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西 >> 南昌市 >> 刘兆琴, 女, 58

个人情况: 江西省南昌市洪都集团公司三三四医院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西南昌市青云谱区
有关恶人: 南昌市青云浦看守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2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07:江西省南昌市退休医师刘兆琴控告首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江西省南昌市退休医师刘兆琴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邮件已经被两院签收。

今年六十九岁的刘兆琴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共计被非法抄家四次,被非法拘留四次,被非法劳教一次(劳教期一年半),被非法判刑一次(刑期五年)。近七年的牢狱折磨给她本人及家庭在身体上、精神上及经济上都造成了痛苦与伤害。

以下是刘兆琴自述被迫害的事实:

1、一九九九年九月底,为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要求恢复公开合法的炼功环境,我和女儿(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北京信访局如实反映情况后被北京警察绑架,后被送回南昌市青云谱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2、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我抱着同样的愿望,与另一功友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遭到绑架后,再次被送回到南昌市青云谱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3、二零零零年初,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送到江西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那暗无天日的黑窝里,狱警用尽手段折磨和摧残法轮功学员。我数次绝食抵制迫害,在第二次绝食时,我被两个劳教人员按倒在地并强行将我拖去野蛮灌食。当灌食的小指头粗的橡皮管子猛力插入鼻腔、穿过咽喉进入胃部时,鲜血从口鼻不断流淌出来。
一个夜晚灌食时,一个警医把一碗灌食用的流汁食物倒入我的衣领口内,还讥讽的说:“这就算你吃了”, 我身穿的棉毛衫内衣和毛线衣大片被浸湿透,第二天该警医还是如法炮制。后来灌食时我平和的告诉他:“我再也没有衣服换了”。他听后不仅没有丝毫歉疚、反而魔鬼般的哈哈大笑。隆冬里,我只剩下一件单棉衣,穿在身上空空荡荡的、感觉很冷很冷。灌食的流汁常常溅在头发上、领口上、脸上和衣服上,所以这些地方总是结着硬块。炎热的盛夏,火炉般的南昌特别高温难耐,我被剥夺洗澡的自由,加上结着硬块的流汁发出强烈的异味,因此招来了很多蚊子,我整张脸被叮咬得像出了麻疹一样。

野蛮灌食期间,劳教所故意开着高音大喇叭,以掩盖毒打法轮功学员时的惨烈叫声。劳教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一大队的王大队长、李大队长和两个狱医共四个男警,每人一根警棍一间挨一间的毒打法轮功学员。每次轮到暴打我时,我看到同室的两个包夹人员惊恐的站在房角落里,掩面不敢观看这血腥恐怖的场面。多次毒打使我整个臀部和两条大腿被打得乌黑青紫、肿胀变形。

一个晚上,正当我被毒打时,有个女大队长(姓名不详)站在门外大声吼道:“打死了就是打死了一条狗!”

后来我被关进了阴暗、潮湿、狭窄的小号里。我继续绝食抵制迫害,头几天狱医在灌食前用警棍打,后来灌食后就上铐;白天站着双手被高高举起挂铐在窗子上,晚上躺着双手被紧紧铐在床头架子上。一天,狱警叫包夹人员抽掉了我床上的垫被,强行扒掉了我的裤子,让我光着下半身直接躺在没有垫被的钢丝床上(在我严厉的指责下盖上了床单),把我双手铐在床头架子上,双脚固定捆绑。早上灌食后不拔出橡皮管子,留置在胃里,要到晚上才来拔管子,但不下铐,不松绑,小便就在床上拉入床下的便盆。鼻腔外长长的橡皮管用胶布固定在胸前。橡皮管子在胃里发出浓浓难闻的橡胶味,引起我阵阵的恶心和呕吐,就更加剧了管子在咽喉部位的梗塞和刺痛。这样的日子在我臀部溃烂后才结束。

一天中午,一个其它小号的年轻的吸毒劳教人员挥着一根铁丝衣架扭成的鞭子,把我按倒床上抽打臀部,然后左右开弓扇我耳光,这样反复交替暴打数次。同样的暴行持续了三个中午。臀部被打致肿胀结硬块、疼痛不能平卧;两脸颊剧痛不能触摸。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非法延长劳教期三个月释放回家。在劳教所长期遭野蛮灌食、被狱警酷刑摧残、被包夹人员监控折磨,那种度日如年的痛苦和煎熬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的体重从原来的一百一十多斤降至八十多斤。

4、二零零一年九月以后的某日,一功友被非法绑架,我受牵连也遭到非法抄家。

5、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从劳教所回来仅三个月,就在家中遭到南昌洪都公安分局的非法绑架。在洪都集团公司“610” 胡主任的操控下,连续对我家非法抄家两次,抄走了全部大法书籍和法轮功师父的法像。

洪都刑警大队的刑警对我这个已是五十五岁的人,日夜轮流酷刑逼供。为了摧垮我的精神和意志,两日两夜剥夺了我的睡眠。开始命令我坐时身子和手不能靠着桌子,后来逼我罚站。我在极度疲倦、无法自控打瞌睡时,就会被警察们猛烈的捶打桌子声和怒吼喝斥声惊醒。第三天我被送到青云谱拘留所非法关押。

几天后四个自称是南昌市公安局的人员,把我劫持到市内的一家宾馆进行非法刑讯逼供,他们对我威胁道:“洪都公安分局对你没办法,我们有的是办法。”“这次你不讲,是不能了结的”。从房间外进来的一个警察对我大叫:“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并且不停的辱骂我。他们四个警察轮流逼供,每天深夜才让我稍睡片刻。我当天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大约第五天我被送回拘留所,回拘留所后我继续绝食抵制迫害。后来被送医院抢救,后又在功友们的帮助下走脱,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6、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再次被洪都公安分局非法绑架,被送到青云谱拘留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江西女子监狱,我被关禁闭四年、被剥夺每周一次去超市购物的权利、被剥夺订菜的权利,还被强制观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进行强制洗脑。

我被非法判刑的五年里,我的退休金被非法停发。我从监狱被释放回家后,依法再三找到“退管会”(退休办)申诉,才恢复发放退休金。但我五年中被停发的退休金只补发了一万元。

7、二零一一年,我遭到南昌市广润门派出所的非法绑架和抄家。

我多年遭受的非人迫害,不仅对我本人身心造成严重伤害,还使我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痛苦,使我下岗的儿子、儿媳失去了生活上的资助,只能靠做点小生意的微薄收入来艰难维持日常生活、支付我孙子的上学费用。长时间里,儿子一家三口贫困潦倒,生活十分凄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7/江西省南昌市退休医师刘兆琴控告首恶江泽民-313750.html

2012-02-13: 江西女子劳教所泯灭人性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位于南昌市青云谱区博览路826号,外表并不显眼。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这里成了全省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暴打、吊铐、警棍电击、野蛮灌食、奴工生产和强制转化等,则更是从未停止过。劳教所曾逼疯了两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高安市的护士何碧莲和南昌市的教师邓小敏。这里揭露的仅是三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浦玉仙在女子劳教所经受的非人迫害

法轮功学员浦玉仙,现年五十九岁,为“江西五十铃”公司的职工。一九九九年底,因维护法轮大法声誉去北京上访,未经正常法律程序就被劳教一年,并被非法延期八个月。

刚进入劳教所,就被强制超长时间的奴工劳动。从早上六点左右一直劳动到晚上九点左右,中途只有大约十至二十分钟的吃饭时间。因完不成繁重的奴工生产任务,年近半百的她被逼的落泪。一次,她因去要回被干警强行抢去的手抄本大法书《转法轮》,而被通宵罚站在过道里。当夜天寒地冻、北风刺骨,加上衣着单薄,她的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在非人的恶劣生存条件下,她开始拒绝奴工劳动并以绝食的方式来进行抗议。在十多天水米未進,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她被七、八个男干警强行拖去野蛮灌食。恶警用一种叫“开口器”的铁刑具强行撬嘴灌食,令她非常痛苦。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那段时间,一个又一个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被野蛮灌食时痛苦、窒息的惨叫声充满整个劳教所,令人毛骨悚然,劳教所也仿佛成了一座人间地狱。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同时,走廊里的高音喇叭播放着刺耳的音乐,以掩盖恶警们的毒打声和学员们的惨叫声。

一天,四个男恶警(李小良大队长、王俊征大队长、徐校良警医、付警医)来到她的所号。李大队长在强令她不准背诵法轮功经文《论语》未果的情况下,竟恶魔般的脱下脚上的鞋子,狠命抽打她的脸。后又将她拖拽至墙边,用警棍狠命抽击她的臀部。当时她因长时间绝食,人已非常虚弱,几乎奄奄一息。在这种暴打下,脸面全部紫黑、臀部及腿部粗肿胀硬,整个人昏倒在地上。事后,恶警心虚,厉声喝斥和威胁包夹的吸毒犯不准将此事张扬出去。

因她不放弃信仰,劳教所对她的迫害不断升级。高温季节,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不分昼夜的将她双手固定铐在抽去垫子的钢丝床上,不准下床大、小便,不准洗澡,整个号间充满了无法忍受的臭味。一次,一个副所长和杨大队长指使包夹的吸毒犯用扭成鞭状的铁衣架,狠命重抽她的腿部,致使她鲜血流淌,双腿象电击的一样,乌黑青紫肿胀。

在那段血腥的岁月里,法轮功学员浦玉仙为坚持信仰,拒绝暴力洗脑而被无数次的暴打、吊铐、野蛮灌食,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种种非人迫害。

二、法轮功学员刘兆琴在女子劳教所经受的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刘兆琴,现年六十六岁,为“洪都集团”医院的医生。一九九九年底被当地公安非法绑架,以她去北京上访为借口,将她强制劳教一年半,延期三个月。

在劳教所,她绝食抗议不公平对待。期间,干警进行野蛮灌食。曾两次将橡胶皮管插入她的气管,造成窒息险些丧命;多次因插管动作过于凶猛而致使她口鼻流血不止。寒冷的冬天,劳教所唆使男性犯人将她强按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灌食;并将整碗盐水倒入她的衣领内,以至上衣湿透。

后来,恶警整日用绳子将她的双脚捆绑,两上肢成一字形拉开、固定铐在两旁的铁床架上,小便只能拉在医用的扁形便盆里。衣裤单薄的初夏,每晚四个男恶警(李小良大队长、王俊征大队长、徐校良警医、付警医)将她推倒、扑在床上,轮流用警棍抽打。一个又一个晚上……直到她被打的昏死过去。

长期的暴打致使她两大腿及整个臀部淤黑青紫。一日中午,女恶警杨大队长在走廊上大声叫骂道:“打死了(法轮功学员)就是打死了一条狗!”狂叫声中,充份暴露了中共所谓“执法人员”的暴戾、残酷的真实面目。

更为下流和令人发指的是,炎热的盛夏,将她双脚捆绑,双手固定铐在两旁的床档上,强行扒掉她的裤子,使年过半百的她光着下身躺在抽掉垫子的钢丝床上(后在她的严厉指责下,盖上了床单),大、小便只能从钢丝床的缝隙中滴漏在床下的便盆里。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她的整个臀部全部溃烂。

在插管野蛮灌食时,橡胶皮管故意长时间插在胃里不拔出。整个人不停的干呕,导致咽喉部刺痛和梗塞。连续绝食的五个月时间里,白天站着铐在窗子上、晚上躺着铐在床上,不准洗澡。脸上、头发上及衣领上溅满了灌食的流汁,以至引来了许多蚊虫叮咬,满身都是奇痒难忍的红包。有三个中午,恶警唆使吸毒犯用手抽打她的耳光,用扭成鞭状的铁衣架抽打臀部,直到犯人打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才住手。她整个脸部肿胀变形,整个臀部肿起的硬块约有半寸厚。

在她身处劳教所的六百多个日夜里,她就这样承受着正常人难以承受的酷刑折磨。

三、法轮功学员肖根详在女子劳教所经受的身心摧残

法轮功学员肖根祥,现年六十二岁,为“洪都集团”的职工,曾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于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一九九九年底,她因维护法轮大法名誉、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绝食反迫害期间,她拒绝野蛮灌食,极力挣扎时,被邓俭科长暴力野蛮强拽,拉扯中左手第二手指与第三手指重度撕裂,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为坚持炼功,被包夹的吸毒犯拳打脚踢,抓着头发往墙上猛烈撞击头部。在徐校良警医插管灌食时,一边动作野蛮、一边凶残的大声吼道:“插死她去!”拔管时,用力拉扯皮管,鲜血从口鼻喷出,溅了一地。

二零零二年,她因向世人讲清真相,发放真相资料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再次对她实施暴力强制转化。二零零四年初,为掩人耳目和掩盖罪行,将她单独关押于无人活动的西楼,连续七天的时间,每天都要双手背后,从头天早上的六点一直站立到第二天凌晨的两点左右。长达二十个小时的时间里,只能两眼直视电视机、被强制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稍有不从,就被恶警陈文、陈英强按头部观看。

包夹的吸毒犯采取造假和欺骗的手段,悄悄将下半夜闹钟的时间调快两小时,在凌晨四点左右就强逼她起床,摸黑打扫一层楼的卫生。

信仰是一个人的立命之本,“宪法”也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敬仰,是法轮功习练者身心受益后、发自内心的一种感恩。为了摧残法轮功学员这种朴实、纯真的心灵,劳教所无所不用其极,恶警陈文在肖根详的背上、床头上、厕所的门上和地上,贴满了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恶毒言词,然后,包夹的吸毒犯将她强行的拖过来、拽过去,这种没有道德底线的阴损做法,使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几乎将她逼疯。

此后,在连续的五天时间里,她又被单独关押于前面办公楼的一个房间。每天由宋波所长、吕秀英大队长等几位警员,轮流进行所谓的“谈话”威胁、洗脑至深夜十二点。宋波所长甚至还怂恿和教唆她的老伴与她离婚。

肖根祥前后两次共被非法关押五年多,身心受到了极度的摧残。

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坐落在具有浓厚人文文化气息、天下闻名的“八大山人纪念馆”。但位于其南郊的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十多年以来,却一直上演着泯灭人性、残酷迫害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悲剧。希望社会各界能认清真相,共同制止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真切希望劳教所的干警能幡然醒悟,善待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善恶报应必将如影相随!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3/江西女子劳教所泯灭人性迫害法轮功学员-253008.html
2004-04-21:江西南昌市退休医师刘兆琴女士依法上诉反遭加期
江西南昌市青云谱区退休医师刘兆琴女士对三年劳改判决提出上诉,反被法官涂春建加期二年。按照惯例,被告人对法院判决不满,由被告提请上诉而重新进行审理的案件,法院只能在原来判决基础上减刑,不能加刑。而青云谱法院却公然违背这一惯例,导演了一场上诉反而加刑的丑剧。

刘兆琴女士是南昌市洪都集团公司三三四医院退休医师,曾患有心脏病、肾炎、鼻炎等多种疾病,特别是严重的心脏病,多处寻医拜师不见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所有症状全部消失。1999年9月先后两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却被拘留,判劳教1年半。在江西女子劳教所期间,为了抵制恶人迫害绝食五个多月,长期被强行灌食造成鼻腔溃烂,时常流血不止。刘兆琴绝食期间被每天24小时上铐,白天上吊铐,晚上大字铐。曾六次遭到恶警四人轮流用电棍电击打,多次被打昏死过去,全身呈青紫色(见明慧新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9/47366p.html )。

刘兆琴在劳教所遭受了三年多的残酷迫害后逃出魔窟,又全身心地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刚从劳教所逃离的她逢人就说大法好,逢人就讲大法真相。不久,刘兆琴再次被非法绑架,并被青云谱看守所非法延期扣留一年多。她连续绝食六个月,水米不进,最终争取到炼功以及讲真相的权利。

据同一个监狱里出来的人说,刘兆琴每天在监狱里只做两件事情:炼功和发正念。每天早起炼功后,几乎一整天都是在发正念中度过。洪都公安局对她进行逼供,在洪都飞机厂跑道旁对她逼供四天四夜,不让她合眼。

2004年青云谱法院判她三年劳改,刘兆琴并不承认这场判决,所以也没有去上诉,置之不理。而这时看守所居然动员刘兆琴去上诉。

刘兆琴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以及对这场迫害的控诉写下来,同一个监狱的人看了都非常感动。而当刘兆琴通过合法程序提请上诉,用写下的理实具详的真相文字为自己辩护时,青云谱法院法官涂春建居然违背法律界上诉只减刑不加刑的常理,对刘兆琴加期两年。

在此,我们严正要求南昌市法院无条件释放刘兆琴,纠正执法不公的错误判决。

迫害刘兆琴的恶警胡志刚,电话: 13979115122

2003-03-29: 南昌市大法弟子刘兆琴几经惨无人道的摧残 再度被关押
江西省南昌市洪都集团公司三三四医院退休医师刘兆琴女士,曾患有心脏病、肾炎、鼻炎等多种疾病,特别是严重的心脏病,在工作时几次犯病险些送命。因长期受多种病痛折磨,度日如年,不得已在四十九岁提前病退。多处寻医拜师不见效,正处于人生绝望之时,喜逢法轮大法。炼功后不久,所有症状全部消失,成了无病一身轻的人。1999年7月江犯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刘兆琴因心身受益,从大法中获得了新生,于99年9月先后两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却被拘留,判劳教1年半。在江西女子劳教所期间,为了抵制恶人迫害绝食五个多月,长期被强行灌食造成鼻腔溃烂,时常流血不止,灌食皮管每天留在胃里十几小时,多次皮管插到了气管导致窒息,全身发黑,生命垂危,整日都是在邪恶的迫害中数着分秒度过……

刘兆琴绝食期间被每天24小时上铐,白天上吊铐,晚上大字铐,不给穿裤子,只用一块布遮盖,小便就拉在钢丝床上,床下用盆接着。曾六次遭到恶警(大队长李X、科长邓X、大队长徐X,医生胡X)四人轮流用电棍电击打,多次被打昏死过去,全身呈青紫色。恶徒并扬言,打死算自杀,并逼她写遗书,教唆吸毒犯人用双股铁衣架逼她咬着毛巾跪地上毒打她,还专挑已被打溃烂处打、扇耳光。恶警揪着刘兆琴的头发在地上拖、往墙上撞、提着脚倒拖拉是家常便饭。还将刘兆琴长时间关押在昏暗潮湿的紧闭室,致使双膝红肿不能行走,受尽折磨。

21个月后,于2001年的9月底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刘兆琴才获准保外就医。三个月后因刘兆琴揭露邪恶迫害事实,再次被洪都公安局非法抄家,强行绑架到公安处一科,非法车轮式逼供三天两夜,不让睡觉。后公安把刘兆琴秘密转移到机场一隐蔽处,想使用更为卑鄙的手段进行严刑逼供,幸遇善良人说好话,才幸免于难。但一科恶警还是在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非法无限期的拘留她。在拘留期间她绝食绝水十天后开始吐血。警察送她到医院也不通知家属,当天就又送回到拘留所关押。十六天后再次送医院时才通知家属。刘兆琴的家属当时认不出面前已量不到血压的人竟是自己以前那个开朗、健康的亲人。在家属再次强烈要求下,刘兆琴被留在了医院看押,在医院她继续绝食绝水四个月。

在这期间,洪都公安处扬少波、洪都610办吴志明等人带着两名急救医生逼家属背着她到法院开庭。刘兆琴在法庭上坚定地维护大法,最后法院只得草草休庭。虽然如此,这些恶人还是在无任何理由的,不顾她已绝食绝水四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并不能行走的情况下,将她强行押到了南昌市青云谱看守所企图继续拘留。拘留所的负责人说:“这个人随时都会死的,我们不敢收”,僵持了许久,再加上家属的要求才勉强着再送往医院继续看押,在生命垂危期间又再次开庭了一次。不久后刘兆琴在同修的帮助下逃出魔窟。

一个月后刘兆琴在资料点上再次被绑架到南昌市青云浦看守所关押至今,恶人封锁一切消息,并不许家属接见,被绑架时她身体还是极度虚弱,现境况不知怎样。望见此消息的正义人士、国际机构关注。望同修们发正念帮助她走出魔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9/47366p.html

2002-10-30:江西省洪都集团公司三三四医院病退医师刘兆琴,女,58岁,因99年两次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两次被拘留后,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劳教18个月,到期没有释放,反而加期3个月。在江西女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和戒毒犯人的迫害。为了推卸责任,劳教所曾一度强迫她写遗书,她绝食抗议5个多月保外就医释放。在家三个月又被洪都公安处无故抄家,在没有抄到任何一点证据的情况下,恶警无理将她拘留,刘兆琴抵制邪恶,在看守所绝食抗议16天后被送往医院,在医院继续绝食抗议4个多月,在同修的帮助下走出监牢,被迫流离失所。

一个多月后被南昌市警察绑架。洪都公安处在她身体全身麻木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将她关进南昌市青云谱看守所拘留至今。因长期牢房的监禁和精神肉体的折磨,她身体极度虚弱消瘦,生活不能自理。关押期间亲朋好友一律不准接见,就是按看守所的规定买的东西也收不到。

此同修的女儿小洁也是修炼的人,现被迫带着正上学的孩子流离失所在外,一直没有消息。恶警为了寻找她不断地骚扰她家

2000-11-22:刘兆琴 于99年9月、99年11月前后两次上访 被判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2/909.html

南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19-08-14: 参与对曹域成迫害的人员信息:

南昌西湖公安分局十字街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三月参与对曹域成迫害)
江拖保卫科负责人兼厂“610”头目唐方明,王绘治
南昌市青云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徐家坊派出所恶警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所长及分管警察。
进贤县国保大队张大队长(女)与青云谱国保大队章大队长
蛟桥派出所恶警
徐家坊派出所邓副所长及警察

2018-10-30: 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赵初金0791-8225128宅0791-8866042、15979103838
具体经办人王喆 13576953318

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
地址:西湖区孺子路168号,邮编330003
电话:0791-87234750转控告申诉科
公诉人刘杰0791-86273009

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局:
长:何华新0791-88866001、13907915520
地址:南昌市南京东路649号,邮编330029)

南昌市青山湖区政府区长王强0791-88106831
南昌市青山湖区政法委书记秦三友0791-88106883
南昌市青山湖区纪检委书记喻慧平0791-88102653

南昌市政法委:
书记刘家富 13677919558、0791-83885628
书记欧阳海泉 0791-83880669、15907095555

南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陈文革13907050073
徐连根13879524598
卢显明13879514919

2018-09-08: 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长赵初金0791-8866042宅0791-8225128、15979103838
刑警大队:
大队长王军13907917688
教导员徐辉13607065006宅86350217
副大队长罗建敏13803546798宅88113031
副大队长施凯13803541209宅88106671
副大队长陈堃13803541209宅8811313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91)

迫害单位:
江西省洪都集团公司610办公室 吴志明
洪都公安处:杨少波 周健 徐长科 万德建 处长电话:0719-8467233
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看守所电话:0719-8463850 朱所长 熊副所长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