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胶州市精神病医院(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 谭桂华(谈桂华,谭贵华), 女, 52

个人情况: 青岛皮鞋三厂职工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2007年7月 迫害致死 (2014-01-1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49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9-30: 青岛胶州市六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谈桂华女士,生于一九五五年,是青岛市胶州皮鞋三厂的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七月,她去烟台看望儿子回来,在车站候车室时突然一个跟头倒地,再也没有醒过来。她被送往医院检查时,医生说是突发脑溢血致死。对于她的突然离世,很多人对她存有不同的看法,不明真相的人重复恶党谎言。那么她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死亡了呢?

事情还得从一九九七年说起:一九九七年,谈桂华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的她努力按“真、善、忍”要求去做好人,很快她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自身受了益,她也很积极的把大法的神奇告诉亲朋好友。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氏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发动媒体展开了对法轮功的造假抹黑宣传。本着对政府的相信,善良的谈桂华不辞劳苦到北京上访,却没想到被当地政府雇凶抓回来,关在胶州市南坦收容站百般折磨。由于她拒绝放弃信仰,在经受了毒打折磨后,她又于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关进胶州精神病医院(现胶州市康复医院)进行迫害。

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精神病院的大夫是怎样给精神病人治病的?一群精神病人狂躁起来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对一个心理正常的人来讲,那可是一个阴森恐怖的世界。当一个疯狂了的精神病人被送进病房里,三、四个被誉为“白衣天使”的彪形大汉(男护士)一拥而上,将病人一脚踹倒,或扭胳膊搬腿地掀翻在地,再将手脚用布条牢牢地捆住,然后女护士一支麻醉剂推上,一会儿,病人便死了一般地睡去。即使对待重病人,这种方法都是不人道的,可恶的是,从1999年7月至2001年3月,这里的某些大夫、护士把长期与病人打交道培养出来的习性,却一古脑儿地强加在精神非常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1999年9月11日中午,谈桂华,因为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拉回后送进精神病院。院方接受了“610办公室”李衍喜直接指示,找来几个如狼似虎的精神病人,将谈桂华拿住,不容分说,用推葡萄糖用的大针管,硬是给她注射了满满一管药。也不知道那一管子药叫什么名字,毒性之大,让她一个身强力壮的人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到了顶峰,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似乎要爆炸的痛;想大小便却便不出,想呕吐却吐不出,全身就象被万条虫子在咬噬一样,思想中产生幻觉,失去记忆,嘴流口水,目光呆滞,行走困难……幸好是炼功人,一会儿睡去,第二天早晨又能炼功了。

一看谈桂华还能炼功,一个戴眼镜的女大夫对着她咬牙切齿地喊道:拖她出去过电针,我再给她加上药针、药片,不吃就给她灌!打那以后,谈桂华一说还炼功就过电,并给她不断加大针剂和药量,从两片到十片;一天三次监督着吃,不吃就灌。 精神科主任姜登发(音)还嫌不够,恶毒的给她换了毒性更大的毒药。

两个月过去了,谈桂华头发白了,月经没了,浑身发抖,手不能动,腿象喝醉了酒走路直打晃,脸色青紫,身上青紫,心痛、头痛、关节痛、视物模糊,腰弯了、背驼了,神志不清、痴痴呆呆的。一个健康的人被医治精神病人的医院治成了精神病。

谈桂华的家人听说了她的表现后多次托人请求把她放回家,然而每次都遭野蛮拒绝,直到她经受了七个月的折磨后,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才被放出来。当时谈桂华神智已严重失常,做事很不被人理解。不修炼的人并不了解她在精神病院受到药物摧残的情况,更不清楚她的神经系统已经被严重破坏,还以为是象邪党媒体诬蔑的那样,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

刚刚逃出虎穴的谈桂华被放回家后不久便发现乳房上有一硬块,不长时间乳房就流脓流血,到医院检查说是乳腺癌晚期,于是被迫做了乳房切除手术。癌细胞可以切除,可是她遭受的精神摧残一直被隐匿,而人们的不理解更使她增加了的精神压力,身心双重折磨……

谈桂华在精神病院所遭受的摧残是导致她死亡的主要原因,这有与她同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她做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30/青岛胶州市六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98366.html

2014-01-12: 谈桂华生前在青岛胶州市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谈桂华女士,生于一九五五年,是青岛市胶州皮鞋三厂的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七月,她去烟台看望儿子回来,在车站候车室时突然一个跟头倒地,再也没有醒过来。她被送往医院检查时,医生说是突发脑溢血致死。对于她的突然离世,很多人对她存有不同的看法,不明真相的人重复恶党谎言。那么她到底为什么么会突然死亡了呢?

事情还得从一九九七年说起:一九九七年,谈桂华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的她努力按“真、善、忍”要求去做好人,很快她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自身受了益,她也很积极的把大法的神奇告诉亲朋好友。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氏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发动媒体展开了对法轮功的造假抹黑宣传。本着对政府的相信,善良的谈桂华不辞劳苦到北京上访,却没想到被当地政府雇凶抓回来,关在胶州市南坦收容站百般折磨。由于她拒绝放弃信仰,在经受了毒打折磨后,她又于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关进胶州精神病医院(现胶州市康复医院)进行迫害。

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精神病院的大夫是怎样给精神病人治病的?一群精神病人狂躁起来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对一个心理正常的人来讲,那可是一个阴森恐怖的世界。当一个疯狂了的精神病人被送进病房里,三、四个被誉为“白衣天使”的彪形大汉(男护士)一拥而上,将病人一脚踹倒,或扭胳膊搬腿地掀翻在地,再将手脚用布条牢牢地捆住,然后女护士一支麻醉剂推上,一会儿,病人便死了一般地睡去。即使对待重病人,这种方法都是不人道的,可恶的是,从1999年7月至2001年3月,这里的某些大夫、护士把长期与病人打交道培养出来的习性,却一古脑儿地强加在精神非常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1999年9月11日中午,谈桂华,因为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拉回后送进精神病院。院方接受了“610”办公室李衍喜直接指示,找来几个如狼似虎的精神病人,将谈桂华拿住,不容分说,用推葡萄糖用的大针管,硬是给她注射了满满一管药。也不知道那一管子药叫什么名字,毒性之大,让她一个身强力壮的人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到了顶峰,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似乎要爆炸的痛;想大小便却便不出,想呕吐却吐不出,全身就象被万条虫子在咬噬一样,思想中产生幻觉,失去记忆,嘴流口水,目光呆滞,行走困难……幸好是炼功人,一会儿睡去,第二天早晨又能炼功了。

一看谈桂华还能炼功,一个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她咬牙切齿地喊道:拖她出去过电针,我再给她加上药针、药片,不吃就给她灌!打那以后,谈桂华一说还炼功就过电,并给她不断加大针剂和药量,从两片到十片;一天三次监督着吃,不吃就灌。 精神科主任姜登发(音)还嫌不够,恶毒的给她换了毒性更大的毒药。

两个月过去了,谈桂华头发白了,月经没了,浑身发抖,手不能动,腿象喝醉了酒走路直打晃,脸色青紫,身上青紫,心痛、头痛、关节痛、视物模糊,腰弯了、背驼了,神志不清、痴痴呆呆的。一个健康的人被医治精神病人的医院治成了精神病。

谈桂华的家人听说了她的表现后多次托人请求把她放回家,然而每次都遭野蛮拒绝,直到她经受了七个月的折磨后,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才被放出来。当时谈桂华神智已严重失常,做事很不被人理解。不修炼的人并不了解她在精神病院受到药物摧残的情况,更不清楚她的神经系统已经被严重破坏,还以为是象邪党媒体诬蔑的那样,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

刚刚逃出虎穴的谈桂华被放回家后不久便发现乳房上有一硬块,不长时间乳房就流脓流血,到医院检查说是乳腺癌晚期,于是被迫做了乳房切除手术。癌细胞可以切除,可是她遭受的精神摧残一直被隐匿,而人们的不理解更使她增加了的精神压力,身心双重折磨……

谈桂华在精神病院所遭受的摧残是导致她死亡的主要原因,这有与她同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她做证。纸里包不住火,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

善良的谈桂华被迫害离世了,迫害致死谈桂华的恶人最终也难逃脱正义的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眼下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薄熙来、李东生等一个个相继落马,被惩处,还不足以惊醒那些还在继续作恶的人吗?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受蒙蔽继续仇视法轮大法、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弥补所犯罪过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谈桂华生前在青岛胶州市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285586.html

2004-02-15: 45岁,1999年9月11日中午从因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后,桂华被610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找了8名男精神病院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谈桂华至今也不知道那一大管子药叫什么名字,什么药能让她原来身强体壮的身体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的痛苦,她想大小便又便不出来,想呕吐也吐不出来。谈桂华滚着爬着受不了了。谈桂华没有死去,第二天早晨反而到外面去炼功。大夫们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到8点多种全体大夫都到一个给病人放风的院子里说是给精神病人查房,老精神病院是平房,有一位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谈桂华咬牙切齿地说:谈桂华!你说你没病?不打针不吃药不服从大夫!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碗、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浑身发紫,关节痛,眼睛散光看不清东西,例假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成了痴呆模样。

2004-01-21: 1999年9月12日,青岛皮鞋三厂职工谭桂华,工作单位和政法委人员将她从家中抓到精神病院。在那里,她遭受强行注射导致她头晕、恶心、心跳加速、失去知觉。她先后受到7次电击酷刑。强行注射后,她的月经停止,眼睛呆滞,反应迟钝。几天后,注射中又加入另一种药。这使得她在后来20天里身体剧烈的颤抖。当她被释放时,她记忆丧失,说话困难,眼睛呆滞,反应迟钝……

2000-06-10: 山东胶州市精神病院见闻
让胶州走向世界
青岛皮鞋三厂职工
谈桂华

1999年9月12号,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证实大法不是邪教,去北京上访回来,厂工作组和政法委负责人没让我坐稳,接着把我强行拖上车进了精神病医院去了。到了医院我说:“我没有病为什么让我来这里,我不去。”工作组姓宋的说:“你去北京上访就是个病,就得让你到这来治病。”他就往死里拖我。最后没办法只好让他们拖进去,结果他们早已准备了一大管子药针,我一进门就要给我打,我说我没有病我不打针,那个高个子护士说你再不打就找人按着你打。我说按着我也不打。他说不用你咬牙,看你打不打。接着出去找了8个男精神病人按着我把针打上,没过几秒钟,我眼前翻花头晕恶心,心脏跳的就象要蹦破了一样,难受的我头顶着墙,手抓着地,简直受不了了。当时我想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你用什么办法治我,我都要坚持实修,我不能让你们看着我遭罪痛苦。我难受的不得了的时候,把被角咬在嘴里不出声,嘴咬出了血,就这样昏迷过去,当时谁也不知道我遭受了多么大的痛苦,直到药劲消失我才感觉有点清醒。

 后来有个女大夫每天都要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她就让我过“电针”,连过七次,每天三次吃药打针,她说:“好你一个谈桂华,看你还敢说炼,早晚有你说不炼的时候。”有个护士说我吃的药要是叫她吃上一次马上就不行了,她说你们这些炼功人到底怎么回事?整天吃药也趴不下,真是不可思议。就在这种环境下在这里边度过了2个月,那个女大夫一看我还能坚持生活,她又给我打一支进口药针,一个姓马的护士给我打的,她说这是进口药,打了管一个月,就不用每天打了。打上这个针后,我的月经不来了,感觉眼珠不会转动,反应迟钝。住了几天后又给我加一种药,让我吃上浑身哆嗦,手连饭碗都拿不住,全身抖动的厉害,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找女大夫说受不了了,她说你谈桂华不是能咬牙吗?看看你还说不说炼功了,你打第一针没去撞墙,你死不了,现在这些情况就是药物反应,等药劲过去了就好了。就这样折磨了20天,等我亲人接我出院的时候,我大脑糊里糊涂,眼睛直瞪着但看不清东西,脑子一片空白,半天想不起往事来,谁看见我都怀疑我疯了。的确是,全身虚胖,两眼发直,目光呆板,反应迟钝,要说句话得想好半天。

这就是胶州市政法委员对我们炼功人工作上“关心”,生活上“照顾”,思想上“帮助”的令人发指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0/1329.html

2000-06-07: 胶州学员继续在精神病医院遭受非人折磨
为证实法轮大法不是邪教,为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自去年7月22日以来,胶州市几百名大法弟子前仆后继、源源不断的走向北京上访,先后也都遭到各种残酷的打压。

到目前为止,先后有12人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原因是他们坚持去北京上访或坚持修炼法轮功。他们是:

胶州市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 魏华玉;
胶州市振华教师 安贤芹; 
青岛皮鞋三厂职工 谈桂华、匡本翠; 
胶州市水利局职工 刘兆宏; 
石油部七公司职工 邱元娥; 

华东设计院工程师 吕义; 
胶州市原纪委干部 刘福玺; 

云溪办事处李家河村民 李桂凤; 
阜安办事处赵家园村民 徐衍忠; 
胶州市橡胶厂支部书记 周彩霞; 
胶州市电站辅机厂工人 张义平。
....
山东大法弟子
2000年6月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7/1309.html

2000-05-28: 山东省胶州市利用精神病医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学员
山东省胶州市部分法轮功学员因到北京上访,当地政法委指使公安把大法学员关进胶州市精神病医院(现在挂的牌子改为“心理康复中心”,但实质接待的都是精神病人)。在精神病医院,大法学员受尽折磨,被强行打针、灌药。去年七月份,胶州市皮鞋三厂职工谭贵华(女,42岁)因上北京上访,被政府送进精神病医院长达五个月之久。胶州市会计师事务所魏华玉去年七月份因上访被政府关进精神病医院四个月才放出来。今年三月份又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来后又被关进精神病医院至今未释放。石油公司邱元娥(女,32岁)、皮鞋三厂匡本翠(女,47岁)今年二月份因到北京上访,被送进精神病医院达二个月。当时匡本翠所在单位骗她说,要送她回家,结果被骗到精神病医院长期关押。胶州市阜安街道办赵家园村徐衍忠(男,36岁)今年四月份因在本地体育场炼功,被强行送精神病医院关押至今。胶州市水利局刘兆红(男,40岁)去年9月8日被公安抓进派出所关押,到去年腊月二十七才被放出来。今年5月13日他到北京上访,抓回胶州后,就被关进精神病医院,到现在还没有释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8/3590.html

2000-04-01: 山东胶州学员致联合国人权组织的公开信
...
(二)、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上访北京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遭拘留、收容、罚款以后而最终被公安关进胶州市精神病医院的有:
1. 胶州市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魏华玉
2. 胶州市城市信用社会计韩秀婷
3. 胶州市鞋厂(皮鞋三厂)职工匡本翠、谭桂华
4. 石油部第七建设公司职工邱元娥

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大法弟子
2000,3,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1/2180.html

青岛 胶州市精神病医院(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联系资料(区号: 532)

从2005年5月,(0532)所有7位固定电话(包括小灵通)升至8位,首位号码前加“8”。

犯罪单位  科室  电话  手机  备注  
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院长室  2216300     
(胶州市精神病院)  院长: 刘炳文    13606302505   
  副院长(?):王玉明  2210349    门诊楼  
  精神病一科  2216301     
  精神病二科  2216302     
  精神病三科(主任孙志军)  2216303     
  门诊:姜登发(心理科主任)  2212828     
  罪恶医生:杨延海  
胶州市心理康复中心(原胶州市精神病医院)位于山东省胶州市扬州路
电话:0532-22103492212895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4-09-30: 凶手及责任人

原胶州市市委书记:张延福
原胶州市政法委书记:宋建文
原胶州市政法委书记: 刘作金
胶州市康复医院(即原胶州市精神病医院)院长:刘炳文
胶州市康复医院精神科主任姜登发等

犯罪单位  科室  电话  手机  备注  
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院长室  2216300     
(胶州市精神病院)  院长: 刘炳文    13606302505   
副院长(?):王玉明  2210349    门诊楼  
精神病一科  2216301     
精神病二科  2216302     
精神病三科(主任孙志军)  2216303     
门诊:姜登发(心理科主任)  2212828     
罪恶医生:杨延海     

本案件有关文件

谈桂华,45岁,1999年9月11日中午从因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后,桂华被610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找了8名男精神病院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谈桂华至今也不知道那一大管子药叫什么名字,什么药能让她原来身强体壮的身体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的痛苦,她想大小便又便不出来,想呕吐也吐不出来。谈桂华滚着爬着受不了了。她只有一个信念:法轮功是正法,江氏迫害大法弟子是犯罪的,我活着是大法弟子,死了也要做大法师父的忠实信徒。心里想起了师父讲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谈桂华这样默念着师父的话,没想到这一念出来,师父把她的毒药全解了,她在地上爬着滚着不知不觉中趴在地上睡着了,醒来后一切受不了的感觉全部没有了。谈桂华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师父是多么慈悲伟大,无法言表,只有修炼人才能体会到。这使谈桂华的心更坚定了。谈桂华没有死去,第二天早晨反而到外面去炼功。大夫们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到8点多种全体大夫都到一个给病人放风的院子里说是给精神病人查房,老精神病院是平房,有一位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谈桂华咬牙切齿地说:谈桂华!你说你没病?不打针不吃药不服从大夫!给你打了那么多药你都没反应,你不撞墙?你没病?你病得太重了!你今早还炼功?你的胆气还真不小!明天还炼不炼功了?当时610头目刘衍喜也站在那里,谈桂华说:炼,信仰是自由的,炼法轮功使我有一个好身体,学“真善忍”没有错,你们不了解法轮功。女大夫听后气不从一处来,一口气说:你45岁白活了,连点道理都不懂!党和政府不叫干的就一定不能干,干了那就是反党反政府。你闯了大祸了,你二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你还要炼功!你气死我了,你这个神经病!谈桂华你不信你试试,有你说不炼的时候!说完后没好气的对一个护士说:拖她去过电针,我回去再给她开上小针,开上药,如果谈桂华不服从,就捆起来打针灌药。从那以后每天查房都要问谈桂华炼不炼了,谈桂华说炼就过电针,加倍打小针,加倍服药,从两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护士看着服药,每次都要张开嘴让她们看舌头下面是否有药,如果不服从就捆起来灌。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碗、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浑身发紫,关节痛,眼睛散光看不清东西,例假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成了痴呆模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