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市 >> 李军民, 男, 42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6-10-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0: 被剥夺博士学籍 武汉研发工程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武汉市研发工程师李军民,因为修炼法轮功、依法上访讲真相,被非法拘禁、强迫洗脑、被剥夺博士学籍。

现年四十二岁的李军民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遭受严重迫害。李军民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李军民先生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惊人变化及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事实:

1、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惊人变化

从高中开始我就逐渐多病缠身,久治未愈。了解到钱学森等科学界泰斗对气功和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的理性支持态度,我也尝试过气功锻炼。但是从当时无数传出来的功法中以及古代佛道两家修炼方法的书籍中,我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锻炼的、快速见效而又便于长期坚持的一种功法。甚至很多气功是骗钱的。

到一九九六年六月,在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攻读硕士研究生阶段(一年级下学期末),因为各种医疗手段和锻炼方法都未见明显祛病效果,我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学业的继续进行。这时,气功杂志对畅销书《转法轮》的广告简介和《光明日报》上的一篇批判法轮功说是迷信的文章,分别从正、反两方面引起了我的兴趣,促使我亲自去找当时我们学校法轮功炼功点的学员实际了解法轮功的情况,并向她们借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来阅读、研究。

通过功法介绍和听了老学员们的亲身体会,我了解到,法轮功和社会上所有别的功法都不一样:法轮功修炼不讲那些形式,学员们来去自由,而重视以“真、善、忍”为原则的心性修炼,并炼五套功法达到性命双修;也不收学费,辅导员或老学员是义务传功教功,不求名利,只积功德;个人的炼功时间也可以根据自己情况灵活安排,有时间多炼,没有时间的就少炼,等有时间再补,但平时在遇到的各种矛盾、磨难中要重视自身心性境界的提高,心性多高,功才有多高;指导法轮功修炼的书籍可以通过书店去购买(我看价格远低于当时其它类似成本的出版物),没有钱买的还可以手抄;只要按照书中的要求去修炼,有没有见过师父本人,效果都是一样的。我又认真通读了借来的《转法轮》等法轮功的经书。法轮大法经书语言浅白却蕴涵着博大精深的法理以及法轮功修炼者们的纯正、祥和,深深折服了我——这就是我要找的修炼法门,我决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开始修炼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以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我身体状况发生了惊人的变化。那些从高中阶段开始接踵而来并长期折磨我的各种疾病,如:神经衰弱、偏头疼,紧张、失眠、不能连续用脑,慢性胃炎、胃溃疡、慢性十二指肠球炎,胸口疼、盗汗和咳嗽、阴虚火旺、鼻炎、鼻窦炎、关节疼等等,在不到一个月内、甚至有的在几天以内就统统消失了,一身病就这么神奇的痊愈了,人变得浑身轻松,精神饱满。

同时,因为法轮功的著作教人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自身的修炼,要求重视德行和心性提高,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变化,心性和思想境界大为提高,性格变得乐观开朗,为人更加善良、宽容和真诚。修炼一个月后回乡下老家时,一位高中同学说我比上个学期变化好大啊,性格平和多了。

因为修炼,虽然内心把个人名利看淡了、尽量顺其自然,但法轮功的法理要求修炼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作为学生,放下个人名利争斗之心,只管去认真地学习知识。因为私心杂念少了,思想更加清净专注,效率高,身体也好,所以学习成绩更好了,有一门学位课考试还得了满分。修炼后这一学年(二年级),我被评为该年度“三好研究生”。在五十多位同学中,我硕士一、二年级学位课总平均成绩由当初考入时的最后几名,跃升到第三名,申请并获准第三年开始直接攻读博士学位。随后,修完了本专业博士学位课程,进入论文课题研究阶段。

法轮功教导修炼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实验室公用的电脑硬盘小了,逐渐难以满足大家使用需求。父母家境困难的我,用自己的奖学金(当时约一千二百元)买了大容量硬盘装在公共电脑上给大家用了好一段时间,直到有同学毕业转让电脑给我才拆装回来做论文。

处于扬灰层的实验室,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积满灰尘。因为整个实验室面积很大,大家又忙自己的事,在没有具体人值班搞卫生的情况下,往往每人来工作时就用抹布把自己的桌椅抹一下。我看到,大家坐在周围落满灰尘的环境中,而且大家在走动时,地上的灰尘还是会扬起来落在大家的桌上。真正解决问题只有把整个屋子的卫生搞干净。我就每隔一段时间抽空把整个实验室的卫生彻底搞一次。同时用几个拖把、几块抹布,把仪表桌上和地上的灰清洁完,每次一个人干一个多小时才能搞干净。

曾经,一位师妹看到计算机系的一位同学在学校BBS上对我所在的电信系发了一封感谢信,讲的是我偶然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现金和多张银行卡,我马上根据钱包里面的电话号码联系失主本人来认领,并谢绝任何回报。她跟贴说:师兄一向不错,学识和人品。其实,拾金不昧,对于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在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而操控国家机器非法取缔、打压法轮功之前,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我感觉自己与健康、充实和幸福为伴,内心祥和而坦荡,自身的变化也带动着周围环境向良性发展。

2、依法上访讲真相被非法拘禁和强迫洗脑、失去博士学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我持续了三年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滥用权力指挥下,各地公安机关大规模逮捕和拘留法轮功教人炼功的辅导员;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公安部发布非法取缔法轮功的多项公告决定,无理宣称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直接剥夺和侵犯上亿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结社自由、言论自由、上访申诉控告权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基本权利与自由。被控告人江泽民滥用手中权力,操控全国电视、广播、报纸等新闻媒体,滚动播放中央电视台编造的所谓“一千四百起因练法轮功自杀、死亡案例”等虚假新闻,大肆诽谤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抹黑、栽赃宣传,严重侵犯了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学员名誉权。

作为修炼法轮功的受益者,我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对国家和民众负责,于七月二十六日赶往北京依法上访。希望通过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真相特别是亲身修炼的体会,希望政府能够明白实情、纠正错误。可是到达北京后,发现信访办成了抓人办。北京警方和来自各地的警察、便衣在江泽民的权利指挥下,大肆抓捕依法上访的法轮功修炼者。

由于北京的招待所在江集团的非法指使下不接收法轮功学员住宿,我只能在京城流浪,风餐露宿,等待能够申冤讲真相的机会。期间多次因为是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而被北京警察任意带去派出所讯问,然后要求驻京办联系学校把我带回。由于上访无门,冤情没有结果,我不甘心就此被遣返,于是数次从驻京办走脱,继续漂泊。直到大概八月底,被房山警察非法拘禁到收容所(十六年了,已经记不太清名字,可能是个看守所,或是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几天,直到约九月中旬,校方派人把我带回学校。

回学校后,学校领导把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在利用后勤集团招待所办的临时洗脑班里面,限制人身自由,强迫接受江泽民集团操控下的媒体、广播、电视的滚动式谎言洗脑。并要求我们写洗脑节目后的所谓“体会”和对法轮功的“认识”,逼我们“转化”,并以学籍、前途相威胁。还利用家长、亲情来逼迫;叫系里面的老师、同学用各种说法和人情来动摇;安排所谓的研究哲学和宗教的“专家”来辩论、说服我们放弃修炼。

法轮功所有书籍都是经过了正规渠道合法出版的叫人向善的书籍。法轮功师父并没有收我一分钱学费却使我明白了做好人和修炼的道理,并很快让我获得了身心健康。作为了解真相的法轮功的亲身修炼实践者和极大的受益者,我不愿违背做人的良心去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即使面对压力也绝不应该去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而是摆事实、讲道理、坚持说真话。

通过了解事实,众多师生明白了真相,有个研究生同学告诉我,他的导师听到我这种情况后对我非常佩服,说在这种情况下还敢于坚持自己的理念和观点的,难得。

在没有达到江集团要求的“转化”、“揭批”后,学校先对我强行休学约半年。回校后,仍不让我继续博士论文的研究工作,除非我妥协、违心地写那些他们要的东西,否则只能先做硕士论文毕业答辩后离校工作。我就先完成了硕士论文答辩。然后去女友家,说明我得准备找工作了。

我女友的妈妈(后来的岳母)不甘心,对我因讲真话和炼功而遭受不公正对待,问当时的系总支部书记马某:为什么不让他继续博士学业,共产党员不让炼的话你可以开除他的党籍。马某说我不“转化”,又套用了江泽民污蔑法轮功的说辞。女友妈妈气愤地质问:他们炼法轮功的讲真、善、忍,做了什么坏事啊,邪在哪里?!你们共产党尽搞假的,吃喝嫖赌、贪污腐败,你们才是邪教!随后马某告诉我女友的妈妈,让我回校看个东西。我从女友家回校后看到研究生院贴的通知,把我的博士生学籍以私自外出为由取消了。

3、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和谎言毒害,使我毕业找工作遭受歧视、通信自由被非法侵犯和被非法监视

当时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江泽民集团不遗余力地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抹黑。尤其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控告人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公然污蔑法轮功为“×教”及后来的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以被控告人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策划、炮制了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并利用中央电视台和全国范围新闻媒体大肆渲染煽动,使不明真相的社会公众、警察、官员和执法者对法轮功产生巨大的仇恨、恐惧,促使迫害形势不断升级,遍及各个领域和角落。

在二零零零年底,我论文答辩后离开学校去应聘找工作时,主动把亲身经历和事实真相告诉了那些招聘单位。本来很看好我,要录用我的国内通信行业的几个大公司的招聘主管,虽然面对法轮功修炼者无辜遭迫害深表理解同情,但顾忌于江泽民无理智的迫害政策在那时邪气高涨着,也一时也不敢答复接收我了。有的主管是校友,告诉我,其实不必要主动告诉他们我自己炼过法轮功,就像“六四”后很多参与者说自己没有参与一样,那样大家可以当作不知道,应聘后你就上你的班,待遇会很好,但是你自己写出来了,我只好写上去(当时江集团的压力对一些大公司造成的内部政策)。还有一家单位招聘主管在江集团制造的恐怖气氛和谎言欺骗下,看到我的简历资料中提了法轮功的事,就放一边不再看了。后来我应聘到第一个工作单位——武汉正远铁路电器有限公司(该单位的两位招聘领导看了简历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委托熟人到我学校调研我修炼法轮功前后的真实情况,然后电话通知我决定聘用我)。

但在被控告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大环境下,由于我修炼过法轮功,在单位我仍成为暗中被职能部门非法监视的人。我的通信自由在江的政策下被随意非法侵犯(在该单位蹲点的警官王某有一次曾经对我说,有人给我邮寄法轮功的资料。但我本人却没有看到寄给我的该信函,可见信件被私拆毁弃或者非法没收了)。单位也因为江的迫害政策而受到了压力。两年多后,二零零三年五月,第一个单位找些看起来很可笑的借口解除与我的劳动合同。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有时候其实自己也想离职,但签了五年合同。后来当时的人事主管蒋某说(她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炼法轮功),你(在学校)读书就读书,炼什么法轮功呢?说明单位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受压了。我该交接的东西都交出了,房子也退出来了。但应该归还给我钱物的很多手续被拖拉,虽然我多次提出来要求归还,但单位以各种理由拖延,我的硕士毕业证和学位证被非法扣留在那里至今,以及每月付一千五百多元、已经持续还了两年多的房款,合计约四万多元人民币,至今未归还给我。

4、江泽民集团的恐怖政策,使母亲失去合法修炼环境,旧病复发而去世

江集团制造的国家恐怖主义的迫害形势,导致我以及同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母亲,每天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

我母亲原来浑身是病(如疝气而不能挑重担,动过几次手术也没有治好,还有妇科病和痛风、胀风等,我还很小的时候就曾见妈妈多次被送急救),也是久治不愈。我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很快祛病健身的神奇经历告诉了母亲,母亲也因此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她修炼法轮功不久后身体也很快地恢复了健康,甚至人看起来比以前更年轻,在家里主动承担着里里外外的很多事。

但在江的迫害开始后,因我被剥夺博士学籍,以及全国不断发生的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致残、致死的恶劣形势(我以前身边的校友、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硕士李长军,因为修炼法轮功和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一年被湖北公安迫害惨死,年仅三十三岁),这些都使母亲整天提心吊胆,压力极大。

而在母亲生活的家乡,因江泽民的非法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下,平时能给予母亲在修炼上帮助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限制了来往。母亲从此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后,因母亲文化不高,难以独自坚持认真看书学法和炼功。在正常的修炼环境被破坏及长期的担惊受怕下,母亲的身体状况出了问题,修炼前的病症再次出现,在二零零七年初母亲病倒了,在一进食后又出现了多年前还没有修炼时出现的急胀风(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母亲曾经有一次差点死过去)导致昏迷,被弟弟送到医院后不治。

正是由于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直接地,导致我失去博士学籍、放弃了自己想要从事科研工作的人生目标,也进一步失去了当时待遇更高的工作机会,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间接地,使我母亲失去应有的合法炼功环境后,原本因为修炼而健康的身体,旧病复发而离世。

这些对个人和亲人所造成的精神伤害、经济损失难以估量。而我的这些被迫害情况及其损失,在众多修炼过法轮功的公民中只是沧海一粟。

5、江泽民对好人的恐怖迫害政策,整体上摧毁着中国社会的道德和人性良知,使人人成为受害者

“君子坦荡荡”,在一个正常社会里,人们不需要互相时时防范。可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文明古国,今天假货、毒货泛滥成灾,各种诈骗案层出不穷,为了私利几乎可以人人为敌,甚至近亲之间灭门惨案也时有发生。谁凶、谁狠,谁会玩花样、耍手段,谁就是强者,而且被人羡慕、吹崇。人们之间为了私利互相算计,或者互相表面恭维,拉帮结伙。谁淡泊名利,谁对人说真话,谁敢为了大局当面提意见和建议,谁就是愚蠢。谁不想往上爬捞权或者捞钱,那就认为不是“智商低”就是“情商低”,甚至是“神经病”。古代柳下惠能“坐怀不乱”,可是今天中国要是谁不喜欢美色,在江的淫乱治国带动下,有些人简直就认为应该是哪方面功能有问题。贪官们情妇成群,互相不断刷新纪录。他们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行径又带动着整个社会的败坏。为什么成了这样?看看“真善忍”的信仰和实践者法轮功学员们这十六年来的遭遇就知道了。

当监狱或劳教所的贩制假药、吸毒卖淫、杀人放火的其他在押人员能因为虐待、逼迫“真善忍”修炼者放弃信仰而减期的时候,那些犯人学到的是什么?不就是等于告诉他们千万别回头做好人、做好人还不如做坏人吗?

当教师和家长逼着自己的学生、孩子,“为了前途,胳膊扭不过大腿,哪怕写个假的保证也行”,他们在告诉下一代什么?不就是颠覆传统是非观、道德观的那套汉奸逻辑吗?

当逼着法轮功学员违心揭批、出卖自己的恩师、出卖自己的好同修的时候,不等于告诉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个人利益,什么伤害别人、甚至恩将仇报的事都可以做吗?告诉人们不必要讲什么诚信和节操、忠贞不渝吗?

当医院因为江集团邪恶至极的迫害政策、能背地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而红了眼后,扩展到社会上带来的是什么?为什么街上有小孩被挖眼睛,流浪汉被活摘器官后抛尸?还有什么底线可言?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中国人相信善恶因果的天理循环。谁做的事都得自己去弥补、偿还。明智的官员们会及时回避,洁身自好。但在江集团诱惑、胁迫下参与了迫害好人的那些各级官员和工作人员,因迎合迫害政策而扭曲人性、欺骗良知,这何尝不是一场在摧毁着他们良知和真正生命的浩劫?他们也是真正受害者。而这一切,被控告人江泽民为罪魁祸首。法轮功学员控告首恶江泽民,也是在用慈悲唤醒良知,包括给那些曾经的助恶者及早回头的机会。

如今,江集团的罪恶在全世界都捂不住了,正义的潮流、历史前进的巨轮谁也挡不住。谁想挡,那都是螳臂挡车。就像曾经数年参与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医生的前妻,终于在二零零六年站出来曝光这惊天黑幕,随着良知的觉醒,为了给自己和家人的赎罪,将来各级官员和各领域中也必然会有更多的迫害知情者、参与者站出来指证:江的非法迫害政策,胁迫他们参与过哪些环节。江泽民集团的倒行逆施所带来的对中国人民人性良知的空前浩劫中,人人不自觉地因此都成为了受害者。人人都有权利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0/被剥夺博士学籍-武汉研发工程师控告元凶江泽民-315370.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1-09: 湖北武汉东湖熙园绑架案 曝光水果湖派出所电话
水果湖派出所所长及副所长电话:02788085725
水果湖派出所部份警察号码
盛莉 18986091317

姚家岭
黄茂强 18986091367
孙绪松 18986091375
汪兰
杨国华
刘学强 电话:13317136228

郑微 18986091372
科苑
副所长:申东辉 电话:18986091508
周本胜 18986091360

陈念 18986091355
刘佑雄 18986091379 放鹰台
孙维斌 电话:18986091406
郑志强 18986091429
李冬生 18986091363

东湖路徐原 15997446772
水果湖横路
李志浩 18986091377
梅红云女 18986020761

周婕 18986091361

2018-12-29: 洪山分局妇幼警务站警察:吴福飞,王格,王凯,张子龙,聂臣,谢力飞,王萍,张丰,吴纲,警务站的电话是:027-87109850
杨园派出所 :办案警察汪可(音)手机1532730754015387077512
武汉市杨园派出所:
邮编:430063
电话:027-88085500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柴林头东区特1号
副所长:刘忠志,手机:1898606888718186051801
教导员:张南庭,电话:027-86819427(办公);027- 87307530(宅);手机:13907107811

2018-11-08: 相关单位电话:
武汉市公安局: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武汉市国保处:027-85393569
国保一处,国保支队:027-85395240
徐精华,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办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焦 健,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办027-853935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