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陕西 >> 汉中市 >> 杨秀莲,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陕西汉中
个人近况: 2008年3月2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972
家庭成员: 儿女: 卫彩霞(魏彩霞)
夫妻/父母: 杨秀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29: 陕西杨秀莲含冤离世 女儿控告元凶江泽民

母亲杨秀莲遭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母亲杨秀莲六十多岁,她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还没有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抓走,后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三、四月,我们母女俩因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被绑架。在看守所遭受种种非人折磨和凌辱。国保大队马平安和看守所女警门全秀暗示吸毒卖淫犯张丽等人用流氓手段侮辱我母亲,长时间对我母亲体罚,不让睡觉,让她长时间呈飞机状,直到头晕目眩栽倒在地;她们还用两个梳子合在一起夹我母亲的十个手指,直到失去知觉。那伙吸毒者拿板鞋轮流打我母亲的臀部,臀部严重瘀血变成青紫色;吸毒犯张丽还用拳头猛击我母亲的嗓子、喉部,致使我母亲几个月不能说话;留下气管炎、哮喘症,最令人发指是,吸毒犯张丽、古丽君、刑事犯张素华等多人把我母亲拉成大字形,脱光衣裤,把牙刷伸入阴道进行凌辱,直到牙刷上沾满了鲜血。同时,刑事犯蔡晓华、唐红美各站一边,用手掐乳头,直至乳头血迹斑斑。我母亲无力的挣扎着、痛苦的呻吟着……这时她们才住了手。

酷刑演示:牙刷捅刷下身
酷刑演示:牙刷捅刷下身

我在看守所也遭受了毒打、飞机式、三点一线(脚尖、胸、鼻子同时贴墙)、长期罚蹲等体罚。此次,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我母亲被非法劳教两年。一年后,我们两人同时被送到陕西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们遭洗脑、逼做奴工。

二零零四年元月,母亲从陕西女子劳教所出狱时骨瘦如柴,行动迟缓。回家后,她仍然被监控,还不放心,我单位汉中供电局领导让我妹妹卫彩玲放下工作在家陪我母亲,如果我母亲再有什么事,就扣我妹妹的工资。我母亲在家无宁日这种环境下,长期身心疲惫,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母亲带着身体的伤痛和心中的冤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9/陕西杨秀莲含冤离世-女儿控告元凶江泽民-333379.html

2016-02-11: 母亲遭酷刑凌辱离世 陕西省卫彩霞控告江泽民

陕西省汉中市退休职工卫彩霞和母亲杨秀莲,自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受多次非法抄家、劫持、关押洗脑班、劳教所劳役迫害等,惨遭体罚、殴打,母亲杨秀莲母亲遭牙刷刷阴道等凌辱、折磨,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带着身体的伤痛和心中的冤屈离世。

卫彩霞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母亲申冤,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控告,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以下是卫彩霞女士在控告书中所述:

一、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以德报怨,善待离异的丈夫

我原本就是一个老实、善良的人,结婚以后,我以为我的生活会幸福长久,俩个人会白头偕老,然而不幸的是,在当今这个道德低下、充满色情诱惑的大染缸,我的婚姻发生了变故,丈夫背叛了我。那一年,我整日愁眉苦脸,闷闷不乐,沉寂在痛苦之中。那时思想中经常反映出就是: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痛苦?想不明白时,轻生的念头时时在伴随我。心里老是愤愤不平,怎么对我这样?受伤的心埋下了怨恨的种子。

一九九六年,我母亲杨秀莲有缘学了法轮功,母亲学了之后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法轮功如何好。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在迷茫中走进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在大法中我找到了答案,不再迷茫和痛苦,走出人生的低谷。大法使我了悟了人生真谛,使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心里也不怨恨丈夫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不是无缘无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这个事也淡忘了。

以前我身体也不是太好,二十几岁时就有脑动脉硬化,头总是一跳一跳的疼,还有妇科病,使我很痛苦。炼功之后,头也不疼了,最让我高兴的是我的妇科病好了,身体没有异味了,不怕到人多的地方了,身体好了,心情也顺畅了,干起工作精神头也大了,和同事们的关系更加融洽。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师父不但给我净化了身体,还教会我如何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同时大法使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

二零一二年刚过完年,得知丈夫得了肝癌了。我虽然在安慰他,但心里不时的想起他对我的不仁不义、绝情,痛苦和委屈又浮上心头。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彻底放下这些恩怨,多为他人着想,他现在是一个癌症病人,最需要的是帮助和照顾,他都这样了,怎么还计较这些呢?我心里亮堂了许多。做出一个决定,我去照顾和帮助他。他从外地治疗回来后,就把他接回家中,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病情严重后,又到医院陪护他,这一切都让他很感动和内疚,并真诚的向我道歉,恳请我的原谅。三个月后,他在安详中离世。我为他操办了后事。这件事在我们单位反响很大,他们大多都被我的善良和宽容所感动,一天他的一个同事对我说:嫂子我以前以为炼功把你炼傻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你就好好炼吧。

二、坚持修炼,我和母亲杨秀莲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我和母亲杨秀莲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非法拘禁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期间遭到了以下的体罚虐待。陈述如下:

1、对母亲杨秀莲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我母亲杨秀莲60多岁,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到北京向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还没有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带走,后又被陕西省汉中市国保大队大队长马平安等人押回汉中,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看守所残酷迫害一个月。同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的法轮功书籍。

2、对母女二人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三、四月,由于传播法轮功真相传单,我们母女俩分别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残酷迫害。在看守所受尽非人折磨和凌辱。为了强迫我母亲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在国保大队马平安和看守所女警门全秀暗示下,吸毒卖淫犯张丽等人采用流氓手段侮辱我母亲。那些吸毒者指着白色的墙壁问是什么颜色,只要说是白色,就对她进行打骂,还说她们说是什么颜色就说是什么颜色。长时间对我母亲体罚,不让睡觉,让她呈飞机状长时间倒爬在墙上,直到头晕目眩栽倒在地;稍偏一点或站不稳,便拿梳子背猛击手筋、脚筋,直到脸、眼睛全肿了。她们还用两个梳子合在一起夹我母亲的十个手指,直到失去知觉。

那伙吸毒者拿板鞋轮流打我母亲的臀部,臀部严重瘀血变成青紫色;吸毒犯张丽还用拳头猛击我母亲的嗓子、喉部,致使我母亲几个月不能说话;留下气管炎、哮喘症,最令人发指是,吸毒犯张丽、古丽君、刑事犯张素华等多人把我母亲拉成人字形,脱光衣裤,把牙刷伸入阴道进行凌辱,直到牙刷上沾满了鲜血。同时,刑事犯蔡晓华、唐红美各站一边,用手掐乳头,直至乳头血迹斑斑。我母亲无力的挣扎着、痛苦的呻吟着……这时她们才住了手。

事情发生后,看守所女警门全秀极力在女号封锁消息。当时我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那时汉中看守所女号只有四间房子,编号1、2、3、4我被关在3号,我是三月被关进看守所,当时我不知道我母亲也被关进来了,因为我被关进看守所时,国保大队大队长马平安曾对我说:我们不会动你母亲的。我在看守所也遭受了毒打、喷飞机(呈飞机状长时间倒爬在墙上)、三点一线(脚尖、胸、鼻子同时贴墙)、长期罚蹲等体罚。她们用这种恶毒的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谩骂师父,诋毁大法。

此次,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我母亲杨秀莲被非法劳教两年。一年后,我们母女两人同时被送到陕西女子劳教所,遭受劳役迫害。

二零零四年元月母亲杨秀莲从陕西女子劳教所回家时骨瘦如柴,行动迟缓。回家后,仍然被监控,汉中供电局领导迫于610办公室的压力,剥夺我妹妹卫彩玲的上班权利,在家陪我母亲,以扣我妹妹的工资奖金为由监控限制我母亲的人身自由,煽动家庭仇恨。我母亲在这种环境下,长期身心备受折磨,担惊受怕,家无宁日。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母亲带着身体的伤痛和心中的冤屈,在痛苦和无奈中离世。就在她离世的两个月前,国保大队长马平安等人还到家里非法搜查,骚扰她老人家。

3、以下是我被非法拘禁、绑架、关押的情况信息。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晚,汉台区国保大队的人在汉中汉台区北关办事处的人和我单位领导(吴自录)的陪同下,我被他们带走,非法拘禁在汉台区人民路人民旅社十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我正在单位上班,汉中汉台区国保大队马平安、李有志、熊洪波、余静等人把我带走,非法关押到汉中市看守所,对我办公地点和住宅非法搜查。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送到西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回家。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早,我正在单位上班,汉中汉台区国保大队马平安、教导员裴光明、李有志等人出示传唤证,叫我签字,后被带到汉台区国保大队办公室非法审讯,教导员裴光明就威胁我,说要把我送到看守所,晚上大约十点才放我回家。熊洪波、余静等人,对我住宅非法搜查,并把我的私人信件、录音机、电脑主机抢走。(几个月后,我要回了电脑主机。)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我被单位汉中供电局物业公司领导常跃进、公安科张军平和汉中汉台区北关办事处黄主任(主管迫害法轮功)骗到单位,被强行送往龙江五丰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原来的民兵训练基地,非法拘禁,剥夺人身自由,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正在上班,我单位领导常跃进和汉中汉台区北关办事处黄主任(主管迫害法轮功)不顾我再三的恳求,几个人连拉带推强行塞进汽车拉走,被送往铺镇皂树村非法拘禁一个月。全然不顾我正在装修房子以及怀孕女儿需要母亲的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1/母亲遭酷刑凌辱离世-陕西省卫彩霞控告江泽民-323980.html

2009-12-29: 陕西汉中恶警马平安罪恶累累

1999年7.20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身为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的马平安认为是升官发财的好机会来了,开始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他凭借“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肆无忌惮的随意绑架大法弟子,趁机抄家抢劫,诈骗钱财,恣意妄为。

2003年汉台区公安分局准备调离马平安工作岗位,他千方百计拒绝执行,舍不得离开这个特权职位,时至今日,马平安从政保科科长摇身变为国保大队长,仍然一如既往的做恶,致使汉中市数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判刑,刑期最长者达九年。汉台区以及汉中地区所有被非法绑架、关押、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敲诈的大法弟子没有一个不经他手遭迫害,可以说他已经是一个被中共利用在汉中地区推动和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之一。

马平安,男,五十多岁,回族。住汉中米厂家属楼东头2楼,系其妻单位住房。儿子马波现在西乡县公安局刑警队工作,还有一女马燕(音),在西安市上学。马平安本人生活糜烂,是歌舞厅的常客,并且包养情妇。

勒索抢劫

马平安的母亲已七十多岁,一人独居于汉台区塔儿巷。2007年冬有三名大法弟子因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拨打110后而被绑架至汉台区看守所,有同修去要人时,马平安竟厚颜无耻的说:“我妈腿摔断了,现在出院要交一万多元,我没钱。”言外之意就是要借机敲诈。

十年来,马平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未停歇,因迫害案例太多,不能一一说明,仅举以下几例:

1999年7月22日,汉中中心广场炼功点大法弟子学法交流,马平安得知后,对有关的大法弟子非法处以一千到四千元的勒索罚款。还抢走了独居的六十多岁退休职工阎素云的存款单,掠走了上边的全部存款4000多元。

毒打折磨

2000年农历正月十四,汉中六名学员去北京上访,三月中旬,马平安把陆续从北京绑架回的十多名上访学员,全部关押在汉中看守所,并进行了酷刑迫害。他指挥看守恶警门全秀利用吸毒卖淫犯暴打凌辱这些人,致使大法弟子兀亚莉肋骨被打断,郑翠萍胸骨被踏断,一个多月不能躺下,日夜只能靠墙坐着。王新莲的皮大衣被打烂,被抢走了衣服内的一千七百元,还被带了十四天脚镣。梁凤英被抓住头发向墙面猛撞,致使面部严重变形。一个月后,王新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袁世正非法劳教两年,其他人被马平安以勒索罚款一万多元到三千元不等后放回。

马平安还勒令焦山庙小学老师大法学员张志学每天早上带着小凳,坐在汉中火车站门口,拦截和劝阻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下午向其汇报。

随着迫害的升级,马平安也到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地步。随便抄家、绑架、关押、勒索罚款、劳教,根本不讲法律。

堕胎八月胎儿 凌辱妇女

2001年3月,在汉中“610”的指示下,马平安带领北关办事处和张万营村委会绑架大法弟子张汉云去洗脑班,没料到扑了个空,一气之下跑到略阳县把张汉云父亲承包的建筑工地封起来,还把她丈夫铐在嘉陵江桥头,逼家人交出张汉云。无奈之下,张汉云去见他们,这伙没有人性的恶棍竟然把怀孕8个多月即将临盆,而且有生育指标的张汉云强行押至汉中一市郊医院堕胎,因腹内胎儿过大,导致难产,他们便惨无人道的将胎儿肢解分块取出,其残害生命的手段令在场的人都触目惊心。

2002年63岁的大法弟子杨秀莲和女儿魏彩霞因制作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汉台区看守所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马平安指示恶警门全秀利用吸毒犯张莉等,逼迫杨秀莲说话,狠命的向后按杨秀莲的头,造成她颈部骨折,恶人还强迫杨秀莲成大字型靠墙站立,2人分抱2只胳膊,2人分抱2条腿,还有2人在下方用牙刷刷杨的阴道,其余的人排成队轮流捏杨的乳房,致使其乳头鲜血淋漓,痛不欲生。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2002年勉县大法弟子许艺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汉台看守所,马平安指示恶警门全秀狠毒的给其长期戴背铐,还把她跟一名吸毒犯铐在一起40多天,酷刑迫害后,还将许艺琴非法劳教三年。

非法判刑 敲诈勒索

2004年,马平安绑架何忠武等多名大法弟子,为了保全敲诈的钱财,逼迫何忠武多次改变所谓的口供。在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才违法下逮捕证,当何忠武识破其阴谋后,向外界举报,马平安又利用职权,和汉台区检察院检察科科长秦汉平串通一气,密谋构陷,二审时把七里乡九女村八组的三个农民大法学员彭仕彦、刘顺辉、李凤鸣和不认识的何忠武强拉成一案,判重刑。将何忠武判九年有期徒刑,其他三人分别被判七年有期徒刑。给他们本人和家庭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2005年马平安绑架了多名在一起约见的老年大法学员,以莫须有的罪名处以2年半以下不等的劳教,大肆勒索钱财,所外执行。马平安向其中一名大法学员纪素清敲诈了 4000元后,嫌少,又跑到纪素清的单位强行支走6000元工资,还有一名没有生活来源的大法学员,马平安又从她的女婿工作单位汉中卫校,强行支走工资 5000元。

2008年,奥运会之前,在610的操纵下,马平安又带国保大队警察大肆绑架大法弟子,抢夺财物。汉中大法弟子杨华被非法判刑 9年,兀亚莉非法判刑5年,南郑县大法弟子肖艳萍被非法判刑8年,她们三人现关押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受迫害。大法弟子叶浩被非法判刑5年,李青檬被非法判刑 4年。

2008年11月份南郑县大法弟子肖燕萍二审时,马平安带人提着照相机跑到南郑县法院门前,对前来准备参加旁听的大法弟子照相,致使十多人被非法绑架,最后还将勉县的许艺琴、城固的李金凤分别劳教一年多,送西安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关押。

马平安还借奥运之机带上社区人员,到大法弟子郭建珍家(郭建珍一人独居),见无人,便撬门拧锁,强行入室,非法抄家,连墙上的国画都一并抢走。公然侵犯公民权利,私闯民宅,无法无天,典型的执法犯法。

2009年,为保中共邪党60周年大庆,马平安又非法绑架了十多名大法弟子,张青,刘伟,丛学龄三人至今还被非法关押。这样的恶性事件在这一年内连续发生了三起,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严重的阻碍了汉中众生的被救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9/215270.html

2004-02-21: 陕西汉中看守所在“610”公安的操纵下,他们利用吸毒、贩毒、卖淫、偷、抢、骗等罪犯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杨秀莲53岁,因发真相资料和女儿一起被抓,被挤的鲜血顺着乳头一滴一滴往出流,这伙暴徒却邪淫地怪笑。流氓成性的它们还用牙刷刷她的下身,用牙刷戳进阴道乱搅,直到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肯罢手。最后看到人快不行了,怕出人命,就通知其家人拿一千元保出去,直到7月19日才放回家,此时余秀琴已被折磨的面部变形,浑身青紫,伤痕累累,肋骨折断。

2002-01-23:陕西汉中“610”办公室残害无辜母婴 罪责难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3/23668.html

汉中市联系资料(区号: 916)

2018-11-17: 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法院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南一环路东段
电话:0916—2511037
电子邮箱:htfy0916@163.com
院长:杨建军 电话:13700266003
汉台区法院刑事庭电话:0916-2536523
庭长:索晓江
副庭长:郑波(杨华案的主要负责人)
汉台法院副院长罗文宇、徐 亮
汉台法院执行局长薛 凡
汉台法院政工科长钟志华

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检察院
电话:(0916)2539308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南一环路东段
党组书记、代检察长:桑成平
副检察长:辛合平、魏圣创、孙翼、
纪检组长:贾元文
政工科长:张林兴

陕西省汉中市检察院
电话:(0916)2119800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前进西路新兴街185号
检察长:丁鹏敏
副检察长:杨明奎、贾创、饶猛、王建宁
纪检组长:李汶忠
党组成员:杨习钢
政治部主任:邵恭友
汉中市检察院检察员:李宏伟、赵雷、李浩、杨咪

陕西省汉中市中级法院
电话:(0916)12368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荔枝路(西环路)332号
院长:杨明德
副院长:宋庆利 雷红新 张晓红 李华昌 周晓平
立案庭庭长:陆波
政治部主任:刘兴平
审委会专职委员:郭润余
办公室主任:郭建军
审判员:陈婷、李小艳、张杪、刘际勇
审监庭庭长:庞军权

陕西省汉中市市政府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民主街43号
市长:方红卫
副市长:何俊杰 党振清 张建国 周景祥 李谞 屈占权
常务副市长:陈晓勇
市政府秘书长:王松柏
汉中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吴宝华

陕西省汉中市市委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民主街44号
市委书记:王建军
市委副书记:权俭、张万明
市委常委:杨记明(市委政法委书记) 谢京帅(副
市长、市委宣传部长) 牟晓非(市委秘书长) 蔡煜东 (市委组织部长) 康杰(市纪委书记) 王春丽(副市长、市委宣传部长)程腮仙、
纪委副书记:严恒新 赵维君 王生波

汉中市公安局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民主街5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