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市 >> 战桂英, 女, 7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3-09: 河北保定市战桂英遭受的迫害

保定市73岁的战桂英女士,退休前在航空航天部保定惠阳厂宣传部工作,正工程师。她曾多病缠身,无法正常工作,只得提前退休;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短短数日身体就恢复健康。然而,九九年七二零后,战桂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遭受了被骚扰和被三次非法劳教等迫害。

一、修大法,全身病状消失

修炼大法前,战桂英女士身患多种疾病:高血压、严重失眠、胆结石、胆绞痛、腰椎间盘突出、坐骨神经痛、痔疮、子宫肌瘤、双肩周炎、皮肤过敏;特别是三十二岁就得了心脏病,表现心跳过速、心律不齐、早搏、间歇、房颤,发病时眼前发黑,呼吸困难,看周围的东西都跳动;常年打针吃药,有时药水都扎不进去了也不见效。又是过敏体质,对消炎、止痛、感冒等许多药过敏,由于胆结石痛的太厉害了,只得做了手术,手术后不能用药,结石没了,可是整个胸、腹腔胀痛,整天躺在床上,无奈提前退了休。病痛折磨的她心胸狭窄,看什么都不顺眼,经常憋一肚子气,时常一两个月不与丈夫说话,为此家庭也不十分和睦。因为病,她经常想着轻生,但想到两个孩子小,又舍不得,只能在痛苦中熬日子。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战桂英女士的人生出现了转机:有幸炼了法轮功。学、炼也就是十多天,全身的病状奇迹般的都消失了,走路一身轻,脸色好了,黑眼圈没了,严冬酷暑就是太阳底下晒,她的皮肤都没事,皮肤过敏也好了。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变好了,心胸变宽了,家庭也和睦了。丈夫看到这种情况说:“她的病好了,现在骂她她都不生气了,让她炼去吧。”是李洪志先生救了她,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努力做好人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听说天津抓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天津市政府告知:公安部介入了此事,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战桂英女士当时想:这么好的功法,救了那么多的人,她就去北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他们说明情况。回来后,惠阳厂街道办主任刘同圈、派出所的朱义军等人三天两头把她叫到街道办事处问其他学员的情况、谁组织的等问题。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公然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她作为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依法去北京反映真实情况,在北京府右街被警察绑架到一辆大轿车上,被拉到北京丰台体育场。晚上一直坐在那里。不许大法学员结伴去厕所,得俩警察跟着一个一个的去。第二天,被拉到保定某大院,大院周围布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她伺机走脱。回到工厂后,工厂的党办、组织、纪委、团委、宣传部等部门对她围攻了近四个多小时,说什么“你是党员就不能信别的”等话,街道党小组让她写检查,接下来工厂又办了一个月的洗脑班,强迫天天去洗脑班,被迫念报纸、谈认识;被逼问认识谁、跟谁联系、书从哪买的,被强迫写保证、交书,不让炼功。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战桂英女士和一位功友去北京,在高碑店被截住,非法搜身、连裤衩、背心、鞋垫都没放过。分别抢走了她俩每人一千多元钱,没给任何收据。然后他们通知惠阳厂,惠阳厂派出所所长李银龙、副所长李景颇、还有街道办的朱希明等好几个人开两辆车把她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直接劫持到新保定市区公安分局连夜非法审问。第二天凌晨把她拉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战桂英女士被强迫天天做奴工:装一次性筷子和其它一些事情。每天吃馒头咸菜,还有用茄子根熬的汤,又苦又咸;惠阳厂派出所副所长李景颇和街道办事处的朱希明等人三次对她非法提审,逼问谁组织的、还有谁,等等。她拒绝回答,李景颇威胁说:“你走着瞧吧。”之后到处给她罗列证据。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看守所一个队长把她叫出监号,派出所所长让在非法劳教书上签字,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她被非法劳教两年。监室外惠阳厂的车已在那等着,派出所副所长李景颇等三人二话不说把她拉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后强行体检,血压150,仍被非法关押。与此同时,在单位里,工厂召开全厂大会点名批判,开除党籍,对她的名誉进行抹黑、搞臭,给她的家族、亲戚造成不良影响,致使他们不理解她,怨恨她,觉得丢人。

战桂英女士被直接投进劳教所“严管班”,不许和别人接触、不许和任何人说话,天天放歪理邪说的录音录像,给她强行洗脑。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况下每天长时间做奴工:插花、缝毛衣、缝帽子等,有时为了赶任务到深夜才让睡觉。

由于劳教所不让炼功学法,战桂英女士的血压经常处于200多,后脑勺痛,劳教所怕出现问题,给她做了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一月,家人把她接回。在劳教期间,停发她退休金两万元左右,至今未补,三次涨工资都不给她涨,从经济上截断她。并且那时她丈夫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外孙子,在巨大的压力下得了心脏病、高血压到220,几次摔倒在楼梯上。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劳教所副所长张蔚然、男大队长李大勇及女队长张国红,突然间闯进战桂英家,说什么“我们接你回去,看看劳教所的形式”等话。再次把她劫持到劳教所,强行转化,不转化不让睡觉。强迫做奴工。同年九月,她身体再次出现病症,心脏难受、血压200多,不得不让她的家人接回。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满城县白龙乡派出所伙同满城县公安局的一科长共四人突然闯到战桂英家,非法搜查,搜走了她一个小录音机、四十多盒录音带和大法资料,叫她跟他们走,她没有配合,趁他们吃饭的时间,她离开了自己的家,被迫流离失所一段时间后,回到保定儿子那里住。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保定富昌路派出所八、九个人又突然闯进她儿子的住处,强行把她抬上车劫持到派出所,伙同惠阳厂所长李银龙,把她强行送进保定劳教所。在劳教所,为了达到转化她的目的,不让她接触其他人、整天有人看着,让她在队长办公室的椅子上睡觉。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非法劳教期满后,惠阳厂派出所以中共开“十六大”为借口不让战桂英女士回家,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才让她回家。

三、家庭遭迫害

从劳教所回家后,保定富昌路派出所的人隔三差五就闯进战桂英家骚扰,看她在不在家。并且,在她被三次关进劳教所后,不允许她家人看望。

二零零七年,惠阳厂派出所、“610”和街道的朱义军等人四处打听到战桂英女士的住处,在所在街道书记的带领下闯进她家,自那以后,经常有人监视她,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有派出所的、街道的以及便衣等上门骚扰,特别是街道的三天两头来骚扰,干扰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一一年,战桂英的外孙上职高,政策上单亲家庭可解决部分助学金,申请时需要街道开证明,他们不但不开,还说三道四的刁难。二零一四年,她的外孙毕业应国家号召入伍,街道也刁难不给签字,说她炼法轮功情况复杂等等。二零一零年她儿子找到一份比较好的工作,领导面试都同意了,但后来听说她炼法轮功,儿子的工作也没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9/河北保定市战桂英遭受的迫害-344023.html

保定市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7-18: 莲池区公安分局南大园派出所
保定市南市区长城南大街1165号 0312-2126660

王跃: 15103123077
杨青: 15832221299
赵世昌:15103122656
张继川:15103122650

2019-06-20: 保定看守所: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旅游路,邮编071000
所长:刘翔18633623999
保定市莲池区政法委:
办公室:0312-3103865
常务副书记韩晓军0312-3328926、13082358858
维稳办主任佟刚0312-3103988、13331268866
防范办主任王文涛0312-3111339、13930868855
保定市莲池区公安分局:
地址:天威东路2166,邮编071000
办公室:0312-5077500
局长郭建民 0312-2025241
南市区分局:
地址:保定市环城南路78号,邮编071000
电话:0312-2026457
局长翟国辉0312-5071866、13833072888
副局长黄长春13333128128、5097429999
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邮编071000
电话:0312-5066110
所长靳郁
指导员高远
副所长易小航(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莲池区检察院:
地址:保定市裕华东路800号,邮编071000
检察长戴军峰
副检察长李志均
副书记李文学(分管案件管理监察部)
副书记居志强(分管政治部)
副检察长:赵德峰、张长虹、王勇超(分管侦查监督部)、张建良(分管公诉部)、史金明(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政治处主任:秦长胜、黄春雷(分管工会)
检务保障部部长周占江
案件管理检察部部长贾荣君
与孔红云事件相关的检察官:胡勇、王岩

2019-05-16: 保定看守所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旅游路 邮编:071000
所长:刘翔 186336239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