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市 >> 梁锦峰(新新), 男, 9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6-10-01
案例分类: 遗孤案例  拘留/绑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0-01: 从小心灵遭创伤,广州男孩随外婆控告江泽民(图)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小弟子梁锦峰(小名新新),今年只有九岁,从他三岁记事起,就因父母被绑架判刑,心灵遭受难以磨灭的创伤。

新新出生于二零零七年二月,曾幸福地和爸爸、妈妈、外婆生活在一起。但是,二零一零年八月之后,这一切突然间发生了变化,小新新过早的领会了亲人离别、失去父母照料的痛苦。

一、爸爸妈妈不见了

1.家门被贴了封条,挂了把大锁,爸爸妈妈不见了,三岁的新新哭得很厉害

“爸爸妈妈开门!妈妈开门!新新回来了!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开门?你们不要新新了吗?”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周五下午,妈妈罗小娟把新新送到佛山市外婆家,对新新说要出去办点事,过一天就来接他。

然而八月二十二日周日,妈妈没有来接,新新急了,周一一大早六点多,就拉着外婆去找。祖孙俩奔波两个小时,来到了越秀区的家门口,只见门上贴了封条,还挂了一把大锁,不让进屋,新新就拍门:“爸爸妈妈开门,新新回来了,妈妈开门!新新回来了,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开门?你们不要新新了吗?爸爸妈妈开门,快点开门!我好想你们,爸爸妈妈开门,快点开门!”

2.三岁的新新不肯离开贴了封条的家

新新一遍又一遍的拍门,哭着很厉害,外婆知道出事了,劝新新跟外婆回家,新新不肯,外婆抱住新新哭起来,祖孙俩一起哭。好多人看到这悲泣的一幕,都来劝新新回家,可没找到爸爸妈妈,新新不肯走。三岁的孩子,似懂非懂,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善良的门卫阿姨给孩子弄了点粥,新新吃了一点,又想起上楼看看妈妈回来没有,妈妈还没回来,新新拍着门又哭起来:“爸爸妈妈开门!我好想你们,你们是不是不要新新了!”门卫阿姨说:“你先回去,等他们回来,我打电话给你。”新新不肯走,说:“我等爸爸妈妈回来。”想起又哭,想起又哭。

外婆带新新到越秀派出所去问,方知女儿女婿于八月二十一日周六晚被越秀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抄家,恶警抢走了他们家的几台电脑、MP4电子书、大法书籍、大法资料以及他们的护照、港澳通行证、身份证、小孩户口簿、现金等。后来得知,这次是“610”统一行动,波及省内外,前后大约三十多人被绑架,新新父母所在的学法小组、资料点全部遭破坏。

晚上七点多,门卫阿姨给新新买了点水果、小食品,说带新新去找妈妈,和外婆把孩子领到了回佛山的地铁上,到站了,新新不肯下地铁,还要回去找妈妈,外婆就抱着新新在地铁里坐来坐去、坐来坐去,坐到地铁十一点都快停运了,新新喊累了、哭累了、睡着了,外婆这才拿背带把新新背回了家。回到佛山外婆家时,已经半夜十二点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孩子的心灵遭到很大打击和伤害,几乎天天都哭着要外婆带他回原来居住的房子去找爸爸妈妈,原本天真活泼的新新变得沉默寡语,脾气暴躁,不愿与人交往。

3.“我小阿姨不见了!我小阿姨不见了!”

新新的外婆罗金凤女士那时很困难,自己没有经济收入,为了营救女儿女婿,还要顶着巨大的压力,拖着虚弱的身体(血压也升高),几乎天天在外奔波:跑法院、检察院、国保大队、派出所、找公安、请律师、退房搬家、每月去看守所送钱送物等。

外婆没有更多时间带新新了,准备让新新上幼儿园。但是由于小孩户口簿被越秀区国保大队抄走,新新上不了学,去国保大队要也没要到,外婆只好帮新新找了一家私人幼儿园。

在幼儿园,新新天天哭,有时坐在椅子上发呆。老师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想爸爸妈妈。再问,他说:“害怕。”“怕什么呢?”“怕婆婆(外婆)不见了。”“你想爸爸妈妈吗?”“想啊,很想。我怕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外婆也不要我了。”

一天早上,小阿姨送新新到幼儿园后,去了趟洗手间,没告诉新新。突然不见了小阿姨,被遗弃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新新急得到处找没找到,他放声大哭:哇!我小阿姨不见啦!我小阿姨不见啦!哭喊声是那样的惊恐和绝望,小阿姨出来见他这样,不禁抱住他,也伤心的哭了起来,俩人一起哭。

可怜的孩子啊,有多少人能读懂你幼小的心灵所遭受的那份创伤。

4.“他是反动派的儿子,该打!”——新新辍学

幼儿园的老师并不能理解新新的心灵创伤。新新天天在幼儿园哭,时间长了,老师烦了,竟气得打了新新两个耳光,新新被打得大哭,隔壁班的小孩都能听到。孩子的心被打得更痛啊。“老师骂得很大声。”“老师骂你什么?”孩子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听不懂。”

幼儿园有次搞体操比赛。新新心情不好,动作没做好,老师没有拿到奖金,很不高兴,又狠狠地甩了新新一巴掌。时隔多年,新新说起来,还用右手扶着右腮帮子说:“打得我好疼好疼。”

新新回来告诉外婆后,外婆去问同学,新新为什么被老师打,同学说他们说的“他是反动派的儿子,该打!”外婆听了很伤心,不敢告诉新新,怕孩子再次受不了刺激。

新新不愿去幼儿园了,因为老师会打他、骂他。但是外婆实在忙不过来,好不容易“熬”了两个多月,新新死活不肯去了。

二、见到了戴手铐的爸爸妈妈

新新抱着戴手铐的爸爸、妈妈痛哭一场,从那以后,新新不再哭了

爸爸妈妈被非法关押在越秀区看守所期间,恶警不让三岁多的新新见父母。 直到十个多月后的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越秀区法院对他们第一次非法庭审,新新才见到了爸爸妈妈,这种场合大家都很难过。新新看到妈妈手上戴着手铐,说:“妈妈,我帮你搞开它。”他使劲掰,掰不开,就抱着妈妈大哭;又一把抱住爸爸的腿,哭着不让爸爸走,爸爸说:“不要哭,回去多读书。”

自从见到爸爸妈妈后,几乎天天哭着要找爸爸妈妈的新新不再哭了。

外婆在奔波中,也遇到了好些好心人,派出所所长对祖孙俩很同情,说人如果是他们抓的,看到你们一老一小这种情况,他就放人了,但是人是国保大队抓的,已经送看守所了,他也没有办法。

检察院也不想判新新的爸爸妈妈,把案子退回公安三次,但公安一定要判,检察院的人对罗金凤说:如果你家孩子不炼了,就可以放回来,炼就不行,人家一定要判。检察院的人也没有办法,就好心的给了罗女士几百元,对她说:你回去好好带这个小孩、带好老人,实在带不了,就把小孩送孤儿院吧,等他父母回来,再接回来。

罗女士很悲愤,说:如果法院判,我就带着小孩(新新)、老人(罗女士的八、九十岁的老母亲)住法院不走了,我没有经济来源,把孩子父母关起来,我没有活路了。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讲真相,最后,法院的人看到身体虚弱的罗女士抱着幼小的孩子,牵着八、九十岁的老母亲来要人,也升起了同情心,说:你小孩的情况我清楚,他们其实也没犯什么法,不就是因为炼个功吗!

三、妈妈回来了,精神压力很大

二零一二年四月,在罗金凤和律师以及法院等好心人的多方努力下,罗小娟被判缓刑(非法判刑两年,缓刑三年)。罗金凤把女儿接回了佛山自己的家。妈妈回来了,新新很开心,可以和妈妈一起读书炼功了。可是妈妈身体不好, 而且精神状况很差。

1.妈妈精神状态非常差

妈妈罗小娟在越秀区看守所的一年多时间里,遭受严重的精神迫害,因绝食反迫害,至少三次被野蛮灌食致昏死,送去医院抢救后被救醒过来,她自己说在看守所死过几回。

罗小娟刚回家时,精神状态很差,走到小区附近,都想不起自己的家要往哪个方向走,甚至男女厕所不分,经常自己干了什么都记不得、意识不清楚,外婆非常担心,到哪里都要看着她,怕出意外。回家很长时间后,罗小娟的精神才逐渐恢复正常。

2.妈妈开店之后一个月内遭偷抢五次,无法正常经营

为了解决生活问题,外婆和妈妈开了一间小卖部,妈妈拿货,外婆看店。由于新新的爸爸妈妈被绑架时,家中被抄出大量真相币。所以小店刚开张,就屡遭恶人骚扰、刁难、恶意滋事,妄图查抄小店,搜查真相币。这个暂且不表,还有更恶劣的。

新新的外婆在佛山开店十年,从未发生过偷抢事件,自从女儿被接回佛山后,小店开张不久的一个月之内,连续发生了多起恶意抢劫、偷盗事件。简直让新新的外婆、妈妈活不下去。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午一点,大白天,小卖部来了四个高大的男人,俩人开摩托,俩人下来假装买东西,趁新新外婆不注意,将老人推倒在地,并将老人横跨在身上的背包一把扯下、抢走,四个人逃之夭夭。包内是老人准备带老母亲去看病的、家人凑的三千多元以及两位老人的身份证件。新新的外婆马上报警,过了半个多小时警车才来,结果不了了之。

之后,新新的妈妈被偷三次,每次挎包都被剪刀剪破,手机、钱、身份证全被偷走,损失数千元;

新新的小阿姨刚发了薪水,晚上下班被摩托车一把抢走背包,近三千元现金、身份证、工作证被抢。

3.对妈妈持续的严密监控

小店被迫卖掉后,住房被安装窃听器、被盗、多次被陌生人开锁进来,银行帐户被监控

因为老被偷、抢,赚的还没有被偷走、抢走的多,小店勉强支撑两个月后,就开不下去,被迫卖掉了。

小店卖掉后,举家搬往广州番禺,又被恶人安装了窃听器。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下午,恶人趁罗小娟和家人外出时(外出时间不到一个小时),非法进入她家中盗走了家中一些物品。恶人还监控了她的银行账户。

罗金凤母女家,多次被陌生人开锁进来

新新妈妈回来一年多之后的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刑、坐牢整三年的新新爸爸回家,第二天下午,大家往新租的锦绣花园搬完东西,门窗、电灯都关好后,出去吃饭,晚上回家,却见灯大开着,阳台门也大开着。

二零一六年二月的一天,平时很少回佛山家的罗金凤有事回家,在佛山家中午休时,突然,两个陌生男人开锁进来,罗金凤很惊讶,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两个男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长得胖胖的,说来看房子,在中介拿的钥匙。可是罗女士刚换了新锁,也没给中介钥匙,他们哪来的钥匙?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恐怖的事情经常发生,以至于新新的小阿姨在外与人合租,不敢一个人住。

4.巨大的精神压力令新新的妈妈至今无法正常工作

小店被迫卖掉后,新新的妈妈试着出去找过几份工作,曾在幼儿园当过老师。一天上课,她突然泪流不止,上不下去,心情好难过,感到精神压力很大。外婆问她为什么?她说想起在看守所几次受迫害、差点被迫害致死的事情,心里很难过。之后又找的几份工作,也因同样的原因做不下去。

罗金凤就叫女儿不要去上班了,在家休息。过去受迫害的经历、邪恶环境的逼迫所造成的心灵创伤和精神压力让新新的妈妈至今无法正常工作。

四、浮肿的爸爸回来了,伤心的小弟子却要离家出走

妈妈回来一年多之后的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的爸爸从四会监狱回来了,他血压很高、皮肤瘙痒、长水泡,身体状态很不好,无法出去工作。

更糟糕的是,他的精神很不正常,完全象变了一个人,脾气暴躁、好坏正邪不分。看见丈母娘仍坚持学法炼功,就叫她不要炼了,说什么“不要炼了,要坐牢的!”“要被电棍电的!”“要被人家打的!”“要家破人亡的!”也不准他的儿子新新炼,说什么“我不想我的儿子也坐牢!”

一天,新新拿起外婆的《转法轮》读起来,爸爸看见了,竟然甩了新新一个耳光,骂道:叫你不要学,你非要学,法轮功不能炼!新新哭了。妈妈也很难过的哭了。

新新被爸爸打了很伤心,这么好的大法,爸爸却说不好,新新和外婆说,要离家出走,他不想回这个家了。外婆和妈妈商议,另租了一处房子,外婆带着新新另外住。不被爸爸理解的新新曾伤心的对外婆说:受迫害的是我,不(只)是他们,我哭、我害怕、我被打、我没有爸爸妈妈呀!

五、告别噩梦,奔向光明——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日子,新新好多次做噩梦,有时在梦中哭泣。有时在梦中惊叫:“不要抓走我们啊!”“不要抓走我们啊,妈妈很难过啊!”“啊,啊,妈妈很辛苦啊!”

新新终于把爸爸妈妈盼回来了,可是幸福并没有倒回到爸爸妈妈被绑架之前的时光,迫害还在继续,噩梦还没有结束。

妈妈刚回来时,“610”、警察和居委会等经常不定时的来家里骚扰,或者把妈妈带去审问。为了躲避监控、骚扰,新新跟着妈妈、外婆搬了七次家、八个地方,没有固定的住所,新新也没有固定的学校,每次都是刚读了一个学期就搬家,刚熟悉一个学校又搬家,这让新新感到心理压力很大。

无形的迫害和无所不在的严密监控、恐吓,压制得一家人喘不过气来。至今妈妈爸爸都因为身体、心理原因,无法正常工作。而更让新新伤心不已的是,爸爸放弃了修炼,还说大法不好。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罗金凤女士在同修帮助下,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八岁的新新很高兴,在起诉书后面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新的环境里,希望新新的外婆带好小弟子,希望大法小弟子新新能在脱离中共邪党的自由环境里,茁壮成长!也希望新新的妈妈、爸爸早日恢复正常修炼,给新新一个真正完整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从小心灵遭创伤,广州男孩随外婆控告江泽民(图)-335514.html

广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9-04-25: 广州市多宝派出所片警 翁广委 电话13535122131
广州市荔湾区政法委
地址: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西2号
邮编:510360
卞勇,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020-81677822、13602739391
梁国诚,政法委副书记 020-8159977313802758149
尹毅,政法委专职副书记、维稳办主任 020-8159978213903064756
陈英俊,区副书记、社工委专职副主任 020-81599793、13802986598
李鄂明,区专职副书记、区综治办主任 020-81599752、13312877108
王向荣,区防范办(“610”办)主任 020-81599751、13570125293
欧钢华,区防范办(“610”办)副主任 020-1599796、13802983077
王勇波,政法委办公室主任 020-81599787、18928990550
防范办(“610”办)业务一科:020-81599795
防范办(“610”办)业务二科:020-81599776
李建华,综治办副主任 020-81599831、13503010300
刘卫立,社工委专职副主任 020-81002772、13903069252
许立新,副调研员 020-81007203、13728035003

荔湾区多宝派出所
地址:广州市荔湾区逢莱路12号
电话:020-81206848
所长:徐国锋(上楼骚扰邻居)
教导员:陈月强

多宝派出所宝源社区
负责人,马开源 警号:033540 电话:13902492305
警长,吴观喜 警号:026931 电话:13926013948
副警长,卢俊华 警号:026925 电话:13676259585
社区警察,翁广委 警号:026048 电话:13535122131(上门敲门骚扰)
社区警察,王耀桔 警号:026923 电话:13602891478
社区警察,吴福明 警号:025947 电话:1350001381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