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秦皇岛 昌黎县 >> 郎淑英(朗淑英,郎姓), 女, 5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2-01: 河北省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被冤狱三年已回家补充
河北省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于2016年3月,被卢龙县法院诬判三年,2018年8月25日出狱回家。郎淑英在2015年9月3日被昌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后来在送往秦皇岛看守所时,把包丢在了警车上。出狱后没人归还丢失的物品。

2018年10月31日,郎淑英到昌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回私人物品,要回手机3个、身份证、裤子一条,鞋一双,还有新的秋衣秋裤,现金四千二百元没有归还。

2018年11月25日,昌黎县茹河乡政法委书记赵敬辉派李姓工作人员把四千元钱送到郎淑英打工的地方,现在仍差二百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1581.html

2018-12-19: 河北省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郎淑英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政府有新政策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与期望,写了控告恶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诉状,邮寄到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几天后我收到了两高的回执。

我想迫害法轮功要有个结果了,可是当局一直没有对我们诉状有什么说法,我和两位同修到当地县信访局上访想问个究竟,却被县信访局的人叫来的公安人员对我们喷不明药物,致使我们三人头上、脸部、前胸出了 大红水泡。

我们进京上访无果,被当地驻京办非法抓回到拘留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

我于二零一六年三月被卢龙县法院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被非法关押进石家庄女子监狱十四监区。

进入十四监区我盘腿坐下,一个叫何莹(音)的叫我把腿拿下来,我没动,她们几个把我脚拎起来大头朝下,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信仰合法。”她们把我脱下来的衣服塞到我嘴里,用劲大得致使我的牙被弄掉了,吐了不少血。

一个女警官过来问我认罪吗?我说不认,我们炼法轮功的做好人没有罪。女警官说:“不认罪好,你都来了,就好好在这呆着吧!”

犯人董月带我进三号监室,当天夜里就有两个包夹李芮响、袁志艳看着我,不让我合眼,一个月左右就换成谷玉文和李芮响。她们整日整夜的看着我,不让我闭眼。有时眯一会,他们就用湿毛巾擦我的脸,把脸擦得很疼。后来站着我都能睡着了。

这样的迫害大约有五、六个月的时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是有两至四人包夹迫害我,三年间我没到过外边(室外),几乎没见过太阳。

一天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长叫姜丽,让我写思想汇报,我不写,她就用脚踢我,我当即双手合十说:谢谢。她哭起来,手抽筋了。人们都过来看说我:你怎么这么有本事,把姜丽都气得直抽。我说:“她踢我,我只说了谢谢她,就这样了。”

有一次见到警官要喊报告,我没喊,带班的犯人打我。组长们按着我的手写污蔑法轮功和师父的话,我挣扎,他们就打我,还咬我。我也没写。她们不让我睡觉,我被强迫站立七天七夜,腿脚都浮肿了,脑子不清醒,昏昏沉沉的,眼前发黑,她们就说我有高血压,让我吃药。我不吃,她们强迫我吃,吃完我就吐了,把饭都吐出来了,我说不吃了,她们就强行灌药,我喊:“曹海燕执法犯法,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她们把抹布塞到我嘴里,把我的门牙弄活动了,没几天就掉了。不吃药就灌药,就是我自己吃进去,也会吐出来。一天三遍吃药就吐三遍,很难受。这样的状况有一年的时间,直到回家。有时没把药吐出来,我就头疼头胀,脸特别红。吃药这段时间,整个人精神恍惚,拿啥掉啥,还把香皂、洗头膏掉在厕所的便池里,别的犯人就捞起来怕堵塞。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间没有病,没吃过一粒药。监狱从肉体迫害到药物迫害,才造成我现在的状况。

实施转化迫害的警官曹海燕,灌输歪理邪说,问我法轮功是不是宗教,我说不是,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人向善的,她用电棍电击我的胸部,把我电倒我就站起来,电倒就再站起来,电击很长时间,胸口有一块灼伤,上面是电击留下的黑点。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下午警官曹海燕看没有说通我就对监室的人说:你们杀人放火也别学“法轮功”。

每天有两个包夹做转化,我心理压力太大,后来警察就让我住的监室的人都陪我站着,她们出一天的工,晚上也不让睡觉。有一次我们站到半夜两点钟,有人说:我们干了一天的活很累还跟着你受罪,你快写吧!监狱用株连的办法给我施加压力,迫于压力违心写了不修不炼的保证书。

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包饺子,因为没在我监室,我就没去包。煮熟的饺子端过来,组长苗丽丽问我好不好吃,我说好吃。她说这是共产党给的。我站起来说:谢谢姐妹们的辛勤劳动,都是你们辛苦劳动得来的。组长苗丽丽过来拽我的头发,智障的宗东荣拽我的头发,当时我按了报警器。智障的宗东荣出监室后警官曹海燕给她月饼吃,组长苗丽丽也给她吃的,鼓励她打我,她就更来劲了,监室的人都气不过,让我也打她,我说:学法轮功的人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在大厅的地上睡了八、九个月,警官曹海燕安排智障的犯人宗东荣睡在我身边,夜里打我,拽我的头发,把我手给弄破了。打完我,警官曹海燕就给她吃的奖励她。白天黑夜的这样的折磨,使我精神紧张,造成现在尿频尿急等症状。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我在凳子上坐着,组长说让我们站着,让全屋的人都站着,有人说:让我认错,就让全屋的坐下。我说我没错,我就闭着眼睛坐着。组长还是让大家站着,挑动大家都抱怨我,警官还罚了护监五分。

第二天三月八日早晨,曹警官问我昨天干什么了,我说坐着,她说看监控你炼功,我说:“没炼功,就是炼功也是正常,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权力。迫害法轮功有罪。”曹警官用手打了我的嘴巴,我就按了报警器:我说警官打人。曹警官拉拢一些做班人,她们站着我就坐着,她们在警官面前表现自己,把我拉起来蹲下去,蹲的我臀部疼了好长时间才好转,她们在无知中做坏事,成了邪恶的帮凶,我没有怨恨她们。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十四监区开始并组。监室有五个人,三个组长,一个邪悟的人。我每天擦地有一个干净的环境。组长在地上捡到一片药,可能是我咳出来的。警官就罚她写检讨还罚五分,我不吃药也罚她们分。犯人对分很看重,因为分多可以减刑早日回家。这一下她们四人都怨恨我,晚上让我拖地我没拖,就让我站着,到十二点了我就上床睡觉,她们三人把我从床上拽下来,按着就打,就这样我一直坐到天亮。早上我和吴警官说她们打我,她却说为什打你没打别人。第二天警官接班给打我的人每人加了五分。

入监有两个月的教育课,出监有出监的教育课。我没有参加。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经过这样的精神迫害:包夹转化。拿佛教的书,其它宗教的书来诋毁法轮功,有的法轮功学员迷失了方向,再加上肉身的折磨,承受不住这种迫害就违心的妥协了。我一直背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和诗词,才走过这艰难的岁月。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警官曹海燕把我叫出去,她问我:“该走了,你认罪吗?”我不认。又问:“打死也不认?”我说:“不认。”问:“你在监狱参加过劳动吗?”我说:“没有,因为我不认罪所以不参与劳动。”又问:“你还起诉江泽民吗?”我说这个问题不和你探讨。又问:“你为什起诉江泽民?”我说:“因为江迫害死很多正义的法轮功学员,给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十几年来共产党开会,警察就上我家骚扰,年迈的母亲失去了生命。”问:“你对监狱有什么意见?”我说:“对我的转化我有意见。”

我和警官曹海燕说:你们剥夺我的申诉权。她辩解说我没同她说,有事要同组长说,组长再与队长说。有一天我同组长说,我要写申诉材料,她不吱声,把我的笔纸都搜走了,一直没给过我。苗丽丽组长曾说过:我做的一切都是曹队长让我干的,我没有这个权力,我也是服刑人员。作为警官执法犯法,剥夺了我的申诉权,是要负责任的。

以上是我在石家庄女子监狱所遭到肉体的迫害,精神上的迫害无法用语言形容。在此,我衷心地奉劝那些不明真相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站在正义的一边,弥补过错,给自己留条后路。请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9/河北省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378627.html

2018-11-06: 河北省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于2016年3月被卢龙县法院诬判三年,2018年8月25日出狱回家。2018年10月31日,郎淑英到昌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回被非法扣押的私人物品。经国保大队高接力要回手机3个、身份证、裤子一条,鞋一双,还有新的秋衣秋裤、现金四千二百元没有归还。

国保大队高接力159300352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6/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6781.html

2016-04-14: 河北省昌黎县三位善良农妇被劫持七个月

在河北省昌黎县有这样三位农村妇女,她们都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因修“真善忍”做好人,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被昌黎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到拘留所,后转到秦皇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至今已有七个多月了。

她们三人分别是:朗淑英,五十四岁;胡日美,五十岁;杨金兰,四十五岁。

朗淑英以卖蔬菜水果为生,靠着辛勤劳苦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没有学大法之前她身体多病,一九九七年学了法轮功之后,她从此身康体健,十八年没用过一粒药,走路一身轻,干活有使不完的力量。

就在二零零零年的一天,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当时正好赶上朗淑英在一旁,只因说了一句“做好人咋这么难啊”,警察当即不容分说就把她抓上了警车,一个警察还把她的眼睛打得乌黑,多少日子视物不清。

那一次警察把她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和洗脑班等地,进行野蛮迫害折磨,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就这样大冬天强行让她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一坐就是多少天。还让她单独住一间小黑屋,把音响调到最大量放她耳边,长期罚站,种种非人的折磨,目的让她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功的信仰。朗淑英坚贞不屈,坚定修炼,就这样连续八次被非法关押,她八十岁的老母在惊吓与对女儿的担忧中离世。

胡日美在农村自家开办了粉条加工厂,经营的粉条不掺假,买卖公平合理,因此深得客户信赖,她炼功后身体的病痛也都好了,她把这美好的真相告诉给他人,可是却遭到当地派出所和公安警察的非法抓捕,并受到戴手铐脚镣等非法对待。

在二零一六年三月的非法庭审中,律师在法庭上给胡日美做辩护: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违反国家宪法,国家政策也没有说法轮功是×教,公民有信仰自由,不应关押法轮功学员,应当庭无罪释放。可是她仍被送回了看守所。

杨金兰没炼法轮功之前患严重肝炎,重病缠身,家庭靠沙滩薄田度日,生活艰难,幸得修炼后身体恢复了健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料理家里家外,善待公婆,得到邻里间好评。就这样一个好人,被多次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遭受强制洗脑等非人折磨。

二零一五年九月,法轮功学员到她家看望她的父母公婆,街上乘凉的男女多人,都对这些学员说:“杨金兰可是个好人哪!你们千万把她从监狱中救出来。”法轮功如何民众最清楚。

三位善良女子,虽遭如此迫害,但她们心中不怨不恨,知道这些参与迫害的人都是江泽民的谎言受害者,为了个人饭碗错误执行江泽民的犯罪命令。她们三人因此到信访局等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却被不明真相的警察野蛮地喷射不明药物,她们三人脸上、前胸等多处出现大红疙瘩,痛痒难忍。尽管如此,她们没有记恨,只是为那些行恶者惋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河北省昌黎县三位善良农妇被劫持七个月-326622.html

2016-03-12: 河北省昌黎县郎淑英、胡日美、杨金兰面临非法庭审

河北省卢龙县法院欲于3月17日上午9点30份非法庭审昌黎县 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胡日美、杨金兰。三位法轮功学员目前三人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胡日美之前被家人担保回家,一个星期前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2/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5249.html

2015-11-25: 河北秦皇岛8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截至2015年11月5日统计,8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4人失踪;1人情况不详(娄阳),如有遗漏请补充提示。

……
2、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3人)

郑艳华:卢龙县法轮功学员,2015 年7月2日前后,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此。

郎淑英和杨金兰:昌黎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620.html#151124234254-62

2015-09-05: 河北昌黎胡日美等进京上访被劫回迫害

河北省秦皇秦皇岛昌黎县法轮功学员胡日美、郎淑英、杨金兰8月24日进京上访,遭到当地派出所劫持、非法关押迫害,现在郎淑英、杨金兰、胡日美她们三人都被非法关押在昌黎县拘留所,都在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
2015年8月下旬的一天,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胡日美,到昌黎县信访局说明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功曾经遭受的迫害事实情况,要求给她们造成经济损失的有关单位给予赔偿。信访局长不仅不解决她们的问题,而且打电话叫来警察,往两个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脸上喷不明药物,导致郎淑英、胡日美两人的脸上、脖子上多处出现红疙瘩,疼痛奇痒难当。知情人士说,这个信访局局长是刚从北京新调过来的,没做出一点好事。

8月24日,郎淑英、胡日美、杨金兰就起诉江泽民过程中经济和精神赔偿问题,进京上访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没人接待,她们去了国务院信访局,在她们等待上访的时候,被秦皇岛驻京办国安控制。

25日晚上,她们分别被昌黎当地三个派出所劫持回, 胡日美被非法关押在安山派出所,郎淑英被非法关押在茹荷派出所,杨金兰被非法关押在马坨店派出所。胡日美女儿刚刚9岁,妈妈被关在派出所回不了家,孩子一直在哭。

胡日美她们三人被非法劫持在当地在派出所一天一夜,8月25日,警察要求她们写不再上访的保证,她们没写。胡日美趁警察中午去吃饭,从安山派出所跑了出来,跑到了七八里地外的大姐家—龙家店镇的洼上。后来警察又到她大姐家,强行把她绑架回到安山派出所继续迫害。当时正赶上她二姐去派出所要人,警察发现胡日美跑了后,扣留她二姐三两个小时,警察还去她二姐家抄家,没抄到大法书,才把她二姐放回家。 25日晚上,胡日美被安山派出所送到昌黎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26日下午她二姐去拘留所看她,见到她时,她正在给警察讲起诉江泽民的真相。二姐给她送去了换洗 的衣服。拘留所警察说拘留半个月。胡日美在绝食反迫害。

25日上午,郎淑英也从茹荷派出所走脱,警察从街上连踢带打把她又绑架回到茹荷派出所,继续迫害。

到目前为止,郎淑英,杨金兰也被非法关押在昌黎县拘留所遭受迫害,她们三人都在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家属和同修都在积极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5/河北昌黎胡日美等进京上访被劫回迫害-315207.html

2015-09-02: 河北省秦皇秦皇岛昌黎胡日美、郎淑英、杨金兰被迫害补充

河北省秦皇秦皇岛昌黎法轮功学员胡日美、郎淑英、杨金兰进京上访,遭到当地派出所非法迫害,现在郎淑英、杨金兰、胡日美三人都被非法关押在昌黎县拘留所,她们三人都在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5061.html

2015-08-23: 河北昌黎俩妇女讨公道遭警察喷不明药物

2015年8月下旬的一天,河北省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胡日美俩妇女,到昌黎县信访局说明自己曾经遭受的迫害的事实情况,要求给她们造成经济损失的有关单位给予赔偿。

没想到信访局长打电话叫来警察,往两个手无寸铁的妇女脸上喷不明药物,导致郎淑英、胡日美两人的脸上、脖子上多处出现红疙瘩,疼痛奇痒难当。

据知情人士说,这个昌黎县信访局局长是刚从北京新调过来的,没做出一点好事,就先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4536.html#15822221912-1

2014-04-10: 秦皇岛昌黎县胡日美、杨金兰、郎淑英被北京恶警绑架
河北省秦皇岛昌黎县法轮功学员胡日美、杨金兰、郎淑英三人已失踪十天,家属、同修找遍当地看守所,无音信,后来家属从当地大队书记那?得知她们三人可能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顺义看守所。

她们一直在给县国保大队讲真相,要回被非法抄走的罚款等,曾被非法拘留,出来后,她们到北京上访,可能是因此被绑架,前几天,大队书记来胡日美家调查,她是否有“前科”(犯罪记录)。

现得知北京通知昌黎当地公安接人,现在,郎淑英、胡日美、杨金兰、三位同修被绑架到甚么地方,情况不详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0/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9830.html

2014-03-12: ◇河北秦皇岛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胡日美已先后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2/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8621.html

2014-03-08: 河北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胡日美再遭绑架

河北昌黎县胡日美2013年11月13日讲真相时遭警察绑架,被抢走真相币545元,被非法关押10天。胡日美一直向国保要回真相币。2014年3月5日,昌黎县国保大队长陈勇刚给法轮功学员郎淑英打电话,让她找法轮功学员胡日美解决问题。结果两人在3月6日上午被国保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8/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8485.html

2013-08-13: 河北昌黎县法轮功学员张英遭绑架、勒索情况

...另外,之前法轮功学员郎淑英,高桂英被恶警绑架时,也被抽血存档。不知是否与“活摘”有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3/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8111.html

2013-03-19: 河北昌黎法轮功学员朗淑英于三月十八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9/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1049.html

2013-03-17: 河北昌黎县郎淑英再次被恶警绑架
秦皇岛市昌黎县今年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郎淑英,日前再次被昌黎镇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绑架,被劫持在昌黎县拘留所。

郎淑英女士,昌黎县茹荷乡西拗榆村人。几年来,昌黎县“六一零办公室”操纵不法人员长期对她人身和精神迫害,并导致她的母亲受惊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郎淑英在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里打工。一天,这位学员被绑架,来了几名警察非法抄家,她自言自语地说:“做好人都不好做啊!”就这一句话,警察就把她绑架到昌黎县公安分局,一警察猛得上来打她,当时就把她打得眼睛充血,后来知道是茹荷派出所所长。到了晚上,没有任何手续就把她关進看守所。不得已,她以绝食来抗议迫害,看守所就让医生强行给她灌食,叫四、五个犯人野蛮的按住她,从鼻子眼里插管,下狠的给灌她食,多达四、五次,她胃痛难忍,几至晕厥。

后来恶警们把她劫持到昌黎县六一零办公室洗脑班,恶徒们几天几夜的不让她睡觉,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长期的罚站让她的大腿和双脚浮肿严重;他们还把她关在一个小屋里,两、三个月不许出门,还往床上放大音响,轰鸣声震得她心跳加快,颤抖不止,痛苦难当!尤其令人发指的,在北方那样寒冷的大冬天,他们逼她坐上冰凉的铁椅子,长达五十多天,冻得她浑身发抖,大腿双脚紫黑浮肿,以致出现女人断经的毛病。就是这样,“六一零”恶徒居然还到她家,向她年迈的老母索要所谓 “生活费”!

二零零二年张学平问郎淑英你不是不怕死吗?有办法治你,便骗她回家看她妈为由把她骗上车,给她拉到了火葬场。因为郎淑英呕吐处于半昏迷状态,才把她拉回洗脑班。日后张学平还跟郎淑英说:你不是不怕死吗?没烧你就快吓死了。

二零零四年春夏时期,中共邪恶之徒对她進行身体和精神的摧残,两次对她以“熬鹰”形式進行迫害,一次是七天七夜,一次是九天十夜。以常里来讲人的极限是三、四个昼夜不睡觉就有生命危险。邪恶的“工作”人员轮流对她兼管,还辱骂她尊敬的师父,逼她写保证。事后邪恶的人员在背后都在议论,这郎淑英真神了,真熬不倒她,还熬不死,咱们反倒让她给熬了。

二零零七年,郎淑英为了生活到外地打工,“六一零”又派人到她家骚扰,并恐吓她的老母亲,她母亲经不起这种精神刺激,不久含冤离世!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了,让她的心中痛苦万分。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天,郎淑英正在家中坐着,“六一零”人员又伙同昌黎公安分局警察再次绑架她,将她非法关到昌黎拘留所,逼她做奴工,她不是犯人,她也没触犯任何法律,为了维护公民基本权利,她拒绝干活,拘留所的所长就大声辱骂她,把她关在一个屋子里,不让她出门。

十五天后,警察又把她劫持到看守所。看守所狱警指使刑事犯人狠命殴打她,一次一个犯人猛地用脚踹她胸口,她当即痛的上不来气,他们只好将她送县医院,但还给她戴手铐、脚镣。 这次他们将她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是非法超期关押。当时她正经营一些熟食的买卖,恶警对她的绑架、关押,又给她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令孤身一人的她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郎淑英以作为修炼“真善忍”为原则做好人,她对所有强加给她这一切痛苦的相关人员无怨、无恨,还生出怜悯之心,认为他们本身是上当受骗者,所以这三年来,几乎每个星期她都有一天到昌黎县县六一零或国保大队告诉他们真相,恐怕真相大白那天他们悔以晚也、出现悲惨的下场。

郎淑英以“真善忍”为原则,完全为他人着想,又被中共不法人员们再次绑架,难道他们为了利益真的一点点良知都没有了吗?再次对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说句话:你们太可怜了、结局会更加悲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7/河北昌黎县郎淑英再次被恶警绑架-271032.html

2013-03-14: 河北秦皇岛市昌黎县郎淑英被劫持到拘留所

河北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被昌黎县公安局昌黎镇公安分局绑架到昌黎县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4/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0955.html

2013-01-30: 女儿屡遭迫害 老母亲受惊含冤离世

——河北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郎淑英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郎淑英,女,今年五十岁,河北省昌黎县茹荷乡西拗榆村人。我要揭露昌黎县“六一零办公室”多年来对我的人身迫害,并导致我的母亲受惊含冤离世。

我修炼法轮功以来,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原则修心做人,生活中替他人着想,在社会上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然而是江泽民以一己之私,害怕学法轮功的人多了影响其手中的权力,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下令全面迫害,全民被江一人卷入到了随同对法轮功、以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之中。“六一零办公室”就是江一伙设立用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

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也没触犯任何法律,所有对我的迫害和折磨,都是在六一零办公室的直接操纵之下進行的。以下是我遭受迫害情况简述:

二零零零年,我在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里打工。一天,这位学员被非法抓捕,来了几名警察非法抄家,我自言自语地说:“做好人都不好做啊!”就这一句话,警察就把我绑架到昌黎县公安分局,一警察猛地上来打我,当时就把我打得眼睛充血,后来知道他是茹荷派出所所长。到了晚上,没有任何手续就把我关進看守所,不得已,我以绝食来抗议迫害,看守所就让医生强行给我灌食,叫四、五个犯人野蛮的按住我,从鼻子眼里插管,下狠的给我灌食,多达四、五次,我胃痛难忍,几至晕厥。

后来他们把我劫持到昌黎县六一零办公室洗脑班,恶徒们几天几夜的不让我睡觉,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长期的罚站让我的大腿和双脚浮肿严重;他们还把我关在一个小屋里,两、三个月不许出门,还往床上放大音响,轰鸣声震得我心跳加快,颤抖不止,痛苦难当!尤其令人发指的,在北方那样寒冷的大冬天,他们逼我坐上冰凉的铁椅子,长达五十多天,冻得我浑身发抖,大腿双脚紫黑浮肿,以致出现女人断经的毛病。就是这样,“六一零”恶徒居然还到我家,向我年迈的老母索要所谓 “生活费”!

二零零七年,我为了生活到外地打工,“六一零”又派人到我家骚扰,并恐吓我的老母亲,母亲经不起这种精神刺激,不久含冤离世!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了,我的心中痛苦万分。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天,我正在家中坐着,“六一零”人员又伙同昌黎公安分局警察再次绑架我,将我非法关到昌黎拘留所,逼我做奴工,我不是犯人,我也没触犯任何法律,为了维护公民基本权利,我拒绝干活,拘留所的所长就大声辱骂我,把我关在一个屋子里,不让我出门。十五天后,警察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

看守所狱警指使刑事犯人狠命殴打我,一次一个犯人猛地用脚踹我胸口,我当即痛的上不来气,他们只好将我送县医院,但还给我戴手铐、脚镣。

这次他们将我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是非法超期关押。当时我正经营一些熟食的买卖,恶警对我的绑架、关押,给我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令孤身一人的我,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我作为“真善忍”修炼者的做人原则,我对所有加给我这一切痛苦的相关人员、执法干部,没有怨、没有恨,所有在迫害中侮辱我、打骂我的人,我也不记在心上,这是因为他们本身是上当受骗者,如果我不讲出真相,将来真正下场凄惨的就是这样的人。

这三年来,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天,我都要到昌黎县县六一零或国保大队要回我所受到的经济损失,以这种方式对他们讲真相,我这样坚持了很长时间了,在此,希望有关同修能正念加持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月30日发表)-268378.html

2009-08-08: 河北昌黎县看守所的电击酷刑

99年,大法学员在看守所学经文,副所长张士威带着犯人开门抢经文,大家你传他,他传你,保护经文,最后还是被他们抢去了。这时王晓君用生命给邪恶施压,才要回了经文,随后他们给王晓君戴上手铐脚镣,调到别的号。

有一次,大法学员集体炼功,张士威和副所长徐永峰用电棍电击王丽霞的耳朵,往里转着电,电的耳朵紫黑色。电击史玉娟的嘴,让电棍电的嘴都歪了。电击王晓君的脚心,脖子等部位。

99年10月王元彪去北京证实大法,恶警李春平在北京用鞋底打王元彪,回到昌黎看守所原来所长姓张,张所长诽谤大法、诽谤大法师父,王元彪制止他遭到毒打。99年王晓君、王元彪夫妇俩去北京证实法被带回到昌黎公安局,被一科的赵大军铐在暖气上,不让解手,第二天,又铐在走廊上,打开窗户故意冻他们,在昌黎看守所,王晓君背法遭到副所长于福泰的电击。

2000年,张丽爽去北京证实法,在昌黎分局,恶警苗志勇打她嘴巴,昌黎镇工作人员李秋蓉(己于2005年左右遭报身亡)用脚踢她。同年春季,昌黎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很多上访的大法弟子,女管教张丽天天领着老、少大法学员跑步,说:跑不动的用狗咬。

2001年5月份,昌黎县看守所又非法抓捕了三、四十位大法弟子。当时看守所1号、2号都是女大法学员。她们在点名时,不答到,被所长张士威电击。2号学员听到了马上都站在床板上声援1号学员。当时,所长孟庆夫和女医生郭哲来到2号,一会一群武警手持电棍,蓝火叭叭的冒,上床电学员,然后一个一个拉到外面由公安武警搜身,衣服脱了,乳罩、裤衩连垫的卫生巾都翻了。然后,一个个戴上大镣,手脚全戴上了,放到13号15号迫害。

大法学员们反迫害要求给解刑具,他们不给解,学员们绝食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王晓君、王桂荣、郭敬华、郎淑英、张丽爽、肖桂华等学员被犯人按着灌食插管插的鼻子、嗓子都是血。然后学员们自己把手铐、脚镣打开了,邪党人员说带的松,又专门为法轮功学员订制了手铐勒的学员手腕直流血。

在6月13日,大家背经文,被恶警发现,孙淑凤、杨金霞两位大法学员被拉出去电击,杨金霞说:打死也炼。

一天早上几个学员发正念也遭到恶警电击,学员张立爽、寇艳玲被电击颈部,郭丽君被电击手部,电的火辣辣的疼。因为背经文,恶警还用胶布把学员的嘴粘住。

在看守所1号监室,学员王银霞因不点名,被副所长张士威用电棍电击她不屈服,被钉在大板上,呈大字形。

在15号监室,张桂英、王晓君、王桂荣、吕桂霞、郭敬华、孙淑凤、杨林雁等大法学员因为炼功、发正念,被所长徐永峰、白庆分制戴上镣铐,张士威命令劳动号(家里用钱打点,可以自由劳动的犯人)给他们戴刑具大约四个月,是由所长孟庆夫批准的。

大法学员给张士威讲真相,他不听、不信(张士威后来遭报,得了口腔癌,很痛苦)。大法学员们戴着刑具,夏天吃饭、洗漱睡觉都不能动,被蚊子咬的浑身是包,早上起床,身体下面全是死蚊子,连澡也不能洗。人進多了,所里配备了大电棍,所长张土威说:看看这是多少伏的?给你们用的,叫你们炼功。

2001年秋季,有学员炼功,副所长徐永峰开门用两根电棍电学员,13名学员全被电了。随之不到两个月,徐永峰嘴歪眼斜,遭了恶报,几个月没上班。

大法学员张桂英被两次非法劳教所,由于血压高被送回。有天吃午饭,劳动号的人说:天太热,给你们一袋醋喝,降温。有张桂英等3位学员喝了。结果下午4点多钟叫张桂英收拾东西,把她非法劳教了。

2009年4月16日下午,昌黎公安分局副局长秦国鹏带领3名警察,闯入郎淑英的家里,非法抄家,绑架6位大法弟子。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到公安局时,当时王晓君坐在椅子正闭着眼睛,副局长张明看到后,当即大喊:“敢在这炼功,拿手铐来铐她。”然后用手铐把王晓君从后背把双手反铐上了。随后,秦国鹏又指使他人把王晓君的家门钥匙从她手中硬抢过去,到王家强行入室抢劫。

5月1日,6名大法弟子从拘留所被绑架到看守所,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结果号里的犯人们在邪党有关工作人员纵容下对大法弟子郎淑英、刘爱华大打出手,号长祖丙玲打郎淑英的嘴和脸,当时一名姓严的警察就坐在椅子上,一直在一旁看着。

号里的犯人包括祖丙玲在内,以及孙亚美,赵月娇、张红歌、李薇女犯人在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的当天,对大法弟子们又打又骂,态度恶劣。试想:几名刑事犯,有甚么权利对大法弟子打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8/206121.html

2009-04-19: 秦皇岛市昌黎县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秦皇岛市昌黎县大法弟子王学军、张丽爽、刘爱华、朗淑英、刘淑玲、王小娟等六名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半左右集体学法被非法绑架,参与此次迫害的有国保大队、昌黎公安局、一街大队和路南办事处等单位。恶警在六点左右分头去几位学员家中骚扰或非法抄家。从王学军、张丽爽、刘爱华家中分别非法抄走私人财物。目前六位同修被劫持到昌黎拘留所。之前被非法绑架的两位杨和平、朱艳梅依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据悉朱艳梅已被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9/199220.html

2004-10-16: 以张学平为首的秦皇岛昌黎县保安公司洗脑班纠集三十馀人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在这里受到长期的迫害:郎淑英被非法关押了多年,现还被关押在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6/86761.html

2004-05-21: 现在昌黎洗脑班仍然非法关押二名大法弟子:张维進、郎淑英(女)。昌黎洗脑班曾非法关押过一个女大法弟子和她一岁多的女儿。被称为现代的“渣滓洞”,母亲叫刘爱华,女儿叫郭月童。于2002年1月被绑架,昌黎洗脑班的绑架孩子的恶行在明慧网曝光后,2003年8月被放出。出来时孩子已2岁半。

2004-02-21: 大法弟子张晓霞于2001年1月至2003年2月被非法关押2年多。2002年9月至11月,秦皇岛市区有7人被绑架到昌黎洗脑班,向每人工作单位索要5000元至7000元,其中有4人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左右。洗脑班现在仍非法关押2人,一个是大法弟子郎淑英,2002年4月,在打工回家的路上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快2年了。大法弟子张维進,被非法判刑4年,近期从石家庄监狱直接劫持到洗脑班。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当今文明社会,竟然发生了重庆渣滓洞的“小罗卜头”,一个9个月的孩子跟她妈妈被非法迫害2年多,孩子3岁时才放出,迫害参与者犯有虐待婴儿罪、绑架罪等。

2003-05-12: 2003年5月10日昌黎公安又非法抓捕5名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现在不知关押在何处,详细情况待查。
昌黎洗脑班非法关押10名大法弟子,他们是郎姓学员...等,他们都是去年十六大之前被绑架的,最长的有被非法关押二年半之久,更令人发指的是其中还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和她刚3岁的女儿,被非法关押近二年之久,当时孩子只有一岁,这和当年的渣滓洞有何不同?

洗脑班歹徒为了达到让大法弟子背叛信仰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不让睡觉、关小号、昼夜灌输欺世谎言等手段。洗脑班歹徒们曾上过中央电视台,受到其邪恶主子的表扬。30多个歹徒们把残害同胞作为谋生的手段,每年享受着上级拨的巨款。

犯罪头目:
秦皇岛昌黎县公安局副局长:张x,电话0335-2987140

秦皇岛 昌黎县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18-12-30:
木头凳派出所警察相关信息 派出所所长 宋学强 13903340818
派出所指导员 张立国 13833533915
户籍警 范志广 15233580896
警察 孙建伟 13780580775
警察 张文华 13582405727
警察 王大伟 18601744470
警察 杨柳 15354365551

木头凳镇政府相关人员信息

镇长 王海涛 13333358100
副镇长 赵 百 13513350056
副镇长 王志国 13930356775
副镇长 潘 礼 18833989889
武装部长 侯 野 13833536909
司法所长 谢新印 13633356065
组织委员 张学芳 13933692016
综治办 周建才 15233521999
安监站长 武永泽 13780477112
科员 佟铁柱 15930599588
科员 祁国杰 15076204532
科员 马文龙 13780589215
科员 王彦成 18333519809
宣传委员 于劲松 13933696906
纪检委 苗雨盛 13933591905
2018-06-23: 河北省秦皇岛政法委书记:闫五一、中级法院院长(最近几年秦皇岛四区三县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多次遭绑架冤判骚扰,都是秦皇岛政法委610背后指使或下的指令)
秦皇岛市昌黎县政法委书记张广栋
昌黎县“610办公室”主任常兴良
昌黎县检察院检察长张会英,公诉人李炜莉、王永洪;
昌黎县法院院长曹敬东,副院长田金江,刑庭法官魏永立、杨红梅;
昌黎县公安局局长杨建东
秦皇岛市昌黎县城关派出所03352031213 03352032110
地址:昌黎县汇文路34号
周保强 魏宗喜 胡安民 张志军 赵宝义 解二龙:13933966117
陈凯 何贵利 李凤合 郭长海 丁警察 杨警察 李振海 13623352808

2018-05-07: 马坨店派出所:
地址:昌黎县马坨店乡马坨店村
电话:03352069242、03352069811、0335277879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15-08-31:
绑架河北昌黎胡日美、郎淑英、杨金兰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昌黎县公安局局长张凤龙0335-2609601、15133538888、0335-2609616
城关所所长赵国运2669819、15690053888、2669819
十里铺所所长范立国2079110、13933615922、2079110
龙家店所所长刘靖2300070、15930039555、2300070
安山所所长王志强2050110、13833569299、2050110
朱各庄所所长巢冠虎2096110、15930030999、2096110
两山所所长王雷波2189110、15032305066、2189110
靖安所所长薛震2091110、13513090555、2091110
葛条港所所长刘志刚2209110、13513352896、2209110
大蒲河所所长高峰5966110、13933966399、5966110
新集所所长王亮2066110、13930361981、2066110
马坨店所所长钱海涛2069110、13933592868、2069110
泥井所所长郭凯2071110、13933637811、2071110
刘台庄所所长韩振强2569110、13933578286、2569110
荒佃庄所所长王立军2510699、15030369999、2510699
茹荷所所长曹光明2041110、13933682261、2041110
城郊所所长李小强2192110、13930372599、2192110
黄金海岸边防所所长鲁亮5963110、18903339096、5963110
团林边防所所长王文军2269110、18903333668、2269110
刘台庄边防所所长张伟2561110、18903339393、2561110
大滩边防所所长王林飞2560110、18903359566、25601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