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佛山 南海市(区) >> 邓彩娟, 女, 33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佛山市南海东升新村16号
拘留时间: 2004年4月8日
有关恶人: 佛山看守所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22
交叉列在: 广东 > 佛山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17: 佛山市禅城区邓彩娟结束四年冤狱,于10月19日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7/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6811.html

2015-01-16: 广东省佛山市邓彩娟被南海区法院冤判四年

广东省佛山市邓彩娟被南海区法院冤判四年,提出上诉,却被佛山市中级法院不给予上诉。现已被劫持押送到广州女子监狱迫害。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广从4路52号501组52号之4
邮编:51054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3245.html

2015-01-05: 广东佛山市禅城区邓彩娟已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

邓彩娟大约在2014年9月被佛山市南海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后来上诉到佛山市中级法院,法院违法不开庭就维持原判,现已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5/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2761.html#1514231246-1
2014-09-06: 广东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邓彩娟被非法判刑四年

广东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邓彩娟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已上诉。


2014-05-09: 佛山市邓彩娟被非法庭审 律师辩护要求无罪释放
2014年4月29日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对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邓彩娟,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开庭。律师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说明了修炼法轮功无罪,要求无罪释放邓彩娟

大约下午二点,南海法院门口布满了警察和便衣,南海联防治安队带着棍棒,开着摩托车来回监控,“610”人员带着打手在法院周围四处录像拍照。進法庭旁听的亲友都必须登记两次身份证和检查随身物品。

二点半开庭,旁听席上坐着邓彩娟的亲人及亲友十多人,“610”人员,国保警察和便衣恶狠狠地盯住到庭的亲友,并紧贴而坐進行监控。

开庭后,所谓公诉人给法轮功学邓彩娟扣上“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而律师辩护指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是×教!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通知中,认定的邪教组织有14种,其中没有法轮功。

律师从道德和法律的层面作了“修炼合法,信仰无罪”的辩护,对所谓公诉人给邓彩娟扣上的莫须有的罪名,逐条進行了有理有据的驳斥。律师的雄辩,使公诉方完全站不住脚,更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邓彩娟也堂堂正正陈述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正道,已经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各国人民的爱戴,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自己修炼法轮功之后身心受益。她在修炼法轮功前,做生意都是随波逐流卖假货,修炼法轮功后知道要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就不再卖假货了,对人更加宽容,心地更加善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就再也没做过对人对社会有害的事。自己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甚么能力去破坏法律实施,要求宣判无罪,当庭释放。

面对合理合法的无罪辩护,法官和公诉人无言反驳,只好宣布择日宣判,开庭仅仅一个半小时就草草收场了。

邓彩娟女士,四十四岁,是禅城区祖庙街道的居民,一直在佛山做生意,性格直爽。一九九六年,她开始接触和修炼法轮功之后,人变得温和、善良,乐于帮助、关心家人和他人,身体也越来越健康。家人、同事、街坊都看到了邓彩娟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感叹法轮功善化人心的力量。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她有六年的时间被中共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邓彩娟像往常一样去接放学回家的外甥女,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家人到处寻找,最终得知,邓彩娟女士被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南海区看守所。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下午,邓彩娟家属来到南海公安信访处,有个穿便衣的督警官员对家属说:就算警察有知法犯法行为,也没有问题,因为有党这棵大树撑着,你们不用再来伸冤了,没用。他发号施令,把家属赶出信访处。

家人上访无门,连谘询、了解情况的权利都没有了。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邓彩娟的母亲为了能讨回公道,不得已拖着体弱多病的身躯,坐上轮椅,来到佛山市中山公园门前向路人诉冤。警察闻讯赶来监视和骚扰,并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一条细塑料篾,野蛮地把老人的儿媳谢瑞香反绑着双手拖上警车,随后又绑架了谢瑞香的儿子揭文科。

好心的人们围着无助的老人询问事情的真相,气愤地说:“每天都有很多老百姓受了冤屈却投诉无门,现在把自己的冤屈申诉给路人听也不行,这是甚么世道啊!”

邓彩娟是个公认的好人,她被无理绑架,又被非法庭审,亲友们都想来听听,看看法院是怎么审好人的,到底还有没有公理。她的亲友及家人都拭目以待,中共的法庭将要作出怎样的判决。

离开法院后,邓彩娟的亲友及家人都被便衣跟踪,警察正在秘密调查来参加开庭的亲友的身份背景资料,并跟踪骚扰。正告这些恶徒,人在做天在看,为了自己的未来停止作恶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9/佛山市邓彩娟被非法庭审-律师辩护要求无罪释放-291472.html

2014-04-21: 参与对佛山市邓彩娟非法开庭的法官的手机电话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将于2014年4月29下午2点对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在第四审判庭非法开庭,届时北京律师将作无罪辩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1/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0318.html

2014-04-20: 更正开庭时间: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面临非法开庭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将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对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在第四审判庭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0/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0255.html

2014-04-19: 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面临非法开庭(更正)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将于2014年4月29下午2点,对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在第四审判庭非法开庭,届时北京律师将作无罪辩护。
以下为相关责任人:
黄丛西 法官 电话:0757-86253029
郭晓燕 检察长
陈玉仙 副科长
潘涌 科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8/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0175.html

2014-04-11: 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面临非法开庭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将于2014年4月26日对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非法开庭,届时北京律师将作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1/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9894.html

2014-03-22: 女儿信仰真善忍屡遭酷刑 母亲向公众诉冤

佛山市善良、直爽的邓彩娟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有六年的时间被中共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折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邓彩娟再遭恶警劫持,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南海区看守所。近日,思念、担忧女儿的高龄母亲坐轮椅向公众诉冤。
邓彩娟女士,四十四岁,是禅城区祖庙街道的居民,一直在佛山做生意,性格直爽。一九九六年,她开始接触和修炼法轮功之后,人变得温和、善良,乐于帮助、关心家人和他人,身体也越来越健康。家人、同事、街坊都看到了邓彩娟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感叹法轮功善化人心的力量。

中共匪徒绑架 邓彩娟失踪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邓彩娟像往常一样去接放学回家的外甥女,可是,时间很久了,家人却不见他们回来,后才得知邓彩娟遇不测。那一夜,邓彩娟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家人心急如焚。

第二天,家人到处寻找,环市派出所、永安派出所、南海公安局警察像“踢皮球”一样把他们推来推去。几经探访,最后警察才告诉家属,邓彩娟是被叠滘警务室绑架的。

家属到叠滘警务室谘询、了解情况,警号为184345的警察态度极为粗暴恶劣,百般刁难,比土匪还要凶恶。

家属最终得知,他们已经把邓彩娟女士送進了南海区看守所。参与绑架的有邓某某(警号184456)、黄某某(警号183898)等。当时邓彩娟年幼的外甥女找不到她,不得不在街头流浪一段时间。

绑架过程中,警察使用暴力,无任何手续,“逮捕书”也是三个月后才签发的。作为一个国家执法部门,中共的警察就是行土匪绑架手法,家人无法、无处说理。

“有党这棵大树撑着”警察知法犯法 家属无奈向公众诉冤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下午,邓彩娟家属来到南海公安信访处,有个穿便衣的督警官员还对家属说:就算警察有知法犯法行为,也没有问题,因为有党这棵大树撑着,你们不用再来伸冤了,没用。他发号施令,把家属赶出信访处,还强行抢走邓彩娟妹妹的手机,然后查看有没有对他本人照像和录音,警察履行公务,为甚么这么害怕、这么心虚呢?

家人上访无门,连谘询、了解情况的权利都没有了,而邓彩娟在过去六年被绑架、关押、酷刑折磨的经历,使家人更担心中共司法想定谁有罪谁就有罪。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邓彩娟的母亲为了能讨回公道,不得已拖着体弱多病的身躯,坐上轮椅,来到佛山市中山公园门前向路人诉冤。警察闻讯赶来监视和骚扰。

十几年来,邓彩娟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次共六年时间,还多次被非法关進洗脑班,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以下是邓彩娟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1.三水妇教所的小黑房与酷刑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三水妇教所原四大队警察把邓彩娟关進三楼一间仅有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采取各种手段迫害,一连十六个日日夜夜,不准她睡觉。副大队长田淑玲用手打,用电棍电;裔姓中队长还不准她坐,日日夜夜只准蹲着,只要邓彩娟一坐下,裔姓中队长用电棍电她,嘴角与脚都给警察用电棍电烂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裔姓中队长与监控人员还将邓彩娟的双手反背在背后,用手铐铐起来,吊在铁窗里,只准她的脚尖着地,身体弯腰成球状。当时邓彩娟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剧地痛,两个监控有时候还摇动她的身体,加剧身体痛得更加厉害,像刀子插進了心脏一样。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号,警察卢练红用手铐铐住邓彩娟一只手,再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一只手比吊双手更痛苦,身体的重力往下坠,被吊的手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这时候,她的手脚与心都像被刀割一样,筋骨像被狠狠扎進针板上。卢练红还用电棍一边电她,一边疯狂地大骂。有时候一吊就吊十多个小时,手脚都被吊到发紫发黑,像有万根细针插進心里一样剧痛,严重弄伤了手,几个月后,手还麻痹,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种残酷、没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续了二十五天。从十二月二十三日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九天里,邓彩娟总共只能睡了十三小时。

2.三水劳教所 关男劳教所 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又将邓彩娟非法劳教三年时间,送到三水劳教所。六月九日,将她带進男劳教所,关進一个房间里,两个女的吸毒犯人监控着她,四个女警察找那些所谓“转化”的帮教和四个男警察轮流用各种语言攻击,在早上六点三十分起床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能睡的方式来進行这种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持续了四十多天。

八月份,又将她带到教学楼关在房间里达二十多天,四个科室里的警察轮流对她攻击、谩骂。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因邓彩娟一直不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连五天不准睡觉,其馀的每天半夜二点至三点才准睡觉,每天都播放十七个小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影碟,持续了二十天左右。

3.湛江洗脑班“盘腿”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月,邓彩娟在去朋友家吃饭回来的路上又被佛山市六一零警察绑架到湛江洗脑班。恶人把她的两腿双盘,再用绳绑腿绑脚,并将她两手背绑,不准动。见到她坚持不写“四书”,恶人搬来一块约几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块木板,压在她双盘的腿上,马上痛苦难忍。见她还坚持,将约十几本书与纸箱压水泥板上。邓彩娟承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悲惨地痛哭,不断地叫救命,叫他们放下来,他们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几本书。何旭日还用脚踩木板,让她整个下身及心里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样,撕心裂肺的剧痛,人痛苦到了极限。这种一秒不停的痛苦从中午十二点开始直至晚上九点,连续约九个钟头,弄伤了她的手和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2/女儿信仰真善忍屡遭酷刑-母亲向公众诉冤-289015.html

2014-01-25: 广东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被迫害情况更正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广东佛山市警察将诬陷法轮功学员邓彩娟的材料移送到南海区检察院(不是移送到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5/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6140.html

2014-01-23:邓彩娟的诬陷案子已经移送到检察院
2013年12月20日,对邓彩娟法轮功学员的诬陷案子已经移送到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6072.html

2014-01-22: 历经中共酷刑的善良妇女又被劫持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东升新村邓彩娟正在接放学的外甥女,被几个突如其来的中共便衣警察绑架,至今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官方的书面或口头通知,家人心急如焚,到处寻找,现确认邓彩娟是被叠滘警务室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海看守所。

邓彩娟,今年四十四岁,在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街道做一点建材生意,和一个妹妹及两个外甥女生活在一起,四个人相依为命,邓彩娟负责進货渠道,在家里操持家务,每天接送小孩上下学,买菜做饭,而妹妹每天起早贪黑去开门守店,日子过得平顺、幸福。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三点,邓彩娟和平常一样,骑着摩托车去接外甥女,刚走到桂圆市场附近,还没有停稳摩托车,就上来一帮人,南海区叠滘警务室的警察邓某某(警号184456)、黄某某(警号183898)带头,强行绑架了邓彩娟,完全不出示任何法律文件,也不管小孩子有没有人接送。

之后,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官方的书面或口头通知,到处寻找,过程中,被环市派出所、永安派出所、南海公安局警察像“踢皮球”样推来推去。直到最近,才确认邓彩娟现被非法关押在南海看守所。在那里,警察禁止邓彩娟购买日用品,邓彩娟不背监规,还被一女性狱警推撞。

如今已经是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了,邓彩娟已经被他们绑架走了三十天了,全家忧心如焚,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去找各部门了解情况,叠滘警务室推到南海区公安分局,南海区公安局推到叠滘警务室,对家属百般刁难、推诿,没有一个部门理睬和给任何法律上的说法。

二零一四年的中国新年快到了,因为邓彩娟是个好人,她没做任何坏事,更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家人要求她回来过年,要求南海区公安局无条件释放邓彩娟。家人签名有:

揭日林 揭利平 谢瑞香 揭桥清 揭利银 吴铭钦 吴润权 古田娇 吴文正 揭文达 揭文科 揭文杰 邓彩珍 邓彩方 揭建成 邓秋丽 邓小容 揭文振 俞志锋 番志先 俞卫东 俞文科 揭日辉 叶金安 张志明 揭满苟 俞海生 叶远生 俞远明 俞务传

回想起邓彩娟这些年的经历,家人不禁泪如雨下。下面是邓彩娟的姐姐了解的邓彩娟遭中共迫害的详情。

不堪回首的往事

妹妹一直在佛山做生意,性格很直爽。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因为生意还算顺利,有时有点霸道,有时对家人、对员工要求也比较高。一九九六年,她开始接触和炼法轮功之后,人变得温和很多,不像以前那样苛求别人,比以前变得善良了,也变得乐于去帮助、关心家人和他人,身体也越来越健康,这也是我们一直没有反对她炼法轮功的原因。

1.三水妇教所的小黑房与酷刑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仅仅就因为炼了法轮功,我妹妹邓彩娟被非法关進三水妇教所后,警察们找来了两个人,日夜在她身边监视;常常还找一些人来诽谤及谩骂,语言攻击等各种邪恶手段迫害,强制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写所谓的“三书”、放弃信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原四大队警察把我妹邓彩娟关進三楼一间仅有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当时妹妹不跟他们走,就从工房将她强硬抬到黑房内,看妹妹不愿跟他们走,就叫吸毒人员狠狠用脚死命踢她。

進到黑房内,妹妹看到墙壁上贴了很多诽谤法轮功的文字,她将墙上所有的纸撕下来,监视她的人凶狠地毒打妹妹,用邪恶残酷的手段逼迫她写“三书”,又找两个犯人来,一个叫张玲,另一个叫王爱丽,还有四个警察,采取各种手段迫害,一连十六个日日夜夜,不准她睡觉。我妹累时打瞌睡,她们就用风油精涂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还用力拽头发,大声骂。

恶徒们一连几天还不让她上厕所,都尿裤子了,犯人王爱丽用纸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来,再塞進她的嘴里,然后捉住她的双腿,迫使用她的身体擦地,还拳打脚踢;副大队长田淑玲用手打,用电棍电;裔姓中队长还不准她坐,日日夜夜只准蹲着,只要我妹一坐下,裔姓中队长用电棍电她,妹妺的嘴角与脚都给警察用电棍电烂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裔姓中队长与监控人员还将我妹的双手反背在背后,用手铐铐起来,吊在铁窗里,只准她的脚尖着地,身体弯腰成球状。当时她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剧地痛,两个监控有时候还摇动她的身体,加剧身体痛得更加厉害,像刀子插進了心脏一样。

还有一次,裔姓中队长指挥两个监控把她的衣服扒光,然后捉住双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那些折磨她的人没有了力气,才肯放手。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号,警察卢练红用手铐铐住我妹邓彩娟一只手,再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一只手比吊双手更痛苦,身体的重力往下坠,被吊的手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这时候,她的手脚与心都像被刀割一样,筋骨像被狠狠扎進针板上。卢练红还用电棍一边电她,一边疯狂地大骂。有时候一吊就吊十多个小时,妹妹的手脚都被吊到发紫发黑,像有万根细针插進心里一样剧痛,严重弄伤了手,几个月后,手还麻痹,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种残酷、没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续了二十五天。从十二月二十三日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九天里,我妹邓彩娟总共只能睡了十三小时。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日至十六日,日夜都不准睡觉。我妹邓彩娟肉体与精神已经被摧残得几近崩溃,站在地上仅几分钟,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房间里的塑料椅子都被压破了几张。只要她起不来了,那些暴徒就拳打脚踢。

2.三水劳教所 关男劳教所 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号,佛山市六一零警察在无任何证据下,又把我妹邓彩娟从家绑架到看守所,说她拿钱给法轮功学员买资料,又将她非法劳教三年时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将她送到三水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直到六月九日,警察把我妹邓彩娟带到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三大队的四楼去,又有两个吸毒犯人监控着不能出门,每天四个警察轮流四小时用各种语言攻击、谩骂、放一些诬蔑法轮功的影碟。

六月九日,将她带進男劳教所,关進一个房间里,两个女的吸毒犯人监控着她,四个女警察找那些所谓“转化”的帮教和四个男警察轮流用各种语言攻击,在早上六点三十分起床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能睡的方式来進行这种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

持续了四十多天后,又将我妹邓彩娟转回了女劳教所的吸毒专管大队二大队。每天要上工房,这些日子持续了二十多天。

八月份,又将她带到教学楼关在房间里达二十多天,四个科室里的警察轮流对她攻击、谩骂。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因我妹一直不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连五天不准睡觉,其馀的每天半夜二点至三点才准睡觉,每天都播放十七个小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影碟,也是持续了二十天左右,于九月二十四日把她转到了吸毒一大队,每天上工房,两个吸毒犯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控。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到四月份,各科室与一大警察,每天下午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都来找我妹邓彩娟说话,实际上是对她進行变异的精神折磨和心灵摧残。

入所一年多时间,这些所谓的警察时不时一段时间就对她進行精神上的攻击,我妹邓彩娟是信仰真善忍的人啊,是在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道德素质的好人,难道做好人也是违法的吗?!

3.湛江洗脑班“盘腿”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我妹邓彩娟去朋友家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地被绑架到湛江洗脑班。六月二十九日,恶人将她关入黑房里進行酷刑折磨,回答不合他们的意,他们马上就打。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恶人把她的两腿双盘,再用绳绑腿绑脚,并将她两手背绑,不准动。见到她坚持不写“四书”,恶人搬来一块约几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块木板,压在她双盘的腿上,马上痛苦难忍。见她还坚持,将约十几本书与纸箱压水泥板上。我妹邓彩娟承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悲惨地痛哭,不断地叫救命,叫他们放下来,他们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几本书。何旭日还用脚踩木板,让她整个下身及心里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样,撕心裂肺的剧痛,人痛苦到了极限。这种一秒不停的痛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从中午十二点开始直至晚上九点,连续盘腿约九个钟头,弄伤了她的手和脚………

往事一幕幕就像刚发生一样的,那样真实,也那样的血腥残忍,每每想起都会让人痛心流泪,我妹妹只是坚持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她没有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也没有危害到社会,却一次又一次受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历经中共酷刑的善良妇女又被劫持-286032.html

2014-01-08: 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东升新村邓彩娟被绑架补充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邓彩娟去桂圆市场公交车站附近接妹妹的女儿,摩托车还未放好时,就被几个便衣恶警绑架。家人第二天去环市派出所要人,环市派出所要邓彩娟家人去江弯派出所,江弯派出所要她家人去永安派出所,永安派出所又要她家人去南海公安局要人。邓彩娟旳家人就像皮球一样被这帮警察踢来踢去,现在确认是被叠滘警务室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海看守所。被非法绑架至今,家人还未收到任何书面,口头上的通知。

在南海看守所,邓彩娟被禁止购买日用品,不背监规,还被一女牲管教推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8/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5396.html

2013-12-23: 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再次被绑架

十二月二十日,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在接妹妹的孩子放学时,被永安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自邪党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邓彩娟曾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佛山三水劳教所两次共六年,湛江洗脑班个半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3/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4375.html

2012-10-04: 广东佛山市邓彩娟多年来遭受的非人迫害
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这十几年里,身心与精神都受尽折磨与摧残。

邓彩娟自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正处年轻生意做得很旺盛的时候。没修炼前,她脾气性格都很霸道,对家人员工都很专制,人家在她面前都不敢多讲话,怕惹她生气,招来麻烦。学了法轮功之后判若两人,家人员工客户都说邓彩娟变了个人,现在对谁都善良宽容、好说话,愿意帮助他人。法轮功能使一个沾满污垢的人变成一个纯善以他人为本。

99年7开始,江泽民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造谣栽赃破坏法轮功,邓彩娟自那之后被当地环市派出所及610的人到家里骚扰,关押到看守所,往返几次。参与迫害的人有丁勇,郑标,彭小红、曾强、黎文辉等等。

2000年被关入收容所

邓彩娟在2000年12月17日,被关進收容所。那里已经非法关押了30多个法轮功学员,有些学员已经被关了几个月,只有几平方米的房间却被关進十多人!当时天气很冷,棉被和衣服都被管教收去很多,只剩下很小的一部份,每天每餐只给吃几口饭和很少的水而已,饥寒交迫,有些学员已几个月没有洗澡了,不许外出,还不准买日用品,有的学员就被拖去医疗室,拖到身子受伤流血了,还有用电棍电焦肉了,被用残忍的手段灌他们吃东西,邓彩娟被非法关押52天,被佛山公安局找到,再关進看守所4天后,于2月13日送去三水妇女劳教所。

被三水妇教所被残酷迫害三年

2001年2月13日,邓彩娟被非法关進三水妇教所后,恶警们找来了两个人,日夜在她身边监视;常常还找一些人来诽谤及谩骂,语言攻击等各种邪恶手段迫害,强制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写所谓的“三书”。

法轮功是一部宇宙大法,能纠正人的一切思想与行为,净化人的心灵,只要按照李洪志老师教导的法理去做,就能使有病痛的身体健康起来,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邓彩娟学了以后,正在实践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大法救度了她。正因如此,她怎会能违心地去做这些事情呢,这样做是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都不正确的,所以邓彩娟没有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

恶警为了得到她们个人的权利、升官、发财,违反《虐待监管人员罪》,利用职权对邓彩娟迫害,而且手段越来越厉害。2002年11月19日又把邓彩娟转入刑事案专管原四大队,邓彩娟不上工房,不穿劳教服装,那些邪恶的警察就叫刑事案案犯用硬手法逼她蹲下身子,把衣服硬套在她身上,连拉带拖的把邓彩娟带去工房。这里还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戴手铐拖到工房;有些学员绝食,还被拖到饭堂去……戴手铐被拖的学员,手都被手铐拉進肉去了,连手骨也能见到,学员的身体也被拖烂了!

2002年12月23日至2003年1月16日,原四大队警察把邓彩娟关進3楼一间仅有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当时邓彩娟不跟他们走,就从工房将邓彩娟强硬抬到黑房内,看阿娟不愿跟他们走,就叫吸毒人员狠狠用脚死命踢她,進到黑房内,阿娟看到墙壁上贴了很多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纸,她将墙上所有的纸撕下来,监视她的人凶狠地毒打阿娟一顿,用邪恶残酷的手段逼迫邓彩娟写三书,又找两个犯人来,一个叫张玲,另一个叫王爱丽,还有四个警察,采取各种手段迫害,一连16天日夜不准她睡觉。邓彩娟累时打瞌睡,她们就用风油精涂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还用力拽头发,大声骂。恶徒们一连几天还不让邓彩娟上厕所,都尿裤子了。犯人王爱丽用纸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来再塞進邓彩娟的嘴里,然后捉住她的双腿,迫使用她的身体擦地,还拳打脚踢;田淑玲副大队长用手打,用电棍电;裔中队长还不准坐,日日夜夜只准蹲着,只要邓彩娟一坐下,她就用电棍电她。邓彩娟的嘴角与脚都给恶警用电棍电烂了。

2002年12月28日,裔中队长与监控人员还将邓彩娟的双手背反在背后,用手铐铐起来,吊在铁窗里,只准她的脚尖着地,身体弯腰成球状。当时邓彩娟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剧地痛,两个监控有时候还摇动她的身体,加剧身体痛得更加厉害,像刀子插進了心脏一样。

还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监控把邓彩娟的衣服扒光,然后捉住双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她们没有了力气,才肯放手。

2003年1月1号,恶警卢练红用手铐铐住邓彩娟一只手,再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一只手比吊双手更痛苦,身体的重力往下坠,被吊的手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这时候,邓彩娟的手脚与心都像被刀割一样,筋骨像被狠狠扎進针板上。卢练红还用电棍一边电邓彩娟,一边疯狂地大骂。有时候一吊就吊10多个小时,邓彩娟的手脚都被吊到发紫发黑,像有万根细针插進心里一样剧痛,严重弄伤了手,几个月后,手还麻痹,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种残酷、邪恶、没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续了25天。从12月23日直到12月31日9天里,邓彩娟总共只能睡了13小时。2003年1月1日至16日,日夜都不准睡觉。邓彩娟肉体与精神已经被摧残得已近崩溃,站在地上仅几分钟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房间里的塑料椅子都被压破了几张。只要邓彩娟起不来了,她们就拳打脚踢。

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犯人把一支笔塞進邓彩娟的手里,用透明胶布粘住,一个犯人把左手与身体压住,另一个捉住邓彩娟用透明胶布粘住的右手写诽谤大法的东西,她们就将邓彩娟的左手吊起来,还捉住双腿横着吊到半空中去,然后在捉着邓彩娟的右手写诽谤大法及所谓的“三书”。这时候的邓彩娟心像裂开的一样剧痛,那种痛苦,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

有一天在邓彩娟痛得在昏迷中的时候,不法人员们欺骗说,签下名字,说:“如果你觉得我们在骗你,你可以拿回去!”就在这种昏迷不清醒的状态下,邓彩娟被骗签了名字。签了名字以后的日子里,邓彩娟很痛苦,当她们问邓彩娟法轮功怎样的时候,她说:法轮功很好,你们无论采取任何卑鄙的手法,我都不会放弃大法的。邓彩娟向她们要在不清醒状态下签的三书时,她们却不给。

2003年1月16日,恶警把邓彩娟又带回了专管法轮功大队,指挥两个吸毒的犯人监控。她们在8月底拿总结给邓彩娟写,邓彩娟在总结里写明了,在不清醒的状态下签的所谓“三书”声明作废。9月初,她们把邓彩娟关到一楼的房间里,逼写保证书,每天还播放一些诽谤大法的影碟。6点起床,直到半夜12点才给睡觉。2003年10月13日,邓彩娟被佛山市610带到江湾派出所逼迫写保证,她没有写,但逼了她签了三张空白纸,他们说是每个月的汇报,家人在派出所的门口等。家人要她们放人,她们才把邓彩娟放回家去。

邓彩娟这几年在劳教所里所受的痛苦折磨、创伤,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3年的时间在劳教所受尽这些警察与其他犯人的多种精神与肉体折磨。回家后,当地的610恶警,到家骚扰邓彩娟和家人,令她和家人都受到沉重的精神压力。

再被非法劳教三年

2004年4月8号,610警察在无任何证据下,到邓彩娟家绑架到看守所,说她拿钱给法轮功学员买资料,又将她非法劳教三年时间,于2004年5月10日将到三水劳教所。

2004年5月23日直到6月9日,恶警把邓彩娟带到了“法轮功大队”三大队的4楼去,又有两个吸毒犯人监控着不能出门,每天4个警察轮流4小时用各种语言攻击、谩骂、放一些诬蔑法轮功的影碟。6月9日将她带進男劳教所,关進一个房间里,两个女的吸毒犯人监控着邓彩娟,4个女警察找那些所谓转化的帮教和4个男警察轮流用各种语言攻击,在早上6点30分起床直到晚上12点才能睡的方式来進行这种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持续了40多天,又将邓彩娟转回了女劳教所的吸毒专管大队二大队。

每天要上工房,这些日子持续了20多天。8月份,将邓彩娟带到教学楼关在房间里达20多天,4个科室里的警察轮流对她攻击、谩骂。每天早上6点起床,因邓彩娟一直不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连5天不准睡觉,其馀的每天半夜2点至3点才准睡觉,每天都播放17个小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影碟,也是持续了20天左右,于9月24日把她转到了吸毒一大队,每天上工房,两个吸毒犯人轮流24小时监控。

2005年3月份到4月份各科室与一大警察,每天下午直到晚上11点左右都来找邓彩娟说话,实际上是進行变异的精神折磨和心灵摧残。入所一年多时间,这些所谓的警察时不时一段时间就对邓彩娟進行精神上的攻击,邓彩娟是学真善忍的人啊,是在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道德素质的好人,难道做好人也是违法的吗?!

邓彩娟家中父母已经70多岁了,自从江泽民和几个别有用心之徒,栽赃陷害法轮功后,大法弟子们承受了数不清的语言恐吓和痛苦。每次公安到邓彩娟家翻箱倒柜地乱抄,都令家人心惊胆颤。特别是在劳教所期间,她的母亲瘦了30多斤,也苍老了很多。她说,担心,不知道生与死,夜间睡不着。作为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大法学员们所承受的痛苦、心理压力和精神伤害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

2007年1月底出劳教所,2007年10月份、610的人员到东升乡,叫乡里的干部,打电话给邓彩娟,骗到乡里座谈,在乡里谈了一会,叫她上车,不配合他们,就几个大男人将邓彩娟强行绑架抬上车,到了同华路一个地方关押邓彩娟10天左右,有610参与的人:周主任,陈征谋。

被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酷刑折磨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在各地办了很多所谓的“法制学校”,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

近日,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邓彩娟進行酷刑折磨,强迫她双盘腿,用绳绑腿绑脚,同时用水泥板,纸箱压腿,邓彩娟剧痛,悲惨地痛哭。

2012年6月7日晚,晚上6点30分到她家住的背后隔2栋楼的距离朋友家里吃饭。8点30分左右从朋友家出来,走了十几米将转弯的地方,背后还有一个男人,她还不知道怎么回来,他们马上一人一边抓住阿娟的手,她不跟他们走,他们就连推大力夹住阿娟到乡办门口,乡办门口很多他们的人,他们一起帮手连拉带拖很慌张地将阿娟绑架上面包车里面,车里有四个男人,急忙开车到市政府招待所门口,等了约1个半钟左右,在车里邓彩娟问他们没有任何手续与证据,随便绑架,这样是违反法律有罪的,阿娟说甚么他们就是不出声,约十点左右就开车到综治办门口,很多人在综治办等候,将阿娟转到另一辆面包车,还有一辆车同去,参与迫害者有:陈征谋,陈X忠,董××,韦绍庭(同音),约十几人劫持到湛江洗脑班,到达地方已下半夜4点左右,叫阿娟下车,阿娟不肯下车,他们就叫洗脑班的犹大与保安将邓彩娟抬到二楼203房,住了几天又转到207房,几天后又转到一楼108房,房间约14平方米,有2张铁架床,3个小废旧台,一张蚊帐,一个枕头,一张粉红色的床单,一个厕所带冲房,一台风扇,一个监控器,早上约6点30分左右起床,8点早餐,12点午餐,饭后约一个半小时休息,晚饭5点30分左右,晚上10点睡觉。除了让看诽谤大法影碟或听他们说的那一套。犹大有7个,干部有十几个每天经常几个轮流,谩骂攻击诽谤,要你转化认同他们邪恶的谎言,不听他们说的那一套,他们就拍台跺脚,凶露恶面相,恶言威逼。

洗脑班有三层楼,一、二层楼约有20个房关有法轮功学员。一、二、三层楼各有1个很大面积的房,1楼大房用来叫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影碟,二楼大房用来专摆放抄学员家抢来的资料,三楼大房是会议室与转化了的学员座谈会,洗脑班侧边有一条小巷转入后面是一个死角中,侧边是洗脑班饭堂,饭堂的人也有参与迫害学员,死角有一个20平方左右的房子,1个小厕所,2个废旧台,1台电视,1台影碟机,摆放了很多诽谤大法的影碟,有很多大法书及经文相片,但这些书已给他们糟蹋的不像样子,在书里面随便加字,折皱弄破了,掉页,水湿透了字句已经有些模糊,师父的相片给他们用笔画眼,画眉,画嘴,不知变了甚么样子,又折又皱,学员不配合他们就逼学员坐到师父的相片上面,用刑的时候就雇用回来的犹大,保安,校里干部不到场,酷刑放下以后有些就在门外远处看一下。

到6月29日恶人将她关入这个黑房里進行酷刑折磨,遭强迫洗脑,谩骂,诽谤,有该校干部及雇佣回来的七人,保安和饭堂的人,共有十多人参与迫害,参与人有:陈艳梅校长,黄建军副楼长,傅少勤副校长,李宁副校长,揭丽华,陈劲辉是校里所为老师,陈文久,何旭日,苏可碧,谭建坤,梁康保,李玉,王秋连是校里雇佣回来的人。

恶人不让邓彩娟睡觉,不让上厕所,他们拿《转法轮》中句子,断章取义来问她书里面的意思,回答不合他们的意,他们马上就打。有一个犹大陈文久、何旭日说话与行为都很凶狠。还有,犹大时常在她身边围着念些乱七八糟的咒语,放诽谤大法光盘成天成夜地折磨着她。恶人把她的两腿双盘,再用绳绑腿绑脚,并将她两手背绑,不准动。见到她坚持不写四书,犹大搬来一块约几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块木板,压在她双盘的腿上,马上痛苦难忍。见她还坚持,将约十几本书与纸箱压水泥板上。邓彩娟马上急速剧痛,悲惨地痛哭,不断地叫救命,叫他们放下来,他们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几本书,何旭日还用脚踩木板,让阿娟整个下身及心里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样,撕心裂肺的剧痛,人痛苦到了极限。这种1秒不停的痛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从中午12点开始直至晚上9点,连续盘腿约9个钟头,弄伤了邓彩娟的手和脚。

这种惨无人性的迫害,让邓彩娟实在承受不了这种酷刑,就签了决裂书,恶徒还逼迫她抄了50多份诽谤大法,诽谤师父内容的资料,不写又用刑逼她,之后邓彩娟天天痛哭,后来犹大见她到了几乎崩溃的程度,有一名犹大叫她写出自己的感想,她写了一封信给四个校长,内容是她要继续炼法轮功,大法对任何人,任何国家都是百利无一害的功法,教人向善积德,成为一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犹大们又再次逼迫她。用刑的时候,法制所陈艳梅校长有意不去见邓彩娟,后来陈艳梅校长得知她继续坚持,就去了黑房来见阿娟,邓彩娟见到她,就与陈艳梅校长讲,说她们用刑迫害及打她,她马上就变脸了,到这里来了这么多天,就跟我说这些,她就软硬兼施的威胁阿娟,你要继续坚持修炼,可以,就用盘腿三日三夜折磨阿娟,要不呢,就写保证书,悔过书给她。黄建军副校长见到邓彩娟邓彩娟就责问她,“你迫害我,执法违法,知法犯法。”他哼一声就走了,傅少勤副校长见到邓彩娟邓彩娟对他说,“你用刑体罚我,违反刑法,不讲道理,你这样做会有报应的。”他就大声骂邓彩娟,假意说没看见,说邓彩娟应得到的反作用,不跟你说报应。犹大并扬言对付她有的是办法,整你就整你,犹大梁康保说“不写就要你一直盘腿下去,整你,你家人也不知道,你也出去不了,你也告不了我,也告不了法制所,因为法律是共产党定下来的,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阿娟说告他们,这样做是违法有罪的,建党以来,就是目无法纪,肆无忌惮地迫害民众,流氓无赖地痞的手段,陈文久很凶狠地说,“不写就要你出不了这个大门口,有的是办法”。何旭日对邓彩娟用刑的时候,看邓彩娟还那么坚定大法,就对阿娟说有7种刑具,办法,何旭日经常在想用甚么酷刑折磨她,他说用2个人坐到她的双盘腿上面,这样重量就较大,加之其它有十多种刑具,邓彩娟实在承受不住了,被强迫写了四书与其它资料近百张,这种肉体上折磨和精神上的摧残,惨无人性的迫害,令所有良知的人都震惊,愤怒,不敢相信现时会有这么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而且是发生在所谓的“法制学校”里,这种行为触犯了刑法的第13、14条,严重者要追究其刑事责任,轻者要免职、赔偿。

在此真诚地呼吁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与学员的人,希望他们能用良知分清黑白是非,几千年历史及建党以来,经历了多少运动与冤案,导致了多少悲惨的冤情,有多少人因为执政者为了自己的私欲,造成了无数的世人受尽了折磨与悲惨的痛苦,造成天大的罪恶无边,怎么偿还。敬意希望执法者用道德善心去面对与处理正在发生在中国各种冤案的事例,诚心诚善地希望所有的人们能种下善根,才能够拥有未来美好的幸福与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4/广东佛山市邓彩娟多年来遭受的非人迫害-263643.html

2012-08-18: 广东湛江“法制学校”酷刑折磨邓彩娟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在各地办了很多所谓的“法制学校”,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近日,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邓彩娟進行酷刑折磨,强迫她双盘腿,用绳绑腿绑脚,同时用水泥板、纸箱压腿,邓彩娟剧痛,悲惨的痛哭。
2012年6月7日晚,佛山法轮功学员邓彩娟被610的人绑架到湛江法制学校,遭强迫洗脑、谩骂、诽谤,有该校干部及雇佣回来的七人,保安和饭堂的人共有十多人参与迫害,到6月29日恶人将她关入黑房里進行酷刑折磨。

恶人不让邓彩娟睡觉,不让上厕所,他们拿《转法轮》中句子,断章取义来问她书里面的意思,回答不合他们的意,他们马上就打。还有,犹大时常在她身边围着念些乱七八糟的咒语,放诽谤大法光碟成天成夜地折磨着她。

恶人把她的两腿双盘,再用绳绑腿绑脚,并将她两手背绑,不准动。见到她坚持不写四书,就派犹大搬来一块约几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块木板,压在她双盘的腿上,马上痛苦难忍。见她还坚持,将约十几本书与纸箱压在水泥板上。邓彩娟马上急速剧痛,悲惨地痛哭,不断地叫救命,叫他们放下来。他们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几本书,还用脚踩木板,让阿娟整个下身及心里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样撕心裂肺的剧痛,人痛苦到了极限。这种1秒不停的痛苦持续了2个多小时,从中午12点开始直至晚上9点,连续盘腿约9个钟,弄伤了邓彩娟的手和脚。

这种惨无人性的迫害让邓彩娟实在承受不了这种酷刑,就签了决裂书,恶徒还逼她抄了50多份诽谤大法、诽谤师父内容的纸,不写则又用刑逼她,之后邓彩娟天天痛哭,后来犹大见她到了几乎崩溃的程度,有一名犹大叫她写出自己的感想,她就写了一封信给四个校长,内容是她要继续炼法轮功,大法对任何人、任何国家都百利无一害的功法,教人向善积德,成为一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犹大们又再次逼迫她,法制班的陈校长得知她继续坚持,就软硬兼施的威胁她,如果继续炼,就用盘腿三日三夜折磨她,要不呢就写保证书、悔过书给她。犹大并扬言说对她有的是办法,刑具有七种,加之其它有十多种,不转化就不放人。邓彩娟实在承受不住了,写了四书与其它资料近百张。

这种肉体上折磨和精神上摧残,惨无人性的迫害,令所有有良知的人都震惊、愤怒,不敢相信现时会有这么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而且是发生在所谓的“法制学校”里,这种行为触犯了刑法的第13、14条,严重者要追究其刑事责任,轻者要免职、赔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广东湛江“法制学校”酷刑折磨邓彩娟-261711.html

2012-08-14: 广东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八月十日出洗脑班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4/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1562.html

2012-06-09: 广东佛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彩娟被绑架到湛江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广东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邓彩娟在其朋友家楼下被绑架,已被劫持到湛江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9/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8673.html

2005-08-09: 邓彩娟在三水妇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

邓彩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在法轮功遭受迫害的这几年里,心身与精神都受尽折磨与摧残,真诚呼吁世界各国善良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关注和解决发生在中国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早日还法轮功的清白。

99年7月开始,江泽民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造谣栽赃迫害法轮功,邓彩娟根据法律赋予的权利于99年7月24号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当局非法拘禁,后被佛山公安局劫回。自此后,当地派出所经常用电话或到她家干扰、恐吓。她父母每日都心惊胆颤,在精神上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和痛苦。在2000年3月直到2001年2月,邓彩娟受到非法拘禁,被非法关進看守所。

在这种非人的压力和迫害下,邓彩娟在2001年12月17日,又再次去北京上访,但在广州火车站入口处,被不法人员拦截了。因当时她没有上报姓名和地址,被关進收容所,那里已经已经非法关了30多个法轮功学员,有些学员已经被关了几个月,只有几平方米的房间却被关進大概10多人!当时天气很冷,棉被和衣服都被收去一部份,只给吃几口饭和很少的水而已,饥寒交迫,有些学员已经几个月没有洗澡了!不许外出,还不准买日用品。有的学员绝食,就被拖去医疗室,用残忍的手段灌她们吃东西。邓彩娟被非法关了52天后,被佛山公安局找到,再关進看守所4天后,于2月13日送去三水妇女劳教所。邓彩娟被带走后,收容所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送進精神病医院,受尽了残酷的迫害。

2001年2月13日,邓彩娟被非法关進三水妇教所后,恶警们找来了两个人,日夜在她身边监视;常常还找一些人来诽谤及谩骂,语言攻击等各种邪恶手段迫害,强制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写所谓的“三书”。法轮功是一部宇宙大法,能纠正人的一切思想与行为,净化人的心灵,只要按照李洪志老师教导的法理去做,就能使有病痛的身体健康起来,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邓彩娟学了以后,正在实践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大法救度了她。正因如此,她怎会能违心地去做这些事情呢,这样做是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都不正确的,所以邓彩娟没有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

恶警为了得到她们个人的权力、升官、发财,违反《虐待监管人员罪》,利用职权对邓彩娟迫害,而且手段越来越厉害。2002年11月19日又把邓彩娟转入刑事案专管原四大队,邓彩娟不上工房,不穿劳教服装,那些邪恶的干警就叫刑事案案犯用硬手法迫她蹲下身子,把衣服硬套在她身上,连拉带拖的把邓彩娟带去工房。这里还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戴手铐拖到工房;有些学员绝食,还被拖到饭堂去……戴手铐被拖的学员,手都被手铐拉進肉去了,连手骨也能见到,学员的身体也被拖烂了!

2002年12月23日至2003年1月16日,原四大队干警把邓彩娟关進3楼一间仅有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用邪恶残酷的手段逼迫邓彩娟写三书,又找两个犯人来,一个叫张玲,另一个叫王爱丽,还有四个干警,采取各种手段迫害,一连16天日夜不准她睡觉。邓彩娟累时打瞌睡,她们就用风油精涂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还用力扎头发,大声哄骂。恶徒们一连几天还不让邓彩娟上厕所,都尿裤子了。犯人王爱丽用纸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来再塞進邓彩娟的嘴里,然后捉住她的双腿,迫使用她的身体擦地,还拳打脚踢;田淑玲副大队长用手打,用电棍电;裔中队长还不准坐,只准蹲着,只要邓彩娟一坐下,她就用电棍电她。

2002年12月28日,裔中队长与监控还将邓彩娟的双手背反在背后,用手铐铐起来,吊在铁窗里,只准她的脚尖着地,身体弯腰成球状。当时邓彩娟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剧地痛,两个监控有时候还摇动她的身体,加剧身体痛得更加厉害,像刀子插進了心脏一样。

还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监控把邓彩娟的衣服扒光,然后捉住双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她们没有了力气,才肯放手。

2003年1月1号,卢干事用手铐铐住邓彩娟一只手,再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一只手比吊双手更痛苦,身体的重力往下坠,被吊的手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这时候,邓彩娟的手脚与心都像被刀割一样,筋骨像被狠狠扎進针板上。卢干事还用电棍一边电邓彩娟,一边疯狂地大骂。有时候一吊就吊10多个小时,邓彩娟的手脚都被吊到发紫发黑,像有万支细针插進心里一样剧痛,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种残酷、邪恶、没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续了25天。从12月23日直到12月31日9天里,邓彩娟总共只能睡了13小时。2003年1月1日至16日,日夜都不准睡觉。邓彩娟肉体与精神已经被摧残得已近崩溃,站在地上仅几分钟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房间里的塑料椅子都被压破了几张。只要邓彩娟起不来了,她们就拳打脚踢。

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犯人把一支笔塞進邓彩娟的手里,用透明胶布粘住,一个犯人把左手与身体压住,另一个捉住邓彩娟用透明胶布粘住的右手写诽谤大法的东西,她们就将邓彩娟的左手吊起来,还捉住双腿横着吊到半空中去,然后在捉着邓彩娟的右手写诽谤大法及所谓的“三书”。这时候的邓彩娟心像裂开的一样剧痛,那种痛苦,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

有一天在邓彩娟痛得在昏迷中的时候,不法人员们欺骗说,签下名字,说:“如果你觉得我们在骗你,你可以拿回去!”就在这种昏迷不清醒的状态下,邓彩娟被骗签了名字。签了名字以后的日子里,邓彩娟很痛苦,当她们问邓彩娟法轮功怎样的时候,她说:法轮功很好,你们无论采取任何卑鄙的手法,我都不会放弃大法的。邓彩娟向她们要在不清醒状态下签的三书时,她们却不给。

2003年1月16日,恶警把邓彩娟又带回了专管法轮功大队,指挥两个吸毒的犯人监控。她们在8月底拿总结给邓彩娟写,邓彩娟在总结里写明了,在不清醒的状态下签的所谓“三书”声明作废。9月初,她们把邓彩娟关到一楼的房间里,逼写保证书,每天还播放一些诽谤大法的影碟。6点起床,直到半夜12点才给睡觉。2003年10月13日,邓彩娟被佛山市610带到江湾派出所逼迫写保证,她没有写,她爸、她姐在派出所的门口等。后来家人要她们放人,她们才把邓彩娟放回家去。

邓彩娟这几年在劳教所里所受的痛苦折磨、创伤,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3年的时间在劳教所受尽这些干警与其它犯人的多种精神与肉体折磨。回家后,当地的610干警,经常到家骚扰邓彩娟和家人,令她和家人都受到沉重的精神压力。

2004年4月8号,610干警在无任何证据下,到邓彩娟家看守所,说她拿钱给法轮功学员买资料,又将她非法劳教三年时间,于2004年5月10日将到三水劳教所。

2004年5月23日直到6月9日,恶警把邓彩娟带到了“法轮功大队”三大队的4楼去,又有两个吸毒犯人监控着不能出门,每天4个干警轮流4小时用各种语言攻击、谩骂、放一些诬蔑法轮功的影带。6月9日将她带進男劳教所,关進一个房间里,两个女的吸毒犯人监控着邓彩娟,4个女干警找那些所谓转化的帮教和4个男干警轮流用各种语言攻击,在早上6点30分起床直到晚上12点才能睡的方式来進行这种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持续了40多天,又将邓彩娟转回了女劳教所的吸毒专管大队二大队。

每天要上工房,这些日子持续了20多天。8月份,将邓彩娟带到教学楼关在房间里达20多天,4个科室里的干警轮流对她攻击、谩骂。每天早上6点起床,因邓彩娟一直不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连5天不准睡觉,其馀的每天半夜2点至3点才准睡觉,每天都播放17个小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影碟,也是持续了20天左右,于9月24日把她转到了吸毒一大队,每天上工房,两个吸毒犯人轮流24小时监控。

2005年3月份到4月份各科室与一大干警,每天下午直到晚上11点左右都来找邓彩娟说话,实际上是進行变异的精神折磨和心灵摧残。入所一年多时间,这些所谓的干警时不时一段时间就对邓彩娟進行精神上的攻击,邓彩娟是学真善忍的人啊,是在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道德素质的好人,难道做好人也是违法的吗?!

现在邓彩娟还被非法在劳教所,家中父母已经70多岁了,自从江泽民和几个别有用心之徒,栽赃陷害法轮功后,大法弟子们承受了数不清的语言恐吓和痛苦。每次公安到邓彩娟家翻箱倒柜地乱抄,都令家人心惊胆颤。特别是在劳教所期间,她的母亲瘦了30多斤,也苍老了很多。她说,担心,不知道生与死,夜间睡不着。作为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大法学员们所承受的痛苦、心理压力和精神伤害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9/108045.html

2004-11-10: 女儿遭恶警残酷折磨 年迈双亲递诉状为女申冤

佛山市法轮大法修炼者邓彩娟的双亲,控告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劳教所对其女儿的残酷迫害。要求追究有关人、单位的责任。

广东大法弟子邓彩娟,女,33岁,为人忠厚沉默,胆大心细,善良宽厚。2004年4月8日晚上十点左右,邓彩娟居住在佛山市南海东升新村16号,再次被佛山市610大队长黎文辉、副队长郑标等十多名恶警绑架。这些恶警声称邓彩娟因洩露“国家机密”,一同被非法抓走的还有一名叫蔡彩影(女)的女大法弟子。现在,邓彩娟被非关押在三水劳教所,不让与家属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0/88837.html

2004-06-14: 于2004年4月8日晚上十点左右,居住在佛山市南海东升新村16号,大法弟子邓彩娟(女)被佛山市610大队长黎文辉、副队长郑标等,十多名恶警强行带走。这些恶警声称邓彩娟因揭露“国家机密”,而另一名大法弟子蔡彩影(女)也因同一理由被强行带走。两名大法弟子被带去问话并且非法关押在佛山看守所,至今未回。

2004-07-09: 佛山地区大法弟子邓彩娟,女,33岁,为人忠厚沉默,胆大心细,善良宽厚。2000年7月前后被非法劳教,在邪恶疯狂迫害的2002年11月以来,曾遭连续20多个日日夜夜的每分每秒的折磨,拒不妥协,震慑了邪恶。2003年8月以来一度被关押在二大队101房间,同年10月13日出所。邓彩娟曾经被恶警指使吸毒妹当众捆绑毒打,打得遍体鳞伤。

2004-02-22: 广东省三水妇教所是广东省除广州市以外,集中迫害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为了达到她们邪恶的目的,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恶警们用尽了残酷的极刑,达到了没有人性的地步。

为了迫害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恶警们强行将大法弟子双手扣在背后,蹲在地上,并且制定所谓的“五不准”,“不准站、不准坐、不准睡、不准动、不准上厕所”。如果不从,就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打到全身是伤,从脸到脚留下电伤的烙印;把女大法弟子的头发一把一把地抓落到地;甚至把双手扣在窗子上吊起来,只有脚指尖着地;更为残忍的是:恶警们给大法弟子灌尿喝……等。

下面看看她们是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

事例三:佛山地区大法弟子张丽、邓彩娟,由于决不执行所谓的“五不准”,除被打和电棍电以外,还被恶警们将手扣在窗上吊起来只有脚指尖着地;

佛山 南海市(区)联系资料(区号: 757)

2016-01-11: 南海国安钟丽仪手机:13802466883,办公室电话:0757-86336371
李样欢手机13702651133
南海610叶炳坤手机:13928611599.办公室电话:0757---8628988586286256
王姓女警13702754106 邓国雄13869223582南海区法院电话:86253122,法院刑警手机13902898331
2015-03-17:
迫害湖北省仙桃市法轮功学员李金阳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南桂东路36号,邮编528200
电话0757-86338461、81812345
国保科头目钟丽仪13802466883办0757-86336371

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地址:南海区狮山招大管理区
电话:0757-86690328、86690318、86330040
监管大队0757-86690519

佛山市南海区“610”:
李样欢13702651133
邓国雄13809223582
陈科办0757-83382955
叶炳坤13928611599班0757-86286256
王某13702754106
13823809868郭国营0757-2277281、0757-2268221

南海市“610”电话:0757-86336371
南海市公安局国保科,电话:0757-86338461-88062

佛山市南海区法院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海五路,邮政编码:528200
电话0757-86253108
立案预约、查询、信访:0757-86253122
立案庭:0757-86253134
民一庭:0757-86253038
民二庭:0757-86253053
民三庭:0757-86253034
民四庭:0757-86253160
行政庭:0757-86253083
刑 庭:0757-86253024
审监庭:0757-86253090
司法警察大队:0757-8625301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7)

2014-04-20:
以下为相关责任人:
黄丛西 法官 电话:0757-86253029
郭晓燕 检察长
陈玉仙 副科长
潘湧 科长

2014-01-26:
曝光迫害广东佛山市邓彩娟责任人警号和照片:
警号184345
警号183407
警号18434(附警号18434警察照片)
警号18434(附警号18434警察照片)

610大队长黎文辉 手机:13902849742
郑标 单位:0757-82284782 0757-82306082 0757-823608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4-11: 以下为相关责任人:
黄从西 法官 电话:0757-86253029
郭晓燕 检察长
陈玉仙 副科长
潘湧 科长
2007-04-19: 广东省原南海市各区公安 “六一零”系统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9/153064.html

个人简历

2014-07-08: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一四年七月参与迫害邓彩娟的单位建制及个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一四年七月参与迫害邓彩娟的单位建制及个人:

(六)当局非法庭审时期
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南海联防治安队、“610”人员、国保警察、便衣、所谓的公诉人、南海公安信访处、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东升新村、南海区叠滘警务室邓某某(警号184456)、黄某某(警号183898)等、环市派出所、永安派出所、南海公安局、南海看守所及一女性狱警、南海区公安分局、犯人王爱丽、、梁康保等

(五)洗脑班迫害时期
湛江洗脑班、禅城区“六一零”办、禅城区“六一零”科长黄某、三中队中队长郑标、“六一零”主任陈征谋、谭某、湛江市法制学校(洗脑班)校长、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东新村办事处王东强

(四)二次劳教迫害时期
佛山市六一零警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三大队、男劳教所、女吸毒犯人、四个女警、四个男警、吸毒专管大队二大队、教学楼、四个科室里的警察、吸毒一大队、两个吸毒犯、各科室与一大队警察等

(三)610系统迫害继续持续时期
佛山市610、江湾派出所等

(二)劳教迫害时期
三水妇教所刑事案专管原四大队警察、二大队、原四大队副大队长田淑玲、裔中队长与监控人员、恶警卢练红(干事)、吸毒人员、犯人张玲、犯人王爱丽等

(一)九九年七月以来的上访时期
北京当局、、佛山公安局、当地派出所、看守所、收容所等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