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陕西 >> 宝鸡市 >> 茹红霞(如红侠), 女, 54

个人情况: 陕西省宝鸡市铁路司机学校 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陕西省宝鸡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2-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21:曾遭冤狱折磨 宝鸡茹红霞再被迫害流亡
今年七月一日,明慧网刊登了明慧通讯员来自大陆的报道《陕西茹红霞历经14年迫害 有家不能回》。现就茹红霞被迫害的具体情况做些补充。

茹红霞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因为坚持信仰,多次被迫害,被当地中共恶徒前后敲诈勒索现金九千多元,被非法扣发退休金六年三个月,且前后长达七年多的时间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的牢狱中遭受野蛮迫害,下面是她被迫害的一些情况补充。

一、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受到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四日,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揭露迫害,茹红霞给单位书记翁存新写了一份公开信贴到教学楼门口。翁存新气恨不已,直接到宝鸡市“六一零”恶告构陷茹红霞茹红霞被宝鸡市陈仓区“六一零”恶警康宝栓等绑架,并非法抄家。随后被劫持到七九二宾馆(七九二名为“宾馆”,实为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建立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私设的公堂)迫害四十多天,又送到陈仓区看守所关押十个多月。而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关进陕西省女子监狱。她在那里受尽折磨。她的退休金被非法扣除三年。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天寒地冻的冬季,九监区恶警魏尘带了几个凶残的刑事犯:薛东坡,张文,王春仙,汪颖,把茹红霞单独关到接见楼一楼的“转化”室,扒光衣服,赤脚站在地上,用冷水浇她,再用电风扇对着她吹,吹了整整一天一夜。

恶警不让她说“法轮大法好”,只要说大法好,就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用旅游鞋踩她的脚,逼她骂大法,骂大法师父,直至把她折磨的昏死过去。苏醒后,打手薛东坡阴阳怪气的问:“茹红霞,你刚才是不是元神出窍了?”茹红霞嘴被打歪,牙齿松动,手指上有针扎的眼,两只脚肿胀,脚上有很多紫色血泡。恶警魏尘还无耻的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

在被折磨了九天九夜后茹红霞被迫违心的写了他们所要的东西(那些在酷刑下强迫她写的东西,茹红霞坚决不承认),才被放回监舍。

回到监区后,刑事犯包夹带她到水房洗脚。其他犯人看到她的脚上竟然有那么多血泡,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全监区的人都知道了邪恶之徒的恶行。恶人薛东坡撒谎说茹红霞的脚是“冻烂的”。恶警魏尘还训斥刑事犯,以后不许茹红霞到水房洗脚,让带厕所去洗。

恶警魏尘为了摸清法轮功学员的思想,每周六让法轮功学员在监舍开所谓“周会”,让法轮功学员谈所谓“认识”,茹红霞在会上说,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法轮功好,言外之意是共产党就法轮功所做的宣传都是造假、诬陷。结果被监舍刑事犯刘风英骂了一通。恶警魏尘气势汹汹的把茹红霞的眼镜摘下,往床上一扔,骂道:你们都反了!劈头盖脸在茹红霞脸上打耳光,大法弟子阚光英说:“不许打人。”魏尘气急败坏的拿来铐子,把茹红霞,阚光英俩人铐在架子床上,脚尖着地,并不许全号舍人睡觉,让所有的人都骂茹红霞,阚光英。

二、讲真相被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茹红霞和同修给民众讲真相,被人跟踪并绑架到东风路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并再次被非法抄家。恶警将她非法关岛上马营康拓宾馆非法审讯九天九夜,再送到宝鸡看守所。因查出茹红霞血压高,拘留所拒收。于是对她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所外执行。

中共还非法对她进行经济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宝鸡高新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四个恶警(四男),宝鸡千河派出所的五名恶警(三男两女)到宝鸡铁路技师学院书记翁存新办公室开会,让单位上报扣发茹红霞工资,宝鸡铁路技师学院以“单位自查吃空饷”为名上报宝鸡市社会保障局,强行停发茹红霞的退休金一年三个月。

三、旁听庭审遭迫害

二零一三年四月,宝鸡市渭滨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柴秀芳进行非法庭审,茹红霞去法院旁听。参加旁听的人都被恶徒录像。恶警从录像中发现了茹红霞。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宝鸡市高新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恶徒到宝鸡铁路技师学院企图再次绑架茹红霞,未遂。就另派人到茹红霞大女儿家抓她,茹红霞走脱。

此后经常有便衣在茹红霞和她女儿家门口、路口蹲坑,并堵住她的女儿追问茹红霞的去向;宝鸡市高新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伙同宝鸡铁路技师学院有关人员经常打电话给茹红霞的女儿,威胁不让她女儿上班,叫她女儿把茹红霞找回来。茹红霞的家人的生活、工作遭到严重骚扰。茹红霞至今有家不能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1/曾遭冤狱折磨-宝鸡茹红霞再被迫害流亡-276953.html

2013-07-01: 陕西茹红霞历经14年迫害 有家不能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陕西茹红霞历经14年迫害-有家不能回-276026.html

2012-12-30:陕西宝鸡市善良儿女的十三年遭遇(二)
.......
茹红霞,女,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茹红霞和她的女儿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非法关押在陕西驻北京办事处,并勒索现金三百元。一星期后当地政法委巨林贤一行三人抵达北京,强行把她带回宝鸡,再次勒索现金七千四百元。并在宝鸡金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茹红霞在去山西的火车上,被人恶告,乘警抢走《转法轮》一书,非法关在太原火车站拘留四天,勒索四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一日,茹红霞坚持信仰被宝鸡铁路公安段非法劳教两年,并被扣了两年退休金。在劳教所,恶警张雪妮、白笑、王红把茹红霞关在房间里不让睡觉,打耳光、罚蹲。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出狱前,劳教所又把茹红霞转到生卫队强行“转化”,恶警张燕、郭小妮不让茹红霞睡觉,给饭里放不明药物,并注射不明药物,使茹红霞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恶心、抽搐、浑身疼痛、腹泻如水,持续高烧四十度不退,直至出现生命危险,劳教所才把茹红霞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宝鸡市陈仓区邪恶六一零的段九洲、高宗文、司机学校书记翁存新把茹红霞劫持到宝鸡店子街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四日,宝鸡陈仓区邪恶六一零的康宝栓等恶警对茹红霞非法抄家,恶警康宝栓、刘永华、董和平、何某等人闯到家里乱翻,抢走了家中大法资料等、为了发泄私愤强行把她劫持到陈仓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并非法扣除了三年退休工资。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被陈仓区看守所强行劫持入陕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茹红霞出狱的这天,教育科长姬桂芬以茹红霞不“转化”为由,有意刁难接她的家人,家人请她们吃了一顿饭,花了上千元,才让把人接走。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茹红霞在街上讲真相时,被人跟踪绑架到东风路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并被非法抄家,后转到上马营康拓宾馆迫害九天九夜,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并扣除退休金。参与迫害者有市六一零付某、刘某,东风路派出所杜某、陈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30/陕西宝鸡市善良儿女的十三年遭遇(二)-267160.html

2012-06-23: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法轮功学员朱媛珠于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回家。
◇河南郑州法轮功学员周合理已于六月十六日回家。
◇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隆竹云女士,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银川市看守所。
◇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柏子秀已回家。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生六月二十一日从吉林市晓光村洗脑班出狱回家。
◇山东寿光法轮功学员张明舟和妹妹不到两天就从洗脑班正念闯出。
◇上海松江泗泾法轮功学员朱媛珠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平安回家。
◇河北唐山李真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回到家中。谢谢关心此事的好人!
◇天津市西青区法轮功学员高恩芬已安全回家。
◇陕西宝鸡市陈秋芬、茹红霞已于六月二十一日回家。
◇黑龙江宁安法轮功学员刘颜波、付有于六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牡丹江洗脑班,付有于六月十四日回 家,刘颜波于六月十九日回家。
◇被非法判刑十年的广东茂名法轮功学员李凤娣已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出狱回家。请当地法轮功学员尽快帮助其走出邪恶的阴影。
◇法轮功学员朱秀成、吴国利已从牡丹江监狱出狱回家。原牡丹江师范学院办公室主任朱秀成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殴打,后枉判五年半。吴国利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绑架,后被穆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3/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59226.html

2012-06-20: 参与迫害宝鸡李宝荣、陈秋芬、茹红霞的人员信息

宝鸡法轮功学员李宝荣、陈秋芬、茹红霞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在早上被市上马营派出所绑架,该派出所同时已于当日对她们的家庭进行了非法查抄,抢走了电脑和一些物品。

以下最新相关单位及人员电话:

一、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金台区政法委也在同一楼上)
地址:宝鸡市金台区金台大道8号 邮编:721001
成员有:公安分局 局长:郭掌伟 办公室: 09173153001 手机:13891754088
公安分局 政委:王维勤 办公室:09173153002 手机号:13991706336
金台公安区分局办公室:电话:09173153000 09173153017 09173153018
一科 科长:曹宝明 13309175129
一科人员: 徐梅 陈淑敬 侯利文(音) 侯宝丰 陈宏亮(音)
宝鸡市金台区政法委
区政法委书记 罗科岐 09173153139 手机:13399171689
副书记、维稳主任: 黄甲明 09173153130 13669170555
副书记、综治主任: 李虎利 09173153133 13891728789
610主任: 尹忠强 13992711689
维稳副主任: 李辉 13892729588
办公室: 09173153131

金台区东风路派出所(即上马营派出所)
所长: 常立明 办公室:09172898851 手机:13909170196
副所长: 杜玉文 办公室:09172898812 手机:13659278889
教导员: 杜军智 手机:1368917206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0/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9135.html#12619232940-11

2012-06-19: 陕西宝鸡法轮功学员陈秋芬等已被关康拓洗脑黑窝

陕西宝鸡法轮功学员陈秋芬、茹红霞、李宝荣等现已被转移到上马营康拓二楼的石油机械厂宾馆所设的黑窝里進行洗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9/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9109.html

2010-10-17: 陕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7/231113.html

2010-08-07: 陕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在一分监区,法轮功学员李琳(汉中城固人),因不承认中共对她的非法判刑,拒绝参加监狱罪犯的劳动改造而被恶警刘素娟长期罚站迫害;在二分监区,法轮功学员徐春霞因手抄《转法轮》等资料被恶警韩美丽等恶警强抢,徐春霞向她们索要时,韩美丽气势汹汹地连打徐几个耳光,并且在带徐上其办公室的路上,韩从背后向徐的臀部猛踹一脚,致使徐春霞头部撞在走廊的墙楞上,血流不止,脑门上留下了一厘米大小的疤痕。

二零零六年,为抵制监狱内长期违反《劳动法》的规定,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超时奴役,在二分监区,法轮功学员徐春霞、李敬爱、左黎分别向二分监区警察写抗议书,抵制监狱内八小时以外的超时奴役。后来,徐春霞因拒绝参加监狱内“劳动改造”,二分监区恶警韩美丽等将徐春霞送严管队迫害达七个月。左黎在城固看守所因炼功遭到长时间吊挂,体罚等迫害,后来,到女监后身体状况很差,在女监内,曾两次发“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仍遭到二分监区指使的恶犯任红利、马继欣等人的殴打,遭恶警们的恐吓。在三分监区,法轮功学员田栓罗因炼功,讲大法好,遭恶警张文革多次殴打,致使原来纯朴、善良、健康的田栓罗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还有一位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为保护大法资料,被恶警送严管队迫害长达半年。

六分监区恶警郑东丽为了贪图中共给予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奖金,带了四名邪恶的凶犯,对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马蕴华進行了长达一年的持续残酷迫害。在恶警郑东丽的纵容、唆使下,四名打手把擦尿用的抹布塞進了马蕴华的嘴里,还用胶布封住嘴,然后用蘸了水的毛巾在她被扒光衣服的臀部抽打。凶犯蔡红利还解下皮带抽打她,还用手铐将她反铐在铁架上,使其站不起来,蹲不下去。长时间不让该学员洗澡等等,折磨她,以达到他们洗脑转化的目的;对学员杨雪琴实施不让上厕所,体罚,不让睡觉,二十四小时洗脑灌输的邪恶手段,还以株连式的手段给杨的包夹犯人施压,在十二月份刺骨的寒冬将杨雪琴的冬衣扒光冻她(未婚姑娘),其手段毫无人性,凶残无耻。

八分监区恶警杨谨将法轮功学员王宏吊铐在本监区图书室窗户上几天几夜地折磨,后来又送往严管队進行了长达九个月的迫害。

九分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点监区和黑窝。二零零五年以后新進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这里。陕西女监恶警有:教育科姬桂芬、九分监区史建荣、魏尘、杜莹等,这些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打手,专设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点,他们害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监狱内其他罪犯知道,曝光,专门设在远离各分监区的前边,接见楼的一楼内。又专门培养了一批没有人性的打手、帮凶,也叫包夹,还有一位披着所谓“医学双博士”外衣的薛东坡,为制定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采用的各种邪恶手段出谋划策,还有吸毒、盗窃惯犯王春仙、流氓打手张文等一大批所谓的包夹犯。

二零零七年五、六月间,对法轮功学员王宏单独隔离迫害长达三十六天,在恶警史建荣、魏尘的直接操纵、指挥下,薛东坡、汪莹、王春仙、张文等恶徒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套又一套的迫害方案。如将王宏衣服扒光,在其乳头上挂吊上东西,更无耻、可恶的是将师父法像烧毁让其从上面跳过去,这些恶劣行径令人发指。更恶毒的是给王宏身上注射不明药物使其神智迷糊、意识不清时,乘机强制王宏在“转化书”上按手印。更甚者在给王宏注射不明药物后,致使王宏全身肌肉抽搐,拧成块状时,这些打手暴徒们眼睁睁地看着,发出狰狞的狂笑,这与魔鬼又有甚么区别呢?

紧接着他们又从各分监区集中了一批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有王莉(七分监区)、张洁(八分监区)、张宝玉(四分监区)徐春霞(二分监区)茹红霞(五分监区)等等。调往九分监区,实施新一轮的迫害。这些调到九分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一到这里他们就以查身为名,拳脚施暴,强行扒光衣服搜身,由于不配合恶徒搜身,暴徒张文将法轮功学员徐春霞裤脚提起,将徐摔倒在地,恶警史建荣拿起警棍,向已倒在地上的徐春霞臀部猛打。他们还以背监规为名,唆使包夹罪犯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有的牙齿被打掉,有的学员被打的脸上青紫肿块,有的被打得行走困难,几乎人人都带着伤,喊恶警制止迫害,根本没人搭理。后来,当监狱长赵海连、教育科长姬桂芬召集新来的四位法轮功学员开会时,在九分监区会议室内,几位法轮功学员当面向监狱长等人讲迫害真相时,他们根本不让这几位学员发言,并严厉训斥……由此可见,以上种种暴行,完全是中共恶党从上到下蓄意制造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恶毒迫害事件。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期间,九分监区分批对调入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实施一对一的迫害。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春霞被恶徒王春仙、张文等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后又将全身衣服扒光,在十二月份的寒冷冬季将门窗大开,电风扇对着徐的脸上吹,又不断的往她的头上浇凉水等,并且连续十几个小时的罚站,致使徐春霞浑身冻的青紫,失去知觉。法轮功学员张洁被他的包夹恶徒用脚在下身处狠踢,致使其好长时间小便解不出来,疼痛难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7/228046.html

2008-01-05: 陕西女子监狱表面像花园 内部充满血腥

陕西省女子监狱表面像花园,内部充满血腥。九大队是所谓严管队,主要是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九队的接见室的楼下有一个地下室,每天晚上悄悄的把不“转化”、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地下室進行非人性的折磨。

非法关押在九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王宏因不“转化”、不写“三书”,长期受到九大队以史建荣、巍尘为首的恶警和他们指使的犯人汪颖、薛东波、张改萍等在精神和肉体上進行折磨:殴打、不许睡觉、长时间戴铐。近一个月来,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王宏是白天在九队房间里進行精神折磨,由三个人监视,晚上悄悄的送到地下室進行肉体摧残。

非法关押在原七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王莉因反覆,送被强制送到九队“转化”,遭殴打满脸是青紫。

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李琳近半年无消息,每天放风看不到她的身影。

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张引琴因看大法书,遭严管迫害。

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茹红霞从07年初,被关在本队的图书室,强制“转化”。

非法关押在六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马玉华从06年7月至今被强制“转化”,长时间的不许睡觉,進行折磨。

非法关押在七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徐明霞被严密监控,常听到她被殴打时,喊“法轮大法好”。

法轮功学员荀玉芳07年10月18日出监时,又被610带走。

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沙玉莲、周风琴等,因经受不住非人性的折磨,而写了“三书”,可她们每天都是那无奈痛苦的表情,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压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5/169649.html

2007-03-18: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恶警罪行及恶报
恶警赵晓阳自二零零一年九月到来陕西女子劳教所当纪监委书记后,追从省“六一零”的旨意,和恶警所长张卓青沆瀣一气,進一步对大法弟子实施灭绝人性的酷刑迫害。他们从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抽调两名整人有“经验”的恶警,从劳教所机关又抽调来刘红、董燕玲、梁刚等几名恶警和教育队教导员恶警李贞等,组成一个专司洗脑的机构,由省“六一零”直接派两名恶警指挥,把所有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从北楼转移到南楼,强制“转化”。

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大法弟子赵鹏利拒绝转移,恶警指挥烟民把她抬到南楼,几个人一起出手用警棒把她毒打一顿,差点打死。

对转移到南楼的大法弟子,恶警规定每人面对一面墙站立,面壁,派一名劳教烟民监视,连续二十四小时站立,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站的时间长了,站不稳,头不断碰到墙壁上,很多人腿脚发肿,连鞋也穿不上了,有的昏倒在地。接下来恶人又换新招,早上命令大家蹲在地上,七时就开始看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到了晚上再把大法弟子分别叫出去谈话,软硬兼施,威逼恐吓,轮番攻坚,一段时间后,见没甚么效果,就施出了毒招。

咸阳大法弟子王爱莲坚持说:大法好,自己受益了,善恶有报等。恶警们恼羞成怒,想出一条邪恶的招术,搬来一张两个抽屉的木桌,抽去抽屉,将王爱莲两手分开铐在两条桌腿上,然后将头按住,狠命的从桌子抽斗空隙中扯出来,一铐好多天,王爱莲痛苦万分,看到的人惊心动魄。

恶警李彩莲将安康大法弟子谢小芳铐在桌腿上,然后用警棒乱打,一直打到自己精疲力尽才住手。

年仅二十出头的小队长恶警皇甫,一拳将安康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梅红英的门牙打掉。

宝鸡大法弟子茹红霞被罚蹲兵马俑姿式,恶警们还拿来一本《转法轮》顶在她头上,蹲不稳,书掉下来时,就会遭到他们群殴。

宝鸡大法弟子李翠芳看到恶警赵晓阳在会议上谤师、谤法,为了维护大法公开抵制,恶警们一起用警棒毒打她,李翠芳当场昏死,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三年夏,李翠芳又被绑架到劳教所,刚入所单独关押,被恶警实施“约束服”酷刑,铐在禁闭室二十九天。

商洛大法弟子蔡素萍铐在办公室的门拉手上,无论谁出進她都得随着门移动,一铐二十四天,蔡素萍不转化,恶警董燕玲令恶犯把她拖到水房毒打一顿,还邪恶的用凉水从她的领口朝身上灌。当时正是隆冬季节,真是蛇蝎心肠。恶徒然后又令她蹲兵马俑式,两天两夜后,蔡素萍昏倒在地。

二零零二年新年,恶警搞甚么联欢晚会,强逼大法弟子去看演出,西安大法弟子张秀英,对着台上高喊“向师父拜年!”结果被严教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个星期三,全体被集中在饭厅所谓“上课”,结束时,一大法弟子带领大家集体背诵《洪吟》、《做人》等,邪恶惊慌万分,但却无从下手,因为全所劳教人员集中,大法弟子整体行动,恶警们也无可奈何。

二零零一年新年过后,教育队恶警教导员李贞自以为迫害法轮功有功,制作了一面旗子,带上教育队全体人员去升旗,其它队从窗户里看到了也来升旗,李贞不让参加,他们就在操场旁边做操、运动,教育队的站立升旗,大法弟子心里默念正法口诀,旗子升到头后,忽然绳子绷断,红旗砰然倒地,绳断处,尼龙丝四处飞扬,李贞一看灰溜溜的带着人回去了,从此以后再不升旗。

二零零一年四月底的一天,劳教所打扫一遍又一遍,整整齐齐,迎接中央司法部王局长视察,全文上极尽恭维吹嘘之词,然后一帮人等到各处视察,虚张声势,突然三楼上一间房里被隔离的大法弟子们齐声高喊口号,这帮恶警听到后心里发虚,转身出门就走了。劳教所的头子们气急败坏,又对这些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轮的迫害,疯狂打骂,带手铐,隔离。

六十九岁的西安大法弟子荆自英坚决拒绝“转化”,恶警们凶恶的恐吓道:“你不转化,再关你十年,坐到八十岁看你还硬不硬!”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南楼二楼所有的人都被带到院子里放风,恶警们乘机对大法弟子突击搜查,抢走了很多大法经文和其它物品。等大法弟子上楼一看,满地狼藉,经文全没了。大法弟子就向队长索要,一直不给,最后全体大法弟子坐在楼道里抗议,集体高声背诵师父的《洪吟》、《论语》,一连数日,大大的震慑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也震动了邪恶之人。

西安大法弟子赵家壁被恶警铐在桌腿上,不准上厕所,没有办法,只好尿在碗里。

恶警张晓玲把大法弟子刘幼栋、薛雁、李恒利、蔡素萍、王丽婷关在水房里,分别铐在门窗上,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时间长达两个月,逼迫她们转化。

恶警遭恶报事例

原教育大队长恶警王力因迫害大法弟子,其丈夫长年瘫痪在床,王力原是医生,也无能为力。

二大队大队长恶警裴衡自迫害开始,一直干“转化”大法弟子的事,伤天害理,结婚十几年了,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法怀孕。

原三大队教导员张晓玲因迫害大法弟子,据她自己说,隔一段时间,心里就难受的像有甚么在抓心一样,肯定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报应。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9/151075.html
2006-10-09: 西宝鸡大法弟子茹红霞被西安女子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
陕西省宝鸡大法弟子茹红霞,2005年10月14日被绑架至宝鸡群力招待所洗脑班,2005年11月被劫持到宝鸡县看守所,2004年4月被宝鸡县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明慧网于7月4日报导过)。2006年7月家人联名向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被宝鸡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非法判刑三年,于 2006年9月14日被送往陕西省西安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据悉,茹红霞在近一年的非法关押中,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而且本人有近1000度的高度近视,在送往西安女子监狱体检后,查出营养不良、贫血等症,但西安女子监狱还是将茹红霞非法关押于第九分监。家人前去探望,西安女子监狱以茹红霞未“转化”为由拒绝家人接见。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西安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们受着怎样的迫害还无从知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9/139739.html

2006-09-13: 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景芝英78岁
史美玲42 岁 宝鸡市
邢文真69岁 西安市
濮慧琼51岁 延安市
张云贤55岁 咸阳市先劳教后判刑
刘贵清 33 延安市
闫惠琴 户县人 被迫害致死
史凤玲 27 宝鸡市
张秀英 66 西安市 劳教两年一个月
史转玲 38 宝鸡市
杨莲英 60 渭南市
梁欣云 35 西安市
梅红英 61 宝鸡市 2年
张玉兰 49 眉 县
张华清  致精神分裂
管花莲 56 宝鸡市
赵邦勋 58 安康市 1年半
丘芝莲 61 宝鸡市
张金兰 53 高里县 1年半
王素琴  宝鸡市
王秀文 55 宝鸡市 2年4个月
朱赛军 56 咸阳市
罗长云 47 安康市
张丹霞 46 安康市
如红侠 50 宝鸡市 3年
张宝荣 26 扶风县 2年
刘爱英 46 西安市 2年
萧玉奎 61 宝鸡市
陈翠珍   西安市
王玉花 48
陈翠花 50 西安市 2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43.html

2006-07-05: 宝鸡市茹红霞遭绑架折磨后被非法判刑
陕西省宝鸡市大法弟子茹红霞于2005年10月14日晚被当地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2005年11月,茹红霞被劫持到宝鸡县看守所。2006年4月,茹红霞被非法判刑3年。茹红霞于5月初向宝鸡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茹红霞,女,54岁,宝鸡铁路司机学校职工,文雅、善良,身材瘦小。

2005 年10月14日晚8点多,以宝鸡市陈仓区公安局康宝栓为首的邪恶之徒,突然用脚踢开房门,把茹洪霞和去她家走亲的三姨一起绑架,恶徒康宝栓疯狂的朝茹红霞及三姨拳打脚踢、搧耳光,这些恶徒们还狂妄的把茹红霞挂在墙上的“佛光普照”匾的佛像摘下摔在地下摔坏、撕烂,一群人恶狼似的翻箱倒柜把家里破坏的乱七八糟,然后把人带到宝鸡县792厂群力招待所。第二天才放了三姨。

在那里,恶警给茹红霞戴背铐(一只手从肩膀上拉过去铐住),再提起铐子使劲抡圈,往墙上推碰,晚上不让睡觉,经常连夜审讯,铐在架子床上,直不起腰(宝鸡大法弟子张宝旺就是在792群力招待所被打的腰肋骨折,腿打断,又送到监狱折磨死的),封闭式的关在一个房间里,由792厂2名退休人员包夹看管、监视,三名公安每天刑讯逼供,就这样迫害了42天,还要勒索受害者9600多元。

在这里邪恶使绝了招数也没达到目地。11月份又把她送到宝鸡县看守所。由于茹的眼睛高度近视(1000多度),看守所不让戴眼镜,眼睛几乎失明,同室的犯人了解真相后主动帮助解决一些生活上的问题,但被管教制止,每天只吃两餐,开水泡白菜,根本吃不饱,晚上还要轮流值夜。

06年4月13日宝鸡县法院开庭后又休庭。4月28日宝鸡市陈仓区人民法院按陕西省邪恶610的旨意又秘密非法判茹3年劳教,茹红霞于5月初向宝鸡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7月4日家属联名上诉到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立案在刑事审判一庭,这2天就要提审了。

在此紧急呼吁海内外所有善良的人们,正义的团体立即行动起来,紧急营救大法弟子茹红霞,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5/132224.html

2006-04-21: 茹红霞上诉案无结果,面临再被开庭
茹红霞家属上诉迫害小茹一案于本月13日上午在宝鸡县法院开庭。茹本人及家属均到场,法院方将所谓罪证(劝善信及真相资料信件等)一一展示问及。上诉方委托律师辩护说这是属于正常的上访行为,对在校内张贴真相一事认为是违法(我们不承认)而不属于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125721.html

2005-12-03: 陕西宝鸡市“610”绑架30馀名大法弟子到洗脑班
陕西宝鸡市各级“610”、公安、国安、检察院、派出所及街道办事处的不法人员,从2005年10月14日至28日左右,对宝鸡地区的大法弟子進行了一场有预谋的大规模绑架,宝鸡市几个资料点遭到破坏,先后有30馀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分别设在宝鸡工程机械厂(原大修厂)招待所、氮肥厂招待所、凌云招待所、群众路办事处4个地点。大法弟子沙玉莲、茹红霞、赵玉娥已被邪恶非法劳教送到西安的劳教所。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有徐明霞、张彩霞、王菊香、聂代敏、李莲玉等。

宝鸡县公安局610在绑架大法弟子茹红霞时,恰巧茹红霞的妹妹前来看望姐姐,万万没想到恶警不由分说,连茹红霞的妹妹一块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3/115672.html

2005-10-19: 宝鸡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2005 年10月14日晚,宝鸡市610、公安统一对大法弟子施行大抓捕,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至看守所、洗脑班。笔者了解到的被绑架的学员有:宝鸡市陈仓区大法弟子茹红霞和茹的三姨,以及金台区大法弟子石芳芹,仍在非法关押中,并且恶警不允许他们的亲人探望,在背地里施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9/112723.html

2005-02-22: 陕西省宝鸡市铁路司机学校退休职工茹红霞,女,50多岁,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期满出狱后被长期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2/95955.html

2004-02-15: 2001年3月1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由劳教局局长带队到邪恶的黑窝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取经,并带回录像带逼迫大法弟子观看,同时安排部署迫害计划。大法弟子:王杰、茹红霞、陈翠珍、黄玉琴、王永兰、周亚婷、郭素芳、刘爱英、高丽、翟贤茹10名声明作废“三书”的同修,坚决抵制迫害,不学不唱邪恶歌曲。恶警李真(女、40多岁)、裴恒 (女、20多岁)把10名大法弟子叫到美容班强行搜身,连裤头都被扒下,10名大法弟子坚决抵制,王杰站出来说:“经文就在我身上,就是不给你们。”恶警裴恒(女)抓住王杰按倒在地就打,其馀九名大法弟子齐声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大家义正辞严震慑了邪恶。当天2001年4月3日立即把10名大法弟子从教育队调入三队。在三队,10名大法弟子在车间、在号舍坚持炼功。接着又从教育队陆续调来刘育文、李秀珍、和秋玲、张丹霞、柴秀芳、王秀珍、孙运城、李树莲、陈贵莲、蔡书平、马蕴静、刘贵清、李翠芳13名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我们二十三名大法弟子在三队堂堂正正学法炼功,恶警们无可奈何地说:“把这些不要命的都放到三队来了。”2001年5月中旬,北京司法厅来陕西女所检查工作,三队把我们23名大法弟子集中在教室上课,黑板上写的“甚么是邪教?”大法弟子黄玉琴立即拿抹布擦掉,写上“法轮大法好。”恶警一看课上不下去就出去了。我们23名大法弟子齐声背《论语》《洪吟》,有一位同修上厕所时看见外面院子里劳教所的领导正同北京来的人在院子里合影,我们大家立刻冲出教室,在窗户上高喊“法正干坤,窒息邪恶”一声连一声不停地喊,只见北京来的人往小车里一钻就开出了劳教所的大门。这时有几十人慌慌张张跑到三队,恶警们指挥其她犯人把大法弟子一个个往教室里又拉又推,我们齐声背师父经文。2001年6月2日,我们接到了全世界大法弟子6月3日发正念的通知,早上5点、6点、7点我们在走廊站成一排齐声喊“法正干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震慑得干警躲在办公室没出来,只有互帮犯人(邪恶帮手)拿着碗、盆乱敲,试图干扰压过我们的声音。2001年6月7日,三个队对大法弟子進一步進行迫害。劳教所内卫队几十名男女恶警来到三队,把机房铁门锁上,把十名大法弟子一个个拖至二楼二队。把我们一个一个分开隔离,互帮犯人(邪恶帮手)寸步不离二十四小时监控,把二队25名大法弟子转入南楼迫害。

宝鸡市联系资料(区号: 917)

2019-07-28:
宝鸡市渭滨区委政法委: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公园路78号,邮编721000
电话:0917-3318974
书记张湛林0917-3318974
副书记夏君明0917-3312797
610办副主任赵林科
维稳办主任牟小卫
维稳办副主任赵晓云(女)
综治办副主任刘建荣
办公室主任韩小华
国安办副主任胡朝岩

宝鸡市公安渭滨分局:
地址:宝鸡市渭滨区峪泉路66号,邮编721000
电话:0917-3323100
局长谢冬
副局长:袁小平、马军怀、李忠、贺胜利、李新龙
局长办:0917-3323181、3323198、3323196、3323156
政委李忍让 0917-3323188
副政委 李新龙 0917-3323158
治安大队:杜宗国
纪委书记关林虎0917-3323166
防控办主任王永春

国保科:(此单位不叫大队)
电话:0917-3323103、0917-3323195
科长韩晓斌0917-3323159
刘虎堂0917-3323159、13891714995

渭滨分局看守所:
地址:宝天高速公路西出站口附近
所长甄宝庆0917-3572889
总值班室:0917-3323122
警务督察:0917-3323133
户政室:0917-3323114
刑警大队:0917-3323118
缉毒中队:0917-3323176
清网办:主任康永进13399270392

清姜派出所:0917-3623068户籍2813111

渭滨区检察院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公园路78号 邮编:721006
电话(传真):0917- 3318517 09173318517
举报电话:0917-3312000
代检察长李劲峰

渭滨区法院:
电话:0917-3318979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公园路77号,邮编721006
举报电话:0917-3372932
院长张向宏
副院长:胡安泉、江伟、朱存居
政工科:科长朱龙
刑庭:0917-3318805庭长赵志军
行政庭:0917-3318414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2年5月19日,恶警们将刑期将满(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茹红霞(50岁)调至南楼转化班,由4名恶警包夹每天进行车轮式强行转化摧残,不许睡觉、体罚站立、蹲兵马俑式,恶警魏××(男、从枣子河男劳教所调来的狱警,后不知去向)用手在大法弟子茹红霞的头上猛打、狠命地在脸上打耳光,恶警白孝(女、20多岁)、恶警王红(女、20多岁)、恶警张雪妮(女、20多岁)对大法弟子茹红霞更是抬手就打、张口就骂,并且诽谤大法,对大法弟子茹红霞连续迫害摧残数日。大法弟子茹红霞不畏邪恶、拒不转化。恶警们气急败坏无计可施,在一次迫害摧残的过程中恶警张雪泥气急败坏地说:“茹红霞,你不转化可把我们害死了,让你家人拿七千元来(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可得七千元奖金)。”边说边在大法弟子茹红霞的脸上狠命地打耳光,连续体罚折磨8天8夜。2002年9月10日(距刑满只有9天)又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大法弟子茹红霞调入生卫队,由三名女警包夹强行转化,进一步迫害摧残。在残暴的体罚、摧残下,茹红霞腿、脚高度浮肿(已无法穿鞋)。劳教所借此逼迫大法弟子茹红霞,要么吃药、要么写三书。大法弟子茹红霞坚决不从,说:“三书我坚决不写,浮肿是你们摧残、体罚所致,被你们强行抓到这里,这个身体你们随便吧,我坚信大法谁也无法转变!”。恶警们说:“既然身体交给我们随便,那你就吃药”。茹红霞拿起笔写道:“哪怕脱了这张人皮心永远跟着师父走!”。写完交给狱警,说道:“你们给我吃毒药,我也不怕!”就把药吃了。服药后茹红霞出现小便频数(小时)、腹泻不止(如水)、高烧41度不退、奄奄一息。2002年9月17日(距刑满只有2天)劳教所开车配氧气袋将奄奄一息的大法弟子茹红霞送回单位。单位见此情景,立即将茹红霞送入医院抢救。当时体重仅67(斤)、皮包骨头、失去了人形,化验血色素只有2克,医院要输血被本人拒绝(因当时高烧),家人亲属见到病床上的茹红霞,被劳教所折磨得奄奄一息,便着手安排后事。入院期间大法弟子茹红霞坚持正念、打坐、炼功,身体神奇般地恢复,8天后退烧出院,一月后体重增加了十几公斤,红光满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5/67482.html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