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北京市 >> 崔国梅,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怀柔区琉璃庙乡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7-03-21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16: 涂晓敏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北京警察迫害的事实
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法轮功学员涂晓敏、赵平、李淑云等七人开车外出一游,傍晚返回北京,在高速路口通过进京的怀柔汤河口综合检查站被截留,随后被非法关押到怀柔看守所和顺义区看守所遭受洗脑迫害。

目前,已有陈春花、赵平、涂晓敏、李淑云、谭守礼获释,崔国梅被劫持到怀柔区天仙峪村九神庙山庄洗脑班迫害,目前是否回家情况不详,王如胜3月31日被转到房山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北京怀柔办案管理中心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三月八日,因查到涂晓敏等七人是法轮功学员,当时怕走漏风声,首先控制每人的手机,叫来了不少警察,晚上九时左右,一行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执法办案管理中心(简称办案中心),非法拘禁和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所有随身物品及手机被收走,其中有真相手机、护身符、U盘和伍佰多元真相币。

在办案中心,每位法轮功学员被分隔,由不同的民警非法审讯,涂晓敏被带到一间信息采集室,要求她录指纹、拍照、抽血,因涂晓敏不配合,被民警李爱峰和另一名警察强行野蛮控制头部,抓住头发照相。

李爱峰在讲话间趁人不备,突然迅猛抓起涂晓敏的手,让另一民警迅速扎针采血、取指纹,其暴力行为使涂晓敏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手指、手腕多处破皮流血,腿上身上多处软组织青紫(有的受伤部位在看守所验伤时和验伤后才被发现),另一在场民警说:“哼,现在是政策好了,要是以前不打死你!”

李爱峰拿了涂晓敏的手机,因要指纹识别,李爱峰用暴力抓涂晓敏的手指按在手机上想解锁开机,没有得逞。当晚由李爱峰和一刘姓民警非法审讯涂晓敏,涂晓敏不配合他们的审讯,作了零口供,只给他们劝善讲真相,告诉他们:“警察应该把精力用在抓社会上的真正罪犯上,而不是抓做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谁迫害谁遭天谴。”

折腾到半夜二点多,涂晓敏才被放回一间留置室休息,后来赵平、李淑云等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也在被审讯后,一同关押在此,因为没有吃晚饭,大家又渴又饿又累,和衣而坐或靠,作了短暂小息。

三月九日,分别有民警来带离李淑云、赵平去她们的家非法抄家,崔国梅的家钥匙直接被从她包里搜走后,直接拿去抄家(未带崔国梅本人)。临近傍晚,李爱峰和另一民警拿了所有人的手机来(包括真相手机),欺骗大家说:“来把你们的手机认领回去。”大家以为要被释放了,相信了他,认好手机后,却不让她们动,拿了档案袋分别装上,写上名字,就拿走了,大家才知道被欺骗了(到最后释放时,也未归还)。

晚上,五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一楼大厅,一民警向她们宣读了非法拘留三天的通知(后来三天期满,又延期到一个月),让签字,大家拒绝。约晚上10点多钟,涂晓敏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顺义区看守所,陈春花则被劫持到怀柔看守所,后来得知,这是因为怀柔看守所只有一个女监室,而法轮功学员又不能同关在一个监号,所以分送了二个看守所。

二、顺义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

'顺义看守所大门'
顺义看守所大门

三月九日晚,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后,被逐一叫去做验血、验尿等各项体检,说如不配合将被强制执行,至十日凌晨二点多,才办完体检等手续,分到各监室,其中崔国梅被非法关押在7号监室,李淑云被关押8号监室,涂晓敏被关押在9号监室,赵平被关押在10号监室。

很多人都认为看守所就是把人押在那里不出事就行了,不会主动迫害在押人员。但从目前所有在顺义看守所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经历来看,看守所在劳教所解体后,已把“转化”法轮功学员当成了一项任务,顺义看守所对几乎每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求在“三书”上签字,不签字,就用株连处罚的连带方式绑架、唆使其它在押嫌疑人员一起参与迫害。

在精神和有限的空间中逼迫,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上用刑具,如手铐、脚镣约束,用“钉板”、“坐板”处罚和虐待,剥夺基本的人权,如限制如厕,不准放风、不准购买食品、不准换洗衣服、不准洗澡等,事事需要请示和批准,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用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在“三书”上签字的目的,实质把以前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用来对付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学员,其目的都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以下是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详情。

1、 法轮功学员涂晓敏遭受的迫害

涂晓敏,女,贵州人,54岁、大学文化。三月十日凌晨,涂晓敏被投入9号监室,晚上八时多,队长孟璐和另一狱警来点名,涂晓敏没有按要求的规矩报班,被孟璐破口大骂,骂毕说罚九号监室全体十六人第二天“坐板”。

坐板本是看守所日常管理中的一个环节,平时正常是早中晚各坐板一小时左右,坐板时,要求大家在大辅板上排坐整齐,每人双腿盘坐,如军人坐姿,二手放于双膝,腰挺直,坐板中整个身体要求纹丝不动,不准说话。监室有视频和音频监控,坐板是平时在押人员最害怕的一环,被处罚坐板则是打破平时的时间安排,除了吃饭、睡觉其它时间都必须这样坐着。

三月十一日吃完早餐,就要求坐板,涂晓敏对同号人员说:“你们和平时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接受体罚。”可大家都说不敢,要乖乖坐板。随着坐板时间的增长,大家就开始对涂晓敏指责和谩骂,劝的、骂的、哭的响成一片,这种株连处罚被狱警在看守所已运用到炉火纯青,所有在押人员对狱警唯命是从,不敢对处罚说一个“不”字,都是把受伤害的怨恨发泄到法轮功学员身上,涂晓敏觉的她们很是可怜,为了不牵连她们受苦,不让她们仇恨大法,只好答应按要求报班。

在涂晓敏答应按要求报班后,当晚狱警同意其他人员不再坐板,但罚涂晓敏继续坐板,每天坐板时间长达12小时。坐板期间,9号室的管班徐海林把涂晓敏叫到办公室,涂晓敏投诉对她的体罚,徐海林却说:“哼,那天要是我,马上给你上大板。”意即让涂晓敏坐板这处罚轻了。徐海林要求涂晓敏写“认罪书”,徐从办公桌里拿出一厚叠材料,对涂晓敏摇晃着说:“看这些都是法轮功学员写的。”说进这里来都得写,进来了就得有个态度,并威胁说:在这里的表现决定了你在这里被关押的时间。

涂晓敏说自己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多年久治不愈的咽喉炎炼法轮功好了,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无罪无错,我们只是过路就被关进来了,有什么罪?徐恼怒的说:“不要跟我说这些大道理,就一句话签不签?”涂晓敏断然拒绝了徐的要求。

涂晓敏回监后,其它在押人员知道了徐让涂晓敏写“认罪书”,全号在押人员(除极少数不发言外),开始积极配合狱警逼迫涂晓敏答应在“认罪书”上签字(狱警和在押人员已经对此形成了套路),威逼每天不断的升级,参与威逼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到最后整个坐板时间都是此起彼伏“签不签”的威逼声、辱骂声,污言秽语惊动了值班狱警。狱警在监控中问在吵什么,听说是大家在给涂晓敏“做工作”就默许无声了(按要求,坐板时间不能说话,更不能骂人)。

三月十六日上午,徐海林和孟璐同时来到9号监室门外,以涂晓敏不会背监规为由训斥涂晓敏(实质是为了加重处罚逼写认罪书),同监室因毒品入监的傅爱霞和涉嫌诈骗入监的杨慧为了在狱警面前争表现,二人带头当着二狱警的面大声辱骂涂晓敏,连带祖宗八代都骂上,徐和孟心知肚明,并不加以制止。

徐海林和孟璐二人把涂晓敏带到办公室,处罚涂晓敏戴脚镣手铐15天。孟璐指使徐海林写理由:在所内洪法炼功。涂晓敏当场揭露她们陷害,后来徐在办公室给涂晓敏戴上脚镣手铐后,往监室走,整个通道响起了哗啦啦刺耳的铁链声(脚镣约十斤重),徐海林为了用此恐吓其它在押法轮功学员,叫涂晓敏走慢点,说让大家都看看,各监号的人都默默的注视不敢出声。

涂晓敏回到监号,戴着脚镣手铐,继续坐板,号内有个云南姑娘见涂晓敏被如此处罚难过的流泪,怕人看见,把头埋在二手腕间,还是被号长发现了,走过去指责她:“搞的你好象还挺同情她似的”。同情心在那样的环境都不能有,流泪的自由都不能有,只能一起共同作恶才能被接纳。所以明白的人说:“只有你们(法轮功学员)在教人做好人!”

涂晓敏从三月十六日中午戴着脚镣手铐坐板后,下午的半小时放风也被取消了,采用一切手段折磨迫害,平时喝水、如厕都要由号长打报告,狱警允许才行,一次涂晓敏说肚子痛,要求如厕,被狱警拒绝,说什么坐板时间不能如厕,而其他人随时报告都可以如厕。

吃饭一结束,就立即叫涂晓敏坐板,不给任何休息的机会,特别当孟璐当班时,监控时刻盯着涂晓敏,动一下就训斥,腿盘不到位要被训斥,每天坐板时间增到了13个小时。中午大家午休时,涂晓敏大都被排值中班(因值夜班起床脚镣发声会影响他人,所以全部排中班),值中班时,涂晓敏站在监号过道二小时,一动不能动看着大家睡觉,因为一动,脚镣发声,会惊扰大家,每天的站、坐中,每分钟都是煎熬,被折磨中,涂晓敏消瘦、疲惫、虚弱,疼痛,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各种的压力和处罚,目的就是要涂晓敏写“认罪书”,此后徐海林多次询问涂晓敏是否回心转意,只要签字,马上解除脚镣手铐和坐板,都被涂晓敏拒绝。一天,徐说:“不写认罪书那写个保证书?”涂晓敏仍然拒绝,徐说:“那你戴(指脚镣手铐)到31号”(此类处罚的最大期限)。

有一天,坐板中涂晓敏听监号的人在说检察院的人来通道了(在通道走一趟),涂晓敏起身奔到门口,叫住检察院的人,向他投诉,可那个穿着制服、戴着检察院徽章的人(出所后查询知驻检人员,叫郑玉彬)并不听涂晓敏说什么,见到涂晓敏戴着脚镣手铐,一边装糊涂,一边冷漠和傲慢的说:“不是爱折腾吗,折腾吧,不是时间还没到吗?”可见其巡检也就是摆门面,走过场罢了。

每晚的点名报班,每个在押人员都要按要求报告:“身体健康,一切正常,谢谢狱警。”不正常的也没人敢说不正常。涂晓敏多次报班说:“因为坐板时间太长,前胸后背难受,腿痛、屁股痛。”孟璐听了又是暴怒的训斥,说:“这是对你的惩罚!”报班时开记录仪,说到对她们不利的和她们骂人训人时就关闭记录仪。

涂晓敏戴脚镣手铐坐板到三十一日才被解除,从三月十日入所到四月八号被释放,在顺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之多,累计从入所共被罚“坐板”二十天,每天坐板时间长达十二到十三个小时。

事后有个在押人员说:“给我500万我都坐不下来。”可见坐板给人的折磨是巨大的,而且其中有十五天24小时被上手铐、脚镣,穿着棉衣棉裤和衣而睡,在睡的通辅上分到的床位,人多时还不够一人的肩宽。因为铁链的响声,为了不惊扰大家不能半夜起床上厕所,不敢多喝水。

二十天坐板期间,不准换洗衣服,洗头,洗澡,洗漱也只是在如厕时,拿毛巾打湿后,匆匆擦一把脸,有次太匆忙,涂晓敏一手指在厕门上被夹伤,指夹盖变乌紫,疼痛万分。如厕时间,通常只有2、3分钟左右,短是1分钟,加上长时间坐板,致使涂晓敏近十天没有解大便,后大便干硬结块,无法便出,使肛门破裂出血,用手指才抠出大便。坐板期间,还取消了涂晓敏购买食品的权利。

一个月的迫害对涂晓敏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损害,同时监号里参与迫害最积极的二人也遭到报应,傅爱霞从大骂涂晓敏那天开始就拉肚子,每天拉6、7次,傅爱霞每天求医吃药,但至涂晓敏被释放出所,傅爱霞拉肚子也没完全好,案子被退回重新侦查,每天忧心忡忡;杨慧怕坐板腿痛,争表现,也大骂涂晓敏,但每天同样因腿痛和高血压天天求医吃药,腿痛却并不减轻,事后杨慧问涂晓敏恨不恨她,涂晓敏说:“我真不恨你,但你做的事给自己增加了罪业。”

2、法轮功学员赵平遭受的迫害

赵平,女,51岁,北京人,刚一进看守所,赵平体检血压高,狱警让她吃药,赵平说:我没病,不吃药,只要允许我炼功就没问题。但她们不让她炼功,还对她破口大骂。

三月九号,监室管班赵莉把赵平带到办公室谈话,赵平给她讲:“我们是正常出行,被无缘无故非法关押,公安属于违反法律程序,是违法行为。”最后赵莉给她打印了一张有谈话内容的纸,让赵平签字,赵平看里面有很多不是她所说的话,就拒绝签字。

过了几天,赵莉又把赵平叫到办公室,说要她写“悔过书”,还说:“你也劳教过,见识过如果不转化我们什么办法都有。”赵平斩钉截铁地说:“那一切免谈了!”赵莉就要来脚镣和手铐,给赵平戴上。

回到监室后,赵莉搞株连,体罚全监室的在押人员,唆使在押人员围攻赵平,骂大法、骂师父、骂人等等,其中一名在押犯人还情绪激动的犯了病,狱警赵莉还威胁赵平:我可不保证她们(对你)有什么更过激的行为。言下之意,如果在押人员对赵平动武威胁时,她不能保证赵平的安全。

对于这种侮辱性行为和看守所的违法行为,赵平提出抗议,多次向赵莉和队长孟璐提出要面见驻所检察官郑玉彬,她们说:“检察官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所以直到赵平被释放也没有见到郑。

在此后的体罚期间,剥夺了赵平正常购买食物、放风和娱乐等一切活动,二十四小时戴着脚镣和手铐,除了吃饭、睡觉,都要盘腿坐板,如厕、喝水都要打报告,经允许后才可做。

赵平最后因血压高,拒绝吃药,看守所怕出意外担责任,于三月十八日以取保的形式将赵平释放。

3、法轮功学员崔国梅遭受的迫害

崔国梅,女,四十多岁,北京市怀柔区琉璃庙乡人。崔国梅三月十日被投入顺义看守所7号监室,当天因为崔国梅拒绝出监室门戴手铐(提审时要抱头,蹲在地上,戴着手铐,才让出门,完全就是犯人的待遇,无任何人格尊严),被马上处罚“钉大板”。当班狱警叫来三个男狱警,把崔国梅强制按倒在监室内的大通辅木板上,戴上手铐、脚铐,两臂伸直,整个人呈大字型,再用钉子将四肢固定在木板上,整个人无法动弹,保持着这僵硬的姿势三天三夜。其间不能下地,不能上厕所,吃喝拉撒都在床板上,由同监室的其它在押人员来操控身体,没有任何人性和尊严,这样使整个监号也充满异臭。

同时,警察也让在押人员共同仇恨法轮功学员,觉得一切都是法轮功学员带来的,由此给法轮功学员施压,要求按她们的规矩做。当时三月的天气还较冷,也不让崔国梅盖被子,让她冻着。

在三天大板结束后,崔国梅被三个在押人员抬下床板,四肢都不会动了。四月八日上午,崔国梅在顺义看守所被释放时,当天就又被当地610、政法委、派出所、乡政府、村大队的人共同劫持非法关押到怀柔区天仙峪村九神庙山庄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在洗脑班呆了四天,他们让崔国梅看录像,她不看,警察给她上大挂。

三、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柳艳梅、王茹兰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因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在公交车站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人恶告被绑架劫持到北京顺义看守所。

柳艳梅因为不背监规,被女狱警孟璐“钉板”三天,钉板是把手脚呈大字型用铁链子钉在床板上,四肢被固定不能动,大小便在上面拉,室内恶臭,尤其是夏天,其他人员都无法忍受这种臭味,辱骂、强迫柳艳梅按照狱警的要求做。

孟璐又找法轮功学员王茹兰谈话,要求她放弃信仰,王茹兰老人说这怎么可能?孟璐随即实施报复,颐指气使地叫嚣全室人员都必须坐板,即盘腿坐在床板上,上身笔直,谁稍动一点全监室人员就会遭到更加重的处罚,致使她们都痛苦不堪,有的得了痔疮,有的得尿道炎,有的恶心头晕,有的哭……哀求、埋怨、指责、冷言冷语到最后是辱骂,都指向了王茹兰。孟璐之所以采取这种阴毒的手法,是因为王老太年事已高,六十六岁了,心脏不好,还“三高”。

(2)法轮功学员魏俊如等遭受的迫害

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报道,法轮功学员魏俊如,因为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用水、上厕所,都要打报告,获得准许后才能去。

还有一个北京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因为不签“三书”,徐海林就说:给她把有四十种刑都上了,看她签不签?

5、顺义看守所参与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北京顺义区滨河小区法轮功学员杨明华,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被迫害的虚弱消瘦,给她服用了不明药物,全身奇痒难忍,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至十日“保外就医”,十月十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九岁。

二零一一年,顺义区木林镇法轮功学员何秀兰在顺义看守所被迫害成脑血栓状态,送劳教所拒收。何秀兰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被迫害离世。

其它在顺义看守所被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王友彬(斌)、苏丹、李英等。

顺义看守所其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孟璐、狱警徐海林、赵莉,其行为已构成虐待被监管人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等,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将保留对迫害者追诉控告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6/涂晓敏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北京警察迫害的事实-352577.html

2017-04-10: 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崔国梅被劫持到洗脑班

崔国梅,女,40多岁,琉璃庙乡人,2017年3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在怀柔高速公路琉璃庙段收费站绑架7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崔国梅崔国梅被劫持到顺义区泥河看守所,狱警对崔国梅进行残酷迫害,上大挂三天三夜(将四肢大字型固定在床上),4月8日又将崔国梅劫持到怀柔区天仙峪村九神庙山庄洗脑班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0/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5226.html#174100016-1

2017-04-09: 北京怀柔汤河口综合检查站绑架的七名法轮功学员已全部获释

三月初值“两会”期间,对进京人员更是严格设防,须人人出具身份证,在电脑系统查验,没有带身份证的在检查室报身份证号和姓名,拍照比对,无任何可疑才能放行,在此提醒进京法轮功学员注意安全。

2017年3月7日,听说有一法轮功学员在通过一个进京检查站时被绑架,2017年3月8日下午,北京通州的赵平、丰台区的李淑云、昌平的陈春花,谭守礼、崔国梅、王如胜、贵州的涂晓敏七人在通过进京的怀柔汤河口综合检查站时被查到法轮功身份被截留,随后被怀柔区汤河口派出所非法扣留。

六人3月10日晚凌晨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非法关押,陈春花被劫持到怀柔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人没有同押一处,听说是怀柔只有一个女性监室,而法轮功学员不能同处一室关押)。非法关押期间,每个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陈春花绝食十天,其间被三次灌食,赵平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10号监室,被上手铐、脚镣,截至3月19日,已知赵平(高血压拒绝治疗)和陈春花已经被释放,崔国梅关押在7号监室、李淑云被关押8号监室,涂晓敏被关押在9号监室。

崔国梅因拒绝出门戴手铐,被上了三天“大板”,即把人四肢锁定在大通辅的在床板上,吃喝拉撒都由同监号在押人员来操作,没有任何人性和尊严;涂晓敏因拒绝写认罪和保证书(以前劳教所和监狱要求写的“三书”现在已添加到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之中)被罚“坐板”二十天(双腿交叉盘坐在辅板上,要求纹丝不动),每天坐板时间长达十二到十三个小时,基中二十四小时被上手铐、脚镣十五天,每天和衣而睡,二十天坐板期间不让换洗衣服,洗头,洗澡,入厕需请示由监室班长报告狱警申请,致使涂晓敏一个星期没有时间大便,后大便结块无法便出。坐板期间,还取消涂晓敏放风和购买食品的权利。北京的谭守礼绝食三天,详情后续补充。

截止2017年4月8日上午9点多,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的其余五人被以“保释”的身份释放,要求离京需报告,释放时手机未归还,被没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9/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5154.html

2017-03-23: 北京怀柔汤河口综合检查站绑架七名法轮功学员补充
2017年3月8日上午,北京通州的赵平、丰台区和义的李淑云、昌平的陈春花,谭守礼、崔国梅、王如胜、贵州的屠小敏等七人在通过怀柔检查站时被拦截,被怀柔区汤河口派出所非法扣留。七人被送到顺义看守所和怀柔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据悉,赵平和陈春花已经被释放,谭守礼、屠小敏、崔国梅、李淑云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7-03-22: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怀柔警察拦截 四位近况不明
三月八日上午,北京通州的赵平、丰台区和义的李淑云、昌平的陈春花,谭守礼、崔国梅、王如胜、贵州的屠小敏等七人在通过怀柔检查站时,被拦截,之后被怀柔区汤河口派出所非法扣留。目前,赵平和陈春花已经被释放,丰台区和义的李淑云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其余人近况不明。

三月八日上午,赵平、李淑云等七人被拦截时,车上有三部真相手机、几十张护身符,还有大概五百元左右的真相币被警察抄走。

李淑云被非法抄家

李淑云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三月九日下午二点左右,和义派出所片警李勇带着怀柔派出所警察,去李淑云家中。其中一个警察未着警服,所有警察均未佩戴执法记录仪,且无法说清执法所依据法律的情况下,出示搜查证,进入屋内,非法搜查。他们抢走李淑云家的《论语》大镜框、挂历等物品。过程中,家人多次质问警察所依据法律条文,被问警察一言不发。之后,警察让李淑云本人签字,确认物品,遭拒绝,未作任何交代便离开了。

至今李淑云家中不知道到底被警察拿走了什么东西。家人已经向怀柔分局督察投诉,同时,正向怀柔区检察院提起控告。第一次投诉时,怀柔区公安分局督察态度蛮横,询问其家人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并威胁:你要说你是炼的,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抓你。

赵平遭非法抄家

赵平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三月九日下午,怀柔分局的李爱峰和怀柔分局的国保大队的两个警察,和当地派出所的片警,还有居委会主任,来到赵平家非法抄家。国保大队的两个警察同样没穿警服。他们抢走四本大法书。赵平已经向预审的警察提出抗议,指出他们违反法律程序,捏造证据,破坏了她的正常生活。

顺义看守所非法关押:手铐、脚镣、“上大板”

在顺义看守所,在警察的教唆下,同监室的犯人辱骂大法,其中一个赵姓狱警对赵平说:“你看她们这么骂你们,我可不能保证她们会不会做什么更过激的行为。”以此威胁恐吓赵平。赵平对此提出抗议,多次要求约见驻所检察官郑玉彬,但郑玉彬一直没有任何回应。

同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的赵平、屠小敏、崔国梅,都被上了手铐脚镣,号里的犯人曾经说起,崔国梅好像被“上了大板”,即把人锁在床板上,不让下地,不让上厕所,吃饭喝水不管,做什么都在床板上,而且穿的衣服非常薄,现在天气很冷,晚上也不让盖被子,二十四小时让她冻着。

其中谭守礼曾经绝食三天,原因是因为号里的犯人在警察的教唆下辱骂大法。

怀柔看守所灌食折磨陈春花

在怀柔看守所,陈春花拒绝报姓名、地址,绝食十天,其间被三次灌食。灌食后,警察就将食管留在体内。最后,第十天,警察给陈春花测量血压,水银柱一直升高,根本不停下来,警察吓坏了,最后不得不放人。

期间,陈春花因为绝食,在医务室的时候,警察特地开会三个小时,讨论是否要给她“上大板”。最后,陈春花告诉他们,她心脏不好,因为警察担心她绝食身体出现问题,怕承担责任,所以最后警察放弃了给她“上大板”。

被绑架之后,七人被分开关押在怀柔和顺义看守所,截止三月十九日,已知赵平和陈春花已经被释放,丰台区和义的李淑云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其余人具体近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2/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怀柔警察拦截-四位近况不明-344589.html

2017-03-21:在北京怀柔被绑架的赵平等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3月8日在北京怀柔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赵平、李淑云、谭守礼、崔国梅、陈春花、周桂英等人的手机已经被警察扣留,请与他们联系的同修注意安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1/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75.html

2017-03-20: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怀柔被绑架情况补充
3月8日上午,北京通州的赵萍、丰台区和义的李淑云、贵州的小敏(名字不详)、昌平的小花(名字不详),潭守礼、崔国梅等七人(还有一个老大爷名字不知道)在通过检查站时被拦截,之后被怀柔区汤河口派出所非法扣留。9日下午2点左右,和义派出所片警李勇带着怀柔派出所警察去李淑云家中。在其中一个警察未着警服,所有警察均未佩戴执法记录仪且无法说清执法所依据法律的情况下出示搜查证进入屋内非法搜查。抢走《论语》大镜框一个,挂历等物品。过程中遭到家人多次质问所依据法律条文,被问警察一言不发。让李淑云本人签字确认物品遭拒绝之后,未作任何交代便离开了。至今家中不知道他们到底拿走了什么东西。家人已经向怀柔分局督察投诉,同时正向怀柔区检察院提起控告。(第一次投诉时怀柔区公安分局督察态度蛮横,询问其家人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并威胁,你要说你是炼的,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抓你。)在那之后,几人被分开关押在怀柔和顺义看守所,截止3月19日,已知赵平(高血压拒绝治疗)和小花(绝食多日)已经被释放,丰台区和义的李淑云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其余人具体下落暂时不详。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0/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03.html#1732003540-1

北京市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2-13:通河县国保大队队长:张士国 15326628122
台凤海
王姓警察
浓河镇派出所副所长:王汗富
钟玉春 宅(57475899)(13936055078)
夏立民 宅(57491123)



2019-01-10: 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路10号 邮政编码:100078
院长:鲁桂华 15699852001
副院长:王金山、董建中 13311501657、崔杨 15699852036、苏丽英 010-87552098
审判委员会委员(院长和副院长均在内):
鲍雷、毕东丽 13311501357、谢恩品 010-87552099、吴宝生 15699852702
孙涛 15699853301 饶林生 15699853052 张素莲 15699852462 谭劲松 15699852403
肖大明 13911832918 李经纬 87552701 杨小勇 15699852701 王志军 13601338587
王辉 15699853099、赵瑞罡 15699852258 靳起 15699852501、郭鹏 13601277259
主管刑事一庭庭长李凯:电话:010-87552365、13911870682,主审法官:王欣(女):010-87552393、书记员:吴燕
庭长:张素莲 15699852462
副庭长:黄小明 15699852363 刘硕 15699852391
审判员:孙轶松、王志东 15699852373 王丽娜 13311011006 韩绍鹏 13522512390
刘克河 15699852347 金昌伟 15699852358 朱洪范 1569985242 丛卓义 15699852436
王洪波 15699852472
助理审判员:王丽丽 15699852395 程靖翔 1569985244 1张慧芳、刘万琨15699852370
王敏 15699852420 陈林林 156998532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