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衡水市 >> 刘苹(刘萍), 女, 45

个人情况: 河北省衡水市二院理疗科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衡水市桃城区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1年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3-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15: 河北省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刘苹的母亲遭骚扰
2018年8月13日下午,一男子到河北省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刘苹的母亲家敲门骚扰。该男子敲开门之后索要刘苹的电话,声称“想跟她联系联系”,遭拒后又想探寻刘苹何时回家探望母亲,也未遂;最后要走了刘苹弟弟的电话号码。刘苹告诉母亲:如果再有人敲门骚扰,让他留下他自己的电话和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5/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2447.html

2017-09-03: 河北省衡水市人民路派出所再次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
2017年9月1日下午,河北省衡水市人民路派出所相关人员再次到法轮功学员刘苹母亲家敲门骚扰。当时刘苹母亲正在熬中药,以为是邻居,就打开了门。他们自我介绍“我们来过”,其中一人不经刘苹母亲同意一只脚踏进家里,另一个在门口站着。他们朝刘苹母亲索要刘苹的电话号码,被刘苹母亲拒绝。又问刘苹何时回家,刘苹母亲回答“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3/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00.html

2017-08-30: 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民路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家

我是河北衡水市大法弟子刘苹,2017年8月27日下午三点多,有自称派出所民警的两个男子到我母亲家敲门骚扰。其中一个自称姓孙,说他们的名字和照片贴在楼下的宣传栏里面。进门聊了两句家常话之后,问我母亲是否有个孩子在衡水市第二医院上班,母亲回答“有啊”,两人又故意问“现在还在不在二院?”,“为什么没上班了?”,母亲说“不是因为炼法轮功,张勇不让上班了吗?”他两人又问“现在去了哪里?”母亲告诉了他们我现在所在城市的名称,他们问母亲是否方便打个电话给我,被母亲婉拒。又问我现在还炼不炼功,母亲担心我又遭迫害,含糊的说“现在不炼了吧”,又说“不知道,回来看我的时候没见她炼过”,那两人赶紧说“不炼了就没事了”。又随便说了两句话后匆忙告辞。

他们走后母亲立即通知我这件事,我告诉母亲别担心,他们明知道我没在衡水,也明知道他们自己在知法犯法、私闯民宅,扰乱居民生活,但是他们的上级给他们下达了口头指令,他们可能不得不应付一下。

我告诉母亲如果他们再去骚扰,不要轻易开门,先要求他们出示工作证、身份证,看过之后可以先用手机拍照,然后他们可以进门,但要亲手写下他们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以留作日后追查他们的证据。

我母亲住在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民路派出所的辖区内,从前属萃景社区。我已离开近十年,母亲也不清楚那个社区现在是什么名字,说可能还叫“萃景社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0/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大陆综合消息(1)-346611.html#17829231635-1

2016-06-13:遭药物迫害及人身伤害 河北女医生控告江泽民

河北衡水市二院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苹医生,在江泽民发起的这场长达十六年的迫害中,曾被非法剥夺工作并扣押全部工资十年,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两次,遭药物迫害三次,并被非法限制出境,遭受到多种形式的人身伤害和名誉损害,给她和家人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

下面是刘苹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我是控告人刘苹,于一九九四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穷。

(一)遭强辐射五官变形、晕倒

一九九六年,我在衡水市二院神经内科工作。自《光明日报》事件(污蔑法轮功)之后,科主任袁伟强开始处处刁难我,歪曲事实和编造不实材料到当时的院长徐文华处诬告我,那时我经常被安排值班或替班,袁伟强却制造舆论说我值不了班,最后跟徐文华说我“每天坐在办公桌上念阿弥陀佛”。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不念阿弥陀佛的,袁伟强的这一说法纯属编造。当时他是科主任,我是普通职员,徐文华经不起他的纠缠,在一九九七年四月把我调到放疗科(又称钴六零,是放射治疗肿瘤的科室)。

那时我年轻、尚未结婚,按照相关规定不能安排在此类强辐射科室工作。大约一个多月以后,我出现全身不适、乏力,浮肿、心悸、心慌气短,皮肤菲薄变黑发痒、稍微一碰就出血,头发干枯、月经稀少,面部浮肿到五官都变了形。到检验科查白细胞数目已远不足4.0(每毫升四千个),因当时的检验医生张凤杰不敢得罪院长,跟我说明情况后在检验报告单上写成4.0。

后来我在工作中晕倒,由医院的救护车送回家,是神经内科的护士长田秀满和宋秀云送我回去的。衡水市二院没给予任何治疗和补偿措施,为了推卸责任有关领导声称“这些医疗设备没有辐射”,“辐射量很小,对人体没有伤害”,并从那时起取消了衡水市二院CT室和放疗科的放射假,二零零四年之前未恢复,现在是否恢复不清楚。

在我休息期间,袁伟强扣发了我百分之四十的工资,给了他自己招去的一个临时工医生孙云飞。我通过修炼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又一次恢复了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滥用职权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一时间电视、报纸及各大新闻媒体到处充斥着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创始人的诬陷和诽谤,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种种歪曲报道,谣言满天飞。种种精心炮制的谎言和诬陷,毒害了中国人的心灵,强权和暴政扭曲了国人的人性,加速了中国社会道德的败坏。

那天我是下班后才得知江泽民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的事,当天晚上搭乘从河南到北京的过路客车至北京,想要向政府说明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国家领导人我们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没能进到信访局,只好乘坐晚上的火车回家。到家后即被非法监控,所谓“二十四小时不离开视野”,书记许同礼逼迫我交出大法书,并威胁说不交就抄家,我跟他们说了一句“除非我死了”,他们就没再提抄家的事。

在被非法监控一个星期之后,当时的院长张勇、书记许同礼请出退休院长徐文华,逼我写下“不习练、不参与、不集会”的保证,并软硬兼施让我按下手印,还逼迫我交出了两本正规印刷的大法书和几本手抄本。他们的行为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当时我在检验科工作,由于检验科主任王跃海不想参与迫害,时任院长的张勇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八日把我调到设备落后、缺少基本防护的辐射量巨大的理疗科。

那时候每天下班后,我的身体都是浮肿的,全身乏力到饭都不想吃。我不敢轻易躺在床上,因为躺下之后也是昏昏沉沉的,再想起来就更困难;我只能回到家赶紧炼功,这样炼完前四套功法后体能基本恢复正常,然后才能正常的吃晚饭,学法。日积月累的辐射,我的牙龈开始肿胀出血,月经量逐年减少,后来出现牙龈萎缩,身体极度虚弱。如果不是我偶有喘息的机会抓紧学法炼功,我想我的生命恐怕早已终结。

(二)被绑架到洗脑班折磨、三次遭药物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张勇指令王新婷安排我下午一个人值班,在接近下班时间将我绑架到洗脑班。当时的卫生局长王建军一脸淫笑的对我说:“刘苹,你还年轻,你别练了,我保证你大有前途。”我说,“你看起来像个流氓,你不配跟我说话。”他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走了。

当天晚上我出现心悸气短、呼吸困难,衡水市哈励逊医院急诊科医生做心电图显示“室性心动过速,心律超过二百次/分钟”,出诊人员主张接我到哈励逊医院急诊科观察,遭到医院派去的陪同人员苗文明的拒绝,开始她说我是装的,出诊的医生就问她:“症状能装出来,心电图也能装出来吗?”苗文明又说:“要接也得是二院接回去”,“她们炼法轮功的轻易死不了”。出诊的医生只好无奈的离去。我被留在洗脑班继续遭受折磨。

在洗脑班里,我的一切行动自由几乎都被限制。白天被关在房间里,一群“帮教”和犹大轮番灌输着他们的歪理邪说。上厕所有人跟着,吃饭、喝水由医院跟去的人给拿到房间里。晚上房间从外面上锁,还不让关灯,外面的人可以随时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包括我和另外两个医院派去的未婚女孩子上厕所。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期间,他们对我实施过三次药物迫害。

第一次是一个犹大端来一碗水,劝我趁热喝下。一群犹大看着我喝完水后全部离开了,留下一个叫赵勋的党校男老师看着我。几分钟后我感到头部发胀,头上的血管一跳一跳的,心脏也跳得砰砰的,全身憋胀出不来汗,皮肤变成紫红色,照镜子发现脸肿了。赵勋害怕了,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刘苹你可千万要活下来啊!等你的病好了我也炼法轮功。”

我就问他“水里下的什么药?”赵勋问我:“你感觉都有哪些药?”我说:“应该有肾上腺素类的,还有阿托品类的,还有其它的,我暂时辨别不出来”,赵勋说具体什么药他也不知道,然后就重复着一句话:“刘苹你这么聪明,你可一定要活下来啊!这件事(指这场迫害)早晚会过去的,你可一定要活下来啊!”

接下来的三天,我感到下腹不适,总想小便但是没有一滴尿。血压持续降到六十/40mmHg以下。六一零把情况通知衡水市二院,衡水市二院派急诊科一个叫韩丽的医生去给我量血压(韩丽目前在衡水市二院神经内科工作)。苗文明跟韩丽商量之后,韩丽趁我脚高头低位侧卧在床上的时候,很随意的量了一下我心脏下方的左臂,说是(收缩压)接近70mmHg.我跟韩丽说想要小便,请她稍等看是否有尿,然后在正确体位下测量一下血压的真实数值。韩丽和苗文明就出去了。那一次仍无小便,我赶紧回到床上躺好请韩丽量血压,苗文明说韩丽已经回医院了。那天晚上六一零值班的人跟陪同我的小同事说:“你们医院不负责任,没有刘苹的名字,非得送进来,血压这么低,也不把她接回去。”

第二次和第三次药物迫害使用的是奶粉。一天非法拘禁我的房间里去了一大群犹大,其中一个叫张俊哲的拿着一袋奶粉,说你吃不惯洗脑班的饭,喝点奶粉补补身体吧。还特意让我看看奶粉是没打开过的。我推辞说对很多蛋白质过敏,谢谢她们的好意,不用了。她们想尽办法的劝着我喝,说什么“多喝几次就脱敏了”一类的鬼话,不经我同意冲了一碗,连哄带骗看着我喝下去,把奶粉留给我,告诉我经常冲一点喝,然后一起离开了。她们刚走我感到下腹疼痛,去厕所出现腹泻。(注:我从小到大喝过很多品牌很多产地的奶粉,从未过敏过,所以我判断那不是正常的奶粉。)过了一段时间她们又去了,问我喝没喝奶粉,我说喝完拉肚子,所以没喝;她们又以“脱敏治疗”的理由拿出去冲了一碗要我喝。很快我就去厕所了,排出西瓜红颜色的细细的大便,肚子很不舒服。这之前我从未有过这种现象。那一次她们拿走了奶粉,表面理由是“反正你也不喝”。我是学医的,我明白她们是怕我把奶粉保留作为药物迫害的证据。

洗脑班的人反复询问我有无精神症状,有无睡眠不良,我猜他们是想把我转到精神病院迫害,就回答睡眠很好,情绪良好,家族中无精神病史。他们又问我有无心脏病,我说修大法后所有器官都变得很健康,如果有一天你们说我“心脏病”死了,那一定是你们害的。他们见我不上当,就没再提过类似话题。

最后洗脑班只剩下我和宋继普未“转化”,他们把我单独关在一楼,宋继普不知道在二楼还是三楼。每天派大量的犹大们用车轮战术折磨我,白天黑夜都不让我睡觉。犹大们不去的时候,衡水市二院跟去的一个名叫姜秋霞的胃镜室女职工就把房间的电视开到最大声,吵到别人都头蒙眼花的躲到外面去,她自己受不了了也出去散散步,但是洗脑班不让我离开那间屋子。一个多星期的强噪声污染和睡眠缺乏,我再次出现了牙龈出血和皮肤肿胀。我想办法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王跃海,他立即去找了许同礼,许同礼也赶紧去洗脑班看了看我。我提出要张勇到洗脑班,问他不放弃信仰是否就该被迫害死?许同礼说张勇得了红眼病正在住院。
洗脑班的总负责人袁金龙(当时从衡水市直工委抽调到洗脑班)见其它办法转化不了我,就带着他雇去的几个小痞子对我耍流氓。他们先把赵勋调回党校,认为是赵勋“影响了刘苹转化。”事实上,赵勋也确实在利用自己的身份保护着我免遭凌辱。

当时我被折磨的很虚弱,也看不到大法书,还不让离开房间。我感觉光阴虚度的很可惜!但平时也只能躺在床上,因为没事可做。有一天晚上袁金龙带着几个小痞子去了,先摔了我养在一个输液瓶子里的菊花,又去掀我的被子,有个小流氓还往下拽我的上衣。后来陪同我的同事张萍对他们发了脾气,警告他们如果胡闹,她自己也不留在那里看着我了。他们怕陷入僵局停止了耍流氓,但我们两个女孩子也意识到了处境的险恶。

后来,我就想通过文字游戏离开那个肮脏的地方,随便写了几个字。六一零那些人想见好就收,赶紧结束洗脑班。可是两个犹大,其中一个叫靳丽红,说“不行,她这根本就没转化。”几个犹大又逼着我从新写。在结束洗脑班的大会上,袁金龙说我写的不合格,我说“要不是因为你耍流氓,这些我都不会写。”我想撕掉那两张纸,被于娜一把按住。过后她解释说:“别跟他们激化了,赶紧离开这里吧。”

那段时间,我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做“逼良为娼”!我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变得道德高尚,我却要违心的说自己不再修炼法轮大法。此后很长时间,我的精神压力很大,可能还有他们对我实施药物迫害的后遗效应,我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低热和乏力。当时主管院长金辉要带我去查发热因子。我说谢谢他的关心,但是不用,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我哥哥去世一百天,当时我正常休班在家看护着年迈的父母,怕他们承受不了失子的巨痛。张勇派医院工作人员催我去医院报到,我说家中有事,去不了。十月三日,张勇和王新婷要停我的工作,我当场揭露他们的迫害,副院长金辉送我去科室上班时发现王新婷已准备好替我上班,金辉问王新婷“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王新婷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在身体上每日承受巨大伤害之时,理疗科主任王新婷还随意侮辱我的人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日,王新婷以她自己“更年期”为由,将我的脸抓伤,抓痕之深令皮肤科大夫也不敢断言“留不下疤痕”。几天后张勇的弟弟张猛到理疗科要求我给他按摩,我说“我不会按摩”,然后走到外屋。王新婷听见了,赶紧凑过去说她会按,以后的几天王新婷一直帮张猛按摩。之后院长张勇不许主管院长金辉处分王新婷。理疗科属功能科室,金辉当时是主管功能科室的副院长。我的叔叔找到张勇为我讨公道,张勇说“刘苹是炼法轮功的,这事儿没法处理。”

(三)在衡水市看守所遭迫害、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上班时间,我被绑架到衡水市看守所。具体情况如下:那天上午理疗科同事张雪莲的丈夫刘增泉(在衡水市监狱做饭)去了理疗科,缠着我一直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耗时间,大约十点以后他不停的看手机,十一点左右他收到一条短信就下楼了。他走后不到十分钟有人打电话要我去保卫科,说是核实一点事。我说工作忙,他们说很快就问完,并威胁说不要逼他们上楼造成恶劣影响。结果我刚走到门诊楼门口,就被几个人强行塞进一辆没有牌照的警车里面。车里几个人连推带骂,我看到一个人的警员证上写的名字大概是“刘明礼”或“刘明励”,至今已记不清楚了。回想二十三日下午本来应该正常休班,但王新婷非要换成我上班,我没同意。后来听同事说,二十三日下午,公安局的车在门诊楼下转了一下午。

六月二十四号中午被关在公安局的一个房间里,他们没收了我的电话。下午绑架我到衡水市看守所的路上他们打电话通知了我丈夫,在警车里还询问我丈夫的收入。我丈夫闻讯骑自行车追赶绑架我的车辆,到了看守所跟他们论理,问他们凭什么随便抓人。衡水市国保大队的左铁汉打了我丈夫一巴掌,打坏了我丈夫的眼镜。当时我的儿子读小学一年级,那天是他的七周岁生日。我丈夫被打的时间正是孩子的放学时间。我忍痛嘱咐丈夫:赶紧去接孩子。

在衡水市看守所,我们被迫剥蚕豆。同修王芳的手指因每天剥蚕豆而变形。我们和家人的来往信件被强拆检查。有个犹大听说我可能怀孕了,就装作无意狠命踢我的肚子。在月经过期一个多月后,一天晚上我突然出现了大出血,那些刑事犯还以为我是正常来月经,就对我进行人格和人身侮辱。我当时紧邻厕所休息,她们故意在洗澡时把凉水撒到我身上。之后的时间,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每天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我会裹着同修王芳的毛巾被去晒太阳,全身出汗但是仍然感觉冷。

据说我站着的时候双下肢是青黑色的,有的刑事犯就告诉监室里负责分活儿的赵敏,说“让那个刘苹多干点活吧,反正她也干不了几天了。”“她活不了几天了,你还护着她干什么?”气得赵敏大骂她们没人性。有个叫温成久的狱卒还扣下我家人给我送到看守所的钱(大概是二百元,记不太清楚了),回家后我看到了他写的收据,上面有日期,回想起来那天我只收到了衣服。我问家人为什么不给我送被子去,家人说一开始看守所就收了被子钱(忘了是一百元还是二百元了),哄骗家人说会给我们被子。但是我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看守所从未给过我任何被子盖。

那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为身体太弱被高阳劳教所拒收。大约九月六日(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上午被绑架到高阳,下午回到衡水,第二天又被关进洗脑班。犹大张俊哲、许玉慧、徐杰给我和温书巧、朱心款洗脑,逼我们写所谓“四书”,还勒索我们每人四千元钱。

(四)被剥夺工作、扣发工资、跟踪监控

回家之后,我去医院找张勇要求上班。张勇多次避而不见,且绝口不提他对我家人许下的将我调回临床的诺言。当我提出先回内科门诊跟徐文华院长学习一段时间时,张勇说:“刚从监狱出来就跟着院长(学习),影响不好。”并说其他内科无岗位。

我是衡水市二院的正式职工,由于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张勇就敢滥用职权不让我上班,不让我晋职称,在我正常上班时随意绑架我,默许对我的种种故意的人身伤害和名誉损害,并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起扣发了我全部的工资。

张勇作为院长,为所欲为的剥夺了我在衡水市二院工作养家的权利,但是每到四月二十五日、五月一日和十三日、六月十日、七月一日和二十日、八月一日、中秋节、十月一日放假期间、元旦、正月初一、二月到三月好象是开两会的半个月,以及平时任何江泽民犯罪集团认为“有事儿”的时候,张勇都会派上一支“队伍”监视我的居住和出行。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张勇居然派了一伙人租房子,居住在我租住的房子对面,从窗户里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有时会跟踪我接孩子。奥运将至时,竟然找了一伙人摆了一张桌子在我居住的胡同门口,说是出入人员都得登记。

因为张勇曾多次配合六一零和派出所迫害我,年迈的父母日日担心我的安危,最后不顾自身的病痛和孤苦,劝我远走他乡。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带着年幼的儿子含泪辞别了白发苍苍的父母亲,坐火车到了广州。

过了几天,张勇派衡水市二院的孙文豹、张健追到广州,自称是衡水市公安局的人,谎称我的丈夫在老家犯罪了,从我们所住辖区的派出所骗取了我们当时租住房屋的地址,刚好那两天我搬家,他们在那里没找到我,又从那个房东处打听我搬到了什么地方。我丈夫知道后找到他们,要拉他们一起去派出所澄清事实、恢复名誉。他们答应第二天上午去。第二天我丈夫去找他们,旅馆的人说那两个人早上不到四点就走了。过了几天,张勇又派衡水市二院办公室的彭春联和柴建鹏到广州监视我。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在办理出国护照时,发现早在一九九九年自己就被限制出境至二零一九年,共二十年。我找到衡水市二院相关人员进行了交涉,并给张勇写信希望他能撤回他当年对我限制出境的申请。张勇装聋作哑,回到衡水后我又多次打电话给他他不接。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和七月二十日两个晚上,我母亲打电话给我,发现电话被监听。

我回忆起一九九九年八、九月份,我记得是衡水市河东派出所,但前衡水市二院办公室主任刘新宁说是东门口派出所,曾向我索要照片,说是发到网上,当时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曾给过他们一张照片。至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才明白,这些恶人们在十四年前就害怕迫害正信的罪恶曝光,从迫害一开始就在限制部份法轮功学员出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3/遭药物迫害及人身伤害-河北女医生控告江泽民-329949.html

2013-07-22: 邪党的“恐惧日” 河北医师和母亲通话被监控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2/邪党的“恐惧日”-河北医师和母亲通话被监控-277039.html
2013-07-18: 河北衡水市限制大法弟子出境 迫害善良

河北衡水市大法弟子刘苹在办理出国护照时,发现被限制出境二十年。2013年7月16日上午,刘苹打电话给衡水市二院相关负责人,查询自己被非法限制出境一事。院方解释说,当年要照片的应该是“东门口派出所”的人,说“二院一直归东门口管”,限制法轮功学员刘苹出境是衡水市东门口派出所所为。据悉,衡水市东门口派出所目前换了新所长,姓张,要求刘苹“在目前所在地的居委会和工作单位出具没炼法轮功的证明,然后报市局审批(撤销限制出境的申请)”。

刘苹当场在电话中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衡水市二院院方赶紧解释说,他们也只是在转述东门口派出所所长的话。

限制法轮功学员出境,本来已属非法行为,而且经查询,目前公安部还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是衡水地方上在滥用职权、迫害正信和善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6820.html

2013-07-17: 河北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发现被限制出境二十年

河北衡水市二院法轮功学员刘苹在办理出国护照时发现被限制出境至二零一九年,共二十年。后来了解到,河北衡水师范学院(原名衡水师专)两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前后出国探望女儿时,也遇到类似情况。刘苹回忆起一九九九年八、九月份,衡水市河东派出所曾向她索要照片,说是发到网上。当时刘苹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曾给过他们一张照片。今天才明白他们在十四年前就害怕迫害正信的罪恶曝光,从迫害一开始就在限制部份法轮功学员出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7/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6782.html

2006-05-31: 衡水市邪恶610及不法官员又在行恶
2006年5月11和12日左右,河北衡水恶党610恐怖人员及不法官员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统一的迫害行动,对所属各县市区的大法弟子進行非法绑架、抄家、骚扰。据悉,这次邪恶的行动是河北省公安厅请示了公安部而在全省开展的所谓“春雷行动”的一部份,说在衡水发现了用彩色喷墨打印机打印在人民币上的三退内容,引起了恶党的恐慌。

这次大法弟子多被问有没有电脑。不法人员在农村传达的恶令是在法轮功学员家找到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罚款6000元,上不封顶。

5 月11日上午和12日,人民路派出所恶警两次骚扰大法弟子刘萍,第一次称是派出所的,第二次去了以后甚么也不说,只是疯狂砸门。12日下午,又有人砸门,说是居委会的。5月13日中午,又有不法人员登门骚扰,未报家门,一边敲门,一边喊着刘萍的名字,吓得刘萍的儿子躲到被窝里不敢出声。大法弟子刘萍 2005年6月24日被不法人员绑架,在衡水市看守所经历了两个多月非人的折磨后,被邪恶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2005年9月6日因体检不合格被家人从高阳劳教所保释,但又被关入洗脑班,犹大张俊哲、徐杰参与迫害。在洗脑班被勒索了4000元的所谓“讲课费”,并被迫违心的写了“四书”之后,于2005年 9月14日才回到家中。2006年3月份,不法人员以“两会”为名,到她们家的院子里几次骚扰,自称是人民路派出所的;4月初,又以查户口为名,上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1/129251.html

2006-02-15: 河北衡水市二院医师刘苹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苹是河北省衡水市二院医师。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为刘苹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当时的院长张勇在对刘苹24小时不离开视野软禁一个星期之后,逼她写所谓的“保证书”、交大法书,并于99年9月18日将她调至辐射量巨大的理疗科。

日积月累的辐射,刘苹出现浮肿、牙龈肿胀出血;后来月经量逐年减少,开始出现牙龈萎缩,身体虚弱到;如果不是刘苹偶有喘息的机会抓紧学法炼功,她的生命恐怕早已终结。

在身体上每日承受巨大伤害之时,理疗科主任王新婷还随意侮辱她的人格。2002年12月4日,王新婷以“更年期”为由将刘苹的脸抓伤,抓痕之深令皮肤科大夫也不敢断言“留不下疤痕”。院长张勇不许主管院长处理王新婷,说“刘苹是炼法轮功的,这事儿没法处理。”

2001年10月9日,张勇指令王新婷安排刘苹下午一人值班,在要下班时将刘苹绑架至洗脑班,洗脑班的袁金龙见转化不了,便指使其他恶人对刘苹耍流氓。那时刘苹血压很低,610的人说:“你们医院不负责任,没有刘苹的名字,非得送進来,血压这么低,也不把她接回去。”

2002 年10月2日,刘苹的哥哥去世100天,当时刘苹正常休班在家看护着年迈的父母,怕他们承受不了失子的巨痛。张勇派医院工作人员催刘苹去医院报到,刘苹说家中有事,去不了。10月3日,张勇和王新婷要停刘苹的工作,刘苹当场揭露他的迫害;副院长金辉送刘苹去科室上班时发现王新婷已准备替刘苹上班,金辉问王新婷“你为甚么会在这里”,王新婷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2005年6月24日,刘苹因参加在政府门前请愿被绑架至衡水市看守所,23日下午本来该刘苹正常休班,但王新婷换成刘苹上班,据说那天下午,公安局的车在门诊楼下转了一下午。

9月6日,刘苹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张勇绝口不提他对刘苹及家人许下的诺言,将刘苹调回临床。当刘苹提出先回内科门诊跟徐院长学习一段时间时,张勇说:“刚从监狱出来就跟着院长(学习),影响不好。”并说其他内科无岗位。

从2005年6月24日至今,刘苹一直未上班,张勇扣发了她全部的工资。在衡水市二院,刘苹不但遭受人身伤害、名誉损害,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刘苹连续两次在工作单位被绑架,致使她的家人害怕到下班时间刘苹不回家,他们害怕一次一次的突然失去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5/120823.html

2005-09-14: 河北衡水八名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近况
6月份衡水抓捕的九名大法弟子中,国保支队于9月6日送8名大法弟子劳教,大法弟子齐发正念,一个也不能留下,结果检查是大法弟子全部有病,送人的警察说回去没法交差,劳教所又开会研究,挑了两个病比较轻的夏圣国、康彦溯留下了,其馀全部拉回。

现大法弟子尚文岭、齐振贵、王平均已正念闯出。

主办这个案子的是衡水市国保支队,大法弟子朱新宽、刘苹、温淑巧在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国保支队在它的院内又转为这三名大法弟子办起了洗脑班。犹大是:徐杰、张俊哲、史玉慧。负责人是国保支队副队长左铁汉,电话1338338830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4/110377.html

2005-09-08: 河北衡水市因6月16日之事抓捕的九名大法弟子现已有8名被非法劳教,另外一名夏世革已被“提请逮捕”。具体是:朱新宽3年,康燕溯、温淑巧2年,尚文岭、齐振贵1年半,王平均、刘苹、夏胜果1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8/109997.html

2005-09-07: 衡水市邪恶“616”专案组绑架十三名大法弟子
2005年6月16日上午,河北省衡水市大法弟子帮助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孙良胜、康彦祥的家属去衡水市邪恶“610”要人,要求无条件释放亲人。衡水市邪恶610随即成立了所谓的“616”专案组,疯狂绑架了十来位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616”专案组是在衡水市邪恶委书记李俊渠_B市委主管政法头目张增良、王宝军指使下成立的。
孙良胜、康彦祥的家属因长时间得不到亲人的音讯,于2005年6月16日在大法弟子的陪同下,到衡水市610去问明亲人去向,并要求无条件释放亲人。衡水市邪恶610随即成立了针对此事的所谓“616”专案组,根据他们对大法弟子偷拍的照片,从6月16日当天开始,非法抓捕了孙良胜的妻子及_d彦祥的哥哥在内的十来位大法弟子。

邪恶610及“616”专案组恶徒的犯罪事实如下:
7月中旬,衡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刘苹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7/109956.html

2004-03-06: 桃城区卫生系统——桃城区卫生局局长王建军恶行
2001年9月,桃城区卫生局局长王建军恶行拟定名单,将桃城区卫生系统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绑架至洗脑班实施精神与身体折磨,并亲自参与绑架行动。

2001年春,王建军指使市二院院长张勇,伙同其共同行恶,将单位里大法学员刘萍从单位绑架至洗脑班進行迫害。

衡水市联系资料(区号: 318)

2018-07-29:
魏桥派出所 3183367749
代耀超 所长 18632878661
苗伟涛 18631812663
深州市公安局拘留所 3183310741
康志军 185318039083183310128

2018-03-27: 康复街派出所(区号:0318):
值班电话:7928201、7928202、7928205
所长徐宝林
指导员王先勇13383681568、13582686616
副所长多海燕13383681388、13903180577
副指导员贾璐申13383681210、15933850005
崔文广13383681380、15832868989
李慧颖13383686886、13903189298
赵方占13383681390、13931829198
杨国录13383681379、13582680388
刘红宇13383681386、15003186661
李亚光13383681383、15933850009
张佳佳13383681218、15933819866
范明明8885350、15003182219

2018-02-11: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及人员信息:
桃城区法院:
地址:人民西路1698号 邮编:053000
区号:0318 24小时值班电话:2818628 办公室电话:2818600 传真:2818612
院 长刁宏震 2818666 18631889866
副院长尹学兵 2818620 1863283036
副院长李希国 2818610 18632888183
副院长段立群 2818613 18632830168
副院长刘福升(主管邢庭) 2818832 18632830359
政治处主任曹胜顺 2818605 18632830382
执行局长宋文禹 2818728 18632831111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高云 2818983 18632830306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酉红卫 2818952 1863283016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8)

2006-02-15: 张勇(院长)手机 13903180971(注:还有一名司机也叫张勇)
通信地址:河北衡水市二院 邮政编码:053000
高凤梅手机:13932870918 宅电:0318-2050408

王新婷,女,1954年生,现任河北省衡水市二院理疗科主任。此人受邪恶蒙蔽,参与迫害本科室法轮功学员刘苹。电话:0318-2155456(家) 0318-6918302(小灵通)
其女儿杨丽,又名杨婕,目前正在市二院实习。

王建军电话:0318—2323908(办公室)
家庭住址:衡水市胜利西路区卫生局家属楼
衡水市的邮编:0530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