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南京市 >> 韩纪珍, 女, 61


出生时间: 1942-10-11
紧急成度:
拘留时间: 1999年末-2000年4月
个人近况: 未关押
报告人 : 王永生(Jason)
报告人职业: 物理学博士
亲友关系:
联系邮件: jasonwang@bewiser.net
联系电话: 713-539-5609
立案日期: 2003-07-27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1999-12-23 在 北京 > 天安门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8-27: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三)
精神病院里的非人折磨

为了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几年来,江苏省各地“610办公室”把众多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精神病院进行非人的折磨。仅南京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丁建华、韩纪珍、段祥娣、吴顺真、沈丽娟、李安宁、李群、邝理、冯妙华等几十人,有人甚至被关过多次,最长的达一年多。

1.南京法轮功学员韩纪珍被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下面是韩纪珍的儿子、美国法轮功学员王永生记述的韩纪珍被警察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选择何种方法锻炼自己的身体,本应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这是天赋人权。然而在江氏集团的统治下,中国老百姓连这点权利都得不到。我母亲为了这点权利,被警察关进精神病院折磨3个多月,并遭受药物摧残。

   1997年底,由于繁重的学习任务,只要看10分钟的书,我就会感觉眼睛很疲劳,要是再看下去,眼睛就会发疼。为此我去过德州医疗中心,检查结果,医生也束手无策:“看起来你的眼底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现在病情还很轻,我什么也做不了。你先回去,等病情加重了再来,到时我用激光给你治疗。”幸运的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学习了法轮功。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可以看很长时间书了,也可以用电脑了,连续几个小时也不累。从我的亲身经历,我看到了法轮功具有神奇的功效。

   于是我打电话给我母亲,告诉她法轮功好,让她也去炼炼法轮功。我母亲原来是新华日报社印刷厂的工人。多年来的操劳使她身体患了多种疾病,特别是她患了28年的妇女病,中医、西医都看过很多,各种偏方也试了不少,可是病情还是不见好。1998年上半年,我母亲开始学习法轮功。短短几个月,她的身体受益很大,不要说一般的伤风感冒等小病好了,就是那个根深蒂固的多年的妇女病也好了,真正体会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再也不用为去医院看医生而犯愁了。而且她按照“真善忍”的道理去做,脾气也好了很多,对别人更加和善了。

   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迫害,利用其操纵的舆论工具铺天盖地诬蔑法轮功,妄图在中国铲除法轮功。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欺世的谎言蒙蔽,甚至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法轮功。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母亲于1999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巧遇其他十几位功友,大家一起到了北京。在北京有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职责是专门负责接待各地老百姓上访鸣冤。中国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而且为了防止对上访人的打击报复,上访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的。然而江氏集团却公然违反中国宪法,把去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抓起来,谁上访就抓谁。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去天安门广场鸣冤。

   我母亲到了北京的第二天便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就要抓,他们对分辨谁是法轮功学员已很有经验了,查问那些慈眉善目的外地人,差不多是八、九不离十。一个警察看到我母亲,便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回答说:“是!”便被抓进了警车。上车后警察便开始左右开弓地打她的脸,一直到警察自己的手打得疼得动不了,于是他又用另一只手拿包砸人。

   警察从我母亲的身份证上知道了她的地址。于是母亲被从南京去的警察押回南京,强行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开始时医院拒收,医生认为她不是精神病,不应该住院。但警察施加的压力实在太大,那些医生最后也只得无可奈何地收下。但是医生对我家里人说:“她不是因为精神病住进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所致!”

   当我得知母亲被关精神病院的消息后,非常震惊!我告诉我的同事和我的老板,他们都不相信。他们说:“现在快到21世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

   于是我向老板请了假,买了飞机票直飞上海。第二天到了南京精神病院。好在可以见到母亲,方才了解了更详细的情况。我问她都受到了什么样的“治疗”。母亲告诉我说:“我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这里的医生护士够邪恶的,你要是不吃药,他们就把你绑起来灌药。”她说:“这些药使我痛苦不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全身乏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好象浆糊一样,而且心烦意乱,一点也安静不下来。”在她讲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说话和动作都特别地缓慢,舌头好象变得特别大,变得不灵活了,有点吞吞吐吐的,而且思维也变得迟钝,看上去真象个病人了。

   我和母亲正说着话,忽然听到护士在门外喊了什么。我母亲紧张地对我说:“他们又要给我吃药了!”随后进来一位年轻的女护士,手里拿着装水的杯子和药,一边喂着药,一边对我母亲说:“现在还想练法轮功吗?不要再练了!”我当时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痛得简直无以言表。

   后来我去找主治医生,她正在给病人看病。我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等她看完了,我走进去,对她说:“我是韩纪珍的儿子,特地从美国赶来,来问问我母亲的情况。”她说:“根据你母亲的情况,随时可以出院,只要警察同意。”我又问到用药的事情,她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警察把她送进来,我们只得给她药。不然将来她再去为法轮功上访,我们就不好交代了。”

   在我家里人一再的请求下,母亲在春节前几天被医院释放回家准备过年。但是没想到警察第二天就来到我家,逼迫我母亲写一个保证,保证不去北京上访,否则他们就要把她送回精神病院。在警察的强大压力下,因为不愿意再被关进精神病院,母亲违心地做了她不愿意做的事。于是警察离开了,我们全家想这下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警察又来了,说:“你光写不上访的保证还不够,你还必须要写一个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否则就把你送回精神病院。”我母亲回答说:“我怎么能做这个保证呢?!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到很大好处,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警察说:“看来你的精神还是有问题,根本没有治好,还需要继续治疗。”于是这些警察强行把母亲又再次关进了精神病院。这一关又是两个多月。

   我父亲的身体也不好,那时他患了癌症,做过手术,需要母亲就在家里照顾他。自从警察把她关进精神病院后,她不但不能照顾父亲,反而要父亲照顾她,给她送饭。一家人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

   在2000年底的时候,我帮父母办好了来美国探亲的手续,签证也签到了,机票也买好了,就等着登机了。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在上海机场被海关拦了下来,因为海关官员在电脑里的黑名单上发现了我母亲的名字。大概是警察们知道,要是让我母亲出来,他们的恶行就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美国法轮功学员王永生
   2002年12月9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7/136388.html

韩纪珍,女,61岁,南京一报社的退休职工,德克萨斯州法轮功学员王永生的母亲。98年初修炼大法,从此远离疾病和烦恼。1999年末她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拳打脚踢。被当地警察押回南京后,立即关入精神病院。医生明确讲“她不是因为精神病来的,是因为炼法轮功”。在精神病院中每天被强行灌入精神病药物,导致她神志恍惚,极度恐慌和焦燥,十分虚弱。经过近两年的残酷折磨,虽然她被释放,但仍在警察的持续监视之中,禁止外出。在美国的儿子和儿媳多方努力,急切地盼望她能来美团聚。

2003-12-11: 为了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几年来,“610办公室”把众多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精神病院进行非人的折磨。仅南京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丁建华、韩纪珍、段祥娣、吴顺真、沈丽娟、李安宁、李群、邝理、冯妙华等几十人,有人甚至被关过多次,最长的达一年多。下面是韩纪珍的儿子、美国法轮功学员王永生记述的韩纪珍被警察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1/62255.html

Jason:母亲节的思念
http://www.dajiyuan.com/gb/3/5/12/n310654.htm

母亲韩纪珍被警察关進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0/40705p.html

2001-07-15: 休斯顿大学物理系博士研究生王永生也在新闻发布会作证,并接受了媒体的专访,他的母亲韩纪珍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公安局强行关進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致使她痛苦不堪。王永生曾专程回国前去交涉要求放人也无济于事。他呼吁国际机构调查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精神迫害的情况。

2001-01-18: 江苏南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剧

被关進南京精神病院的部分大法弟子有:丁建华、韩纪珍、段祥娣(两次)、吴顺真、沈丽娟、李安宁、李群、于广瑞(一年多)、邝理(音,字不详,被关约十个月)、冯妙华等。
于广瑞系安徽辅导站负责人,被非法关進精神病院一年多,在一次精神病检查中机智逃脱,至今下落不明。
九九年十月,一级警督丁建华得法不到一年,为了护法,她怀着一颗赤诚之心進京上访,在北京被抓后不报姓名被用刑,她在被押回南京的路上逃脱,又折回北京,后来被全国通缉抓回来,关在精神病院四个月,开始一直绝食,后因不想为难医务人员進食。因在精神病院用药过重,刚回家停药时,严重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沈丽娟,60多岁,因去北京上访被公安部门送進精神病院,其丈夫曾多次欲将其接出,但单位(南京晨光厂)不允许,说必须写了保证才行,沈丽娟坚决拒绝,没有写一个字。被关四个月后,单位要对其办学习班,才让她回家。
吴顺真因去北京上访,被关進看守所60多天,从看守所出来后,又被直接送進精神病院,单位与她解除了劳务合同。出院后,她一如既往为大法奔走,今年九月,因向世人讲清真相、发放大法资料被抓,因为她不讲资料来源,坚持修炼大法,被关進南京青龙山精神病院,强制转化思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8/6927.html

2000-09-03:南京法轮功学员韩纪珍因到北京上访被警察押回南京,被强行关進南京脑科医院。医生说“韩纪珍不是因为精神病住進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所致!”,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使她痛苦不堪,全身乏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3/2563.html

2000-08-13: 南京法轮功学员韩纪珍因到北京上访被警察押回南京,被强行关進南京脑科医院。医生说“韩纪珍不是因为精神病住進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所致!”,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使她痛苦不堪,全身乏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4/3151.html

2000-03-04: “真理越辩越明”
── 休士顿中文媒体举办法轮功专题座谈

休士顿大学物理系博士研究生王永生打進电话,将他母亲韩纪珍因去北京上访,被公安局强行关進南京精神病院,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使她痛苦不堪,至今未放一事质问两位领事:“在中国,有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被送進精神病院進行所谓的治疗,用这个方法中国政府依据那条法律?”黄领事使用中共官员惯用的推卸手法,不着边际地乱扯一通,身为政府官员,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掩盖政府迫害百姓的事实,令广大听众极为反感,纷纷打电话质问两位领事,表达对中共镇压法轮功的谴责以及对法轮功的同情和支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4/4147.html

2000-02-18: 南京法轮功学员被关精神病院
我是休斯顿大学物理系博士生,母亲韩纪珍是南京法轮大法学员。去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由于政府对大法弟子的无辜镇压和对外消息封锁,使南京许多地区对外面的事情知道甚少。后来我给妈寄去大法在海内外的消息,妈觉得很好,说:“看完这些文章,觉得应该去北京”,就决定立刻去北京。十二月二十三日去北京上访,准备向中央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火车上巧遇其他十几位功友,大家一起到了北京郊区的学员聚集地。第二天便去了天安门。

在天安门广场,有警察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 答:“是!” 又问:“来干什么?” 答:“来护法的。”后便被抓進了警车。年轻的警察左右开弓地打她的脸,但并不感觉疼,倒是警察自己的手打得疼得动不了,于是用另一只手拿包砸学员。

后来妈被从南京赶去的警察押回南京,被公安局强行关進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开始时医院拒收,但迫于政府压力只得收下。医生说,韩纪珍不是因为精神病住進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所致!在医院里,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使她痛苦不堪,全身乏力。家人前去交涉要人,医生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警察把她送進来,我们只得给她药。不然将来她再去上访,我们就不好交代了。”

医院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把身心健康的人当做精神病,讲政治,充当政府的监狱,与治病救人的宗旨背道而驰。

春节前夕,在家人的一再恳求下,准备回家过个团圆年。谁知只住了两天,警察又强行把她关進了精神病院,理由是她仍然坚持要炼法轮功,至今仍在医院受着非人的煎熬。真是天理不容啊。

(德州休斯顿学员 王永生 2000年2月1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18/4280.html

南京市联系资料(区号: 25)

2020-01-18: 南京市政法委书记:徐锦辉
南京市公安局局长:常和平
南京市公安局政委:孙建友
南京市公安局局长传真 025-84420050
南京市公安局反邪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张凡处长 电话:84421839 原处长:沈晓华电话:13851991471
高洪华 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电话:025-86015780、025-84420854
王晓明 :南京市“六一零”头目
肖宁健 18913865780 13951647329(南京市“六一零”头目、退二线)
南京市玄武区
许恺:政法委书记
冯苏:公安局局长
倪一斌:检察院检察长
南京市玄武区法院
南京市玄武区成贤街58号 210018
025-83523011
院长:沈涌
副院长张赟
民执局负责人:杨晓峰
南京市板仓街258号玄武区法院锁金村人民法庭庭长:吕彬
玄武区法院审判长:吕彬、武祥圣、涂纯静
吕彬办公室电话:025-85478329
南京市栖霞区
秦志刚:政法委书记
薛汝军:公安局局长
南京市栖霞区公安分局 地址:栖霞区尧化门141号,邮编:210046
电话:025-85561696、025-85577111、025-83148114
局长室:025-85577990;政委室:025-85577980
潘卫 栖霞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胡宝林 栖霞区公安分局原局长 025-83148031
南京市栖霞区国保大队 地址:栖霞区尧化门141号,邮编210046
翟宗兵 国保大队长 电话:18913831201
傅维成 国保大队教导员 电话:13825036907、13912988888
茅嘉骏 国保大队警察 电话:025-83029600、025-83148021(退休)
黄有发 国保大队警察 电话:13338615610、025-83148148 (专门迫害法轮功者)
南京市栖霞区检察院:栖霞区幕府东路晓庄村46号 邮编210028
电话:025-85312000(举报)、025-85313452(值班)、025-85325804(传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0-07-11: 资料简编:对法轮功学员人权的肆意践踏(3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11/2589.html

个人简历

- 1993 – 退休
- 1971-1993: 南京新华日报社工人

案例简介

母亲韩纪珍被警察关进南京精神病院摧残的经过

文/美国大法弟子 王永生  
【明慧网2002年12月10日】选择何种方法锻炼自己的身体,本应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这是天赋人权。然而在江氏集团的统治下,中国老百姓连这点权利都得不到。我母亲为了这点权利,被警察关进精神病院折磨三个多月,并遭受药物摧残。
1997 年底,由于繁重的学习任务,只要看10分钟的书,我就会感觉眼睛很疲劳,要是再看下去,眼睛就会发疼。为此我去过德州医疗中心,检查结果,医生也束手无 策:“看起来你的眼底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现在病情还很轻,我什么也做不了。你先回去,等病情加重了再来,到时我用激光给你治疗。”幸运的是,在一个偶然 的机会,我学习了法轮功。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可以看很长时间书了,也可以用电脑了,连续几个小时也不累。从我的亲身经历,我看到了法轮功具有神奇的功 效。
于是我打电话给我母亲,告诉她法轮功好,让她也去炼炼法轮功。我母亲原来是某报社印刷厂的工人。多年来的操劳使她身体患了多种疾病,特 别是她患了28年的妇女病,中医、西医都看过很多,各种偏方也试了不少,可是病情还是不见好。1998年上半年,我母亲开始学习法轮功。短短几个月,她的 身体受益很大,不要说一般的伤风感冒等小病好了,就是那个根深蒂固的多年的妇女病也好了,真正体会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再也不用为去医院看医生而犯 愁了。而且她按照“真善忍”的道理去做,脾气也好了很多,对别人更加和善了。
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 迫害,利用其操纵的舆论工具铺天盖地诬蔑法轮功,妄图在中国铲除法轮功。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欺世的谎言蒙蔽,甚至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法轮功。为了向国家反 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母亲于1999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巧遇其他十几位功友,大家一起到了北京。在北京有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 访办,职责是专门负责接待各地老百姓上访鸣冤。中国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而且为了防止对上访人的打击报复,上访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的。然而 江氏集团却公然违反中国宪法,把去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抓起来,谁上访就抓谁。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去天安门广场鸣冤。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