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雄县 >> 李成武, 男, 55

个人情况: 下岗工人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北保定雄县(原籍:黑龙江)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6-09-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1-16:被迫害致不能说话 李成武被非法判四年入狱
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被河北省雄县公安局国保队长郭军学带人从东北的老家劫持到雄县看守所。这期间律师会见两次,李成武一句话也不会说,只是两手在胸前划拉着。不知道雄县公安局不法人员对李成武都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雄县公安局看守所禁止任何人或与李成武有关的人、亲属探视。

六月二十七日,一辆急救车驶进河北雄县法院,当李成武被两名法警架进法庭时,其容貌已经无法被家属所辨认,五十多的李成武就像八十多岁病弱老人。审判长宣布开庭,公诉人念起诉状,没有律师辩护,而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成武已经奄奄一息非常虚弱,一句话没说。公诉人宣读完诉状,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

九月十七日,家属到雄县看守所去给李成武送衣服,才得知李成武已被劫持到外地。家属到法院去问,他们说成年人可以不通知家属。家属经多方打听,得知李成武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李成武被非法判四年。

几经周折,家属见到李成武时,身高一米七二的他,体重只有三十七点五公斤,家属会见时,依旧一句话也不会说。李成武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第四监狱。

肋骨被打断两根,生命垂危

在河北雄县打工的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早晨七点半左右,在集市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雄县国保大队两个人(一胖一瘦),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遭受了残酷的折磨。

李成武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关押四十四天,期间又遭受了各种非人的酷刑,长时间不准他睡觉,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多次殴打造成李成武肋骨被打断两根,牙齿脱落,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思维也变得反应迟钝。李成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而释放他回家。

李成武虽然在身体和精神遭受了如此大的伤害,经历一年多的休养才渐渐恢复正常状态,期间并没有向有关部门控告他们的恶行,而是以宏大的包容心容忍了他们。

被迫控告

李成武没有想到的是,国保队队长郭军学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打电话叫他去国保队,说是取保候审到期办一下手续。等待他的却是检察院起诉科的范颖,给了他一张“审查起诉阶段委托辩护人/申请法律援助告知书”。

出于无奈的情况下,李成武一纸控告郭军学的诉状邮寄到雄县法院,签收人是李铁辟,诉状虽然签收,但没有任何说法。李成武又把诉状邮寄最高检、最高法,然而诉状却被郭军学指使国保警察在邮局截留。

李成武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离开雄县到邻县给最高法、最高检、中纪委邮寄了控告状,之后为躲避打压报复一直流离在外,而此时的郭军学利用手中权力在公安网上对李成武进行了网上通缉。

遭报复绑架构陷、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李成武回到了黑龙江老家准备给儿子办理订婚事宜,五月一日,李成武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扣押,五月六日,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到黑龙江把李成武劫持到雄县看守所关押,至今已近两个月。

李成武被绑架关押期间,家属多次找郭军学,郭军学表面应付家属让见李成武,但到了看守所却不让见,最终也没见着李成武。据在与公安局的有关人员的谈话里知道,李成武的身体状况很差,他绝食反迫害近五十天。

被非法关押已近两月,李成武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被雄县法院非法庭审。六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半,一辆急救车驶进雄县法院,当李成武被两名法警架进法庭时,其容貌已经无法被家属所辨认。

审判长宣布开庭,公诉人念起诉状,没有律师辩护,而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成武已经奄奄一息非常虚弱,一句话没说。公诉人宣读完诉状,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闹剧草草收场。

李成武被非法关押、被酷刑殴打,身体精神遭受了重大伤害,本是一个受害者,李成武控告打人者,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而现实却是:打人者有权力,官官相护,把受害者治罪!

河北省雄县看守所所长韩军青电话:13933212359。
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电话:1390322658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6/被迫害致不能说话-李成武被非法判四年入狱-377194.html

2018-09-22: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被劫持入狱
河北省雄县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成武后一直没有宣判结果,家属多次询问,法院人员都回以“等着吧”。9月17日,家属到雄县看守所去给李成武送衣服,才得知李成武已被劫持到外地。家属到法院去问,他们说成年人可以不通知家属。家属经多方打听,得知李成武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第七监区。据悉,因李成武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警察怕家人曝光他们恶行,所以暗中操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2/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4412.html

2018-07-01: 控告打人警察 李成武反遭构陷、庭审

六月二十七日,一辆急救车驶进河北雄县法院,当李成武被两名法警架进法庭时,其容貌已经无法被家属所辨认,五十多的李成武就像八十多岁病弱老人。近两个月的非法关押已经使李成武脱了相。

审判长宣布开庭,公诉人念起诉状,没有律师辩护,而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成武已经奄奄一息非常虚弱,一句话没说。公诉人宣读完诉状,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闹剧草草收场。

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在河北雄县打工的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早晨七点半左右,在集市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雄县国保大队两个人(一胖一瘦),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遭受了残酷的折磨。

李成武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关押四十四天,期间又遭受了各种非人的酷刑,长时间不准他睡觉,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多次殴打造成李成武肋骨被打断两根,牙齿脱落,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思维也变得反应迟钝。李成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而释放他回家。

李成武虽然在身体和精神遭受了如此大的伤害,经历一年多的休养才渐渐恢复正常状态,期间并没有向有关部门控告他们的恶行,而是以宏大的包容心容忍了他们。

被迫控告

李成武没有想到的是,国保队队长郭军学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打电话叫他去国保队,说是取保候审到期办一下手续。等待他的却是检察院起诉科的范颖,给了他一张“审查起诉阶段委托辩护人/申请法律援助告知书”。

出于无奈的情况下,李成武一纸控告郭军学的诉状邮寄到雄县法院,签收人是李铁辟,诉状虽然签收,但没有任何说法。李成武又把诉状邮寄最高检、最高法,然而诉状却被郭军学指使国保警察在邮局截留。

李成武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离开雄县到邻县给最高法、最高检、中纪委邮寄了控告状,之后为躲避打压报复一直流离在外,而此时的郭军学利用手中权力在公安网上对李成武进行了网上通缉。

遭报复绑架构陷、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李成武回到了黑龙江老家准备给儿子办理订婚事宜,五月一日,李成武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扣押,五月六日,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到黑龙江把李成武劫持到雄县看守所关押,至今已近两个月。

李成武被绑架关押期间,家属多次找郭军学,郭军学表面应付家属让见李成武,但到了看守所却不让见,最终也没见着李成武。据在与公安局的有关人员的谈话里知道,李成武的身体状况很差,他绝食反迫害近五十天。

被非法关押已近两月,李成武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被雄县法院非法庭审。六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半,一辆急救车驶进雄县法院,当李成武被两名法警架进法庭时,其容貌已经无法被家属所辨认。

审判长宣布开庭,公诉人念起诉状,没有律师辩护,而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成武已经奄奄一息非常虚弱,一句话没说。公诉人宣读完诉状,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闹剧草草收场。

李成武被非法关押、被酷刑殴打,身体精神遭受了重大伤害,本是一个受害者,李成武控告打人者,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而现实却是:打人者有权力,官官相护,把受害者治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控告打人警察-李成武反遭构陷、庭审-370467.html

2018-06-21: 河北李成武被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五十天

李成武从五月初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近五十天了,近五十天来,雄县公安局看守所禁止任何人或与李成武有关的人、亲属探视。在与公安局的有关人员的谈话里知道,李成武的近期身体状况很差,绝食反迫害近五十天。

十五日下午六点多,雄安新区来了两个领导检查看守所,看守所韩所长说是关于李成武一事来的。具体情况不得而知。十六日上午十点半,从医院过来一男一女两名医生,看见他们往看守所里搬灌食的器械,家属猜测是给李成武灌食用的,之后所长和值班大夫于伟送他们出来,有同修看见。十七日上午十点,有人看见他们又搬了两个氧气瓶,估计是给李成武用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1/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0071.html

2018-05-31: 河北省保定市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被继续迫害

今天法轮功学员李成武被非法关押已一个月有余,上午其妻子到公安局要人,正好遇到看守所长韩军青,他说:“你们人死在里面,和我们没有关系。”之后又说:“上次律师见面后,他就一直没有吃饭,一直到现在。”(其妻子和律师第一次见李成武是五月十六日,看守所不叫见。第二次见李成武是五月二十一日,虽然见面但李成武一句话都不能讲。推测李成武绝食是在绑架后的五月一日左右。)

今天雄县看守所长韩军青说出这话,估计法轮功学员李成武的状况非常不好。也看出看守所和国保队互相之间开始推脱责任。

雄县看守所所长 韩军青 手机:1393321235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31/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8163.html

2018-05-19: 李成武再次被河北雄县国保警察关押迫害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在河北雄县打工,因在集市上给人讲真相被绑架。

李成武在雄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四天,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断两根,生命垂危之际,才被家属接回家。

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李成武又被雄县国保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到雄县检察院。李成武无奈之下向雄县法院递交了诉状,并向两高邮寄了诉状,然而诉状却被郭军学派人非法从邮局截取。

李成武辗转返回家乡时,郭军学却在公安网上发了通缉,家乡派出所派三人(两男一女)去李成武的岳父家砸门,吓得有病的岳母昏迷了好几天。

五月一日,李成武去当地派出所讲明情况,却被当地派出所扣留,五月六日雄县国保人员将李成武从老家派出所劫持回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他目前的处境可想而知。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李成武的家属聘请了律师,并与律师一同到看守所会见李成武,雄县看守所值班人员请示所长后回复律师说:“今天不能接见,所里有接待事情。”当律师查看看守所登记来访者一栏时,并没有发现有外来人员登记。律师随即问值班人,登记表并没有来访者时,值班人回答:“还没来得及登记,一会补登。”

律师离开看守所,又到了检察院找主管李成武案件的检察官范颖,值班人说:“范颖检察官外出了。”

律师又返回到看守所想见李成武,看守所仍以同样的理由拒绝律师接见。

希望雄县父老乡亲们关注雄县国保警察的违法行径,关注好人李成武被雄县公安国保酷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9/李成武再次被河北雄县国保警察关押迫害-366766.html

2018-05-07: 黑龙江法轮功轮功学员李成武遭绑架情况补充

在河北省雄县流离失所的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2016年在雄县大街上讲真相时被雄县公安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40馀天,后因绝食身体出现危险而被释放。2018年3月,雄县公安国保警察将李成武的案子移交到雄县检察院。3月21日,李成武发现租住处遭不明身份的人监视之后,不得已离家出走。在颠沛流离中,李成武将自己被迫害情况控告到雄县法院,并把控告书、举报信邮寄到最高检、最高法、监察委员会(《诉讼状》3月23日在明慧网刊登)。李成武在颠沛流离将近40天后回到老家黑龙江;于5月3日被警察绑架,至今无任何音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7/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5131.html#185703924-1

2018-05-06: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李成武近日被绑架
在雄县流离失所的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李成武,因2016年在雄县大街上讲真相时被雄县公安国保绑架关押40余天,后因在雄县看守所绝食,身体出现危险而被释放。2018年3月,雄县公安国保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李成武的案子移交到雄县检察院。李成武不服雄县公安国保的做法,将自己被公安国保迫害情况控告到雄县法院,并把控告书邮寄到“两高”等。

近日,李成武在回东北老家时被当地公安以“所谓逃犯”名义绑架。详情待查,有知情者请提供详细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6/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5058.html

2018-05-05: 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遭迫害近况
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李成武2016年8月29日在雄县集市被绑架,在雄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4天,遭受到非人的酷刑,生命垂危之际被家人接回家。一年以后,解除取保候审,仍遭监视居住。2018年3月9日,雄县国保队队长郭军学把李成武构陷到雄县检察院。李成武在雄县向两高递交诉状,被郭军学派人从邮局截取。当李成武辗转返回家乡时,郭军学在公安网上通缉,家乡派出所派三人(两男一女)去李成武岳父家非法砸门,吓的有病的岳母昏迷了好几天。5月1日李成武被当地派出所拘留至今,等待雄县来接人。
雄县国保队队长郭军学1390322658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5/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5006.html

2018-03-23:肋骨被打断 河北雄县李成武控告国保警察
保定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被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四十四天,遭受了来自雄县公安局国保队、雄县看守所人员指使监室犯人的折磨迫害,两根肋骨被打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后来绝食反迫害闯出看守所,当时人已瘦得脱了像,脸上颧骨肿的老高,而且思维反应迟钝。
李成武被迫害的现在牙齿已经脱落,现在身体依然消瘦。没想到,国保队队长郭军学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打电话叫他去国保队,说是取保候审到期办一下手续。等待他的却是检察院起诉科的范颖,给了他一张“审查起诉阶段委托辩护人/申请法律援助告知书”。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李成武向雄县法院控告国保大队队长郭军学,要求非法抄家抢走的所有财、物;依法追究郭军学及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并赔偿给他和家庭造成的所有精神和经济损失。下面是李成武的诉讼状:

诉 讼 状

控告人:姓名:李成武 性别:男 年龄:55岁 民族:汉 职业:下岗工人

现住址:河北省保定市雄县养路工区家属院

身份证:232125196310116311

被告人:郭军学 河北省保定市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诉讼要求:

1、要求无条件归还非法抄家抢走的所有财、物。
2、要求赔偿给我和家庭造成的所有精神和经济损失。
3、依法追究郭军学及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我被河北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在雄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四天,遭受了来自雄县公安局国保队、雄县看守所人员指使监室犯人对我的非人折磨,致使我两根肋骨被打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以下是我被迫害的详情:

我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早晨七点半左右,在集市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雄县国保大队警察崔力学和另一警察两个人,在没穿警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铐在宿舍的铁床上,进行刑讯,殴打,将我的头往铁床上撞,逼迫我说出家庭住址。之后,三个警察用车把我拉出公安局找我家,路上我拒绝带他们去,他们就在车上打我,撅我的手指头,逼我找到我家。

当时家里没有人,他们抢我的钥匙没打开门,就在邻居家找来大铁钳子,砸坏门锁,强行入室非法搜查,抢走我师父的法像三张、法轮图形四张、全部大法书籍两套多、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还有我房东的旧打印机一台,人民币二千四百元左右,当天返给家属一千元,四个小播放器,一部老年手机等物品。

之后将我拉回国保大队,逼问,编造迫害我的黑材料,我不配合,不签字。他们就把我带到雄县医院,打我、强迫我做体检、化验血等五项检查。当天下午四、五点钟,就非法把我送进雄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期间,警察刘春利指使监室犯人对我进行非人的迫害。主要迫害手段:用手指弹眼球;经常用鞋底打我头部,面部;衣服扒开打身体的其它部位,拳打脚踢;用拳头击打前胸、后背、两肋等部位。没几天,我的左侧肋骨被打断两根(有医院的证明)、呼吸困难。他们知道我肋骨被打伤后,就经常打我的肋骨,把头上打的到处是包,用手捏阴茎,睾丸,用打火机烧我手,打火机烧热烫脖子等,还天天羞辱谩骂。

刚进去的前几天,由于我不承认犯法犯罪,拒绝做奴工干活,不穿囚服,看守所的人就让小号内的人天天打我。接下来,国保队和看守所联合起来,操控小号内在押人员,对我加重迫害。晚上睡觉让小号内值班人员看着我,不管我睡没睡着,三五分钟就扒拉我的脑袋,不让我睡觉。没办法,我就起来炼功,只能坐在水泥地上炼,有时还往地上泼水,坐在水的地方,昼夜不叫合眼,合眼就用手指弹眼球,或打头和其它部位。在水泥地上,连续折磨我四天四夜后,凌晨四点多才叫我睡两个小时。中午别人都午睡时,我坐着休克两次。下午国保大队张宝忠和国会民又来到看守所,让我承认犯罪在逮捕通知书上签字,罪名是“对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 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我拒绝签字。他们就继续加重对我的迫害。

有一天晚上,狱警刘春利从小号观察窗口递给小号里的“号长”一张纸,小声的交代着什么,吓得 “号长”脸色都变了,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骨瘦如柴的我,没接这张纸。刘春利走了以后,“号长”和两个手下的人窃窃私语,不时的看看我,我感到他们又要加重迫害我了。之后的迫害中,“号长”把握着尺度,害怕骨瘦如柴的我死在他们手上。没几天,这个号长就被送走了。

一天上午九点多钟,刚到室外活动的时候,狱警刘春利带着一名普警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递给铁栏内的在押人员,让我在上面签字,我不签,普警就让在押人员打我,他们说这是看守所的规定,必须得签字。我一看第一张是看守所的,第二张以下全都是国保队构陷我的资料。我大声的揭露他们的阴谋。事情败露后,狱警刘春利走过来说:“不签就不签吧”,带着普警拿着资料走了。晚上,小号内在押人员议论说:“咱们把他按在床上,把住他手按上手印。不签字,把笔放在他手上,替他签上就完事了。”有人说:“不行,笔迹变不了,只有自己亲自写才是真的”。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的一天,检察院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拿着国保大队构陷我的厚厚一沓材料,让我承认构陷的内容,并让我在批捕证上签字。对我非法批捕的罪名是国保大队构陷的“对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 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我拒绝回答问题、拒绝签字,并指出我不知道什么是“会道门”,这跟法轮功没关系,是对法轮功的污蔑,是对我的强加迫害。他们就走了。

因为我不在构陷材料上签字,每天都在遭受轻重不同的殴打、谩骂,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出气恶臭。在押人员说我形如骷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十月四日,万般无奈之下,我绝食反迫害。

到七天七夜后,就是十月十一日上午,把我调到五号监室,让这里的一个身体健壮的杀人犯对我殴打,威胁,用打火机烧我的手,让我放弃绝食。遭到拒绝后,看守所的所长韩俊青、副所长、警察,决定给我灌食。一张专用的大铁床放到五号屋内,把我四肢铐在铁床上。从外面找来一男(约四十岁)一女(约三十岁),二人穿着便装给我灌食。在押人员脚踩、手按不让我动。女的动手灌,其他人员在旁边看着。插了四、五次管子到胃里,可食物灌不进去。

我一次次被折磨的呼吸窒息,最后一次我几乎停止呼吸,发出极度痛苦的叫声。这个女的才把管子拔出来说:“不行,灌不进去,不能灌了”,又用管子量了几次说:“下到胃里了,灌不进去,不能灌了,”他们才停手。接着这个女的强行给我输液,一天一夜也不知道输了多少瓶,也不知道输的是什么药。杀人犯用袜子堵在我嘴里,用火机烧我手,打我,和号长们一起让我放弃绝食,让我自己提出换屋。此时我身体发出的恶臭味,让他们难以忍受。

十二日下午四、五点钟,所长、警察、值班大夫和给我灌食的一男一女进来停止输液,打开手铐、脚镣,让我出小号。这时的我目光呆滞,视力模糊。到了前面的办公室,国保队警察国会民、张保忠已在那里。看守所警察让我在两张纸上签字,我模糊看到是看守所释放通知书和取保候审通知书。他们威胁说不签字就不放你出去。我仍然不签字,他们就说不签不签吧。然后用车把我拉到看守所门外,家人租三轮车把我接回家。

后来才知道,家人打听到我在里面绝食,已有生命危险。十二日下午四点多赶到看守所要人,国会民让家属在取保候审通知书上签字。遭到拒绝后,国会民威胁说,不签字里边不放人。家属担心我的生命安全,情急之下被迫签字。

我经历了四十四天地狱般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回家后我不能工作了,妻子一人替我干保洁工作,还要照顾我的生活。我被迫害的现在牙齿已经脱落,身体依然消瘦,但精神好多了。

在家人刚看到点希望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国保队队长郭军学于二零一八年的三月九日打电话叫我去国保队,说是取保候审到期办一下手续。我到国保队没有看见郭军学,警察国会民出来说,郭队长不在,检察院起诉科的范颖找你,然后把我领到检察院。范颖拿出国保队构陷我的资料,并给了我一张“审查起诉阶段委托辩护人/申请法律援助告知书”,罪名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并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范颖让我拿着告知书回家了。

雄县国保队队长郭军学对我迫害的行为已违反《宪法》:
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
第三十五条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
第三十七条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
第三十八条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第三十九条,公民住宅不受侵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公民住宅。

已触犯了《刑法》
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
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
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诽谤罪
第二百四十七条: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
第二百四十八条:虐待被监管人罪
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
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所以我请求河北省雄县法院彻查事实真相,为我讨回公道。
此致!

控告人:李成武
2018年3月1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3/肋骨被打断-河北雄县李成武控告国保警察-363229.html

2016-10-25: 河北保定雄县李成武肋骨被打断

保定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被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已经四十四天,遭受了来自雄县公安局国保队、雄县看守所人员指使监室犯人的折磨迫害,两根肋骨被打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后来绝食反迫害闯出看守所,当时人已瘦得脱了像,脸上颧骨肿的老高,而且思维反应迟钝,经过十来天记忆才慢慢的逐渐恢复。

李成武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早晨七点半左右,在集市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雄县国保大队两个人(一胖一瘦),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铐在宿舍的铁床上,进行刑讯,殴打,将他的头往铁床上撞,逼迫他说出家庭住址。

之后他们国保队的三个人,用车把李成武拉出公安局找他家,路上李成武拒绝带他们去,他们就在车上打他,撅他的手指头,逼他找到他家。当时家里没有人,这些人抢了李成武的钥匙却没打开门,就在邻居家找来大铁钳子。砸坏门锁,强行入室非法搜查,抢走师父的法像三张、法轮图形四张、全部大法书籍两套多、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还有李成武租房房东的旧打印机一台、人民币二千四百元左右(当天返给家属一千元)、四个小播放器、一部老年手机,还有真相小册子等所有和大法内容有关的字画等物品。

李成武被拉回国保大队,国保队的人逼问、组织非法迫害他的黑材料,李成武不配合,不签字。他们就把他带到雄县医院,打他、强迫他做体检、化验血等五项检查,当天下午四、五点钟,就非法把李成武送进雄县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期间,刚进去的前几天,由于李成武不承认犯法犯罪,拒绝做奴工干活,不穿囚服,看守所的人就让小号内的人天天打迫害折磨他。主要迫害手段:用手指弹眼球;经常用鞋底打他头部,面部;衣服扒开打身体的其它部位,拳打脚踢;用拳头击打前胸、后背、两肋等部位。没几天左侧肋骨被打断两根(有医院的证明)、呼吸困难、他们知道他肋骨被打伤后,就经常打他的肋骨,头上被打的到处是包,用手捏阴茎,睾丸,用打火机烧他手,打火机烧热烫脖子,用手掐大腿根内侧等,天天羞辱谩骂。

接下来国保队和看守所联合起来,操控小号内在押人员,对他加重迫害。晚上睡觉让小号内值班人员看着他,不管他睡没睡着,三五分钟就扒拉他的脑袋,不让他睡觉。没办法,他就起来炼功。表面上叫他炼功,却只能坐在水泥地上炼,有时还往地上泼水,坐在有水的地方。白天就更不叫合眼,合眼就用手指弹眼球,或打头和其它部位。

在水泥地上连续折磨他四天四夜后,凌晨四点多才叫他睡了两个小时。中午别人都午睡时,李成武坐着休克了两次。下午国保大队张宝忠和国会民,又来到看守所,让他承认犯罪,在逮捕通知书上签字,罪名是“对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李成武指出这是对法轮功的污蔑,强加给他的罪名,他拒绝签字,国保队的人就走了。晚上李成武听小号内在押人员议论说:“国保队真狠啊”!

有一天晚上,看守所刘所长从小号观察窗口卷着递给小号里的“号长”一张纸,小声的交代着什么,吓的不可一世的“号长”脸色都变了,回头看了一眼做在地上的骨瘦如柴的李成武,没接这张纸。刘所长走了以后,“号长”和两个手下的人窃窃私语,不时的看看李成武李成武感到他们又要加重迫害自己了。之后的迫害中,“号长”把握着尺度,害怕骨瘦如柴的李成武死在他们手上。没几天这个“号长”就突然被送往监狱服刑了。李成武认为可能是他没有完全配合他们的迫害有关。

有一天上午九点多钟,刚到室外活动的时候,值班的刘所长和一名干警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递给铁栏内的在押人员,让李成武在上面签字,他不签干警就让在押人员打他,他们说这是看守所的规定,必须得签字。李成武一看第一张是看守所的,第二张以下全都是国保队曾经让他签字他没签的构陷他的资料。李成武大声的揭露他们的阴谋,事情败露后,刘所长走过来说:“不签就不签吧”,带着干警拿着资料走了。晚上,小号内在押人员议论说:“咱们把他按在床上,把住他手按上手印,不签字,就在他睡觉的时候,把笔放在他手上,替他签上就完事了。”有人说:“不行,笔迹变不了,只有自己亲自写才是真的”。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的一天,检察院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拿着国保大队构陷李成武的厚厚一沓材料,让他承认构陷的内容,并让他在批捕证上签名。对他非法批捕的罪名是国保大队构陷的,罪名是“对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 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李成武拒绝回答问题、拒绝签字。并指出他不知道什么是“会道门”这跟法轮功没关系,是对法轮功的污蔑,是对他的强加迫害。他们就走了。

九月末的一天,刘所长值班,气急败坏的骂小号内的人,表面原因是因为李成武前几天在室外活动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个小号内的在押人员跟着叫好,有的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刘所长告诉“号长”再喊就打他。果然李成武刚一喊,“号长”就和其他人把他拖到监控看不见的地方,一顿暴打。看李成武依然不屈服,刘所长走过来说:“他愿意喊就喊吧,别打了”。两天后又是刘所长值班,两个管事的告诉李成武:“今天刘所长班,你千万别喊,喊我们就得打你,不打你所长就得收拾我们”。本来那几天活挺多的,可这天室外活动却不干活了,也不下棋,打扑克了,显然是布置好了。果然李成武刚一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迅速把他围起来一顿暴打。拳打脚踢,鞋底蘸水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直到把他的头部打出血,他们才停止。

李成武每天都在轻重不同的殴打、谩骂中度过。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出气恶臭,在押人员说他形如骷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十月四日,万般无奈之下,李成武绝食反迫害,到七天七夜后,就是十月十一日上午,把他调到五号监室,让这里的一个身体健壮的杀人犯对他殴打,威胁,用打火机烧他的手,让他放弃绝食。遭到拒绝后,看守所的所长、副所长、干警和值班大夫决定给李成武灌食。一张专用的大铁床放到五号屋内,把李成武的四肢铐在铁床上。从外面找来一男(约四十岁)一女(约三十岁),二人穿着便装给他灌食。在押人员脚踩、手按不让他动。女的动手灌,其他人员在旁边看着。插了四、五次管子到胃里,可食物灌不进去。他一次次呼吸被窒息,最后一次他几乎停止呼吸,发出极度痛苦的叫声。这个女的才把管子拔出来说:“不行,灌不进去,不能灌了”,又用管子量了几次说:“下到胃里了,灌不进去,不能灌了,”他们才停手。接着这个女的强行给李成武输液,一天一夜也不知道输了多少瓶,也不知道输的是什么药。看守所的值班医生让在押人员给他换药瓶。杀人犯用袜子堵在他嘴里,用火机烧他手,打他,和号长们一起让他放弃绝食,让他自己提出换屋,因为此时他身体发出的恶臭味,让他们难以忍受。

十二日下午四、五点钟,所长、干警、值班大夫和给李成武灌食的一男一女进来停止输液。打开手铐、脚镣,让他出小号。这时的他目光呆滞,视力模糊。到了前面的办公室,国保队的人已在那里。看守所的人让他在两张纸上签字,他模糊看到是看守所释放通知书。他们威胁说不签字就不放你出去。他仍然不签字,他们就说不签不签吧。

家人已打听到他在里面绝食,担心有生命危险。十二日下午四点多赶到看守所要人,经过一番交涉国保队赶来才同意放人。但条件是让家属在取保候审通知书上签字。遭到拒绝后,国保队的国会民威胁说,不签字里边不放人。家属担心他的生命安全,情急之下被迫签字,这样李成武才得以释放。

李成武当时,人已瘦的脱了像,脸上颧骨肿的老高,保留着被殴打的痕迹。而且思维反应迟钝,一些记忆模糊不清、混乱。经过十来天记忆才慢慢的逐渐恢复,在看守所遭受严重迫害的过程才慢慢的逐渐清晰。而且经医院检查身体左侧的两根肋骨已被打断。

李成出生在黑龙江省偏僻的林区,从小体弱多病。长大后又染上酗酒的习惯,得了肠胃炎、肋前神经痛,吃药也不好。一九九七年初,幸遇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提升道德水准,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炼后他马上戒掉了酗酒等一切不良习惯,很快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妻子看到他的变化,也走入修炼。半年后,母亲也走入修炼。很快扔掉了多年的药盒子,无病一身轻。那时她已是七十岁的人了,生活的非常快乐。李成武的家庭虽不富裕,可平安幸福,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出于妒忌,对法轮功疯狂非法打压。从此李成武幸福、快乐的家庭环境被破坏掉。二零零零年五月,他去北京上访,要求还大法师父和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一个合法公正的修炼环境。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强迫下岗、勒索罚款五千元,长期被监视骚扰,家庭生活极其困难。二零零七年,为了供孩子上学,生活所迫来到河北雄县谋生至今。九年来他们夫妻二人无论是开小吃店还是打工,都按照师父教的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开小吃店得到顾客的一致好评。有顾客说他们是三个第一,卫生第一,服务态度第一,食品安全第一。后来打工在小区做保洁工作,工作兢兢业业,也得到物业和业主的一致好评和赞赏。都说现在找你们这样的人太难找了。这次遭非法迫害,一位七十多岁的业主老太太跟李成武的妻子说:今天都四十三天了,该回来了,我给他数着日子呢。这样的好人却遭受如此迫害天理难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5/河北保定雄县李成武肋骨被打断-336741.html

2016-09-27: 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遭非法批捕
2016年8月29日上午,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8月29日早晨在雄县古文化一天街给民众讲真相时被雄县国保保警察绑架。上午十点左右,警察闯到李成武家砸锁破门非法抄家,搜走师父法像三张,大法书籍两套,现金1700元左右,退回一千零十几元。李成武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9月26日家属接到雄县公安局国保队通知,已于9月26日对李成武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7/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570.html

2016-09-18: 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被绑架情况补充
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8月29日早晨在雄县古文化一天街给民众讲真相时被雄县国保保警察绑架。上午十点左右,警察闯到李成武家砸锁破门非法抄家,搜走师父法像三张,大法书籍两套,现金1700元左右,退回一千零十几元。李成武被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7/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135.html

保定 雄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8-07-01: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2018-06-17: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2018-01-16: 迫害杜贺先责任人:
保定公安局副局长:董宏 13703227368
雄县政法委书记:刘会清 13933205888
雄县政法委副书记:杨双玖13903128299
雄县公安局局长:王兵杰 13303263222
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13831284666 18630205099
国保队: 0312-5820300
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副队长:张保忠 13803121575
警察: 国会民
协警:崔立学
城关派出所所长:马建华 13230225198
城关派出所:刘超 13722222738 15103128218
城关派出所:杨东 1522705356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苏国庆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滕宝安 1380312089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邸赤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6-10-25: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雄县公安局国保队:0312-5820300
郭军学 13903226585
张保中 13803121575
国会民,此人是国保队的书记员,10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整理黑材料构陷法轮功学员
雄县看守所:韩军青 13933212359
雄县政法委书记:杨双玖 5561855、13903128299
610主任:田浩成 15833339856
雄县公安局局长:王兵杰 5811395、6386618、13303263222
副局长 苏世亮 13831284666、18630205099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