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新疆 >> 昌吉 呼图壁县 >> 葛利军, 男, 33

葛利军
葛利军

出生时间: 1976-04-27
个人情况: 新疆大学中文系毕业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新疆呼图壁县
个人近况: 2009年6月30日 迫害致死 (2009-10-0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8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16: 新疆青年葛利军被劳教所打毒针迫害致死经过
新疆青年法轮功学员葛利军,三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共六年,都在新疆昌吉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到各种残酷迫害,最后被打毒针迫害致死,年仅33岁。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遭电击、冻

葛利军,1976年4月27日出生于新疆呼图壁县奶牛场农一队,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从新疆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不久,邪党江泽民集团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葛利军在家广告公司上班,一次在办公室看大法书被经理发现了,被迫辞职。

2000年除夕,葛利军到复印店复印大法资料时被便衣盯上,当晚警察非法到家中抄家,绑架了葛利军,这次他被劳教两年,曾被昌吉劳教所警察用电棍电、冬天铐在室外冻,新疆冬天气温可达零下二三十度。

两年后回家时,腰、腿、脚部还有电击留下的黑紫色印迹。

从劳教所回家后,呼图壁县东泉派出所要求他每天到所里签名报到,几天后葛利军离开家乡,来到南京,他找到工作,也有了女朋友,父母给他在南京买了房。东泉派出所警察多次向葛的父母逼问葛的下落,都被老人拒绝,却被恶人举报,新疆的警察到南京把葛抓回监视居住,安排他到奶牛场烧锅炉,冬天还给领导家扫雪,每月发400元。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电击、吊铐、中指被锯……

被解除监视居住后,葛利军来到乌鲁木齐市打工,2004年8月发大法资料时被乌鲁木齐市天山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在拘留所期间,天都下雪了,葛还穿着单衣,家人送的衣服都被退回。葛的老板、葛父母单位所属省级部门的领导——新疆水利厅的书记,都被安排来劝葛转化,说只要转化就给安排正式工作,还逼葛的父亲劝葛。葛利军说:我修炼大法,祛病健身做好人没错,让我往哪转?这辈子认定修大法这条路了。

后来,葛利军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新疆昌吉劳教所迫害。葛在劳教所绝食抗议84天,拒绝所谓“转化”,经常高呼“法轮大法好”,受尽各种酷刑:电棍电、野蛮灌食、罚站、不让睡觉、开飞机、关铁笼子、吊铐、反背吊铐在防盗窗外冻、干苦役 ,一次给渠沟装水泥板时,左手中指被水泥板挤掉三分之一,指甲、肉都没了,仅剩一截骨头伸出,劳教所的医生直接将骨头锯掉了,连药都不上。

非法劳教期满时,葛利军的脚、腿、腰处都是电击留下的印记。与葛利军的父亲一起去接葛的呼图壁奶牛场的邪党党委副书记对劳教所所长讲:你们没完成任务,两年了都没转化他。那所长说:现在交给你们试试,这些人连死都不怕。

葛利军与父母开了个粮油店,他一边打理生意、一边讲真相救人。国保大队的人常去骚扰,几次想强行剪葛的头发(提DNA信息),照相,按手印,葛利军从来不配合,拼命挣扎,葛的父母也一起大声抗议,他们几个人想按住葛,给他照相也没照成。

葛利军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后,他缺了一截的手指重新长好了,连指甲都重新长好,两手伸出,完全看不出曾伤残过。这是大法的神迹,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解释。

第三次被劳教,双臂残废、被打毒针致死

2007年3月,公安国保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设下圈套,以帮忙办理去美国劳务为幌子,骗钱、构陷法轮功学员,葛利军动心了,葛跟那人动身时公安的车就在后面跟着,在乌鲁木齐市火车站检票时,葛利军就被警察绑架,当天在呼图壁县城派出所地下室葛利军被双臂向后吊铐十几个小时,只有一只脚的脚尖刚能触地,致使双臂残废,不能动了,两年后劳教期满回家时胳膊连个小包都不能拎。

这次葛家的新楼、老房和门面房都被非法抄查。葛利军又被非法劳教两年。2009年3月,劳教期满,葛利军被警察送回家而不是让家人接回家,葛利军已经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他母亲问他:孩子,你认得我吗?他说:你是个和蔼的老太太。饭摆在面前,他自己不会吃,父母喂他,他能下咽,不喂他也不知道饿,而且症状迅速恶化。

葛利军从劳教所刚回家还能走到卫生间,一两天后就不能走了,迈步就摔倒,大小便都没意识了,拉在床上他也不知道;刚回家晚上还能睡,一两天后就痛苦的无法睡,总是哭着喊妈妈,他母亲说:儿子,妈妈在这里,我就是妈妈。葛回答:你不是我妈妈。

葛利军回家,白天始终有警察轮班在葛家盯着,晚上交代给小区的保安盯着。葛回来时脸就发红,没几天开始发烧,葛的父母把葛送到呼图壁县医院,医院每隔两三天抽血、抽骨髓,开始每次抽两管,后来抽三管,一个多月未见好转。这期间警察一直在医院监视,葛的父母要求转到乌鲁木齐市新疆医学院一附院救治,随行的呼图壁县医院120救护车的司机和护士首先告知医院这人是法轮功,一附院就拒收,最后住在新疆胸科医院,这里也同样抽血、抽骨髓,到最后几次抽骨髓都得把人卷曲成一团才能抽出来。两个多月过去,没见好转,医院让出院,医生同样始终不告知是什么病,警察始终全程监视。

从医院回家四天后,2009年6月30日,葛利军就去世了,死时他紧紧抓住父亲手的手不松,派出所的警察还让法医到家中做心电图检查,落实是否真死了。

葛利军的症状显然是被打了毒针。原来1.8米,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就这样被迫害死,年仅33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6/新疆青年葛利军被劳教所打毒针迫害致死经过-348198.html

2011-07-05: 新疆不法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法轮功学员葛利军被昌吉市劳教所、呼图壁县国保大队迫害致死

葛利军,男,一九七六年出生,新疆某大学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学籍,被迫流离失所。葛利军曾先后三次被非法劳教,共六年。

二零零零年,葛利军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昌吉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一月,葛利军在劳教所打坐炼功,被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用电棒电击全身敏感部位。昌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包括:教唆犯人殴打、侮辱法轮功学员,安排两名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强迫高强度奴役劳动,如每天奴役劳动达二十小时之多,经常通宵达旦,睡眠严重不足;干活期间,恶徒的叫骂声、耳光声、砖头砸背声没一刻停歇。

二零零三年,出狱不久的葛利军再次被呼图壁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二零零三年八月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三至四月,葛利军被特务王明宇骗至乌鲁木齐火车站之后,被玛纳斯恶警绑架,他随身携带的一万多元钱和Mp3被抢走。参与绑架的还有乌鲁木齐天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葛利军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第三次被劫持到昌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葛利军被释放回家。但是葛利军已被中共邪恶警察折磨的四肢僵硬,手和胳膊已经伸不开了。二零零九年四月,家人送葛利军去医院诊治。但是,在邪党“六一零”的胁迫下,几家医院都见死不救,拒绝收治。二零零九年六月,年仅三十三岁的葛利军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5/新疆不法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243447.html

2009-10-08: 三次被非法劳教 新疆葛利军被迫害致死

新疆年仅三十三岁的大法弟子葛利军,先后被非法关押三次,三次被非法劳教共六年,二零零九年三月被释放回家时四肢僵硬,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含冤离世。

葛利军,一九七六年出生,新疆某大学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开除学籍,流离失所。于二零零零被非法劳教3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大法弟子葛利军打坐炼功,被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用电棒在全身敏感部位乱电。昌吉劳教所利用恶人殴打并侮辱法轮功学员,安排两名劳教人员24小时监控管制法轮功学员。强迫高强度奴役劳动,如每天奴役劳动达二十小时之多,经常通宵达旦,睡眠严重不足;干活期间叫骂声、耳光声、砖头砸背声没一刻停歇,充当打手的是干警培养的劳教组长。

葛利军二零零三年被呼图壁市中共国保大队邪恶警察抓捕,二零零三年八月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三至四月,葛利军被特务王明宇骗至乌鲁木齐火车站之后,被新疆玛纳斯恶警绑架,葛随身携带的一万多元钱和Mp3被抢走,参与绑架的还有乌鲁木齐天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葛利军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第三次被非法送往昌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葛利军被释放回家。但是,葛利军已被中共邪恶警察折磨的四肢僵硬,手和胳膊已经伸不开了。二零零九年四月,家人送葛利军去医院诊治。但是,连续去几家医院,都不予收治,见死不救,中共邪恶警察及“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安排不让他们收治。

二零零九年六月,年仅三十三岁的葛利军因中共当局的长期迫害,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8/209949.html

2007-06-04: 新疆呼图壁大法弟子葛利军被绑架

2007年3-4月葛利军被特务王明宇骗至乌鲁木齐火车站之后被新疆玛纳斯恶警绑架,葛随身携带的一万多元钱和Mp3被抢走,参与绑架的还有乌鲁木齐天山区国保大队恶警。

葛利军现已被非法送至五架渠昌吉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葛利军于2000被非法劳教3年,03年8月又被非法劳教2年。这次是第三次被非法送往昌吉劳教所迫害。特务王明宇,男,汉族,30多岁1.7米左右偏瘦,曾在昌吉劳教所关押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4/156197.html

2004-12-12: 2001年1月27日大法弟子葛利军在办公室里打坐炼功,被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用电棒在全身敏感部位乱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2/91255.html

2004-03-09: 新疆天山毛纺厂与劳教所、监狱共同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后,新疆劳教所和监狱与新疆天山毛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等相互勾结,共同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血醒的迫害。

*新疆天山毛纺公司金钱第一昧天良

在中国大陆,劳教所和监狱为完成司法部下属的劳教局、监狱管理局分配的经济任务,并为所警、狱警牟取暴利奖金,捞取政治资本,积极与大陆厂商相互勾结,压榨劳教人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大法及修炼者進行了史前无例的迫害。无数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关押、劳教、判刑,在劳教所、监狱被某些毫无人性的恶警、劳教人员摧残得致伤、致残、致死,以致多少幸福的家庭在邪恶的压力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一九九九年后,新疆各地法轮功学员被大量绑架往新疆各个劳教所、监狱。新疆劳教所和监狱与国际知名企业──新疆天山毛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一下简称新疆天山毛纺)、新疆昌吉特种变压器厂相互勾结,共同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血醒的奴役和迫害。

新疆天山毛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即原新疆天山毛纺织品有限公司,是我国《中外合资企业法》颁布后首批也是纺织行业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公司由乌鲁木齐天山毛纺织公司、香港天山毛纺织有限公司(香港半岛针织有限公司、日本东洋纺丝工业株式会社)、香港国际棉业有限公司、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供销社合资兴建。

1990年以来,其公司为降抵生产成本,竞争国际市场,大力与新疆各劳教所、监狱進行肮脏交易,榨取昧心钱。目前,新疆乌拉泊劳教所、新疆女子劳教所、新疆昌吉劳教所、新疆第三监狱、新疆第五监狱都建有新疆天山毛纺的毛衣车间。新疆天山毛纺以极低成本把在押人员当做奴隶压榨血汗,大量生产毛衣、羊绒衫。这些远出国门的“国际名牌”毛衣,记载了大法弟子在新疆昌吉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历史。

*法轮功学员成为重点奴役对象

2000年8月,新疆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昌吉劳教所六大队,六大队成为昌吉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业大队,也是新疆天山毛纺公司产品的主要生产、加工大队。在2000年到2002年两年中,先后有5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给新疆天山毛纺公司干活的毛衣车间被迫害。

新疆天山毛纺公司接到订单后,转给劳教所、监狱生产并提供原料,在限定时间内以极低的成本收回。而那些所警、狱警为牟取暴利,常常强迫在押人员连续几天不睡觉加班加点,这些恶警常讲:人就是贱骨头,一天睡三小时就足够了,不睡也没事。

新疆昌吉劳教所一大队很多人通常十天半月见不到自己的枕头,每天工作在二十个小时以上,干了一天一夜,在天亮的时候才能毛衣案子上趴一会,拉机子时一站就是一天一夜,被奴役者天天双腿浮肿,毛衣车间到食堂也就200米,早晨在押者常常没时间去吃饭,提—桶稀饭到车间吃完接着干。人成为“全自动织毛衣机”,干不动时毒打一顿就又可以照常“运转”了。

干活织毛衣时睡着了恶警就用电棍电,令车间大组长(由劳教人员担任)用砖头、木棍毒打,毛衣交工时,被奴役者没有完成任务,就被恶警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扒光衣服,在脖子、腋下、小腹、下身、口腔及耳部猛烈电击,同时还被延期处罚。

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使得新疆天山毛纺公司的非法毛纺织品生产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为所警和监狱的狱警提供了场所和经济支持。尤其是他们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比对一般在押人员更加凶狠恶毒。

六大队恶警强迫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白天干重体力劳动、挖菜窖,晚上强迫学员整夜缝毛衣。劳累使大法弟子们在半夜缝毛衣时打瞌睡,就要被劳教组长用长针和剪力扎。克拉玛依大法学员王建平因左手有残疾,缝毛衣慢,就常被劳教组长用整块红砖在前胸、后背上砸。有时大法弟子把毛衣缝错了,就要被检验工借机打骂、敲诈。而且新疆天山毛纺公司常让没有经济来源的在押人员赔偿缝坏的毛衣,没钱的人就要被加期抵债。

不但如此,昌吉劳教所政委朱雪飞、管教科科长张彦、六大队教导员顾建海、副大队长宁涛、田虎还随时令恶警及包夹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洗脑,不从者拉出去就是拳脚电棍毒打,然后第二天接着下车间,完不成任务接着被折磨。每天干活都在16个小时以上,妄图从精神及肉体上拖垮大法弟子。这只是恶警利用新疆天山毛纺公司的定单生产任务为借口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方法。

*厂方有派驻工人,厂负责人经常视察现场

每次到有关部门来检查,六大队怕大法弟子讲出真相,总是将大法弟子提前强迫到农田或关到地下室,检查团离开,再恢复原样。

在昌吉劳教所,新疆天山毛纺公司在每个车间都派驻工人监督生产,派驻工人天天可见恶警践踏人性的暴行,但他们心知肚明,从不张扬。新疆天山毛纺公司一个名叫娜仁的女性派驻工人在六大队车间长期监督毛衣生产。

并且新疆天山毛纺公司的各级负责人还不定期到昌吉劳教所、监狱视察劳工情况,这时劳教所都会在所门前挂出“欢迎某某领导光临视察”的大幅标语横幅,时至今日这种肮脏交易仍在继续。在新疆天山毛纺公司厂方的利润里,在新疆天山毛纺公司各类金字招牌的掩盖下,浸透着多少大法弟子们为维护真理而付出的鲜血和痛苦!

*奴工换取的外汇被用来兴建更多迫害设施

而当劳教所、监狱赚取大量外汇后,再去购建办公楼、厂房、禁闭室;购买电棍、手铐、警戒具、电视机、VCD等暴力及宣传工具,招募更多警察,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更残酷的摧残和镇压,奖励打压大法弟子卖力的恶警。

在新疆昌吉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奴役的大法弟子现在有:
郭树岩 韩劲忠 龚海亮 柳岸红 葛利军……

昌吉 呼图壁县联系资料(区号: 994)

2007-01-12: 新疆呼图壁看守所电话:0994-4506770
新疆呼图壁法院电话:0994-2522758
王志全(身份还不清)电话:0944-4599152
新疆呼图壁检察院(刘)电话:0994-4502657
昌吉州中级法庭电话:2522779
陈律师电话:013990260246

呼图壁看守所值班室电话:0994-4502314(总机)转看守所

呼图壁国保大队电话:0994-4515509 4533511
恶警魏景国 手机:1303942551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