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11-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长沙市 >> 贺祥姑

贺祥姑
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垄劳教所,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女, 53
个人情况: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
迫害情况: 控告江泽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11

案例描述

2017-10-28: 自7月份以来长沙市法轮功学员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
唐敏:一次是警察与社区人员上门骚扰,还有一次是两个穿便衣的上单位骚扰,单位领导及保卫科积极配合。
刘旭耀:长沙市湘湖派出所警察电话骚扰,9月16日,9月19日,两次电话骚扰。
贺祥姑:长沙市金盆岭派出所电话骚扰,电话喊法轮功学员要照相。
刘凤奇:长沙市通太街派出所,社区,9月份四次打电话骚扰,两次上门骚扰,说要给法轮功学员照相。
陈彦均:长沙市滩头坪社区骚扰。
周润林:长沙市新河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8/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95.html#171027235233-9

2015-08-27: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控告江泽民

近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53岁的贺祥姑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江泽民集团迫害。她曾四次被关进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每次都是绝食抗议直至生命垂危才被放出来。她还曾三次被关进精神病科,被强迫服用或注射损害身体的药物。

以下是贺祥姑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

本人一直身体不好,1997年查出左椎动脉供血不足,经常头昏目眩,走路跌跌撞撞,不仅不能正常上班,发作时生活不能自理;1998年又摔成右脚三环骨折,畸形愈合,拄双拐杖。

那时公园、小区到处可见法轮功晨炼,我出于祛病健身的目的,炼上了法轮功。除了炼功,法轮功主要要求炼功人在生活中、工作中做到真善忍,说真话,办真事,对人善良,别人对你不好,或者吃了亏,或者面对来自各方面的痛苦,要能承受。

我逐渐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生活踏实,工作认真,对人宽厚,不贪,不占,说话柔和,身体也日益健康,现在我完全是一个健康人。

以下是贺祥姑遭江泽民集团迫害的事实:

四次被关进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时间是2002年6月25日到2002年11月20日;2003年9月,2005年4月21日到7月1日;2008年5月10日到7月10日共计约10个月。在这10个月里,我没有过一天的安宁日子,每一天都在痛苦中度过。

为了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我没有主动吃过一粒饭,因此他们就采取暴力灌食,灌食的手段五花八门:有时绑在带靠背带扶手的椅子上,有时横躺在地上,有时用开口器撑开并固定张大的嘴直往里倒稀饭,到出现呼吸困难才撒手;有时用一根七到八寸长,一头是尖的,另一头是平的,直径一寸多一点的竹筒,从口里插进喉部(据说长沙的左淑纯就是用这样的竹筒插断喉部血管,当场喷血而死)往里倒稀饭,我没噎死,没插死算幸运了。

有时警察指使吸毒犯一拥而上,有的坐在肚子上,有的坐在膝头上,踩住手,用小板凳翻过来卡住头,用多根不锈钢勺子插进口里,有往上掰上颚,有往下死劲压下唇,强行掰开我的嘴,将端过来的稀饭和着口里流出来的血、口水往里灌,事后一个吸毒犯要看看我的嘴伤成什么样,她说,上颚有一个很深的口子,口腔内膜多处破溃,灌完稀饭,我还得自己爬起来洗头、洗澡、洗衣。有一次爬不动了(大概是2005年6月的样子)躺在那里一点也动不了了。那些犯人以为是我装的,让我躺在那里,更把洒在地上的水、稀饭往我身上扫过来,上午9到10点灌的,直到傍晚8点才拖到水房,用一桶一桶的凉水泼在我的身上、头上、脸上,看我真不行的样子,值班警察才让吸毒犯背我到医务室量血压。测一次不行,再测,再测,最后说血压测不到。

那四次劳教有呆一个月的,两个月的,最长一次呆了四个多月,可每一次都是生命垂危或再呆下去也只能死在劳教所里而撒手或送回老家,我弟媳妇说:姐,你真的九死一生啊!

三次关进精神病科:

第一次是1999年12月12日,我到北京上访,被行政拘留15天,可我们单位吴世凡书记不肯罢手,非得关进精神病科,逼我哥、我丈夫签字。他们怕我失去工作,只好签字同意,关了两个多月。

第二次是2000年8月18日,吴世凡书记指使同事撬开我个人的更衣柜,抢了我一本《转法轮》,以此胁迫将我关进省脑科医院精神病科而且不通知我亲人达三个多月,这两次关押打的是同样的针,但不知叫什么药名。打了这个针,几天后全身无力,手抬不起,脚提不起,说话很费力,坐立不安,心慌,想呕,睡不了觉,非常难过,每次吃大量安坦药片,也控制不了这个副作用,很长时间才逐渐散去。

第三次是2008年7月10日,我从劳教所因冠心病,电解质紊乱所外就医,我们单位胡慧主任,陈杰保卫科长(当时是曾辉书记,现在省儿童医院当书记)还有伍家岭派出所警察,紫荆园社区主任把我强行塞进单位的车,关进事先准备好的省第二人民医院精神病科四病室,还请来2个人陪着,一个叫颜元贞,另一个不知道名字,在精神病科呆了3个月19天。开始只用了一些护脑的药,三个月后单位想让劳教所接我回去,可劳教所没按时来接,省卫生厅,还有我们单位,省第二人民医院协商,给我注射利培酮长效注射针(副作用见附加)致使我又一次绝食绝水抗议,19天后才在外界舆论和我哥、我妹强烈要求下,让我家人接回老家。

长期不准上班,不发工资,也不买五险一金:

以前的不说了,我2008年10月19日从省第二人民医院出来后,多次要求单位安排我上班,可谁也不理我,慢慢地两三年后换了一个书记叫方超英,他们开始理我了。可他们要求我签字保证不炼功才上班。为此我写过很多控告信到省政府、政协、妇联等等,还到省政府上访,他们根本不让我进去。

2012年5月到湖南省劳动人事仲裁厅申请劳动仲裁,他们接受了我的申请---湘劳案字(2012)087号,两次发给了我受理通知和开庭时间通知,可在2012年7月25日撤销立案,又一直不给我撤销立案通知,到2012年8月9日应该开庭的那一天,才不得不给我撤销立案通知,签字时我无意间看到了省610致电:

1.贺祥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按一般劳动人事案件处理;
2.单位并没有开除贺祥姑,不存在恢复工作问题。
3.贺祥姑必须承诺不炼法轮功才能上班。
4.贺祥姑上班了,发现炼法轮功,立即开除。
5.单位没有不让贺祥姑上班,她是自动离岗。
6.今后应不受理此类案件。

2014年6月我正式向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他们没有立案,说你必须重新申请劳动仲裁。2014年元月,陈杰、张红主任跑来说医院要我们口信通知你,签字就上班,不签字今天你已经被开除了,扬长而去。今年刚开年,我到单位拜年,并要求上班,可张红说到真相大白那一天再说吧,至今单位没有发给我一分钱。

其它伤害:2001年4月我被迫离婚,丢下一个11岁的儿子,我们单位立即囚禁我在单位招待所,每天派8人24小时夹控我。不分白天黑夜打牌、抽烟、骂人,有人对我吐痰、讥笑,说讽刺污蔑的话。期间有人送书给我,望麓园警察砸烂我的密码箱搜书,把我送行政拘留30天,回来继续囚禁在单位招待所这间房,我不得不在2001年6月30日跑走,导致流离失所11个月。

2008年4 月23日傍晚,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突然搜查我住处,抢走手提电脑一台,两个MP3、手机一部和我的大法书籍,并将我绑架刑事拘留17天后劳教,抄走的东西至今也没还给我。

长沙市金盆岭派出所注销我的户口达12年半。我一直去很平和的请求他们办好我的户口,直到今年1月才办好。

总之,我经历的太多太多,不可能都写到了,我只希望早日审判江泽民,让真相大白,结束对好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7/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控告江泽民-314664.html

2012-07-12: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呼吁正义援助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她坚持“真善忍”信仰,十几年来,被中共人员非法治安拘留、刑事拘留、劳教,强关精神病院,注射精神分裂症的长效针……其工作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也两次非法囚禁她,并销掉她的户口,还无理剥夺她的劳动权利和应得的劳动报酬,十几年来剥夺她应该得到的劳动报酬共36万元。

二零一二年五月中旬,贺祥姑向湖南省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并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签收了受理通知和开庭时间通知。可是第二天六月六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去仲裁委员会進行蛊惑,导致仲裁委反过来要求贺祥姑退回受理通知。目前,贺祥姑退回了受理书,但她并没有放弃请求,希望得到正义的援助,按时开庭。

以下是贺祥姑自述的所遭迫害事实。

我是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职工,1983年由护校毕业后分配到该院工作,至今29年工龄。1998年我因身体不好,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逐渐改变自己的急躁、狭隘、妒嫉等,慢慢的内心变得和善、宽容,能忍受痛苦,身体也跟着日益健康。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内心很清楚,法轮功所信奉的“真、善、忍”,有利于任何一个社会的精神文明提升,再没有哪一种真正有益的理论能够使人变得这么好:真诚,善良,坚忍,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是法轮功改变了我自私的人格,改变了我不好的身体。中共为甚么要破坏法轮功?后来出现了天安门自焚,我更是不得其解,因我是学医的,知道严重烧伤病人伤口不能直接盖敷料,要住隔离病房,做了气管切开手术说话不出。为甚么央视播出的与这些常识背道而驰呢?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撒谎制造仇恨。

法轮功的实质是修炼。可以让人得到健康的身体和更加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追求超世的返本归真。古今中外,修炼各异,有的在庙宇、教堂等公开场所,有的在民间或名山隐居。由于法轮大法最适合现代人,才出现了不分民族、种族的大法修炼盛况。

修炼是人类文明中的瑰宝,而且是严肃的实践性科学,不真正投入就不能了解到其玄妙而真实的存在,有些词语在日常生活中所无,只是个人修炼功夫过程中的身心神秘体验,不進行动作修持自然就不懂。像穴位、经络在解剖遗体时找不到,但在活体上测试时,穴位点温度、磁场都不同于其它部位在硬气功、点穴、针灸中,又真实发生效应。

许多人习惯把科学暂时不能解释的,与已知狭隘经验相违背的,个人不相信的统统扫归迷信范畴。所以一直有人以为修炼是虚无飘渺的。无论相信还是不相信都不应强迫,不应诋毁与诽谤。囿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沦为镜花水月,有造谣宣传时,大多数人抵制真理,只不过是在没有有效辨别手段和辨别机会的情况下被误导出的盲目仇恨。

法律只约束行为,不干涉精神和思想,这是现代普世的法治原则。也因此,每一个国家的宪法里才规定了信仰自由的权利。中国的宪法里也白纸黑字的写的清楚。

自古正道多沧桑。我抱着良知到北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单位去人接回长沙后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一月1日又被单位搞到湖南省脑科医院精神科四病室关押,期间给我强制注射治疗精神分裂症的长效针,有时一月一针,有时半月一针,导致我长时间的全身无力,力不从心,心神不安,目光呆滞,恶心,呕吐等各种不适,二个半月后出院到半年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八日因被单位同事发现我看《转法轮》,时任书记吴世凡指使,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撬开我的更衣柜,抢走了我的《转法轮》,第二天我被保卫科强制扭送到省脑科医院精神科,又一次被注射这种长效针达三个多月。那时谁也不理解我,只有谩骂、指责、侮辱和白眼……我有泪也不能流,有苦也不能说,只是默然的承受这一切,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迫离婚,单位知道后也不让我上班了,将我囚禁在单位招待所一楼一间房里,每天六小时一班,每班两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看住我,期间有人送我书,被人发现后送看守所关押一月后,又继续囚禁在那间屋里,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底被我逃脱。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我回家看儿子,因不知电话已被监听,看完儿子回转时被长沙市金盆岭派出所蹲坑抓住,第二天被单位接回后囚禁在单位已废弃的幼儿园里,单位请来望麓园派出所的警察,一个星期后送劳教(当时警察告诉我,是你们单位要送你劳教),这一次劳教直到二零零五年七月才正式获得自由,期间还有二次出逃,在这里不赘述。

二零零五年七月去单位上班,在门诊手术室从事护理工作,可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前,单位一直只发给我一千元的生活费。从二零零七年一月起才发给我正常的工资和单位后勤平均奖(不是临床平均奖,只给了我最低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因国家办奥运,伍家岭派出所又一次将我劳教。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因尿路感染和冠心病所外就医,我单位当着两个哥哥的面,直接强制带回长沙关押到省脑科医院精神科三个多月,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又注射治疗精神病的利培酮注射针(美国進口的,一千多元一支),我绝食绝水十九天才在外界舆论和我家人的干预下放我自由。

自由后,我一直向单位请求上班,可现任书记根本不见我。我发过短信,打过电话,也写过书面申诉,当面送到很多领导的手上,却无人回覆。办公室主任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签字不炼了可以临时上班,我曾向妇联求助,二零一二年四月省妇联电话告诉我已去函到你的单位,发给你生活费。可我们单位说没有收到这个信函。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就我应该的劳动权利和劳动待遇向湖南省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请求劳动仲裁,仲裁委员会经过讨论受理了我的请求,并签收了受理通知书及组庭成员和开庭通知书(湘劳仲案字〔2012〕第087号)。可第二天我们单位去人后,仲裁委却收回已给我的受理通知书。

二零零二年八月金盆岭派出所在我劳教期间注销了我的户口。当时他们告知了我前夫,但没有告诉我本人。二零零九年我想办二代身份证时才发现,当时我找到金盆岭派出所,户警李科强说没有出所单不能办。二零一二年我打了书面报告,李科强当着袁所长的面(管身份证的),摔着我的报告,拍着桌子勒令我拿出所通知来才办(我的出所单早已不知去向)。

今天我仍是一个人独身的活着,我只是一个守法公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过多的奢求,只是想得到作为一个生命活着应得的基本权利和基本要求。 要求:

1、恢复我的户口。
2、偿还这么多年来医院应该给我的劳动报酬和应该的劳动权利。
3、赔偿单位无故三次关我精神病院和二次非法囚禁我的精神损失费。
4、缴齐我的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住房基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2/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呼吁正义援助-260134.html

2012-05-30: 长沙市贺祥姑户口遭注销 历年工资被拖欠
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十多年里,五十岁的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贺祥姑饱受迫害,曾经数次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看守所、劳教所,被强行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贺祥姑的户口被当地派出所注销,至今未予办理。今年五月十日,贺祥姑到长沙市金盆岭派出所要求恢复户口。派出所户籍警察李科强拿着她的申请报告,拍着桌子叫:“谁告诉你炼法轮功是合法的?!看样子你还得去学习学习(意指继续非法关押)!”无论贺祥姑怎么解释,李科强仍是拒绝替她办理户口恢复手续,称一定要拿出“出劳教所的通知”才行。

二零零二年八月,长沙市金盆岭派出所在贺祥姑被非法劳教期间,在没有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强行注销了贺祥姑的户口。当时金盆岭派出所称将贺祥姑的户口迁到株洲白马垄劳教所去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二零零九年为此事,贺祥姑曾去金盆岭派出所要求恢复自己的户口,遭拒绝,当时派出所也是称一定要有“出劳教所通知”才给办理。(所谓“出所单”早已遗失)。

一九八三年毕业于专业护校,至今已有 29年工龄的贺祥姑仍被其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拒绝恢复工作,除非贺祥姑写下“保证”才会考虑允许她临时上班。几年来,贺祥姑一直靠打零工维持生计。按照历年的工资标准,从二零零一年起至今,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拖欠贺祥姑工资共计约19万元,奖金17万馀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0/长沙市贺祥姑户口遭注销-历年工资被拖欠-258247.html


2009-04-18: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拒贺祥姑上班(图)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不法人员二零零八年将该院职工、四十七岁的护士贺祥姑劫持到精神病院,后在外界压力下,不得不同意释放。但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不法人员又想方设法在经济上迫害贺祥姑,不但剥夺她的工作权利,非法转走她银行帐户的钱,一分不剩。作为一个资深护士,贺祥姑现被迫在外打杂工,就这样,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不法之徒还因此骚扰她,企图断绝她的生存空间,以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肉体迫害

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贺祥姑被闯入家中的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劳教,劫持至株洲白马垄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贺祥姑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白马垄劳教所通知贺祥姑的工作单位与亲人办理“所外就医”。然而,当晚贺祥姑即被其工作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人员非法劫持到湖南省脑科医院(原来的湖南省精神病院)。十月十日,贺祥姑更遭到脑科医院四病室医护人员暴力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这一恶性事件曝光后,受到全世界正义之士的谴责与关注。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迫于海内外正义人士的种种压力,在亲属的多方奔走与强烈要求下,省妇幼终于同意亲属将贺祥姑从脑科医院接出。这是贺祥姑在精神病院被整整监禁了一百一十天之后重获自由。

然而时至今日,在湖南省妇幼领导与相关人员的心目中,仍未认识到他们在这一恶性事件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以及進行这种非法行径的罪恶。五个多月来,省妇幼某些人员一直以各种藉口拒绝贺祥姑回自己的工作岗位正常上班,并对贺祥姑施以经济迫害。

剥夺工作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旬,在短暂休养后,身体已基本康复的贺祥姑从攸县老家返回长沙,希望能尽快上班,重返自己所热爱的工作岗位。然而,当贺祥姑就上班问题找到省妇幼相关人员交涉时,遭遇到十分恶劣的对待。

邪党委书记张辉一见贺祥姑,就极不耐烦地说“莫找我!随(便)你找哪个,就是莫找我!”贺祥姑找到党委副书记代某某,代某某说:“你找胡慧(省妇幼党委办公室主任,全程参与将贺祥姑关入精神病院期间的迫害)就要得了,她会给你解释一切,不要找我!”贺祥姑找院长曾春林,曾春林办公室的房门从始至终一直紧闭,不知是真的不在还是有意回避。而当贺祥姑找到胡慧时,她则说:“(上班的问题)你要打个报告,交给院里党委会讨论”。

此后,贺祥姑曾数次打电话与胡慧联系上班的事,都不了了之。

二零零九年二月,贺祥姑再次找到胡慧等人,要求恢复工作,这次胡慧说要贺祥姑写个东西,“保证今后不从事法轮功的宣传活动”,才能上班。贺祥姑坚决不写违心的“保证”,上班的事便又被无限期的搁置。

经济迫害

省妇幼不仅非法剥夺贺祥姑工作的权利,还在经济上对她進行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返回长沙后,贺祥姑去银行取款,发现自己银行卡上的一万多元工资竟一分不剩。自二零零八年四月贺祥姑被绑架后,被医院停发奖金,但基本工资每月约一千七百元一直正常打到账上。经询问银行工作人员,贺祥姑才得知这是省妇幼出具书面证明后,于十月十三日(贺祥姑被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后)扣走的。

贺祥姑问胡慧自己的工资为甚么被扣,胡慧说“不晓得,要问财务科,是财务科按有关规定办的。”可谁都知道,财务科只是执行机构,真正有权利扣贺祥姑工资的,除了省妇幼的邪党委一帮人,没有别人。

省妇幼对贺祥姑的经济迫害由来已久。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因坚持信仰历经磨难的贺祥姑回到省妇幼上班,被安排在门诊手术室,但省妇幼一直没有恢复她的编制,将她列为编外人员,奖金按后勤(打杂)人员的标准领取,比同科室的护士要少一半左右(同科室护士每月的奖金有两千元左右)。尽管被无理扣发奖金,但贺祥姑对待本职工作一直是兢兢业业,认真负责。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省妇幼在迫害贺祥姑上可谓是毫不吝惜:仅这次将她非法关押在脑科医院期间,“住院费”及“陪护费”就花了人民币近五万元,光是两名陪护人员的工资累计就有一万馀元(陪护人员是省妇幼花六十元一天的日薪请的)

骚扰亲人

省妇幼在迫害贺祥姑的同时,还一再骚扰贺祥姑的亲人,令他们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贺祥姑获得自由的当日,省妇幼人员就曾强迫贺祥姑的亲属在自行打印的所谓“约法三章”上签字,以此作为释放贺祥姑的条件。大致内容是:贺祥姑“所外就医”期间,由哥哥负责看管(在邪党的迫害下,贺祥姑任大学教师的丈夫因不堪忍受种种压力,已被迫与她离婚);不准贺祥姑买电脑、打印机,不准到外面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今后如果贺祥姑再次被抓,作自动除名处理。亲人们明知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但在压力下违心签字。

因省妇幼拒不恢复自己的正常工作,没有生活来源的贺祥姑,不得不在外找些事做,勉强维持生计,就这样,省妇幼人员还时不时地电话骚扰贺祥姑的亲人,甚至,湖南省“六一零”人员还亲自驱车到攸县老家找贺祥姑的亲人索要她的联系电话。省妇幼与湖南省六一零人员的行为,令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这些年以来,精神上一直饱受伤害的亲人们至今仍无安宁可言。

结语

近年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一直很注重对外的形象:高大气派的门诊及住院大楼,整洁的就诊环境,“仁爱、诚信、严谨、创新”八个字被张贴在每层楼的电梯口与楼梯间,十分醒目。然而,在“仁爱”之下,省妇幼对一个善良修炼人一而再、再而三,从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摧残身心健康再到剥夺工作、掠夺工资的迫害,是多么的令人悲哀与不可理喻。

在省妇幼邪党委书记张辉、院长曾春林等人的压制下,省妇幼的某些医生、护士虽然心里明白真相,却不敢流露出对贺祥姑的同情;而一些人受中共邪党造谣谎言的毒害,至今仍然是非不分,把贺祥姑遭迫害后的艰难处境归咎于贺祥姑自己。

今天,由中共邪党出于一己之私发动的这场对善良修炼人的迫害已近十个年头,十年中,已有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从谎言中清醒,明白了真相,有人发出正义的呐喊,有人默默保护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也有不少人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所吸引,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也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善恶有报是天理”,衷心希望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仍被谎言蒙蔽,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紧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将功补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要再被中共利用参与对好人的迫害了。

背景资料

贺祥姑,女,四十七岁,籍贯湖南攸县,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

贺祥姑曾患左椎动脉供血不足,走路东跌西撞,还经常头晕目眩、呕吐,长期吃药但无法医好,一九九七年底,贺祥姑不小心又造成右脚踝部三环骨折,畸形愈合,走路须拄枴杖。一九九八年四月,饱受病痛折磨的贺祥姑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转法轮》书中讲的“真、善、忍”法理去做,修心性,做好人,坚持炼功,不长时间,她的头不晕了,枴杖扔掉了,疾病不翼而飞,性格也变得平和、宽容。亲身经历让贺祥姑认识到法轮功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因坚持信仰,贺祥姑饱经磨难,曾数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她先后两次被省妇幼送進精神病院迫害共五个多月,期间被注射癸酸酯长效剂,整个身体发僵、全身无力,坐下去又想站起来,站起来又想坐下去,不得安宁,同时还伴有恶心、呕吐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贺祥姑在家中再次遭到长沙市开福区伍家岭派出所的非法抓捕。随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这是贺祥姑自九九年七月以来第四次被非法劳教。五月十日,她被劫持至湖南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

当日,在劳教所的入所例行检查中贺祥姑被查出患冠心病,劳教所不收,然而,在湖南省妇幼与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组织)人员的再三要求下,劳教所勉强收下了身体虚弱的贺祥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骨瘦如柴的贺祥姑于七月十日被劳教所办理所外就医,通知其亲属与单位接回。

亲属打算接贺祥姑回攸县老家调养,但省妇幼党委办主任胡慧与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密谋一番后,提出要将贺祥姑接到长沙,他们对亲属保证:“这次绝不会将贺祥姑送進精神病院”,亲属们信以为真,无奈之下同意了胡慧等人的提议。然而,令善良的亲属没想到的是,七月十日当晚,车刚抵达长沙,胡慧等人就迳直将贺祥姑再次送入了位于长沙市涂家冲的湖南省脑科医院精神科大楼四病室,将她非法监禁起来。

十月十日,在一再通知省妇幼接人遭到拒绝的情况下,以脑科医院四病室主任罗昭平为首的医护人员强行给贺祥姑注射损害神经的利培酮药针,贺祥姑被迫绝食抗议并向国际社会求助。此后,在贺祥姑向国际社会求助的录音向全世界公布后,直至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省妇幼人员才迫于压力通知亲属将其接出。

贺祥姑被非法劳教及被关精神病院期间,省、市、区三级六一零机构均直接参与了对她的迫害。

鉴于此案的恶劣程度以及对贺祥姑身心造成的严重摧残,“追查国际”(全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十月二十日两度发布公告,追查参与迫害贺祥姑的相关涉案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7/199102.html

2008-10-30: 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已回家
在海内外同修的鼎力营救下,长沙法轮功学员、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已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经亲属接出,离开湖南省脑科医院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0/188747.html

2008-10-27: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参与迫害贺祥姑的跟踪报导
十月十四日左右,在贺祥姑再次绝食抵制迫害的几天后,她的工作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伙同湖南省脑科医院,带着她在省脑科医院各科室做了一次全身检查(整个过程,各科室一律优先她的检查),得出身体正常的结论后,省妇幼保健院联系了株洲白马垄劳教所,妄图将贺祥姑再次送到劳教所。白马垄劳教所以贺祥姑正在绝食为由拒收。

日前传出,省妇幼保健院打算联系贺祥姑的家人,要家人将贺祥姑带回株洲攸县老家。作为一家医院,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没有任何权力剥夺与左右他人的自由与去向。目前,他们能做的,就是立即还贺祥姑以自由,补发工资与恢复她一切应有待遇,同时安排她适当的工作,减轻罪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646.html

2008-10-22: 追查国际关于追查迫害法轮功学员贺祥姑的责任人的通告
追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贺祥姑的人员的通告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

自 1999年7月20日以来,中共湖南省公、检、法和“610”系统卖力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并且,非法审判。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和致死,性质极其严重。 “追查国际”现对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進行全面追查,進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

追查案由简介: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门诊手术室护士法轮功学员贺祥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在自己家中遭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随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看守所。贺祥姑在看守所绝食十七天以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五月十日,贺祥姑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两个月后被迫害致生命再次垂危。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党办主任与长沙市“六一零”办人员拒绝家属将她接回攸县老家调养,并将其直接送到了湖南省脑科医院(现改名为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四病室精神科。三个月以后,该科室的罗昭平主任,向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申请,要求接贺祥姑出院,但反覆交涉后,均遭拒绝。其后湖南省脑科医院决定将贺祥姑当精神病治疗,暴力的对其注射神经毒剂--利培酮注射液,对贺祥姑進行精神及肉体的摧残,该科室主治医生及护士声称如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将面临下岗。贺祥姑曾在二零零零年,被当时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党书记吴世凡与湖南省卫生厅合谋,两次强行关押在原湖南省精神病医院(湖南省脑科医院)迫害五个多个月,期间对她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贺祥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目前贺祥姑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长沙市政法委书记张湘涛;市委副书记、原政法委书记谢树林;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吴志斌, 副主任吴凯明,沈立安;长沙市开福区六一零主任:袁忆华(兼任区政法委副书记);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所长:谢建明,刑侦副所长:屈利方;湖南省卫生厅厅长张健,书记、副厅长肖策群;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院长曾春林,书记张辉,党委办主任胡慧,保卫科科长陈杰;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脑科医院)院长李德炎,党委书记刘湘国,副院长郭田生、罗识奇,四病室主任、副主任医师罗昭平,主治医生陈子珍(音),程竹英,护士长刘玉梅(音)等。

中共统治中国以来罪恶纍纍,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之源。我们严正宣告:那些罪大恶极的涉嫌罪犯在大陆的一切犯罪活动都一一记录在案,时刻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中,天罗地网早已形成,大审判即将开始!

“追查国际”希望涉案人员能够良知苏醒,审时度势,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揭露黑幕,立功赎罪,以争取最后审判时从宽处理。不管你现在是否站出来,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到中共倒台、你们伏法之时,后悔就晚了。

本组织欢迎知情人收集保存有关人员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包括文字、图片、录音、录像等)及其贪污腐败、拥有不法资产尤其海外资产(无论以何种方式藏匿转移)的情况,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送交本组织。

“ 追查国际”全称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成立于2003年1月20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8/10/22/188248.html

2008-10-18: 遭精神病院暴力注射药物的贺祥姑向外界求助(录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8/187974.html

2008-10-18: 湖南精神病院对贺祥姑注射损害神经药物
今年七月十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以“奥运”为藉口,将该单位门诊手术室护士、法轮功学员贺祥姑非法监禁在湖南省脑科医院(即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精神科,原湖南省精神病院)。至今三个月过去了,省妇幼、脑科医院不但拒绝恢复贺祥姑的自由,而且自十月十日起,脑科医院四病室人员使用暴力强行对贺祥姑注射严重损害神经的药针。贺祥姑在遭暴力注射药针后,没有再進食一丁点东西,处境十分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7/187875.html

2008-09-29: 长沙大法弟子贺祥姑仍被非法监禁于湖南省脑科医院
至九月二十六日,长沙大法弟子贺祥姑仍被其工作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非法监禁于湖南省脑科医院四病室,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原本答应贺祥姑亲属残奥会(结束)后就放人的,但时至今日仍未放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9/186753.html

2008-09-23: 湖南妇幼院一再推诿 贺祥姑仍被囚精神病院
自今年七月至今,长沙市法轮功修炼者贺祥姑一直被其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非法囚禁在湖南省脑科医院(省精神病院)。省妇幼一再推诿,至今仍拒绝还贺祥姑自由。

贺祥姑经两个多月的绝食抵制迫害后,身体出现严重病状,湖南株洲白马垄劳教所通知贺祥姑单位与家人接人。省妇幼不顾家人的极力反对,一定要把贺祥姑接到长沙,并向家人保证这次不会把贺祥姑送入精神病院。结果在接回长沙的当天,贺祥姑被省妇幼直接送進早已安排好的省脑科医院的“专门病房”,两人24小时监视。省妇幼支付两名监控者每月1800元工资。

家人质询省妇幼院主任胡惠(音),胡惠答覆“奥运后放人” 。奥运过后,家人再次从株洲农村赶到长沙找省妇幼有关责任人,得到的回答是“残奥会后放人” 。残奥会过去,贺祥姑目前仍被非法囚禁在精神病院。

此前,省妇幼曾两次将贺祥姑非法囚禁在精神病院,并给她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3/186412.html

2008-07-26: 贺祥姑被秘密关押于湖南省第二医院精神科
七月十日,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精神科(湖南省脑科医院,也即原来的湖南省精神病院)四病室被强行劫持進一个“特殊的病人”──心智完全清醒、正常的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手术门诊室护士贺祥姑

一个正常人为甚么被关精神病院?只因贺祥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只因她在中共违宪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九年中一直坚守做人的良知、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只因中共惧怕她这样正直的好人向民众讲真相,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邪党委一帮邪恶之人公然践踏人权,将她绑架到精神病院。

精神科大楼一病区是一栋四层的楼房,虽然楼下绿树成荫,整栋楼房外墙也被漆成柔和的米色,外观上似乎与普通病房无异,但严实的铁窗,封闭森严的铁门,间或传来的女病人失控的尖叫,让正常的人们觉得望而生畏。而贺祥姑就被秘密关押在该栋四楼的精神科四病室。

与正常人相比,精神病人的自由是受限制的,但为了便于他们的康复,在精神科住院部病房,普通精神病人都可以接受亲属、朋友的探视,然而,贺祥姑的亲属却被告知不能与贺祥姑见面;普通精神病人除了不能下楼、外出,仍有着基本的人身自由,贺祥姑却被专门安排了两名“陪人”(省妇幼保健院专门请来看管贺祥姑的正常人)24小时监视。同时,心智完全正常的贺祥姑还被强行接受所谓“治疗”。

事实上,这是贺祥姑第三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一九九九年底,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不久,贺祥姑被省妇幼不法人员第一次强行关進省脑科医院,对她注射××癸酸酯长效剂,导致她身体发僵,坐卧不宁,恶心、呕吐;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贺祥姑第二次被单位不法人员关進精神病院三个多月;今年四月,在家休息的贺祥姑被伍家岭派出所恶警以“持有法轮功书籍与资料”为由非法抓捕并被关進株洲白马垄劳教所。七月上旬,劳教所将被折磨的极度虚弱的贺祥姑送入株洲化工医院抢救,并通知其单位与亲属接回,孰料,贺祥姑刚被接回长沙的当日,即被省妇幼不法人员第三次投入精神病院。

贺祥姑再次被送精神病院的消息传来,令所有了解她的亲友们都非常愤慨,他们无法理解:这样一个在亲人、朋友、同事心目中纯朴善良、值得信赖的好人,在病人眼里责任心强、和蔼可亲的好护士,为何只是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要一再受到如此非人的对待?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在国内遭中共镇压以来的九年间,因为不放弃信仰,贺祥姑曾被四次非法劳教、三次被送精神病院,丈夫不堪忍受种种压力,被迫与她离婚,儿子也不得不离开妈妈跟随父亲生活,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可悲的是,在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贺祥姑的遭遇并非个例,恰恰相反,她自九九年七月以后所遭受的种种磨难只是大陆千千万万因坚持信仰而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缩影。九年来,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数十万人被非法关押,数千人被关精神病院,无数人被绑架到洗脑班(对外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学校班”),有名有姓的就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真实数字远远大于此),多少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多少人被迫流离失所,多少孩子沦为法轮功孤儿,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子女在学校遭到与其年龄完全不相符的种种欺辱,二零零六年三月,更是传出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取暴利的惊天罪恶而这些只是中共捂得严严实实的迫害铁幕后面的冰山一角。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人员称:“等奥运结束后就放贺祥姑出来”。这个说法让亲属们觉得深深无奈:奥运成了当前中共迫害各类异议人士的最大藉口。这是国际奥委会各方当初给予中共奥运主办权时,所万万不曾想到的,也不希望见到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6/182830.html

2008-07-19: 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仍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脑科医院
七月上旬,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身体出现抽筋等危险状况(此前,贺祥姑因绝食抗议邪党非法迫害身体一直很虚弱,靠输液维持生命),被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警察送往株洲化工医院抢救,同时通知贺祥姑单位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及亲属接回。

然而,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与长沙市“六一零”办人员密谋一番后却于七月十日将贺祥姑转送至湖南省脑科医院(原湖南省精神病医院)秘密关押,至今已有一周的时间,期间,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及长沙市“六一零”办对外严密封锁消息,且不允许亲属探视,贺祥姑处境堪忧,请正义之士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9/182302.html

2008-06-09: 贺祥姑在株洲白马垄劳教所绝食抵制迫害,人很消瘦
四月二十三日被绑架的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贺祥姑,目前仍在株洲白马垄劳教所绝食抵制迫害,至今已达47天。人很消瘦,行走缓慢。

株洲白马垄劳教所拒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9/179960.html

2008-05-27: 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在被强行注射了一针(可能是暂时充强体能的药物,以通过劳教所的入所体检)后,已绝食十七天的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贺祥姑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垄劳教所。这是贺祥姑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目前,贺祥姑仍在劳教所绝食抵制无理关押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家人前去探望遭拒。

四月二十三日晚,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在自己家中遭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随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看守所。这是贺祥姑第八次被绑架。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贺祥姑曾经二次被邪党人员绑架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邪党官员一直参与迫害,近年虽有好转,但其单位领导、保卫科、一些受到邪党毒害的同事等对迫害的漠视与听之任之,也使对贺祥姑的迫害一再加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7/179233.html

2008-05-03: 绝食一周 湖南贺祥姑境遇堪忧
四月二十三日晚,正在住所休息的长沙法轮功学员、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门诊手术室护士贺祥姑突遭长沙市开福区伍家岭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看守所。据悉,贺祥姑一直在绝食抗议,抵制中共警察的非法关押与迫害,至今已有一周的时间。目前,她的处境十分令人担忧。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贺祥姑曾经二次被邪党人员绑架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这是贺祥姑第八次被绑架。消息传来,令所有熟悉她的亲友都很愤慨,人们无法理解:这样一个淳朴善良、乐于助人,对待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好人,为何只因坚持信仰,竟一再受到中共无理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77719.html

2008-05-03: 湖南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遭绑架的补充情况及相关电话号码
四月二十三日晚,贺祥姑在自己家中被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三名公安绑架,家中被抄。当时绑架、抄家现场没有任何家属在场。

二十四日晚贺祥姑被从伍家岭派出所转到长沙市(长桥)看守所。二十五日当贺祥姑的家人到伍家岭派出所领回被抄走的部份东西时,伍家岭派出所一男性年轻警员,要贺祥姑不识字的妹妹在一份“口录”上签字,其中有些内容贺祥姑的妹妹根本就没有讲过,如“在家看见《九评共产党》的书”等。及时察觉后,家人拒绝了在“口录”上签字。见此,该男性警员当场撕毁了该“口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77710.html

2008-04-28: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再遭绑架
——二度遭关精神病院、三度遭劳教之后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在自家住所被长沙伍家岭派出所公安绑架并抄家,私人物品、电脑等被抄走。被非法拘禁在派出所一天后,二十四日被转送到长沙市看守(长桥)继续关押迫害。这是自九九年法轮大法遭中共镇压以来法轮功学员贺祥姑的第八次被绑架关押。贺祥姑曾经二次被邪党人员绑架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

贺祥姑四十七岁,是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急诊科护士。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前,曾患左椎动脉供血不足,走路经常东跌西撞,头晕目眩、呕吐、卧床不起,长期吃药但无法医好;1997年底,不小心又造成右脚踝部三环骨折,畸形愈合,走路须拄枴杖。1998年4月,饱受病痛折磨的贺祥姑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转法轮》书中讲的去做,炼功修心性做好人,慢慢的,她的头不晕了,枴杖扔掉了,身体也好了。“真善忍”的理念让她知道了如何真正的处处为别人着想,道德高尚。在深圳餐馆打工期间,餐馆老板对贺祥姑说:大姐,你炼的法轮功和电视上不一样,我看见你在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有你这样的职员是我的福气。

九九年十二月,因上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贺祥姑被非法拘留15天。15天后,在湖南省卫生厅的支持下,由时任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书记的吴世凡(已退休)指挥,贺祥姑被强行送去了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精神病院)。她被注射××癸酸酯长效剂,整个身体发僵、全身无力;坐下去又想站起来,站起来又想坐下去,不得安宁,同时还伴有恶心、呕吐……贺祥姑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两个月。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贺祥姑的生活一直受到骚扰。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贺祥姑在上班地的私人用柜被撬开,《转法轮》书被抢走。由此,她第二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达三个多月。

零一年四月十三日,贺祥姑被迫离婚。离婚后的第二天,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把她从精神病院转移到一招待所内,派8人,每2人一班24小时轮流看守。期间,贺祥姑还曾两次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她被单位拘禁期间,不时遭人谩骂、侮辱,当时省妇幼门诊室的某负责人曾对贺祥姑叫嚷:“你还想住精神病院?!你要坚持炼法轮功就让你没有家庭,没有儿子,没有丈夫,没有工作,没有钱!”

为抵制这一切非人的对待,零一年六月贺祥姑从单位出走,来到深圳市布吉镇一个餐馆做洗碗工。零二年五月底她回长沙看儿子,被抓,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在株洲白马垄劳教所,贺祥姑绝食抗议抵制迫害,遭种种的谩骂、侮辱、灌食、输液……绝食160天后,贺祥姑出现生命垂危,零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晚被送回原籍地湖南省株洲攸县家中。

回家后的十多天里,贺祥姑的头发脱掉了三分之二,全身浮肿,从膝盖以下肿大发亮,每天拉稀7、8次,走路遇到上坡只能爬……凭着对法轮大法、对大法师父的正信,通过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身体恢复正常。

零三年中国新年间,贺祥姑回到家乡向乡亲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抓。绝食绝水七天后,被释放。

零三年四月,经过种种曲折,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终于同意她回院上班,但逼她签字,还派人盯梢……贺祥姑兢兢业业的工作,一丝不苟的履行各项操作规程,从不挑拨是非、不争事端。护理部主任还把科室的急救车、抢救用物交给她保管。尽管如此,时任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某些负责人仍不准她炼功,不准她说是法轮功使她变的那么好,否则不给她转正……

零三年九月,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贺祥姑第六次被非法抓捕。湖南省妇幼请“办案人员”帮忙,一定要将她送到劳教所。院方有关人称:“我不怕下地狱!”面对劳教所的再次迫害,贺祥姑又一次用生命抗争——绝食绝水。在她绝食的第二十八天,他们把她按在椅子上,用绑带、还有她的棉毛衣裤绑住她的两个手腕、胸部、腹部、大腿根部、两个脚踝部,后面两个人扳着她的肩膀,一个按住头,一人捏住鼻子,一人从前面用舌钳撑开上下牙并固定,往里倒稀饭,直到喉咙发出异常的声音,快要窒息,才松开舌钳,呕了出来。如此反覆达四十多分钟,灌食同时,还有一个年轻的女队长坐在桌上尖刻的骂着、嘲弄着……在当天输液时,贺祥姑的心脏衰竭,呼吸困难,脸、耳发乌发紫,送去株化医院抢救。

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贺祥姑被送回家。回家后,她曾三次到湖南省妇幼保健院要求上班,遭时任省妇幼保健院书记张次秀(已退休)的吼骂:“滚!快滚出去!”为此,她来到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政府信访局上访,被轰了出来;她写信给湖南省省长、长沙市市长、长沙市开福区区长,都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零五年四月,刚从法轮功学员家中走出来不远,贺祥姑遭公安非法搜身并以身上有法轮功书籍为由带走。贺祥姑第三次被劫持到湖南株洲白马垄劳教所。二个多月的绝食抵制后,出现病危症状,被送回家中。

历经种种磨难,贺祥姑始终以她从法轮大法中领悟的“真善忍”法理,平和善良、无怨无悔的对待周围的一切人、一切事。她一贯的善良纯朴与忠厚佐证了“真善忍” 信仰的力量,也感动了周遭,赢得了善意的回馈:工作恢复了,终于有了自己的安身住所,儿子也由以前的不理解转变……如所有人般,生活终于又走上了正轨。

但平静的生活不到三年,零八年四月二十三在自己家中,贺祥姑第八次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8/177389.html

2008-04-28: 湖南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被绑架后绝食抵制迫害
四月二十三日晚,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在自家遭长沙市伍家岭派出所绑架并抄家,私人电脑等物件被抄。据悉,目前贺祥姑正在长沙市长桥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8/177366.html

2005-07-15: 湖南省长沙市大法弟子贺祥姑2005年4月21日被恶徒绑架,第三次被劫持到白马垄劳教所迫害。今年7月,贺祥姑被医院宣布为病危,白马垄劳教所不得不将贺祥姑放回家。

贺祥姑,女,44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2005年4月21日下午在长沙市定王台附近被长沙市芙蓉区都正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劫持到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贺祥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恶徒非人折磨,导致出现上述病危状态。

大法弟子贺祥姑因坚定法轮大法信仰,99年7.20以后多次遭邪恶之徒抓捕关押,曾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送往湖南省精神病院迫害,三次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均正念闯出。其详细经历和单位电话见明慧网2004年6月10日文章“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大法弟子贺祥姑遭迫害”和2004年6月17日文章“湖南大法弟子贺祥姑2002年被绑架和非法劳教的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5/106210.html

2005-05-21: 湖南省长沙市大法弟子贺祥姑在2005年4月21日被绑架后,已被长沙市都正街派出所送到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進一步迫害,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也参与了此事。

贺祥姑,女,44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4月21日下午在长沙市定王台附近被长沙市芙蓉区都正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她刚从一大法弟子家中出来不久,就被恶警非法搜身。恶警以贺祥姑带有法轮功书籍为由将她绑架。

据悉,贺祥姑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受非人对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1/102310.html

2005-04-25: 贺祥姑,女,44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4月21日下午在长沙市定王台附近被长沙市芙蓉区都正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她刚从一大法弟子家中出来不久,就被恶警非法搜身。恶警以贺祥姑带有法轮功书籍为由将她绑架,据悉是邻居举报招来恶警。

99年7.20以后,贺祥姑因坚定对大法的正信曾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送往湖南省精神病院(现更名为湖南省脑科医院)迫害,后来被两次非法劳教,送往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积极参与迫害),两次她都以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正念闯出。她的详细经历和单位电话见明慧网2004年6月10日文章“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大法弟子贺祥姑遭迫害”和2004年6月17日文章“湖南大法弟子贺祥姑2002年被绑架和非法劳教的经过”。

贺祥姑一直积极向世人讲真像,这次被绑架后,据悉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和派出所图谋将她直接送往劳教所。

2004-08-05: 由于大法弟子贺祥姑被迫害的事情曝光后(明慧网6月17日报导),她的单位伙同610办公室在到处找她,想绑架她以進行迫害,现贺祥姑已流离失所。

2004-06-17: 2003年9月贺祥姑被单位送回了株洲白马垄劳教所。贺祥姑再次绝食绝水以生命抗议,被疯狂迫害,使她出现心脏衰竭,呼吸困难,脸、耳发乌发紫,送去株化医院抢救。2003年10月15日,贺祥姑被送回家,曾三次找到单位要求上班(2003年6月21日,2004年3月1日、3月12日)均被无理拒之门外。她在老家呆了四个多月,直至父亲不幸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7/77298.html

2004-06-10: 贺祥姑,女,43岁,是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急诊科护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0/76746.html

2004-03-11: 湖南妇幼保健院护士贺祥姑在精神病院的悲惨遭遇
贺祥姑,女,39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士。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2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拘留15天。2000年1月1日,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第一次强行送進湖南省精神病院。

2000年8月18日,省妇幼保健院私自打开贺的更衣柜,发现有法轮功书籍,第二天再次将贺绑送精神病院,至今未出,并不准探视。以下是一位见证人今年11月,见到贺祥姑后写的情况:

我见到了她,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看到的哪像一个人啊!根本就不像人样儿,完全是一个痴呆像。木呆呆地站着,双眼无神,脸无表情,背微驼,双手放腹前,喊她不知答应,问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问:“你丈夫来看你吗?”摇头。她告诉我:“省妇幼领导来过,还带了报纸,说还炼的话就要打成反革命。刚才又打了一针,现在半个月就打一针。这种药,对病人,一般都是一个月才打一针的。”

省精神病院里的环境:两道铁门,高高的围墙。病室内阴森森的,很暗。地上经常到处是很深的水,时常有病人随地大小便。昼夜都是哭喊、叫唱的,有时被打得头破血流,很少能有安宁的时候。

如送進吃用的东西,马上被一扫而光,连卫生巾都会拿走。一不留神,衣服、甚么东西都不见了,或被人穿在身上,或被丢在垃圾桶内或厕所里;一会儿被子、枕头被搬走了,要不被子里塞一把脏东西。或一个脏兮兮的人躺在你床上,甚至在大、小便……

省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注射的药物:长效神经阻滞剂(氟哌啶醇),这是一种最强的抗精神分裂症药,只有对顽固的重度“精神分裂症”病人才用。该院医生欺骗说,注射的是大脑保护剂。

被强行注射药物后的反应:打针后不到半小时,感到心冲,像心脏病发作一样难受。因是慢性长效剂,随着时间的推移,全身颤抖,站、坐、躺都不行,四肢运动障碍,一分钟都好难过。想做点事,注意力分散,四肢无力,力不从心。视力膜糊,不自觉地流口水,不想说话,说句话要用很大的劲才张得开口。没有意志,心情烦燥不安,脑袋里经常像刀刮一样地痛,莫名其妙地就哭。有时寒气从骨髓里冒出,刺骨的冷。智力还不如一个学龄前儿童,走路都让人牵着,汽车开到跟前都无反应。脚提不动,手抬不起,脸部变形,呆板,没有表情。

2000-12-15: 湖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录
以吴世凡为首,其他帮凶,将院护士张小梅、贺祥姑于今年初绑送至湖南省精神病医院(省脑科医院),两学员在湖南省精神病医院被强行超剂量注射长效剧毒针,弄得两人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及身体异态。(明慧网有过详细报导)。今年六月,张小梅被开除。省妇幼于8月19日将贺再次绑送精神病医院,目前,贺的情况很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15/4687.html

2000-11-26: 长沙大法弟子贺祥姑在精神病院的悲惨遭遇
贺祥姑,女,39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师。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2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拘留15天。2000年1月1日,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第一次强行送進湖南省精神病院。

2000年8月18日,省妇幼保健院私自打开贺的更衣柜,发现有大法书,第二天再次将贺绑送精神病院,至今未出,并不准探视。

以下是一位见证人今年11月,见到贺后,写的情况:
“师父保佑,我见到了她。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看到的哪像一个甚么人啊!根本就不像人样!完全是一个痴呆像。木呆呆地站着,双眼无神,脸无表情,背微驼,双手操放腹前,喊她不知答应,问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问:“你丈夫来看你吗?”摇头。她告诉我:“省妇幼领导来过,还带了报纸,说还炼的话就要打成反革命。刚才又打了一针,现在半个月就打一针。这种药,对病人,一般都是一个月才打一针的。”

省精神病院里的环境:
两道铁门,高高的围墙。病室内阴森森的,很暗。地上经常到处是很深的水,时常有病人随地大小便。昼夜都是哭、喊、叫、唱的,有时打得头破血流,很少能有安宁的时候。

如送進吃、用的东西,马上被一扫而光,连卫生巾都会拿走。 一不留神,衣服、甚么东西都不见了,或被人穿在身上,或被丢在垃圾桶内,或厕所里; 一会儿被子、枕头被搬走了,要不被子里塞一把脏东西。或一个脏兮兮的人躺在你床上,甚至在大、小便……

省精神病院对大法学员注射的药物:
长效神经阻滞剂(氟哌啶醇),这是一种最强的抗精神分裂症药,只有对顽固的重度“精神分裂症”症状的病人才用。该院医生欺骗说,注射的是大脑保护剂。

被强行注射药物后的反应:
打针后不到半小时,感到心冲,像心脏病发作一样难受。因是慢性长效剂,随着时间的推移,全身颤抖,站、坐、躺都不行,四肢运动障碍,一分钟都好难过。想做点事,分散注意力,但又四肢无力,力不从心。视力模糊,不自觉地流口水,不想说话,说句话要用很大的劲,才张得开口。

没有意志,心情烦燥不安,脑袋里经常像刀刮一样地痛,莫名其妙地就哭。

有时寒气从骨髓里冒出,刺骨的冷。

智力还不如一个学龄前儿童,走路都让人牵着,汽车开到跟前都无反应。

脚提不动,手抬不起,脸部变形,呆板,没有表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6/2457.html

2000-04-20: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
湖北省政府直属部门(如卫生厅等)规定,每个单位如有两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就要受到处理。长沙市大法弟子张小梅、贺祥姑進京上访回来后被拘留15天,后被其单位(属卫生部门)送進湖南省精神病院,被强迫治疗,每月打一次长效针,每天还要吃药,造成学员四肢无力,瞳孔放大,折磨了两个月后直到学员写了保证才放出。另一学员张和萍,单位(属卫生部门)说要她看设备,结果却把她送進了精神病院,同样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0/3839.html

长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17-10-25: 望城县看守所、拘留所 73188071929
长沙市天顶派出所 73188111178 73188815110
长沙岳麓区公安分局
局长 陈定佳:73188858222 13808453788

国保大队:73188861933
大队长 汤庶:73188861950 13973137067
教导员 曾学龙:73188861933
73188807998 13707314218
副大队长 张素文:7318864187273184228890 13974898555
副大队长 刘辉:7318864187273182220789 13807482398
长沙市岳麓区政法委 73188999090
书记 袁健康:15873100077
常务副书记 符宇星:15973199969
副书记 浣中骥:13974818448

长沙市岳麓区政法委
副书记 张耀祥:13973117258
办公室主任 张石山:13548567668
长沙市岳麓区610邪办 73188999610
主任 朱若平:13908494579
副主任 杨培根:13548557878
办公室主任 林娟:73188999053 13017290241

2017-03-15: 长沙市司法局:局长李喆0731-85409835
雨花区司法局矫正科:秦姓科长18817120110、0731-85881865
井湾子司法所:
科长李军0731-82097650
科员张林15211059052

2017-01-05: “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主要头目简况:

1、胡亚军,男,五十三岁。毕业于湖南城市学院中文系。原长沙市岳麓区政法委书记, 二零一一年升任长沙市“610”办公室主任、长沙市政法委副书记(兼)。上任至今,胡亚军表现活跃,十分卖力,其一手操控下的长沙市“610”已连续六年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胡亚军是“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的总指挥。其主要恶行见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文章《曝光湖南省长沙市610头目胡亚军》。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08-05-27: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电话:区号(0731)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湘春路53号 邮编:410008
传真:4332158
电子信箱:hnsfby@126.com
院长:曾春林
书记:张辉
副书记:龚跃平
副院长:方超英
副院长:陈纪斌
副院长:徐漪舟
工会主席:海燕
总值班室:4332120
院办公室:4332121(办公室人员:秦卫)
医教科:4332122
护理部:4332123
人事科:4332124
质控科:4332125
总务科:4332126
监察审计科:4332127
社会医疗科:4332132
财务科:4332129
设备科:4332130
保健部:4332141
妇女保健科:4332220(主任:刘建建  副主任:吴颖岚)
信息网络办:4332163
儿童保健科:4332144(主任:吴虹)
健康教育科:4332145
门诊办公室:4332200
妇科门诊:4332221
妇女保健门诊:4332222
儿童保健门诊:4332232
检验科:4332204
病理科:4332203
B超室:4332209
药剂科办公室:4332251
门诊药房:4332252
挂号室:4332272
产科门诊:4332227
生殖健康科:4332026
生殖中心:4332012
乳腺外科:4332010
遗传优生研究室:4332202(主任:王华)
产一科:4332021
产二科:4332025
产科康复特区:4332022
儿科:4332024
妇科:4332027
中医妇科:4332028

湖南省卫生厅电话(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上级主管单位):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湘雅路38号 邮编:410008
传真:4471233
厅长:张健
书记、副厅长:肖策群4499238(办)宅5913858 13907316238(手机)
副书记、副厅长:陈小春 4499208(办)宅4486071  13907480070(手机)
巡视员:刘可4499248(办)宅4822108  13707480218(手机)
副厅长:林安弟  09958523406(办) 宅09958564095 13909952068(手机)
副厅长:黄顺玲4499331(办)宅5491970   13874852433(手机)
中医局局长:刘君武4499209(办)8859092 (宅) 13874967486(手机)
副巡视员:丁绍云 4499252(办)4822089 (宅)13507311900(手机)
纪检组长:陈明松
副巡视员:向克用
卫生工会主任: 孙向明
厅办公室 总值班(4499233) 主任办(4499221) 新闻办(4499236) 秘书室(4499235)
规财处 4499205 4499206 4499307
法监处 4499326 4499327
基妇处 4499333 4499335
医政处 4499201 4499203
干部保健处 4499253
疾控处 4499320 4499321 4499322
科教处 4499240 4499210
国际合作处 4499202 4499204 4488941(传真)
血防办 4499211 4499212
人事处 4499245 4499255
离退休干部处 4499213 4499214
机关党委 4499234 4499243
纪检监察室 4499251
中医局 4499247 4499256 4499215
爱卫办 4499323 4499324 4499325
农村卫生处 4499329 4499246
合作医疗办 4499254
省卫生工会 4499257 4499244
机关服务中心
主任办(4499362) 总务科(4499363) 办公室和保卫科(449936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贺祥姑,女,43岁,是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急诊科护士。得法前,贺祥姑曾患左椎动脉供血不足,走路经常东跌西撞,头晕目眩、呕吐、卧床不起,长期吃药但无法医好。1997年底,贺祥姑不小心又造成右脚踝部三环骨折,畸形愈合,走路须拄拐杖,每走一步都很痛苦……1998年4月,饱受病痛折磨的贺祥姑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转法轮》书中讲的去做,修心性做好人,炼功锻炼身体。慢慢的,头不晕了,拐杖扔掉了,身体也好了。
1999年7月20日,江××一伙开始迫害上亿的法轮功学员,贺祥姑也因此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法轮功教人要做到“真、善、忍”,在压力面前就不说真话了吗?经过很长时间的认真思考,1999年12月14日,贺祥姑走上了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被接回长沙后,贺祥姑被长沙市金盆岭派出所送去长沙县非法治安拘留15天。15天后,在湖南省卫生厅的支持下,由当时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书记吴世凡亲自指挥,贺祥姑被强行送去了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精神病院)四病室。在精神病院,她被注射××癸酸酯长效剂,使她整个身体发僵、呆板、全身无力;坐下去又想站起来,可站起来了又想坐下去,不得安宁,同时还伴有恶心、呕吐……在这期间,吴世凡和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其他领导经常到精神病院责骂、嘲弄她,还教唆医生如何迫害等等。这次,贺祥姑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两个月。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贺祥姑的生活一直受到骚扰。2000年下半年,在吴世凡的示意下,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一些人撬开贺祥姑的私人用柜,抢走了《转法轮》,并又一次将她劫持到精神病院达三个多月。

2001年4月13日, 贺祥姑被迫离婚。离婚后的第二天,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把她从精神病院转移到一招待所内,继续囚禁,并派8人,每2人一班24小时轮流看守。期间,贺祥姑还曾两次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她被单位关押期间,不时遭人谩骂、侮辱,一个叫胡慧的指着贺祥姑凶狠的说:“国家应该杀掉一批这样的人!”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门诊书记吴邑莲叫嚣:“你还想住精神病院?!你要坚持炼法轮功就让你没有家庭,没有儿子,没有丈夫,没有工作,没有钱!”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10-05, 9:29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