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南京市 >> 汤志兰, 女, 82

个人情况: 南京市儿童医院主治医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南京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7-06-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载源 汤志兰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0-9-29 在 北京 > 天安门 >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0-11-0 在 江苏 > 南京 鼓楼区 >
  3.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0-12-29 在 江苏 > 南京 鼓楼区 > 鼓楼区政保科长季明等人
  4.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1-2-0 在 江苏 > 南京 鼓楼区 >
  5.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1-2-10 在 江苏 > 南京 鼓楼区 > 周宁等人
  6.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1-3-15 在 江苏 > 南京 鼓楼区 > 鼓楼区洗脑班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04:江苏省南京市83岁的汤志兰遭绑架
8月27日左右,江苏省南京市法轮功学员83岁的汤志兰被南京栖霞区国保大队警察、610人员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汤志兰被绑架,现情况不明。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4/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92274.html#1993234322-1

2019-07-09: 南京八旬汤志兰遭警察暴力对待
二零一六年七月中旬一个下午一点左右,两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女子(便衣)闯入南京八十二岁的法轮功女学员汤志兰家中。一个领头的人说自己姓康,是汉中门派出所的,要把汤志兰老太太交给仙林派出所(南京市栖霞区)。

汤老太问为什么?康姓警察说:“你现在住在你儿子家,这里属于仙林派出所管,所以我们汉中门派出所要把你交到仙林派出所。走,马上就跟我们走一趟。”说着三个人就动手把穿着睡衣的汤老太架起来,塞进警车。

上车后,警察一口一个要老太太配合。汤老太说:“符合宪法我就配合,不符合宪法决不配合。”

车到汉中门派出所后,警察把老太太架到按手印的地方,说要换身份证,需要按手印。四个男警一起按住汤老太的手臂,掰她的手指,企图强按手印。汤老太拼力抵抗,并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结果四个男人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有掰开汤老太的手指。

约一刻钟之后,警察第二轮强按手印如法炮制,也没有按成功。

汤老太见警察们在休息,就开始发正念。这时进来一穿便衣的中年男人,走近汤老太说:师父要我告诉你,要配合好。汤老太肯定的说:师父没有像你这样的弟子。那人一听头也不回走了。

这时,五个男人一起动手,强行掰汤老太的手指头,还是没有掰开。

警察第四轮的强按手印也没成功,他们就是掰不开汤老太的手指头。

这时警察们开始头疼,对汤老太说:“你不要发正念了,我们送你回家好了。”趁汤老太放松警觉之际,四个男人突然按住汤老太的左臂和手,强行在她左手中指尖扎针采血。汤老太大声说:“采不出血!化验不正确!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呼喊声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回荡着。在场的五、六个人个个手捂着头直喊着:“头痛、头痛、痛死了!”并且一个劲的求:“不要喊了!不要喊了!这就送你回家。”

在送汤老太的警车上,康姓警察一度想把汤老太送到仙林派出所,但因仙林派出所推脱不收,最后只好把汤老太送回家。当汤老太下车时,警察还说:这事情没有完,明天再来找你。

第二天上午,康姓警察带一帮便衣又到汤老太家,一阵激烈的敲门,大约敲了一刻钟,见屋里没有动静,才悻悻的离开。这帮警察离开时也没忘记做坏事——他们把汤老太家的自来水总开关给关闭了。

说起汉中门派出所对汤老太的骚扰迫害岂止上面所写的。汤老太的丈夫、南京大学教授王载源被迫害离世,汉中门派出所的警察难逃罪责。那时候汉中门派出所女片警董奎芹每逢所谓的敏感日或节日,都要带两、三个警察上门骚扰王载源夫妇,不仅每个房间查看,还要打开电脑检查,然后就是训斥、威胁、恐吓。他们还打电话骚扰、恐吓,这个不准,那个禁止。王载源、汤老太夫妇的电话遭到监控,出门遭到跟踪。这样骚扰迫害一直持续到二零零八年六月王载源教授被迫害离世。丈夫离世后,汤老太为躲避汉中门派出所警察无休止的骚扰,才搬到仙林地区儿子的住所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9/南京八旬汤志兰遭警察暴力对待-389772.html

2015-06-18: 南京大学副教授被迫害离世 妻子控告江泽民
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王载源修炼法轮功,三次被当局绑架、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遭劳教迫害两年,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他的妻子——南京市儿童医院主治医师汤志兰也三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于6月7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

汤志兰医生说:“王载源先生和我修炼法轮功想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高尚的信仰、做个好人。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公然以一己之私、一意孤行,违反国家宪法,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我已经失去了共患难,坚持真、善、忍大法的丈夫,也失去了我心目中最好的被迫害致死的千万法轮功学员,(迫害)又使我和家人无法正常的生活,我和子女们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摧残,安全受重威胁。他(她)们整日提心吊胆,担心我又会被绑架、关押遭受迫害。”

下面是汤志兰医生诉述的控告事实和理由:

(1)王载源副教授被迫害离世

王载源因为患原发性高血压、冠心病,终日头痛、头昏、全身乏力,药物治疗效果不好。一九九五年六月修炼法轮功,修炼三个月后血压稳定正常,头脑清晰,上楼气不喘,走路轻松,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修炼法轮功不仅身体健康,而且精神境界得到了升华。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四月二十七日王载源和南京市部份法轮功学员去省委上访,当天下午被鼓楼公安分局劫持,非法关押在南京大学封闭式帮教洗脑一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王载源去北京证实大法,十月五日王载源在家被鼓楼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三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南京市六一零、鼓楼区公安分局绑架,劫持在鼓楼区洗脑班迫害近6个月之久,前后非法抄家2次,抄走许多大法资料,真相资料,由于强制高压洗脑,拉锯式迫害致使血压升至240/160mmHg(进洗脑班时血压正常),后送南京大学医院抢救(仍在监管中),经鼓楼医院心脏科专家会诊治疗,血压稍稳定,又转至南京大学招待所继续迫害。

江苏省和南京市六一零不顾王载源血压不稳定,心脏病发作的情况下,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非法劳教二年,后经南京大学有正义的领导和党委集体向省委呼吁,才勉强同意在家劳教。六月份,鼓楼区政保科科长季明坚持将王载源从家带走,关入劳教所迫害。南京大学领导和保卫处强调现在没新问题,过去的事已处理否定复判。九月份季明又借口(华商会议在南京召开),为了治安,欲将王载源带走,南京大学不同意,季明又纠集不明真相的人电话骚扰监听,抓到一次罚款伍千元!

王载源被非法劳教中不能加工资,劳教期满后一年才能参加分房,鼓楼区(六一零),区工委,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人员经常上门干扰,常被叫去看迫害法轮功的录像,搞得家无宁日。我们实在不能住了,王载源和我就搬到女儿家了。半月后,电话骚扰不息。

汉中门派出所董奎芹警察以查户口为名还常上门骚扰,闯入住宅,查看电脑,造成王载源精神紧张,极度恐慌,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72岁。

(2)汤志兰医生遭受的迫害

汤志兰因阵发性心动过速(发作时心跳240次/分),严重的颈椎病、肩周炎、无名的四肢关节痛,物理学治疗,药物治疗无效果,一九九五年五月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全身疼痛减轻,颈椎活动自如;半年后顽固的肩周炎消失,心动过速不发了,全身轻松,精力充沛,人也显得年轻。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运动,我忍无可忍,为了向世人说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和王载源先生去北京。十月一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我看见离我约30米的地方,有三个不明真相的中年男人对一个抱着一岁多孩子的母亲拳打脚踢时,我立即大声呼叫:不能打人!瞬间我被站在前面不明真相的青年拖倒,押上警车送到北京不知道名字的看守所。十月二日夜,我被南京市六一零和鼓楼派出所警察周宁劫持回南京鼓楼派出所 (在火上强迫给我戴手铐)非法拘留三天,又强加我罪名,逼迫我签字,非法押送南京市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鼓楼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拘留一夜,次日被派出所、南京市六一零押送到句容劳教所中的洗脑班监禁(可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在地点无人知道的恶性环境下, 剥夺了我所有的公民权。南京市公安局“六一零”负责人找我训话,高压放弃修炼、不上访,写保证书。三天后,法轮功学员上午集体朗诵《洪吟》,早晨个人炼功。第二天晚上抓捕法轮功学员七人,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四天左右,我被单位和派出所人员接回家(家婿背着我,托人际关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出门和朋友买衣服时,发现被鼓楼区政保科长季明等人跟踪(家中电话被窃听),我立即回家,大约一刻鈡时间周宁和季明先后闯入住宅,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无手续,季明还将家中桌上废纸屑拿走。我被非法拘留三天三夜,季明对我采取引诱、威胁、逼供等手段,强迫我在他写的违法书上签字,说送市看守所。我眼前一片茫然,这世道已无正义可言,我以死抗争,遭警察等人阻截,强行戴手铐押送市看守所,刑事拘留迫害,以“对抗政府的罪名”强加于我劳教。因我在儿童医院工作成绩突出,口碑好,职工纷纷抗议。医院领导出面调解才免去劳教。

非法拘留一个月后,我被鼓楼派出所周宁押送至单位监管,单位正义领导送我回家。当晚我去理发被人举报(中共挑起群众斗群众的一种手段),晚间南京市和鼓楼公安分局和六一零给医院施加压力,第二天上午,医院保卫科人员带我去单位,鼓楼派出所周宁参与私设监狱,把我关押在没窗户的小屋子迫害。我绝食抗议,指责医院纪委书记知法犯法,下午领导认错,将我安排到通气好的地方,医护人员纷纷而至看我。

一周后,周宁等人又将我押送到南京军区后勤部招待所,在那逼迫交待,写保证书,大约三月十五日后,又押送至鼓楼区洗脑班写保证书。后因我女儿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甲状腺病变手术,家人强烈要求放人。经医院领导多次交涉,五月三日我被医院退休办人员和儿子接回家。那时我离家被非法关押迫害达六个月之久。

我回家后仍然被迫害:跟踪、电话骚扰、监听,亲戚朋友来拜访都要盘查。二零零五年春节前我和王载源一起住女儿家。半月后电话干扰,汉中门派出所警察董奎芹经常入室骚扰。最近三年换岗的警察又电话干扰,恐吓,并在女儿住宅入门处安装探头(其它单元未安),对我实施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8/南京大学副教授被迫害离世-妻子控告江泽民-311023.html

南京市联系资料(区号: 25)

2019-03-28: 江苏省监狱管理局电话:025-86265061, 邮编:210024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28号传真:3308321
江苏教育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姜金兵

2019-02-02:南京市看守所: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茶亭东街188号,邮编210036
前台电话:025-84420960
电话:025-84420950、025-84420932、025-84420914、025-84420964
所长华晓敏13584062933
所长王文捷18913868555

2019-02-02: 2019-02-02:南京市看守所: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茶亭东街188号,邮编210036
前台电话:025-84420960
电话:025-84420950、025-84420932、025-84420914、025-84420964
所长华晓敏13584062933
所长王文捷18913868555

2018-09-06: 浦口法院电话;83523900

2018-05-16:江苏省南京市沿江派出所:025-58841390

2018-02-11:
绑架、非法搜查江苏南京秦淮区余发菊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秦淮区五老村派出所
地址:仁寿里10号,电话:025-84421276
汤晨,五老村派出所所长,电话:13813375011
陆钦润,五老村派出所教导员,电话:18913866021
陶晟,(原大光路派出所副所长),电话:18913873002
秦淮区“610”
地址:秦淮区秦虹路1号,邮编:210022
电话:025-84556610
雷主任,秦淮区“610”头目,电话:13611510033
于可弟,秦淮区“610”原头目,电话:13611510033
车卫东,秦淮区“610”副头目,电话:13851701582
李军,秦淮区“610”副头目,电话:18105168513、18105168365
袁祖辉,秦淮区“610”副头目,电话:025-8455661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