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3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曲靖市 >> 徐亚梅, 女, 37

个人情况: 昆明一家医药单位做会计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曲靖市麒麟区南宁北路279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7-06-25
交叉列在: 云南 > 昆明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21: 云南曲靖市徐亚梅女士三年冤狱迫害经历
云南省曲靖市38岁的徐亚梅女士,在昆明工作,2017年6月因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非法关押、判刑三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了11个月的一级严管迫害,直至出狱。
一、赠送真相资料被举报、审讯、抄家

2017年6月16日晚,在昆明工作的徐亚梅骑电动车路过盘龙江边发了一份真相资料给一个路人,此人一看是法轮功资料就恶狠狠的,徐亚梅就骑车离开,谁知此人不甘心,就超小道在前面的路口将徐亚梅堵住,并声称自己是警察,把徐亚梅从电单车上拉下来,同时拨打110电话报警。之后他还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对方他抓到了一个法轮功,警车来后就将徐亚梅带到鼓楼路派出所,这个人也跟着去了。

到派出所后警察对徐亚梅非法搜身,把徐亚梅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收了,就问徐亚梅的身份证在哪里、名字之类的,徐亚梅没有告诉他们。警察就说打电话给国保大队,并让徐亚梅坐到老虎凳上。过一会儿有人问徐亚梅是怎么回事,旁边的人说是法轮功,就说打电话给国保大队,他们说打了,他们没来,就说再打,就这样盘龙国保大队来了。他们看看徐亚梅的东西,把资料摆到地上,叫徐亚梅指着给他们照相,徐亚梅不配合,他们就强制把徐亚梅推到那里照相,跟徐亚梅说话,徐亚梅也不答应他们。国保的人对举报徐亚梅的人说你可以走了吧,结果那个人说他不走,他要等着采集徐亚梅的信息。警察在徐亚梅的钱包里翻到了徐亚梅的银行卡回执单,查到了徐亚梅的相关信息,然后这些人就都走了。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徐亚梅被强制在老虎凳上整整坐了一个晚上,徐亚梅旁边一直有人看守着。直到第二天6月17日中午盘龙国保大队来了三个人要对徐亚梅录指纹,量身高、测体重,徐亚梅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强制的扳着她的手录,还叫派出所的人帮忙。录好后他们就发出去,发到哪里不清楚,但对方收到后总是说不行。他们就一次又一次的从新录,徐亚梅一直在反抗,就这样折腾了很长时间。期间国保的人还说再不行就让他们自己来录,直到他们认为可以后就把徐亚梅送到医院体检,徐亚梅不配合,他们就强制的按着进行。

体检完后又把徐亚梅带到黑林铺派出所,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把徐亚梅和国保大队的人一起带到徐亚梅租住的地方,他们用徐亚梅包里的钥匙开门,发现不对,就问徐亚梅的钥匙在哪里,徐亚梅不告诉他们,警察就去问门卫徐亚梅是不是住在那里,门卫说不清楚。国保和警察就换了一副嘴脸,哄骗徐亚梅,骗她说只要说出住在哪里,他们可以保徐亚梅的工作,还说现在找一份工作多么不容易,还说出了徐亚梅公司里的一些情况,从他的手机里调出了徐亚梅在公司里的生活照片,还说为了调查徐亚梅,他已在徐亚梅公司的仓库里当了几个月的搬运工。

最后这些人去查物管,打电话给房东问是不是把房子租给徐亚梅,房东确认后,这些人直接叫撬锁公司的人来把门撬开,闯入屋内开始翻东西,没有出示搜查证,一共去了六个人搜,只有一个人拿出工作证在徐亚梅面前晃了一下,其他人什么证件都没有见着,只见他们乱翻东西。整个过程中,徐亚梅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拿走了些什么东西,只看见笔记本电脑,两个手机,随身wiffi,大法书及真相资料等被拿走,也没有搜查物品清单。搜完后这些人把徐亚梅劫持到昆明市看守所。

二、在昆明市看守所被捆绑、强行输液、抽血、奴工等迫害

徐亚梅被关到昆明市看守所四排4-10监室,主管警察是张丽萍,在里面不给卫生纸用,大便后只能用自己的洗脸盆接水洗一下。警察宁猗懿以徐亚梅在大板上盘腿打坐为由,用手铐把徐亚梅双手铐起来坐到地上坐着,其他人进出都要从她的身上跨过去,煽动其他在押人员欺负徐亚梅。故意用不给监房看电视为由,让整个监舍的人都怨恨徐亚梅,因为监舍的电视不能看,其他人以此为由给徐亚梅施加压力。在地上坐了一天后,又把徐亚梅双手反铐起来睡在大板上,腿用绷带绑着,晚上也不解开,也不让上厕所,也不给洗漱。在徐亚梅自己都没有感到拉肚子的情况下,就凭其他在押人员一面之词就被警察王兴华叫其他在押人员按在大板上灌药,后又被警察张丽萍逼迫吃药。警察张丽萍叫来了在押人员曹海蓉和朱家月,如果徐亚梅不吃就让她们俩个把徐亚梅按倒绑起来拖去输液,任凭徐亚梅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到看守所二十多天左右,经办等人又把徐亚梅送去昆明533部队医院第二次抽血,徐亚梅不去,就将她强行绑架上车。到了医院,因徐亚梅戴着手铐、穿着囚服,就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经办就向人们解释:这是炼法轮功的。徐亚梅马上就说:法轮功是好的,接着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要活摘器官卖钱等,他们就按着徐亚梅快速抽完血就回看守所了。回看守所徐亚梅也这样告诉人们,喊法轮大法好,共产党要活摘器官卖钱等,副所长李玲还故意说:看不上。

在看守所被逼迫奴役,做灯泡,包茶叶,做纸袋等。劳动组把任务分到每个监房,再由读报员(每个监房的牢头)分到每个人,在规定时间内完不成的就被罚值班,打扫卫生。若有检查警察交待问到有没有干劳动,要回答没有干,如果那个答错了就等着收拾秋后算账。

2018年1月25日,盘龙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徐亚梅,盘检刑诉(2018)106号,检察员代来全。

三、非法判刑三年

徐亚梅快要开庭前先后去了两个律师去看守所见徐亚梅,其中一个说她是法官派去的,律师说只要徐亚梅认罪可以给徐亚梅判缓刑,就是判实刑也可以判短一些,一、两年,如果徐亚梅不认罪最多可以判到三年。徐亚梅告诉律师自己没有罪,法轮功也不是邪教,希望律师给做无罪辩护。可律师她说那样做对徐亚梅不利,而且她也不能那样做。律师说她可以不说话,徐亚梅可以按自己的意思自己去辩,最后徐亚梅拒绝了律师的辩护。

2018年3月23日下午,徐亚梅被带到昆明市盘龙区法院开庭, 公诉人是代来全,审判长是杜冰,陪审员是唐祥、宋庆昆,书记员是尤畅。为了等国保,延迟开庭。法庭上没有家属,没通知家属,也没有旁听的人。国保的去人了也没进入法庭,就在门外。徐亚梅要求共产党员回避,但法官有意回避了这个问题,强行进入下一个程序,公诉人就开始念一些似是而非的构陷所谓“证据”。徐亚梅强调自己的行为没有构成犯罪,法轮功不是邪教等等。法官就宣布休庭,书记员叫徐亚梅签字,徐亚梅不签,就被带走了。

几天后徐亚梅就接到了盘龙区法院的判决书,非法判徐亚梅三年,勒索罚款五千元,没收一切与法轮功有关的东西,包括电脑等。

四、在看守所第二次被强行抽血

拿到判决后徐亚梅分别向昆明市盘龙区法院和昆明市中级法院邮寄了上诉状。大概一个月后有一天看守所突然通知徐亚梅去抽血,徐亚梅问为什么要抽血,警察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徐亚梅拒绝后副所长李玲,科长李丽娟带着医生还从10号房叫了几名在押人员进到监舍内,将徐亚梅扳倒在大板上按着抽血,抽完就走了,旁边看着这一幕的人好几个都吓哭了。

副所长李玲就又回到监舍内,站到大板上,把监舍所有的人都批评了一顿,问她们为什么哭,是不是觉的她们不应该这样对徐亚梅,并恐吓说她看监控,如果再看到有人哭就一个房间的进行严管,严管后就不可以看电视,不可以购买小食品。过后,徐亚梅听旁边的人说太恐怖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血腥场面,还说10号房叫来的那些人的行为太像土匪了,进来就直接把徐亚梅按翻。

第二天主管警察宁猗懿问了一下读报员抽血的经过及地点,把昨天哭的人批评了一顿,问她们为什么哭?是不是故意让主管警察难看,并跟徐亚梅说她写的上诉状交给警察杨丽云后,她寄出去了,但两个地方都没有收到,误认为徐亚梅不上诉了,所以执行通知书已经到了,说抽了血不代表就要送到监狱去,会继续落实上诉状的事情。2018年10月份初昆明市中级法院的人到看守所询问徐亚梅为什么上诉,有无上诉书等简单情况,即所谓复核。2018年12月18日徐亚梅拿到了昆明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的裁定,(2018)云01刑终732号刑事裁定书,审判长屈艳婷,审判员程思进、杨强,法官助理牛克辉,书记员万冬玉。

五、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受到的迫害

1、狱警授意包夹犯人百般折磨、刁难

2019年1月23日徐亚梅被送到了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主管警察何奕霖。徐亚梅的两个包夹犯人是袁秀莲(黑龙江人,毒贩,有期徒刑十二年)和魏小娟(昆明市石林县人,毒贩,有期徒刑六年)。她们二人受中共谎言毒害,受狱警指使,对徐亚梅态度恶劣,随时对徐亚梅进行人格辱骂,人身攻击。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能独自去上厕所,而其他包括包夹在内的犯人都可以,她们两个可以分开单独去上厕所,夜间上厕所也不用叫徐亚梅,而徐亚梅就不行,非得要喊她们才能去上厕所,为此她们经常用上厕所来刁难徐亚梅

有一次犯人袁秀莲在徐亚梅没有招惹她的情况下,拿着徐亚梅骂,徐亚梅就看着她,她意识到自己无理,就说你不服就去找警察,要不是警察要求她,她才懒得像这样对待徐亚梅徐亚梅在和警察何奕霖谈话时问为什么要指使包夹犯人欺负自己,何奕霖没有否认,还说随徐亚梅怎么说,她只是让包夹犯人督促徐亚梅“学习”而已。

另一次在九监区的车间,犯人魏小娟故意刁难徐亚梅,一会儿让徐亚梅朝这边坐,一会儿朝那边坐,怎么坐她都不满意。就因徐亚梅挪动了一下桌子,犯人魏小娟就将徐亚梅的桌子掀翻,桌子上的一盘米珠撒到徐亚梅身上及地上,好多犯人看到后就叫徐亚梅捡起来。徐亚梅说:“不小心弄掉的我可以捡,故意弄的我不捡!”她们害怕警察看到扣分,犯人王如心(缅甸籍,毒贩,有期徒刑十五年)就和犯人袁秀莲把珠子捡起来,捡完后就一直拿着徐亚梅骂。当天的值班警察杨忆曼见状过来了解情况,批评犯人魏小娟根本就没有权力叫徐亚梅坐这边或坐那边,徐亚梅的座位应由责任警何奕霖安排,旁边监督岗犯人彭加芬也解释之前警察何奕霖是怎么安排的。面对这些,犯人魏小娟却说,这个她会跟“她家何警官”说的,可见她有多嚣张,而警察何奕霖又在背后起着怎样的作用。

2、被一级严管迫害

有一天警察刘婷对徐亚梅说,因为你顶撞队长孙凌爽,扣十分,叫徐亚梅签字,徐亚梅说自己没有顶撞她。刘婷说她不知道孙队长说的,问徐亚梅签不签字,徐亚梅说不签。她说好,就走了。一个星期后警察何奕霖把徐亚梅和她的两个包夹犯人胡丹(云南省昆明市人,职务犯,有期徒刑十年)和岩依(缅甸籍,毒贩,有期徒刑十五年)从车间带到监舍,并宣布从那天起,徐亚梅开始一级严管。先学习管理规范,徐亚梅拒绝后就让胡丹在她旁边读给她听。

严管后每天只能在监房里洗漱,洗漱时间和用水量都受到严格限制,饭菜由两个包夹犯人打到监房里吃,三人的洗涤精可以放到监舍里而徐亚梅的不能放,只能放到碗柜里,原因就是徐亚梅是严管级,洗碗时徐亚梅也不可以去拿,只能用清水洗。有一次旁边的犯人看徐亚梅可怜,就把她洗过的水倒给徐亚梅洗,被包夹犯人胡丹制止,说是不允许。上厕所要先跟包夹犯人说,包夹犯人再跟监督岗说,要等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才可以去。除了上厕所以外其他时间都只能在小凳子上坐着。

徐亚梅跟责任警王艳茸说自己的严管很是冤枉,自己就没有顶撞过孙凌爽,对给自己的严管不服。王艳茸告诉徐亚梅可以申请行政复议。徐亚梅说自己想再看看当时警察刘婷叫签字那张扣分单上面是怎么写的,警察王艳茸没有给徐亚梅那张扣分单看,却拿来规范本告诉徐亚梅是根据这一条扣分的,“不接受警官的个别化教育,顶撞警官扣十分”。

徐亚梅被严管后,队长孙凌爽去到徐亚梅所在的严管室,徐亚梅问她:“我怎么顶撞你了?”她说:“顶撞不是要你跟我吵闹了才叫顶撞,只要我说的话你不听就叫顶撞!”。犯人玛岳慧钦(缅甸籍,毒贩,无期徒刑)拿来污蔑法轮功的光盘给徐亚梅看,徐亚梅问是哪个警察安排的,要见她。玛岳慧钦说是教育科安排的,徐亚梅说要找一下队长冉涛,玛岳慧钦说冉队长忙没有时间,徐亚梅听到责任警何奕霖在外面讲话,徐亚梅说有事要找一下她,也被拒绝说是忙没有时间。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拒绝徐亚梅见警察的要求。

徐亚梅拒绝看视频,包夹犯人就把视频抬到徐亚梅面前强迫徐亚梅看,徐亚梅就喊“法轮大法好”,犯人魏小娟,王如心, 玛岳慧钦等多人从其他监房蜂拥而来,将徐亚梅按倒在地上就撕嘴巴,扭耳朵,打耳光,混乱中徐亚梅也不知道警察何奕霖什么时候进到房间里站到了她面前,还说徐亚梅蹬到她了,就这样警察何奕霖还是让包夹把视频机抬到徐亚梅面前强迫看,徐亚梅不看、不听,叫法轮大法好。警察何奕霖就叫来特警队把徐亚梅双手铐到后面,特警队把徐亚梅拖到教育科四楼的一个黑房子里,把视频接上外音喇叭,声音调的很大,让包夹提了对着徐亚梅的耳朵播放,期间犯人魏小娟还对徐亚梅动手。

3、被关禁闭

当天下午还把徐亚梅关到禁闭室(一共关了七天),不准吃菜,只能吃白饭,不给洗漱,垫盖只给一床棉絮。队长贺敏以徐亚梅蹬着警察何奕霖为由,要徐亚梅给她写道歉信,徐亚梅告诉她自己还被犯人魏小娟等人打呢。贺敏骗徐亚梅说这边写道歉信,魏小娟那边她会根据相关的管理规定进行处罚,徐亚梅相信她就写了道歉信,可后来贺敏根本就没有处理犯人魏小娟等。反而把徐亚梅写的道歉信说成是认错,并召开大会通报此事说是要让其他人引以为戒。

4、迫害升级,设立专门严管室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年7月,九监区针对法轮功学员成立了专门的严管监舍201、203室。徐亚梅被关在201室,里面墙壁涂上蓝白斑马条纹,让人看了就头晕眼花;地上用黄色粘胶划分为反省区,学习区,就寝区三个区域。没有床,也没有其它东西,只可以带一个凳子,一个喝水杯以外,其它的东西都不能放。衣服等日常生活洗漱用品放到其它监舍,需要用时由包夹犯人帮拿,为此包夹犯人随时发牢骚、发脾气、摔洗脸盆等。法轮功学员自己不可以进放衣服等的监舍取衣物。冬天很冷,有时包夹不愿意帮忙拿衣服,就只好冻着。

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除了打扫卫生、上厕所以外其他地方都不能去,包夹监督徐亚梅的活动区域就是反省区。就寝区里只有一床超薄的垫被和盖被放到地上。晚上12点到早晨5:40必须在此区域睡觉,平时的活动区域就是在反省区坐着,不能站着或走动。包夹犯人负责监督不能打瞌睡,闭眼睛。每天5:40起床,不能去洗漱间洗漱,只能把水抬到监舍里洗,洗完后等监督岗安排倒水。晚上12点睡觉,睡眠严重不足。徐亚梅白天打瞌睡,还被队长冉涛把凳子没收了,徐亚梅就只能站着,站不动了就只能坐到地上,冬天的地板是相当冷的。凳子没收五天后,徐亚梅去找队长冉涛要回凳子时还被她用手指着脸狠狠的骂了一顿,说什么就应该将其活埋,送去武汉等。

包夹犯人分白班和夜班二批轮流交换,每天还强迫学习警察安排的所谓“学习任务”,就是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每天限上四次厕所:早上6:00—7:00点;8:00一12:00点;12:00-18:00点;18:00一21:30点共四次,错过时间就不给上,要再上厕所时就要先跟包夹说,包夹又去跟监督岗说,要等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了监督岗安排才能去。特殊情况需要上厕所时由包夹犯人先告诉警察,经警察同意后再去向警察报告,自己不可以直接去报告警察。每天只给喝三杯水,吃菜说是减半,其实几乎无菜,只是随便意思一下,饭虽说按量,实际上根本就吃不饱,随便打一小点饭,要不就打一大碗。因为自己不可以去打饭打菜,由另外两个包夹去打饭,因此随意打多打少,有的菜不好吃她们就打一大碗,吃肉或是好吃的菜就只有一小点。一个星期洗头、洗澡一次,时间一共只给5分钟,半个月洗一次衣服,不准自己去晒衣服,只能由包夹们代晒,徐亚梅的内裤都是放到屁股底下捂干的,因包夹犯人嫌弃,实则刁难,故意不帮忙晒,被子很长时间都不给洗。

按规定一级严管每个月可以买三样东西,金额不超50元,而警察却经常以法轮功学员购物申请不合格为由拒批。徐亚梅把申请交给责任警张婧后,她当时没有说什么就收了,可一天后她又把它拿给犯人玛岳慧钦拿回来,说是不合格,要承认自己犯了罪,是服刑人员。徐亚梅知道不能按她们的要求改,就把申请撕了。警察张鹤芸就来批评徐亚梅,说徐亚梅用她家里的钱,买不买东西是她的自由,但徐亚梅要用标准申请来购买,问徐亚梅把申请撕了,是要挟谁,徐亚梅告诉她自己的东西自己觉的没有用了就撕了,怎么算是要挟呢。

犯人苏申敏(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人,暴力犯,十年有期徒刑,2019年底已经出狱)做徐亚梅包夹时,经常用一些难听的话辱骂徐亚梅,还邀约其她犯人王如心等一起到严管室骂师父,骂大法。苏申敏只要看到徐亚梅犯困打瞌睡,闭眼睛,发呆就对她动手,用脚踢徐亚梅的凳子,还帮警察出主意如何折磨徐亚梅。可嘴里却欺骗徐亚梅说,徐亚梅解不解除严管,做不做什么跟她都没有关系,反正受苦的人是徐亚梅,但她还是会那样折磨为难徐亚梅,原因是为了“帮别人”,还对着天发誓,没有一点是为了她的私利。犯人赵祖勤(云南省昭通市镇雄人,毒贩,有期徒刑十五年)做徐亚梅包夹时说,她从专管三组借来二组(当包夹)时,二组的责任警何奕霖问她学习上需要什么,她说她想练字没有字典,何奕霖很快就给了她一本练字的字帖和字典,当时她很是感动,调她来做徐亚梅包夹时,她很是不愿意来严管室,但是放不下警察何奕霖的情,她就答应了。还说警察何奕霖让她过来就收拾(指折磨)徐亚梅,她看徐亚梅可怜狠不下心就一直没有动手,但时间长了她真的会打人的。徐亚梅说:“打人是犯法的,你这么长的刑期,又有监控,你就不怕人家出去告你吗?”她说没有证据,监控两个星期后数据就没有了。”犯人敢对法轮功学员为非作歹,无疑是警察在背后直接指使和怂恿。

5、搬出严管室,仍为一级严管

2020年3月23日警察路茜去到徐亚梅所在的严管室,问徐亚梅严管多长时间了。徐亚梅算了一下,告诉她八个月了,她说时间太长了,其它的也不要徐亚梅写了,让徐亚梅写一下感受,写了后当天就解除严管,下午她来收徐亚梅写的感受,徐亚梅的包夹犯人罗双萍(缅甸籍,毒贩,有期徒刑十五年)很高兴,以为徐亚梅终于要解除严管了,在旁边不停的撮合徐亚梅写,徐亚梅就写了一点,觉的不对劲就没有继续写了。晚上警察路茜和队长冉涛来时,徐亚梅告诉她们,写是写了一点,但是不想交了。警察却挑拨离间,故意混淆是非,说徐亚梅应该为她的包夹犯人着想,她们都不想在严管室、不想值夜班,让徐亚梅把写的给她看看!她们看后就让徐亚梅搬出了严管室,搬到了普通监室,可队长冉涛却说,徐亚梅虽然搬出了严管室,但仍然是一级严管,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用睡地上。

后来才知道警察之所以让徐亚梅搬出严管室,是为了让其他人来转化徐亚梅。那时徐亚梅离刑满回家还有三个月时间。队长冉涛告诉徐亚梅出狱回家可以买运动服,徐亚梅找到责任警何奕霖,她说可以购买,可以按以前的格式写,她去帮徐亚梅申请,但前提是徐亚梅得写一个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要去女二监,徐亚梅告诉她这根本就保证不了,有客观因素存在,徐亚梅明明没有犯法,别人偏要把她绑架到这里来,自己能怎么办?根本就不是徐亚梅可以掌控的。警察何奕霖就说徐亚梅不写保证,徐亚梅的申请她就处理不了。接着警察就交班了,徐亚梅的责任警为队长贺敏,徐亚梅就按之前的格式写了购物申请交给她,她就批了,徐亚梅也就买到衣服了。(买东西还要“申请”,本身就是刁难、迫害,只有共产邪党干这种恶事。)

五、出狱后仍被骚扰

徐亚梅家住曲靖市麒麟区南宁北路,2020年6月17日出狱那天,曲靖市麒麟区白石江派出所警察戴乔仙,云南模具三厂(徐亚梅父亲工作单位)保卫科科长曾某和另外一位男士三人到女二监接徐亚梅。本来徐亚梅家人准备去接她的,可这些人用各种理由逼迫徐亚梅家人不要去接徐亚梅,让他们去接。

到曲靖后这些人把徐亚梅带到白石江派出所,戴乔仙让她的一位男同事给徐亚梅做笔录,问徐亚梅当时是怎么被抓的,徐亚梅告诉他过去的事自己不想再谈了,问徐亚梅的简历,徐亚梅告诉他个人的事情也不想谈了。戴乔仙就说让它空着,说是等问徐亚梅的父亲,然后拿出一张重点人员信息登记表让徐亚梅填,徐亚梅问他什么叫重点人员。他笑笑没有回答徐亚梅,说徐亚梅不填就算了,让徐亚梅在表上签上名字。徐亚梅不签,她说不认为自己是重点人员,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公民。戴乔仙和她的同事用很野蛮的动作强制按着徐亚梅采集徐亚梅的个人信息,录指纹,按手印,照相,验血等等。之后打电话给徐亚梅的父亲到派出所签字后才让徐亚梅离开。

徐亚梅回家后, 8月3日,白石江派出所警察戴乔仙打电话给徐亚梅父亲要徐亚梅的判决。8月5云南模具三厂保卫科科长又打电话给徐亚梅的哥哥,让他做徐亚梅的所谓“思想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1/云南曲靖市徐亚梅女士三年冤狱迫害经历-414011.html

2020-08-09: 云南曲靖市徐亚梅刚结束三年冤狱又被骚扰
法轮功学员徐亚梅2020年6月17日结束三年冤狱,回到老家曲靖,近日又遭白石江派出所和其父单位保卫科骚扰。徐父单位云南模具三厂(后改名为私人企业)单位保卫科8月3日打电话给她父亲,询问徐亚梅的情况。8月5日单位保卫科又打电话给徐亚梅的哥哥。

徐亚梅,女,37岁,家住曲靖市麒麟区南宁北路279号。2017年6月17日在昆明被绑架,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2019年1月23日送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

在九监区,徐亚梅被一级严管半年以上,关到专门为法轮功学员设立的严管监舍,里面很简陋,有一床超薄的垫被和盖被,可以带一个凳子,一个喝水杯以外,其它的都不能放,严管人员除了上厕所外,只能在严管监室规定的区域坐着,晚上睡地上,无论冬天多冷都不给加被子,而且还不准关窗子,任由冷风吹,每天5点40起床,抬水到监室洗漱后,就要一直坐到晚上12点,一天限四次上厕所,错过时间就不给上了。每天只给喝三杯水,吃饭吃菜也被克扣,被包夹犯人利用多打少打(饭菜)来折磨法轮功学员。一个星期洗头、洗澡一次,时间一共只给5分钟,半个月洗一次衣服,被子很长时间都不给洗。不给买吃的东西,日用品要按规格写申请购买,也只限买三样东西,不能超过50元,通常还被狱警以申请不合格为由拒批,没有日用品用,每月例假时就只好脏着。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的昆明安宁市法轮功学员郭琼(刑期七年),曲靖市法轮功学员何莉春(刑期七年)仍处于一级严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9/云南曲靖市徐亚梅刚结束三年冤狱又被骚扰-410223.html

2017-06-25: 云南昆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
云南昆明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短短几天内被抄家绑架,这里知道的有六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徐亚梅(女,34岁)被抄家后,被绑架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5/云南昆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350196.html

2017-06-22: 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徐亚梅失踪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徐亚梅,女,34岁,云南曲靖市人,读书毕业后离家在昆明工作已多年,现在昆明一家医药单位做会计工作。于2017年 6月17日下午6点至7点失踪至今。第三天发现她的家被抄过,电脑没了,大法书籍等资料没了,只留下打印机.

徐亚梅在2006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一直很健康,从炼功开始到现在没吃过一粒药,她很感激法轮功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可是,他的家人:父母、哥哥在“610”、社区、派出所、父亲单位的多次威吓下多次逼迫她放弃信仰,可她一直坚持。她在2015年控告江泽民后,她家里父母、哥哥更是被逼,要他们把她叫回家,哥哥还出手打了她,因为她的坚持会毁了哥哥孩子的读书、工作前程,这是“610”等告知的后果。文革式的家庭武斗使她有家难归,就说她不回家孝顺父母。

在云南近来频繁的敲门行动中,许多学员被骚扰,她也被家里多次叫回,她主动回去面对了叫她回去的那些人,也讲明了自己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在失踪的前一星期又接到派出所电话,他们要上昆明来找她,她就打电话问他们什么事?在电话里徐亚梅问了他们执法依据等问题,对方最后说我不跟你讲了,就挂断了电话。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徐亚梅就失踪了,请知情人士提供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2/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0008.html#17621233243-21

曲靖市联系资料(区号: 874)

2020-10-21: 相关迫害单位、责任人:

昆明市鼓楼派出所
地址:昆明市盘龙区鼓楼路84号
邮编:650051
电话:0871-63166331

昆明市黑林铺派出所
地址:昆明市五华区小团山1号
邮编:650108
电话:0871-68182152
所长:肖剑
教导员:梁旭
邪党支部书记:张健

曲靖市麒麟区白石江派出所
地址: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麒麟北路42号,
邮编:655000
电话:0874-3296316
片警:戴乔仙(女) 电话:15912033366

昆明市看守所
地址:昆明市盘龙区白龙村303号
邮政编码:650233
电话:0871-681590430871-68159033
昆明市看守所所长,高春云,警号055616
昆明市看守所副所长,吕正刚,警号009804
昆明市看守所综合科,付有昌,警号009350
昆明市看守所综合科,张高昆,警号009790
昆明市看守所特邀监督员,全丹,13888190101
昆明市看守所特邀监督员,张海夫,13518767930
昆明市看守所特邀监督员,王传发,13888809865
昆明市看守所特邀监督员,陈消,电话:13669711153
昆明市看守所特邀监督员,刘潘军,电话:13769161406
昆明市检察院驻所监督举报电话:
0871-65740044
0871-63063180
0871-63063181
孙江(主任)纪传宝,姚云峰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通讯地址:昆明市五华区教场北路440号
邮政编码:650102
工作电话:0871-651372850871-65126144
监督电话:0871-65126144
一监管区会见室电话:0871-65137086
二监管区会见室电话:0871-65139723

女二监人事领导机构成员信息
赵桂芬(ZHAO,GuiFen),邪党党委副书记,监狱长,警号:5355001,手机号码:15969411646
杨星(YANG,Xing),邪党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41616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