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州 公安县 >> 郭恒红(郭华凤,郭恒宏), 女, 37

郭恒红(郭华凤,郭恒宏)
郭恒红(郭华凤,郭恒宏)
个人情况: 湖北车桥股份有限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公安县
个人近况: 2002年7月13日 迫害致死 (2004-03-1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7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29: 十三年前被迫害致死 郭恒宏女士生前控诉曝光
湖北省公安县法轮功学员郭恒宏女士出生于一九六六年,于一九九零年七月毕业于湖北大学,分配到湖北车轿厂工作,一直独居未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被车轿厂无理开除。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郭恒宏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在北京曾被北京公安抓捕,被当地“六一零”(江泽民一手建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及国保劫持到公安县看守所。放出后又多次遭“六一零”警察绑架、拘留、打骂凌辱、强制洗脑、不让吃饭喝水、强行灌食,戴死刑犯重脚镣、戴背铐等酷刑折磨。导致她身体虚弱,一直过着漂泊不定的流浪生活,最终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下面是郭恒宏生前自述自己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北京上访遭绑架 被单位开除

一九九零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公安县“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设立的非法机构)多次给车轿厂施压,并以“单位如有炼法轮功的,则不能评明星企业”等来株连单位。迫使车轿厂于二零零零年7月1日将我开除。我在单位工作了整整十年,只给我算了四千元买断费,就把我一脚踢开了,从此切断了我的生活来源。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我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也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公安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杨良富,廖学圣等趁机向我单位敲诈一万元钱,作为到北京去接我的费用。然而我亲眼目睹国保警察廖学圣、敖红梅等一路大吃大喝大用,期间我一直在绝食没有吃任何食物。国保警察又在就餐时多开发票,在回来的火车上几个人还为分钱争的面红耳赤。如此硬是将一万元钱挥霍一空。之后将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一个多月才放人。

二、死刑犯的脚镣手铐

我被单位开除后,因别无住所,就还在原单位的单间宿舍居住,“六一零”及国保警察又在我的住所周围蹲坑监视。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天接近中午时,我正在宿舍做饭,斗湖堤派出所警察周良清(被国保大队抽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带七、八个警察闯进我的宿舍,再次将我绑架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经常遭警察殴打、辱骂、受尽凌辱。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我和被关押在一个号室的其他六名女法轮功弟子背师父的经文,被看守所副所长刘国华冲进号室狠命打了两耳光,其他六名功友都冲出号室,质问刘国华凭什么打人。刘国华就打电话叫来很多警察将我戴上背铐,背铐越勒越紧,很快我的手及胳膊就肿的很厉害。然后又把我单独关在一个刚刚死过人的号室里,一直到中午吃饭也没给我打开背铐,也不让我吃饭。

我因遭背铐折磨消耗大量体能,饿得心里直发慌,我就鼓足力气大声喊:“打开手铐!打开手铐”。其它号室功友们听见后,一齐不停地高喊:“打开手铐!”女狱警蒋陆玲(音)迫于呼声来了,但她不是给我打开手铐,而是恶言恶语威逼我。这令我在身体万般痛苦时,精神上还受着无尽的煎熬。这次将我反铐着折磨了三、四个小时,我在饥饿与难忍的疼痛中,一秒钟一秒钟地挺着我的生命……

我因坚持信仰,坚持反迫害,看守所所长陈刚就报复我,几个狱警把我按在地上,给我戴上死刑犯的重脚镣,然后两个警察抓住我的双脚倒拖着我,经过长长的走廊拖到另一号室,后背皮肤被拖伤,双脚骨踝处疼痛难忍,直到天黑了才给我打开脚镣。

还有一次,“六一零”逼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人照相,我不配合,副所长刘国华给我戴脚镣手铐也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后才解铐。我前后三次遭脚镣手铐的酷刑折磨。

三、野蛮灌食

为反迫害,争取人身自由,我在看守所多次绝食抗议,强烈要求还法轮功师父清白,还法轮功弟子人身自由。绝食最长的一次是九天九夜滴水未进。可“六一零”、国保不但不放人,还把我拖出号室外强行灌食。我不配合,看守所副所长袁昌武就抓住我的头发,狠狠地往地上撞,然后野蛮地把我绑在一条长凳上,有“六一零”、国保大队及看守所的警察、号室里的犯人等十几个恶人,硬是按住我的手脚,用一根又粗又长的胶管子强行灌食,直到灌得我胃出血。在地狱般的看守所,我受尽了折磨。

四、强制洗脑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六一零”又将我劫持到公安县财校招待所洗脑班(斗湖堤镇环城四村142号,现在的“天尚人间”娱乐场所)强行洗脑,企图逼迫我放弃修炼。同被劫持的还有其他六名法轮功弟子,年龄最大的是高建村的谭爹,年近八十岁的老人,期间遭廖学圣的司机殴打,令老人疼痛难忍。此次“六一零”调用县武警中队的武警监管,唆使武警动手迫害我们。关押法轮功弟子的房间里都放着一本诬蔑法轮功的邪书,不许我们拥有师父经文,武警看见就抢,黑暗与恐怖笼罩着洗脑班。

当时正值高温时节,警察唆使不明真相的炊事员,服务员协同迫害大法弟子,每餐每人只给约一两米饭,极少的一点菜,只能维持生命的最低底线。与此鲜明对比的是,一到吃饭的时候,国保大队头目杨良富等一伙就开车前来吃饭,每餐两大桌大吃大喝。

一天早晨,在“六一零”警察的授意下,只给七名大法弟子送了六个包子,那就意味着还有一人不能吃早餐。“六一零”这样使阴招活活摧残我们,我们开始集体绝食绝水(那段时间是连续高温),并一边站在窗户边向路人讲真相,不少世人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十五天后,又被“六一零”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拖延迟迟不放人。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没有任何人身自由,是如何在社会上“扰乱社会治安”的?

五、草菅人命

由于我长期遭受残酷折磨,所承受的早已超越了人的极限,特别是其他法轮功弟子们都放回家了,而把我一个人长期关押在里面,看不到任何亲人,这令我几乎精神崩溃。有一天,我感到恍恍惚惚的,内心充满恐惧,在遥遥无期的非法拘禁中,我感到万般绝望,就想到了死。我修炼这些年,也知道自杀是有罪的,可我太绝望了,就吞了筷子,如果是在自由的生活环境下,我是绝不会走这一步的。“六一零”、国保大队廖学圣等来了,将我带到中医院,医生说要做CT检查,可他们视人生命如儿戏,不肯拿钱,竟然没做CT,极不负责任地打电话叫来我哥哥把我接回去以推卸责任。

即使这样,“六一零”还是不肯放过我,伺机待我稍微恢复后再行绑架,这使我无法在安稳的地方住,不敢去任何一家医院检查,甚至不敢去银行取那极少的一点生活费。为免再遭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我只好流离失所,东躲西藏,过着惶恐不安的日子,没有地方炼功,忍受诸多的饥饿与寒冷及种种不可言表的痛苦,因此身体日渐出现严重问题。

有一天,我感到万般难受,站立不稳,我知道身体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了,就跌跌撞撞找到一位功友家里。这位功友收留了我,又赶紧找来了另外几位功友,有的在床边陪伴看护我,有的给我熬粥,有的给我洗澡洗衣服,精心照顾了我好几天。因我不敢去医院,几位功友又冒着危险把我送到农村我哥嫂家。哥嫂带我到医院诊治,经医院诊断是严重胃化脓,可又不敢在医院里住院,怕再遭“六一零”绑架,就只好在我哥嫂家里输液治疗,稍有好转后为免再遭迫害就离开了哥嫂家。

一天晚上,我因无处住宿就在斗湖堤街上无目的地走,被功友倪友梅看见,见我可怜,就让我到她家暂住一宿。谁知就在这天深夜,周良清带一帮警察趁夜深人静时撬开倪友梅家的门绑架她,连我也一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多长时间才放我。

自从这次遭迫害后,我再也不敢在公安县境内呆,只好到沙市我妹妹附近租了一间小屋以栖身,我单身一人,身上又没有什么钱,生活过得异常艰难。在这种非人的生活环境下,我的身体越来越恶化,走路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也不知道自己能挺到哪一天。

六、含冤去世

以上是郭恒宏自述部份。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

因公安县“六一零”不知郭恒宏离世,一直都在伺机抓捕她,在她死后的第二年上半年,“六一零”、国保大队准备抓她劳教,就挟持车轿厂保安科滕祖红,非法侵入她哥哥家去抓她,当时她哥嫂不在家,在确认郭恒宏已离世后才开车走了。郭恒宏的遭遇仅仅是江泽民给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带来的深重灾难的冰山一角。事实上,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持续十六年,数以百万计的无辜者被诋毁名誉、非法抓捕、强制洗脑、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郭恒宏的死完全是江泽民的迫害政策造成的。她的家人已经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强烈要求对其罪行进行立案调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将这个迫害善良人的首恶绳之以法,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9/十三年前被迫害致死-郭恒宏女士生前控诉曝光-325836.html

2012-10-18: 湖北公安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郭恒宏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郭恒宏因几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多次遭中共“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抓捕、绑架、拘留、强制洗脑、打骂凌辱及各种酷刑折磨,直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含冤离世。

公安县“六·一零”多次给郭恒宏单位车桥厂施压,车桥厂屈于“六·一零”的淫威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在单位工作了整整十年,只给她算了四千元买断费,就把她一脚踢开了。自郭恒宏被单位开除后,恶警还采取蹲坑的卑鄙手段在她的住所周围盯梢。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天,郭恒宏正在宿舍做饭,以周良清(斗湖堤派出所警察)为首的七、八个警察闯进她的宿舍,再次将她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她经常遭恶警殴打、辱骂、受尽凌辱。一天上午,郭恒宏与其他几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背李洪志师父的经文,被看守所副所长刘国华狠命打了两耳光,上背铐将她双手铐在后面,单独关押在一间死过人的号室里,中午没给饭吃,那次将她反铐着折磨了五、六个小时。还有一次,看守所所长陈刚等几个恶警用死刑犯的重脚镣铐住郭恒宏的双脚, 将她从长长的走廊拖到另一号室,直到天黑了才给她解开脚镣。再有一次,恶警逼大法弟子照像,郭恒宏不配合恶人,刘国华给郭恒宏上脚镣铐也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后才解铐。郭恒宏前后至少遭三次脚镣手铐的酷刑折磨。

郭恒宏在看守所多次绝食抗议,绝食最长的一次是九天九夜滴水未进。可是恶警不但不放人,还将她野蛮地绑在长凳上,有“六·一零”、国保大队及看守所的恶警、号室里的嫌疑在押人员等十几个恶人,硬是按住她的手脚,用一根又粗又长又硬的胶管子强行灌食,郭恒宏不配合,看守所副所长袁昌武就抓住她的头发,狠命地往地上撞,直到灌得她胃出血。

郭恒宏由于长期遭受残酷折磨,她所承受的早已超越了人的极限,致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被折磨到了精神恍惚的状态。一天,她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吞了筷子(编者注:法轮功教导修炼人不能自杀,她是在中共长期遭受折磨,精神、肉体承受到了超越极限而导致的行为),“六·一零”来人后,将她带到公安县中医院,医生说要做CT检查,可“六·一零”恶警不肯拿钱,竟然没做CT,而是极不负责地让她哥哥把人接回去,并伺机再抓捕她。为免再遭中共的迫害,郭恒宏只好流离失所,过着惶恐不安的日子,身体日渐出现严重问题。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夜晚,郭恒宏在法轮功学员倪友梅家里借宿,以周良清为首的恶警趁夜深人静时撬开了倪友梅的铁门,将她俩人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很长的时间才放人。由于郭恒宏多次惨遭迫害,因此身体极度虚弱,走路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最后实在支持不下去了,才被几位同修以化名送往沙市一家医院救治,可是已经晚了,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中共恶魔夺走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8/湖北公安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264175.html

2011-09-24: 湖北省公安县恶警廖学圣犯罪事实
法轮功学员郭恒宏被迫害离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郭恒宏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廖学圣就以“单位如有炼法轮功的,则不能评明星企业”等来株连单位。郭恒宏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公安绑架后,又被廖学圣等恶警劫持回公安非法超期关押在县看守所。刚释放不久,车桥厂就配合公安县“六一零”(中共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在单位工作了整整十年,只给她算了四千元买断费,就把她一脚踢开了。

郭恒宏被单位开除后,廖学圣一伙又采取蹲坑的卑鄙手段在她的住所周围盯梢。多次将她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她在看守所多次被铐上脚镣、手铐,多次野蛮灌食致胃出血,打耳光、抓住头发往地上撞,强迫照相、不给饭吃,强制洗脑等多种酷刑折磨。

郭恒宏在看守所的承受早已超越了人的极限,致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在一次生命很危险时,廖学圣将她带到中医院检查,医生说要做CT检查,可廖学圣视生命如儿戏,不肯拿钱,竟然没做CT,极不负责任地把人推给她哥哥了事。

为免再遭迫害,郭恒宏只好流离失所,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导致身体极度虚弱,走路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在她生命极度衰竭时,几位功友将她用化名送往沙市一家医院救治,可是已经晚了。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一个年轻而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恶魔夺走了。

可恶的是在她死了几个月后,廖学圣还带一帮恶警到军堤村她哥哥家去抓她准备直接送劳教。这可是军堤村村民人人皆知的大丑闻啊!廖学圣还逼问郭恒宏的亲人,都有哪些炼法轮功的人参加她的葬礼?哪些人在她生前看望过她,企图扩大范围迫害更多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4/湖北省公安县恶警廖学圣犯罪事实-247096.html

2009-07-13: 花颜虽逝神愿在 留得芬芳在人间
—— 江南奇女子的故事
在洞庭之北,长江之南,有一个鱼米之乡;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个坐落在江滨的小镇,这就是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在这个小镇里更有一位奇女子——湖北车轿厂技术工郭恒宏

郭恒宏出生于公安县毛家港镇,虎沱河边的螺丝湾村。她从小善良懂事,勤奋学习,完成了大学学业后在湖北车轿厂工作。长大后更是超凡脱俗,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她不看重世间的名利情场,只想清净修行,曾苦苦找寻高德大法,终于在一九九六年找到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从此她真修向善,处处用法轮功 “真、善、忍”准则要求自己做好人,善待同事邻里,工作中从不计个人得失,常常是一人干两个人的活,亲友同事都纷纷称赞她。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郭恒宏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几次去北京上访,多次遭恶警非法抓捕、绑架、拘留、强制洗脑、打骂凌辱及酷刑折磨,直到二零零二年七月被迫害致死,死后仍不放过她。

一、单位一脚踢开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郭恒宏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不肯放弃修炼,公安县“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多次给车轿厂施压,并以“单位如有炼法轮功的,则不能评明星企业”等来株连单位。郭恒宏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公安县“六一零”趁机向她单位敲诈一万元现金,说是到北京去接她。她亲眼目睹公安恶警用敲诈的钱大肆挥霍,硬是将一万元钱挥霍一空。

期间郭恒宏一直在绝食,然而恶警们大吃大喝大用,又开假发票,如吃一百多元就开三百多元的生活费,一应开支全在里面摊。更丑恶的是在回来的火车上几个恶警还为分赃争的面红耳赤。

恶警将郭恒宏非法超期关押在公安县看守所,刚释放不久,车桥厂就配合“六一零”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在单位工作了整整十年,只给她算了四千元买断费,就把她一脚踢开了。

二、看守所的脚镣手铐

郭恒宏被单位开除后,恶警还采取蹲坑的卑鄙手段在她的住所周围盯梢。一次,郭恒宏正在宿舍做饭,以周良清(斗湖堤派出所警察)为首的七、八个警察闯进她的宿舍,再次将她绑架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郭恒宏坚决反迫害,和功友们一起大声向各号室里的人讲真相,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经常遭恶警殴打、辱骂、受尽凌辱。

一次,郭恒宏与其他几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起背师父的法,被不法警察刘国华狠命打了两耳光,当时在场见证的有六名大法弟子。大家一起反抗,冲出号室,质问刘国华凭什么打人。一时间,来了很多恶警,郭恒宏及其他两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用反手铐将双手铐在后面,并将郭恒宏单独关押在一间号室里。大法弟子齐声喊:“打人那!打人那!”那次,郭恒宏被铐的时间最长,一直到中午吃饭也没给她打开,这时她大声喊:“打开手铐!打开手铐”。其它号室同修们听见后,一齐不停地高喊:“打开手铐!”女恶警蒋陆玲来了,不但不给她打开,还冷言冷语说些难听的话讥讽她。那次将她反铐着折磨了三、四个小时,恶警真是惨无人道至极。

还有一次,陈刚(看守所所长)等几个恶警用死刑犯的重脚镣铐住郭恒宏的双脚,将她从长长的走廓拖到另一号室,也是至少有六名大法弟子见证,当时大法弟子齐声高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放开她!放开她!”大法弟子情急之中,就拿手卷成话筒,对着街面向世人喊:“打人那,打炼法轮功的人那!”那次恶人迫害她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了才给她解开脚镣。

还有一次,恶人逼大法弟子照相,郭恒宏不配合恶人,恶警刘国华(看守所副所长)给郭恒宏上脚镣铐也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后才解铐。郭恒宏前后至少遭三次脚镣手铐的酷刑折磨。

三、绝食抗议

郭恒宏坚决反迫害,在看守所多次绝食抗议,强烈要求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自由。绝食最长的一次是九天九夜滴水未进。可是恶警不但不放人,还将她野蛮地绑在长蹬上,有“六一零”、国安及看守所的恶警、号室里的犯人等十几个恶人,硬是按住她的手脚,用一根又粗又长的胶管子强行灌食,郭恒宏不配合,看守所副所长袁昌武就抓住她的头发,拼命地往地上撞。直到灌得她胃出血。在地狱般的看守所,郭恒宏受尽了折磨。

四、罪恶的财校洗脑班

郭恒宏在看守所坚决反迫害,每天和功友们一起背师父的法,坚持炼功。恶警们气急败坏,“六一零”又将她劫持到财校洗脑班(注:现在的鑫港娱乐城)强行洗脑折磨,企图逼迫她放弃修炼。当时一共七名大法弟子在财校黑窝遭迫害,年龄最大的是高建村的谭爹,年近八十岁的老人。当时正值六月高温时节,在财校招待所里,恶警串通不明真相的炊事员,服务员协同迫害大法弟子,每餐每人只给约一两米饭,极少的一点菜,只能维持生命的最低底线。

一天早晨,在恶警的授意下,只给七名大法弟子送了六个包子,那就意味着还有一人不能吃早餐,恶警使阴招想将大法弟子活活饿死。因江泽民有密令:“对法轮功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就意味着对法轮功怎么迫害都不为过头,因此公安县恶警才敢出此下策。一到吃饭的时候杨良富(当时的“六一零”头目)一伙就开车前来吃饭,每餐两大桌大吃大喝。

这时,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绝食绝水(当时是40度高温),并一边站在窗户边向路人讲真相,不少世人流下了同情的泪水。郭恒宏在财校洗脑班坚持向世人讲真相,又被“六一零”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拖延迟迟不放人。请善良的世人想一想,她被非法关押在里面没有人身自由,是如何“扰乱社会治安”的?这不分明是恶警们践踏法律吗?

五、“六一零”草菅人命

郭恒宏由于长期遭受残酷折磨,她所承受的早已超越了人的极限,致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被折磨到了精神恍惚的状态。一天,她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吞了筷子(炼法轮功不会自杀,她是在长期遭受折磨,精神、肉体承受到了超越极限而导致的偏颇行为),“六一零”来人后,将她带到中医院,医生说要做CT检查,可“六一零”恶警视人生命如儿戏,不肯拿钱,竟然没做CT,极不负责地把人推给她哥哥了事。

即使这样,可恶警还是不肯放过她,伺机待她稍微恢复后再抓捕她。郭恒宏无法在安稳的地方住,不敢去任何一家医院检查,甚至不敢去领那极少的一点生活费。为免再遭邪恶的迫害,她只好流离失所,东躲西藏,过着惶恐不安的日子,没有地方炼功,吃饭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因此身体日渐出现严重问题。

有一次,郭恒宏感到万般难受,她知道身体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状态了,就跌跌撞撞找到一位功友家里。那位功友收留了她,又赶紧找来了另外几位功友,有的看护她,有的给她熬稀饭,有的给她洗衣服、洗澡,并想办法将她送到她亲人身边。她的亲人带她到医院诊治,经医院诊断是严重胃化脓,可又不敢公开在医院里住院,怕再遭恶人的绑架,就只好在她亲人家里输液治疗,稍有好转后就离开了亲人家。

一天晚上,郭恒宏在一位女功友家里借宿,以周良清为首的恶警趁夜深人静时撬开了那位功友的铁门,将她和功友两人一起非法抓走,在看守所关押了很长的时间才放人。

由于郭恒宏多次惨遭迫害,因此身体极度虚弱,走路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最后实在支持不下去了,才被几位功友以化名送往沙市一家医院救治,可是已经晚了,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恶魔夺走了。

六、死后仍在抓捕

郭恒宏走了,三十多岁啊,正当人生风华正茂的岁月。她走了,天地同悲啊!一个奇女子就这样被残酷地迫害死了,这真是千古奇冤啊!她的遗骨掩埋在她出生的地方,也是她哥嫂居住的地方,现在的毛家港镇螺丝湾村。只有凄凉的风雨守护着她的遗骨。

可恶的是在她死了几个月后,还有一帮恶警带着一大摞整好的恶材料到螺丝湾村她哥哥家里去抓她,据说这次是直接送劳教所的。这可是螺丝湾村村民人人皆知的大丑闻啊,请问人都死了,她在人世间犯的什么罪?触犯的是哪条法律?她的哥哥悲愤地问恶警:怎么,人都死了你们还不肯放过她吗?恶警们扬长而去,竟然没有愧意,事后惧怕承担责任,又极力造谣说郭恒宏是炼法轮功炼死的。

七、圣洁高贵 正气永在

她走了,走得那么冤
血迹斑斑,带着巨大的伤痛!
她走了,走得那么烈
捍卫真理,带着无限的悲壮!
她走了,走得那么坚
从容圣洁,带着不屈的精神!
她走了,走得那么远
脱离凡尘,带着高贵的气节!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462.html
2005-07-17:湖北车桥股份有限公司职工郭恒宏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曾三次被抓进看守所,遭受过脚镣、拷打等酷刑,被野蛮灌食迫害,于2002年7月含冤离世。

大法弟子郭恒宏,女,36岁,大专文化,湖北省公安县车桥厂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与人和睦相处,工作做得很好。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郭恒宏多次遭不法人员绑架、抓捕、拘留、洗脑等迫害。

郭恒宏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610”多次给其单位施压,并用单位有炼法轮功的,不能评明星企业,来恐吓她所在的单位。郭恒宏到北京上访说明真象,公安县“610”敲诈其单位一万元现金,派人到北京找到郭恒宏,非法将郭恒宏劫持,非法关押在公安县看守所很长一段时间才释放。此后不久,车桥厂配合邪恶人员对郭恒宏进行经济迫害,切断她的经济来源。郭恒宏为单位工作了十年,只给她算了4000元买断费,就把她一脚踢开了。

邪恶人员又对她采取蹲坑的手段在她的住所周围盯梢,一次,郭恒宏正在宿舍做饭,以周良清为首的七、八个恶警闯进她的宿舍,再次将她非法绑架进公安县看守所进行非人折磨。一次,郭恒宏与几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起背师父的法,被不法警察刘国华狠命的打两耳光。

2001年1月“610”的廖学胜等五人把门踢坏,强行把她从家里绑架到看守所,由于她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要求,多次遭到毒打,并戴脚镣、背铐。不法人员用死刑犯的重脚镣、反手铐等酷刑折磨郭恒宏。在她绝食抗议迫害期间,几次被邪恶强行野蛮灌食。2001年6月被灌食时胃出血才释放,郭恒宏被迫流落在外。

郭恒宏于2002年7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7/106345.html

2004-03-17: 郭恒红,女,32岁,大学生,原东桥厂职工,96年开始修炼,因修炼法轮功三次被抓,2000年元旦在单位被抓,在看守所受尽了折磨,脚镣手铐,上反铐、门板铐、毒打,当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回家后,仍不放她,在痛苦中,小郭绝食抗议,结果被野蛮灌食,造成胃化脓,生命垂危时才放她回家,在家医治了好长一段时间,一年以后,旧伤突发,含冤离开人世。

2003-03-10: 湖北公安县车桥厂的法轮功学员郭华凤,年仅30多岁。被长期非法关押摧残,身体极度虚弱,前不久放出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荆州 公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716)

2017-10-01:
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向晓阳手机:13886609211
住址: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油江路177号,门牌502
斗湖堤派出所所长 刘骅:13972368203
教导员 高正红:13807214832
副所长 刘洋:13797464777
副所长 陈整: 13797364557
副所长 温伟:13607212543
副所长 田军:13972332266
2015-11-11: 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610恶警向晓阳
向晓阳电话:15697217297

斗湖堤派出所部份电话:

刘骅,所长:13972368203
高正红:指导员:13807214832
刘洋,副所长:13797464777
田军,副所长:13972332266
温伟,副所长:13607212543
邱梅,副所长:13986693112

2014-11-11:
蔡晓冬(610头目):手机13872286888
谢峰(610副头目):手机13197416621 住址: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老干局宿舍楼一单元601号
熊传玉(谢峰妻):公安县河道管理局南平镇分局职工。
熊本怀(谢峰岳父,原国税局局长,已退休):电话:15272365429

杨勇(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手机13886609211
向晓阳(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警务通:1567217297 手机13872375668

孱陵派出所:电话 0716-5225778;地址: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长江路88号;邮编:434300。
所长 王俊飞  13507256759 13997605555
王燕平 13872291588
徐国刚 13886615992
鄢来轩 13886593238
李裕荣 13886599359
景永松 13997578550
鲁传荣 13872284116
龚益民 13508615501
邱梅 13972360715
邓兴菊 13085103666
周泰来 13886597999
刘兵 1350725639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