非法绑架至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时间长达一个月。期间受到恐吓、殴打、罚站、羞辱、剥夺睡眠时间、强制洗脑等迫害。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作恶,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失去的将是自己生命的永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4/武汉市王浩六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239008.html

2011-04-11: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四)
全文目录:

一、迫害之重,难以想象
二、迫害致死及大量失踪案例
三、绑架抄家,非法关押
四、践踏法律,重刑迫害
五、非法劳教,狱外设狱
六、洗脑迫害,阴毒无比
七、精神病院,罪恶魔窟
八、酷刑大全,穷凶极恶
九、煽动民众,参与犯罪
十、神目如电,善恶有报
八、酷刑大全,穷凶极恶

实际上,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不止受到中共一种形式的迫害,而是持续不断的受到多种形式的迫害。中共积累了几千年整人的经验,在迫害方式、整人方法、酷刑花样上可谓层出不穷,使法轮功学员在11年里受尽了折磨与凌辱。

(一)酷刑亲历,血泪控诉

以下是明慧网2001年5月13日刊载的一名亲历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血泪控诉:

1. 武汉妇教所

妇教所原本是关押妓女的场所,而现如今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却被无辜的关在这里。该所从所长到警察甚至公开说:什么是法律?我说的话就是法律。警察们训练一群妓女做打手,不仅唆使妓女们之间互相打骂,更多的是毒打法轮功学员。99年12月15日晚,我和十几个学员一起被送进所,首先遭到的便是搜身,抢、毁学员身上的大法资料。第二天清晨,我亲眼见一打手将一大桶冷水泼在同室新洲区学员的身上。同时汉阳区一位60多岁的老人也被从头到脚淋得透湿。数九寒冬,这二位学员连内衣都被淋湿透了,却被强迫穿着湿透了的衣服在车间里劳动了近20个小时。

车间里有个大法学员误入警察的卫生间,被一群打手拽着头发拳打脚踢后,又罚站。食堂里,一个大法学员因人多,水龙头少,便先让其他人洗碗,稍慢了点,雨点般的棍棒劈头盖脑而来。大法学员们每天饭都吃不饱却要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12点,大法学员中有70多岁的老太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除包装电池外,还要当搬运工,将成品或半成品从楼上运到汽车上,车上的再往楼上搬。稍有不慎,不是挨骂,便是挨打。大法学员们忍无可忍,自发地集体向警察们反映情况,他们不但不听,反而要体罚大法学员:动手打大法学员,用手铐铐大法学员,并且关禁闭,同时唤来一群打手,几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学员,学员有的被打得鼻子流血,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

更无耻的是动不动就脱大法学员的衣服,强迫大法学员光着脚,穿着单衣到菜地里用冷水管冲。有天晚上,劳动了一天的几十个大法学员又被一群警察和打手围住,强行将大法学员按倒在地,邪恶之徒们穿着皮靴踩大法学员的头,拳打脚踢后,脱下大法学员的衣服,用绳子五花大绑丢在操场上吹北风,长达四、五个小时。

2.武汉第一女子看守所

99 年12月31日,我被户籍警骗进了市公安局七处一所--武汉第一女子看守所,在此期间我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一幕:挂过铁门,关过禁闭室,罚过站,挨过打,板子镣上铐了四十多天,所有能用的刑罚,大概都领教过了,饥饿,孤独,肮脏,疼痛,等等,受尽人间百般摧残,恰如其份的说:算是死里逃生吧。用文字是无法表达此所的黑暗的,仅将我所见所闻曝光一二而已。

2000年新年前后,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所里,监狱爆满,许多大法学员都睡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所里全部的刑具都用在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上。禁闭室里大法学员轮番被送进去,戴上手铐,钉在板子镣上,板子镣中间挖个洞,洞底下放个塑料盆,年轻的大法学员被送进去后,将裤子脱下,脚镣手铐的被钉在板子镣上,双层铁门一关,便与世隔绝般的没有了昼夜。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29 号监室里,武昌一位大法学员被手铐挂在门上二天二夜后昏了过去。25号监室内:50多岁的大法学员被钉在板子镣上近一个月了,一群人残酷的将管子从她的鼻孔里插进胃部强行灌食。鲜血染红了被子和衣服。9号监室里:汉口一位大法学员被挂在铁门上一个多星期了,朱、雷所长还站在门口对她大声地吼叫。8号监室内:板子镣上的大法学员已被折磨得披头散发,嗓子嘶哑,枯瘦如柴;一打手抓住她的头发,另一打手对她拳打脚踢。还有的监室里,新洲的一位大法学员戴着手铐近一个月。播音室里,朱所长强迫大法学员做检讨。江夏的一位大法学员转劳教时,家里送来的钱不准带走,也不准转给其他大法学员,却被黑心的狱警们私吞……

(二)酷刑之多,古今大全

请看以下这几个“平常”案例——

6、王浩,因信仰法轮功,曾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达八次之多。2005年8月16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王浩和卢启奇被二大队恶警罚站八天八夜,十五天不许睡觉,双脚和大腿因长时间站立而浮肿、变粗。

一桩桩案例,令人惨不忍睹。几乎所有被绑架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被中共毒打和酷刑折磨的经历,以上数例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中共为达到目的是不择手段的,所有酷刑招数都被中共“复活”了。国际上正在举办的“中共酷刑展”,真实的揭开了中共灭绝人性的邪恶面目。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1/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四)-238770.html

2010-04-23: 武汉法轮功学员王浩六次遭关押折磨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男,现年三十七岁,因不放弃信仰,自从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先后被非法抓、打、关押达六次之多,曾被关押在各类洗脑班、劳教所等地方,并被单位开除工职。经历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王浩,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一日生,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709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现住武汉市湖北省人民医院院内十号楼。他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身心愉悦,精神饱满。在单位工作认真,对同事友好,不计个人得失,在名利上不争不斗。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王浩的单位(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709所)的负责人黎华(书记)、谢家荣(支部书记)等人紧随中共恶党,不遗余力地参与抓、打、关王浩,先后配合市、区“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及公安部门对王浩办的非法洗脑班和监视居住等。

第一次:单位拘押六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王浩的单位配合武汉市洪山分局,在王浩的家中以欺骗的手段绑架王浩,关押在王浩的单位,非法审讯和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不放弃修炼就不放人回家,长达半年的时间。所谓的“罪名”是王浩是法轮功辅导员,必需交代所谓“法轮功组织”。

第二次:洗脑一个月,监视居住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浩正在单位上班,其单位配合武汉市公安局将他软禁在第722研究所的招待所(在洪山区广埠屯)内进行洗脑一个月,强迫放弃修炼。所谓的“罪名”是因给同事一本《转法轮》书。期间另被非法办理为期六个月的“监视居住”行政处罚,规定不准擅自离开单位以限制人身自由。

第三次:绑入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单位以加班为名,骗王浩上班,在单位里伙同洪山区公安分局关山派出所将其非法绑架到洪山区“六一零”办的洗脑班,强迫放弃修炼。非法关押达半年的时间。其所谓的“罪名”是因害怕为法轮功进京上访。

第四次:再遭绑架、单位除名

二零零二年五月,王浩正在单位上班,其单位伙同洪山区公安分局绑架王浩关押在看守所,因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三月,单位人事处汪××、保卫处王××以及洪山区公证处人员到王浩家送交所谓的开除工职的处理决定书,以其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理由将王浩除名。

第五次:被非法劳教遭酷刑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晚十点,王浩和妻子在汉阳月湖桥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硚口分局国安特务绑架。武汉市洪山分局和关山派出所的恶警随后到他的住处非法抄家,当时家中无一人在场,恶警将王浩家中的贵重物品和现金洗劫一空。

王浩的家属控告警察私闯民宅后,才于七月十八日按其家属在洪山分局上访登记处登记的内容开了一份所谓的收缴清单,整个抄家过程完全是违法的。随后武汉洪山区公安分局先把王浩行政拘留十五天,看王浩坚定不出卖同修就把他转刑事拘留。在非法关押期间,不准家人送衣服和探视。由于王浩不放弃修炼,中共当局就非法劳教他一年半,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王浩在何湾非法劳教期间,曾遭到各类污辱、罚站折磨、关禁闭、强制洗脑、强制做奴工等迫害,曾被强制三昼夜、七昼夜、九昼夜连续罚站不准睡觉。以至大脑出现幻觉、全身发高烧、小便尿血、大便阻塞、双腿肿胀青亮、双脚底溃烂流黄水。

第六次:再被强制洗脑

二零零七年元月,王浩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到期后,劳教所拒不放人。家属交涉、抗议无果。被洪山区“六一零”及关山派出所非法绑架至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关押,长达一个月。其间受到恐吓、殴打、罚站、羞辱、剥夺睡眠时间、强制洗脑等迫害。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作恶,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失去的将是自己生命的永远。

附迫害责任人:黎华(书记)张立辉(人事处长)他们与恶党中共保持一致,死不改悔,一条心走到黑,心狠歹毒,无丝毫良知人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3/222065.html

2009-09-07: 曝光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罪行
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何湾劳教所──湖北省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阴森的高墙上有着修炼人的血迹。

劫持法轮功学员千人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约千人次。

迫害之初,何湾劳教所将二大队和六大队划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队,男学员关在二大队,女学员关在六大队;随着迫害的迅速升级,大批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劳教,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何湾劳教所一时竟人满为患,乃新成立八大队关押女学员(后撤销);仍容纳不下,又将大量女学员关到与何湾劳教所一墙之隔的武汉市戒毒所;法轮功学员一度约占整个何湾劳教所关押人员的一半。除此之外,何湾劳教所还将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散的一个个的单独关到其它队里。

人间地狱

何湾劳教所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倾其数十年来所积累起来的非常系统的且极其阴毒的一整套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酷刑迫害和精神摧残,再达不到目的,则不惜肉体消灭。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所有黑窝都是相通的,何湾劳教所曾把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押到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何湾劳教所警察还到沙洋学习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

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何湾劳教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例如:夏刚(原武汉卷烟厂三车间挡车工,生产班长)、高爱华、叶浩(原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范道芝、刘丽华(原武汉市洪山区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黄莉萍、杨清华、李星连(原长航集团员工)、徐东群等9人,他们被迫害致死,都与其在何湾劳教所遭受的折磨相关。

残酷手段

吊铐毒打:二零零五年十月初至十一月中旬,法轮功学员朱汉龙每天被吊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头顶墙,面朝下,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半悬铐在铁栏杆上,双手反背吊铐。铁铐子深深陷入手腕肌肉内,疼痛难忍,如稍动一动,便惨遭以游中波为首劳教犯的毒打。朱汉龙的前胸、后背、腰部、两肋全部伤痕累累,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二零零四年,钱友云被六大队警察黄虹吊铐七天,昏死过去几次,人成了昏迷状态,后来钱友云的手、身子疼的没感觉了,人清醒过来之后,只感觉全身发冷发抖,口里的脓痰吐个不停。

长时间罚站。六十多岁的青山法轮功学员张玉芳,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何湾劳教所八大队,警察黄虹强迫她站十三个日夜,不准睡觉,后来张玉芳眼睛发黑,倒在地上,鼻梁,脸盘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在地上流了很多血。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卢启奇和王浩分别被二大队恶警罚站八天八夜,十五天不许睡觉,两人的双脚和大腿因长时间站立而浮肿、变粗。

野蛮灌食:田超、欧阳海文在二大队被摧残性强制灌食达数月之久。

强迫洗脑:劳教所经常利用犹大去“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对学员进行各种人格侮辱、折磨。

高强度奴工活:劳教所恶警对给叶小芬加大奴工定额,不完不准睡觉,有时通宵不准睡觉,把叶小芬迫害的全身浮肿。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下大雪,叶小芬因眼睛不好做不了手套,劳教犯人不准她上厕所,对她大打出手,她喊“打人了”,警察胡芳用双手使劲卡住了她的喉咙,不准她喊,并叫人用铐子把她铐上。她说要上厕所,胡芳丧心病狂的大叫“你来不及了?!尿到裤子里没有?!”然后当场拉下她的裤子。

何湾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目前,劳教所所长梅某、教育科科长李某等正阴谋筹划在一大队办全封闭“转化”班。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7/207844.html

2007-02-14: 武汉大法弟子王浩被何湾劳教所转移到洗脑班迫害
武汉市大法弟子王浩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清晨七点不到,被何湾劳教所秘密转移到江汉区法制班(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内只有三名大法弟子。洗脑班头目内部说,如果实在不“转化”,还不是要放人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4/148950.html

2007-01-20: 武汉大法弟子王浩非法关押结束后又遭劫持
2007年1月17日是武汉大法弟子王浩被非法关押结束的日子,可是在当天清晨7时左右,王浩被匆匆带往别处,家人不知所终,问武汉劳教局,他们不予回答,他父亲姐姐非常着急,据估计可能被武汉610带到法制班继续洗脑,望同修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0/147255.html

2007-01-03: 武汉市大法弟子王浩的非法劳教到期的时间是2007年1月16日。武汉市的邪恶越来越猖狂。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到期了也不放人回家,用车轮战和酷刑想把大法弟子整“转化”了。大法弟子王浩受尽酷刑,主动抵制转化,是邪恶的眼中钉,为了转化王浩,在非法劳教到期之前,邪恶又在残酷的迫害着他,想把他整转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3/146097.html

2006-10-18: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2、对法轮功学员朱汉龙连续一个多月拳打脚踢,惨叫不绝;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戴手铐、吊铐;五天五夜不让王浩睡觉,王浩曾二次昏倒地上,连续十五天对其罚站,导致王浩两腿肿的有小水桶样粗,长时间不能行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8/140474.html

2006-09-03:保遭迫害的武汉大法弟子王浩现在何方
武汉市大法弟子王浩被邪党非法关押一年多,去年听说被非法关在何湾劳教所,受尽邪党恶人的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王浩现在何处,情况不详,望大家发正念加持同修,共同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3/137000.html

2006-01-09: 王浩已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
大法弟子王浩,因信仰法轮功,曾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达八次之多。2005年8月16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已半年之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9/118313.html

2005-12-16: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耍流氓不让家属探视亲人
另据消息称,大法学员王浩的父亲给王浩送去了三百元,被何湾劳教所贪污。到目前为止已有四个月的时间,恶警大队长雷昌文及小队长明建华还不给王浩菜吃,哪怕是猪都不吃的菜兜子,什么都不给王浩吃。最可怕的是,恶警连盐都不给王浩吃,他们一向用此方式折磨坚贞不屈的大法弟子。众所周知,人长期不進食盐和微量元素,会给人的机体带来不可预料的巨大损害。比如:在医疗临床症状上会表现出,病人会全身发重,头会感到沉重、身子却发飘,浑身无力,久而久之连走路都不会走了;更可怕的是肌肉会萎缩,还会得败血症以及其它的一些并发症……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2/16/116655.html

2005-11-07: 2005年11月4日是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接见日,二大队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目前关押着十几名大法学员。当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亲人要求接见时,二大队大队长雷昌文叫嚣:“我就是不让接见,我说了算,我规定的,你们不用找上面了,你们敢把我怎么样。”

雷昌文近日加重迫害大法学员,在大法学员给他寄了《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后,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学员。在雷昌文的策划下,让外面的犹大每个月二次到何湾对那里大法学员洗脑,给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学员带来很大损失。同时,他们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在精神和肉体上双重折磨、虐待。据犯人的家属透露:大法学员王浩被迫害得最惨,不给王浩菜吃,也不给王浩必需的生活用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7/113950.html

2005-09-18: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的恶行和恶人
大法学员王浩从8月19日被转到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以来,恶人雷昌民不准其亲人接见,还威胁要打王浩的家人,也不准王浩的亲人送换洗的衣服和生活日用品。王浩的亲人非常担心,天时冷时热,王浩连个被子都没有的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2.html

2005-09-01: 武汉市大法学员王浩,因发真象资料被恶人绑架后,于2005年8月19日被非法判劳教,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09543.html

2005-08-01: 武汉市大法弟子王浩8月1日的非法拘留还未到期,可洪山区公安分局的流氓局长和恶警们已经又开出了一张行政拘留证,又非法加期王浩15天,完全把法律变成了随心所欲的迫害善良人的狼牙棒,可见中共的法律彻底的蜕变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实为迫害正义之士和有良知的中国人的邪恶工具。

王浩是于7月16日晚发放真象资料,约晚上11点左右在汉口武胜路下车时被绑架的。据知情人说,当时王浩被恶人打得很厉害。其父母现到处打听他的下落,设法营救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81.html#2005-7-31-ch-1

2005-07-31: 武汉市的大法弟子王浩8月1日非法拘留到期,可洪山区公安分局的流氓局长和恶警们想花招不放人,说王浩如果不转化就再送洗脑班,一直到他“转化”为止。可见中共的死党和江邪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过程中从没有讲什么法律,对中国人民的迫害也不讲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27.html

2005-07-22: 因向民众揭露邪恶而于7月16日被绑架的武汉大法弟子王浩,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狮子山看守所。

目前,看守所不让王浩家属探视送衣服,反而向其家属索要钱财。据悉,王浩曾被剥光衣服殴打。目前武汉天气炎热,但已经连续几天,邪恶之徒不让王浩洗澡,他们说就是用这种方法折磨大法弟子。

王浩被绑架的第二天,就是7月17日的凌晨,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强行闯入王浩家中将家中贵重物品和现金洗劫一空,在家属的控告其私闯民宅的情况下,才按其家属于7月18日在洪山分局上访登记处登记的内容开了一份清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2/106698.html

2005-07-20: 2005年7月16日晚10点大法弟子王浩,彭青青在武汉月湖桥旁张贴退党资料救度世人,被桥墩下的便衣(便衣化装成谈恋爱的一对男女)发现,然后来了20多人把他们抓到桥口公安分局,把他们随身的手机等钱物洗劫一空,不打清单。在派出所两人受到毒打,是脱了衣服吊起来打。更为恶毒的是,恶警把王浩的裤头塞到彭青青的嘴里毒打彭青青。因王浩的身份证是洪山区的,恶警又连夜把他们送到洪山区关山派出所,在当夜2点强行搜查了王浩的住所(无搜查证),搜走打印机,复印机,扫描仪,笔记本电脑各一台,银行存摺,现金,手机等贵重物品也被抢走。而搜查清单上只写了经书,光盘等,也没人签名。后来彭青青被放,而王浩下落不明,家属去打听也无人回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0/106550.html

2005-07-18: 武汉大法弟子王浩因坚修大法曾多次被邪恶迫害。2005年7月16日晚10点左右,王浩与另一同修在汉口江汉桥又因揭露邪恶而被一旁伪装成情侣的恶警绑架,另一同修已正念闯出,王浩现不知被关押在何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8/106405.html

2004-03-23: 王浩,男,31岁,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709所职工。王浩自从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与同事之间和睦相处,深受大家好评。

99年7.20以后的几年中,在江氏流氓政权对法轮功残酷迫害下,其单位负责人黎华(书记)、谢家荣等人善恶不分、助纣为虐,参与市、区610及公安部门对他的迫害。99年7月底,单位配合洪山区公安分局将其非法扣留在单位,限制其人身自由,调查所谓违法行为,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2000年7月~8月,单位在其上班时间配合武汉市公安局将其非法软禁在第722所招待所内進行洗脑,强迫放弃修炼。期间被非法办理为期6个月的监视居住,不准离开单位以限制人身自由。

2000年12月~2001年5月,单位以加班为名配合洪山区公安分局关山派出所将其非法绑架到洪山区洗脑班,强迫放弃修炼。2002年5月~2003年11月在单位配合下洪山区公安分局将其在上班时间从单位非法绑架并劳教。

2004年3月,单位人事处汪X、保卫处王X以及洪山区公证处人员到其家送交《通知书》,以其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其除名。

恩施 利川市联系资料(区号: 718)

2019-10-06:
现将责任单位信息补充如下:
利川市委政法委员会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龙船大道51号
邮编:445400
电话:0718-7282515 0718-7267006
电话举报:0718—7256779(工作日)
来信举报:利川市委政法委512办公室
邮件举报:lcshce@163.com
市委书记 沙玉山,男,回族,安徽天长人,1968年4月出生。
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赵秀峰
常务副书记、机关支部书记 刘禹箭
市纪委书记 刘言成
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 秦蓉
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维稳办主任 覃仕国
市委政法委委员、市防范办主任 阮连娥
人事股股长 郭柏林
办公室主任 向章信
执法监督股股长 孙韬
政治安全和维稳工作股股长 黄池林
综合治理股股长 杨波
反×教协调股股长 何妮
利川市司法局
地址: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腾龙大道2号
邮编:445400
利川市司法局领导班子和中层负责人手机号码
姓名 单位 职务 电话
肖文辉 利川市司法局 局长 13593631111
瞿世刚 利川市司法局 纪检组长 13469743653
吴明秋 利川市司法局 副局长 13886789758
蒋爱兵 利川市司法局 副局长 13517183188
杨仕文 利川市司法局 副局长 13477242666
赵彦彬 利川市司法局 政治部主任 15926131511
谭明金 办公室 主任 13635752233
田久平 法律援助中心 主任 13607244866
王 钧 公律股 负责人 13972401538
杨菁菁 宣教股 股长 18807262279
牟书琴 社区矫正局 局长 13872739319
谢宜鸿 基层股 股长 13971892246
杨建娥 政工股 股长 13597753007
甘 冰 鉴定股 股长 13597772208
魏 群 公证处 主任 13872705026
向菊花 都亭司法所 负责人 13886756693
李林海 东城司法所 所长 1363628748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8)

2019-09-03: 利川东城派出所:
电话:07187285110
办案人员 赵艾 手机13997753003
办案人员 邓阴峰

2010-04-23: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鲁巷冷水铺附1号
通讯地址:武汉市74223信箱 邮编:430074
电话:027-87534024或027-87534016
洪山公安分局局长关太兵
洪山公安分局大队长金镇平 副队长 林队长
电话:85394578
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  雷昌文
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小队长  明建华
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电话 027-65681682
电邮和寄信: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动教养管理所 邮政号:430015
武汉市洪山区610办公室电话:027-87678117 朱科长(女) 肖主任(女)
江汉区610主任:肖国雄袁爱华邮编430015
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一科610头子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镇压法轮功的邪恶头子胡家祥郑容邮编430023
黑窝的“常务”头目屈申、帮凶杨琼、何莉、杨秀珍、孙君等
(武汉市洪山区610恶人名单)
黄国涛男50岁;
张杏芝(女52岁):手机:13871132189
王金生(男55岁):手机13329732579
穆迪(男30岁):手机13871505948,家电:(027)87862637,办电:(027)87216487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709所地址:武汉市洪山区鲁巷冷水铺附1号(通讯地址:武汉市74223信箱 邮编:430074)
电话:027-8753-4024  027-8753-4016
负责人:王小非(所长)黎华(书记)张立辉(人事处长)

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   雷昌民
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小队长   明建华
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电话  027  65681682
电邮和寄信: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动教养管理所  邮政号:43001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1-25: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的变态嘴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5/11941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