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淮安市 >> 张正刚, 男, 36

张正刚
张正刚一家人

出生时间: 1964-08-06
个人情况: 淮安工商行职工,大专文化,法轮功淮安辅导站站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淮安
拘留时间: 2000年3月2日
个人近况: 2000年3月30日 迫害致死 (2000-08-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2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3
家庭成员: 儿女: 张兆云(张照云)
夫妻/父母: 张正刚
兄弟姐妹/伯父母: 张子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1-24: 多少活人被当作死人处理(上)

他被从医院强行推到火葬场火化

江苏省淮安市工商银行职工,曾担任江苏淮安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的张正刚,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绑架到淮安看守所。他惨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陷入昏迷,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术后,张正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三月三十日晚约六点三十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但仍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张正刚的亲属到另外房间谈话。同时,几名恶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的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警察一拥而上,强行推开其他人,将还有微弱心跳和呼吸的张正刚抢走,直接送去火葬场火化。张正刚就这样被冤杀,年仅三十六岁。

将活人火化,这些人的心真比虎狼还毒!张正刚被火化后,公安作出决定:不准其他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亲属上访上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4/多少活人被当作死人处理(上)-303542.html

2006-08-28: 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四)
“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

秦艳秋,现年45岁,前太仓市邮政局职员,秦艳秋的丈夫石泽惠,原为太仓健雄学院教师。1997年10月,为祛病健身夫妻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从此充满阳光幸福。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迫害法轮功后,夫妻被非法关押,均被开除公职。

2000年3月秦艳秋被关进精神病院,2001年1月4日又被非法劳教;后来丈夫石泽惠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关在大丰方强农场,家中一幼子无人照看。太仓有关部门人员还到处诬蔑散布说他们夫妻二人因“痴迷法轮功”不工作、不管孩子。

秦艳秋是2005年8月19日早晨去买菜的中途,被城中派出所副所长沈文彪带两个联防人员秘密绑架。家属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无任何一位执法人员到家中来。然而,判决书中的证据证实第四条,却是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造假的本事也非同一般!难怪迟迟不敢交到家属手中。

再看所谓“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学打印“真善忍好”,就有罪?!

是谁造就了如此畸形的法院?是谁造就了不伸张正义的法律?又是谁用“假、恶、斗”打压“真、善、忍”的群体?!显然非共产恶党而莫属。

耿大娘一家的悲惨遭遇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有位街坊邻居都夸的耿大娘。

1999年7月20日之前,耿家大小十几口三代人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先人后己,一家老少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精神愉快。

1999年7月20日之后,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实施了疯狂的迫害。耿大娘的小儿子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今年年初,在35天之内,耿家三人被残酷迫害中相继离世;百天不到,又有两人被当地“610”非法关押洗脑班。

耿怀普被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

1999年12月,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贾汪区“610”人员强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后经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但邪恶的“610”凌驾于法律之上,公然违反司法、藐视法律,把本该无罪释放的耿怀普,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盐城方强劳教所。

一年的监狱折磨,没有使耿怀普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后,耿怀普又被“610”再次直接绑架到睢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恶徒们丧失理智的把耿怀普的双手铐上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但是耿怀普没有动摇。最后耿怀普从洗脑班走脱。这群恶徒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后来,耿怀普在合肥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现关押在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儿子、儿媳、女儿被610绑架洗脑班迫害

耿怀普走脱后,恶徒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一年多后又被绑架到睢宁洗脑班。耿大娘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

耿家三人在迫害中离世

老人家的二儿子耿怀浩,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是610派人监视,还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恐吓,使耿怀浩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终于今年二月底去世。耿怀浩弥留之际,家人要求放耿怀普回来见最后一面,“610”头子范书友以各种借口加以拒绝。

耿大娘更是被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区“610”、派出所,一批又一批的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孤独的老人承受着亲人被无辜迫害的痛苦,又随时都面临着抄家、骚扰和恐吓,抵挡着中共政权的国家恐怖行为。老人家终于在三月份含冤离开了人世。家人要求容许耿怀普奔丧,尽最后一点孝道。但被“610”头子范书友再次拒绝。

2005年3月22日,耿大娘的大儿媳施忠玲也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因惨遭非人迫害致死。在临终前,医院确诊:施忠玲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

35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在迫害中离世。耿大娘三个年幼的孙儿孙女成了孤儿。

“610”又重施暴行

亲人的眼泪尚未擦干,新的迫害又来了。亲人去世不到一百天,以范书友为首的贾汪区“610”在江苏“610”的授意下,又重施暴行,把老人家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绑架到江苏省610办的洗脑班加以迫害。

善恶终有报。奉劝那些迫害好人的人,不要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道义,从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自己种下什么,将来一定就会得到什么。

已有25名江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自1999 年7月20日以来,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据目前已经证实的消息,截至2006年7月17日,江苏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25人,其中南京市6人,他们是:周素珍、陈英、陈家芳、王福心、徐苔彬、宁培华;徐州市4人,他们是:施忠玲、朱向和、耿大娘、耿怀浩;常州市4人,他们是:周凤林、廖琴英、王玉琴、吴殿辉;南通市2人,他们是:黄汉冲、陈汉昌;淮安市2人,他们是:张正刚、葛秀兰;苏州市2人,他们是:俞惠男、江炳生;盐城市1人,他是:张万年;镇江市1人,她是:董桂英;无锡市1人:顾雪娟;还有2人地区不明,她们是:杨美贞、孙秀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389.html

2006-08-26: 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二)
法轮功学员张正刚被淮安警察迫害致死

36岁的张正刚1964年8月6日生于江苏淮安,大专文化,生前系淮安工商行职工。2000年3月2日,淮安公安部门将其带走拘留审查,被关进淮安看守所。3月25日上午8时许,淮安公安部门背着亲属,将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正刚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进行了抢救治疗,做了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手术后又进行了接氧挂水医治。

当时张正刚心跳、血压均有,可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其妻及其母闻讯赶到医院,但警察不许亲属了解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傍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

这时,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张的妻子和母亲到另外房间隔离监控,然后数名干警一拥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将他送去火葬场,并背着家属强行火化,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

其后,公安规定,不准其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家人亲属上访上告。张正刚的妻子悲愤地写道:“就这样一个年轻的活人进了看守所,没有得到法律公正的裁判,却惨遭非法毒打致死,一桩人命关天的冤案,在淮安公安部门一手操纵下不了了之,惨遭非法毒打的张正刚,冤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6/136386.html

张正刚(Zhang, Zhenggang),男,36,江苏淮安法轮功学员。张正刚于2000年3月2日至3月25日被淮安公安局拘留审查,关押在淮安看守所。3月25日上午惨遭非法毒打,致使头部重伤,经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其妻及其母闻讯赶到医院,但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不许亲属了解,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但有呼吸。后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张的妻子和母亲到另外房间隔离监控,然后数名警察一涌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的身体送去了火葬厂,并背着家属强行火化,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公安还规定,不准其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家人亲属上访上告。

2005-05-10: 江苏省淮安市大法弟子张正刚,2000年3月30日被淮安公安局不法人员迫害致死。下面是张正刚遗孤张子衿的一些简单情况:

张子衿,女,16岁,现在江苏省楚州中学高二(7班)上学。寄住于其姨妈张兆明家。张子衿本人无任何经济收入。

其父亲张正刚,1964年出生,生前是淮安工商行职工,较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8年担任淮安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2000年3月2日,被淮安公安部门非法带走拘留审查,被关进淮安看守所,3月25日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处于昏迷状态,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整个病房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晚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仍处于昏迷状态。不久,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强令医生拔掉氧气和挂水,并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强行送去了火葬场。

其母亲张兆云,1962年出生,因炼法轮功,曾几次被关押,于2001年7月份被判刑5年,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南通市新生织布厂女子监狱。

张子衿的奶奶也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3年。

2001-07-05: 张正刚(Zhang,Zhenggang),男,36,江苏淮安大法弟子。2000年3月2日至3月25日被淮安公安局拘留审查,关押在淮安看守所。张正刚3月25日上午惨遭非法毒打,致使头部重伤,经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其妻及其母闻讯赶到医院,但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不许亲属了解,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其时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张的妻子和母亲到另外房间隔离监控,然后数名干警一涌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的身体送去了火葬厂。背着家属强行火化,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公安还规定,不准其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家人亲属上访上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5/12861.html

2000-08-25: 法轮功追随者们说在一些地区他们的成功是付出了可怕的代价的。比如,3月2日,警察逮捕了一位36岁的银行职员张正刚,他是东部江苏省淮安市法轮功联系人,他到北京去递交一封有100名法轮功成员签名要求承认法轮功法律地位的信,在他从北京回来后不久,就被捕了。

3月25日,张的妻子张照云(译音)(也是法轮功成员)正在家中,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要她立即赶往淮安第一人民医院。根据一些亲戚所讲,警察已将她丈夫送到那里,医生正在为他动手术。一位医生出来给她看了一条浸满血的头部绷带。这个医生说,其丈夫已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因为他的血压稳定,所以还有希望。

在医院守卫的警察见到张的妻子很惊讶,不让她进房探视,当时她推开警察而入。一位目击者详述,“他的头部裹着绷带,血从绷带里浸透出来,他的眼睛看上去好象要从头部突出来。” 一位亲友说,3月30日,张的血压开始下降。约50个警察来到他的房间,而张妻被叫出与一个警官谈话。这位警官对她说,张正刚已经死亡。她不同意,挣扎着要离开房间回到她丈夫床边。警察拦住了她,并把她丈夫的尸体送到火葬场。

亲戚们控告警察命令医院工人取掉支持张生存的医疗器械。淮安警察官员说,他们不知有此事。

家庭成员说,尽管张去世了,张照云继续修炼法轮功。她正独自抚养他们12岁的女儿。和她丈夫的遭遇一样,她也被中国银行开除。她卖掉他的摩托车以换到一点钱。然而,亲戚们说,张仍然为是法轮功成员而自豪。

一位亲戚说,“她把法轮功纳入自己的简历,所以,当然她无法找到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6/2838.html

2000-08-02: 张正刚,男,36,江苏淮安。2000年3月2日至3月25日被淮安公安局拘留审查,关押在淮安看守所。张正刚3月25日上午惨遭非法毒打,致使头部重伤,经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其妻及其母闻讯赶到医院,但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不许亲属了解,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其时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张的妻子和母亲到另外房间隔离监控,然后数名干警一涌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的身体送去了火葬厂。背着家属强行火化,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公安还规定,不准其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家人亲属上访上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478.html

2000-06-07:张正刚, 男, 36, 江苏淮安,
2000-03-02将其带走关进淮安拘留所,03-25上午将头部其打成重伤一直昏迷,03-30晚被注射一针药物后就说已死亡。抢走“尸体”,背着家属强行火化。还不准家属上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7/1308.html

2000-04-20: 冤哉!张正刚惨遭非法毒打致死
文/张兆云(妻)
我丈夫张正刚是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淮安辅导站站长,在2000年3月2日至3月25日被淮安公安局拘留审查,关押在淮安看守所,由于淮安公安部门有关人员严重渎职违法,致使张正刚3月25日惨遭非法毒打,于3月30日不治而死,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

张正刚1964年8月6日生于淮安,大专文化,终年36周岁,生前系淮安工商行职工(被拘留前自己辞职),较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8年担任淮安法轮功辅导站站长。2000年3月2日,淮安公安部门,将其带走拘留审查,被关进淮安看守所,3月25日上午8时许,淮安公安部门背着我们亲属将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正刚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进行了抢救治疗,做了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手术后又进行了接氧挂水医治,张正刚心跳、血压均有,可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和婆婆3月25日听到传闻赶到医院,守护张正刚身旁,但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全部被公安人员封锁控制,不许我们亲属了解,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仍处于昏迷状态。

公安人员碰头后,突然呼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的我和婆婆等亲属到另外房间(说是谈话,宣布死亡),实际是隔离监控,有几名干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干警一涌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及家属,抢走了张正刚“尸体”强行送去了火葬厂,就此一条年轻的生命凄惨地含冤告别了亲人,告别了人世。

张正刚“尸体”运走后,第二天即3月31日我和女儿、婆婆等亲属准备去火葬厂见张正刚遗体最后一面,也受到了淮安公安人员非法阻挡,从城内到城外沿途受到公安人员拉、扯、推搡,围观群众很多,纷纷指责公安人员的无理行为,公安人员迫于群众义愤,不得已,才勉强准许我们亲属到火葬厂告别张正刚遗体为其送葬,整个医疗和火化过程全部由淮安公安部门强行监控操纵,不许我们亲属过问,公安还无理规定,不准其他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我们家人亲属上访上告,公安人员还严密监控了许多法轮大法修炼者,不准他们吊唁送花圈,个别人送花圈的钱至今还被扣押在有关派出所。

另外,1999年11月我丈夫张正刚由于分别给江泽民主席和中央领导们及淮安市委书记赵学凤写了信,1999年11月24日被淮安公安局带去询问,在询问期间也遭到了公安人员的殴打。这是他亲口跟我讲的。

就这样一个年轻的活人进了看守所,没有得到法律公正的裁判,却惨遭非法毒打致死,一桩人命关天的冤案,在淮安公安部门一手操纵下不了了之,惨遭非法毒打的张正刚,冤哉!

张兆云
2000年4月1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0/3833.html

淮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517)

2019-07-28:
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公安分局闸口派出所地址:
淮安市清浦区承德南路88号。
电话:0517-83987288
2018-12-10:淮安市清江浦区法院:地址:淮安市清江浦区健康西路180号,邮编223000
院长颜赤(女)
副院长朱希军(新闻发言人)
副院长任玉虹(分管执行工作)(女)
副院长黄波
副院长金琴
副院长高嵩
纪检组长宋爱国
党组成员王炳连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江兴安
审委会专职委员方向(女)
工会主席汪建勇
执行局局长薛同忠
执行局副局长姚向东、杨海清
执行局实施二科副科长薛兆
审判委员会委员、少年家事庭庭长吴然
清算和破产庭庭长花苗(女)
民事速裁庭副庭长许曙芹(女)
商事速裁庭负责人杨新红
诉讼服务中心主任林晓军
监察室主任刘晓军
审管办副主任蒋同一
法警大队长王伟平
法警大队教导员仲蓝蓝
行装科王燕
速裁庭陈苗青、石中玉
执行局商东雷
少年家事庭戚迎霞
刑一庭冯建东
行政庭方卫东
执行警察龚德
法官:蔡宏志、王捷
法院执行110:18005238986、0517-83589110

2017-07-09: 相关人员:邮编:223000
江苏省淮安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刘必权
江苏省淮安市委610办公室主任、公安局副局长:杨林(女)
江苏省淮安市检察院院长:黄国梁 副院长:许海沐
江苏省淮安市法院院长:颜赤(女)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长:张笑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区委书记:仲风笔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政法委书记:李海波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公安局局长:杨忠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公安局政委:张波
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张洪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高研生

2016-11-10: 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深圳路22号  邮编223000
局长:刘必权 0517—83120001
党委副书记:初晓 13813319999 0517—83120002
副局长610 主任:崔健  13505234000 0517--8312000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3-12-11: 36岁的张正刚1964年8月6日生于江苏淮安,大专文化,生前系淮安工商行职工。2000年3月2日,淮安公安部门将其带走拘留审查,被关进淮安看守所。3月25日上午8时许,淮安公安部门背着亲属,将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正刚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进行了抢救治疗,做了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手术后又进行了接氧挂水医治。

当时张正刚心跳、血压均有,可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其妻及其母闻讯赶到医院,但警察不许亲属了解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到了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

这时,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张的妻子和母亲到另外房间隔离监控,然后数名干警一涌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将他送去火葬厂,并背着家属强行火化,制造了一起特大人命冤案。

其后,公安规定,不准其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家人亲属上访上告。张正刚的妻子悲愤地写道:“就这样一个年轻的活人进了看守所,没有得到法律公正的裁判,却惨遭非法毒打致死,一桩人命关天的冤案,在淮安公安部门一手操纵下不了了之,惨遭非法毒打的张正刚,冤哉!”

张正刚,江苏淮安人,2000年3月2日被捕并关押在淮安看守所。张正刚3月25日上午惨遭非法毒打,致使头部重伤,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到了3月30日晚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其时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强迫医生拔掉输氧管和输液管,然后将张正刚送去了火葬厂强行火化,并不准其家人亲属询问。

联合国人权机制特派专员年度报告列举多例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件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8/31988p.html

2000-07-29: 外界评论:严惩凶手,追究有关部门、人员的法律责任
... 更多

媒体报导

法新社: 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中国警察殴打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8/3887.html

纽约时报:中国承认被禁止的教派的抗议活动仍在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4/3916.html

2000-04-22: [美联社:又有3名法轮功学员死于警察监禁中
路透社:中国三名法轮功成员在被囚禁中死亡
自由亚洲电台: 又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拘留期间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2/394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