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木兰县 >> 季凤琴(纪风芹,季风琴,纪凤琴 ),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木兰县木兰镇生产街
个人近况: 2005年7月30日 迫害致死 (2005-08-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589(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劳教  奴工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2-25: 万家劳教所对女大法学员的迫害黑幕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是众所周知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几年来这里的恶警恶徒紧随江罗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手段极其恶劣,令人发指。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劳教所共分十三个大队,其中三个大队关押女大法弟子,其它队关押男大法弟子。这里着重揭露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

关押女学员的三个大队是十二大队(大队长郭秋利);七大队(大队长张波)和集训队(集训队也叫严管队,头子不叫大队长,而叫指导员。指导员都是男的,一个叫赵国庆,一个叫姚福昌)。这三个大队的头子受所长卢振山的唆使和指挥。大队长下设队长(霍树平、张爱辉),管教(刘白兵、周英范、王娜娜、邱洋、丛志丽、王薇等)。这些恶徒直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集训队的赵国庆和姚福昌不但指挥还直接参与迫害。集训队的大法弟子不劳动,被强迫整天看诬蔑大法的录音、录像,反复播放;逼迫法轮功学员举手宣誓。宣誓的内容有包括:我叫某某,我坚决与法轮功决裂;法轮功是“×教”;直呼师父的名字骂师父。谁说完谁休息,抵制的学员就受重刑一夜、甚至于几天。这三条内容是由被关押的邪悟者周凤萍向劳教所提出制定的。从零四年开始到现在学员每天都遭受被强逼骂师父、骂大法这样的精神折磨。

一个名叫纪凤琴的五十多岁的学员,因不举手宣誓,被上大挂三天三夜,折磨的死去活来,手麻木的失去知觉,胳膊扭曲变形,因承受不住折磨最后骂了师父、骂了大法,事后这名学员悔恨自己不争气,最后导致精神恍惚,失去记忆,劳教所又把她送到万家医院进行折磨。几天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劳教所为推卸责任让家属接回家,几天后纪凤琴就含冤离世了。

另一个大法弟子宋文娟,四十岁左右,因不骂师父、不骂大法,恶警把电棍放到她的嘴里旋转着电,把宋文娟口腔电得满嘴流血,后转十二大队。她依然不骂师父、不骂大法、不与法轮功决裂,恶警对她用电棍电、上大挂、拳打脚踢、用警棍抽打,把她的衣服扒光一丝不挂的坐在老虎凳上、折磨她、羞辱她。这是集训队的迫害情况。

被非法关押在七大队和十二大队的大法学员,每天强迫进行超负荷劳动。劳动项目是糊装大米的纸袋或选冰棍杆打包装箱(也叫打板)。糊米袋五十五岁以上做四百个,五十五岁以下五百个,选打包冰棍杆五十五岁以上是四百个,五十五岁以下四百五十个。每天早四点三十分起床,洗漱完背监规,五点三十分开始劳动到晚上九点收工,其间三顿饭,除每顿十分钟左右其余十三小时均为强迫劳动时间。人人累的腰酸背痛,手发麻,完不成劳动任务就要无限度的延长时间,直到完成为止。有的年老学员完不成数额要干到半夜十一、二点,劳动一天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再加上吃的猪狗食(用苞米面蒸的干粮硬梆梆的,把大白菜切成粗条下到清水里再放点猪油加点盐,搅和搅和,难吃极了。)学员们身体弱,熬到深更半夜逼大法弟子所谓“宣誓”,然后才可休息,不宣誓的就上刑,天天如此,循环往复。学员承受不住妥协了,事后却后悔的心如刀割,决心不再宣誓;第二天白天用奴工活迫害,晚上再逼迫宣誓,不宣誓依旧是重刑,就这样每天周而复始,从肉体到精神上进行残酷的迫害。

上面提到的恶警、恶徒轮流值班,轮流迫害大法弟子,邪恶至极。对不决裂的学员轻者罚站、罚蹲。罚站就是双腿并拢直立,罚蹲两脚尖并拢,脚跟抬起,头向下低,两胳膊背后手向上翘)有时还戴手铐。长时间站或蹲,稍有一动恶徒用电棍电或拳打脚踢,或用警棍抽。大法弟子被罚站立或蹲一宿是经常的事,这是轻罚。

重罚就是直接上重刑,包括上“老虎凳”,坐铁椅子等。坐铁椅子:一把铁制的椅子,冬天放在冰冷的屋子里或走廊,窗户打开,把学员的外衣扒光只穿衬衣衬裤,光着脚,铁椅子座面上和大腿粗细的高度差不多处有一块和大腿同样宽度的一块张合的铁板,把铁板张开后人坐在铁椅子上,然后把铁板放下压在大腿上,两脚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小腿用铁链子固定到铁椅子腿上,双手背向后面戴上手铐,向上拉,拉到和铁椅子后背的最顶端一样高,再用铁链子将手固定住。铁椅子又凉又硬,一会功夫把学员冻僵了。

还有一种重刑叫“上大挂”:把双手背后戴上手铐,用铁链子挂在两层床的上层床头上,两米多高,脚离地,身体悬空,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腕上。上完大挂后的同修,胳膊扭曲变形,手麻木的没有知觉,甚至残废。集训队被挂三天三夜的纪凤琴老人就是这样把手迫害残废的。

电棍电:恶警用高伏电棍对着学员肉体外露部位手、脸、脖子、耳朵等处,想电哪就电哪,电棍电人时卡卡作响,放着蓝火,冒着油烟,电棍电到哪里哪里的肉就变糊、变焦,往下流油。

警棍抽:警棍跟电棍不一样,是胶皮制作,不通电,但打在人身上是相当疼痛,表皮很少留有伤痕,大多数造成身体内伤。

万家劳教所被关押的学员正在遭受着这种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很多学员承受不住酷刑时,被逼骂师骂法后睡不着觉,悔恨自己,心里非常非常难受,痛哭,下决心第二天做好,可是第二天不决裂、不骂又上刑,第三天再上刑,就是每天都宣誓都骂,就这样,大多数学员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下度日如年。而且恶警对来看望大法弟子的家属进行威逼,迫使家属也骂,而且在室内必经之地上放师父的像,后来大法弟子用正念把师父法像抢了出来,这些恶魔又在地上用油漆画了一幅像,写上我们师父名字,让家属上去践踏、骂,否则就不让接见,用的都是这种流氓至极的手段。

这些恶警恶徒的家都在哈市(具体地址不详),也都经常接到真相资料和电话,但是不听、不看,手机号经常更换。这些恶徒最关心、最害怕的是自己的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所以也经常上网查看。这些恶人年龄多数都在 20多岁、30多岁,50岁的很少,可他们身体状况都非常差,患心脑血管病的很多,患乳腺炎、肝病等都有。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它们会感觉身体不舒服,难受,疼痛等,所以他们怕大法弟子发正念。有时大法弟子去劳教所看望被关押学员时在外面直接对着劳教所发正念,恶徒们身体感觉难受时,就到劳教所外面去抓大法弟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5/145434.html
2005-09-16: 季凤琴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详情
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季凤琴,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被家属接回的第三天即于2005年含冤离世。

季凤琴,女,家住黑龙江省木兰县生产街,2004年2月被非法抓捕,2004年3月18日被送到万家劳教所,时年58岁。所有被送到万家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先被关入集训队强迫“转化”。季凤琴被劫到集训班的一周里,遭受了非常残酷的折磨,我亲眼见证了这一事实。

2004年3月18日,季凤琴刚到集训班就被搜身,被指使搜身的劳教人员在她身上发现了法轮功真象卡片,交给了恶警,恶警对她大声叫骂。之后因季凤琴不写“三书”,恶警罚她蹲方砖。她不蹲,被恶警赵玉庆(男,40多岁,集训队科长)上大挂铐在了床栏杆上。

此后几天里恶警时常对季凤琴辱骂,人身攻击,有时用电棍电她下颌,脖子后面。就这样季凤琴每天被逼24小时站在那里,不许闭眼,更不让睡觉,一闭眼就被劳教人员叫醒。每天在三个规定时间可以放下来上厕所,三餐由集训班班长张桂云(东方闪电)从饭堂带回来给她,吃饭时可以放下来坐着吃,但是由于季凤琴的手长时间被铐着,吃饭时不听使唤,发颤,上厕所都很费劲,需要人帮助。她在这种痛苦难忍的情况下,每天还被迫观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节目。就这样大约三天后,季凤琴就站不住了,总往后仰,她的两个手腕被手铐磨出了紫色的大血泡,腿脚肿胀。她给警察讲真象,讲她炼功后疾病全无,身体健康,但每当这时都被恶警疯狂喝止。

到了3月24日时,季凤琴已经不很清醒了,眼睛实在睁不开了,站也站不住了,但恶警还是不依不饶,非逼让她写“三书”,知道她的手写不了字就说让她在准备好的“三书”上签名字也行,甚至按上手印也可以。但季凤琴都不答应。这时恶警赵玉庆气急败坏,不一会儿他把季凤琴转移到隔壁的屋子里,单独关在里面,他用电棍猛电她,不知还对她进行了怎样的酷刑折磨,总之当季凤琴被折磨的不省人事,不清醒时,赵让人硬掰着季凤琴的手在三书上按了手印,就算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他们对外宣称季凤琴写了“三书”。然后恶警就让季凤琴回到集训班躺下睡觉,并找来劳教所的护士给她打点滴。

经过这近一周的折磨,季凤琴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除非别人先跟她说。季凤琴在集训队呆了半年左右转到了十二队。几乎每个刚到十二队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得在十二队的集训班集训一星期左右,每天坐硬塑料小凳,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节目,几天后写思想认识,符合恶警的要求就让你当着全队的人面前大声念出来,然后到车间干活,不符合就继续集训。

季凤琴在集训班度过了一周后,被迫参加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奴役劳动。由于她的手脚被迫害得不太好使,所以干活、走路都比较慢,恶警规定的生产任务完不成,另外她走队列喊口号声音小(达不到所谓的标准要求)以及不配合恶警的一些要求(如答卷不符合要求,不说诬蔑大法的话等),恶警就以上述这些情况为由多次让她进集训班,反复洗脑迫害。总之在十二队,季凤琴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不好,她家里没人来看她,缺少日常生活用品等都是同修帮助解决。她精神十分压抑,身体还承受着在集训队受刑后留下的创伤,但她不愿跟恶警说身体不舒服,有时跟同修说手脚麻,不好使,头痛,身体里面也有的地方疼,不舒服。

到 2005年8月时,季凤琴人已瘦的皮包骨,都有点脱相了,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这时有一个劳教人员还说些风凉话刺激她,说什么“你老头儿也不要你了,孩子也不来看你,你这个样子出去也不能干活儿了,你自己怎么养活自己,你怎么办”等等,使她受到精神上的刺激。此后季凤琴的状态每况愈下,但还被强迫劳动。

到8月中旬左右,季凤琴自己已不能行走了,上厕所需有两个人架着都走不稳,意识也不清醒了,送到劳教所医院检查,也没查出是怎么回事,大夫还说她没病,啥事没有。十二队恶警沙玉锦说她是装出来的,负责照顾她的劳教人员也冲她大喊大叫,冷嘲热讽地说她装病。

又过了几天,大约8月20日,季凤琴就彻底卧床不起了,呈昏迷状态,情况十分严重,这时她被弄到市里的医院后就再也没回劳教所。本来恶警给她算的正常解教日期是9月3日,但她这种状态劳教所怕出人命承担不了责任,就给她办理了提前解教的手续以推卸责任。季凤琴大约二十七、八号回了家,到家不几天就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6/110542.html

2005-08-02: 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季凤琴,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被家属接回的第三天,于2005年7月30日含冤离世。目前突破封锁,通过种种途径证实,至少24名法轮功学员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2005年7月27日下午,季凤琴被家属从哈尔滨市武警医院接回时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始终昏迷,不省人事。经抢救无效,季凤琴7月30日下午五点四十左右死于木兰县中医院。家属已将季凤琴遗体火化。

由于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及哈市武警医院严密封锁消息,家人不愿意说,季凤琴真正死因及遭受迫害的详细情况不清。

2004年3月3日上午,木兰县第二派出所警察肖国峰、江鹏飞到大法弟子家滋事骚扰之后正好碰到路过此处的大法弟子季凤琴,就把季凤琴强行抓走。事后派出所所长杨海林带人对季凤琴非法抄家,并把季凤琴关进看守所。

季凤琴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木兰县“610”非法组织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有成百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罚款。

1999年7月中共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的6年时间,逾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这个残害生命的死亡集中营里所遭受迫害,遭受诱骗、冻饿、奴役、侮辱、诋毁、丑化、禁闭、恐吓、加期、打骂、株连、刑罚、等等等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63.html

2005-07-31: 2005年7月27日,季风琴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迫害至生命垂危后送回。

季风琴在2004年3月3日被黑龙江省木兰县第二派出所强行抓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惨遭迫害的。

2005年7月27日,季风琴家属被通知到哈尔滨市武警医院接季风琴回家,家属赶到哈尔滨市武警医院见到季风琴时,季风琴躺在病床上被输氧、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不省人事,不明真象的家属被告之是“脑梗”生命垂危,无救治希望。家属无法,无奈将季风琴接回。现在木兰县中医院救治,至今昏迷,不省人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27.html

2005-05-08: 2004年3月大法弟子,纪风芹被投入万家劳教所,一直被吊在床上5—6天之后上大挂,电棍,脸和脖子被电坏,双手至今麻木无力,行动不便。

2004-12-18: 2004年3月3日上午,木兰县第二派出所警察肖国峰、江鹏飞在街上无端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季凤琴,理由是“她是炼法轮功的”,事后派出所所长带人对季凤琴非法抄家,并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入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4-09-19: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一、2004年5月12日,李红梅、郝佩杰、萧仁萍等十几个大法弟子被上大挂、电棍,行凶者为赵余庆、姚福昌、票晓杰、吴洪洵。
二、2004年3月,大法弟子纪凤琴被投入万家劳教所,一直被吊在床上5、6天,之后上大挂、电棍,脸和脖子被电坏,双手至今麻木无力,行动不便。
三、2004年7月10,马桂云被投入万家,被用手铐吊了,姚福昌、赵余庆用新买的电压很高的电棍往她身上电,电一下就打人一个跟头,恶人行凶时还穷凶极恶的叫嚣,“我就是魔,就迫害你。”人性皆无。

2004-03-11: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木兰县。2004年3月3日上午,木兰镇第二派出所警察肖国峰、江鹏飞二人到大法弟子家滋事,干扰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当离开时正好碰到路过此处的大法弟子季凤芹。把季凤芹强行抓走。后来在所长杨海林的率领下,对季凤芹非法抄家。并把季凤芹送进看守所。

哈尔滨 木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7-11-22: 柳河镇派出所:0451-57022012

2015-09-02: 木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王云峰 电话:13796745777
张红权 电话:13904664611

2012-05-27:
讲真相电话:
公安局副局长单武13936067666、宅57093399(主管迫害法轮功)
国保大队长祁铁东13945647978
副队长刘国军 13903665056、宅57081077
副队长王志华 13903665196、宅57083366

2011-12-22: 讲真相电话:
第三派出所
苏德财(所长):13314606333
邓立君:15046750999
韩雪峰:13804623788
王德宏:13115500311
张宝军:15846805789
刘曼丽:13845142577
汪晓波:15946014308
王洪彪:15846805177
葛 鑫:13101506606
赵 海:13251501117

2011-12-05: 国保大队电话:
陈 彬:手机:13115500200 0451-57083262(宅电) 57086169(办电)
刘国军: 13903665056 57081077(宅电)
王志华: 13903665196 57083366(宅电)
任 辉: 13796116066
潘海波: 13895839531 57096567(宅电)
张慧英: 13504816001
法制室电话:
马玉生: 13091441777
崔艳霞: 13304616880
王洪福: 15046191110
李国良: 13633683434
刘振海: 13936549839
商 岩: 55046777
王云峰: 13796745777
2011-09-17: 宣化看守所所长 陈×× :13513133322

2011-06-23: 黑龙江木兰县第一派出所片警陈艳文手机号:13796115565

2011-06-18: 绑架黑龙江木兰县法轮功学员孙丽芝、梅广琴的责任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