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 >> 谢仕良, 男, 68

个人情况: 常州武进市老医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常州前黄乡陈家村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10年
个人近况: 2012年6月2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2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7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医务人员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谢红艳
夫妻/父母: 王林囝(王林吇) 谢仕良
交叉列在: 江苏 > 常州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07: 父被害死 江苏省村医控告江泽民

谢红艳,女,四十五岁,常州市武进区前黄镇大成村村医。母亲王林吇,女,六十八。父亲谢仕良是当地德高望重的老医生,全家人修炼法轮功学员后,疾病全无,其乐融融;可是,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后,全家人屡遭绑架,母亲被非法劳教,父亲被冤狱十年,身心遭严酷摧残。二零一二年,父亲谢仕良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谢红艳和母亲王林吇分别控告给他们全家带来无尽灾难的元凶江泽民。下面,谢红艳讲述了全家人的故事。

全家人修炼法轮功 疾病全无

我父亲谢仕良是当地一名德高望重的好医生,但这却不能保证自己不生病,也不能保证自己得了病,就能医好。得法前的他身体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肝硬化、胆结石等十几种疾病,常常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尽管自己是医生,对自己的身体也无能为力。

但是一九九六年三月,谢仕良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神奇的是得法一个月左右,身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全都好了,对于他这个行医几十年的老医生来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同年,我母亲也因此而开始修炼法轮功,母亲膝盖因摔坏后一直莫名的肿胀,医院也查不出原因,疼痛时,甚至是生活都不能自理,母亲修炼大法不久,就全部好了。

看到父母亲因修炼身上出现的奇迹,在一九九七年七月,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心脏不好的毛病也因修炼而痊愈,多病的父母和我都因修炼而身心健康,精力充沛,不花一分钱就无病一身轻,省去了大量的医药费用。我们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便把省下的医药费等拿到村里铺路。这在过去我们是不会这样做的。而且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遇到的惊险事也因师父的保护使我们而化险为夷,一家人因此其乐融融。

车祸中师父救了我

我刚得法不久,我骑着摩托车在村旁的十字路口过马路时,被一辆车给撞的飞出去七、八米远,后脑着地,当时我就迷糊了,昏迷中,发现我们村里好多人围着撞我的人,要打他,我头痛欲裂,我努力爬起来,对村民们说,“别打了,他也不是有意的。”我再看看摩托车,被撞的不成样子了,撞我的人要赔我钱。这时我父母赶到了,在我耳边说:“我们是修炼人,回家吧,没事的!”我把钱还给撞我的人,并对他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这钱你拿着吧,我有师父管,没事的。”他含着泪说:”谢谢您!”我说:“我说不用谢,要谢就谢我师父!”这时我的头部突然轻松又清晰了。

这样不花一分钱,也没后遗症,就这样师父帮我捡回了一条命。

车子不肯启动 全车人被保护

有一天,我和先生带三个人去吃晚饭,可等他们三个人上车后,车子就无法启动,觉得很奇怪,车子才跑了三万公里,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我不自觉对其中一人说:你的烟头扔到车外了吗?他说:应该是吧。我让先生下车去找,没有找到,结果在车上找到了,掉到地毯上,正在冒烟呢。等把烟头扔掉,车子就启动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我说:“法轮常转,佛法无边。师尊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们。没有师尊的保护,今天的事情太可怕了。”

全家人遭受了江泽民及其操控的人员的迫害事实

1、在洗脑班、派出所、体罚虐待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前黄派出所王雪忠带着武进公安局副局长刘泽坤,侵入我家,非法强行无证抄家,我父亲要求看搜查证时,被刘泽坤用脚非常暴力的猛踢到楼梯口的门边,甚至门都被刘泽坤踢坏掉下来了,楼梯上的扶手也被踢坏。同时还被刘泽坤搧耳光,刘泽坤并且将我父亲打倒在地,刘再用双膝压在我父亲身上,用两手使劲掐住我父亲的喉咙,我父亲被刘泽坤打得满脸是血,妈看着心里非常难过,便说了句:“警察怎么打好人!”刘泽坤就用暴力搧妈耳光,脸都被打肿了,刘泽坤提起膝盖,同时抓住我妈的双手臂往他的膝盖上折。就这样,这些警察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走书籍和资料,并强行将我父亲绑架到派出所。

我到派出所给我父亲送被子,看到我父亲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多处是伤,喉咙被掐处出现一圈红紫色的伤痕。我找所长陈小东,要求送我父亲去医院检查,被拒绝,我准备给我父亲拍照,上来五,六个警察将我父亲围住,不让我拍照。等到第二天,我家人再去要人时,我父亲已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农忙时,我被前黄派出所警察、武进国保大队人员和610人员非法关押到前黄南方宾馆,进行体罚虐待,精神折磨一星期,并非法抄家。

2、母亲被非法劳教 父亲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寨桥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妈绑架到派出所,后来国保大队把我妈非法关押到湖塘洗脑班。当天下午,我在上班,前黄片警金洪伟带着几个警察到我单位,叫我回家,把我推到警车上,到我家非法抄家,抄去师父的照片和大法的资料等,我被他们非法关押到前黄派出所,不让我休息。

直到十月二十一日,我也被非法关押到湖塘洗脑班。在那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搜身,摁手印,给我们施加压力,妄图逼迫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国保大队、610人员轮流值班不让我们休息,威吓、恐吓、体罚虐待,在身体和精神上折磨我们,逼迫我们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放弃信仰。我和我妈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洗脑班里,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面。我们每人都有610 指派的人二十四小时看管不让走出房门。近一个月后,我被放回,而我妈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句容女子劳教所。

那几年,我爸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我妈被非法关押在句容劳教所,前夫家在文革被迫害,在这种高压下,因害怕逼我离婚,离婚后,我带着女儿艰难的生活,真是百苦一齐降,精神几近崩溃,真的难以承受,一家人经受了巨大的痛苦。我家常年遭监视,整天提心吊胆,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身心受到巨大伤害。这全是被告人江泽民犯下的滔天大罪。

3、我父亲由于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中午,前黄派出所警察,武进610人员,突然闯进我家,窜上来几个警察,将我爸塞进警车,绑架到前黄派出所派出所做什么审讯笔录等。

四月三日,我妈被前黄派出所警察非法关押到前黄派出所,与我爸关押在同一留置室。到晚上,我妈又被前黄派出所的警察劫持到政平派出所,过几天,武进610的恶警又将我父亲劫持到西太湖五七农场洗脑班,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被武进国保大队劫持到武进看守所刑事拘留。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又被武进国保大队监视居住,直到七月二十六日被武进国保大队劫持到武进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无家人到场,而且旁听席上空无一人的情况下,父亲被非法判刑十年,并被劫持到苏州监狱,在苏州监狱期间,被迫做苦工,双手挫铁管,双手都被磨破。

恶警为了强迫我父亲放弃信仰,对他非法禁闭。二零零六年,恶警用减刑做诱饵利用犯人长期多次毒打我父亲,父亲被打得胸骨疼痛了好几个月,一口牙也被折磨的全部掉光,吃东西非常困难。最后被折磨到胃出血,甚至吐血。家人多次要求监狱方面按规定将我父亲保外就医,被无理拒绝,直到监狱害怕人死在监狱,才于二零一零年释放回家。

这时父亲已经被折磨得皮包骨。回家后,前黄司法部门一些人经常上门威胁恐吓。由于长期的高压非人迫害,对人造成身体和精神上的严重摧残,我父亲在二零一二年,终于支撑不住,含冤离开了人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7/父被害死-江苏省村医控告江泽民-318789.html

2012-07-26:遭九年冤狱 江苏武进市老医师谢仕良含冤离世
常州武进市老医师谢仕良因为坚持修自己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遭受九年冤狱迫害,长期遭受残酷的非人虐待与折磨,精神与身体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

在离世之前,谢仕良医师还念念不忘的坚持奔走,向乡邻们讲述法轮功真相,劝大家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劝退了很多人。

谢仕良,家住武进前黄乡陈家村,在当地是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医师,他生性慈善,医术高超,数十年来助人救急从不记报,数十年来为乡亲们解除病患,荣誉无数,深受周围十多个村的群众尊敬与爱戴。他为人正直厚道,在文革中也惨遭邪党迫害,但即便是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他也一直坚持运用医术来救助别人。

虽然他自己是医生,但他也身患心脏病、胃下垂、肝肿大等多种疾病,一些病症即便是最大城市的医学专家也宣告无能为力。一九九六年他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全身疾病奇迹般的不治而愈,一身轻松,使从医的他更体会到大法的可贵和博大精深。因此,他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学法修心,善待病人。一次,一个农民老大爷来看病,交费时给了一张五十元的假票,他知道老大爷钱来得不容易,他没有吭声,收了下来,等老大爷走后悄悄撕掉了。他的女儿有一次外出车祸被摩托车撞了,不仅没有给对方一点难看,而且把对方送来的钱都挡回去了。他总说自己是修炼人,一定要做得比好人还好。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构陷法轮功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在残酷迫害中,谢仕良医师坚持自己的“真、善、忍”信仰,冲破阻力,两次上北京向政府与群众说明事实真相,却被根本不讲法律和道德的中共恶警多次非法拘禁,地方派出所的警察也无数次的上门骚扰与殴打,并将他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武进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琨闯入谢仕良家,非法抄家。并对谢仕良大打出手,卡脖子,打耳光,打得谢仕良浑身是血,他妻子也遭到殴打。随后谢仕良被强行带走,关了起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天天不让睡觉,面壁而立,受尽折磨。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八日明慧报道了此事件,刘泽琨被“法网恢恢”恶人榜列为第6378号恶人。刘泽琨曾接到许多海外各界人士打来的电话,劝告他弃恶从善。然而刘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想对谢仕良实施报复。谢仕良不得不离家出走,以躲避骚扰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恶徒们突然闯入谢家,把返家不久的谢仕良再次抓走,企图强行逼迫他放弃修炼,历经半年恶人也达不到目的。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共不法人员操控武进法院非法开庭走过场。除迫害谢仕良外,还有南京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说是“公开审判”,其实没有一名旁听者,连家属都不知道。谢仕良医师被非法判刑十年,当时他五十八岁。

谢仕良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狱警为了要“转化”他,用加分减刑的“激励方式”,教唆好几名犯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并对这位老人大打出手,直到肋骨骨折,内脏受伤。见老人不改变信仰,也不向迫害低头,苏州狱警就将他长时间关在了监狱的“禁闭室”里,用最残忍的手段来折磨他。

谢仕良老人多次被迫害的呕血吐血、送入医院抢救,但从来没有改变自己“真、善、忍”的崇高信仰。因为身体被恶警们折磨的濒临于生死边缘,监狱方面怕直接承担其死亡责任,才在二零一零年底提前将他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6/遭九年冤狱-江苏武进市老医师谢仕良含冤离世-260770.html

2006-01-07: 谢仕良,武进前黄乡大法弟子、年近六旬。2001年5月11日,武进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琨闯入谢仕良家非法抄家,将谢仕良打得浑身是血,后将其非法拘留15天进行折磨。2002年4月27日,谢仕良再次被抓,2002年11月29日被非法判处十年徒刑,关押在江苏省苏州第三监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122.html

2006-01-07: 王林囝,常州前黄乡大法弟子,2005年被非法劳教2年。其丈夫谢仕良,2002年11月29日被江苏武进法院非法判刑10年,关押在苏州监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122.html

2005-02-21: 江苏常州前黄乡大法弟子王林囝最近被非法判劳教2年,现关押在江苏句容劳教所。其丈夫谢仕良,2002年11月29日被江苏武進法院非法判刑10年,关押在苏州监狱。

2003-03-29: 江苏省常州武進市前黄乡大法弟子、年近六旬的谢仕良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处十年徒刑,现关押在江苏省苏州第三监狱。

谢仕良,男,59岁,家住武進前黄乡陈家村。95年喜得大法,得法不久,心脏病、胃下垂、肝肿大等病全好了,修炼大法出现的医学奇迹使从医的他更体会到大法的可贵和博大精深。因此,他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学法修心,善待病人。他的医术、医德为周围村民所称颂,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好人。村里路不好走,他自己掏2000元钱为村子里修路。一次,一个农民老大爷来看病,交费时给了一张50元的假票,他知道老大爷钱来得不容易,他没有吭声,收了下来,等老大爷走后悄悄撕掉了。他的女儿有一次外出给摩托车撞了,不仅没有给对方一点难看,而且把对方送来的钱都挡回去了。他总说自己是修炼人,一定要做得比好人还好。

自99年7.20大法遭到江氏犯罪集团迫害后,谢仕良始终不为所动,一直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2001年5月11日,武進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琨闯入谢仕良家,非法抄家。并对谢仕良大打出手,卡脖子,打耳光,打得谢仕良浑身是血,其爱人也遭到殴打。随后谢仕良被强行带走,关了起来。被非法拘留15天,天天不让睡觉,面壁而立,受尽折磨。

2001年5月18日明慧报道了此事件,刘泽琨被“法网恢恢”恶人榜列为第6378号恶人。刘泽琨曾接到许多海外各界人士打来的电话,劝告他弃恶从善。然而刘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想对谢仕良实施报复。谢仕良不得不离家出走,以躲避骚扰迫害。2002年4月27日,恶徒们突然闯入谢家,把返家不久的谢仕良再次抓走,企图强行逼迫他放弃修炼,历经半年恶人也达不到目的。

2002年11月29日,江苏武進法院开庭非法审判。除谢仕良外,还有南京的多名大法弟子。说是“公开审判”,其实没有一名旁听者,连家属都不知道。

谢仕良等法轮功学员的重判实际是不法人员丧失理智,利用手中权力疯狂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尤其是武進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琨,对他自己的恶行被曝光怀恨在心,進行疯狂报复。

2001-05-18: 江苏武進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琨的犯罪记录
2001年5月11日,刘泽琨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明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前提下闯入功友谢仕良家,非法抄家。在谢功友同刘泽琨争执中(谢功友不让其抄家,因他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按规定表明警察身份),刘泽琨大打出手,对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采用卡脖子,打耳光等野蛮手段,打得谢功友浑身是血,其爱人也未幸免,也遭受不同程度的殴打。随后谢功友被强行带走,关了起来。周围不少群众亲眼目睹了全部过程,不少人都叹息到,这简直是强盗社会,没有王法可言了。但慑于不法公安的淫威,无人敢出手帮忙,只能在旁大声指责。
http://www.globalrescue.net/unproj/big5/editch.jsp?qid=1663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571)

2019-03-28: 苏州监狱电话:
监狱长室:0512--65215988
办公室:0512--65225635
政委室:0512--65212988
狱政科:0512--65212386

2011-11-17: 苏州监狱:
政委夏苏平,副监狱长吴伟、教导员唐勇俊、副教导员王壮进张传叶,主任刘京龙,教育科科长薛全虎、教育科副科长丁志军。方强劳教所:书记于永海,大队长季华及教导员魏云、恶警魏红惠、潘月华,孙强。

苏州市政法委前书记陈振一,现书记邱玲梅。
苏州市公安局前局长邵斌华,迫害大头目副局长姜苏委已遭恶报死亡。
苏州市六一零:前主任顾利群、现主任陈度,副主任李立国,处长何小弟包勇,苏州吴中区公安局长:张璇,吴中区六一零主任仇全官吴中区六一零副主任张震华李秋才、国保大队长包建方,吴中区法院院长钟毅,郭巷派出所。

2008-03-24:
相关恶警情况:
吴伟: 副监狱长
王壮进:副教导员,电话 0512——65241051
唐勇俊:教导员, 电话 0512——65241051
刘京龙:主任, 电话 0512——65241051
薛全虎:教育科科长 , 电话 0512——65212067
丁志军:教育科副科长,电话 0512——65212067
2006-12-25:
相关电话: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脑神经外科:0512--65223637转8162
医院主治医生 :王峻峰、电话:13013870656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院长室:0512----65238033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总机:05612--652233637

恶警名单: 苏州监狱副监狱长:姓吴 警号:3205006
苏州监狱教改科科长:姓薛 警号:3205066
苏州平江区检察院住监狱监察室江科长

苏州监狱电话:
苏州监狱监狱长室:0512-65215988
苏州监狱政委室:  0512-65212988
苏州监狱狱政科:  0512-65212386
苏州监狱办公室;  0512-6522563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71)

刘泽琨手机:13915055688;BP:0519-5305959-82004;家:0519-9021180
刘光景(音)手机:13915060308
常州刑事庭0519-5302627
常州国保大队0519-5301963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025-37020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