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淄博 淄川区 >> 肖丕峰(肖培峰,肖培锋,肖丕锋,肖石峰), 男, 52

肖丕峰(肖培峰,肖培锋,肖丕锋,肖石峰)
山东淄博市肖丕峰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劳教所给了李光英两千多元钱,无赖地说:“你去告去吧!”,妻子李光英被绑架到洗脑班一个月就放了;如今,李光英一人拉扯两个上学的孩子艰难度日

出生时间: 1952-02-2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西东峪村
个人近况: 2003年8月24日 迫害致死 (2004-03-1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797
案例分类: 农村人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肖丕峰和妻子李光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1-07: 淄博市淄川区国保大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最近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国保大队伙同各乡镇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12月,淄川区就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抄家。
......
自 1999年7月20日以来,淄川区是淄博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最严重的区县。迫害初期,淄川区峨庄乡法轮功学员肖培峰(明慧已报道过)就是被淄川国保和原秋谷劳教所给活活打死的。十年来,淄川区“六一零”及淄川国保大队,一刻也没停止过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绑架等迫害,在刚刚过去的2009年中,除上述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外,另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7/215832.html

2004-12-06: 山东淄博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6/90814.html

2004-10-28: 肖丕峰,1952年2月22日出生,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西东峪村人。从1999年7.20开始,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说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了4次、非法拘留了6次、非法劳教3年,于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曾经报导)据悉,秋谷劳教所给了肖丕峰妻子两千多元钱,不法警察还无赖地说:“你去告去吧!”

肖丕峰第一次去北京上访时,在路上就碰到不法警察查炼法轮功的,结果没查到他,他下车后来到天安门广场,就四处打听有没有法轮功的同修,结果没有找到,然后就碰上了从北京市公安局出来的三个警察,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来证实法轮大法的。警察马上把肖丕峰抓了起来,劫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我是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人,然后北京市的公安部门给峨庄乡政府打电话,说你们乡里有个炼法轮功的人叫肖丕峰,请你们来一趟,把他拉回去。于是峨庄乡政府就非法把肖丕峰带了回来,送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下车后,所有乡政府的成员,还有村里的书记、村长都在场,第一个动手打的就是书记,问肖丕峰你炼功干啥,肖丕峰说我炼功心脏病好了。书记就开始使劲用拳打、用脚踢,直到打得肖丕峰站不起来了才停手,但并没有结束,然后不法人员们把肖丕峰拖起来,往水池里面的冰上拖,拖進去后又把他的鞋子脱了,让他光着脚冻了一个晚上。到清晨的时候,肖丕峰已经冻得不像人样了,然后把他送回了家。

肖丕峰第二次去北京上访是在过年的时候去的,他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刚打坐的时候,就让警察看见了,然后警察就把他带到北京法院审查,问肖丕峰把你送回家你还炼不炼,肖丕峰说炼。然后北京法院的人就动手打,一拳就把肖丕峰的上颌骨打歪了,然后就用脚踢他的腰部。过了一会,警察就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了住址,于是警察就给当地乡政府打电话,然后乡政府派村书记把他接回去了。

回了家后没过几天,到了初六,派出所就来人把他绑架走了。随后他被劫持到淄川区拘留所,后来又转到博山看守所,过了几天又被送回来,非法关在乡政府。当时肖丕峰看到乡政府看管人员嘀嘀咕咕说个不停,在管理人员往外走的时候就随着出去了。乡政府人员发现肖丕峰不见了后,就连夜去他家里找,结果没找到。乡政府声称肖丕峰又上了北京了,于是给上级政府打电话说赶紧下通缉令,但是没抓到。乡里就派人去北京待了十天,没见到肖丕峰,不耐烦回去了。

肖丕峰走了整整十一个日夜,终于到了北京,他一路上捡点吃,喝泥湾的水,到了北京已经成了一位满脸是灰的老头,他碰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人正在开着录音机炼法轮大法第一套功法,于是他就跟着炼了起来。不到5分钟就过来了几个警察,警察问他你这个老头来干什么,他说我是来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的,警察二话没说就把他劫持到了北京看守所,把他摁在水里洗脸、洗脖子等,洗完后问他是哪里人,肖丕峰说了地址,他又一次被非法带回来。

乡政府里有个叫李建华的分管迫害法轮功的事,李建华把肖丕峰从车里拖出来后,一拳打在他的头上,把他打昏了。过了三天后,乡政府不法人员指使一个女人用锥子扎肖丕峰,一共扎了一百三十多锥子,直到把锥子折断在肉里面,把肖丕峰扎的不成人样。

扎他的那个女人,虽然脸上蒙着一块纱巾,但肖丕峰还是认出她是管计划生育的王书敏的妻子。扎完之后,他们并没有罢休,而是继续用棍子打肖丕峰,打得他头破血流不成人样,才把他送回家。

肖丕峰回家以后经过亲属的照顾,把伤养了过来。然后,肖丕峰第四次去北京上访,直接到了北京,在北京警察把肖丕峰带到北京办事处,肖丕峰说我是来给你们讲清真象的,请不要再破坏法轮大法了。警察提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问他是哪里人,肖丕峰说了地址,然后警察给当地乡政府打电话,再次把肖丕峰带回去了。

乡政府不法人员用绳子把肖丕峰绑起来,嘴里塞上一块布,蒙上眼睛,又烧上热沙子,烧热以后,把他倒背着手用绳子捆在床头上,跪在热沙子里,然后抓了一只壁虎塞到他的裤子里,继续進行折磨。

过了四天四夜,绳子都长在肉里面去了。他们又把肖丕峰捆在树上,用棍子打,打完后才把他放回家。刚待了一个月,乡政府、派出所、村里的书记和村长就又非法把他抓了回去,非法关押到秋沟劳教所迫害了两三个月,又劫持到王村劳教所。王村劳教所恶警用电棍电肖丕峰。过了几个月他又被转回秋沟劳教所。

秋沟劳教所恶警也用电棍电肖丕峰,把他的脖子都电黑了,恶警们又给他施加各种酷刑,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当时在场人员有他的亲属和新的村长和书记。


肖丕峰(xiao,pefeng)家住山东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西东峪村,法轮功学员。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据目击者说,肖丕峰的上下嘴唇被穿孔,腋下发黑。

肖丕峰和妻子李光英都是法轮功学员,自7.20以后,曾数次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夫妻二人均受到当地乡政府的野蛮摧残迫害。他们被非法关押期间,两个上学的孩子无人照顾,只好自己煮红薯吃。当地不法人员曾经打他,吊他,在冬天让他在冰上赤脚站着冻他,用锥子扎他等方式折磨他,但是他并没有屈服,身体恢复后又再次進京讲真话。肖丕峰第四次進京上访,是在当地不法人员非法关押他的情况下走脱的。一路上饿了从垃圾箱里找点东西吃,渴了从沟里喝点水,这样走了11天,终于走到了天安门广场,在广场上炼功证实大法。

肖丕峰是2000年10月初从家被绑架到山东王村劳教所的。2001年后被转到淄博市博山区秋谷劳教所。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秋谷劳教所被迫害致死。肖丕峰在秋谷劳教所的被迫害情况不详,据目击者说,肖丕峰的上下嘴唇被穿孔,腋下发黑。

肖妻李光英也曾遭到野蛮迫害,恶人逼她骂师父,她不肯,结果她的牙被恶人打得参差不齐。2003年6月左右,她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在班上她与恶人针锋相对,据理力争,恶人拿她没办法。肖家很穷苦,全部家当加起来不值200元。洗脑班看从肖家榨不出油水,又无能力“转化”她,不到一个月就把她放了。

到8月,传来肖丕峰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秋谷劳教所仅仅给了李光英两千多元钱打发了,恶警还无赖地说:“你去告去吧!”如今,李光英一人拉扯两个上学的孩子艰难度日。

在闭塞的农村,乡村不法干部对善良大法弟子的迫害极其野蛮,老实的农民对自己的权利知之甚少,调查取证极为困难,敬请多关注农民大法弟子的受迫害情况。

2003-12-12: 近日山东又传来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德州学员李德善于2002年8月被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死;淄博学员肖丕峰在博山秋谷劳教所被残害致死,于2003年8月25日殡葬。到目前为止,被证实的山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96人。

据了解,肖丕峰,52岁,家住淄川区峨庄乡。他被博山秋谷劳教所迫害致死,于2003年8月25日殡葬。知情者透露,肖丕峰的下颚被击穿、胸部、腋窝都是伤,遗体别的部位警察不让看。知情者说,从肖丕峰的遗体可以看出他已死亡多日。

博山秋谷劳教所的警察没有否认此事,但拒绝透露肖丕峰的死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2/62377.html

2000-11-28: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况纪实


明慧网2000年11月28日】 现将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示出几例,告白于天下,令施暴者及指示者反思,让至今还固执己见者警醒,请各国政府、联合国组织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三思。

颜鸣,淄川一中的好教师,深受学生爱戴,工作任劳任怨,不计得失。高明淑是青铁丙纶厂的青年工程师(助理);淄川区照相馆的李秀玲;昆仑镇出名的好心大夫赵洪文,昆仑镇多次被评为市劳动模范的张秀玲,华辰集团的任君,是车间带班主任;还有路其君,梁文娟,陆君一等几十人,皆因坚持炼功并上访被刑事拘留,送进了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目前因长期遭受迫害后流离失所的有淄川二中的教师郑守兰,华辰集团的苏向阳,还有任继富、赵靖等。他们先后均遭刑事拘留及非法关押。淄川一中的颜鸣曾被单位非法关押88天。除了多人被刑事拘留外,被治安拘留的人数近千人次,具体数字,难以统计。

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的有昆仑瓷厂的赵洪文、孙荣君四人,齐富化纤丙纶厂的何树府;中国银行淄川营业部赵希志;淄川妇幼保健医院张儒秀;双沟镇孙洪艳;太河乡张桂花七人;峨庄乡房洪佑夫妇;淄城镇孙爱华等二人;城南镇七十多岁的朱逢珍;寨里镇王新等三人;洪山镇王秀风、王秀荣、王玉玲等。以上人员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打针、用药过电,遭受非人折磨,到目前有几十人以上。其中昆仑镇70多岁的朱逢珍长达53天。有甚者,给他们注射的药物是用来给动物做实验用的,出院时有些已身体致残,如庄培旭(矿务局)赵洪文等。可恨的是,这些受害者还要自负全部费用,多者达四、五千元。这些残酷的迫害事实不由使人想起当年日本侵华时的人体实验基地--黑太阳七三一。

再请看洪山镇在强行转化班上的迫害事实:除随便打学员外,还让学员王秀荣头顶两个椅子从早上八点在七、八月的烈日下暴晒,到晚上在雨里淋至凌晨三点多,让李琴双手拴在椅子上,平举椅子一天,王秀风等赤脚在铺满炉灰、沙子的运动跑道上顶着烈日暴晒奔跑,其中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提出抗议,迫害故而加剧,支持不住的就送精神病医院,强行进行所谓的“治疗”;双沟镇的孙洪艳被关在水泥屋里不让睡觉,水泥地上被泼满了水。峨庄乡房洪佑在乡政府被棍子打伤,茶杯口粗的棍子在他的背上打断……,房世千夫妇被吊在房梁上打……肖丕峰被乡政府雇来的几个刽子手用绱鞋用的针锥子扎了几百针,直到一个刽子手的针断在肖的肉体内才罢手,让肖丕峰的家人用(给解放军送公粮的)小车将其推回家……;淄河镇张建林等十几人被关在解放军废弃的仓库中每天两次遭拳脚棍棒毒打,持续二十多天,非法拘留四十天。龙泉镇的牛运岱被关在厕所中近日余。昆仑镇房宽峰被乱棒打昏,木棒打折,然后用水泼醒;杨长宽被用铁链拴住腿脚,一脚踢倒,按住,一顿橡胶棒(警用)没头没脸打下,直到有人看到他只露白眼球,见不到黑眼珠才罢手。昆仑瓷厂张爱玲被经委主任陈辉等十几人拳打脚踢,头发被揪下一大团,右眼球和半个脸被打成青的,一个月后才变过来。陈辉用烟头在其胳膊上烙,双脚碾踩其下颏,说着最最流氓的话,丧尽天良的陈辉把孙即云、孙荣君两位女学员叫去,剥下长裤(只穿内衣)趴在地上,用皮带、橡胶棒猛抽下半身,自己打累了又叫了九个人,命令他们每人打十皮带,然后用液化气炉的橡胶管猛打,打的不响不算数,重来,打得响为其鼓掌,陈辉又用警察用的警棍狠命打,打得孙荣君、孙即云两股之间浓血淋漓,身上由紫变黑,没有一块好肉了,令人惨不忍睹。不由使人想起内战时期的渣滓洞,然而今天受刑的却是人民中善良的百姓啊!

全区大部分上访学员被罚款,有的被开除公职,有的被扣发工资或养老保险金,有的被停水停电,有的甚至株连亲友、邻里,全区百余人被抄家、洗劫。仅寨里镇就有二十几名被抄家、罚款。其中赵明友被先后抄家三次;洪山镇王先萍家被洗劫的连一根筷子,一个喝水的杯子都没留下,淄河镇张建林用来搞生产的拖拉机、石料粉碎机生产工具及家庭用品也被洗劫一空,大有日军进村,国民党军队撤退之感。有老百姓说:“你们这不是比当年的侵华日军和国民党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吗?”有的政府工作人员恬不知耻地说:“我们要不比他们厉害,怎么能把他们赶跑呢?”这不是在公开对党的名誉诽谤与诋毁吗?

古人云: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些人中败类的邪恶言行实在是亡国亡党的隐患,令人忧心哪!国之兴旺,匹夫有责,窥豹一斑,中华希望何在?

江泽民在今年日内瓦国际人权会议上对全世界称“中国现在人权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以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铁的事实,不是江氏在往自己脸上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吗?迫切希望联合国组织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制止江氏一伙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8/2415.html

淄博 淄川区联系资料(区号: 533)

2018-06-11: 淄川区洪山镇派出所:
电话:0533-5811855、0533-2137220
所长张伟13561697211、0533-6672437
教导员王廷秋13508945658
副所长赵世武15666703315、13793335977
张永13583313167警号029027
警察:
张化才13395331085
谭启腾15666703375
郝风霖15666703215
高逢帅15206612669、0533-7243536
张军国15006538157、0533-7243538
田万帅 13375335383
仇珂15666703444警号029436
法刚15666703495
周雷05338763192
高兵15666021070
刘艳18816109370
协警:
蒲先梓(警号ZA0008)
孙某(警号ZA0080)

2018-04-12: 相关人员电话:(区号0533)
淄川区610办公室负责人
淄川区现任610办公室主任李杰,手机:13964437304
淄川区610办公室电话0533-5138007、0533-5181283、0533-5163808)
副主任:张道国 电话:0533-5276709 13070649510
副主任:陈启立 电话:0533-5280272 13395337157
副主任:陈文玉(兼淄川区公安局副政委)手机:13561697008、0533-2189178(办公)、0533-8750717(宅)
副主任:丁 燕 电话:0533-5181121、0533-5179293(宅)、13561608656
副主任:0533-5181286
淄川区政法委:
书记:高方 手机:13906435399、5163808
常务副书记、区国安办主任:庞义军5181283(办公)、2563786(宅)0533-8751489 手机:13695339983 电话:0533-5178795、0533-8734006(小灵通)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3)

秋谷劳教所单方面出据的证明资料(遗留钱物清单略)。
肖丕峰:家住山东淄博市淄川区峨庄乡西东峪村,邮政编码255181
肖丕峰,身份证号码:370302520126571
妻,李光英,身份证号码:370302560606574
长子,肖文举,现19岁,高中
次子,肖琳,现14岁,初中

肖丕峰在峨庄乡所受的迫害已极其严重,当地参与迫害他的恶人名单:
乡党委书记:李建国(音)
乡长:李新华(音)
村书记:梁本才(音)
林业站队长:朱义亮(音)
兽医站:李富同(音)
肖××:管计划生育的王树民(音)之妻,此人扎了肖丕峰全身130锥
乡党委办事员:邵群厚(音)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1-07: 在2000年9月至10月,大法弟子被邪恶之首江氏流氓集团以法西斯式的残酷迫害手段,把山东各地的大法弟子集中到山东王村劳教所进行邪恶的镇压迫害。在押解的途中,两人带一副手铐,到达王村劳教所时,恶警指挥刑事犯将行李、身上,鞋全部进行检查,3个刑事犯簇拥着一个大法弟子面壁站立,鼻子尖要靠到墙上,若站立不直就被犯人从后背凶狠的打了一拳,头“砰”的一声碰到墙上,恶警冷酷的看着刑事犯,并示意更恶毒的对待大法弟子。之后,每人一个很窄的小木凳,面壁直腰而坐,坐不直就毒打、谩骂。

后来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半,强迫大法弟子看“转化电视”进行洗脑,只要有人闭眼困,就拖出去或在屋内惩罚,花样之多实属罕见。当时肖石峰(淄博市淄川区峨店乡西东峪村人,迫害致死)、翟目臣(淄博市人 )、闫红刚(淄博市人,化学老师)、于宗平(济南市人)等九名大法弟子不承认这种迫害,拒绝观看歪曲实事的报道,于2000年11月2日集体炼功抗议劳教所非人待遇。恶警们就把他们拖出去,铐在墙上,等待着被轮流用电棍电击。

2004-09-27: 我叫王修(化名)2002年被非法劳教。现将淄博市劳教所恶警对部份学员迫害的情况和对学员迫害的事实曝光于世。

两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冶源的张国华,29岁,娥庄乡人;西峪村肖丕锋以前因不放弃修炼,坚持真理,长期被电棍电击,浑身电的不成人样,头部留有伤疤。队里设有严管班,连吃饭上厕所都失去自由。心理造成严重的伤害,于03年8月24日死于心脏病,劳教所为了应付上边的检查,搞假证明,让学员写当时的经过。俗话说: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前因,那有后果。当时被非法劳教时,经过医院检查身体,身体非常健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7/8519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