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 武汉市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武汉市第一女子监狱) >> 祝亚, 女,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7-04-3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6-30: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祝亚在冤狱中手骨折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祝亚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黄陂区法院法官王治武非法判八年、罚金两万元。祝亚不服上诉后,被武汉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冤判,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第五监区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据悉,在狱中,法轮功学员祝亚的右手骨折,打着石膏。具体是怎么断的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30/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9367.html

2019-04-23: 残疾妇女祝亚被诬判8年入狱 家属探视权被剥夺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祝亚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秘密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第五监区,至今已七个多月,监狱一直剥夺家属的探视权,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不让家属会见。

祝亚的女儿和亲戚多次去监狱,监狱每次答复都是:等通知,什么时候通知你,什么时候才能探视。祝亚的女儿每次都是泪流满面失望、无奈的离开监狱。女儿非常担忧,不知妈妈身心状况如何。

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今,祝亚被非法关押两年了,母女只匆匆见了一面。那是在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审祝亚时,一个半小时的庭审,女儿只能看见妈妈的后背,庭审结束,祝亚马上要被法警带走时,她的女儿强忍泪水轻轻叫了一声:妈妈。祝亚眼含泪花,坦然微笑看了女儿一眼,就被法警慌忙劫持走了。

女儿在法庭上见到日夜思念的戴着手铐、满头黑发已变成满头白发的妈妈。回家后女儿嚎啕大哭。

五十五岁的祝亚是个残疾人,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丈夫早逝,她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这次绑架祝亚是由省城“610”亲自操控、指使的,他们闯进家中,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当天晚上,祝亚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省城“610”到看守所对祝亚逼供:“你认识某某某吗?”祝亚答:“不认识。”问:“她说认识你,帮你修过打印机的?”答:“认识我的人很多,但我不认识她,打印机坏了我自己修,没有找人修过。”黄陂区公检法也多次到看守所以哄骗恐吓手段,以轻判为诱饵,让祝亚“认罪”,配合他们。但她什么都没有说。祝亚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十七个月之久,看守所也是一直剥夺家属探视权。

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审祝亚,律师依法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祝亚也作了无罪自辩:自己是一个残疾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能力。修炼前残疾左腿要靠左手撑着才能往前迈,修炼后通过学法炼功,萎缩的腿长粗了,明显的好了。拉血尿、血块坏死的肾也好了。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

在法庭上,祝亚强调为了报恩,只是把亲身经历的奇迹和美好告诉大家,出发点是为别人好,是为了叫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从中受益,能说是犯罪吗?让人不仇视“真善忍”大法,而不是为了伤害任何人。现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炼法轮功,就是中国不让炼。而且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废除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那么拥有法轮功书籍并没有触犯任何刑法。至目前为止并没有哪条法律认定法轮功非法;也没有哪条法律因为我而不能实施。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其中罗列祝亚的“罪证”是:打印法轮功资料,光盘、真相币、法轮功书籍等,诬陷祝亚触犯了《刑法》三百条。公诉人始终没有拿出祝亚存在破坏任何法律法规实施的证据。起诉书错用《刑法》三百条,指控祝亚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是荒谬的。

对公诉人胡世文提出的一系列所谓证据中的多处违法行为,律师逐一严正指出,律师强调,当事人主观上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与起诉书中指控的罪名没有关联性。从犯罪构成的客体上以及社会危害性上来看,当事人都不构成犯罪,要求法庭无罪释放。

当律师把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废除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及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二零一四年先后发布的邪教之说共十四种,其中没有法轮功的两份文件,由法警递交给公诉人和法官,他们看后无言以对。

最后控辩双方发表意见:辩护律师在总结性陈词中郑重强调,应该无罪释放当事人祝亚。而公诉人胡世文在完全败诉的情况下,竟面红耳赤、毫无底气、吞吞吐吐再次宣读了他坚持荒谬的起诉书。庭审从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半,当庭没有宣布结果。

在庭审一个月后的七月十七日,法官无视当事人和律师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昧着良心非法秘密枉判祝亚八年,勒索罚款两万元。这是明显的“610”、公、检、法串通一气有蓄谋、有指使的栽赃陷害,给相关人员自己烙下永远都洗刷不掉的耻辱。

祝亚不服非法判决,依法上诉,当时看守所百般阻挡不让祝亚上诉,维权律师突破阻挠,智慧的让祝亚在上诉书中按了手印。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律师告知祝亚的亲戚,祝亚的刑事上诉状已经递交到武汉市中级法院,中院审理期限可能要两个多月。没想到武汉中院在仅仅半个月的时间里,在律师和家人都没到场、也没开庭、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草草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冤判。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祝亚的亲戚到看守所给她送衣服,被告知祝亚已不在看守所,看守所没有通知家属,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将祝亚秘密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3/残疾妇女祝亚被诬判8年入狱-家属探视权被剥夺-385442.html

2018-12-26: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残疾人祝亚近期被迫害情况

武汉市黄陂区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祝亚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劫持到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后,她女儿和亲戚多次到监狱去询问什么时候能接见,狱警每次答复都是:“等着吧,管教什么时候通知就什么时候见。”已经过了一百多天,也不让通电话。一直寄住在亲戚家的女儿非常担心,不知妈妈在里面什么状况?

祝亚是位残疾妇女,丈夫早逝,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绑架、非法抄家,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被黄陂区法院法官王治武秘密枉判八年,罚款两万元。八月二十七日,律师告知祝亚的亲戚,祝亚的刑事上诉状已经递交到武汉市中级法院,中院审理期限可能要两个多月。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祝亚的亲戚到看守所给祝亚送衣服,被告知祝亚不在看守所,已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移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武汉中级法院在仅仅半个月的时间里,就草率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冤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6/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8915.html

2018-10-16: 武汉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八年一月至八月,武汉市至少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610”、公检法司系统非法判刑,十一人被非法罚款,二十六人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已被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继续迫害。部份迫害案例如下:

1、武汉市陈欢、王旖旎、周红艳、黄海英、李达等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连续遭绑架,于二零一七年九月期间陆续被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开庭,法官无视律师为几位法轮功学员作的无罪辩护,非法宣判五年、三年六个月等刑期。家属继续聘请律师为她们上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武汉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八年元月间,竟然不开庭,直接给律师一纸四字告知:维持原判。

2、武汉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史映霞、王继军和浠水籍法轮功学员钟长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被非法庭审,史映霞、王继军被非法判五年,钟长奎被非法判四年。

3、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蔡如芬,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被绑架,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在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十一月中旬才被告知宣判结果,非法判三年冤狱,被罚款三千元。二零一八年三月下旬被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4、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朱吉曼,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到某小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小区保安人员协同积玉桥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被武昌区法院非法开庭。在休庭后,法院仍对朱吉曼冤判三年并罚款三千。

5、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贤兰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被武汉市新洲区法院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罚款两千元,已送到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

6、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祝亚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被黄陂区法院秘密枉判八年,罚款两万元。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劫持到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7、武汉市新洲区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齐花被诬判八年。被劫持到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以上初步统计的只是武汉市区内二零一八年一月至八月份,被冤判劫持到宝丰路女子监狱的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6/武汉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375870.html

2018-09-22: 武汉市残疾妇女遭诬判八年 上诉被驳回

武汉市黄陂区五十四岁残疾妇女、法轮功学员祝亚,被黄陂区法院法官王治武非法判8年、罚金2万元,武汉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冤判,于2018年9月12日已被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2018年8月27日,律师告知祝亚的亲戚,祝亚的刑事上诉状已经递交到武汉市中级法院,中院审理期限可能要2个多月。2018年9月19日祝亚的亲戚到看守所给祝亚送衣服,被告知祝亚不在看守所,已于2018年9月12日被移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

武汉中院在仅仅半个月的时间里,在律师和家人都没到场、也没开庭、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草草驳回上诉、非法维持冤判。

中共根本不讲什么法律,都是在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的情况下,加重迫害。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祝亚,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丈夫早逝,她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闯进家中,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当天晚上,祝亚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五月九日,遭黄陂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转到普通监室。

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审祝亚,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祝亚也作了无罪自辩。祝亚说:自己是一个残疾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能力。修炼前残疾左腿要靠左手撑着才能往前迈,修炼后通过学法炼功,萎缩的腿长粗了,明显的好了。拉血尿、血块坏死的肾也好了。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

庭审开始,对公诉人胡世文提出的一系列所谓证据中的多处违法行为,律师逐一严正指出,律师强调,当事人主观上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与起诉书中指控的罪名没有关联性。从犯罪构成的客体上以及社会危害性上来看,当事人都不构成犯罪,要求法庭无罪释放。

法官无视当事人和律师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在一个月后的七月十七日还是秘密枉判祝亚八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2/武汉市残疾妇女遭诬判八年-上诉被驳回-374416.html

2018-09-03: 武汉24名法轮功学员今年被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一月至八月,武汉市至少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610”、公检法司系统非法判刑,十一人被非法判罚金,二十六人被非法庭审(含非法判刑、非法罚金),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十场。中共法庭对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罚金三万七千元。至少三十人仍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面临非法庭审。律师在法庭上明确指出:法轮功合法,应立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

一、被非法判刑案例

二零一八年一至八月,武汉市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一人被非法判罚金,二十六人被非法庭审(含非法判刑、非法罚金),其中,黄陂区祝亚和新洲区六十六岁的王齐花被诬判八年。法庭对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罚金三万七千元,其中黄陂区祝亚被非法罚款两万元。被非法判刑案例如下:

1、祝亚 ,五十四岁,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修炼前残疾左腿要靠左手撑着才能往前迈,修炼后通过学法炼功,萎缩的腿长粗了,明显的好了。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抄家绑架,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被非法庭审, 七月十七日被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院秘密诬判八年,被非法罚款两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3/武汉24名法轮功学员今年被非法判刑-373286.html

2018-08-01: 武汉市残疾妇女祝亚被非法判刑八年 非法罚款2万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祝亚被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院秘密枉判8年。后来她的女儿看到判决书时,才知道并被非法罚款2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1878.html

2018-07-21: 武汉市残疾妇女被非法判刑八年

七月十七日,祝亚的女儿陈雪婷接到律师的电话,听到妈妈被冤判八年的恶信后,泣不成声、悲痛欲绝。父亲早已病逝,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又被冤判八年。

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祝亚,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闯进家中,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

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审祝亚,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祝亚也作了无罪自辩。祝亚说:自己是一个残疾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能力。修炼前残疾左腿要靠左手撑着才能往前迈,修炼后通过学法炼功,萎缩的腿长粗了,明显的好了。拉血尿、血块坏死的肾也好了。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

庭审开始,对公诉人胡世文提出的一系列所谓证据中的多处违法行为,律师逐一严正指出,律师强调,当事人主观上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与起诉书中指控的罪名没有关联性。从犯罪构成的客体上以及社会危害性上来看,当事人都不构成犯罪,要求法庭无罪释放。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其中罗列祝亚的“罪证”是:打印法轮功资料,光盘、真相币、法轮功书籍等,诬陷祝亚触犯了《刑法》三百条。公诉人始终没有拿出祝亚存在破坏任何法律法规实施的证据。起诉书错用刑法300条,指控祝亚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是荒谬的。

面对公诉人胡世文指控。祝亚自我陈述:反复强调为了报恩只是把亲身经历的奇迹和美好告诉大家,出发点是为别人好,是为了叫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从中受益,能说是犯罪吗?让人不仇视“真善忍”大法,而不是为了伤害任何人。现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炼法轮功,就是中国不让炼。而且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废除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那么拥有法轮功书籍并没有触犯任何刑法。

当律师把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废除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及2000年、2005年、2014年先后发布的邪教之说共十四种,其中没有法轮功的两份文件,由法警递交给公诉人和法官,他们看后无言以对。

控辩双方发表意见,辩护律师在总结性陈词中郑重强调,应该无罪释放当事人祝亚。庭审从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半,法官称休庭。当庭没有宣布结果。

开庭那天法院门口停靠两辆巡逻警车,车上、车旁边都有警察、还有车顶上架着仪器的闪灯警车在监视着法庭周围的情况,监控持续到庭审结束。那天开庭可以随便进,旁听席上很多座位都空着。便衣摄像师对整个法庭进行摄像,旁听席上的人也都被摄了像。

非法庭审结束,祝亚马上要被法警带走。祝亚的女儿强忍泪水轻轻叫了一声:妈妈。祝亚眼含泪花坦然微笑看了女儿一眼,就被法警劫持走了。这是祝亚被非法关押411天后,母女的第一次相见。

在律师的无罪辩护中,公诉人已示败诉神态,在这种情况下,公诉人仍坚持量刑,法官无视当事人和律师的陈述和辩护,在一个月后的七月十七日还是秘密枉判祝亚8年。

祝亚此次遭绑架迫害经历

祝亚女士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警察逼她交出钥匙,然后闯进家中,抄走了两台电脑、多台打印机、《九评共产党》光盘及半成品书等等,并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

在抄家之前,有警察就将祝亚劫持到前川派出所,家中只有她女儿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泣。她被监视着,警察进进出出,在房间里搬走了多少东西,她不清楚。当天十点多钟,祝亚的女儿也被绑架到前川派出所,省城来的官员对她进行询问,做过笔录,要她签字,按手印后才放她回家。

当天晚上,祝亚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五月九日,遭黄陂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转到普通监室。

得知构陷祝亚的材料被送到黄陂区检察院后,律师和祝亚的女儿到检察院公诉科,要求见负责祝亚“案件”的检察员胡世文,胡世文推托工作忙没时间见面,祝亚的女儿说:“律师从北京来一次不容易,你抽点时间见见面吧!”打了三次电话,都被拒绝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下旬,检察院胡世文将构陷祝亚的材料交到黄陂区法院,负责所谓“案件”的庭长是刑事庭的王治武。祝亚的亲戚和女儿到法院要求见王治武,王治武不见面,让办事员叫祝亚的女儿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上签字。

孤苦伶仃的女儿每天以泪洗面,多想见妈妈一面呀!事隔411天后,于6月15日女儿终于在法庭上见到戴着手铐,满头白发的妈妈。

公诉人没有在法庭上就指控的罪名进行举证、质证,证据缺失。

(1)第一见证人应该是祝亚本人,而祝亚在抄家之前就被押到前川派出所了。抄走什么东西?祝亚一概不知道。

(2)法庭为什么不叫见证人出庭质证呢?因为“见证人”是祝亚的女儿陈雪婷,陈雪婷曾回答过省城来的官员的询问,做过笔录,就成为了所谓“见证人”(注:陈雪婷在被警察询问时,没有被告知相关权利与义务,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母亲“违法”的“见证人”),后来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陈雪婷立即写了两封挂号信,一封寄给检察员胡世文,一封寄给法官王治武。(挂号信的收据保存着)寄了一封平信给律师。诉说了当时抄家的情况:“我一直被人监视坐在客厅里,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房间里清点些什么东西。后来就把我押到前川派出所,省城来的官员对我询问,做过笔录后,要我在纸上签名、按手印。按手印时我发现,我说的‘不知道’,被那个官员改成了‘是我妈妈的东西’。”那么公诉人与法官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为什么在法庭上还要声称陈雪婷是见证人呢?既然认定陈雪婷是见证人,为什么不让她出庭质证呢?为什么在开庭的前一天(6月14日)王法官要打电话到陈雪婷上班单位,让单位领导以不让上班来威胁陈雪婷?株连不修炼的家人及工作单位,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手段之一。

(3)另一个见证人就是当时参与抄家的,武汉市来的官员。

荒谬、违法的指定“见证人”。这是严重的诬告滥诉。这是明显的公、检、法串通一气有蓄谋、有指使的栽赃陷害。

祝亚已提出上诉。

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违法,如果自己不理智的还要参与迫害的话,将来被追责的时候,没人替你承担一点责任,在此善意提醒,千万要看清形势,保护好自己,迫害法轮功你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吗?即使不在当下,终身的不安也会有所不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1/武汉市残疾妇女被非法判刑八年-371340.html

2018-06-17: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祝亚遭非法庭审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院2018年6月15日上午十点开庭对法轮功学员祝亚进行非法庭审。祝亚坚称自己修炼法轮功无罪,并讲述自身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疾病全消的事实,愿人们明白真相都来受益。律师也为祝亚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祝亚。当天十一点半左右黄陂区法庭宣布休庭,结果暂未宣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7/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9946.html

2018-06-13: 武汉黄陂区残疾妇女祝亚面临非法开庭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院图谋于六月十五日星期五对法轮功学员祝亚进行非法庭审。主审法官王治武,公诉人胡世文。
武汉市黄陂区五十多岁残疾妇女祝亚,被非法关押到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至今已十三个多月。

祝亚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丈夫早逝,她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警察逼她交出钥匙,然后闯进家中,抄走了两台电脑、多台打印机、《九评共产党》光盘及半成品书等等,并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

在抄家之前,有警察就将祝亚劫持到前川派出所,家中只有她女儿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泣。她被监视着,警察进进出出,在房间里搬走了多少东西,她不清楚。当天十点多钟,祝亚的女儿也被绑架到前川派出所,省城来的官员诱骗她女儿在“见证人”文书上签了字,才放她回家。

当天晚上,祝亚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五月九日,遭黄陂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转到普通监室。非法关押至今。

得知构陷祝亚的材料被送到黄陂区检察院后,律师和祝亚的女儿到检察院公诉科,要求见负责祝亚“案件”的检察员胡世文,胡世文推托工作忙没时间见面,祝亚的女儿说:“律师从北京来一次不容易,你抽点时间见见面吧!”打了三次电话,都被拒绝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下旬,检察院胡世文将构陷祝亚的材料交到黄陂区法院,负责所谓“案件”的庭长是刑事庭的王治武。祝亚的亲戚和女儿到法院要求见王治武,王治武不见面,让办事员叫祝亚的女儿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上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3/武汉黄陂区残疾妇女祝亚面临非法开庭-368775.html

2018-04-16: 武汉市残疾妇女祝亚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湖北武汉市五十多岁残疾妇女、法轮功学员祝亚,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去买菜,遭前川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至今已近一年。

期间,黄陂区检察院负责构陷祝亚的检察员胡世文,法院负责所谓案件的刑事庭庭长王治武,都拒绝和祝亚的律师与家属见面。

祝亚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丈夫早逝,她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警察逼她交出钥匙,然后闯进家中,抄走了两台电脑、多台打印机、《九评共产党》光盘及半成品书等等,并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

在抄家之前,有警察就将祝亚劫持到前川派出所,家中只有她女儿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泣。她被监视着,警察进进出出,在房间里搬走了多少东西,她不清楚。当天十点多钟,祝亚的女儿也被绑架到前川派出所,省城来的官员诱骗她女儿在“见证人”文书上签了字,才放她回家。

当天晚上,祝亚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五月九日,遭黄陂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转到普通监室。

得知构陷祝亚的材料被送到黄陂区检察院后,律师和祝亚的女儿到检察院公诉科,要求见负责祝亚“案件”的检察员胡世文,胡世文推托工作忙没时间见面,祝亚的女儿说:“律师从北京来一次不容易,你抽点时间见见面吧!”打了三次电话,都被拒绝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下旬,检察院胡世文将构陷祝亚的材料交到黄陂区法院,负责所谓“案件”的庭长是刑事庭的王治武。祝亚的亲戚和女儿到法院要求见王治武,王治武不见面,让办事员叫祝亚的女儿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上签字。

目前祝亚女士仍处在被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法院的非法关押中,孤苦伶仃的女儿每天以泪洗面,多想见妈妈一面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6/武汉市残疾妇女祝亚被非法关押近一年-364184.html

2018-01-07: 武汉市残疾妇女买菜被绑架 已被关押八月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祝亚,残疾人,五十多岁,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去买菜,遭前川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至今已八个多月。

祝亚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丈夫早逝,她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警察逼她交出钥匙,然后闯进家中,抄走了两台电脑、多台打印机、《九评共产党》光盘及半成品书等等,并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

在抄家之前,有警察就将祝亚劫持到前川派出所,家中只有她女儿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泣。她被监视着,警察进进出出,在房间里搬走了多少东西,她不清楚。

当天十点多钟,祝亚的女儿也绑架到前川派出所,省城来的官员诱骗她女儿在“见证人”上签了字,才放她回家。

当天晚上,祝亚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五月九日,遭黄陂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转到普通监室。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绑架发生的第二天,祝亚的女儿和亲属给她送衣服和钱,三天后,又送了一次衣服。五月十一日,祝亚的女儿和亲属再次到看守所,才知道祝亚还穿着厚衣服,送去的薄衣服都被犯人抢走了。

得知构陷祝亚的材料被送到黄陂区检察院后,律师和祝亚的女儿到检察院公诉科,要求见负责祝亚“案件”的检察员胡世文,胡世文推托工作忙没时间见面,祝亚的女儿说:“律师从北京来一次不容易,你抽点时间见见面吧!”打了三次电话,都被拒绝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下旬,检察院胡世文将构陷祝亚的材料交到黄陂区法院,负责所谓“案件”的庭长是刑事庭的王治武。祝亚的亲戚和女儿到法院要求见王治武,王治武不见面,让办事员叫祝亚的女儿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上签字。

至今,祝亚已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在这八个多月的日子里,祝亚的女儿孤苦伶仃,以泪洗面,妈妈修炼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善良人,女儿多么盼望能和妈妈早日团聚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7/武汉市残疾妇女买菜被绑架-已被关押八月-359380.html

2017-10-28: 残疾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关押

案例一 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祝亚被非法关押

湖北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法轮功学员祝亚,女,残疾人,五十多岁。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祝亚出门上街买菜,一群在楼下蹲坑守候的便衣警察将她拦截拍照,强行将她劫返家中。

警察执法应该穿警服,而他们二、三十人全部穿便衣,没有搜查证,进门就拍照、抄家抢劫。参与绑架迫害的有: 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公安分局、前川街派出所等单位。然后将祝亚非法关押在黄陂区前川派出所一整天,于当天晚上转到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

第二天她女儿和亲属给她送衣服和钱,三天后又送了一次衣服。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于五月九日黄陂区公安分局下了批捕通知书后,目前已转到普通监室。

五月十一日她女儿和亲属再次到看守所,才知道还穿着厚衣服,送去的薄衣服都被犯人抢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8/中共惨无人道迫害残疾法轮功学员-355955.html

2017-09-03: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检察院将构陷祝亚的材料交到区法院
现得知,祝亚被构陷的案卷于近几天已转到黄陂区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3/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00.html

2017-07-23: 武汉市国保将法轮功学员祝亚构陷到黄陂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3/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51557.html

2017-05-16: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祝亚被非法关押补充

黄陂区前川街法轮功学员祝亚,女,残疾人,50多岁。2017年4月25日早上7:30左右,祝亚出门上街买菜,一群在楼下蹲坑守候的便衣警察将她拦截拍照,强行将她劫返家中。

警察执法应该穿警服,而他们二、三十人全部穿便衣,没有搜查证,進门就拍照、抄家抢劫。参与绑架迫害的有: 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公安分局、前川街派出所等单位。然后将祝亚非法关押在黄陂区前川派出所一整天,于当天晚上转到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第一看守所重刑犯监室。第二天她女儿和亲属给她送衣服和钱,三天后又送了一次衣服。被非法关押15天,于5月9日黄陂区公安分局下了批捕通知书后,目前已转到普通监室。5月11日她女儿和亲属再次到看守所,才知道还穿着厚衣服,送去的薄衣服都被犯人抢走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6/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8226.html

2017-05-13: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大法学员祝亚被非法批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3/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7867.html

2017-04-28: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大法弟子祝亚、赵小运被绑架、抄家
黄陂区前川街大法弟子祝亚,女、残疾人、50多岁。2017年4月25日早上7:30左右,祝亚出门上街买菜,一群在楼下蹲坑守候的便衣警察将她拦截拍照,强行将她劫返家中。

绑匪们进门就抄家抢劫,抢走多台打印机、两台电脑、多本大法书籍、真相册子以及半成品《九评共产党》等私人财物,并将祝亚和未修炼的女儿(已释放)一同劫持到前川派出所,非法询讯审查十多小时。

次日上午,祝亚的女儿去见妈妈时,警察说,昨天下午祝亚已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非法关押了。

同一时间,黄陂区横店街大法弟子赵小运(女,60多岁,多次被迫害)也被一群蹲坑守候的便衣警察绑架。绑匪们在她家抄家、拍照、抢劫,连她女儿开办的小门店也不放过。把师父的法像、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全部抢走。并将赵小运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女子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次日,赵的女儿们前去看望妈妈时,发现赵小运的血压很高,身体出现危险,状况不好。

据初步了解,参与绑架迫害的单位有: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前川街派出所、 横店街派出所以及受害人所在社区。详细信息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8/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6253.html

武汉 江汉区 武汉市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武汉市第一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6-30: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地址: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宝丰一路97号 武汉市女子监狱
邮编:430030
电话:027-83628677、027-83625311、027-83622391、027-68831088
监狱长,周裕坤,手机:13808680878027-68831069 宅:027-67878186
政委,韩汉云,手机:13907167155027-83865948
2018-10-28:
一、仙桃市公安局
邮编:433000
地址:仙桃大道中段42号
电话:07283332000 07283332046 07283222810

党委委员:
王海军 局长
卢启华 政委 13907223119 15307226266
向世斌 副局长兼任交通警察支队长 13607226118 18995986118
杨立波 副局长 13907226163 18907226163
胡红义 副局长 13807229189 18995985999
黄建国 副局长 13907229301 18907226159
刘名超 纪委 13907226110 18907226813
吴志高 政治部 13507226758 18907226758
张先成 工会 18672891166 18986929666
李 军 指挥中心13407223999 18986929966

其它
李远祥 13907223445 18986929555
彭会军 主任科员 13972171949 18986929955
邵敏 主任科员
黄江海 信访科科长
戚军 行政审批科科长
江云武 监察室主任
胡荣 警卫科副科长
杨勤年 纪检组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

国保支队
陈红武 国保支队长
田华 政治教导员 13507227766 13907229660
刘长华 副支队长
毛祥斌 副支队长
叶云龙 副支队长 15871838811
肖婷 副支队长18986929589
郭尔军 一大队长 1898692909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4-23: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地址: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宝丰一路97号 武汉市女子监狱 邮编:430030
电话:027-83628677 83625311 83622391 68831088

监狱长,手机13808680878,027-68831069 宅027-67878186
政委,韩汉云 手机13907167155,027-83865948

湖北省武汉市国家安全局:电话027-82424163
湖北省公安厅:027-67122288
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27-88085380 88085382 88085383 88085384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 87232446、办公室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六一零办公室):
027-87233234 87233496 87133820 87133985
武汉市防范办(六一零办公室):027-82402903 82402907
武汉政法委书记办:027-85481689(书记:殷玉梅)
武汉市委书记,六一零小组组长 胡曙光:027 -82402767
武汉市政法委:027-82402767 82402413
武汉市维稳办主任 崔正军:办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市委政法委秘书长 邓斌:
027─82863396、13317199999、027-82402420
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 陈仕国:办027-82402903、宅027-8740306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