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陕西 >> 宝鸡 陈仓区(原宝鸡县) >> 王秀文, 女, 56

个人情况: 原宝鸡市陈仓区人大办公室 退休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
迫害情况: 非法判两年劳教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2-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9-23: 陕西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2002年1月23日晚,女劳教所强行逼迫大法弟子看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邪恶报道,遭到了全体大法弟子的反对和抵制,劳教所的坏头头指挥男女匪警连打戴铐,将大法弟子刘贵清迫害铐在二楼七号房的床架子上7天7夜,将大法弟子王秀文铐在二楼道的铁门2天2夜,后又铐在匪警办公室的钢管子上4天5夜,将大法弟子李翠芳铐在二楼北铁门上8天8夜,将大法弟子张丹霞铐在二楼道东窗铁筋上、楼梯钢筋上6天7夜,将大法弟子张荣华铐在匪警办公室7天7夜,将大法弟子阚广英铐在5号房间床架子上2天2夜,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基本权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3/138498.html

2006-09-14: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
3、2001年6月21日,劳教所恶警将28名大法弟子欺骗到楼下院子跑步,背地组织几名吸毒人员,对28名大法弟子的枕套、衣物等物品非法搜抄,将师父经文全部搜去,全体大法弟子严词要求还回师父的经文。此时,早已做了准备的7名男恶警,在书记扬××、女副所长张卓青、科长万××的唆使指挥下,手持警棍大打出手,在我们28名同修的头上、身上乱打,当时将大法学员吴大琼打得昏死过去,恶警万某在大法学员梅红英的脸和耳部连打数下,61岁的梅红英打得失去了记忆。46岁的大法学员罗长云被打得额部、脸、眼部全都是紫色血淤,惨不忍睹。大法学员阚广英的一耳被打聋。54岁的大法学员王秀文的头部、右胳膊被打的血肿。恶警还不罢休,又给12名大法弟子戴手铐,叫6名吸毒劳教人员对这十馀名戴手铐的大法学员拳打脚踢,大法学员小鱼、阚广英、梅红英等前胸后背都是皮鞋印子。大法弟子张金兰喊“不许打人”,一恶徒狠按其头、脸、下颚部,不让张嘴。另一恶徒抓住戴铐的大法学员刘丽华的头发,乱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4/137804.html

2006-09-13: 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景芝英78岁
史美玲42 岁 宝鸡市
邢文真69岁 西安市
濮慧琼51岁 延安市
张云贤55岁 咸阳市先劳教后判刑
刘贵清 33 延安市
闫惠琴 户县人 被迫害致死
史凤玲 27 宝鸡市
张秀英 66 西安市 劳教两年一个月
史转玲 38 宝鸡市
杨莲英 60 渭南市
梁欣云 35 西安市
梅红英 61 宝鸡市 2年
张玉兰 49 眉 县
张华清  致精神分裂
管花莲 56 宝鸡市
赵邦勋 58 安康市 1年半
丘芝莲 61 宝鸡市
张金兰 53 高里县 1年半
王素琴  宝鸡市
王秀文 55 宝鸡市 2年4个月
朱赛军 56 咸阳市
罗长云 47 安康市
张丹霞 46 安康市
如红侠 50 宝鸡市 3年
张宝荣 26 扶风县 2年
刘爱英 46 西安市 2年
萧玉奎 61 宝鸡市
陈翠珍   西安市
王玉花 48
陈翠花 50 西安市 2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43.html

2006-04-21: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片段
寒冬夜晚,恶警发现大法学员李翠芳半夜打坐炼功,就命令吸毒犯人提一桶凉水从李翠芳头上往下淋,把李翠芳的被子放在地下用水泼,用脚踩。号舍里面的水积了两三寸厚。宝鸡大法学员王秀文就用手往脸盆里面捧,用布子往起沾,直到把水弄干。宝鸡大法学员王秀文平时做事正义、感人,连一些吸毒犯都把她叫“妈”,恶警非常妒忌,就给王秀文造谣说她有家庭精神病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125739.html

2005-02-22: 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王秀文,女,50多岁,坚持修炼法轮功。2004年11月被绑架,到目前为止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2/95955.html

2004-11-16: 我叫王秀文,女,今年56岁,是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原宝鸡县)人大办公室退休干部(2004年7月22日批退)。

2000年1月3日,单位宣布我提前离岗,我有了充足的时间学习《转法轮》。我边学边抄写,这使我对师尊讲的“真善忍”法理更進一步认识。2000年2月24日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会及信访办、全国政协、全国妇工委、全国妇联、中央组织部等九位领导人写了信,劝善国家领导人和有关部门能持以正念对待大法,对待我们伟大师父,对待我们大法修炼者,并请愿要求为我们伟大的师父正名、平反,给我们大法修炼者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

2000年5月底宝鸡县公安局恶警康宝拴、贾宝庆拿着公安部批转的我的请愿上访信件到单位对我進行政治审查。最后他们给单位领导施压,让我在一个星期内写出深刻认识,我简单写了上访信的三点内容,单位领导看后说你这个认识不行。但我再也未向他们写什么。

2000年7月18日,我進京上访请愿,证实法轮大法好,被河北省公安检查站拦截扣押,关在检查站的后院子里三天两夜,巧遇同修40余名,有四川、江苏、浙江、有宝鸡地区35名,其中有全家三口、夫妻两口的、有年近七旬的老人,有十七、八岁的小青年,使我很受启示。7月22日上午9时,江苏同修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40余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几名男同修被警察扭胳膊抓走,浙江、江苏的两学员也被打倒在地压头扭胳膊抓走,浙江一17岁女孩腿膝盖被摔倒水泥地板上鲜血都流下来,恶警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摔倒在地上,我又挣扎起来继续护横幅喊,法轮大法好!一位理平头的黑胖头头打我一掌,鼻血直流。

7月22日下午我们被押送回陕西,23日晚8时左右,宝鸡县公安局从岐山县公安局将我拉回关押,审讯至晚12点多,关在公安局一楼东侧臭气熏人的隔离室。北京上访请愿未到天安门就被关押看守所一个月,几次提审我实话实说,不隐瞒自己对大法的信仰和修炼,并给接触到的干警讲真象。我被关押期间,家庭亲人,亲朋好友、单位领导县政法委头头,我的原工作单位老上级,丈夫的六、七名战友等20余人以各种形式向我施加压力,但难动我心,被关押期间,县人大派员让我写辞呈,免去县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和人民代表,我果断写了辞呈。我记得最后一次提审,康宝栓、李伟问我:你还坚修大法心不动吗?我回答:是你们要记住,就这样写上:我修炼大法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关押30天之后以取保候审一年释放回家,此后就是人身、居室、电话被长期监控。

2000年10月县人大机关党支部劝我退党,我这样写:县人大机关党支部劝我退党,我同意,我工作30年,加入党组织25年,工作勤勤恳恳,我认为我无愧于社会,无愧于宝鸡县人民。

2001年1月2日我因发真象信件和复印4.25真象等资料,被县公安局跟踪、监视、抄家、非法关入看守所38天,接着非法判我两年劳教。我不承认他们的判决,拒绝签字。我向宝鸡市人民政府、宝鸡市劳教委员会写了上诉书,要求无罪释放我。恶警康宝栓恶狠狠地说:你不签字是你的权利,到劳教所有治你的办法!

2001年2月8日凌晨5点,县看守所偷偷将我押送到陕西女子劳教所,那里是我今生从未见过的邪恶场所。劳教所坏头头、犯人经常進行非法搜身、打骂,每天的劳动量、时间极为荷重,不分年龄大小、体强体弱,从早到次日凌晨2-3点,至少昼夜劳动十七、八个小时,甚至有时是昼夜不停劳动。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修炼者進行的迫害包括隔离监控、关在阴暗的小屋或禁闭室由2-3名其他吸毒犯罪人员看管進行吊铐、打骂、虐待……少则几个月,多则近年有余。

2001年6月3日,我同被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的23名同修联名给国家五、六位领导人写信讲真象,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结果劳教所的邪恶之徒们将我们被关押在二大队的24名同修集中到南三楼(劳教所邪恶迫害人的黑窝点)隔离强行转化,進行连日采取强拉人转化、搜经文、搜身、搜衣物、搜被褥、搜枕套等,上门扣、上锁、不让睡觉。西安学员杨丽因长期关押恐怖,精神遭到刺激,被监控在医务室。6月20日晚我们28名学员为了抵制邪恶,公开炼功、背师父《洪吟》、经文,发正念。6月21日上午八时左右,劳教所坏头头书记姓杨、副所长张卓青带着邪恶万科长及内务队七、八名男干警手持警棒下毒手抓人,我们28名同修手挽着手,相互保护抵制抓人,恶警在我们头上、身上、胳膊上用警棍猛击,乱打,我们高喊着:“法正干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喊声震撼人心,响彻云霄。当时我们12名同修被拉出去戴上脚铐、手铐,恶警们又叫来三大队六、七名犯罪恶棍对我们脚踢拳打,恶警张卓青在现场装腔作势:你们别打啦,但又使眼色打我们。下午又提审了几名,也有被转到隔离室,剩下9名关在一间房内七天七夜,女劳教所的坏头头镇压我们之后威胁说:你们要吃饭,不吃饭就灌食,再反抗就送大刑去直到处决。陕西省劳教局坏头头(戴着假发)也来邪恶地威胁我们。

恶人提审我时,我毫不犹豫告诉它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无错。我要求将6月21日打人事件上报陕西省人民政府有关领导。在七天七夜打开手铐之前,邪恶坏头头命令内务队八、九名男警把守南一楼楼道上下,宣布邪恶决定,给同修罗长云延教五个月,给我延教四个月,几乎都被延教,之后又将我们隔离到教育中队、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2001年6月27日,将我同另一同修关押在二大队,继续重体力劳动,不准同修接触我。

将近三、四个月后,我通过与同修的接触,背会了《洪吟》和经文。当我看到西安同修梁凌云(30岁)长时间戴铐被隔离时,我同几名同修写了联名信,要求给已戴手铐33天的梁凌云打开手铐,我决定绝食,当时有三名同修先后绝食了两天,劳动照常干。所长潭某劝我吃饭,我说:你们给梁凌云打开手铐我再吃饭。姓谭的所长还发火:在劳教所不准炼功,我们打开手铐不是你绝食而打开。我毫不畏惧:如果是这样,我跟你没啥说的,不给梁凌云打开手铐我就不吃饭。第三天上午,我停止劳动躺在床上,楼道里传来了一位其他劳教人员的呼声,给梁凌云把手铐打开啦!我们一位同修也来告诉这一消息。事隔好长时间后,梁凌云告诉我,当时白天隔离到铁门外将手铐给她戴上,晚上回楼道后再打开,邪恶就是这样干着见不得人的坏事。

2001年11月20日世界36名大法弟子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正法、证实大法好,我发自内心感谢世界大法弟子支持声援中国大法弟子。我利用三名同修闯出魔窟之机与同修姐妹们给世界联合国组织秘书长安南写信,揭露了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大约在2001年入冬, 63岁的同修、妇科医生刘育文被打,我们在小教室听到62岁西安同修马蕴静呼喊:不准打人。我们看到同修刘育文老人手铐被几个劳教恶者抓着胳膊,压着头连推带拉被挂铐在隔离室的南铁门上。邪恶造谣说:刘育文(老人身高不到1.6米)打了队长禹雁(身高1.7米以上)。我同几名同修以绝食抗争,并要求见教导员刘某。绝食一天时间,来了王姓女所长、刘姓教导员、队长郭小妮,我们说禹雁打老人是犯法的,要求将老人送回楼道。王讲:我们队长不可能打人。这时在外面听到我说话的禹雁進办公室气急败坏的高声说:是我打的!是我打的!怎么样?我面向王所长说:这不禹雁自己承认是她打人。她们笔录后要我签字,我一一细看,见没记上禹雁承认自己打人的事,当面要求补上后签字。晚饭之前,同修刘育文被开铐送回楼道医务室。

2002年1月22日晚,劳教所的洗脑迫害开始了。白天我们劳累了十几个小时,晚上加班后还不让睡觉,强迫看造谣陷害大法的电视录像。1月23日晚,我是最后一个被强迫去的,我看到同修李翠芳、张丹霞已被邪恶铐在北铁门、东钢窗上,我抵制着,邪恶之徒们将我连推带拉到邪恶洗脑行恶地点图书室,我指着电视:电视上在胡说!恶警任××就抓住我脖领将我拉出门外,一个耳光,将我铐在中铁门上。晚上恶警叫我同号舍的六、七名其他劳教人员轮番念黑材料,我给她们讲真象,念邪恶的东西会中毒的,她们不听,我就大声发正念、念经文,销毁和排除干扰,几个小时下来,我口不渴、舌不燥,而她们却不住的喝水。后来恶警又将我铐在队长的办公室桌腿钢管上长达七天六夜。在第六天六夜这天,我想我应该运用法律了,我利用上厕所之机拿了笔和纸,要求队长打开我的手铐,说我要上诉,二大队长禹雁问:你要向那里上诉?我说我要向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上诉!她问:你认识检察长?我说:认识不认识我要上诉!禹说给她打开,手铐打开之后我立即写了特急上诉书,简述我们劳动了一天晚上还强行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我们不愿看就将我们铐起来,要求陕西省人民检察长派员来女劳教所调查了解1月23日我们被铐的情况,并要求纠正女劳教所领导和干警执法犯法的行为。第二天我的铐子打开了,其余同修的铐子也先后打开。七天六夜致使我两脚跟疼的不能着地,两手十指不能正常伸屈,在家信中我揭露邪恶的虐待,都被她们扣压。

咸阳同修张云贤2001年9月受迫害关進女子劳教所,一直被隔离在医务室(迫害黑点),长期遭受其他劳教人员的监控、毒打、吊铐、罚站、不让睡觉。她绝食抵制数天,邪恶的队长让我劝她吃饭,我借此机会(两名队长监视下)给张云贤背读了师父经文有关部分,队长一看便中止我们交谈。2002年4月2日上午,邪恶们全部武装召开非法镇压大会,将马蕴华、张云贤、霍桂兰三名同修迫害到监狱。

2002年4月3日下午,由陕西省610办公室、陕西省劳教委员会、陕西省劳教局抽调组成的恶势力有计划、有预谋的强行洗脑,暴行洗脑开始了,历时一年多,先是将被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一、二、三大队89名(注:关在生卫队的邢文珍教授没有和我们在一起)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教育中队以交流、谈话、征求意见的伪善打开场,三日内便大动魔爪進行分化瓦解式的强行迫害,对被关在一号舍的十一名(我在内)同修实行不准出门,不打报告不准上厕所,不点名报数不准睡觉,昼夜罚站面壁,不参加劳动的就罚站面壁,不准坐。

有的同修为抵制邪恶搞洗脑,以绝食抗争,在恶势力恶头头的指挥下连续八、九天给七名学员强行灌食,恶头头赵晓阳心狠手辣,赤膊行暴,亲自指挥内务队的打手和20余名恶警及其他犯罪恶者,强暴拷打、塞嘴、骑压、吊铐等灌食迫害,姐妹们绝食抗争承受的极大的痛苦,是分分秒秒在抵制着邪恶洗脑。

邪恶之徒在劳教所南楼制造恐怖,将我们部分同修隔离南楼進行挂铐、打、蹲马步威逼写三书,2002年5月4日,坏头头赵晓阳手提警棒开大会,强迫我们看邪恶的录像,同修李翠芳抵制不看,赵晓阳提起警棍盖头就打,同修李淑莲双手握住警棍制止邪恶,全场约四、五十名同修一齐起身大喊不准打人,赵邪恶指示恶警任××等将同修李翠芳抓走,我们一直涌到门口,赵邪恶还提着警棍想行恶,在我们的正念下抵制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下午坏头头赵晓阳在会场讲,李翠芳大小便失禁了……并将李淑莲铐在会场的门上。

2002年5月底一清早,我被隔离在南楼教育中队,被长期隔离监控、罚站、罚坐、不让睡觉长达八、九个月。在这期间,我也有没有走正做好的时候,后来自己悟到是怕心与思想业力在作怪,马上纠正过来。2002年12月26日,我们13名拒绝放弃修炼的同修中已有4名同修闯出魔窟,有几人调到别的大队,一大队只剩我们三人了,后又将三人分开,我被关在二大队机房后楼梯下面半小间阴暗屋子里,4 天轮番放邪恶的录像搞洗脑,邪恶放电视录像,我就发正念铲除,电视停了我就背师父论语、洪吟、经文,我对它们说:“转化”没门,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12月30日我又被隔离到队长办公室里,在高压力下我被逼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劳动,约有一个月时间,门上吊扣挂锁,不准随便上厕所等。

在这里我被隔离了整整4个月,我悟到师尊赋予了重大的使命,我虽然被隔离在铁门外,但我按大法善待其他犯罪人员,疏通了我与楼道同修姐妹的联系,传递心声,转告“转化”了的赶快往回返。在这里我能亲耳听到邪恶之徒们楼道上下迫害我们同修姐妹的暴恶声迹,夜深了,能听到从南楼传来的我们同修姐妹被迫害的声音,我就一直的发正念,同时大声制止恶人凶手。

2003年4月30日,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这座魔窟。

我想我在邪恶高压下曾向单位、宝鸡县政法委、平虎镇政府、填写过表格和材料,我应该宣布作废,同时我还想向县人大,县政法委,县公安等有关领导、同事、干部讲真象。2004年2月22日,我写了严正声明和讲真相信,分别送到以上单位,我还没走出县委大院的大门,就被县政法委、610坏头头通知县人大单位来了5名中青干部将我监控,宝鸡县公安局开来警车抓我,我在院子里喊:法正干坤,邪恶全灭。邪恶又将我关押了15天。

2004年4月19日上午我在天王镇柏坡村三姐家走亲戚,邪恶将我抓進洗脑班,我不配合邪恶,不点名、不报数、不上操、不参加邪恶召开的会议,不看邪恶的录像电视、不听邪恶洗脑报告、不要邪恶发的材料、时时发正念。同修们也互相转告着,决不写保证,决不转化。在洗脑班12天无人找我谈话。2004年4月30日傍晚,我又在师尊的带领下闯了出来。

2004-02-15: 2001年6月7日陕西省女劳教所在江泽民及其邪恶政治集团的“黑指示”下,邪恶的强制“转化”屡屡升级,此日将我们被关押在该所二大队的25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中到教育中队南楼三楼(注:南楼二、三楼是匪警残暴迫害大法弟子的封闭严密的黑窝点,恶警称这里为“大熔炉”。)6月21日,恶警们在所领导的预谋策划下,将我们28名大法弟子(又新关押進来的3名同修)欺骗到楼下院子跑步,背地组织几名吸毒劳教人员对28名大法弟子的枕套、衣物進行非法搜抄,将我们抄写的师父经文全部搜去。全体大法弟子义正辞严地要求:“还回我们师父的经文!”此时,早已作了准备的内务队6、7名男恶警在书记杨××(男、50岁)、副所长张××(女、50多岁)、科长万××(女、50岁左右)的现场唆使指挥下,手持警棍大打出手,恶警们用警棍在我们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打,伤势很严重。当时将同修吴大琼(27岁)打得昏死过去;恶警万××(女、50岁左右)在梅红英的脸、耳、头部施暴乱打,将61岁的梅大姐打得失去记忆,血从额、头上、鼻子处往下淌,因淤血在前额鼓起很大的血包;将同修罗长云(46岁)打得额部、脸、眼全都是紫色血淤,惨不忍睹;同修阚广英(38岁)的耳朵被打聋;将大法弟子王秀文(54岁)头部、右胳膊打得血肿。随后,恶警们强行将12名女大法弟子戴上手铐(其中一名戴了脚铐),之后又邪恶地从美容班领進6名劳教犯人(三大队的吸毒劳教人员)对十余名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同修進行脚踢拳打,同修丁小鱼(40岁)、阚广英、梅红英等被打得更是遍体鳞伤,前胸后背等处都是恶魔的皮鞋印子,大法弟子张金兰(53岁 )喊:“不许打人!”一恶棍便抓住张金兰狠命地按住她的头、脸、下腭,不让张嘴说话;一恶棍抓住被戴上手铐的同修刘丽华(40岁)的头发乱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5/67482.html

2001-11-23: 陕西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自六月份以来,这里的干警执法犯法,手持警棒亲自上手(男干警)打她们,操纵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進行肉体折磨,监控和精神摧残,以及罚站、不让睡觉等……。

目前已知被非法关押于此的大法弟子有:

闫惠琴(迫害致死);张华清(致精神病);景芝英,78岁;荆自英,69岁;邢文真,68岁;张云贤,60岁;张秀英,64岁;杨连英,60岁;赵帮勋, 58岁;张金兰,53岁;王秀文,54岁;罗长云,47岁;刘爱英,46岁;张丹霞,46岁;陈翠珍,48岁;李翠芳,49岁;陈翠花,52岁;杨翠云, 48岁;黄玉芹,63岁;刘凤梅,62岁;梁凌云,32岁;王洁,26岁;陈淑莲,62岁;高莉,28岁;赵佳斌,63岁;周亚婷,45岁;翟贤茹,58 岁;王永兰,46岁;刘丽华,40岁;王秀珍,63岁;李秀珍,50岁;刘改先,48岁;杨仙花,39岁;孙运城,44岁;魏海云,32岁;吴长青,45 岁;张秀英,46岁;杨启珍,58岁;杨丽,40岁;马蕴华,58岁,马蕴静,63岁;兰蓝,38岁;赵彭丽,53岁;刘玉文,63岁;罗学京,51岁;郭淑芳,44岁;彭霞,25岁;李秀珍,47岁;陈雪梅,45岁;赵丽,32岁;吕凤英、李凤英,48岁;于勤珍,48岁;马亚尼,36岁;胡青勤,30 岁;陈克,59岁;伊正翠,56岁;贺桂兰,55岁;张英华,38岁;蔡秀芳,43岁;王西琴、李宝莲,47岁;菜淑萍,46岁;和秋玲,45岁;李树莲,42岁;霍倩婴,32岁;王景云,55岁;王秀英,39岁;张洁,45岁;谢小芳,50岁,董秀琴、任巧珍,60岁;何长琴,55岁;袁小红,32 岁;陈淑贤,63岁;何兵,56岁;沈书红等等。

宝鸡 陈仓区(原宝鸡县)联系资料(区号: 917)

2016-08-28: 宝鸡市陈仓区政法委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人民街2号 电话:0917-6210770
邮编:721300 区号0917
宝鸡市陈仓区政法委员会 电话:0917-6216497
宝鸡市陈仓区政法委员会 电话:0917-6212414
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李峰科
政法委、610办公室主任:高宗文,电话:13992769339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齐智雄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马文超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副主任:陈红
委政法委干部:赵文洁

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陈仓分局
地址:宝鸡市陈仓区虢镇西大街132号
邮编:721300
电话:(0917)6222041
电子邮箱:bjccga@163.com
电 话:0917-6222402
邮 件:gajccfj@126.com
局长: 宋宏斌(兼副区长) 办公电话0917-6220928
副局长:何存焕 办公电话0917-6227953
副局长:郑恺 办公电话0917-6228113
副局长:裴书贵 分管国保、维稳 办公电话:0917-6227953
副局长:张晓震 办公电话0917-6225507
纪委书记:段同合:办公电话:(0917)-6229995
政治处主任:屈军祥:办公电话:(0917)-6231103
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苗宝平
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孙立波
局办公室 电话:(0917)6222041
户证大厅 电话:(0917)6228989
110接警台 电话:110 (0917)6224743
宝鸡市公安局陈仓区分局
电话:0917-6224743
电 话:0917-6222041
传 真:0917-6222041
总值班室:0917-6224743
治安科:0917-6231108
居民身份证办公室:0917-6222352
监督科0917-6224097
治安科0917-6231108
户政大厅0917-6228989
刑侦大队0917-622213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陕西原宝鸡县人大委员的故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6/8927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