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19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渝北区(黄金堡) >> 古胜学(王积凤丈夫), 男,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市綦江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3-02
家庭成员: 儿女: 王积琴(王积凤姐姐) 王积凤(王积奉)
夫妻/父母: 杨国正
女婿: 古胜学(王积凤丈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0-25: 两个女儿被迫害致死 重庆妇女十一期间遭监控
......
王积凤因上访说明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也在2000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其丈夫古胜学1999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从劳教所回家没过几个月,上街买东西,又被公安秘密绑架关押在綦江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三年。王积凤2002年1月被迫流离失所,于2003年8月13日含冤去世,年仅26岁。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5/210995.html

2008-11-30: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49名大法学员
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四十九名大法学员,七大队二中队即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专管中队非法关押着其中四十六名大法学员。

1、其中七大队一中队现非法关押着一名大法学员:

七大队一中队即所谓“整训队”。大法学员亢宏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初被劫持到此时,双脚被迫害的不能行走,三天后他就被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迫害。劳教所于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将亢宏拉回一中队时,他的双脚仍然不能行走,又被迫害致大小便失禁,神智不清,其情状惨不忍睹。

2、七大队二中队非法关押着四十六名大法学员:

一组:任东川、袁应江、罗蛟禹、王治海
二组:孟学涛、邓力平、王贤明、张革(盲人)
三组:张银明、高乐之、袁正有、李昌兴、张平、姜辛、郑鹏
四组:汪建雄、万兴林、夏道平、游大力、陈明国、陈孝敬
五组:段辉明、屈明洪、古胜学、张培生、石世田、唐全
六组:杜汉文、朱自林、陶于奎、王显华
七组:邹孝军、徐小华、余富荣、林德才、夏俊明
八组:李文龙、朱德富、田维良、成定根、冯飞
九组:夏吉清、江锡清、张兴瑜、杨国刚、唐自仲

3、劳教所中心医院现非法关押着二名大法学员:
谢锦、苏国宏

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一点,有五男一女在二中队的办公室找大法张学员银明谈话,要求张银明做线人,条件是可以让张银明恢复自由,当时遭张银明拒绝。

张银明,四十四岁,重庆市九龙坡区黄角坪人,被迫害期限是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七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762.html

2008-10-07: 重庆市綦江县大法弟子古胜学近日被送往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重庆市綦江县大法弟子古胜学近日被送往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古胜学在奥运期间乘坐出租车时被以“安全检查”为由的恶警非法抓捕,送往重庆市渝中区六店子拘留所非法关押,后又被送渝北区人和转运站非法关押,估计现已被送西山坪劳教所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7/187278.html

2008-09-20: 重庆市綦江县大法弟子古胜学被劫持
重庆市綦江县大法弟子古胜学被绑架至渝北区人和转运站,邪恶之徒准备于近日将其转至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0/186194.html

2008-09-13: 重庆市江北区大法弟子亢宏将被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

据悉,重庆市江北区大法弟子亢宏现已被转移至渝北区人和转运站,恶警准备将其关押到西山坪劳教所。

据悉,大法弟子古胜学现已失踪20多天,请知道消息的同修及时通知转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796.html

2006-07-03: 恐怖的四川西山坪劳教所

大法弟子古胜学2002年再次被绑架到西山坪后,在七大队流氓的严管组一直受着惨痛的折磨,特别是在严管组的前几天,那些恶毒的药教(吸毒者)几个人把他强制的按坐在地上,把他的两只脚象散盘一样狠狠的给他挤拢,然后再用人把他的头使劲向前压在地上,又把他的双手反押在背上,整个腰部和头部弯得象个半圆形,身体不准动一点,久了痛得他忍不住时有一点呻吟声发出来,那些坏人又用毛巾、手去捂他的嘴,这就是那些毒教所说的“正坐3”,有时晚上12点还要让他这样扣起。晚上睡觉还不准朝墙睡。而且两只手还必须放在被子外面,每天早上5:00、甚至更早就把他从床上叫起来“反省”迫害了。

总之,很多时候是要怎样整你就怎样整你。比如恶警规定一天只准上两次厕所,一顿只准吃一两饭,夹一两块土豆之类的小菜还是那些毒教背着恶警对我们所谓的“恩赐”,吃了饭那些药教又讽刺、辱骂你;不吃又要遭那些坏人暴打。最后他们又是用极其毒辣的手段强迫你吃下去或灌下去,反正是让大法弟子生不如死。

另一个大法弟子伍琼在2005年3月被第三次劫持到西山坪后,在严管组也是受到了极其严酷的毒打和煎熬。用药教的话说,他们轮番的、分批的、分阶段的对伍琼进行轮流的 “轰炸”。尽管它们用尽了小人丑恶的手段,比如毒教付亚强用火烧、用针刺,他们气急败坏的还用绳子把他双手向上吊起来让他双膝跪在床上,并且还让他通夜通夜的不睡觉等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高压迫害。

他还经常被那些恶警从这个组转到那个组,有次七大队的大队长田鑫在2005年4月28日借酒发疯狠狠的打了几个耳光,还气势汹汹的臭骂了他一顿,背地里田鑫还对药教组长说:“你们谁把伍琼转化了我就给你们减一个月的刑。”就象原来大法弟子张全良被迫害时田鑫承诺的谁把他转化了就减刑三个月一样。重赏之下,小丑逞凶。所有那些药教使用种种卑鄙无耻的野蛮行径迫害伍琼,有一次伍琼的右大腿打裂了,整个右脚肿得足足比原来大了一倍,恶警不但不把他送到医院,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强迫他正坐、正站几个小时。

那些药教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个手段就是无休止的敲诈大法弟子的钱财。记得有一次伍琼的亲人给他寄了400元钱,就被那些小丑要买纸、买洗涤剂等等借口把他的钱三两次就花完了。其实敲诈勒索不只是严管组大量存在,而且在普管组也是经常的、普遍的存在,有的药教组长还强迫大法弟子的钱(卡)拿给他保管,结果没过几天钱就少了或没了。有个药教组长赵屿楠伙同朱嘉龙、王晋明目张胆让他组上的法轮功修炼者每人每月给他们几十元所谓的“保护费”,不然就给他组上的大法弟子施加压力。只要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他们任何一个组的毒教在任何一个时候都可以无缘无故的殴打。这些事情,我们也多次的向中队、大队反映过,但是那些恶警都不理不睬。有一次大法弟子文祖明被赵屿楠等几个凶手打了之后还不准他给大队长反映,很显然,有很多迫害都是那些恶警指使那些坏人干的。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陈昌军在2005年5月在严管组也是被恶警叫毫无人性的药教把他整得说话、走路都很费力,他的身体在被迫害之前是非常强壮的,哪知短短的一个月就被迫害的很瘦,体重至少下降了十多斤,有一个叫某某波的毒教在晚上12点的时候还拿铁床上松动的铁棒儿打他的头部,当时他惨痛的叫了起来,值班的恶警听到惨叫还走到房间外面不让他叫。那段时间陈昌军被迫害得胃病也发了,恶警又不准他到医院,他整天都在咬紧牙关忍受着难言的剧痛和毒教们非人道的折磨。

* * * * *

西山坪劳教所到现在为什么还那么邪恶?那些恶警为什么还那么疯狂,除了我们大法弟子还有一些个人心与执著没有去掉之外,其中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在那里被迫害过、甚至被迫害得很严重的同修离开魔窟后都没有及时揭露那里的邪恶之徒。大家可能有这种想法:你出去会揭露邪恶、他出去会揭露邪恶;我做的不好,我没有怎么抵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认识我的同修面前,我不好意思将自己走弯路的经历和名字说出来,所以这样无形中就给了那些邪恶苟延残喘的空间,无意中又使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在旧势力安排的黑窝又受到残酷的迫害和折磨。

同修们:快快突破自己怕这怕那的后天观念吧,我们一定要排除思想中那些不想让你揭露邪恶的因素的干扰,听师父的话,做好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愿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早日的利用好自己的笔,早日的把当地劳教所、派出所、监狱等等黑窝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如实的报道出来,这样才能早日的解体一切黑手烂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52.html

2006-01-14: 重庆市大法弟子王积凤在恶党不法人员的残酷迫害中于2003年8月13日含冤去世,年仅26岁。此前,其丈夫古胜学被非法劳教两年后又被劫持劳教三年,其姐姐王积琴被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摧残后于2002年9月死亡,年仅29岁。

王积凤、王积琴一家,住重庆市綦江松藻煤矿,学习法轮大法后,受益无穷。通过修炼“真善忍”大法,身患重病的王积琴彻底摆脱了病魔的折磨;妈妈的性格脾气有了很大改变,变得善良、宽容,做事总先考虑别人,也不和别人去争去斗了。以前,由于一家人的重担全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生活的苦使妈妈的性格脾气越来越坏,这样家庭就经常吵闹。修炼大法后,他们的家庭总是充满着幸福祥和的气氛。

从 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政权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以后,王积凤、王积琴一家为了说句“法轮大法好,我们需要真善忍”这样的真心话,屡次遭受迫害。王积凤和丈夫古胜学、姐姐王积琴及妈妈多次被不法人员抄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勒索罚款。王积凤的丈夫古胜学1999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姐姐王积琴2000年6月29日被綦江县松藻煤矿恶警绑架,于2000年7月29日被劫持往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王积凤本人因上访说明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也在2000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王积凤的丈夫古胜学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整整被折磨了两年,管教和管教指使的吸毒犯人毒打,使用电棒、狼牙棒等多种刑具折磨他,并用各种恶劣的方式:不让睡觉、不让洗澡、读恶毒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做各种超负荷的训练和劳动、关小间等等来逼迫他背叛真善忍信仰,恶人看到任何办法都动不了他坚定的心,就给他无理延长劳教期限。

王积凤的姐姐王积琴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里被管教指使吸毒犯多次毒打,管教杨明以所谓的“治病”为由,让几个吸毒犯强行给她灌注不明药物,致使她当场休克过去。为推卸责任,才把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王积琴送回家。由于身体被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摧残造成的严重损害,生活更无法自理,在承受了几个月剧烈的痛苦后,于2002年9月23日含冤离世。

王积凤被你们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多次遭到不法人员骚扰。2002年1月参加心得交流后又被骚扰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其丈夫古胜学从劳教所回家没过几个月,于10月14日上街买东西,又被公安秘密绑架关押在綦江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姐姐王积琴被迫害死亡后,恶警们叫了七、八个被谎言蛊惑的人将她家把守起来,说是这几天要开什么“十六大”,整天把她家的门锁上,把她父母锁在屋里,不准出门。邪恶之徒还到处打听王积凤的下落,逼得她四处流浪,有家不能回。

在这场残酷、非人性的迫害中,王积凤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03年8月13日含冤去世。中共江泽民一伙流氓政治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使得无数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造成了无数人间悲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18601.html

2005-12-19: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雷科金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1、每天早晨起床后,晨跑10000米(围绕操场跑100圈)后才开饭。
2、上午站军姿几个小时,站军姿时要求人要站直,手脚用力并拢,并在两腿、手和身体之间夹上纸板,纸板掉下即为不合标准,就遭更重的体罚;接下来是做俯卧撑,数量是第一轮50个,第二轮45个,每轮递减5个,直到15或20个止,每轮中间只能稍歇一会儿。
3、下午蛙跳、学鸭子走路、两人背靠背互相手反扣背起折腾。
4、舍房内安排众多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名曰“帮教”,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稍有所谓“违规”,“帮教”即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雷科金对大法学员的反迫害,伙同其他邪恶干警,采用警棍暴打、扇耳光、上手铐反铐(反铐时卡得特别紧,手铐陷入肉中很深)、关小间等方法,对大法学员古胜学、康艺、王建国、况勋员、王光灵、张永军、黄继勇、张红旭等大肆镇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9/116872.html

2005-01-15: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一到行刑组,表面看,没有任何刑具,被子叠得如军人样,屋里只有铁床、马桶、矮凳、脏水桶、水泥地,……但这些都可以随时成为刑具。
(1)坐刑。大法学员被逼迫坐在一个小凳上,不准丝毫移动,手抄后扭曲又提起,两膝间夹一薄纸,纸一动便会遭拳脚或喝斥,几天后臀肿大,再坐溃烂,全身重量几乎支撑在硬凳上,分分秒秒,如坐针毡。连续坐四十八小时,睡2小时后又坐四十八小时,然后睡2小时,循环往复。长期坐下来,不能站立,肌肉萎缩,各种人体的机能受到极大的摧残。
(2)铁床。上下铺铁床距地面40公分左右,把人挤压进去头在外面,二手左右固定铁床,或直接挤进床下吃饭也在里面,几天不准出来。
(3)痰桶。打手把痰吐在学员脸上,或把学员的头压进脏水桶里。
(4)水泥地。冬天学员被强脱下防寒衣,只穿单衣被压在地上,四肢各脚站一打手,连续数小时。
(5)鞋。打手用肮脏的鞋底打学员的脸、头,用脚踩脸,或四、五个人一起打,再用脚踩头。
(6)饥饿。每顿仅半两稀饭或36颗米。
(7)服不明药物。被强灌不明化学药物,灌后,口愈渴、细胞萎缩、失去平衡,肌肉松弛,此不明药物为半个仁丹大、白色。(望懂药物的同修提供资料)。
(8)不准睡觉。睡打手就用木棍击头,或用粗铜丝(缠有铁)劈头盖脸打。
(9)纸、笔。在邪恶、血腥暴力流氓式的逼迫下写“五书”。要按照它们定的文革式的上纲上线大批判的格式写。并开全中队“揭批”大会,要求没有眼泪也要挤出眼泪。
法轮功学员廖联海、李文龙、古胜学、江寨红、张金良、谷九寿、钟苏俊、韩以明、张友稿、谢锦、张培生,文祖明、张培金等百余人都不同程度受过上述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5/93525.html

2002-11-20: 我的一家是修炼之家,妈妈、姐姐王积琴、我,还有我的丈夫古胜学都是大法弟子,学大法使我一家受益无穷。小时候我的家庭不很幸福,生活上的苦难随时都在打击着妈妈的心灵,一家人的重担全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生活的苦使妈妈的性格脾气越来越坏,常常骂爸爸没本事,这样我们的家庭就变成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98年妈妈和姐姐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从此我们家就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身患重病的姐姐彻底摆脱了病魔的折磨。家里的吵闹声也少了,因为妈妈的性格脾气有了很大改变,总是带着满脸幸福的笑容,变得那样的慈悲善良、宽容大度,做事总先考虑别人,也不和别人去争去斗了。看着妈妈精神变得如此的轻松,我们一家真是为她高兴极了。99年我也走进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还找了一个修炼大法的丈夫,这样我们的家庭总是充满着幸福祥和的气氛。

从99 年7月20日法轮大法被无端非法打压开始,不幸的事情不断发生在我们家庭。在心中,我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需要真、善、忍,我们要修炼真、善、忍。为了说句这样的真心话,我的一家被江氏犯罪集团无情的镇压,我的丈夫、姐姐、妈妈和我多次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不准我们修炼大法,多次抄走我家的大法书,甚至多次无理地罚款,一罚就是200元。他们就是采用所谓的从“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来达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逼我们放弃大法修炼的目的。在各种重大的压力下,我们还是坚修大法,并通过各种和平方式上访。令我们失望的是:政府不但不听我们说句真话,不法人员反而给我们定了个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把我丈夫、姐姐和我送去劳教。在劳教所里我的丈夫经常被管教和管教指使的吸毒劳教毒打,使用电棒、狼牙棒等多种刑具折磨他,并用各种恶劣的方式:不让睡觉、不让洗澡、读恶毒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做各种超负荷的训练和劳动、关小间等等来逼迫他背叛真善忍信仰,恶人看到任何办法都动不了他坚定的心,就给他无理延长劳教期限。我的丈夫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整整被折磨了两年才放回家,回家没过几个月,10月14日那天我丈夫上街买东西,又被公安秘密绑架,现被关押在重庆市綦江县看守所里,也不知道他们会使用什么样的酷刑折磨他,我现在很担心我的丈夫。

我的姐姐王积琴也是在劳教所里被管教指使吸毒犯多次毒打,管教杨明以所谓的“治病”为由,让几个吸毒犯强行给她灌注不明药物,致使她当场休克过去。为推卸责任,才把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姐姐送回家。由于姐姐的身体被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摧残造成的严重损害已无法恢复,生活更无法自理,9月23日姐姐在承受了几个月剧烈的痛苦后撒手离我们而去。5岁的儿子从此失去了亲爱的慈祥的妈妈。我的妈妈现在也被我们当地派出所看管起来了,恶警们叫了七、八个被谎言蛊惑的人将我家把守起来,说是这几天要开什么“十六大”,整天把我家的门锁上,把我父母锁在屋里,不准我父母出门。我父亲是个不修炼的人,而且还患有严重疾病,也遭到这样的迫害!邪恶之徒还想要加害于我,到处打听我的下落,逼得我四处流浪,有家不能回。江泽民一伙的暴政使得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啊!

2003-12-19: 古胜学 男 40 岁2000—2001被非法劳教。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后于2002年11月被非法绑架到綦江县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王积凤的丈夫)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渝北区(黄金堡)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0-08:渝北区兴隆镇综治办:
地址:兴隆镇兴隆街139号,邮编401129
电话:67171096、67171136

2017-11-02: 渝北区派出所:
所长朱寿文13996042019
书记包月亮13883335530主任赵春会13983068692主任胡一18602322215

2017-09-06: 渝北区公安分局
地址:渝北区锦湖路106号,邮编:401120
渝北区黄泥磅派出所
地址:渝北区紫荆路99号 邮编:401120
渝北区黄泥磅黄龙社区
地址:渝北区天和路 邮编:401147
参与迫害相关人:
渝北区黄泥磅派出所李所长:13896119606
渝北区黄泥磅派出所民警唐婷:13752921492

2017-08-24: 重庆市渝北区龙山街道办事处
地址:渝北区龙山街道龙山路70号 邮政编码 401147
白晓琴 党工委书记,电话 023-67612402
许 彬 办事处主任,电话 023-67612401
曹阳平 人大工委主任,电话 13883318085
徐吉江 政法书记 龚家禄 办事处副主任
付晓鹏 办事处副主任 彭德海 宣传委员
曾海中 武装部长 电话 023-67610021
刘维均 组织委员、安全社区建设领导小组副组长
蔡 奇 办事处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电话 023-67615930
罗益春 街道610办公室主任,电话 13350319333023-67615930
副主任 杨力 张磊 龚家禄 蔡奇 付小鹏 曹启燕(挂职)
重庆市渝北区龙山街道花园新村社区
地址:重庆 渝北区 松石北路59号左侧 邮政编码:401147
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龙山街道花园新村社区二小区
刘泉 书记 黄莎菘 综治办负责人
渝北区龙山派出所(原来的龙溪派出所):
地址:渝北区旗龙路111号 电话:023-67063684
所长杨荣67063686;教导员、副所长李高海023-67063681
副所长李兆江6706811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