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4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 吕慧芝, 女, 57


出生时间: 一九六三年二月生
个人情况: 三十五年教龄,一级教师,优秀班主任,属于宜良县匡远街道办事处中心学校在职在编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南羊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7-01-3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9-21: 云南宜良县教师吕慧芝遭中共迫害经历
云南宜良县教师吕慧芝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六年七月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吕慧芝结束冤狱回家,这期间被开除公职。二零一九年八月被撤销教师资格证书。

吕慧芝,女,一九六三年二月生,昆明市宜良县人,有三十五年教龄,一级教师,优秀班主任,属于宜良县匡远街道办事处中心学校在职在编教师,因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九月被调至山区教学一年。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吕慧芝到宜良生态公园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罚金五千元。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吕慧芝被开除公职,取消工资待遇。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吕慧芝结束冤狱回家。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吕慧芝被撤销教师资格证书。

一、被绑架、抄家、非法审讯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两点左右,吕慧芝拿了几本法轮功真相资料到宜良生态公园发放。发完后,就在树下看《明慧周刊》,正要回家时,突然来了四、五个警察,抢过她的包,把她绑架到一辆面包车上,带到蓬莱派出所审讯室,抢走了她衣袋里的家门钥匙,强迫她坐在老虎凳上,照相。

宜良国保大队一个段姓的警察拿着吕慧芝的县城住所家门钥匙去抄家。因当时家里没人,吕慧芝放在皮包里的十张十元面值的真相币、手机被抄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下午他们又来到吕慧芝乡下住所,由南羊街办事处治保主任邱进福带领国保警察和南羊派出所警察,找到吕慧芝母亲家。问她母亲是否拿着吕慧芝家门钥匙,要她母亲打开吕慧芝家的房门。警察从吕慧芝家中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还有《转法轮》、《精进要旨》、《洪吟》、新经文等书籍13本。《明慧周刊》、《明白》等报刊39册、传单24份、光盘16张、储存有修炼心得体会的U盘4个、SD卡4张、印章7枚、10元真相币共一千元、电脑主机一台、打印机一台。

在蓬莱派出所审讯室里,宜良国保警察和610人员对吕慧芝进行非法审讯,一直追问她书是哪里来的?真相币的小印章是哪里来的?你家里的打印机为什么不打印真相资料?还问她为什么不诉江?还问她你家里还有桶自喷漆,是用来干什么的?还说我们没有去办公室把你抓走吧?

吕慧芝一直在给警察讲真相,换班的警察来了,有一个警察交代下一班警察,不要跟她讲话,跟她讲话你就犯法了。夜里来了个女警察,睡在长条凳上值班,旁边还有一个长条凳,吕慧芝要求从老虎凳上下来睡觉,他们不准。一直在老虎凳上到第二天下午,由国保一个姓段的警察和几个不知名的警察带到宜良县公安局内取指纹、按手印,后又带吕慧芝到医院体检。并说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就连夜送到昆明市看守所。

二、在看守所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夜间,吕慧芝被关进了昆明看守所内2-10过渡监房,狱警叫读报员(牢头)让吕慧芝脱光衣服、裤子检查,做三个下蹲。然后让她挤在十多个人的大板中间睡觉,因为两天没睡觉。吕慧芝觉得头晕。早上七点,吕慧芝又被叫起来。因为才进去的人没有钱,没有办法购买卫生纸、牙膏、牙刷、洗衣粉等基本生活用品。原本按照规定,过渡监室有公共的卫生纸等生活用品,给新进来的人使用。但牢头不给吕慧芝卫生纸,借口是吕慧芝不背监规。

吕慧芝在2-10监房二十多天后,就被关到2-7监房。主管这个监房的狱警是陆赞,狱警交代牢头,监视所有人不许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谈论法轮功,不许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不许炼功。昆明市看守所在押人员洗头、洗澡,只能洗冷水。大冬天也只能洗冷水。房顶有太阳能,小风池里有热水管,但就是不让用热水。每个监室都贴有一张菜谱,但都是做假,为了迎合上级的检查,其实每天吃的都是水煮莲花白。

在看守所,每天要做十二个小时左右的奴工,如做各种圣诞彩灯。只要一有上级检查,就把做彩灯的材料藏起来。如被问到是否干活?要回答不干。因为看守所按规定是不允许干活的。但是昆明市看守所每个监室都有劳动定额,如果完不成就要集体被罚,如不准看电视、不准买小食品、不准买加菜。干活、吃饭慢一点的,都被牢头骂的狗血喷头。个人完不成劳动定额,就被罚晚上值班(共计四个小时)。晚上睡不了觉,第二天照常干活。

吕慧芝还经历了被强行抽血化验。当时值班的狱警是穆晴,叫吕慧芝去抽血化验,吕慧芝不去,穆晴就叫来几个在押人员来拖,拖不动,又叫了四、五个力气大的在押人员,把吕慧芝从小风池抬到监室的大板上,按住手脚,牢头用膝盖压住她的胸部。吕慧芝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叫在押人员用毛巾塞住她的嘴,强行抽血,堵嘴的毛巾拿出来都是血,牙龈和嘴角都被擦伤了。吕慧芝要求约见驻所检察官,填了约见表,最后音信全无。期间写过两封信给女儿,女儿也没有收到。

三、遭构陷被非法判刑

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宜良县公安局一个男警察晚上六点多钟到看守所宣布逮捕吕慧芝。过了几天,又有人对吕慧芝非法提讯了四次。第一次有三、四个人,其中一个是宜良国保大队姓段的警察(去抄家的警察);第二次是蓬莱派出所姓赵的警察,他告诉吕慧芝他姓赵(经办),案子已经上检(交检察院);第三次是检察院的两个男警察,问是不是在钱上印的“佛光普照”?第四次是检察院两个女警察。期间,有个姓犹的律师来见了吕慧芝四次,没有问案由。一直劝吕慧芝写个“悔过书”就可以回家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吕慧芝收到了宜良县检察院的起诉书(2016)402号,公诉人是张琳梅,还有学生的证词。警察问:“你们老师有没有给过你们小册子?”学生回答:“没有。我们老师对我们很好,从来不会打我们。她教我们按真诚、善良、忍让做个好人。我们后黑板上还写着真诚、善良、忍让。”学生说的这些话,后来就成了公诉人所说的“利用工作之便,向多名小学生宣传法轮功。”

四、秘密开庭,没有律师出庭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看守所一大早就叫吕慧芝出去开庭,事先没有通知。到了宜良县法院,审判长将伦、书记员谢颖瑞、公诉人张琳梅、陪审员肖丽仙、曹晴慧已到场。旁听席上没有人,家属、亲朋无一人到场。吕慧芝要求律师出庭。法警说:“你没有请律师。”证人也没有出现在法庭上。一看就知道是秘密开庭,当庭没有宣判。

之后,吕慧芝在看守所收到宜良县法院的判决书,被非法判刑三年。吕慧芝不服,上诉到昆明市中级法院。中院没有开庭,只是复核了一下口供,就非法维持原判。

一个优秀的班主任,只因修炼法轮功,在教室黑板上写了真诚、善良、忍让,家里有几本法轮功书籍,就成了罪证。竟然剥夺了吕慧芝三年人身自由,使她的身心饱受摧残。不仅如此,吕慧芝从被非法抓捕之日起,就被迫失去了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家中合法的私有财产被抢劫,随身携带的家门钥匙、钱物被非法扣押,至今没有归还。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匡远街道办中心学校通知吕慧芝的丈夫杨建诚老师说,多发了吕慧芝的工资,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零一七年七月,合计人民币30723.96元,叫他上交中心学校。家中亲人受到身心伤害,所在工作单位受到影响。这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江泽民犯下的无数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的罪证之一。

五、在女二监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吕慧芝被劫持到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当天早上,她被拉到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医院体检,到中午就被非法关到九监区——过渡监区。先被带到食堂二楼堆放杂物的地方,狱警强制吕慧芝脱光衣服裸照。换上监狱的囚服、囚鞋。从看守所带去的衣物,除一条内裤、一双袜子外,其它一律没收。

监控吕慧芝的狱警是夏昆丽,两个包夹一个是宋静(湖北人,贩毒),另一个是杨红梅(贵州人,贩毒)。吕慧芝被关到307监房。刚到监房,狱警夏昆丽就把她叫去谈话,问个人信息及家人联系方式,并说:从今天开始,你半天学习,半天劳动。要背《服刑人员行为规范》38条,每周写一份思想汇报。

第二天早上,吕慧芝从307监房的铁窗向308监房看了一眼,因308监房关的是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吕慧芝被两个包夹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骂了一早上。到中午,吕慧芝问包夹,哪条监规、哪条法律规定我不可以看?她们骂的更凶,扯到了狱警办公室,当时是李国英值班。李国英说看就看了。但马上就把吕慧芝调到301监房。从此,就受到包夹天天辱骂,处处刁难。经常因为看了其他法轮功学员一眼,就受到辱骂。

每天上厕所是最困难的事情,有时解大便刚蹲下,包夹就喊起来,走!要是不起来,更是被骂得狗血喷头,造成精神紧张,很长时间解不了大便。加上每天坐十多个小时的小板凳,造成多数法轮功学员便秘。夜间其他服刑人员可以自己去上厕所,而法轮功学员必须得包夹看着去。为了避免更多的辱骂,吕慧芝在每天下午4点以后就不再喝水。

由于吕慧芝不写思想汇报、不写自传、也不看狱警拿来的书,半天学习,半天劳动就改成了全天劳动。在十米长的条上缝各种图形的珠子,叫珠绣。由于完不成劳动定额,星期天休息日被罚去走正步,就没有休息日。包夹也不能休息,拿小板凳坐在边上看着。包夹韦秀红(毒贩)把怒气全发泄到吕慧芝的头上,干活动作慢一点,就被辱骂。

包夹说:不认罪,就不许买日用品。要买,就每个月写申请,而写申请的格式是固定的,要写某某某犯了什么罪,等于是变相认罪。吕慧芝没有写申请,也就不许她买日用品。没有牙膏、洗发水、洗衣粉、最难的是没有卫生纸。有一次上厕所,吕慧芝用水冲洗了一下,包夹宋静就在走道里大喊:吕慧芝偷水洗屁股。有时她只能捡一些别人丢弃的硬纸芯来用。睡觉、走路,包夹都前一个、后一个的看着,走慢了骂、走快了也骂。一天到晚找茬、挑刺。要上厕所包夹故意不去,说影响她们干活。只有包夹想去的时候,才可以跟着去。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早上,出监劳动,吕慧芝在监狱宿舍楼下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天下午就被狱警夏昆丽收监,隔离关押。之后,夏昆丽拿来一张扣分单,叫吕慧芝签字,说:你违反了监规,扣十分,严管三个月,吕慧芝没签字。从此,吕慧芝就被剥夺通信、打电话、家属会见、购买食品日用品的权利。

每天的洗漱是下午打半盆水到监房里,洗脸、刷牙全在里面。不准洗头、洗袜子、洗内裤。一个星期才让洗澡、洗衣服,全部加在一起三十分钟的时间。除了安排上厕所、每周洗衣、洗澡、狱警叫出去谈话外,不能够离开监房半步,全天近十四个小时坐小板凳,白天劳动,晚上学习。随时有一个包夹监视,但两个包夹可以自由出入。

严管期间,每周洗的衣服由包夹拿出去晾晒,包夹故意刁难,不晾晒吕慧芝洗过的湿内裤和袜子,也不准晾晒在监房里,要她把湿内裤和袜子放在干衣服下面。同监室的一个服刑人员说:蹲大牢就够苦了,你们法轮功坐的是牢中牢、狱中狱,你大牢小牢都坐过了。

刚严管的那几天,吕慧芝早上一起床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主管狱警夏昆丽叫吕慧芝去谈话说:不要喊了,严管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以前解除严管要写申请,现在不用写了,到时间就解除了。实际是骗吕慧芝

严管了五个月后,吕慧芝整个精神状态非常差,头晕目眩,走路不稳。主管狱警夏春丽怕承担责任,把吕慧芝叫到医务室要她签字,说不吃药,出现问题自己承担后果。并说如果你死了,你女儿、你母亲以后来找我们的麻烦咋办。吕慧芝拒绝签字,李国英把吕慧芝拉到医生对面坐下。夏昆丽拿摄像机,拍假视频,让医生说;吕慧芝,你的血压很高,你不吃药,出了问题要自己负责。其实吕慧芝当时的血压并不很高,高压130,低压80 。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零一八年三月的整个冬天,吕慧芝都是在狱中狱的小板凳上度过的。不准同监室的人与她讲话。吕慧芝上厕所捡别人丢弃的硬纸芯来用,包夹杨红梅还说:也是你没有来月经,如果来月经看你咋办。主管狱警夏春丽还说:监狱规定,严管期间不写申请就不准买日用品,你不写申请,我也没有办法。吕慧芝要求夏春丽出示监狱对严管服刑人员的所谓“规定”,但是上面并没有写要写申请,只是写着每月限消费100元,只可以买日用品。他们就用这种办法来逼迫吕慧芝。严管五个月后,牢头就不准同监室的服刑人员把废纸芯丢到垃圾桶里,更不准任何人与她讲话,更不准给她纸用。吕慧芝就捡不到硬纸心了,有时出现意识模糊状态,在包夹和狱警的软硬兼施下,吕慧芝被迫写下了解除严管的申请。

严管解除后出监劳动,吕慧芝从二组调到三组,主管是狱警李国英。这时吕慧芝身体状况很差,有一次晕倒在厕所门边,觉的周围的一切都离她好远。后来被包夹拖到监室床上,休息了一下,才恢复正常。

吕慧芝后来想到,要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更多监室的人。就每天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为了阻止吕慧芝,就谩骂和哄骗,还安排其他人来劝说。还喷了两次辣椒水,一次在车间,一次在二楼谈话室内。新调来的李队长把吕慧芝叫到谈话室,谈完话,她自己和包夹都用湿毛巾捂住口鼻,锁好门窗。把一整瓶辣椒水完全喷在吕慧芝的头上,并让包夹堵住门不让她出去。回到监室后,同室内的人都被呛得咳嗽不止。后来贺队长叫嚣:谁要是再喊,就直接打翻在地。吕慧芝三次被按倒在地,二次被多个犯人拳打脚踢。

吕慧芝身上被包夹张清柳(毒贩)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被罚站,不给饭吃,把打来的饭菜倒掉;不给水喝,把打来的水倒掉;还不准上厕所。包夹在狱警的授意下,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对法轮功学员侮辱、谩骂、讽刺,想尽办法对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狱警还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多少来考核包夹的分数,分数高的可以减少刑期。包夹就成了女二监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吕慧芝结束冤狱,家里人来接吕慧芝回家。县610谷少俊、南羊镇小学校长尹明红、南羊司法所工作人员周春梅等也堵在监狱门口等吕慧芝。周春梅叫吕慧芝签字,吕慧芝拒签。狱警把吕慧芝在监狱拒签的释放证等叫她丈夫杨建成代签了。

六、持续的迫害,非法监视居住

出狱后,邪党人员威胁吕慧芝的丈夫,吕慧芝五年内不得离开宜良县,去昆明市也要当天去、当天回。要吕慧芝本人拿着释放证到当地派出所报到。回家后,吕慧芝的丈夫就叫吕慧芝去派出所报到,吕慧芝以为是去办理落户手续。吕慧芝签了字才知道不是办理户口,而是重点监视。吕慧芝的丈夫经常被他们威胁,只要他们一打杨建成的电话,他身体就出现不适。吕慧芝的丈夫就把怨气发到吕慧芝的身上,对吕慧芝大呼小叫,说:人家要把我害死了。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为了避免邪党不法人员对丈夫的骚扰。吕慧芝就与丈夫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当天中午,桥头营副村长邱永斌领着南羊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周春梅、侯丰,到吕慧芝家中,要求签字,并说每个季度要回访一次。吕慧芝拒签,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再骚扰她丈夫了,她丈夫已经和她离婚了。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早上,南羊街道办事处治保主任邱进福带领宜良县国保大队人员段某光、李海等几个警察,其中一名男性警察肩头上别着摄像机,闪着红灯,到吕慧芝的家敲门,要求谈话。吕慧芝把他们挡在门外,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出示一条目前中国现行有效的法律。问他们哪条法律说修炼法轮功是违法的?段某光说,我不跟你说这些。吕慧芝说,你们是执法人员,不讲法律,讲什么?段某光恼羞成怒的说,看起来,字你也不签了,以后你再敢去贴,我就把你铐起来,五年不得离开宜良县。骂着开车就走了。当天,他们开车又骚扰了本村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签字。

过了几天,匡远镇中心校打电话叫杨建成(吕慧芝的丈夫)过去,说把你妻子吕慧芝的教师资格证交上来。杨建成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们自己去找她吧。之后,匡远镇中心校让人带了一份《宜良县教育体育局文件》,撤销了吕慧芝的教师资格证。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中秋节上午,吕慧芝到南羊街买花生,发现路上有人跟踪。之后,发现门前派有邻居看守,只要一出门就跟踪。有一天去亲戚家做客,她家的车一到南羊街街口,治保主任邱进福就用手机给车子拍照。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的违法的跟踪监视居住。这是严重的侵权行为,更是对国家法律的蔑视。

二零二零年五月 二十二日早上九点多钟,南羊街办事处治保主任邱进福带领南羊司法所周春梅一行十多人到吕慧芝家骚扰,吕慧芝不在家。他们就到吕慧芝母亲家,问东问西,并告诉她母亲事后要吕慧芝到办事处一趟,并说他们还会再来。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多左右,桥头营村治保主任邱进福、南羊司法所周春梅一行十多人到吕慧芝家敲门进行骚扰。她女儿开门后告诉妈妈不在家。他们给吕慧芝女儿照相后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1/云南宜良县教师吕慧芝遭中共迫害经历-411986.html

2019-08-04:云南法轮功学员吕慧芝出冤狱之日遭威胁
云南法轮功学员吕慧芝,于2019年7月26日上午出狱,昆明宜良县610、国保、派出所,还有她原工作学校的校长等人,去监狱门口恐吓并胁迫家人,要求刚出狱的吕慧芝每周必须到当地派出所报到。只能在宜良县内,如果到昆明看女儿,必须当日返回,更不得去外地。并以做教师的丈夫和女儿的工作、工资相威胁。这种株连政策给家人造成严重的精神负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4/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91022.html

2017-01-29: 云南昆明教师吕慧芝被非法判刑三年
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南羊法轮功学员吕慧芝,五十四岁,南羊小学教师。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吕慧芝在宜良发真相资料,被便衣绑架、抄家后送昆明市看守所。家属为她请了当地律师为她辩护。

二零一七年一月底,得知吕慧芝已被秘密开庭,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现已被送往云南第二女子监狱。

吕慧芝在看守期间,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和公安陪着她的爱人去看了她,爱人拍摄了家里老人离世后家中境况及女儿哭泣着哀求她“转化”(放弃信仰)早日回家等视频放给她看,希望他能配合公安和“610”。

吕慧芝在“610”威逼亲人制造压力或扣去退休工资的威胁下,仍然坚持不愿改变自己的信仰。

吕慧芝关爱自己的亲人,她只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就被中共关入冤狱,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特务组织却威逼她的家人给她施加压力,是“610”在撕裂亲情,破坏人伦道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9/云南昆明教师吕慧芝被非法判刑三年-342383.html

昆明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20-08-20: 2019年中旬专管分监区由五个组变成三个组,负责的警察:一组:李芳;二组:张婧;三组:刘婷。

九监区监区长:司晓燕
九监区副监区长:何昕楠
九监区队长(教导员):贺敏
九监区队长:李春艳
九监区队长(专管法轮功):冉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监区长:张鹤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何奕霖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艳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爱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路西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陈达瑞
九监区警察:夏昆丽
九监区警察:张连芬
九监区警察:马英
九监区警察:耿存兰
九监区警察:杨忆曼
九监区警察:杨雪娇
九监区警察:魏正天
九监区警察:保毅

2020-08-13: 云南女二监九监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负责警察:
一组:李芳
二组:张婧
三组:刘婷(是专管迫害何莉春的警察)
其他责任警察
九监区监区长:司晓燕
九监区副监区长:何昕楠
九监区队长(教导员):贺敏
九监区队长:李春艳
九监区队长(专管法轮功):冉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监区长:张鹤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何奕霖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艳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爱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路西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陈达瑞
九监区警察:夏昆丽
九监区警察:张连芬
九监区警察:马英
九监区警察:耿存兰
九监区警察:杨忆曼
九监区警察:杨雪娇
九监区警察:魏正天
九监区警察:保毅

2020-07-30: 女二监被追查国际追查的其他狱警名单

女二监除了以上6名主要责任人被列入“追查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查名单外,还有以下68人被列入追查名单:

孙凌爽、林小婉、景娥、宋建丽、司晓燕 、李翔 、曹锐、妥红芬、张迎芯、靳娟娟 、沈丹、叶融慧、郭琼生 、王艳、杨永芬、马丽霞 、曾觉 、王丽 、周颖、景绒、郑频、倪丽宏、李莹瑞 、孔茵茵 、李金会 、张定芳、雷亚梅、王琳琳、梁敏、朱梅、王国燕、王昆鸽、王红、朱玲、丁桧、丁一、李吉、李燕、周莹、王黎黎、杨永芳、龙雪松、张楠、黄涛、于桂云 、吴旭英、万雪梅、汤玉芳、张燕华、赵晓霞、雷煜 、张英、倪丽江、文晓琴、刘振华、孙晓红、吴剑波、张瑛、王燕、赵峰 、刘燕、刘彬山、刘淑琼、夏昆丽、林晓雯 、张顶芳 、陈竹芬、梁洁。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