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新疆 >> 乌鲁木齐市 >> 陈玉江(陈雨江), 男, 27

个人情况: 原乌鲁木齐乌拉泊新疆兵团水厂 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新疆伊犁
拘留时间: 2004年4月28日
有关恶人: 恶警顾建海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3-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9-22: 新疆乌鲁木齐市法轮功学员陈玉江被国保大队绑架 不知关押何处

法轮功学员陈玉江于2011年8月24日被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国保大队绑架,现在不知关押在何处,由于联系不上其家人(他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都是62团的退休工人),也无法要人。

陈玉江曾经在2004年被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第五监狱,陈玉江在狱中受到了残酷的迫害。陈玉江全面抵制,不配合邪恶的各种要求、命令和指示,从一开始就拒穿囚服、到任何地方不打报告、不摘帽子、不写体会,更不会去参加劳动。他长期被关在押号里老虎凳上,是一个没有任何光线、没有水、没有厕所、没有暖气、不通风的锅炉房地下室。陈玉江绝食两年多,被戴着手铐、脚镣在押号连续关了十个月,最后身体在这个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被摧垮,后期整天开始持续高烧,身体极度虚弱。直到二零零九年四月,陈玉江走出监狱时,患严重双肺空洞性结核、结核性胸膜炎和双肺胸腔积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28.html#11921223458-33

2011-09-03: 新疆乌鲁木齐市法轮功学员任发松等多人被绑架

8月24日下午,新疆乌鲁木齐市法轮功学员任发松、蔡岭、钟建平被水磨沟区和沙区刑警大队几乎同时分别绑架,同时法轮功学员陈玉江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钟建平当天晚上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6182.html

2010-08-19: 新疆第五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
法轮功学员陈玉江被非法关押在五监时,绝食抗议两年,监狱派犯人分两班,每班四人监控他。老监狱押号阴暗潮湿,就睡在水泥地上,押号离高墙很紧,每天犯人出收工在监狱门口要唱歌,陈玉江知道了都喊“法轮大法好”!出收工的犯人都能听到。狱警和包夹给陈玉江野蛮灌食,把他的门牙都撬掉了,陈玉江在迫害中得了胸膜炎和肺结核,瘦的皮包骨。二零零八年监狱才让他去医院检查身体,出狱时一阵风都可能把他吹倒。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9/228542.html

2009-06-03: 新疆第五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大法学员陈玉江被迫害真相

新疆伊犁大法学员陈玉江因为洪法于二零零四年三月被绑架。乌鲁木齐水磨沟区国保大队大队长杨新民、副大队长穆志强、恶警王江龙及其他成员对他二十四小时进行连续逼供,连续八天八夜不让他睡觉,反复逼问:你住在哪里?最后一无所获。

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法院对他非法判决那天,当地报社记者去旁听,被法警赶了出去。法庭上陈玉江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法警连拖带打推上警车送回六道湾看守所。

最后陈玉江被非法判刑五年徒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被劫持到第五监狱。在监狱门口,陈玉江不进门高喊“法轮大法好”!监狱警察心惊胆战:不收了,把他退回去。转身一看,六道湾看守所的车早已没影。

没办法,恶警狱政科副科长刘保军一伙把陈玉江拖入监狱押号。在押号指使管押号的几名恶犯对他毒打。第二天早上,狱内侦查科副科长郭勇来到押号再次对他毒打,一周后陈玉江生命出现危险,被送入监狱医院。陈玉江绝食抗议,第五监狱开始对他强行打点滴,派出六名犯人白天晚上轮流监视他。近一个月时开始插胃管灌流食,又近一个月改用不锈钢器械开口器撬嘴灌食,陈玉江至少两颗牙被撬掉。

晚上在监狱医院,“六一零”恶警副主任李发云指使恶犯给陈玉江戴上手铐、脚镣,因为怕他喊,给他堵上嘴,用被子蒙上头再对他毒打。插胃管期间,“六一零”以怕他拔管为借口,天天晚上把他手臂从头上方伸出床外铐着,整夜睡不成觉,铐了近一个月的时候,他的双臂几乎残废。

这里说是医院,其实是一个医务所,几名警察医生,几名犯医。所有的医疗设备,只有两个听诊器,两只温度计,几个打吊针的架子,一个消毒的高压锅,一个氧气瓶,还一直是空的,一堆瓶瓶罐罐。到新监狱情况基本还是这样。

二零零五年七月,第五监狱想诱使陈玉江恢复进食,找了一个叫陆建明的医院犯人悄悄的告诉他:你把饭吃了,可以到我的房间去一个人天天炼功,我的房子有台笔记本电脑可以上网,你还可以去上网,但不能告诉别人,就吃一个月的饭,可以继续绝食,怎么样?你考虑一下。

这个犯人是第五监狱的关系,自己住一个单间。陈玉江当时就拒绝了,这个犯人恼羞成怒,在强制撬嘴灌食时,伙同其他包夹犯人用铁器凶狠的把陈玉江的口腔喉部捅的血肉模糊。

这个时期一个好心的狱警悄悄告诉陈玉江:你的事网上出来了,国外的电话都打到我们办公室了。后来一个包夹告诉他,那个时候你要吃饭,我们每个人可以拿八个月减刑。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国际人权组织要来新疆第五监狱。第五监狱害怕它们迫害大法学员和服刑人员的暴行败露,避免人权组织与被关押人员见面,除监狱医院病号外,将监狱所有被关押人员赶出监狱,包括各分监区的老弱病残;上千号人被藏在监狱外废弃的厂房、仓库里,连续几天在严寒中忍饥挨困、怨声载道,纷纷怒骂第五监狱阴险虚伪、心狠手辣;同时将押号里老虎凳上的手铐全部锯掉,并做了厚厚的毛套子套在老虎凳上;国际人权组织走后,又把手铐焊上。

十二月一日一早,第五监狱教育科科长吴天全、狱政科科长蔡拥军突然来到陈玉江的病房看望他,陈玉江严正指问:为什么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学员?而且发生在救死扶伤的医院?蔡拥军慌忙辩解,打你的犯人已经处理,上次的评审没让他参加。

当时任第五监狱副监狱长蔡遇河这时进来,假惺惺劝他吃饭,想吃什么只管说、第五监狱只要是大墙内你可以随便转;然后说:我们想带你出去做个全面检查,时间不长,现在去,下午就回来,出监狱大门你可以不打报告。陈玉江一眼看出第五监狱的用意,当时就拒绝。蔡遇河一看没办法:不去也行,但你不要喊?陈玉江平和的说:我保留我的看法。

上班时间到了,操场上出现一群犯人,这是第五监狱从各分监区培养的认为思想“先进”,积极“靠拢”政府的犯人。操场上犯人开始各种体育活动,看上去生龙活虎。那天,人权组织没来。

因为全面抵制,不配合邪恶的各种要求、命令和指示,陈玉江从一开始就拒穿囚服、到任何地方不打报告、不摘帽子、不写体会,更不会去参加劳动;每天的正行就是对第五监狱最有力的回答!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七日,监狱“六一零”副主任李发云、教育科科长吴天全、纪检委书记阿某伙同一群犯人来到病房,要强行在他的衣服上打字,他拒打,并告诉犯人:这种事你们别干,会害了你们;犯人无奈的说:我们没办法,这是干部的命令。恶警李发云指使犯人抱住陈玉江,自己亲自上前用油漆在陈玉江衣服上打上了“ 五监”字样。陈玉江开始连续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被强行关到押号,铐在老虎凳上,就一直坐在凳子上动不了,除了大小便。陈玉江的双脚、两小腿几天内肿的象刚蒸熟的馒头,由于双脚不能移动,在脚镣重压下,脚腕迅速溃烂,一片模糊,接着沉重的脚镣深深镶入血肉里。这样,又是十五天不眠之夜,同时每天被暴力灌食。这期间陈玉江每天高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还我自由!还我人权!停止迫害!

半个月的时候,陈玉江的生命再次出现危险,医生赶到进行检查,这才把他从老虎凳上放下来。关进押号里一间没有老虎凳的独居室,被包夹犯人白天晚上监视。

陈玉江向第五监狱提出要见当地检察院,并写出控告信和检举信,控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对他的非法刑讯逼供,检举第五监狱“六一零”李发云指示犯人对他的暴力殴打和非法关押禁闭,致使他健康状况出现严重危险,并要求相关责任人承担刑事责任。两天后乌鲁木齐市八家户检察院两名检察官面对这一要求蛮横的说:这不可能。陈玉江被一群犯人强行套上囚服继续戴上镣铐。

陈玉江这一喊就连续喊了五个月。每天喊的时候,他都是在犯人出工的时候,白天世人最多的时候,狱警上下班的时候;这期间,被包夹犯人殴打,被押号犯人折腾,即使在监控下;每一天、每一声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与身体上的压力。押号在老监狱一角,高墙外面就是社会,陈玉江的喊声监狱里所有犯人和警察都听的清楚,墙上的武警和墙外的世人每天也在听。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他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在洪扬大法、讲清真相。

二零零六年十月,第五监狱搬入新监狱。恶警把陈玉江关到新监狱锅炉房地下室。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光线、没有水、没有厕所、没有暖气、不通风的地方。陈玉江绝食两年多,被戴着手铐、脚镣在押号连续关了十个月,最后身体在这个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被摧垮,后期整天开始持续高烧,身体极度虚弱。

二零零七年三月底,经社会医院检查,陈玉江患严重双肺空洞性结核、结核性胸膜炎和双肺胸腔积水,第五监狱只好把他送入监狱医院,又转到乌鲁木齐市北郊医院住院一个月,又送回第五监狱。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早晨乌鲁木齐市北郊医院。陈玉江的病房突然涌进一群人,为首的正是第五监狱监狱长王志平,紧跟其后的是副监狱长蔡遇河和一群“六一零”官员,接着手里的食品,营养品堆满了半个病床,王志平问:你知道我是谁?我代表监狱党委来看望你,这几天法轮功的问题你是怎么想的?

陈玉江义正词严,告诉他大法的庄严与美好,“六一零”恶警张勇军见状赶忙出来: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先休息吧;一群人转身出去。不一会,一名狱警请他出去,陈玉江走出病房,有些意外,只见走廊里一张大方桌上摆满了饭菜,正中间一只大蛋糕上插着蜡烛。陈玉江知道了,今天是他三十八岁生日,这是给他过生日来了。这桌丰盛的饭菜,服刑人员掏钱都买不来,还过生日?监狱长王志平还专程给他送来,第五监狱真是煞费苦心。

整个过程“六一零”恶警一直在一旁录像,搜集着它们想要的东西,陈玉江一脸严肃,不给恶警留下一点可乘之机。

直到二零零九年四月,陈玉江堂堂正正走出监狱。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第五监狱对他超期关押几天后,告诉陈玉江,今天你哥哥和农四师政法委来接你回家。陈玉江质问恶警:我这个身体状况,你们打算怎么办?我被诬陷关押了五年,我的师父被诽谤了这么多年,就这样让我走了吗?“六一零”李发云故伎重演开始欺骗:我们已经和你们当地说好,他们带你去治。同时在大墙外欺骗当地政法委:现在社会上医院这种病都是免费,你们带他去。

陈玉江和哥哥拒不在释放证上签字,“六一零”恶警李发云软磨硬泡,没办法,只好找个没人的地方,哄骗农四师政法委和62团武装部的人在释放证上签了字。来接他的人怕他传染,不敢和他坐一辆车,另租了辆车送他和哥哥回家。

陈玉江到家才知道,本该八十六岁的母亲已在三年前过世,第五监狱瞒了他三年。陈玉江的父亲早年去世。陈玉江被绑架后,年迈的母亲只好到哥哥姐姐家生活。老人经常站在家乡的路口向远处遥望。“妈一直很想见你,”陈玉江的哥哥说,一天夜里天上下起了大雨,当时神智开始出现不清的母亲依稀记得儿子因为炼法轮功被恶警抓去,望着屋外,这么大的雨,儿子会在哪里?老人起身走进黑夜的雨中,哥哥赶忙追出去:“妈,你去哪里?”老人在大雨中头也不回的说:“外面下雨了,我去找玉江。”说到这里,哥哥已是泣不成声。

回家后,新疆胸科医院检查结果,他的症状比两年前更严重,要他马上住院手术治疗。陈玉江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哥哥和两个姐姐已经年迈退休。对于巨额的手术和住院费用,哥哥姐姐一筹莫展。他不愿再给哥哥姐姐增加任何经济负担,只有流离在外。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202104.html



2009-04-17: 新疆大法学员陈玉江遭迫害真相

新疆乌鲁木齐大法学员陈玉江于五年前被邪党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新疆第五监狱迫害,今年四月初到期,脱离魔窟。

在长达五年的被迫害中,陈玉江的身体严重受损,而且染上严重的肺结核,从监狱出来时,送他回家的狱警怕传染都不敢和他同乘一辆车,为他另租了一辆车。

陈玉江回家后方知,父母已于三年前先后去世,而监狱方一直没有通知他。如今人去楼空,陈玉江无以为生,只好只身漂落在外。

新疆邪恶之徒迄今仍然在迫害大法弟子,其犯下的罪恶必然要遭恶报。中共对大法弟子和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已经罪恶累累,人神共愤,解体中共是其应得的报应。奉劝广大民众早日认清中共邪恶本性,脱离中共一切组织,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4/17/199146.html

2007-11-29: 陈玉江被新疆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乌鲁木齐法轮功学员陈玉江现被新疆第五监狱迫害致肺结核,现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陈玉江,乌鲁木齐某公司业务员,大约二十七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陈玉江一直坚持用各种不同方法向民众讲清真相,在一次涂刷真相标语时被恶人绑架到公安机关,被非法关押在某看守所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押送新疆第五监狱七分监区。

陈玉江向监狱警察讲真相,并绝食抗议。十二月六日被送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陈玉江持续绝食至二零零七年二月。这期间除有警察分工负责迫害外,还安排四至八名犯人协助迫害。陈玉江被迫害期间,恶警除开始曾采用打点滴進行所谓“抢救”外,主要是强行鼻饲灌食,两个月后改用更为残忍的开口器灌食。陈玉江在长期绝食体质十分虚弱的情况下,曾两次被关進“押号”摧残。

在长达两年多迫害后,陈玉江已经瘦成皮包骨了。于二零零七年三月,陈玉江被监狱医院确诊为肺结核。陈玉江一直处于生命垂危之中。这是截止二零零七年五月的情况,目前情况不清楚。

直接策划迫害陈玉江的恶警主要是教育科长吴天全与副科长张拥军,还有恶警关某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9/167378.html

2007-10-29: 张顺新、陈雨江等大法弟子在新疆第五监狱遭残酷迫害
新疆大法弟子张顺新自2002年被非法关押至新疆第五监狱以来,就受到非人的折磨。开始是不让按时睡觉,每天只让睡一个小时,但他挺过来了,连被迫参与迫害他的犯人也非常佩服他,佩服大法。2006年8月张顺新拒绝穿囚服,被非法单独关押迫害。2007年1月张顺新被转至五监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分监区進行迫害,但他依然信守自己的信仰。

大法弟子陈雨江自2004年被邪党不法人员非法关押至看守所迫害开始,就一直以绝食表达自己的权益,要求邪党放人。在同年12月陈雨江被转至新疆第五监狱進行迫害后,陈始终坚持绝食,要求停止迫害,无条件放人,并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不参加所谓的“转化班”。不法人员撬掉了陈雨江的门牙進行灌食,陈雨江没有畏惧,只要一有机会,就会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自由!”

恶党人员气急败坏将陈雨江关進押号,進行更加残酷的折磨,强迫他坐老虎凳。这个老虎凳也就是水泥圆凳,然后将人的手脚两边用铐子固定住,让你动不了。恶徒给陈灌的就是凉水泡硬馍。但陈雨江还是不为所动,每天高呼“法轮大法好!”所有進出监狱大门的犯人、看守和武警都能听到这响彻云霄的雷鸣。

恶警残酷的折磨,陈雨江顶住了,他事后告诉犯人说,他已死过几回了。在2006年陈雨江被从五监转到新监狱,被恶警关進地下室進行迫害。由于长期的非人折磨,陈雨江现已是空洞性肺结核,仍在被残忍迫害。

大法弟子闫伟宏自2006年7月被非法关至新疆第五监狱進行迫害后,就一直绝食,要求停止迫害,立即无条件放人。闫伟宏每次通便都是极其痛苦的事,但他始终坚定正念不屈服。

大法弟子张克江自2004年被转至新疆第五监狱進行迫害,张克江在转化班和五监一分区被迫害期间,表现十分坚韧,受尽了苦难。

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张勇军、李发云(这两个是专门科室的头儿),王文武(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分监区的头儿)。

2005 年年底,世界反酷刑委员会总干事要到新疆监管所来调查,新疆司法系统开始了新一轮造假运动。如第五监狱将每间监舍超加的床拆掉几个,让犯人睡地铺,表示每间监舍的床位是符合标准的,真实情况是每个监舍都住十至二十个人,严重超标。他们又挑那些听邪党话的犯人進行训练,教他们怎样撒谎,如:把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说成8小时、6小时,将垃圾伙食说成是美味佳肴,又让这些犯人练习做遊戏,还要求犯人脸上要有笑容,不能愁眉苦脸,其实平时绝少有这样遊戏的机会。然后他们又将大批超期关押、想反映情况的人转移到木器厂的干房里,一间十几平米的屋子要关几十号人,真是无立锥之地。虽然事先造好了假相,但总干事没来。犯人背后都骂这个邪党,也更认清了邪党恶警骗人的一贯伎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9/165484.html

2007-05-14: 新疆监狱及司法系统零五年愚弄联合国专员
二零零五年年底,当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专员诺瓦克视察新疆监区、监所时,新疆司法系统极尽粉饰造假之能,特别是“新疆第五监狱”。在诺瓦克专员将来之际,各看守所及相关监区“一改”往常缺吃、残暴之常态,假模假样给了难得的“改膳”,也假惺惺“文明”起来,等联合国专员一走,马上恢复“罪恶”丑态,又开始一系列惯常流氓做法。

“新疆第五监狱”为了迎接这次有可能的被联合国专员视察,他们成立了专门的“接待期间工作组”,由各大头目担纲负责人,要求各监区抓好各自造假工作。各监区挑选一批被“驯服”的服刑人员,让他们背下造好的假言,按谎言回答诺瓦克专员可能提到的问题。如将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谎称只干八个小时;将每天吃的垃圾饭谎称是达标伙食;将超员关押人数谎报符合原本规定的人数,将每间牢房超员的床藏起来,晚上让那些“超编”人员睡地铺;更让人好笑的是将他们认为不放心的人全部藏到监狱外,“农业队”全部押放到田地里去所谓干活,“毛衣队”将人藏在木器厂小房里。

更有甚者,挑了一些人白天假装玩遊戏,上演了一场歌舞升平的闹剧,“可惜”的是专员并没有造访这里。它们将绝食的一年多被灌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陈玉江临时送到空军医院“住院”,不让消息外漏,等专员离开乌鲁木齐市就马上把陈玉江弄回了监狱。他们的造假行为被广大犯人背后痛骂。

以上事例当时被关押在看守所和监狱的知情人员都可以作证,其实真实了解一下中国看守所和监狱的日常情况,就知道中共表现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专员诺瓦克的现象,就是在愚弄联合国和全世界。

新疆第五监狱是新疆指定集中关押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大法弟子陈玉江自二零零五年年底被绑架到新疆第五监狱的,一直就在绝食,拒绝邪恶的任何要求,一有机会就喊“法轮大法好”,由于拒绝灌食,陈玉江的几颗门牙被撬掉,而且邪恶之人二零零六年春夏之际将陈玉江关在押号。他们给陈玉江带手脚镣铐,让他坐老虎凳,放这的“老虎凳”就是一个水泥小圆凳,然后将人手脚用铁链固定在上面,让你弯不成,动不了。陈玉江在经历了生死折磨后仍然坚贞不屈,邪恶被震慑了。陈玉江在被迫害期间,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自由”、“停止迫害”,每天出入大门的人都能听到这震撼天地的声音。现陈玉江一直被关在“新疆第五监狱”新监所的地下室。

大法弟子阎伟宏自二零零六年七月被绑架到“五监”后一直绝食,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其实阎伟宏自被新疆玛纳斯公安分局绑架后,就一直绝食,正念正行。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的反人类的邪恶犯罪行为,足以说明中共已经成为全人类最邪恶最大的害人组织,将会让全人类看清中共这邪恶的邪灵祸害人的面目;祸害全人类的中共必将成为全人类的公敌,将面临遭受人类历史上最严厉的大审判及刑罚,奉劝所有跟随中共的人考虑一下自己能不能承受像萨达姆一样的极刑判决,同时会成为全世界的“罪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4/154745.html

2006-07-07: 钟建平、陈玉江在新疆第五监狱被迫害出现严重病状
法轮功学员陈玉江在新疆第五监狱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恶警非法关押强迫灌食两年多了。陈玉江的身体在极限中承受着严重迫害,新疆第五监狱的狱警徇私枉法,完全忘记了维护法律的职责,置大法弟子的生命安危与不顾。

陈玉江,原来是地处乌鲁木齐乌拉泊的新疆兵团水厂职工,自2004年11月左右被非法劫持到新疆第五监狱,被非法囚禁在那里。监狱用重刑犯、死缓犯人,迫害陈玉江等大法弟子。恶警董峰更为猖狂,亲自殴打,嘲笑大法弟子。恶警张拥军为了升官,对大法弟子不断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04.html

2005-12-15: 据可靠消息,新疆乌鲁木齐市第五监狱用重刑犯、死缓犯人,迫害陈玉江、韩雪风等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陈玉江已绝食一年零九个月,每天都被恶警强行灌食,现已生命垂危,恶警董峰更为猖狂,亲自殴打,嘲笑大法弟子,并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这些死缓犯人为了减刑,受恶警的指使对韩雪风進行殴打迫害。恶警张拥军为了升官,对大法弟子不断的迫害。

12月12日,新疆玛纳斯县公安局派出所接到上级的命令,出动恶警,邪恶的抄大法弟子的家,整整一天都在抓捕大法弟子,他们非法拘留了大法弟子,还進行所谓的问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47.html

2005-06-12: 新疆大法弟子陈玉江被非法劫持到新疆第五监狱七分监区,被强行送進去时就在绝食,已有大半年了。
新疆第五监狱主要進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吴天全(13899803602)
姓窦的科长(13999936804)和张勇军等人。
新疆大法弟子陈玉江的姐姐陈巧玲,可能受到恶警的威胁和挑拨,对大法弟子有成见,和大法弟子交流有阻力,没有去做营救陈玉江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2/103876.html

2005-05-19: 前段时间报导的新疆大法学员陈玉江被迫害一事,请全体大法学员继续关注和声援。目前陈玉江仍在绝食中,生命垂危。

2005-04-26: 近日获悉新疆伊犁地区大法弟子陈玉江(原来是地处乌鲁木齐乌拉泊的新疆兵团水厂职工),自2004年11月左右被非法劫持到新疆第五监狱,被非法囚禁在那里,目前在绝食抗议。新疆第五监狱的恶警恶人用残忍的方式给陈玉江灌食,陈玉江的生命在这备受煎熬。陈玉江被劫持到新疆第五监狱已有五个多月了,不知到第五监狱之前他是否绝食?在新疆第五监狱恶人恶警极其残忍的灌食折磨之下,五个多月了,可想陈玉江生命的状况已很危险。第五监狱的恶警还很邪恶,曾多次暴力摧残坚定的大法弟子,陈玉江绝食的具体情况也被封锁着消息,许多人都不清楚陈玉江现在具体在哪;他家里人目前也不清楚此事。

2005-01-30:2001年1月17日,大法弟子陈玉江、孙波刚被绑架到劳教所,恶警唆使牢头狱霸在厕所和楼道打骂孙波,把陈玉江拉到地下室,用木棒,膝盖殴打,更为恶毒的是在殴打过程中,恶警田虎听见声音進来,不但不制止,反而把门关紧,告诉牢头狱霸声音小点,继续打,那两个牢头更加猖獗,打的 陈玉江身体两个月才好。在恶警的毒打,威胁,恐吓,欺骗下,有的大法弟子没有承受住压力,表面放弃信仰,但心里仍然坚持,当发现错了告诉恶警时,恶警恼羞成怒对每个人再次毒打或威胁,在2001年4月底,周旭东把自己的修炼体会,以前的所说所作都作废,重新修炼的想法写下来给恶警顾建海,顾建海恼羞成怒冲过来恶狠狠的打了他两个巴掌,并且大骂,然后一阵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0/94490.html

2004-12-12:三天后,一大早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前两天阴沉沉的,那是那年的第一场雪),恶警用最流氓的手段把每一位弟子骗到酷刑室,里面至少有四个以上“全副武装”的恶警和各种刑具,(各种电棍、手铐、绳子等),不由分说,用手铐和绳子把弟子绑住,用几个电棒浑身乱电或拳打脚踢,7、8个恶警把钟凯捆起来用电棒迫害,把杨新勇的鼻血打出来,把陈玉江打昏死,赵爱军正念很足,恶警吓的根本不敢动他,麻巨军也闯过了邪恶的残酷的迫害,那些闯过了迫害的弟子不去劳动和不穿劳教服。这件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远不止我说的那么简单,还有的犯罪是隐蔽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2/91255.html

2004-10-04: 新疆大法学员陈玉江于2004年3月30日晚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犁铧街附近刷写“法轮大法好”时,被一社区保安发现,后被劫持到水磨沟区政保大队,非法羁押在六道湾看守所。陈玉江一直很坚定,99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其间因坚持修炼在昌吉劳教所多次遭恶警殴打,2003年被迫害得头部重伤送医院抢救,后在其家人强烈抗议下,劳教所怕担责任才让其家人将他接回。

最近得知陈玉江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他正在上诉。

2004-07-23: 新疆大法弟子候燕妮2004年4月26日在家正给年迈的婆婆做饭,被乌鲁木齐水磨沟区政保大队闯進家非法强行带走。

政保大队长扬新民和副大队长给候燕妮戴上手铐、脚镣,两天两夜不许睡觉,强行逼供。因坚修大法现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新疆大法弟子陈玉江,因坚修大法,2000年被判劳教3年。在劳教期间被迫害造成脑部损伤,被释放后经治疗有好转。2004年4月28日因证实大法被水磨沟区政大队非法抓捕,送劳教不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至脑伤复发,几次要求保外就医不准。现天天受精神和脑伤痛的折磨。

2004-05-18: 新疆乌鲁木齐的大法弟子陈玉江4月初在写大法真像标语时,被恶人绑架。

2004-03-23: 法轮功学员陈玉江 新疆石河子被新疆昌吉劳教所奴役摧残,新疆特变电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邪恶阴暗的昌吉劳教所在经济上狼狈为奸,胁迫压榨在押人员以牟取暴利,谴责新疆特变电公司董事长张新身为昌吉州人大代表,不但不听取民间疾苦冤情,反而利欲熏心,玩弄权术、粉饰恶迹、勾结并支持江氏流氓集团恶毒摧残法轮功学员

2000-11-24:陈玉江:男 数次進京上访,今年7?22期间去北京向政府反映大法真实情况,到北京只因问了一句:"信访办在何处"便被无故判劳教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4/1403.html

乌鲁木齐市联系资料(区号: 991)

2018-11-11:
沙区公安分局(区号:0991)
刘文军 沙区公安分局局长 5866777 13999227000
金震 沙区公安分局政委 5867068 13325639199
周厚林 纪检委书记 5868656 13999183588
马薛升 沙区公安分局副政委  13579867793
马小兵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5817429 13999883711
赵宏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5868939 13999189616
吐尔干江。纳孜尔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5883358 13999999742
宋继光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2353077 13999883501
杜江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5883228 13325533199
吾铁库江。买买提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2353097 13899857811
蒋晓明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18899198666
金宝 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5868981 13899809976
赵冠荣 反邪大队大队长 5883908 13579952861
尹斌 反邪大队教导员 2353064 13999126605
孙金录 反邪大队副大队长 2353124 13809958828
尹奕人 内勤 2353074 13565818166
袁奇 国保大队大队长 2353253\5612709 13909921286
卡迪尔江。买买提依明 国保大队教导员 2353246 18999993919
卡米力扎曼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2353252 13899802634
阿扎提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2353247 15389917900
木扎帕尔 内勤 2353249
再同古丽 内勤 2353247
肖杰 指挥室主任 2353123 13999110199
陈勇 教导员 2353083 13579820588
马晓梅 副主任 2353129 13899801585
谢磊 副主任 2353132 1360996039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91)

陈玉江的姐姐陈巧玲家里电话:0086——0999——3272021
电话点拨0086——(0)999——3272000—3272999
0086——(0)999——3273000—3274000

新疆喀什地区农三师水工团等相关团场0086——(0)998——6180000—6183000
状态不太好的同修家里电话0086——(0)998——6180793,6180795

下面是新疆第五监狱一些相关电话:
五监医院:(陈玉江所在医院)0991-6631373
值班室:0991-6632279
预政科:(负责人物):0991-6622835
七分监区:(陈玉江所在监区)0991-6635370
三分监区:0991-6635486
四分监区:0991-6634885
五分监区:0991-6632419
六分监区:0991-6635676

此案件直接责任人:
水磨沟区政保大队队长:杨新民,成员:王江龙、张勇(恶警)
相关单位:水磨沟区公安分局:0086-991-4634417、法制科:0086-991-4627805
水磨沟区法院 总机:0086-991-4628290、院长办公室:0086-991-4643206
书记办公室:0086-991-4643420
办公室:0086-991-4627365
水磨沟区人民政府法制办:0086-991-4641789
水磨沟区检察院 检察长办公室:0086-991-4641209
党组书记办公室:0086-991-4643682;办公室:0086-991-4633633;公诉科:0086-991-4643632;控告申诉检察科:0086-991-4642000;渎职侵权检察科:0086-991-4643681
水磨沟区孤局 局长室:0086-991-4601732;办公室:0086-991-4641007;法律服务热线:0086-991-5180148
中共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水磨沟区监察局 书记室:0086-991-4641046;办公室:0086-991-464148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