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洛阳 洛宁县 >> 陈少民(陈绍民),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三门峡市
个人近况: 2019年5月14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6-06-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322
家庭成员: 儿媳: 李发英(李法英)(陈跃民之妻)
兄弟姐妹/伯父母: 陈少民(陈绍民) 陈书民 陈孝民 陈跃民
交叉列在: 河南 > 三门峡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29: 河南洛宁陈少民遭迫害含冤离世
原籍河南省洛宁县法轮功学员陈少民,二零一六年六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遭酷刑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状态后,二零一八年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

据医生检查,陈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烂完。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致人死亡的又一罪证。

陈少民和大哥陈跃民、大嫂李发英及四弟陈孝民相继修炼法轮功。陈跃民曾是本地区的义务辅导员,中共迫害开始后,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两年后,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离开人世。

陈少民,原籍是河南省洛宁县人,在三门峡工作后就安家落户在当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陈少民及四弟陈孝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四处奔走打听儿子的下落,受尽了煎熬,两年后含冤离世。

陈少民长期遭邪恶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二零零四年九月,陈少民被强制送入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当时是中午一点左右,三大队一中队的狱警都政涛正在值班,强迫陈少民蹲下谈话,陈少民拒绝,站在那儿向都政涛讲大法真相。一中队的狱警闫磊、徐祖盛吃好饭过来了,二话没说,就把陈少民强拉到一中队车间隔壁的谈话室里(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先上绳,再用皮棍浑身上下打他。当其他人再见到陈少民时,他走路已经一瘸一拐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狱警三大队长师宝龙狠狠地用脚踩着陈少民的脖子,狱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陈少民的敏感部份,用电棍击打全身,用皮带抽打全身,陈少民血肉模糊,皮肤焦糊。一顿暴打后,狱警师宝龙唆使两包夹犯人穆俟东、王大磊,对陈少民继续行恶。穆俊东用手狠狠掰着陈少民的大拇指,让他跪在恶警都正涛面前,逼他说诬蔑法轮功的语言,陈少民拒绝,而后又是一阵暴打。

陈少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警察、犯人百般折磨与摧残,左脚被打伤化脓,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药物导致流脓,骨瘦如柴,常常头晕。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人分别在河南省三门峡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同时绑架。陈孝民被不法人员抢劫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若干,陈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据知情人说,兄弟俩人被五、六人压倒,强行带走。

陈少民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迫害。一位从新密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陈少民在里面受到的酷刑迫害很重,详情却不被人所知。二零一八年,陈少民办理保外就医回来后,家属看到昔日健康的人,变成了一点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还疾病缠身。

中共迫害法轮功给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痛苦,陈少民家庭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短短几年的时间,陈少民的哥哥、父亲相继离世;陈跃民的妻子李发英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诬告绑架,于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他们唯一的女儿孤零零一个人在外地打工。二零一六年,陈孝民、陈少民被绑架后,老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

看到这悲怆的现实,那些还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应该清醒了。中共本性“假、恶、斗”,自篡权以来,杀戮不断,通过周期性的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了中国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国民众。这个死亡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更为邪恶的是,有目的、有计划的破坏中华传统文化,毁掉珍贵的历史文物。

中共污蔑法轮功,利用谎言挑起人们仇恨法轮功,蛊惑人参与到迫害中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目的是要害死中国人,毁灭人类。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9/河南洛宁陈少民遭迫害含冤离世-387995.html

2019-01-07: 河南三门峡陈少民、陈孝民俩兄弟遭冤狱迫害
河南三门峡法轮功学员陈少民、陈孝民兄弟俩,二零一六年六月初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迫害,具体非法判刑几年至今不详。

据悉,俩兄弟在河南新密监狱内被迫害的很重,其中一人已经出狱,原因不详。兄弟俩人被迫害更详尽的情况,因为中共信息封锁,不被外人所知。

从明慧网曝光出来的迫害事实看,陈少民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诬判。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陈少民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陈少民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受迫害的片断。

一、在洛阳劳教所遭受迫害

在洛阳五股路劳教所,每天都有人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四人包一个,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陈少民与法轮功学员袁相千说了一句话,包夹人把陈少民拉进号内打起来。

一天晚上,陈少民在炼功,包夹人发现后,把他扒光衣服,按在床头,用厚厚的竹板毒打,陈少民的屁股被打得又肿又紫。

二、在许昌劳教所遭受迫害

1、“上绳”、皮棍打、“转化”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陈少民被强制送入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当时是中午一点左右,三大队一中队的狱警都政涛正在值班。都政涛强迫陈少民蹲下谈话,陈少民拒绝,站在那儿向都政涛讲大法真相。

都政涛使眼色,叫劳教犯聂勇、李战奇按住陈少民,但陈少民还是稳稳的站在那儿讲大法真相。这时,一中队的狱警闫磊、徐祖盛吃好饭过来了,二话没说,就把陈少民强拉到一中队车间隔壁的谈话室里(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先上绳,再用皮棍浑身上下打他。

当其他人再见到陈少民时,他走路已经一瘸一拐的,可见出手之恶毒,下手之狠。

狱警都政涛再找陈少民谈话时,陈少民已经蹲不下去了,恶警都政涛就强迫陈少民双腿跪地谈话,没有一个警察出面制止,反而在一旁帮腔“转化”陈少民,就是这样,陈少民仍然耐心的讲真相。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家都就寝了,一中队中队长把陈少民找去“谈心”。第二天,只见陈少民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听说恶警不仅给他上绳了,还用皮鞋抽打他的脸,逼他“转化”。

2、暴打、用电棍击打、皮带抽打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刚被劫持到该劳教所的陈少民,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三大队长师宝龙(明慧网有过多次报道)狠狠地用脚踩着陈少民的脖子,狱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陈少民的敏感部分,用电棍击打全身,用皮带抽打全身,陈少民血肉模糊,皮肤焦糊。

一顿暴打后,狱警师宝龙唆使两包夹犯人穆俟东、王大磊,对陈少民继续行恶。穆俊东用手狠狠掰着陈少民的大拇指,让他跪在恶警都正涛面前,逼他说诬蔑法轮功的语言,陈少民拒绝,而后又是一阵暴打。

3、背铐三十余次、电击、毒打、谩骂、侮辱

为强制他放弃修炼,三大队一中队长许水旺、许祖胜、阎磊等长期对他行施酷刑殴打,上背铐三十余次,电击,用拳头大的橡胶疙瘩打伤左脚,同时又不断的指使犯人聂勇经常毒打、谩骂、侮辱。

一次、聂勇竟毫无人性地将自己的生殖器硬塞进陈少民的嘴里,并狂叫再不“转化”,我让你喝尿,让你把“鸭娃咬掉”(方言)。

陈少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尽警察、犯人百般折磨与摧残,左脚被打伤化脓,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药物导致流脓,骨瘦如柴,常常头晕。

迫害主要责任人:恶警队长许水旺、指导员许祖胜、队长阎磊,犯人聂勇。
幕后操纵者:恶警特务教转办李姓主任(小个子,黑瘦贼滑,体重不足百十斤,自称不够尺寸,不是完人(好人,君子),就这料子。)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邪党对陈少民的非法劳教期满,但陈少民并没有回到家中,邪党又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加期一年多,继续迫害。

据悉,二零一七年以后,在河南新密监狱里,陈少民兄弟俩人也遭受了很严酷的迫害,由于中共消息封锁,至今不知详情。

三、陈少民的家庭遭受的迫害

陈氏一家共兄弟四人,其中大哥陈跃民、妻子李发英、老二陈少民及老四陈孝民,都相继修炼法轮功。

陈跃民曾是本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中共迫害开始后,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两年后,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不幸离开人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陈少民及四弟陈孝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四处奔走,打听儿子的下落,受尽了煎熬,于两年后含冤离世。

大哥陈跃民的妻子李发英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于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她们唯一的女儿孤零零一个人在外地打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7/河南三门峡陈少民、陈孝民俩兄弟遭冤狱迫害-380107.html

2017-10-19: 大哥被迫害致死 河南陈少民、陈孝民兄弟被劫入狱

河南三门峡法轮功学员陈少民、陈孝民兄弟俩,二零一六年六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具体判几年不详,已被劫持到监狱服刑,具体地点不详。

陈孝民、陈少民被绑架后,老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悲伤的想念被迫害死去的大儿子,挂念被非法判刑的大儿媳,担心被关押的老二和老四,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

陈氏一家共弟兄四人,其中大哥陈跃民、妻子李发英,老二陈少民及老四陈孝民都相继修炼法轮功。陈跃民曾是本地区的义务辅导员,中共迫害开始后,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两年后,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离开人世。

九九年七二零后,陈少民及四弟陈孝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四处奔走打听儿子的下落,受尽了煎熬,于两年后含冤离世。陈少民长期遭邪恶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

大哥陈跃民的妻子李发英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于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被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她们唯一的女儿孤零零一个人在外地打工。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人分别在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同时绑架。陈孝民被不法人员抢劫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若干,陈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据知情人说,兄弟俩人被五六人压倒,强行带走。

陈氏兄弟俩人被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得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让家属会见。后来获悉今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

近两年来,三门峡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高凤杰因张贴真相资料被判刑六年;师粉当因散发真相资料被判刑四年;王俊枝被判刑四年。三门峡法轮功学员李玉航曾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监狱,现已刑满回家,身体消瘦,四肢无力,走路没有力气,牙齿全部脱落。

河南三门峡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目焦林生,本是一个下岗工人,因为卖力的迫害法轮功被重用,是个政治投机分子,参与很多起大法弟子迫害事件,电话15839869696.(这是前两年的电话,不知现在是否换号)。

善恶到头终有报。当地国保大队副队长楚志勇在零九年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可谓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后来被调离工作,得了脑血栓,今年九月又得了肺癌,如今刚做完手术,痛不欲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大哥被迫害致死-河南陈少民、陈孝民兄弟被劫入狱-355645.html

2017-10-12: 河南三门峡大法弟子陈少民、陈孝民兄弟被枉判 已被劫持到监狱

河南三门峡大法弟子陈少民、陈孝民兄弟两人,2016年6月被非法关押在三门峡看守所,今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具体判几年不详,已被送到监狱服刑,具体地点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5399.html

2016-11-30:河南省三门峡市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陈孝民、陈少民2016年6月被绑架,至今在三门峡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9/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8333.html#16112902125-1

2016-06-30: 河南三门峡市大法弟子陈孝民、陈少民被绑架补充

河南三门峡市大法弟子陈孝民、陈少民,分别在2016年6月6日和6月7日被绑架,目前,陈少民被关押在看守所,陈孝民下落不明。
陈孝民被不明人员抄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若干,陈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
陈氏二人系亲兄弟,据知情人说兄弟二人被五六人压倒,强行带走,目前下落不明。陈家大哥陈跃民被非法判刑6年,身体遭到严重迫害,出狱后不久便含冤离世。陈跃民之妻李发英2014年在给群主讲真相时被诬陷,非法判刑4年,目前被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0/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0698.html

2016-06-23:河南省三门峡市6月7日20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河南省三门峡市6月7日被绑架20人,据内情人说,洛宁县有弟兄二人在那里打工多年,陈书民、陈绍民。具体情况请知情人帮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3/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0411.html

2013-07-09: 许昌第三劳教所是“假、恶、暴”的奴工工厂

......一个河南法轮功学员陈少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为强制他放弃修炼,三大队一中队长许水旺、许阻圣、严(音)队长等长期对他行施酷刑殴打,上背铐三十余次,电击,用拳头大的橡胶疙瘩打伤左脚,同时又不断的指使犯人聂勇经常毒打、谩骂、侮辱。一次、聂勇竟毫无人性地将自己的生殖器硬塞进陈少民的嘴里,并狂叫再不“转化”,我让你喝尿,让你把“鸭娃咬掉”(方言)。陈少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尽警察、犯人百般折磨与摧残,左脚被打伤化脓,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药物导致流脓,瘦骨如柴,常常头晕。迫害主要责任人:恶警队长许水旺、指导员许阻圣、队长阎(音)某,犯人聂勇。幕后操纵者恶警特务教转办李主任(小个子,黑瘦贼滑,体重不足百十斤,自称不够尺寸,不是完人(好人,君子),就这料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9/许昌第三劳教所是“假、恶、暴”的奴工工厂-276437.html

2007-05-06: 被非法劳教超期一年多 河南大法弟子陈少民不见回家

河南洛宁县大法弟子陈少民,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期前年已过一年多,但至今不见他回家。

陈少民长期遭邪恶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

陈少民被劫持到河南洛阳劳教所(时间、刑期待查)。二零零四年,陈少民在河南洛阳劳教所拒绝所谓“转化”,二零零五年下半年邪恶将他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许昌市河南省第三劳教所。

刚到许昌劳教所的当天中午,陈少民向恶警都政涛讲大法真相,恶警闫磊、徐祖盛将他拉到车间隔壁的房间里大打出手,出来后,因为被迫害的蹲不下去,恶警不让他站,逼迫他跪在那接受训话。

一天晚上十点半后,一中队中队长徐水旺把陈少民喊了出去,不知用了什么刑具折磨他,陈少民的脸被打的烂、肿,手腕处被绳捆的出血。恶警徐水旺还背地里安排聂勇等几个吸毒犯想尽办法折磨他。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邪党对陈少民的非法劳教期满,但陈少民至今都没有回家。陈少民家在农村,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生活很困难,因为缺少这个壮劳力,现在家庭生活更加困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6/154208.html

2006-11-20: 陈少民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河南洛宁县大法弟子陈少民,曾经两次在河南洛阳劳教所(又称河南省第二劳教所)被残酷迫害过。第一次正念闯出;第二次因为拒绝转化,于二零零四年九月被强制送入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

当时是中午的一点左右,三大队一中队的恶警都政涛正在值班。都政涛强迫陈少民蹲下谈话,陈少民拒绝邪恶的命令、指使,站在那儿向都政涛讲真相。都政涛使眼色叫劳教犯聂勇、李战奇按住陈少民,但陈少民还是稳稳的站在那儿讲真相。这时,一中队的恶警闫磊、徐祖盛吃好饭过来了,二话没说,就把陈少民强拉到一中队车间隔壁的谈话室里(实为迫害大法弟子的魔室),先上绳,再用皮棍浑身上下打他。

当其他人再见到陈少民时,他走路已经一瘸一拐的,可见出手之恶毒,下手之狠!恶警都政涛再找陈少民谈话时,陈少民已经蹲不下去了,恶警都政涛就强迫陈少民双腿跪地谈话,没有一个警察出面制止,反而在一旁帮腔“转化”陈少民,就是这样,陈少民仍然耐心的讲真相。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家都就寝了,一中队中队长把陈少民找去“谈心”。第二天,只见陈少民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听说恶警不仅给他上绳了,还用皮鞋抽打他的脸,逼他转化。常人中有句话: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常人中谁这样做了,会被认为是小人,而恶警们做到如此可耻的地步,正说明了恶警们丧失了人性与最基本的做人的良知,为了蝇头小利不分是非好歹,宁愿去做江氏集团的走狗!

按邪恶的教期,陈少民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就应该解教。可近期听同修说,陈少民家在农村,至今还没有回家。他的家庭经济很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0/142839.html

2006-04-01: 11月,大法弟子陈少民(河南洛宁人)与王朝伟(山东人)因为不配合恶警的命令与指使,被残酷迫害,徐水旺多次在夜里十二点以后迫害陈少民,把陈少民毒打的不能蹲,脸被打的变了形。徐水旺还以测试卷答案有问题,迫害大法弟子李保民(河南南街村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124156.html

2005-07-09: 河南省许昌男子劳教所三大队是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手法之一是警察利用吸毒者的弱点,纵容吸毒,抓其“把柄”,为他们卖力迫害大法弟子。聂勇,多进宫的吸毒者。2005年2月6日与李刚(原一中队一班班长)一同吸毒,被警察发现,一中队中队长徐水旺对其安慰:“好好干,争取立功表现。”徐的纵容,使聂勇与李刚失去理智,残酷对待。聂勇用尽各种办法迫害大法弟子代亚平(濮阳人)、陈少民(洛阳人)等;李刚在徐水旺提供皮带并授意下,以消极怠工的罪名拼命抽打大法弟子金朝富(新乡人)、王俊(漯河人)。高实杰,二中队中队长赵志民的侄子,因吸毒被警察发现,高为了立功,于2005年1月23日下午,诬陷大法弟子寿利斌(焦作人)逃跑,寿被迫害成精神病,而三大队大队长师宝龙却说寿家族有精神病史,并纵容包夹迫害他。现在三大队推广这一做法。阎鹤岭,也是因吸毒被发现,并委任以一中队一班班长,现在为他们卖力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9/105765.html

2005-06-08: 河南许昌恶徒迫害大法弟子案例汇总

2.许昌市劳教所恶警徐水旺行恶事例
三) 被徐水旺亲手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关晓广、王俊、吴义怀,史在河、金朝富、代亚平、陈少民、刘迎春、郑现金、庞良等。
3.许昌市劳教所更多迫害案例
陈少民,河南洛宁人,于2004年11月初由洛阳劳教所转往许昌劳教所,刚進入劳教所,徐祖胜、闫磊用警棍电、警棍進行迫害,然后逼迫陈跪下,与他们谈话,陈少民面对迫害,依然镇定自若,向他们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事隔三天,徐水旺、都政涛在晚上12点,对其残忍迫害用皮鞋猛抽其脸,拳打脚踢,用尽了邪恶、流氓之手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103599.html

2005-01-03: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

2004年11月23日,刚被劫持到该教劳所的法轮功学员陈少民,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三大队长恶警师宝龙(明慧网多次报到)狠狠的用脚踩着陈少民的脖子,恶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陈少民的敏感部分,用电棍击打全身,用皮带抽打全身,陈少民血肉模糊,皮肤焦糊。一顿暴打后,恶警师宝龙唆使两包夹犯人穆俟东,王大磊,对陈少民继续行恶。穆俊东用手狠狠的撇着陈少民的大拇指,让其跪在恶警都正涛面前,逼着说诬蔑法轮功的语言,陈少民拒绝,而后又是一阵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92732.html

洛阳 洛宁县联系资料(区号: 379)

2011-10-20: 河南省洛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吉江涛、指导员高顺利,洛阳市恶人刘世斌 电话:1380388909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