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1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 淮阳县 >> 李廷林老伴,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淮阳刘振屯乡李菜园村
个人近况: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8-03-13
家庭成员: 儿女: 李玉芝(李玉枝) 李军旗(李君齐,李峰)
夫妻/父母: 李廷林老伴 李廷林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30: 河南淮阳县李军旗一家三口被迫害致死
河南周口市淮阳县刘振屯乡李菜园村曾经有一个三口之家——李廷林和老伴、儿子李军旗。李廷林老俩口原来体弱多病,李军旗患癫痫病,庄稼人靠种地为生,收入少,仨人经常去医院看病,花不少钱,也不见好转,日子过得很苦。

一九九六年,李廷林一家三口喜得法轮大法,苦尽甘来,身体都很快康复,往日的愁眉苦脸,变成了开心的笑容。李家自然的成为炼功点,李廷林是个义务教功的辅导员。得了大法的村民们,告别了疾病的痛苦,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如浊世中的一股清流,留下的不少神奇和佳话,为村民们所津津乐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李廷林一家成了当地迫害的重点,连番被警察抄家抢劫、绑架关押、敲诈勒索。因屡遭迫害,李廷林老俩口先后含冤离世;李军旗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多次遭受酷刑摧残,二零一八年出狱四个月后含冤而死,年仅四十六岁。

一、三遭绑架 两陷黑狱 李廷林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八,晚上十点左右,刘振屯派出所方万春带领四个警察,窜到李家,见大门锁着,就把大门强行砸倒,闯进去抄家。

警察把屋里前前后后抄了个遍,只抄到两张真相光盘。他们嫌抄的“证据”太少,到李家往返三次反复查抄。把七十四岁的李廷林和他儿子李军旗,连夜送进淮阳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三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农历四月初一,夜里九点,一伙警察又窜到李家,非法查抄后,强行把父子俩绑架到乡派出所,各关一屋,分别施暴。一个警察使尽全身力气,对着李廷林的脸打了十几个耳光,老人被打的头晕脑胀,脸部火燎般的疼痛。稍后,在另一间屋里不停地传出李军旗遭受酷刑的惨叫声。

夜深了,警察打累了,就把父子俩用手铐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长达十四个小时。然后把李廷林放了,把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

第二天,毒打李廷林的恶警就遭了报应,到医院治手。恶警不知醒悟,不信人做坏事会遭恶报,也不以毒打老人为耻,竟然得意洋洋地炫耀:“昨天我抓法轮功,打那个老头的脸,把我的手震得生疼,我就不信他的脸会不痛。”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淮阳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抓捕,李廷林在县城平信桥第一个被警察劫持。他被投进看守所,七十八岁的老人,遭到狱警和同号犯人的迫害,得了重病。三女儿李玉芝闻讯,去国保大队要人,讲真相劝善,警察们推诿搪塞(数天以后,将李玉芝绑架,判刑四年,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后来,李廷林病情越来越重,国保警察怕承担责任,才放他回家。

李廷林拖着病体到家,得知女儿李玉芝被判四年刑,极度悲伤,再加上警察到家骚扰,承受不住,病情很快恶化,治疗无效,于农历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与世长辞,终年七十九岁。

二、遭毒打瘫痪 李军旗母亲卧床多年、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八晚上十点左右,刘振屯派出所方万春带领四个警察,窜到李家抄家。

当时,李军旗年迈的老娘正在床上休息,警察吓唬她立即从床上下来,连穿件衣裳都不容。大冷天,七十三岁的老太太身上只穿一个短裤,连冻带吓,浑身哆嗦着站在床边。

警察到李家往返三次反复查抄后,把李廷林、李军旗父子连夜送进淮阳看守所,非法羁押三十五天。父子俩在高墙内度日如年,老太太家里天天倚门而望,以泪洗面。

二零零八年农历四月初一晚上九点,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程维锋、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窜进李军旗家非法抄家。此时,李军旗劳累一天后正在床上休息,警察蜂拥而进到他屋里,先把他控制住。

在李军旗住屋,他娘看警察要抓人走,就问:“你们为啥抓我儿子?我儿子犯法了吗?”一个姓张的年轻警察,恶狠狠的上前抓住老太太按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照老太太身上连踢带跺十来脚,还不解恨,又对着老太太的脸打十几个耳光,打罢又恶声恶气的吓唬:“别吭气,吭气还打你!”

老娘知道儿子是个好孩子,眼看就要无缘无故被抓进监狱,心急如焚,前后跟着警察,走到屋外,继续以理相争。张姓警察又对老人一顿毒打,扇耳光,用脚又踢又跺,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老娘忍着剧痛,站起来挣扎着保护儿子。在她的住屋外面,姓张的警察第三次下狠手对她拳打脚踢,照脸上掴巴掌,又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被反复毒打后的老人满身青紫肿起,多处重伤,面部肿大,呼吸困难。

遭此毒打后,李军旗的娘身体受到巨大摧残,从此生活不能自理,长年瘫痪在床,针药无效。加上三女儿被冤判四年,警察上家骚扰,老人家忧伤恐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二零一三年正月初二含冤离世。

三、李军旗五次被绑架折磨,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八,淮阳刘振屯派出所方万春带领四个警察窜到李军旗家,将其劫持到淮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农历三月初,刘振屯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闯入李家,把家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强行把李军旗投进看守所迫害,关押三十多天,敲诈现金一千元,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八年农历四月初一,晚上九点,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程维锋、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窜进了李家非法抄家。此时,李军旗劳累一天后正在床上休息,警察蜂拥而进到他屋里,先把他控制住。接着是一阵翻箱倒柜的抄家,抄完之后,警察强行把李军旗和李廷林绑架到乡派出所。警察们把父子俩各关一屋,分别施暴。李军旗遭受毒辣酷刑,不停的惨叫。夜深了,警察打累了,就把父子俩用手铐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长达十四个小时。然后把李廷林放了,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看守所看人被打的不象样子,不收。警察们把李军旗带到郊外,往路边一丢,扬长而去。

二零一四年五月,因向民众讲述大法真相,李军旗被淮阳国保大队绑架,抓到公安局。国保警察窦明科酷刑折磨他,疯狂毒打,把他挤到墙角,打翻在地,一直脚踏着他的身子,一只手拧住胳膊,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残忍的烧他的皮肉,共烧伤五处(留下长久的疤痕),李军旗痛苦难忍。窦明科问李军旗:“你服不服?”李军旗回答:“我不服!我没有犯法,你烧人是违法的。别说我没犯法,就是真犯了法的人,也不能这样烧。我劝你一句,做这样的事,对你不好,以后会遭报应的。”窦明科满不在乎的说:“我就不信。看我遭什么报应。”

第五次被绑架。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淮阳县国保大队警察程维锋、李昌峰、窦明科、王剑、程伟中等,闯到城关镇小孟楼村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绑架了在场的李军旗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公安局。酷刑折磨李军旗之后,送看守所羁押。

看守所所长李西志为了加重对李军旗的迫害,强行逼他所谓“转化”,三天给他换一个监号,每换一个监号,就等于过一道鬼门关,监号犯人整人的下三滥手段五花八门,号号收拾他,看守所里经常传出李军旗的惨痛的叫声。期间,李军旗癫痫病复发,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的摧残。

恶警构陷罪名,报检察院非法批捕,检察院又公诉到法院。非法庭审时,检察官念了所谓的“指控”,到李军旗自辩时,他说:“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国家出版总署已经撤销了出版法轮功书籍的禁令。《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信仰大法无罪,没有犯法,应该无条件释放我回家。你们这样做,对你们的将来不好,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的人太多了,公安局长任长霞……”审判长马俊极力制止李军旗发言。后来,李军旗被冤判三年,劫持到郑州新密监狱继续迫害。

四、在监狱屡遭受酷刑摧残 李军旗被迫害致死

郑州监狱位于河南省新密市嵩山大道的一座残山之下,是中共河南省用来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多被集中在九监区。在九监区里,李军旗多次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

监区长赵洪涛为了达到让李军旗“转化”的目的,软的不行来硬的,折磨他。看他仍然不“转化”,就把迫害升级——关了他半个月的小号。李军旗从小号出来后,还不“转化”,赵洪涛用电棒电他,命刑事犯折磨他,给他戴手铐,砸脚镣。还对他采用一种刑具,此刑具不知叫什么名,外表好像个网兜子,套到身上之后,光露个头,然后,往那刑具里加水,受刑者极其难忍,生不如死,其痛苦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八点~十点,杀人犯沙坤和曹鱼找借口说李军旗不服管制,几个人围着打李军旗,持续围攻殴打两个多小时,惨叫声整个楼都可以听到。事后,目击者看到李军旗瘫坐在地上,印堂部份有一个约两公分长的伤口在流血。其他的刑事犯示意狱警曹鱼:“不要再打了,会出人命的。”曹鱼却说:“怕什么,在监狱里打死一个法轮功,比捏死只蚂蚁都简单,狠打,打死也没啥了不起的!”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八点三十五分,李军旗被大队长尚红章为首的几个狱警电击五分钟(几根电棍一起电击),八点四十分结束。刑事犯王新龙还说:“不怕法轮功硬,咱们的尚大队就治法轮功有绝招。”事后导致李军旗癫痫病复发。

杀人犯沙坤住在李军旗的同一个监舍,沙坤是一分监区打手,还有王红庄,一分监区服刑罪犯大组长是张建峰,监督岗李国胜。七月十四日上午九时,此四名罪犯对李军旗进行暴打,打得满身青紫。

七月十六晚二十一时,沙坤、赵伟杰、张建峰、沙坤、王红庄、康海洋、李国胜、景孝兵、李为星等十余名刑事犯又用床单蒙住李军旗暴打。一分监区大组长张建峰说:不转化只管打,出了事我负责。刑事犯们有的用手打,有的用脚踹,李军旗被打得满身青紫,令人不忍直视,他们却在一旁大声叫好。九监区值班干部恶警副大队,纪检书记牛小学,恶警刘东波,不但不处理打人凶手,还将脚镣手铐拿来给遍体鳞伤的李军旗戴上。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李军旗三年冤狱期满,回到家中。十月的一天,刘振屯派出所几个警察,非法闯进李军旗家抄家。李军旗问:“你们姓啥?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为啥抄我的家?”有个人说:“我姓刘。”李军旗说:“你们执法犯法,我告你们去。”骑着车子,趁机逃出了险地。警察临走时,抢走了一些私人物品。

十月二十一日,李军旗被刘振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公安局,酷刑折磨他后送看守所关押,接着又被非法判一年徒刑,送郑州新密监狱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军旗刑满恢复自由,从郑州新密监狱回到淮阳家中。不知监狱用的什么毒招,李军旗出狱后精神明显不正常。回家不到四个月,即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

后记:

李廷林一家,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世代生活在淮阳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李廷林老俩口勤劳,本份,儿子李军旗朴实,善良,勤快。李家有前后两所房屋,两个大院子。法轮功慈悲悠扬的炼功音乐,曾经在这个农家院子里回响了三年之久,每天的早晨和晚间,修大法的男女老幼在这里舒缓的炼功,坦诚的交流修炼体会,留下了许多幸福美好的记忆。

如今,李廷林一家三口都已含冤而死,只剩下空空的房屋,空空的宅院。院子里的树枝在风中摇曳,“簌簌”细语,仿佛在向过路行人讲述着主人的一切。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30/河南淮阳县李军旗一家三口被迫害致死-396441.html

2018-01-05: 结束三年冤狱 河南淮阳李军旗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遭三年冤狱迫害的河南淮阳刘振屯乡法轮功学员李军旗从郑州新密监狱回到家中。回家后,多次遭到刘振屯乡派出所警察骚扰。

十月十七日,一伙警察又到李军旗家,李军旗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警察不但不听,反而非法抄了李军旗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和个人物品。

隔了四天,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刘振屯派出所警察到李军旗的家,将李军旗绑架到看守所。李军旗不配合警察的无理要求和指令,现在一直被关押在淮阳看守所。他的家人去探望,看守所不让见。

李军旗的父亲李廷林一家居住在河南省淮阳县刘振屯乡李菜园村。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李家是法轮功的一个炼功点。李廷林和老伴、儿子李军旗、女儿李玉芝都修炼法轮功,李廷林是个义务教功的辅导员。

李军旗原来身体不好,经常被病痛折磨,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康复。一家人都在法轮大法中受益,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遇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足,厚道待人。

自一九九九年大法遭中共打压以后,因坚持信仰,李廷林家成了当地迫害的重点,多次被公安抄家抢劫,李玉芝被非法判刑四年,李廷林和老伴含冤离世,李军旗多次被绑架、酷刑摧残,被非法判刑三年,出狱后多次遭到骚扰,二零一七年十月又被绑架,现在仍被关押在淮阳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 被抄家 父子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八晚上十点左右,刘振屯派出所方万春带领四个恶警窜到七十四岁的李廷林家,见大门锁着,就把大门强行砸倒,非法闯进去抄家。

当时,李廷林的老伴正在床上休息,恶警吓唬她立即从床上下来,连穿件衣裳都不容。大冷天,时年七十三岁的老太太身上只穿一个短裤,连冻带吓,浑身哆嗦着站在床边。

恶警把床上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屋里前前后后抄了个遍,只抄到两张真相光盘。恶警嫌抄的“证据”太少,携带着照相机,到李家往返三次反复查抄,还是一无所获,仍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廷林、李军旗父子二人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又连夜双双送进淮阳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三十五天,才恢复自由。

二零零六年 被抄家 李军旗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六年农历三月初,刘振屯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又闯入李廷林家,不出示任何证据,不容分辩,即下手非法抄家,把家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强行把李军旗投进看守所迫害,关押三十多天,敲诈现金一千元,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八年 被抄家 父子被绑架毒打 李玉芝被判刑四年

二零零八年农历四月初一晚上九点,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程维锋、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窜进李廷林家非法抄家。此时,李军旗劳累一天后正在床上休息,警察蜂拥而进到他屋里,先把他控制住。接着是一阵翻箱倒柜的抄家,抄完之后,逼着他到门外上警车。

在李军旗住屋,他的老母亲看警察要抓人走,就问:“你们为啥抓我儿子?我儿子犯法了吗?”一个姓张的年轻恶警(体征:中等个子,赤红色瘦长脸,留普通青年发)眼露凶光,什么话也不说,恶狠狠的上前抓住老太太按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照老太太身上连踢带跺十来脚,还不解恨,又对着老太太的脸打十几个耳光。打罢后又恶声恶气的吓唬:“别吭气,吭气还打你!”

老太太知道儿子是个好孩子,什么错也没有,眼看就要无缘无故被抓进监狱,心急如焚,前后跟着恶警,走到屋外,继续以理相争。张姓恶警又对老人一顿毒打,甩耳光,用脚又踢又跺,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老太太救儿子心切,忍着剧痛站起来挣扎着保护儿子。在她的住屋外面,姓张的警察第三次下狠手对她拳打脚踢,照脸上掴巴掌,又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被反复毒打后的老人满身青紫肿起,多处重伤,面部肿大,呼吸困难。老太太一向身板硬朗,遭此毒打后,身体严重受损,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直至含冤离世。

警察强行把李廷林父子绑架到乡派出所。李军旗遭劫持时正在睡觉,身上只穿一个背心、一条短裤,四月的夜晚天气还很凉,李廷林看儿子冷,想脱件自己的衣服让他穿,被警察厉声喝止,随后把父子俩各关一屋,分别施暴。一个警察使尽全身力气,对着老人的脸打了十几个耳光,老人被打的头晕脑胀,脸部火燎般的疼痛。稍后,在另一间屋里不停的传出李军旗的惨叫声。

夜深了,警察打累了,就把父子俩用手铐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长达十四个小时。然后把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见李军旗昏迷不醒,拘留所拒收。刘振屯派出所的警察们把李军旗往地上一扔,也不管他是死是活,一伙人扬长而去。

第二天,毒打李廷林的恶警就遭了报应,到医院治手。恶警不知醒悟,不知人做恶会遭恶报,也不以毒打老人为耻,竟然得意洋洋的炫耀:“昨天我抓法轮功,打那个老头的脸,把我的手震得生疼,我就不信他的脸会不痛。”

李廷林从派出所回家后,次日,和李军旗的舅父一起到派出所讲理,问所长陈守涛:“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为什么不叫自由信仰?哪条国法叫打人?对七十六岁的老太太又是踢,又是跺,又是照脸打耳光,三次暴打,打得老人满身是伤,呼吸困难,卧床不起,走,陈所长到我家去一趟,看看是真是假。”陈守涛绷着脸,光吸烟不说话。最后陈守涛说:“我明天十二点以前去你家。如去不到,你们下午两点再来。”

第二天等到日头偏西,没见陈的面,陈托人过来捎信,捎信的人说:“派出所不承认打人。”李军旗的老母亲叫捎信的人看了身上的伤,之后给派出所陈守涛打电话,说:“你们的警察真打人了,伤势不轻,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也不管。”陈守涛耍无赖:“我了解过了,派出所警察谁也没打你,你受伤与我们无关,爱上哪告上哪告吧!”

在二零零八年,为制止迫害,营救亲人,李廷林的女儿李玉芝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去讲真相,劝善,竟被警察绑架,投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度日如年,受到非人的屈辱和折磨。

二零一零年 李廷林含冤而死

只因做一个修心向善的好人,一家人长期遭受残酷迫害,致使李廷林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老人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 李军旗两次被绑架 判刑三年

二零一四年五月,李军旗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残忍的用烟头烧李军旗的皮肤,令李军旗痛苦难忍,皮肤多处被烧伤,留下疤痕。

李军旗走出看守所以后,曝光了国保大队警察的恶行。后来手机被监听。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淮阳县国保大队长程维峰、李昌峰、窦明科、王剑、程伟中等闯到城关镇小孟楼村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绑架了在场的何洪亮、夏中志、刘中兰、陈金兰、王玉荣、王和平、苏振华、齐凤芝、凡云霞、吴女士、李军旗十一名法轮功学员。

恶警构陷罪名,报检察院非法批捕,李军旗被判刑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李军旗在臭名昭著的郑州新密监狱度过了三年的岁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5/结束三年冤狱-河南淮阳李军旗再被非法关押-359306.html

周口 淮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9-10-30: 淮阳县公安局 3942661058
110指挥中心主任黄玉洁 13849444083
国保大队总机 3942662722 转 37110
程维峰 18336592069
张喜民 18336592302
张沛 18336592312
副大队长 刘其刚【2019年8月23日还在病中】13838680556 宅 3942660298
淮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
大队长 于磊【生于1970年9月】13949999568
特巡警大队
大队长 李克春 13938059768
教导员 刘冠华 13939441196
李凤丽 局长 3942660992
13603949966
13592293696
王钟杰 政委 15936085388
张如意 副局长 13903874032
殷秀夫 副局长 13608410592
郑艳芳 副局长 13839463086
陈文成 副局长 13938080178
刘向东 纪委书记 13707623176
耿玉柱 党委成员政办室主任 13603871272
淮阳县看守所 3942681014
所长 李惜志 13707627705
副所长 马畅
淮阳县拘留所 3942681812
所长 张翔 13938049256
周口市看守所
3948122190
3948123422
王国彦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所长 3948122191 13908416391
杨留艳 副所长 13903942658

2019-07-20: 太康县老冢镇派出所长;李强 手机号:13938099118

2019-04-07: 程维峰 18336592069
张喜民 18336592302
张 沛 18336592312
2018-01-11: 河南淮阳相关电话:
公安局
局长 李凤丽 13592293696
政委 潘洪兴 13838637188
六一零主任 郑艳芳 13839463086
国保大队
队长 程维锋 13836857286 1393805256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