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余秀花,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7-05-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9-07: 四川遂宁市横山镇余秀花遭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云南籍法轮功学员余秀花,女,今年五十一岁。因为坚守信仰曾遭中共当局多次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只好以打工谋生,在外过着颠沛艰辛的日子,家人望眼欲穿,她却难以圆梦。

尽管如此,中共邪党人员也没有放过对这位善良朴实的农村妇女的骚扰和监控。

下面是余秀花自述:自流离失所后,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就没有停止过对我的骚扰。安居区公安分局、横山镇派出所的警察到处打听我的下落,他们不仅给我远在云南的儿女打骚扰电话,还经常到我所落户的村子去寻找,想从邻居那儿打听我现在哪里打工;安居公安分局又给我本人打电话,让我说出本镇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企图达到進一步迫害的卑鄙目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派人对我進行跟踪、监视,用手机对我進行偷拍,侵犯我的肖像权。家人和亲友都为我的安全担心,怕我再次遭到中共迫害。为了不给他(她)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就尽量不与亲友来往。

云南老家还有我八十多岁的高龄父亲,思女心切,多年来一直盼我回家,想见我一面,了却他老人家多年的夙愿。由于我的身份证被公安做了手脚,也怕再次落入魔掌,更不愿因此连累年迈的父亲和一双儿女,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祝福他们幸福安康,却无法满足亲人们这一小小的心愿。长期的干扰致使我不能安居乐业,思想压力很大,处处担惊受怕,没有自由生活的空间,万般无奈我只好辞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7/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3482.html

2017-09-26: 四川遂宁市余秀花遭迫害经历

四川遂宁市妇女余秀花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头痛、肾炎、咳嗽等疾病都不治而愈,家庭也和睦了。自从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长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九月十七日看到有警察绑架同修,就上前去给围观的人群讲真相,结果也遭到警察绑架。

下面是余秀花女士自述她的经历:

一、幸运得法,里里外外的活一个人顶着干

我叫余秀花,女,今年五十岁,以前患有头痛、肾炎、严重贫血、长期咳嗽;性格内向,有什么心事从不愿与他人交流,封闭自己,成人后与四川的一个青年成了家,婚后几年身体也没见好,婆家经济困难,无钱给我治病,而且还到处欠债。我是外省人,无亲无友,感到孤单。在家中与婆婆关系处得不好,与她斤斤计较。丈夫好赌,久而久之,我就对他产生了怨恨心。

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不久,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愈,让我第一次真正切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受,而且思想境界也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得到提升。从此,我不再怨恨丈夫,也不在日常琐事中与婆婆斤斤计较了,待婆婆如亲娘。只要有空,我就给婆婆读《转法轮》,后来婆婆也走入了修炼。

因为得到了千年难遇的高德大法,我们心里感到由衷的快乐和幸福。修炼二十一年,再也没吃过一片药,也没患过一次病,里里外外的活儿都是我一个人顶着干,一家大小其乐融融。

二、婆婆被迫害去世 本人被流离失所

自从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们就失去了正常修炼的环境,婆婆是经过文革时期的人,深知中共邪党迫害好人的流氓本性,所以感到很害怕,当地不法人员经常到家来骚扰,她吓的不敢出声,导致旧病复发,不久就去世了。

我一个人被迫流离失所在外,靠打工维持生计,两个幼小的孩子只好寄宿在姑妈家。

三、遭上海铁路警察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只身去上海看妹妹,过检时,遭到七、八个上海铁路公安警察的绑架,他们非法搜查我的旅行包,将资料和大法书《转法轮》等私人物品全部扣押,几个警察口出秽语,大肆诽谤教人向善的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还准备撕毁大法书,他们叫我去踩,遭到我拒绝,又想叫旅客去踩,被我严厉制止,一警察说自己去踩,我赶紧上前制止他,千万不要践踏法轮佛法,否则会遭恶报的,而且会连累家人的,他听我这样说吓的不敢踩了。

随后警察把我劫持到公安局,将我拖进一间黑屋子里审讯,那里只有一把铁椅子,其它什么也没有。他们叫我坐,我说那是犯人坐的,我不能坐这个。接着我手指着他们质问道:“请你们告诉我,你们穿着一身警服到底是干什么的?警察是保护善良民众的,你们把我拖到这里来想干什么?你们在黑屋里是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过了一会,他们才回过神来,又将我弄到大厅里去审讯,叫我说出这些资料是谁给的,我说这些东西是谁给的跟你们没关系。他们又从包里翻出了我的身份证和手机。

天快黑了,他们就派人轮流看守我,也不给饭吃,我就一直给他们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可是他们却听不进去。过了一会儿,他们的两个领导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对我说:“如果你不配合,就不要你回家!”

事后才知道,上海的警察已经给我们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警察已到家里去找过我了,家人怕我再遭绑架,叫我千万不要回家去。为了免遭迫害,我只好流离在外,过着漂泊的艰难生活。

四、在遂宁被绑架、非法拘留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我在渠河边向一不明真相的男子发送资料,竟然被此人打电话诬告,被北门嘉禾派出所绑架,警察将我用来救人的资料捜出来,摆在桌子上,问我: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谁给你的?是怎么送的人?我心平气和的说:小伙子,东西是谁给的,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散发资料和向人讲真相都是合法的,这个不属于你们管。多管管外面那些杀人放火的、偷抢的、扰乱社会治安的人。你们应该感谢法轮大法,这是挽救人类道德的。

这时一个高个子胖所长(现在已降为教导员)走了进来,鼓着红红的眼睛,双手随时握成拳状,象随时都要出手打人似的,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小册子翻看,几个警察也一人拿一本在看。那个所长看了小册子后却一反常态,只见他一把抓住我,将我推搡到墙边,叫我不准动也不准说话。

胖所长看见我一直在给警察不停的在讲真相,气冲冲的跑过来,另两个警察也跟了过来,他们三个人将我拖到最里面那个小屋子里,一下将我扔在铁椅子上不准我出屋,还叫人守住我,又给我非法照相。一个“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人对着我又吼又叫,三个人按住我又强行给我照相,有两个人在后面用拳头打背,强行叫我穿黑衣服,我拒绝,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使劲儿打我,见我实在不穿,就把黑衣服披在我身上继续照,照完相后,警察说我嘴硬,又打了我好几次。

一个三十多岁的名叫何星(音)的年轻警察过来非法审讯,问我的姓名、住址,我都没有配合。

我要上厕所,两个女警察不让上。然后,警察又把我拖去拉住我的手强行签字、按手印,我奋力挣扎坚决不从,他们无奈只好在笔录上自己签字。

晚上,胖所长不知从哪里查到了我的姓名,到了夜里约十点钟左右,一个年轻警察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弄到车上送往拘留所,我就一路给警察们不厌其烦的讲真相,在拘留所办入所手续时,狱卒叫我过去签字,我不签。只听送我的警察对拘留所的警察说:她不会签字,她今天给我们派出所的所有人上课洗脑。此时我才知道自己被非法拘留十天。

我被非法送到拘留所后,狱警和在押人员叫我穿囚服、背监规,都遭到我一一拒绝。有一天,所里通知我出去接见友人,但必须穿囚服才行,我不穿。警察说:不穿就不准接见。我说不见就不见,反正我不穿囚服。因为我拒穿囚服,拘留所的狱警就剥夺我的接见权,而且每天还有人为此刁难我,五月十四日我才获释回家。

五、再遭绑架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上午十点钟左右,我看到有警察绑架同修,很多人都在围观,我就上前去给围观的人群讲真相,结果我也遭到警察绑架,被强行塞进警车。在车上我们就对警察劝善讲真相,他们不让讲,还粗暴的将我和同修分开坐,一到车上就给我们录像。

到了界福桥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弄进一间小屋,几个高个儿警察把我俩的双手反拉到背后,还使劲捏,一边对我们动手动脚,一边逼问我们的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我们讲真相也不听,我就给他们唱《为你而来》这首歌,警察听完后又继续迫害我们,将我和同修分开逼问,有八、九个警察对我们又吼又骂,一个高个子警察还用力打了同修(七十一岁)一记耳光,后来又使劲反扳同修的右手,老同修疼得直喊救命,手的肌肉受伤呈乌青,警察才松开了手。

老同修走后,警察又叫我去签字、按手印,我拒绝。这时,一个大个子警察将我的左手反剪在背后,强行拖住我的右手去按,左右两边还有两个警察帮凶,我就把右手用力握成拳头,他们就来扳我的手指。我急了,大声对手说:手,你莫按,你莫听邪恶的,我们不配合邪恶,我们听我师父的!说来真神奇,警察无论如何就是扳不开我的手指。有一个警察气急败坏的说:不按不得行!我答:我们不得按。后听那个高个儿警察说:她不按就算了,反正不得要她走。

我还是无怨无恨的给在场的人讲真相,每隔一会儿,警察就来逼我签字,见我仍然不配合,几个警察就把我拖到墙边,用力推搡我,我对这群如狼似虎的警察说出去要将他们的邪恶曝光。有个高个子叫张耀杰的警察把我带到贴有照片的墙边,自鸣得意的对我说:我叫张耀杰,是共产党员,我不信你们这个,我只信唯物主义、信共产党,你要去曝光就去曝光。

后来,他们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达不到目的,就叫我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6/四川遂宁市余秀花遭迫害经历-354187.html

2017-05-25: 5月4日被绑架拘留的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余秀花已于5月14日回家。

2017-05-12: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余秀花被绑架
2017年5月4日上午9点多钟,四川遂宁市一女法轮功学员在明月桥头的渠河边向一男子发真相资料时,遭该男子举报,被绑架。现在已知被绑架的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叫余秀花,是北门嘉禾派出所绑架的。目前,余秀花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永兴拘留所,行政拘留十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2/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7373.html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9-07-08: 乐山监狱:
住检办公室:0833-2349040
纪检办公室:0833-2116064

2019-06-17:绑架四川省遂宁市七旬王群责任单位信息

蓬南镇派出所
电话:8255480005
所长:补卫东、杨志山

蓬溪县公安局:
电话:8255395570、8255395541
局长郭晖 8255435301、13909063922
政委刘茂森13882513133
国安大队长殴亚杰8255395547

蓬溪县看守所:
电话:8255433589
所长何建强

遂宁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拘留所):
电话:8252397773、13982572873
王仙桂13982541339

四川省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电话:8252812170
所长杜一富8252812173、13982508787
政委李健全8252812177、13882591988
副所长杨德8252812319、13778708899

2019-04-13:相关信息:
凯旋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邮编629000
电话:082502225254、1806136
警察石伟岩13550787168
警察张江13518369794
警察王军13882551110
警察李劲18282569000
警察杨智勇13882598036
警察唐江海13982530768
警察王水生(王瑞生)13982553421

2019-03-31: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富源路街道办开善寺中段社区人员信息:
社区书记:段福平 159 8258 4416
社区主任:刘志富 139 8259 196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5-12: 遂宁市嘉禾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天峰街52号
电话:0825-231136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