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5-3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让区(让胡路区,乘风区,东湖小区,龙南区,龙岗区,昆仑实业,精细化工) >> 戴益(戴义), 男, 41

个人情况: 大庆炼化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庆让区乘二村
拘留时间: 2002年9月6日凌晨
迫害情况: 被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3-30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盛晓云(戴益妻)
夫妻/父母: 盛晓云母亲
女婿: 戴益(戴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08: ◇11月9日被绑架的黑龙江省大庆市张立新、戴益、黎炳英、龚翠梅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8/%E4%BA%8C%E9%9B%B6%E4%B8%80%E5%85%AB%E5%B9%B4%E

2018-11-21: 岳父母再次失联 电视主持人呼吁关注(图)
新唐人电视台主持人郝毅博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岳父及岳母,曾多次遭中共当局非法逮捕。近日,他们中的一人再次被绑架,另一人失联。郝毅博要求中共当局释放他的家人,并呼吁国际社会对此事给予关注。
'图1:新唐人“老外看中国”主持人郝毅博的岳父母,因修炼法轮功,今年11月,一人被绑架,一人失联。郝毅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施压中共,释放他的家人。'
图1:新唐人“老外看中国”主持人郝毅博的岳父母,因修炼法轮功,今年11月,一人被绑架,一人失联。郝毅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施压中共,释放他的家人。
郝毅博是新唐人电视台“老外看中国”节目的主持人,他是一个白人,但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主持的节目妙趣横生,获得无数观众的喜爱,拥有众多的粉丝。很多观众都熟悉他的“哈喽,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老外看中国’”这句地道的中文开场白。

郝毅博的岳父戴益最近再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而岳母盛晓云下落不明。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消息,今年十一月九日一天之内,黑龙江省大庆地区的至少46位法轮功学员在警察的统一行动中被非法逮捕,其中就包括郝毅博的岳父戴益

'图2:郝毅博的岳父母、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戴益和盛晓云。'
图2:郝毅博的岳父母、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戴益和盛晓云。
郝毅博妻子臣倩是在近日上网时,偶然看到爸爸的名字的,“我们看到爸爸的名字时都很吃惊。”郝毅博说,“我们试图联系到她爸爸,但是没有人接电话;我们也打给她妈妈,她妈妈也没有接。”

郝毅博和妻子致电中国公安部门,但是得到的答复是,不清楚他岳父母的去向。

自中共1999年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成千上万的家庭支离破碎。据明慧网数据,郝毅博岳父母所在的省份黑龙江,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最高的地区。自1999年至今,该省已有至少552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

郝毅博表示,他们会继续向国际社会呼吁,希望能获得帮助,制止中共当局对他岳父母的迫害,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放人,并表示,如果中共不放人,他们就一直揭露、曝光下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1/岳父母再次失联-电视主持人呼吁关注(图)-377452.html

2018-11-16: 黑龙江省大庆市已知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天被绑架

目前黑龙江省大庆市已知46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天被绑架,他们是闫玉珍、戴益、李荣芬、丁丽华、孟繁荣、瞿延来、王居艳、赵文广、郑红军、金威、都业诚、吕观茹、唐增叶、白玉福、张立新、金庙庆、刘福林、刘凤林、陈丽萍、黎丙英、陈德利、刘艳霞、高国庆、李景如、刘文喜、张立志、刘恩喜、葛爱国、龚翠梅、李明秀、何丽霞、许守华、吴艳华、关兴涛、孟庆英、小郑(男)、王世林、肖凤丽、王淑华、高丽华、施立亚、曹静云、苑立雪和她儿子、何兴东。

具体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和详情仍有待补充。

现已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闫玉珍、陈德利、刘艳侠、肖凤丽、王淑华、高丽华、赵文广、郑红军、李荣芬、丁丽华、闫玉珍、白玉福(取保)、金薇、李荣芬、施立亚、曹静云、何兴东。

被骚扰法轮功学员:赵秀英、郑姓(女)学员、王桂艳、杨秀宫、张桂香、盛晓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6/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7224.html

2018-11-11: 黑龙江大庆地区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1月11日更新消息)
11月9日,大庆东风新村陈德利(陈德力,女)被绑架,当日放回。

11月9日,大庆法轮功学员闫玉珍被绑架,当天下午回家。

11月9日,大庆德威电脑城四楼张立志被公安抓去问话,拿几张人的照片,问他是否认识,其中有创业城的老白。张的手机也被监控。(注:明慧网10月2日,就已经发表德威电脑城长期被监控)。

11月9日上午10点半左右,黑龙江大庆让胡路龙新小区法轮功学员刘文喜被大庆市局龙岗十多个警察绑架并抄家,现被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

11月9日9点多,在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刘艳霞租的房子家,有蹲坑的警察绑架刘艳霞和上她家串门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刘艳霞家被非法抄家,师父法像、大法书、电脑等都被非法抄走,然后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肇源县公安局。在这时间,新肇公安局的警察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要准备非法抄家,但因没有进去屋而作罢。到晚上9点左右,五名法轮功学员以安全回家,只有新肇的法轮功学员李景如仍被非法关押。

11月9日上午9点多,新肇法轮功学员高国庆被据说是黑龙江省公安厅的警察绑架、抄家,大法书、电脑、手机就连银行卡都被非法抄走了,现在高国庆在哪情况不详。

11月9日上午,已知被绑架的有白玉福、张立新、戴益、闫玉珍、金庙庆、金薇、李荣芬等。

11月9日上午,大庆八百垧法轮功学员黎丙英,师丽亚被八百垧公安分局绑架。

11月9日下午,大庆市八百垧地区法轮功学员黎炳英、施立亚(师丽亚)、曹静云等五人在黎炳英家被绑架。是八百垧公安分局的,有六、七个警察,据说局长也去了。除了黎炳英之外,其余四人是去黎炳英家,进一个抓一个,听说公安恶警早已蹲坑了。当场放了两人,另有两人施立亚、曹静云各被非法拘留十天,连夜送龙凤拘留所,由于身体不合格,出现高血压等症状,连夜放回。现在只剩黎炳英一人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据说拘十五天。

11月9日上午十点半之前,大庆法轮功学员刘恩喜,男,66岁,在家中被大庆龙岗公安分局绑架、抄家,拿走很多大法书及物品。

11月9日中午,葛爱国,男,大约50多岁,被大庆龙岗公安分局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1/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79.html

2016-11-13: 大庆戴益、盛晓云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戴益、盛晓云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十多年来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夫妻双双被非法劳教,盛晓云还四次被关洗脑班遭“转化”迫害。

现年五十岁的戴益、盛晓云夫妇,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盛晓云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喜得大法 身心受益

我是一九九五年夏季经朋友介绍接触并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之前,我因坐月子时得了风湿病,很严重,各方求医不见好转,每天腰痛得很痛苦。还有鼻炎也很严重。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腰再也不痛了,严重的鼻炎也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利用中共的权力,未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独断专行,擅自设立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并胁迫所有国家机关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栽赃诬陷和人身攻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

四关洗脑班 两次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丈夫戴益去省政府为法轮功上访,七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丈夫戴益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审讯、强迫“转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大庆市公安局不知姓名的五十岁左右男子带乘新派出所片警张军抄家。抄走大法书、录音机等个人物品。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我第一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一周后(大约十月六日或七日)自己回来后,被学校校长夏继华送到大庆油田教培中心洗脑班(位置为大庆让胡路区供电技校),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教培中心副书记王屹立和教培中心组织部部长张成。在洗脑班期间,采用各种方式如宣读诬蔑大法和师父的造谣材料、恐吓、威胁等,强行“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十月二十三日,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乘新派出所警察宋殿明和邓辉到洗脑班,用手铐反铐着我,强行把我绑架到大庆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乘新派出所警察张军非法提审。四十五天后,又被张军送到大庆市让胡路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我回家仅三天,又被单位骗走,由乘风二小副校长朱凤臣开车强行送到油田教培中心办的洗脑班(位于大庆让胡路区蒙妮坦职业学校)。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教培中心副书记王屹立和教培中心组织部部长张成。每天都有几个人围着我“转化”,还有单位来人看着我,十来人每天的吃、住费用都有我们2、3个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承担。二十来天勒索了大约三千多元,又交了五千元的存折作为押金。到家后,乘新派出所又要求我们夫妻俩每天到派出所报到,否则,随时可能又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正在备课,校长夏继华把我和学校另一位修炼法轮功的马秀琴老师叫出办公室,说教培中心叫我俩去一趟,领导找谈话。于是副校长朱凤臣开单位的车把我俩拉到原供电技工学校废弃的一处校舍,就是大庆教培中心在那里办的洗脑班所在地。大庆教育系统的很多教师大法弟子也被各自的学校送到这里。当时的大庆教培中心党委副书记王屹力找每个教师大法弟子单独问话:法轮功好吗?还炼法轮功吗?只要说真话“好,炼”就留下。就这样把我们每个人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每人有两人包夹,吃住费用由法轮功学员承担。每天我们需交费一百七十多元。每天灌输诬蔑大法和师父的造谣材料。大约二十天左右,一直到二零零零年三月末,中共两会结束才让我们回家。回单位后,校长夏继华安排我和马秀琴老师在学校打扫卫生。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下午,我准备下班回家,学校校长夏继华强行把我和马秀琴锁在学校,说4.25要到了,上面有指令,不能回家,在学校办洗脑班,在学校吃住。每天还派学校老师看着我们。看我们的人吃饭费用都由我们承担。当时女儿上小学三年级,也只好跟我在学校的阴暗小屋里吃住,大概被软禁了一个月的时间。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我和马秀琴抱着对中共高层的信任,对真、善、忍信仰的坚贞和维护,履行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去北京和平上访,到天安门打横幅,表达心声。被警察殴打。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劫持,后被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又由所在单位大庆乘风二小副校长郭永启等四人接回大庆,直接送到原大庆让胡路分局乘新派出所,被乘新派出所警察张军劫持到大庆让胡路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戴益在大庆铁人广场参加集体炼功,被让胡路分局警察绑架并送到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后,又转至让胡路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强迫“转化”。期间单位不给开工资,(六月至八月的工资奖金全部扣发),年终奖也全部扣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单位非法控制他的正常公出,没收身份证(后在本人的强烈要求下要回),被剥夺参与评选先进的权力。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我被乘风二小校长夏继华和乘风学区主任齐某某等强行送到大庆教培中心洗脑班,地点在大庆供电技校。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配合他们要求写诬陷大法的材料,教培中心六一零主任张成串通乘新派出所警察张军等到洗脑班对我非法审讯,拼凑材料,欲对我非法劳教。我不配合,想走出房间,张军上前把门反锁,动手打我,并辱骂。强行将我和马秀琴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这一年的被非法关押、洗脑,精神、肉体的摧残下,我一直在善意地跟接触我的领导讲法轮功的真相。有的领导说:迫害法轮功也不是我们决定的,是中央决定的,我们也没办法呀。

夫妻双双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和马秀琴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双合劳教所期间,被强迫劳动,到药厂灌有毒的农药等,经常受到狱警和其他犯人的辱骂、训斥,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和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在黑龙江省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队长李全明、教导员宁立新指使犹大和犯人对我强行灌输攻击诬蔑大法的材料;如不配合,便讽刺挖苦,甚至口出脏话进行人格侮辱,经常剥夺睡眠,不让正常休息。二零零一年一月,在黑龙江省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队长李全明把我关进没有暖气的房间里遭受冷冻虐待,长达一个多星期。时任所长张平。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乘新派出所片警张军、邓辉到戴益单位——大庆炼化公司强行将其劫持回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等个人物品。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早五时,乘新派出所时任所长带领乘新派出所警察邓辉、张军等六、七人用开锁大王非法打开我家的大门,用黑社会手段,用衣服和黑袋子将我和丈夫戴益俩的头蒙住,绑架至让胡路区某宾馆,非法审讯十五小时左右。同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经书《转法轮》、师父经文、师父画像、讲法录音磁带、电脑、崭新的打印机等个人财物。

我被非法劫持到大庆市第一看守所。后由原让胡路公安分局政保科办理非法劳教手续,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戴益在被非法劫持到龙凤看守所一个月后,警察张军又将他劫持到大庆萨区拘留所,因身体不合格被拒收,但警察张军不甘心,又将他劫持到大庆让区拘留所,又被拒收,后回单位上班仅十几天,又在单位工作期间被警察张军劫持到大庆让区拘留所,三天后由原让胡路公安分局政保科办理非法劳教手续,被警察张军劫持到大庆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四年二月,在黑龙江省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所长陈桂清、队长李全明指使犯人张淑玲等三人用手指甲掐大腿内侧、坐水盆,致使大腿内侧腐烂化脓;指使男狱警扇耳光、电棍恐吓;指使狱警刘祝杰对我实施背铐、长期罚蹲、罚站,经常剥夺睡眠,不让正常休息等。参与迫害的还有时任教导员宁立新,副队长赵伟、刘巍、张玉舒,狱警梁雪梅、张冰、于淼、师帅、张丽,男狱警董绍新、李某某。

我在非法劳教期间,由于不放弃修炼,多次遭受酷刑折磨及残酷的精神摧残,导致精神恍惚。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把我放回家。同年六月二十五日戴益回家。非法劳教期间,不给我们俩开工资、奖金,年终奖也全部扣除。

幼女遭歧视 姥姥被非法劳教

在我们夫妻俩同时被非法劳教的这段时间,家里只剩九岁的女儿一人。孩子年迈的爷爷和奶奶在湖北老家农村,姥姥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而也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判刑),累计长达六年多。

那时,女儿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由于受造谣宣传毒害,基本上所有同学都不理她了,就连以前最好的朋友也是。后来又出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学校组织全校师生签名抹黑法轮功,女儿没签,学校领导当着全校师生面前对女儿进行训斥。女儿在学校受到严重歧视,经历了同龄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和心灵创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3/大庆戴益、盛晓云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337592.html

2008-01-07: 大庆市乘风公安分局恶警邓辉的犯罪事实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大庆市乘风公安分局恶警邓辉一直紧跟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八年来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其间,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对他劝善、讲明法轮功真相,但他明知大法好,却仍不思悔改,继续作恶。现将恶警邓辉对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揭露如下:

1、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邓辉参与对去省城及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审讯;

2、一九九九年十月,对去北京上访的杨志金等法轮功学员进行威逼、非法审讯。同月,与恶警宋殿成一起将在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盛晓云绑架至看守所继续迫害;

3、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参与绑架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对焦春福等法轮功学员进行威逼、非法审讯;

4、二零零一年一月,在大庆火车站绑架准备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肖爱玲,将她劫持到让胡路拘留所,并上报对肖爱玲施行劳教;

5、二零零一年六月,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郭淑范,并将其非法劳教,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才拒收;

6、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他带领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肖爱玲、焦春福、管凤兰、孙彦辉、钟兆勤,并积极组织编写假材料,将他们几人非法判刑,邓辉以此得到恶党的表彰和提升;

7、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早五时,邓与张军等恶警用万能钥匙非法打开法轮功学员戴益、盛晓云夫妇家的大门,是用黑社会手段,用衣服和黑袋子将他俩的头蒙住将他们绑架,并非法抄家,后将他们夫妻俩劳教,使家中仅十岁的孩子无依无靠,孤苦凄惨;

8、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绑架法轮功学员徐斌,并非法抄走私人电脑和大法书及资料,将徐斌非法劳教二年;

9、二零零五年春,与恶警曹增恩绑架正在单位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姚庆云;

10、二零零六年,先后两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铁志杰,并将铁志杰非法送往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

11、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邓辉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侯广钦,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护身符、真相资料及电脑主机和手机。当家人质问其原因时,恶警谎称因侯广钦要去北京;

12、二零零七年八月,邓辉绑架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田迎春,并非法抄家;

13、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九点多,邓到大庆乘风庄乘三村蹲坑,绑架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董文武;

14、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早上,邓辉和五、六个恶警强迫居住在法轮功学员吕观如、孙忠萍家的租户从工作地点回家开门,用恶警们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撬开吕观如、孙忠萍家的柜子、箱子,掠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孩子学习用的电脑主机、MP3、空光盘等私人财产;

15、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邓又带领乘风分局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玉兰家,绑架李玉兰和正在李玉兰家的法轮功学员白桂芹,并将她们非法劳教。

奉劝邓辉,中共恶党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大罪,上天即将对它予以严厉惩罚。天灭中共在即,为了你和你的家人,请你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并将功补过,否则,等待你的只能是给恶党做陪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7/169775.html

2004-06-02: 大庆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四中队(5人):戴益 孟广峰 马志红 付国彬 左小光

2003-12-16: 2002年9月,大庆市让区法轮功学员盛晓云与她的丈夫戴益在家被警察非法劫持,关押近一个月后被送到哈尔滨戒毒所。中共“十六大”前夕,戒毒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攻坚战”,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盛晓云被恶徒指使的刑事犯掐大腿的内侧,将内侧全部掐坏后再粘上胶布。后来又往她被打坏的伤口处洒盐。当时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违心地妥协了。今年10月左右,那里恶徒又让她填表格,逼她说“是自己转化,没有人强迫”。她说出自己所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后,又受到恶人的残酷折磨。因消息封锁,被迫害的程度不知。

11月下旬,哈尔滨戒毒所的人往她家打电话,让家人带700元钱的体检费说给盛晓云检查身体。她的女儿(仅十几岁,与爷爷相依为命)和她的公爹(60多岁)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哈尔滨戒毒所,恶徒收下钱后,没让远道而来的一老一小见亲人一面,只是说她可能得了“抑郁症”,让家人送来钱给她做鉴定。家人交完钱已半个多月了,至今音信皆无,不知盛晓云现在情况如何。盛晓云的丈夫戴益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劳教所。

2003-11-13: 戴义被劫持在大庆劳教所.

2003-11: 大庆大法弟子戴益、盛晓云夫妻二人于2002年9月初在家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戴益在转所时,因身体不合格被拒收,回到单位上班仅十几天的时间,又被恶警以洗脑为名绑架,可到洗脑班第二天就被劫持到大庆市劳教所,被劳教三年。而他爱人盛晓云一直被关押在大庆市信访收容所,最近也被非法劳教二年,已送至哈尔滨戒毒所。家中仅剩下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女儿,没有生活来源。

2002-11-07: 大庆石油管理局设在化建公司院内的洗脑基地已开始启用,意欲对原管理局所属的各单位的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

11月6日,炼化公司大法弟子戴益在单位被劫持到洗脑班。现在有多少大法弟子被强制洗脑尚不清楚。大法弟子戴益于9月6日凌晨在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大庆市龙凤看守所一个多月,又转到大庆市收容所,因身体不合格被退回。回到单位上班仅十几天的时间,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而其妻子盛晓云也在9月6日同时被绑架,目前仍被关押在大庆市收容所,家里仅有一个无人照管的还在上小学的女儿。

2002-09-10: 随着所谓的十六大召开日期的临近,大庆市恶警又开始了新一轮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9月5日夜间大庆市乘风庄大法弟子盛晓云及其爱人戴益在家中被非法带走,关押在何处不知。还有几名大法弟子昨天已发现住宅被监视,现在已联系不上。对于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恶警分别查其老家及爱人老家的情况。

另外据知情人士透露:8月下旬,一名外地的女大法弟子年龄在二十岁左右,被大庆市恶警劫持迫害致死,邪恶之徒因害怕曝光,直接将尸体秘密处理。目前尚未查清该大法弟子的姓名及详细情况。

2002-09-09: 大法弟子戴义、盛晓云夫妻二人于2002年9月5日晚被恶警非法从家中抓走。家中留有未成年女孩。具体情况待查。另有大法弟子葛桂香等6名大法弟子于2002年8月被非法抓捕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9/36325.html
2002-01-17:戴益,男,38岁,大庆炼化公司,家住大庆让区乘二村。99年7月20日去省政府上访,24日至29日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审讯强迫转化。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让区分局非法关押48天,强迫转化。期间单位不给开工资,(6月至8月的工资奖金全部扣发),年终奖也全部扣除。自99年7月20日以来,单位非法控制本人的正常公出,没收身份证。剥夺参与评选先进的权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23308.html

2000-06-23: 数百名弟子集体炼功部分被抓被罚巨款
6月18日清晨5时,大庆数百名法轮大法弟子到大庆石油管理局机关对面公园集体炼功,其中2名女弟子还打出了“法轮大法就是好”的漂亮横幅,不久警车来到公园,其中有警察去抢夺横幅,并把打横幅的2名女弟子打倒在地。大法弟子在炼完功后又集体背师父的“论语”、“洪吟”和部分经文,然后准备离去。开始警察没有禁止大法弟子离开,后来突然有警察喊:“不准走”,一些没有走开的大法弟子被用客车拉到了让湖路公安分局,其中一部分大法弟子被送进了各区的收容所进行刑事拘留,一部分大法弟子被各派出所带回审问后交由各单位进行24小时监控并被强制办学习班,并被处以5000--10000元不等的巨额罚款。他们所认为的此次炼功组织者付岐、左国清、戴义等人现押在何处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23/1720.html

大庆 让区(让胡路区,乘风区,东湖小区,龙南区,龙岗区,昆仑实业,精细化工)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20-02-20: 大庆市看守所相关电话信息 区号:0459
电话:4596036003
看守所登记大厅0459-2769157
高震波 所长 (电话不详)
温晓光 所长 4596036006、18945601869
刘树贵 教导员 6036006 13394660195
周福利 副所长 6036006 18204590976 13394660330
施长利 副所长 6036006 18204590933 13263645111
杨永国 狱警中队长 6036003 18204590889 13704894005
李佩祥 狱警 6036003 13059090901 13351390901
尹占军 狱警 6036003 18204590880 13604663241
彭丽峰 狱警 6036003 18204590857 13394660177
迟娜 狱警 6036003 18645926567
于海龙 综合中队长 6036003 18204590887
齐红 医护 6036003 18204590903 13394660167
李菲菲 医生文职 6036003 13351852085
张志宏 狱警
张植榜 后勤 6036005 18204590891 13394660191
丛凌云 内勤 4616100 18204590866
于静 报账员 6036005 18204590883 13359801109
张裕辉 三门 6036003 18204590856 13234928452
张玉铁 综合 6036003 13394660203
闫景芳 档案 6036001 18945269717
刘士充 二门工勤 603600213936834388
宋建国 二门工勤 6036002 13936720937
杨军 二门工勤 6036002 13039859696
迟青 二门警察 6036002 18204590859 131245968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