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监狱(原来的冯屯监狱) >> 张福海,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铁锋区
迫害情况: 两年十个月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8-07-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21: 黑龙江冯屯监狱将张福海、赵毅、田勇转泰来监狱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冯屯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张福海、赵毅、田勇等人在8月初被转至泰来监狱。8月13日,张福海父亲去泰来监狱探监遭狱方拒绝。

不知其他法轮功学员是否也被转到泰来监狱,请尽快核实。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1/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391724.html#19820214213-1

2019-07-29: 对齐齐哈尔市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9/对齐齐哈尔市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责任人-390753.html

2019-06-29: 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迫害 境况堪忧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张福海遭三天三夜酷刑逼供、重伤胳膊,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十个月,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因拒绝奴役而先后遭狱警李艳伟、王力、岳晓威电棍电击、喷辣椒水;因拒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而遭教导员侯颜斌毒打致昏迷入院,出医院后又被关禁闭一周,至今弓腰胳膊不能抬起,近日不知因何再次入院,境况堪忧。

家人请求监狱方面必须保障张福海的人身安全不受侵害、保障他的生命安全,并尽快给予保外就医。

三天三夜酷刑逼供胳膊致残、非法判刑入狱

拜泉县富强乡张福海,青少年时期身体虚弱患严重肾病等症,多年医治无效,在对人生绝望之时,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一个多月所有病症不治而愈。自此他身心健康,真诚,乐观向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他被迫流离失所十一年。

因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张福海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被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和北大街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在文化路派出所,李、张对张福海三天三夜酷刑折磨:把其双手反铐后,体重二百多斤的李洋上去踩手铐,用膝盖猛顶张福海的前胸小腹。还叫嚣:你不说我就打死你!张福海疼晕过去之后他们就用水浇醒。致使张福海喘息困难、痰中带血丝、至今手腕处有伤痕、胳膊抬不起来。二十三日下午四点被劫持到看守所。

张福海等九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庭审。律师提出必须排除疑点,铁锋法院非但未给排除,且十分钟一休庭密谋迫害对策,一审无果。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二次开庭前一天,法院给所有律师开会,施压阻止律师依法辩护。律师提出看监控录像,他们竟胡说“监控器坏了”。律师要求当庭释放张福海,法官冯际宏竟诬说律师篡改法律!七位律师当场集体抗议,要求冯际宏把其不合法的说辞从记录中抹掉,之后所有律师的依法辩护,书记员皆不做任何记录。

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提起上诉。张福海的两位律师与中级法院审判长宋芝通话,欲将诉状送到中级法院,宋答应上午接待。可是上午九点等到十一点也无人接待。律师再与宋芝联系:你们不是答应律师接见吗?宋说:“不能接见,你们把诉状送到某某窗口吧。之后便杳无音讯了。律师给打电话正告宋:“你这是违法。”

答应上午接见,一天未接见,再给宋打电话宋不接了,也不让上楼。结果,他们竟偷偷将张福海非法判刑两年零十个月,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将其劫持到齐齐哈尔监狱继续迫害。家人和律师至今未接到判决书以及任何通知。

在齐齐哈尔监狱遭电击、喷辣椒水、毒打、关禁闭

张福海是否被判刑、判几年、去了哪里?家人一概不知。老父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到齐齐哈尔监狱才得知儿子被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可是被推说“军训期不能接见”,为其存钱也不行。后来多次风尘仆仆去监狱见儿子,皆被种种借口阻挡不让接见。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九至十点,因办案单位把张福海胳膊扭伤致残,张福海拒绝奴役干活。二监区包夹张福海的两个狱警李艳伟和岳晓威,在大队部北侧的管教室内残酷迫害张福海:李艳伟指使犯人把张福海领到管教室,令其脱掉衣服后用电棍电击十分钟;岳晓威往其脸上喷辣椒水;大队长王力上去打其十几个嘴巴子,然后又用电棍电其头部和颈部几次,李艳伟接过电棍又电击了几分钟,逼其干活,不然天天电击。之后,又迫使张福海罚站四个小时。教导员侯彦斌下午逼张福海干零活,补绒线衣服。

因拒写三书被教导员侯彦斌毒打致昏迷入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张福海的表妹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哥张福海,四月三十号上午九点多,被二监区狱警侯彦斌百般凌辱后,打昏送医院了,现在不知怎样了。”打电话的人又说:“我叫某某,你哥让我给你捎话,你快去看看你哥吧!我可以给你家做证明人!你哥确实被打了。”

张福海父亲得知儿子境况,五月十日赶到监狱,急切要求见儿子。可监狱负责人员以种种借口推脱不让见。十一、十二日是周末,五月十三日,张福海的父亲再度到监狱要求见儿子,且张父带来了证明人的录音,录音中曝光了张福海被迫害的详细过程,还有监狱怎样虐待服刑人员和克扣服刑人员的钱等等犯罪事实。

副监狱长李明听完录音,竟说:“你怎么能信他的呢?”张父义愤的说:“不信他的,那我信你们的啊!我今天活要见到我的儿子,死也要见我儿子的尸,你们不让我见,我就不走了,就住这儿了。”

李明这才指使侯彦斌将张福海带到监狱卫生间,让张父看监控录像。张父见儿子刚一进厕所的门就踉跄的扶住门框,这时候彦斌竟有意用半个身体遮挡,使其父看不见;李让张福海再走两步,侯彦斌继续挡;李叫侯闪开往后点儿,让其再走两步。只见张福海摇摇晃晃挪了两步,身体一下子栽倒扑到墙壁上了。

张父在录像中看到儿子行走艰难、手扶着腰,靠着墙站不直。张父急了,强烈要求一定见儿子的面:“难道这还没打吗?你儿子被打你报不报警?你推卸不了责任。如果你不让我见儿子的面,我今天不走!”李明这才准许张父见儿子。

张福海的父亲饿着肚子立在监狱门外等到下午一点半,又在接见室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钟,才见儿子一步步扶着墙由车间蹒跚着挪到接见室。张福海胳膊抬不起来,脸青紫肿大,头上有包,头晕目眩,膝盖冰凉,腰痛直不起来。其父见状心如刀绞,问其因何被打?得知因其做操时手臂抬不起来(被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致残),且知其从医院出来,还被关了一周“禁闭”。张父气愤的问:“关你‘禁闭’是谁批的?”儿子说:“李狱长批的。”

张父返回狱长室,指着李明问:“我儿子被打的死去活来,当天竟被关七天‘禁闭’!你有没有人性啊?!人打死了你也签字批条吗?是不是你批的条?”李明说:“是。”张父:我要告你。张父气急,过去抓李狱长的衣领子,李狱长急忙躲开推说:“别激动,别激动,这事我不知道。”张父说:“你批的,你签的字,你敢说不知道?”李狱长赶紧说:“好在你儿子还有四个月就到期了,从今以后不让他出操了,不让他干活了,让他好好养着,你可以随时来看他。”张父不同意,要求今天就带儿子回家治疗,放这我不放心,我信不着你们。李狱长说:“我保证给你儿子治疗好,你随时来看他,若治不好,就到市医院去治。” 张父:“人在你们手下,如果你们指使牢头狱霸将我儿子致残你能负的起责任吗?李说:“那不可能。” 张父:“你能签字保证吗?”李说:“不能。”

张父将儿子被打的情况反映给监狱纪委负责人陈爱国,陈搪塞:“什么事到我这儿都能给你解决,你就等着听信儿吧。”张父:“不行,你得把此事记录在案。”打字员将打人经过打了三页,张父身份证号码,电话都做了记录。陈假惺惺的:“我们会处理的。”(至今未听到信儿,也未做处理)

十五日早张父给侯彦斌打电话,要求见儿子。见到侯时张父说:你们这里的药放没放毒我也不知道,我给儿子买了二百多元的药,侯将药放到自己车里。这时张父将自己代侯写的不再虐待张福海的保证书交给侯彦斌,侯将后两条撕掉,添加“本人自杀除外”后,在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

随后张父二次见到儿子对其说:我砸锅卖铁也要告他们!待走出接见室,侯提出要用自己的车将张父送回家,张父回说不必。侯又提出:“我拉着你到行政大楼去纪委陈爱国那里,你把起诉撤了。”张父未同意。

自此,监狱以各种理由没让张父再见到生死未卜的儿子;再也未听到有关部门任何音信和任何处理决定。只知道儿子不知因何于六月十七日再次被送入医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9/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迫害-境况堪忧-389334.html

2019-06-05: 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电击、喷辣椒水、毒打、关禁闭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张福海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因拒绝奴役而先后遭狱警李艳伟、王力、岳晓威电棍电击、扇耳光、喷辣椒水;因拒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而遭教导员侯颜斌毒打致昏迷入院,从医院回二监区后又被关禁闭一周,至今弓腰胳膊不能抬起。境况堪忧。
张福海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遭绑架,在文化路派出所遭受的酷刑:把手铐上,人上去踩,用膝盖顶他前胸。李洋,张建等人还说,你不说我就打死你。晕过去之后就用水浇醒。致使张福海手腕处有伤,吐痰还有血丝,胳膊抬不起来。张福海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一)因拒绝被奴役而遭电击、喷辣椒水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九至十点,因办案单位把张福海胳膊扭伤,张福海拒绝奴役干活,二监区包夹张福海的两个狱警李艳伟和岳晓威,在大队部北侧的管教室内残酷迫害张福海:李艳伟指使犯人把张福海领到管教室,令其脱掉衣服后用电棍电击张福海十分钟;岳晓威往张福海脸上喷辣椒水;大队长王力上去打张福海十几个嘴巴子,然后又用电棍电张福海头部和颈部几次,李艳伟接过电棍又电击张福海几分钟,逼张福海干活,不然天天电张福海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之后,恶警迫使张福海罚站四个小时。教导员侯艳斌下午叫张福海干活,是零活,补绒线衣服。张福海每天被奴役干活,三月一天脚被烫伤。监狱还非法剥夺其家属会见和给其存钱的权利。

(二)因拒写三书被教导员侯颜斌毒打致昏迷入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张福海的表妹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哥张福海,四月三十号上午九点多,被二监区狱警侯颜斌百般凌辱后,打昏送医院了,现在不知怎样了。”打电话的人又说:“我叫某某,你哥让我给你捎话,你快去看看你哥吧!我可以给你家做证明人!你哥确实被打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张福海父亲得知儿子境况,五月十日赶到监狱,急切要求见儿子。可监狱负责人员以种种借口推脱不让见。十一、十二日是周末,五月十三日,张福海的父亲再度到监狱要求见儿子,且张父带来了证明人的录音,录音中曝光了张福海被迫害的详细过程,还有监狱怎样虐待服刑人员和克扣服刑人员的钱等等犯罪事实。监狱领导听完录音竟说“你怎么能信他的呢?”张父义愤的说:“不信他的,那我信你们的啊!我今天活要见到我的儿子,死也要见我儿子的尸,你们不让我见,我就不走了,就住这儿了。”副监狱长李明这才指使侯颜斌将张福海带到监狱卫生间,让张父看监控录像。

张父在录像中看到儿子行走艰难、手扶着腰,靠着墙站不直。张父急了,强烈要求一定见儿子的面:“如果你不让见儿子的面,我就不光告狱警侯颜斌!连你狱长一块儿告!”李明这才准许张父见儿子。

张父见到儿子张福海时,见儿子胳膊抬不起来,头上还有包,且得知张福海从医院出来,还被关了一周“禁闭”。张父气愤的问:“关你‘禁闭’是谁批的?”儿子说:“李狱长批的。”于是张父返回狱长室,指着李明问:“我儿子被打成那样,你还关他一周‘禁闭’,你有没有人性啊?!”张父气急,过去抓李狱长的衣领子,李狱长急忙躲开推说:“别激动,别激动,这事我不知道。”张父说:“你批的,你签的字,你敢说不知道?”李狱长赶紧说:“好在你儿子还有四个月就到期了,从今以后不让他出操了,不让他干活了,让他好好养着,你可以随时来看他。”张父不同意,要求今天就带儿子回家治疗,放这我不放心,我信不着你们。李狱长说:“我保证给你儿子治疗好,你随时来看他,若治不好,就到市医院去治。”

张父争取到随时见儿子的机会,且得知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毒打也不许他们的家人接见。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顺江、张立群、赵义、高福平、田勇、王宇东、郑喜林、佟明宇、许文龙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5/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电击、喷辣椒水、毒打、关禁闭-388306.html

2019-04-27: 张福海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遭电棍电击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轮功学员张福海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庭审,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迫害。

以下是张福海在冯屯监狱遭受的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九~十点钟,二监区包夹张福海的警察李艳伟和另一名警察岳晓威,在大队部北侧的管教室内迫害张福海。原因是张福海不干活,因为办案单位把张福海胳膊扭伤,又痒又麻,上不了机台。他们就用电棍电张福海十分钟。是李艳伟电张福海的,另一个往张福海脸上喷辣椒水。第二次间隔十分钟,又让犯人把张福海领到那间屋子。这次多了一个大队长,名字叫王力。李艳伟叫张福海把衣服脱了,好用电棍电他。李艳伟电击几次后,这时大队长打张福海嘴巴子,十几次,他又用电棍电张福海头部,之后用电棍电张福海头部和颈部几次。李艳伟接过电棍又电击张福海几分钟。叫张福海干活,不然天天电张福海。然后叫张福海出去罚站,四个小时。

教导员侯艳斌下午叫张福海干活,是零活,补绒线衣服,张福海现在每天被迫干活,三月一天张福海的脚被烫伤。

监狱不让家属会见张福海,不让给张福海存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7/张福海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遭电棍电击-385608.html

2018-12-01: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田勇等七人被劫持入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张福海、张立群、高福平、赵义、李顺江、王爱华遭非法判刑后,法院没通知律师,没通知家人,于2018年11月29日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冯屯监狱继续迫害。

7位法轮功学员上诉到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5名律师多次找法官宋知,她推脱说:在外面有事,叫别人代理。律师多次打电话都不接,就是不接见律师。这次律师打电话问中院告知:先送走,后判决。真是无法无天。律师要给李顺江申诉,告中院违法。

据悉,7位法轮功学员都遭严重酷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7895.html

2018-08-01:齐齐哈尔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补充情况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第二次对九名法轮功学员庭审,请见详细报道《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现在得知九名法轮功学员诬判非法刑期是:张福海(两年十个月) 、李顺江(三年 )、田勇(三年)、王爱华(三年)、张立群 (三年)、高福平(三年)、赵义(三年,罚金两万元 ),他们七人在看守所里已分别上诉。

另外,张氏民被非法判两年八个月、缓刑三年、罚金两万元;宋玉兰被非法判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金一万元。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判决书写的时间六月二十八日,可在七月二十四日律师才接到(以过上诉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1878.html

2018-07-09: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江、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王爱华、赵义、张立群、张氏民、宋玉兰、刘明英、朱秀敏、王宇东、王艳、张艳华、刘慧杰等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遭绑架。其中刘慧杰、朱秀敏、张艳华先后回家,王艳、刘明英和王宇东已被判刑,并已分别送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和泰来监狱。其余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看守所至今已一年半,此期间,他们两次被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

根据家属回忆,将九人两次被非法开庭情况整理如下: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齐市铁锋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第一次非法庭审。

公诉人张剑宣读完起诉书后,从头到尾未提及刑讯逼供一事。当事人集体提出要求合议庭人员全部回避。因为公安机关整个办案过程都是逼供诱供和骗供。在检察院提审时,除张世民和宋玉兰两人外,其他七名法轮功学员都提及被刑讯逼供一事,但检察院一直未给予答复,起诉书也不曾提起。检察院以涉嫌包庇公安机关,不公正。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律师提出:

1、没有立案,非法抓捕,没侦查就直接抄家,非法侦查,非法起诉,非法开庭。法律规定,没立案就不应该侦查。

2、超期羁押。六十四天非法批捕,超过刑拘三十七天。

3、刑讯逼供,酷刑迫害。九人均在公安分局、派出所、看守所都受到肉体和精神的严重迫害,酷刑折磨、手段卑鄙残忍、都是两三天后才送到的看守所,超过二十四小时。

律师还没说几句话,公诉人就要求驳回律师意见。律师说,我还没说什么,你驳回什么?律师要求公诉人回避。法庭一度陷入僵持状态。最后法官没让公诉人回避。

律师要求调取刑讯逼供李顺江的录像,公诉人张剑说,调查完了,东市场派出所所长于刚,常帅没有参与酷刑迫害。李顺江否定他的说法,将那天被刑讯逼供的事当庭说了一遍。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也都叙述了被刑讯逼供的过程。

律师要求调取监控录像,检察院,法院却不主动提供。律师提出如果你们不主动提供,可以出人陪同,我们亲自调取酷刑现场视频。法官不予答复,并且叫嚣,今天开到半夜也得开完。律师提出抗议:法定工作时间八小时。违反《劳动法》。

僵持到晚上六点多,合议庭商议:决定休庭。下次开庭另行通知。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法轮功学员被第二次非法开庭。

五日六日是庭前会议,把当事人提到法庭,且是以一对一的形式和律师又说了一遍当时迫害的具体情况。所谓的“多人案件”,本应是当事人都同时到庭,律师同时在场,可是铁锋区法院却将几人一个一个提出与律师以一对一形式单独庭审。在全国可能还是首例。

九名法轮功学员都如实的向法庭陈述了所遭遇的酷刑,对律师和同修的控诉,公诉人和法官都避而不答。到六日法院一直不给提供有关酷刑的视频,律师一直坚持调取录像,法官冯际宏说,你们要看就去市公安局看吧。律师提出抗议,走出法院。

律师又问了很多问题,他们不是说不知道就是不记得了。

法官要进行下一项,律师指出,此项事情不排除,往下无法进行。

每当当事人提到被酷刑一事,法官冯际宏都进行制止。没问你这个问题,不许你说,有意回避隐藏这一事实。所谓的排除非法证据也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正实施。庭审中更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提法轮功几个字。律师提出的很多意见,公诉人和法官都是避而不答,或是不予参考,一个问题没解决紧接着就进行下一个事情,按照他们设定的程序,强行推进。庭审三天的开庭并没有排除非法证据。实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公诉人给几名当事人扣了一个大帽子:在座几人除一人态度较好之外,其余都应严厉打击。你们信仰×教,是×教徒,反人类,反社会,破坏法律实施。建议判二到三年,并处罚金。

辩护律师严厉提出:法律没有明确说不允许信法轮功。假如他信仰法轮功怎么反人类了?怎么反的社会?又怎么破坏的法律实施?法官和公诉人没有明确答复。

法官对律师说:辩护人捏造法律,替当事人辩护。违背法律,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律师全部站起举手抗议:我们当然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我们哪里违背法律了?律师们要求法官把刚才的话全部从电脑中清除,最后书记员将法官说的话删除。

二位律师提出四点,并要求书记员必须记上:

1、挂条幅没有当时悬挂和警察搜走后的照片,按你们说数量是一大堆,但起诉书中没有这些照片

2、我的当事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3、我的当事人没有承认此事,你们所谓的证人都在这九人当中,而且都存在逼供现象

4、此案没有举报人,又不是将嫌疑人在作案现场抓捕,录像中仅有个模糊的身影,和几张模糊的照片,如何判定此人就是我的当事人

法官和公诉人不答复,最后法官让律师提出辩护观点,所有律师都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几名当事人也都要求无罪释放。

法官剥夺了几名当事人的陈述权利,王爱华一再坚持下才寥寥说了几句。王爱华说,我已经肺结核开放,需要医治,我要求无罪释放。现在法官办案是责任终身制,谁办案谁负责。你会承担责任的。希望你们认清当前形势,事情会变的。请你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考虑。没说几句被法官制止。

两次庭审,各派出所都抽派警力,在法院周围照相巡逻“维稳”。张晓峰也亲自到周围给“可疑人员”照相。门口停着一辆类似消防车的一个大监控车,是凡在周围出现的人都会被拍摄进去。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大队长杨波亲自到现场指挥,并对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发正念也白发,我们该咋判咋判。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次开庭前,一只狗跑到法院大厅里就死了。实属罕见,寓意颇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9/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370804.html

2017-12-22: 齐齐哈尔市铁锋法院欲12月26日对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轮功学员张福海、高福平、李顺江、张立群、田勇、王爱华、张世民、宋玉兰、赵义,因悬挂条幅向世人澄清法轮功,2017年3月遭绑架,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欲12月26日对他们非法庭审。律师提出阅卷时间不够,要求推延开庭,此案主审法官冯际宏不同意,说这是铁锋区这几年的所谓大案,不能推,已经通知了国保和610政法委。

铁锋区法院将九名学员作为同一个案子,据悉法院将第一个审理张福海,图谋将其非法判刑七年,其他学员非法判处三年左右不等。其中五位学员亲友聘请了律师,将为其做无罪辩护。

九名法轮功学员坚守正信,悬挂真相条幅的正义行为,属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范畴,不违法;相反,检察官、法官不能秉公执法,放弃独立检察权和独立行使审判权(触犯了《宪法》第126、131条),听命于政法委国保诬判好人,才是真正的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2/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8174.html#171221224431-14

齐齐哈尔监狱(原来的冯屯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7-04: 黑龙江省政法委:
常务副书记 郝伟夫 15846088881
综治办副主任 孙仁柱13903612224宅45184300889
黑龙江省防范办:
主任 石兰波4518281797945182326767、13704846767
副主任 刘伟国45182817858宅45186315259、13945049592
副主任 李孝军45182817810、 13796659281

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总队
国保总队:
电话:45182696221
总队长薛之谦(音)13904512211
原总队长45182696180、45182659259
国保处副处长杨波15945183001
治安总队总队长王明夫13349416666
刑侦总队政委曹秀岭53925566、13836132621
情报总队总队长付军1338460009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监狱:
地址:齐齐哈尔市龙华路邮局816信箱,邮编161000
监狱长 于长岭
副监狱长 李明13846284466宅2918598
李明妻子 王莉13009737748,狱警,
住址: 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东市场小区28号楼5门401室

二监区:大队长侯姓警察1779061918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