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州 沙市区(沙市) >> 杨先凤(扬先凤,杨先风), 女, 53

杨先凤(扬先凤,杨先风)
在长达九年的无休止的迫害中,杨先凤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以致重病缠身,于2008年4月3日含冤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
个人近况: 2008年4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9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16: 我所了解的杨先凤生前遭迫害情况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我忽然想起了杨先凤。她是我二零零七年在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即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被迫害时认识的一位同修。

不料星期五下午我看到新的《明慧周刊》,上面报道了杨先凤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原来四月三日,杨大姐离世那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我不禁泪如雨下……

二零零七年,我被中共恶人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迫害。汤逊湖洗脑班位于湖北警官学院内,是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洗脑班由一栋三层楼改成,楼前有个院子,院里有个小篮球场和一小块草坪,院墙很高,院子铁门紧锁。院墙内刷满了大的血红色邪党标语。一楼大门又是一道铁栅门,有卫护队一天二十四小时看守。每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陪教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其中一名是当地的,一名是沙洋劳教所的恶警。法轮功学员被分开关押,不许说话。

第一次见到杨先凤,是在三楼的教室里。一个女恶警,好象叫刘琼,小个子,带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大姐進来。天很热,大姐穿着一件红色对襟中式棉袄,长发,很瘦,气色不好,背有点佝偻。但是大姐坚毅的眼神令我精神为之一震,那一瞬间,我心里就知道邪恶的这一切又是白费心机。 “杨先凤!老实点!”恶警吼着,把她指定坐到最后一排,然后自己坐在旁边。

我的陪教后来告诉我,杨先凤是沙市的,从女子监狱过来的。天气很热了,杨大姐脱了红棉袄,只有一件新买的又长又大的白汗衫。杨大姐是在买菜时被恶警绑架的。

杨大姐并不能多见,她被恶警调到一楼最左边的一个房间,挨着放杂物的房间,除了恶警,当地的陪教二十四小时盯着,也不让她“放风”。她处处抵制邪恶的迫害,不唱邪歌,不跳舞,不听课,是邪恶的“眼中钉”。

每天洗脑前,帮教李其霞、张凤琴就逼着我们唱邪歌,杨先凤不唱,恶警就点名叫她唱,她就说“不会唱”,恶警没办法,不了了之。

洗脑班快结束时,我们趁警察不注意,简短的交流了一下。杨大姐说:“你看它转化得了谁?”我记得杨大姐的话:“别怕它,发正念、背法,一定要修下去,跟师父回家。”

最后几天,我得知杨大姐并不是孤身一人,为了避免亲人遭连累,她不说亲人的名字。她告诉我,她的亲人在某省城,家里条件很好。为了联系,我把我亲人同修的手机号写在纸条上,趁打开水时塞到她的手里……

谁知那一次竟是永别。后来在明慧网的资料中,我才知道她曾经遭受过多么残忍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底被荆州市沙市区公安分局一科邪恶头目胡有才、刘居华,伙同街道办主任张某和习某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上千元现金,非法拘禁在沙市区中山公园内一个名叫鹰冠山庄的一间小黑屋内,对她進行刑讯逼供。

在荆州市看守所恶警给她灌食时,用电工用的大螺丝刀把她的门牙撬断了三颗,并用钳子拔牙根,流了很多的血,当场很多犯人都被吓哭了。后来再次将她转移到沙市看守所关押,被姓鲁的所长强制灌食,故意将管子来回抽拉,使她的口鼻出血,流的头脸、衣服上到处都是。这时她已被摧残得只剩下皮包骨,皮肤发乌,身上恶臭,不能站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迫害成这样,荆州沙市区邪恶“六一零”还操纵法院将她枉判四年,强行送進了武汉女子监狱,监禁在狱中的“疯人院”老残一队。

在武汉女子监狱,她拒绝写“三书”,恶警就对她罚站,从四月底一直站到六月底,没日没夜地站,不让睡,不让动,站得她腿脚肿的象紫茄子,小腿肿的与大腿一般粗,以致她分不清东南西北,昏倒在铁门上,头被撞出了一个洞,流了一大滩血。最后站不起来了,恶警樊队长就把她关到严管号,用步步紧的铐子,把她吊到铁门上,要监号里的犯人折磨她,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身上臭气熏天,恶人还有意将铁门来回开关,任由杨先凤的身子随着铁门的开关而反复在地拖来拖去,手上铐铐子的地方连骨头都露出来了,惨不忍睹。

即便如此,杨先凤还是不妥协,恶人彭金秀就把“决裂书”写好,叫六个“包夹”强行将她摁着,把她的大拇指都撅断了,逼她在上面签字,她坚决不从,拼命抗争。最后,狱警丁某竟指使十几“包夹”连推带打,有的坐到她背上,有的坐到膀子上,有的按头,有的扭着她的胳膊,有的用细麻绳把笔捆在她手上强行让她在“决裂书”上签字。

当恶人们放下杨先凤后,她仍拖着遍体鳞伤的身子到办公室找到恶警,公开声明“三书”是由“包夹”犯人强行捉住她的手所写的,声明全部作废。恶警气急败坏,又把她关進“反省监号”继续迫害,并导致她一度失去记忆。

泪眼婆娑中,我仿佛又看到了杨先凤穿着红棉袄、白汗衫的身影,看到她饱经风霜却依然对佛法真理坚定、祥和的那双眼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6/我所了解的杨先凤生前遭迫害情况-240864.html
2010-02-22: 武汉女子监狱:灭绝人性的系统迫害
......
2、践踏生命、健康与人格尊严权

在武汉女子监狱十年的暗无天日的迫害中,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伤、致病、致残啊!迄今,武汉女子监狱迫害黑幕还只是掀开了小小一角。

例如:襄樊宋玉莲、荆门苏克珍、武汉许光临、荆州杨先凤等等被迫害致死。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33.html

2008-04-14: 湖北省荆州市杨先凤被迫害致死(图)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杨先凤,2001年3月被非法关押10个月后,被非法判刑4年,在狱中受尽折磨,2006年出狱。2008年2月20日左右,再次被邪党“610”恶徒绑架,被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近40天,精神受到很大打击,于4月3日离开人世。

杨先凤,女,53岁,97年上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99年大法遭到迫害后,因进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是正法,遭到沙市区公安分局一科恶警迫害,被非法关押多月,受到了肉体上、精神上折磨,并受到恶警陈金华的经济敲诈。2000年7月无故被沙市区610关押到沙市党校非法洗脑达两月之久。

2001 年3月6号,杨先凤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沙市区公安分局一科的恶警非法抄家,(搜走所有大法书籍及现金),他们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将杨先凤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沙市中山公园鹰冠山庄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们不让杨先凤睡觉、用强烈的灯光照射眼睛、罚站、受冻、打耳光、把辣椒水放入杨先凤的眼睛与嘴里、把点燃的烟卷塞入她的两个鼻孔内,用棉被将杨先凤捂住(叫包饺子)穿着硬底皮鞋在她身上踩、残酷折磨九天九夜,致使杨先凤昏死过去,膀子被打脱臼,恶警不顾杨先凤的死活、强行关入看守所,十个月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在看守所期间,杨先凤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要求无罪释放,被荆州市西门看守所张从金副所长指使犯人进行了象对待死囚犯一样的野蛮灌食,用铁起子撬掉了杨先凤的三颗门牙,鲜血不止。2001年12月,杨先凤被非法关押在沙市第二看守所时,被以副所长鲁某为首的恶警指使犯人用较粗的橡皮管从鼻腔内插入灌食,致使杨先凤口鼻血流不止,头发衣服上都凝固着很多鲜血,鲁某指使在场的犯人立刻清除地上的血迹,并强调不许对外说此事。

长期的遭受非法关押,杨先凤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她是被抬进湖北省女子监狱的。在监狱的非法服刑期间,因抵制迫害,狱警十几天不让她睡觉,日夜罚站,几次昏倒,后脑勺摔破流了很多血,即使这样,恶警还把她用绳子捆在柱子上继续罚站,逼她“转化”,致使杨先凤手脚肿烂,惨不忍睹。

杨先凤的精神、肉体受到了很大的摧残,被非法监禁四年回家后,沙市区“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以杨家龙为首的恶人们还不放过杨先凤,长期骚扰她,监视她的言行。2006年,杨先凤买菜回家,在自家楼梯口被守候的610恶人绑架,强行送到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

在长达九年的无休止的迫害中,杨先凤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以致重病缠身,于2008年4月3号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4/176444.html

2008-04-10: 湖北荆州市杨先凤遭迫害离世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杨先凤,女,53岁,2008年2月20日左右,再次被邪党610恶徒绑架,被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近40天,精神受到极大打击,导致旧伤并发,于4月3日早上7点离开人世。这是中共邪党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杨先凤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为了大法清白,证实大法是正法,去北京上访而被关押与经济勒索,二零零一年因发放真相资料被公安分局一科绑架,在公园人防地下室遭受恶警刘居华、李正刚、郭敏文、徐忠林等毒打,致使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杨先凤在被非法关押10个月后被非法判刑4年,在狱中受尽折磨,2006年出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0/176201.html

2008-03-22: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杨显峰被绑架补充
3月17日下午4点多,湖北麻城国安带领龙池桥派出所不法之徒共5人骗开法轮功学员杨显峰家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把人绑架将杨显峰从家中架走;在没有杨显峰家人在场的情况下翻箱倒柜的非法抄家,把电脑、书籍等很多物品抄走。杨显峰当天被送到行政拘留所关押,3月19日被送到武汉洗脑班进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2/174844.html

2007-06-09: 曝光荆州市恶人彭先堂、胡友才、杨家龙、陈志祥等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公安局副局长彭先堂、公安局国保大队科长胡友才(内部人士称他为沙市一号特务头子)、国保大队副科长刘居华(现在沙市西城区)、国保大队恶警陈金华、李志刚、郭敏文、徐忠宁(现在沙市区崇文派出所)、杨勇(司机)、范莹洁(女),沙市区610办公室主任杨家农(现调沙市区纪委),610办公室副主任陈志强,610办公室科长蒋志和,沙市区朝阳派出所副所长秦科长,是荆州市沙市区打压法轮功的急先锋。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他们忠实执行江泽民恶棍打压法轮功的政策。他们先后迫害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刘芳、钱辉、张辉、郑健民、陈又红、郑菊、杨先凤、江大林、张玉华、刘亚珍、付万华、代堂富、许英、陈家旺、李章明、胡家丽、陈静江、邓天玉、张九亮、王琼、欧阳、全海燕母女、李德林、张宇、梁新枝、施良玉、宋畅、李元珍、蒋宝莲、老王、老顾、冯振伦、老姚、朱从英、朱举英、曹海珍等等近百人。很多人都是多次反复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9/156557.html

2007-04-03: 大法学员退休职工杨先凤被610绑架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原沙市市)大法学员退休职工杨先凤,于三月二十日(或二十一日)突然失踪,现有消息证实,她已被610绑架到武汉洗脑班迫害,相关的具体详情目前尚不清楚。

杨先凤曾于2002-2006被非法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3/152068.html

2006-02-24: 请国内大法弟子利用在联合国的立案抵制迫害
扬先凤和朱久英,女,湖北省沙市人,于2001年3月被拘捕被警察监管九天。警察开强光灯不让睡觉。她们被迫长时间直立站在寒冷的外面。她们被迫坐在高凳子上受拷打,扬先凤的胳膊被扭断。她的眼睛被灌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4/121541.html

2004-03-05: 在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小小的弹丸之地上就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三至五年的劳改(陈友红、刘亚珍、陈静江、杨先凤、邓天玉、徐英、代堂富、李章明、施玉良、陈家旺、周德荣);20多人次被非法送劳教:关明凤、金海燕(2次)、宗爱芳、宋畅、付万华、钱辉、江大林(2次)、芮年贵、刘勇、谢丽娟、代蓉、郑光芬、王琼、李永芳、郑小芳、奈新芳、蔡小莲、张玉华等;200左右人次的学员被看守所超期关押过。多人被送洗脑班强化洗脑。

目前,沙市区的“610”头目杨家农仍充当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爪牙,他一方面从大法学员及所在单位罚刮钱财,另一方面用请吃饭、给钱等手段收买沙洋劳教所的败类,利用他们迫害其他大法学员。另外,沙市区公安局一科内,对法轮功学员诱供、严刑逼供时心最狠、手段最辣的首恶属恶警李志刚;从大法学员家属中捞钱,骗吃骗喝脸皮最厚的属陈金华;素质最低的是徐忠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5/69254.html

2003-10-27: 杨先凤,女,46岁,裁缝,在看守所被折磨得不能行走,是抬到监狱来的,在致残一队。因抵制邪恶,恶警十几天不让其睡觉,日夜罚站,几次晕厥,挺直地倒到地上,后脑勺摔破,流了许多血。就这样恶警还把她用绳子捆在柱子上继续罚站。恶人经常打骂她,她坚决不写“三书”,恶警樊(队长)把她关进严管监号和疯子在一起,把杨先凤反铐在铁门上十多天不让睡觉,她双手肿烂得变了形,双脚肿得象穿了靴子,从脚背一直肿到大腿,整个腿紫得发黑,惨不忍睹,很多犯人看到都偷偷掉泪。恶人还有意将铁门开来开去,杨先凤就跟铁门一起反反复复被这样拖进拖出,经常听到她的哭声和叫声,因严管监号在厕所旁边,上厕所非得经过那里,许多犯人不忍看此惨状,因此不敢上厕所。

在这种情况下,杨先凤还是不妥协,恶人彭金秀就把“决裂书”写好,六个犯人强行将她摁着,让她在上面签字,她坚决不从,拼命抗争,它们就连推带打,按的按,摁的摁,扭着她的胳膊把笔捆在手上强行签字,杨先凤的呼喊、惨叫声,楼上的人都听得到,让人的心都发颤。

2002-01-08: 大法弟子杨先凤(女,48岁,下岗职工),徐英(女,30多岁,铁路职工),邓天玉(女,52岁,植物园退休职工),代堂富(女,40多岁,农科所会计)等人,被公安无理从家中抓走,非法关押在沙市中山公园内幽静的鹰冠山庄内进行长达九天九夜的酷刑折磨。暴徒们害怕外界知晓,把富丽堂皇、环境幽雅的小宾馆变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怖场所。在整整九天九夜的日子里,沙市公安局一科的恶警们不准她们睡觉,不准穿鞋,不准坐,不准闭眼,不准她们有片刻休息,轮番24小时不停换班对她们侮辱、毒打、体罚,并把她们一直反铐着,双脚离地吊起来毒打,更为恶劣的是恶警们居然用辣椒水染她们的眼睛和伤口,然后用火烤烟熏,并把燃烧的烟头插进她们的鼻孔里。怕她们的惨叫声惊动服务员,暴徒们就用毛巾塞住她们的口,然后再用被子蒙住进行拳打脚踢,打瘫在地之后,几个男打手跳到她们身体和被子上乱踩,就是上厕所也是两个男恶警拖着去,九天九夜的折磨使她们多次昏死过去。杨先凤的手臂、肩关节多次被打脱臼、打断。邓天玉的一只眼睛也被打到失明,她们都已经被迫害致残,邪恶的沙市公安局一科恶警们不顾她们有的年岁已大,硬是把她们往死整。

九天九夜惨无人道的折磨没有让大法弟子杨先凤等屈服,她们没有向邪恶妥协,最后被转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们集体绝食11天,抵制邪恶,坚持真理,维护大法,被邪恶狱警张从金(荆州西门看守所)等残酷迫害,暴徒们强行灌食,变相用刑,用钳子将杨先凤的一颗门牙生生拔下,后来恶狱警张从金等又灭绝人性地拔下了杨先凤的另两颗门牙。杨先凤流了很多血,衣服都被染红了,她终于痛晕了过去,象这样残暴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太多了。就这样,她们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了九个月。2001年12月14日,邪恶势力开庭审判她们,开庭见到她们时,都是满身伤痕,杨先凤是躺着被抬进法庭的,处于半昏迷状,邓天玉左眼失明已影响到右眼,她们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但是,在邪恶的“法庭”上她们义正词严,痛斥邪恶的迫害暴行,向世人讲清真象,洪传大法,大法弟子徐英最后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并要求无罪释放。在所谓的“公开”审理中,邪恶势力不让群众观庭旁听,不让同修功友进庭讲真话,最后不法之徒们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草率的宣布杨先凤四年,徐英、代堂富、邓天玉等三年,但她们均没有在“判决书”上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8/22744.html

2001-12-29: 今年三月,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恶警将大法弟子杨先凤从家中抓走,并非法抄家,搜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及存放在家中的几千元现金,他们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将杨先凤及另一名大法弟子朱举英(居委会副主任,被骗到公园)非法关押在中山公园鹰冠山庄内,共关押了9天。

在这9天里,恶警们不许她们睡觉,用强光照射眼睛,用罚站、受冻、坐高脚凳、打耳光等野蛮手段進行虐待。逼迫她们承认某地的传单是她们散发的。特别是对杨先凤,更是毫无人性的采用酷刑折磨。由于杨先凤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以一科副科长刘居华为首的恶警共四人,在这9天里,反复对杨先凤大打出手,导致其左臂上部骨折,至今仍然活动不便,经常疼痛难忍,他们甚至用辣椒水染她的眼睛,再用火烤,将烟头点燃后插在她鼻孔里,昏迷后,又将她“大”字形铐在木板上,根本不顾她的死活,满足他们罪恶的变态心理,并多次用低级下流的动作的语言欺侮人格。但是尽管他们滥施酷刑,丧心病狂,对大法弟子实行野蛮的毫无人性的迫害,然而最终不能动摇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邪恶的企图破产了,留下的只是他们罪恶的记录和即将来临的恶报。

在转入看守所后,一科的恶警将杨先凤等四名大法弟子的所谓材料转到检察院,提起上诉。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几个月里,杨先凤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坚定正念,坚持学法炼功,11月她们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恢复自由。恶警在强制灌食的过程中,灭绝人性的将杨先凤下面中间三颗牙齿用大钳子生生的拔了下来,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

2001-06-05: 湖北荆州沙市流氓警察把大法弟子扬先凤折磨致残
沙市大法弟子扬先凤、女,于2001年3月在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抓到朝阳派出所。他们把她铐在窗栏上并不断毒打她,逼她交代真相资料的来源。到了晚上,其中一个恶警竟叫来一个妓女,在她面前干着那苟且的邪恶勾当,并逼迫扬先凤看。扬先凤紧闭双眼不去看这恶心的丑恶勾当,流氓恶警就打她,逼她看。扬先凤坚决不从,又被流氓恶警用被子包起来推倒在地,被他们用铁棍打、踩在她身上跳,当即把她脊柱骨踩断。恶警竟扬言“上面说了,打死算自杀”。扬先凤疼痛难忍,在这样的情况下,邪恶之徒还是把她送進了沙市第一科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扬先凤不配合警察照相,恶警又把她的右臂扭断。在她痛昏过去的时候,恶警竟又用辣椒水往扬先凤的眼睛里淋、把燃着的烟头塞進她的鼻孔,致使扬先凤的眼睛被弄残。恶警到她家抄家时,把他家里仅有的一千圆现金全部抄走。

2001-05-13: 荆州市沙市区不法警察入室抢劫
自上次报导荆州市沙市区的不法警察的犯罪事实之后,这些警察不思悔改,仍進行着犯罪活动,比如他们把大法弟子杨先风家翻了个底朝天,将她放在抽屉里、枕头下、床头柜里的人民币(达数千元以上)洗劫一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3/10984.html

2001-04-24: 湖北省沙市公安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湖北省沙市公安局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本地所有被他们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均被其以各种手段敲诈勒索人民币万元左右。

继一批批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劳教后,近来公安的迫害手段继续升级。2000年12月下旬,大法弟子刘亚珍、陈友红、陈静江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被判刑3-4年。同时,杜慧芳、李德林、陶书娥等大法弟子被抓后,被非法关押近3个月。

2001年3月,又有7名大法弟子因散发有关“自焚案”的真相传单被抓,他们均被严刑拷打,残酷折磨,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沙市第一看守所。其中,邓天玉的视网膜被打脱,一只眼失明。许英被强行逼供,9天8夜不许睡觉,并被打得全身都是伤,身体关节部位至今不能动弹。3月6日-14日,杨先凤(女)一直未合过眼,由一科的郭X、刘X、徐X、杨X、李X轮流看守,被其中4人轮流毒打(李X除外),徐X扬言“不要打成外伤,要打就打成内伤,打死了就说是自杀!”他们用辣椒水抹在杨先凤的眼睛和嘴巴里,并把点燃的香烟插入其鼻孔,再用毛巾堵住嘴、棉被盖住头,手反背着“架飞机”,然后再用铁板猛抽嘴巴,并在她背上猛踩。她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左臂两处脱臼。

大法弟子万选芳3月7日被抓,警察将她与一吸毒男犯一同关在朝阳派出所的禁闭室中,半小时后警察幸灾乐祸的去查看动静,却发现那名吸毒犯毒瘾发作,对万选芳未造成什么伤害,于是就又换了2个男犯人,并对他们说:“多多关照此人!”犯人心领神会的进了禁闭室,此时情况十分危急,万选芳在心中直呼“师父保护我”!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她的家人“凑巧”正好赶来,万选芳才免遭强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4/10231.html

荆州 沙市区(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16)

2019-02-10: 沙市区“610”电话:0716-8444155
黄跃胜     沙市区610主任       手机: 13872339939
陈志强     沙市区610副主任      手机: 13317588875

2018-10-28: 荆州市江陵县“防范办”负责人:陈振宇 电话:13508628069
2018-08-19:
经办警察雷罡,电话15090808420
湖北江陵县检察院:
电话:0716-4738521
院长杨华平、检察长刘金梅
江陵县郝穴镇派出所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郝穴镇江陵大道93号
邮编:434000 电话:0716-4729110 047=4738027
江陵县公安局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郝穴镇江陵大道129号
邮编:434000 电话:0716-4732222
江陵县郝穴看守所电话:07164724636
江陵郝穴看守所部份电话:
张兴忠13035301699 齐同雨 13872305354 刘先文 13807218501
郝穴派出所部份警察警号:
所长:赵053376
教导员:朱 053437
办案:付 051395

湖北荆州市江陵县江北农场监狱
监狱长何选方, 电话:13507178789
副狱长:
向隆洪, 电话:13972380882
张勇, 电话:13871550537
王昆, 电话:15972696969

2017-06-28: 郝穴看守所电话:07164724636 经办警官雷罡,电话15090808420

2015-11-21: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中山派出所新任所长杨峰多次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
其电话号码为:17771626762

2011-08-10: 沙市610办公室:0716 8212610
沙市区国保大队:0716-8127490 大队长 杨洪 13507215566
沙市第一看守所 沙市江津东路 电话:0716-8351426
所长刘局华 电话:133072133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