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武昌区(水果湖地区,青菱戒毒所) >> 高顺琴, 女, 44

高顺琴
高顺琴零五年被接回家身体浮肿,心力衰竭,基本失去记忆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武昌区水果湖街武重二街房十栋一门九号
拘留时间: 2004年2月26日
有关恶人: 武昌区公安局一处伙同区610、街道居委会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6-28: 海外法轮功学员高顺琴在国内的家人被骚扰

2014年6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华腾园小区8栋2单元701室的
李江民,因在建筑工地被铁门砸伤腿部,正在家休养。突然有人敲门,说是查互联网的。他打开了门,有3男2女闯了进来。其中,有一男一女说找高顺琴。李江民问:“你们找她干什么?她人在海外。”他们又询问李江民,是否还和高顺琴保持婚姻关系。这伙人继续往屋里走,看见有一间房门锁着,强行要李江民打开让他们看。

后来得知,这一男一女,女的是610的工作人员,男的是栗原派出所民警贺声武。另外还有两个社区警务室的,和一个戴红袖章的。

相关责任人电话:
洪山区华腾园社区书记兼主任邱正林 电话:027-59817858
栗原派出所民警贺声武 电话:1897110539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7/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4003.html#14626225855-37

2012-07-22:一位女私营业主亲历的“七二零”(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个令无数人生活发生巨大动荡的日子。中共前党魁江氏出于妒嫉,不顾百姓的福祉,发动了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者的灭绝迫害。从修炼中受益的法轮大法弟子,也从此开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周年之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高顺琴女士接受了采访,回顾了自己亲历、见证的那段跌宕、悲壮的历史,并揭露了中共政法系统阴毒与凶残地用药物残害、虐杀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

不一样的家政公司

出生于六十年代的高顺琴,原在武汉市从事服装、餐饮经营。法轮大法修炼给在红尘中挣扎、万念俱灰的她带来新生。

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她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她的经营门面也被没收了。后来她就在湖北省委附近开家政服务公司,一些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同修也来公司帮客户做事。

“有位从新加坡来的华侨,家里很富裕,把很多钱藏在床下,连自己都忘了。我们同修晓华帮她做钟点工打扫卫生,看到那些钱,原封不动地就交给了她。那位华侨特别感动,她说:‘现在到哪里去找像你这样的好人啊!你做事那么仔细,人那么勤恳、吃苦耐劳,你跟我出去吧,你一定会发达的!’”

“当时好多客户,就直截了当地说就要炼法轮功的。因为修炼人跟常人不一样,做钟点工不磨洋工,做得又快又干净,从不做表面活,主顾信得过,把家里的钥匙交与她们,非常放心。而请普通钟点工做事,一般主顾不放心,都会在家守着,在一旁看着。”

“我们公司对面就是派出所,那些来请人的警察,也喜欢找炼法轮功的。他们到我这来,就冲着修炼人的人品好。第一次抓我去洗脑班‘转化’的警察,后来了解真相后也跟我开玩笑说:‘你出去后,我就请你帮我家做事。’”

遭毒针 蒙难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二月,因顾客点名请同修晓华做家政,高顺琴去找她时赶上警察抓人抄家,她也被一起非法抓捕了。

“当我们俩被从派出所送看守所时,警察指使的犯人要她脱光衣服检查,她说自己不是罪犯,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当着那些送解的男公安的面,犯人们把她衣服强行扒光,将她赤身裸体地一直从前厅拖到监号!在看守所,警察毒打她,把她打成严重内伤(后来劳教所因此拒收)。”

“当监狱和检察院的人提审我时,我就讲:“你们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做任何坏事,却被如此的残害。如果你自己的姐妹、妻子、母亲被这样侮辱,你们怎么想?”高顺琴又对女警和女检察官说:“你们也是女人,他们这样对待她,也是在侮辱你们!”这些人都无言以对、默不作声。

“他们中好多人都知道自己是在作恶,但还是一些人为权、钱驱使,眛着良心干坏事。象几次抓我进洗脑班的那个叫周杰的国保支队副队长,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后来被升为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三月中旬,高顺琴被转到武昌杨园洗脑班。四月中旬的一个上午,在武汉市“六一零”恶首胡绍斌的授意下,洗脑班胡善萍等恶徒将高顺琴按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在被一王姓女医生强行打了一针“破功针”后,高顺琴顿感头昏、心慌,全身不适。洗脑班恶首陈崎屹看高顺琴无“转化”之意,指使人将她双手呈十字形吊铐在窗框上十五六个小时,直到她昏死过去。

这种毒针当时反应不是十分严重,后来慢慢发作、越演越烈。六月,高顺琴被转到何湾劳教所。“十一月份开始出现脚发凉,然后发烧,过后疼痛,剧痛令我整夜无法入眠。后来发展到脚痛得不能沾地、无法行走。后来牙齿松动、脱落,身体浮肿,大脑经常一片空白,这种症状持续了三、四个月时间。零五年被接回家时,我心力衰竭,基本失去记忆,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了。”

药物成为“转化”、虐杀的普遍手段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高顺琴都没意识到自己药物中毒。后来经学法炼功身体稍有恢复后,她去照顾被药物残害致精神失常、生活无法自理的原湖北电力二公司会计师余毅敏。在那里,高顺琴陆续遇到一些遭到过药物迫害的同修,从大家讲述的经历和知晓的情况,她才意识到中共普遍使用药物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严重和惨烈。

在中共江氏集团“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百分之百转化、决不放过一个”的灭绝政策下,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把用药物残害、毒杀法轮功学员的权力直接给了所有的“六一零”、国保、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的恶徒。在其人手一册的《反×教内部参考资料》中就明确授意:“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我二零一零年被关在湖北省洗脑班时,他们炫耀说,‘现在没有几个人炼法轮功了,我们这里来一个得转化一个!’大法对我们有再造之恩,真、善、忍根植在修炼人的心里,谁能将他从人心里剜除呢?”于是那些无德恶医就用破坏中枢神经和损害内脏的毒药,直接摧毁人的大脑,甚至连人肉体一并虐杀。这种阴毒的杀人方式的受害者大多不会立刻死亡,可短期存活,恶徒能由此逃避杀人责任。

在转化率与奖金、提职直接挂钩的利益驱使下,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毒药成了恶徒“转化”、虐杀消灭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普遍手段。中共连法律这块遮羞布都不用了,完全不用经任何司法程序,一个无辜好人仅仅因为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甚至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一个小小的洗脑班就能任意对其绑架、以药物置于死地!

“从开始的很快将人致疯、致死,到把人放出后数天致死,再到后来用药后数月、数年后慢性发作去世,它们的下毒手段越来越精细、隐蔽、阴毒。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里,恶徒除给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明目张胆地强行注射毒针外,他们更普遍地在学员的饭食里、饮水里下药。”

“受害人中毒后有的精神错乱,丧失记忆,全身浮肿,器官衰竭,吃饭喝水都很困难,下肢失去知觉,行走困难;有的大量吐血、便血、尿血;有的是两类症状同在。因为中毒症状呈慢性表现,有的人在数月、数年后才离世,加之当时很多受害者被隔离关押,无法互相沟通,这种毒招很难察觉。”

“更恶毒的是,恶徒还以此惑乱身在魔难中的学员及家属:‘你们不是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吗?现在怎么都成这样式的啦?’将迫害造成的惨剧嫁祸、归罪于法轮功。甚至有的公然叫嚣:‘我们会让你失去心智、跳楼,再对外宣扬你是炼功发疯自杀!’”

发生在身边的药物迫害

“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间,原湖北省电力二公司会计师余毅敏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期间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当时反应不大,之后慢慢失去记忆,双脚出现疼痛,直到完全没有知觉、无法行走。零三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余毅敏含冤去世。”

“我在照料余毅敏时,遇到流离失所的原湖北黄岗赤壁中学高级教师刘菊花,她讲述了她被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期间见证的药物残害案例。坚持信仰的李梅被恶警强行打毒针,针打下去后就七窍流血、全身发抖,惨不忍睹;另一位同修李平也被拖到七三队办公室打毒针,惨叫倒下后,几小时都没醒过来……因揭露中共用药物残害法轮功学员,刘菊花于零八年九月再遭绑架,后来被罗织罪名投入武汉女子监狱。”

“我所熟悉的家住武昌区水果湖地区的七旬老人许家梅,于零五年五月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迫害。她女儿去洗脑班探望母亲时,遇到洗脑班恶首陈崎屹。因她女儿的婆婆是陈的奶娘,陈询问她来看何人。当得知其母是许家梅时,陈失声叫道:‘哎呀!我们在她饭里拌了药了!’那年八月,原本身体健康的许家梅被放回家后大脑常出现不清醒的状态,经常失去意识地摔跤,牙松动、脱落。在痛苦中挣扎三年,许家梅于零九年四月含冤离世。”

原武汉市纱布厂退休女工李素珍,于二零零七年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硚口区洗脑班。恶人在饭里下药,她吃了就开始吐血,吐了满便盆的血。后来,经常吃东西就吐。零九年六月八日中午,李素珍突然手腿抽筋,紧接着大口大口吐黑血块,昏死过去七次。在危难中,其家人诚心为她持续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五个多小时,李素珍奇迹般死而复生。二零一一年九月,已康复的李素珍被再次从家里绑架,从此下落不明。

二零零五年,玉珍(化名)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因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在喝了恶警给她的水之后突然尿道出血,血顺着腿流到地上。另一次,有人不小心误喝了恶警给玉珍的水,也出现了大出血。

二零一一年高顺琴来到加拿大多伦多之后,很痛心地又见证了一位来自山东的中年女法轮功学员,在与药物中毒顽强抗争了几年后去世。

“这些只是发生在我身边的部份惨剧,据我所知,这在中国大陆普遍存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罄竹难书!”

苍天有眼

“当年对我进行药物迫害的杨园洗脑班的恶徒们相继出事,遭到恶报。二零零六年元月,当时直接把我按在桌上让人给我打针的洗脑班‘二把手’胡善萍,精神失常、疯了;八月,洗脑班的‘一把手’陈崎屹长了脑瘤;多次抓我进洗脑班的恶警胡宗述也在八月的交通事故中当场毙命。这都是在一年当中发生的事!后来,二零零八年夏天,洗脑班邪党书记余某也得了脑出血。”

这些人从九九年就开始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一直都很邪恶,是迫害的得力干将。这些报应发生后,恶徒很受震慑。

随着时间推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正在成为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从一个个迫害元凶遭到恶报的可耻下场,天灭中共的天象已清晰地呈现在世人眼前。在这历史巨变的关口,一个人若选择了善,其未来会充满光明;若选择与“真、善、忍”的宇宙法则为敌,他将在未来中无法立足,失去生命的永远!

高顺琴殷切希望人能了解真相,明辨善恶,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无悔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2/一位女私营业主亲历的“七二零”(下)-260484.html

2010-11-21: 武汉市水果湖派出所多次绑架虐待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1/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1-21-10)-232745.html

2010-03-21: 武汉市高顺琴上班路上被绑架
(明慧通讯员武汉报道)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高顺琴,2010年3月16日在上班路上,被市公安局人员绑架。至今家人不知高顺琴被关押何处。

2010年3月16号上午8点左右,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高顺琴出门上班时,被武汉市公安局强行绑架,当时其家人并不知情。由于当天晚上没有回家,家人四处打听,雇主后来打电话给其家人问高顺琴当天怎么没有上班,家人才知事情有些蹊跷,怀疑被恶警劫持。

3月18日,街道打电话给其家人要求给高送衣物,家人才明确知道的确是被武汉市公安局绑架。但是家人至今还不知道高被关押在何处。

2010年中国新年期间,武汉市公安局曾上高顺琴家骚扰,当时高上班去了,这伙人当着其家人的面在家里乱翻一通,最后抢劫走了一些大法书籍。

高顺琴,女,现年四十四岁,家住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武重二街房十栋一门九号。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武昌公安分局恶警将高顺琴转劫持到杨园洗脑班。武汉市“六一零”恶首胡绍斌,大概是四月二十日上午,将高顺琴叫到办公室;当天下午约二点半,洗脑班恶人胡善萍等动手拽高顺琴,强行将她按在一个小会议室的桌子上,一王姓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高顺琴感到头昏、心慌,全身不适。洗脑班恶首陈崎屹看高顺琴无“转化”之意,指使恶徒将她双手腕吊铐到食堂小餐厅的窗框上十五、六个小时,直到高顺琴支撑不住了,看守人员再次催促医生来时,她已昏死过去了,这时警察才打开铐子。

当今中国社会,警察无需任何法律依据或程序,随便闯民宅、任意绑架折磨、抄家,这是怎样的一个社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1/220172.html

2010-03-20: 武汉法轮功学员高顺琴遭绑架,下落不明
武汉法轮功学员高顺琴在三月十六日上午遭绑架至今未归,也不知道关押在哪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0/220090.html

2009-09-25: 武昌杨园洗脑班曾对高顺琴强行注射毒针
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高顺琴二零零四年曾被杨园洗脑班邪党人员残酷折磨三个月,期间洗脑班恶徒强行对她注射不明药物,并公开说这是“破功针”。

法轮功学员高顺琴,女,现年四十四岁,家住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武重二街房十栋一门九号。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顺琴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参与绑架的有:武昌公安分局警察周杰、吴某(吴现仍在杨园洗脑班参与迫害)、武昌“六一零”杨园洗脑班恶人余国旋、胡宗述。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武昌公安分局恶警将高顺琴转劫持到杨园洗脑班。武汉市“六一零”恶首胡绍斌、洗脑班恶首陈崎屹、余国旋、胡善苹、胡宗述指使两警察、两下岗人员轮流监视她,白天强行洗脑,晚上强行罚站,在极度疲劳下,高顺琴本能地坐下、蹲下,监视者立马将她拉起来;就这样折磨了两天两夜,十几个邪悟者以谎言、欺骗、造假对高顺琴进行围攻,以达到洗脑“转化”的目的。

高顺琴不理睬洗脑班人员的所谓“转化”。大概是四月二十日上午,蹲点在杨园洗脑班恶首胡绍斌将高顺琴叫到办公室。高顺琴对胡绍斌讲法轮功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法轮功教人向善,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等真相。

当时胡绍斌表面假惺惺地认同高顺琴讲的,但在当天下午,就撕开伪装,开始用注射药物、酷刑迫害她,连续三天,企图达到转化的目的。

当天下午约二点半,洗脑班恶人胡善萍、邪悟者高金荣、徐德喜、周志英及其帮凶车建华互相传递眼神,便动手拽高顺琴,强行将她按在一个小会议室的桌子上,一王姓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

这时高顺琴看到在会议室门外的恶徒有胡绍斌、陈崎屹、余国旋及一警察,脸上透着得意的表情,就问:“给我打的什么针?”陈崎屹说“破功的针”,高金荣说“营养针”。高顺琴又问医生,该女医生说“不知道”。高顺琴说:“你是医生打什么针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又没病。”医生说:“是他们(指胡绍斌一伙)叫打的。”高顺琴说:“作为医生要有医德……。”高顺琴的话音未落,胡绍斌一伙对她又是威胁又是恐吓,胡绍斌说:“对你高顺琴有的是办法。我们搞四个喇叭对着喊(意指洗脑)”

当天下午四点半,洗脑班恶徒们将注射了毒针的高顺琴关进一间又矮又黑的房间,把她站立、两臂抻开、呈十字形铐在固定物上。因打了毒针加上这种酷刑,高顺琴感到头昏、心慌,全身不适,向当班某医生反映几次,该医生根本不理。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恶徒才让她上厕所暂停这种酷刑片刻,接着又将她的双手腕铐在大会议室的窗框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才打开铐子。

洗脑班恶首陈崎屹看高顺琴不“转化”之意,致使恶徒将她双手腕吊铐到食堂小餐厅的窗框上,白天九点多钟到晚上零点,吊铐十五、六个小时,吊铐中,高顺琴头昏、目眩、心慌,她一次次通过看守人员向当班某医生反映,某医生根本不理。直到高顺琴支撑不住了,看守人员再次催促医生来时,她已昏死过去了,这时警察才打开铐子。

武昌杨园洗脑班费尽心机,在精神上、肉体上折磨高顺琴,也动摇不了她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为了“转化”高顺琴,刚刚用罢酷刑的胡绍斌、陈崎屹一伙,开始对高顺琴嘘寒问暖,套近乎,并经常要她丈夫、母亲来洗脑班软化高顺琴。但胡绍斌、陈崎屹一伙用尽软硬兼施的手段也改变不了高顺琴,恼羞成怒,最后非法判高顺琴劳教。

在杨园洗脑班遭受酷刑的不止高顺琴一人,法轮功学员朱邦福、刘丽敏、君浩都曾在洗脑班被恶徒摧残,折磨得死去活来,手铐卡在他们的手腕里,血肉模糊……恶首陈崎屹怎么也不下铐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5/208989.html

2007-08-07: 武汉大法弟子高顺琴被武昌区610、派出所人员绑架
2007年6月7日下午2点多钟,武昌区610人员及水果湖第一派出所、东亭派出所共10余人,在大法弟子高顺琴的小店里无故的将高顺琴绑架。

参与人员有尹副所长(水果湖第一派出所),还有一个是国安姓陈的女的(电话13397111802)。小高现被非法关押在杨园洗脑班,现在恶人不许小高家属见面。小高在洗脑班质问恶人:“为什么无故抓人”。恶人说:“这次是没抓到你的证据,要是有证据就不是在这里,就是劳教去了”。小高家里生活非常困难,丈夫有癫痫病、心脏病,儿子九月份面临要交学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7/160380.html

2007-06-11: 武汉水果湖大法弟子高顺琴被非法拘禁在杨园洗脑班
2007年6月7日星期四,武汉武昌区水果湖大法弟子高顺琴在自家小店上班期间,被十几个610的人与警察强行闯入绑架,现被拘禁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610的人还扬言要上门搜查,罗列所谓的反党证据,邪恶至极,甚嚣尘上。武汉市大法弟子高顺琴被强行绑架

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大法弟子高顺琴,在水果湖租住一门面开家政公司,于6月7日中1、2点左右,在门面里做生意,突然闯进十几个人将高顺琴当场强行绑架,然后送到东亭派出所,也就是水果湖派出所,于当天下午直接送入臭名昭著的杨园洗脑班,第二天家属去送衣物,要求立即放人,杨园洗脑班的一邪恶之徒领导向家属扬言将高顺王琴思想转化了再放人,当时参与绑架的有武昌公安一处、610、水果湖派出所,请问那些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安分守己、思想道德高尚的好人,何罪之有,你又将这些好人向哪里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1/156707.html

2004-12-29: 大法弟子高顺琴现被关押何湾六队四楼,因受迫害,她的双脚浮肿。
2004-07-02:今年2月26日被武昌分局、武昌610、水果湖第二派出所与水果湖街道绑架的水果湖大法弟子高顺琴,在历尽一个月的看守所与2个多月的洗脑班的肉体与精神双重折磨后,于今年5月中旬被劳教一年。其夫与正在上学的儿子在家相依为命,生活与精神压力巨大

2004-06-29: 武昌水果湖街大法弟子高顺琴2004年2月26日被抓进武汉市笫一看守所,4月4日又转至武昌余家头洗脑班迫害,因不放弃信仰于6月10日左右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现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

2004-05-10: 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二街坊居民高顺琴于今年2月26日被武昌区公安局一处伙同区610、街道居委会绑架,至今仍关押在武昌区余家头杨园洗脑班。近日获悉她在洗脑班关押期间,曾被吊铐3天3夜不让睡觉,双腿变得浮肿,而且,洗脑班歹徒还给其注射不明药物。

于今年3月26日被武汉市分局、武昌分局、市610与区610绑架的武昌区水果湖大法弟子高顺琴、小陈,如今被关押在武昌区余家头杨园洗脑班遭受迫害。本来恶人欲对高顺琴找借口逮捕判刑,但因找不到所谓“证据”,因此,检察院驳斥武昌分局的上诉。

按中国现行的法律,本来高顺琴与小陈应从看守所直接回家,可是不法人员伙同610爪牙将她们送进臭名昭着的杨园洗脑班进行迫害,现已半月有余,不允许家人接见,被强迫洗脑。

高顺琴夫妻二人均无职业,其夫下岗,且患有随时危及生命的癫痫病,他们16岁的儿子正处于成长关键时期,目前于一家私立高中读高一,学费昂贵。本来夫妻二人共同惨淡经营一家街道承包的门面,由于政奸互为勾结,一个不到10平米的门面每个月的租费达1000元左右,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就这样勉力支撑着。不法人员现又使一个本来惨淡的家庭如雪上添霜。高顺琴的丈夫拖着有病的身体、放下手头的生意到处找人,欲把妻子从魔窟早日营救出来,担上家庭的重担,街道和610却互相推委,说这事与自己无关。高顺琴自从修炼后,家庭和睦,严格管教孩子,做生意也改变态度与方法,处处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所以,这里请问,不知它们要将她转化到哪里去?

2004-03-10: 2004年2月27日下午2时左右,家住武昌区水果湖武重宿舍二街坊的高顺琴到学员小陈家里时,被已经跟踪二月有余的武昌分局、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以及水果湖派出二所的恶警绑架,高顺琴当时坚强不屈,并且连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连连打了她几个耳光,并且用暴力将她抬上车,目前关在东西湖二支沟女子看守所。在此之前,小陈已被绑架,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而且此前,附近的资料点也已破坏,多人被绑架。目前是二会期间,邪恶极其猖狂。请得知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帮助他们早日脱离魔窟。

2004年2月26日下午2时许,武昌区水果湖二街坊大法弟子高顺琴到姚家岭居住的大法弟子小陈家时被绑架。当时,小陈家里已经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武昌分局一处与水果湖第二派出所的恶警翻得乱七八糟。当时,高顺琴见状便往外走,在一边蹲点的便衣问她找谁,她只说了一句:“你管我找谁。”十几个便衣便一拥而上,将她往车上拖,她便大喊“法轮大法好”,心虚害怕的恶警便打她三个耳光,并将她抬到车上。警察对她说已经跟踪她二个多月了,目的是破坏姚家岭附近的资料点。当时,资料点上的同修据说已经走脱。过了几天,武昌分局一处的人拿着搜查证把小高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并抄走了不少书与资料,还有师父的法像与法轮图,损失惨重。

目前,小高与小陈被非法关押在东西湖二支沟女子看守所,恶警目前的主要目标是抓捕资料点上的弟子。听说她们目前在看完所高喊“法轮大法好”,不畏邪恶,正念正行。

武汉 武昌区(水果湖地区,青菱戒毒所)联系资料(区号: 27)

2020-01-12: 武汉市武昌区法院法官周宏钧:刑庭副庭长,本冤案审判长,8893169518971101360,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公平路12号。

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检察长付斌;副检察长谭成文、李滨梅、刘群、田勋红。

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街派出所警察杨鹏:18986091205

武汉市武昌区洪山坊社区文书记:18995587131、15871388705

相关责任单位:

武汉市公安局
黄关春 书记、局长   办公室85396201
陈孔海 副书记、副局长 办公室85396203  宅电85396808
刘建年 副局长     办公室85396208  宅电85616622
邓泽顺 副局长     办公室85396209  宅电85397818
李明  纪委书记    办公室85396212  宅电88055688

武汉市国安局
胡德权 书记、局长  办公室82405501  宅电82789255
万维德 副书记、副局长 办公室82405502  宅电82712213
刘家兴 副局长     办公室82405503  宅电67162708
传真   82424163

武汉市610办
邓斌 主任   办公室2402420  宅电82411838
强汉生 副主任  办公室82402841  宅电82945377
陈仕国 综合处处长 办公室82402907  宅电87413060

2020-01-09: 武汉市武昌区紫阳路派出所办案警察周云祥 电话:18986091081

2019-12-19: 武汉市武昌区居委会:18186051911
警察:张新林18986165718

2019-12-01: 张丹(女):15927322061,社区书记,居委会主任
文晖(男):18186165630,公共服务干事
杨宇飞(男):13907168788,武昌梅苑派出所户籍

2019-11-20: 武昌公安分局:地址:武昌区解放路248号 邮编:43006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杨园洗脑班电话:027-65172069
610吕主任电话: 13397111806
杨园洗脑班负责人员,余书记、冯副书记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