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屈树荣(屈淑荣), 女, 60

个人情况: 到齐齐哈尔探亲,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宾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6-02-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08: 枉判善良妇女 齐齐哈尔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在齐齐哈尔看守所的简易法庭对现年六十岁的屈树荣女士非法进行第三次所谓“庭审”,五月四日下达了判决:判刑三年,并且罚款五千元。现在家属已聘请律师为屈树荣无罪辩护,已上诉到齐齐哈尔中级法院。

黑龙江省宾县屈树荣女士按照真、善、忍做人,二零一五年冬天来齐齐哈尔女儿家串门,在大街上给人一本含有法轮功真相内容的台历,被齐齐哈尔五龙派出所绑架、构陷。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在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遭第一次非法庭审,律师在庭上有理有据的辩护,法庭上启动了排非程序。律师严肃指出此案证据不足,而且办案单位刑讯逼供已触犯法律。办案人五龙派出所的警察尹起才到庭后,接受律师质问也不否认刑讯逼供的事实。

当家属找到法院时,法院口头通知已撤诉,让回家等待。家属找到检察院,向公诉人要撤诉的书面文件,检察院、法院互相推诿不给撤诉书面文件,检察院又把案卷退回到派出所,继续捏造证据迫害屈树荣

屈树荣女士在看守所被超期关押一年多时间,迫害致心脏病、高血压很严重,律师接见时,她记忆力和听力很不好,反应迟钝。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已向检察院递交了《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要求取保。但检察院未执行。而且又移交到了公安机关补充构陷证据。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看守所警察彭丽给屈树荣女儿一连打了八个电话,非常急促地通知家属屈树荣女士心脏病、高血压很严重。即使这样家属找到检察院要求放人时,检察院怕自己独自承担责任。还是把案卷移交到了法院。家属多次找到公检法要求放人,可是他们都说这事我们做不了主,我们说了不算,都是610定的。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再次非法开庭,庭审期间律师询问庭长本次开庭是接着上次开,还是重新开,如果接着上次开,在法律上,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期限,如果重新开,也已经过了调查阶段的期限。庭长孙晓光无法正面回答,只好休庭。

这三次非法开庭中公、检、法都是在捏造事实,在庭审过程中一直没有明确,撤诉后的补充所谓证据程序违法。而且超期羁押,刑讯逼供,酷刑迫害。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已经承认刑讯逼供的存在。相关的所谓证据应予以排除,没有证据证明屈树荣犯罪,所有的证据都是公检法蓄意捏造。

宪法保障信仰自由,《世界人权宣言》也保护信仰自由,没有任何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刑法三百条不适用与本案。“两高”对所谓的邪教问题的解释。违法《宪法》和《立法法》而不能作为处理依据。无论是事实和法律都不能证明屈树荣有罪。重要的是,国务院和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不包括法轮功,指控屈树荣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无论有和无,无论多少,都不构成犯罪。依法应该撤回起诉做出不起诉决定,但是却明知指控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仍坚持起诉,是属于滥用公诉权的行为。

《刑法》第三条规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是犯罪的,不得定罪处罚。”《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或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相关人员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根据《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二十五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第二十四条规定,法官、检察官、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参与殴打、指控、给屈树荣判刑、迫害屈树荣的人员,善劝你们不要像是机器一样,不加自己的思考,一味的听从命令迫害好人;请为自己的未来想一想,一定要想清楚这个问题,冲动与盲从将来一定会吃大亏的。上边的错误决定,难道在执行时,不该多思考一下吗?

奉劝齐齐哈尔公检法人员:在大是大非面前,正与邪的面前,善与恶的面前,做出明确的选择。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立即无罪释放屈树荣。法轮功无罪,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人,才是真正的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枉判善良妇女-齐齐哈尔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349312.html

2017-04-27: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业屈树荣非法庭审情况

4月 21日,屈树荣在齐市看守所被第三次非法庭审。在前两次没有达到判刑之后,此次龙沙检察院又重新构陷,公诉人认为屈树荣已触犯了刑法三百条,并根据新的司法解释决定从重处罚,建议刑期三到五年。最后在律师的一再坚持下,可以考虑从轻处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7/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6263.html

2017-04-09: 齐齐哈尔屈树荣被非法庭审情况

2017年4月7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继2016年10月9日后,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内再一次给屈树荣非法开庭,旁听席上只有屈树荣丈夫和女儿,还有法院司机。

调查阶段过后,庭长问屈树荣:你对公诉人提出的有质疑吗?屈树荣说:“有,你们说的东西我都没有,都不是我的。”

又问屈树荣:“你有要求申请回避的人么?”屈树荣回答没有。

庭长又问辩护律师你们有什么要问的,胡林政律师说:“请问庭长,这次开庭是接着上次开,还是重新开,如果接着上次开,在法律上,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期限,如果重新开,也已经过了调查阶段的期限。”

庭长孙晓光:“这个问题庭后回答你。”

律师:“这个问题不回答,下一步庭审没法进行。”

一番争论过后律师说到:“你刚才问到当事人有没有要求要回避的人,你没有问我呢?”

庭长说:“那你申请谁回避?”

律师:“申请你庭长回避。”

庭长敲一下锤:“休庭。”

紧接着便脱下法袍。众人一看庭长脱衣服也都脱了衣服。公诉人说:“那你申请他回避,也申请我们都回避吧。”

胡律师说:“如果你们同意,行啊。”

接着把名字都写上了,包括书记员等其他人。

法官杨文静说,申请回避得是院长同意,都回避这不开玩笑么,要不划下去两人吧。

律师说:“不行。”

公诉人说如果知道不开了,就不带这些东西了。

律师说:“本来我们也没打算不开呀。”

起坐时都很开怀,如卸重负一般。余律师开玩笑说:“我看大家都很开心啊。”

非法庭审半小时左右,戏剧性的收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9/齐齐哈尔屈树荣被非法庭审情况-345400.html

2017-04-05: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淑荣面临第二次非法庭审

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淑荣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看守所已经一年零五个月了,四月七日下午将在齐齐哈尔市龙沙法院被第二次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5/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5196.html#174423229-9

2017-02-20: 齐齐哈尔公检法企图再次非法庭审屈树荣

现年六十岁的屈树荣女士按照真善忍做人,被警察绑架构陷,2016年10月9日在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遭非法庭审,律师依法辩护,公诉人承认证据非法,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不但没有依法放人,而且继续违法捏造罪名,企图再次非法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0/齐齐哈尔公检法企图再次非法庭审屈树荣-343308.html

2017-01-26: 请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检察院释放屈树荣

现年六十岁的屈树荣女士,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人,被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上午九时在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遭非法庭审,律师依法辩护,公诉人承认证据非法,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

据悉,在开完庭后,检察院有意要释放屈树荣女士,610(防范办)的几个人,担心放人之后家属控告和经济赔偿,企图要在现关押的基础上再加几个月判刑,为自己“涂脂抹粉”,又没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

迫害屈树荣的材料被退回到五龙派出所后,五龙派出所非但不无罪释放屈淑荣,又以补充所谓“证据”为由又将迫害材料送到检察院。所谓的“新证据”也只是把原有的伪证整理了一下。

现在“案卷”在龙沙区检察院公诉人杜艳红手里,她一直没往法院递交,可能是迫于市政法委的压力也没退回派出所。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齐齐哈尔看守所狱警彭丽几经辗转找到屈树荣的女儿手机,打了八次电话要求女儿给送药。屈树荣女儿说,药也不好使,赶紧送医院吧。彭丽说,比你妈还严重的都没送医院呢,都有病都送医院每天啥也别干了,就干这个吧。言外之意是病的不严重,看守所不送医院。

屈树荣女士现在被关在齐一看403房间,狱警叫彭丽。律师会见屈树荣女士时,她已头发花白,很苍老,记忆力和听力很不好,而且伴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6/请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检察院释放屈树荣-341678.html

2017-01-22: 齐齐哈尔610干预司法公正

现年六十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屈树荣女士,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上午九时在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遭非法庭审,律师依法辩护,公诉人承认证据非法,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

可是庭审后五龙派出所非但不无罪释放屈淑荣,且至今仍在捏造材料加以构陷,真正的罪人逍遥法外。那么,幕后操纵者是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屈淑荣因向人赠送真相台历而被五龙派出所绑架,遭警察尹启才、夏英杰等刑讯逼供时,两个610人员参与讯问,当老人反问他们是谁时,两人不敢暴露身份。

610是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纠集的非法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在各地操纵公检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龙沙区法院非法开庭,法院剥夺了屈树荣众亲友的旁听权,旁听席上却坐满了他们事先安排好的人。

法庭外聚集大量警察、610、便衣,国安人员在法院周围对场外所有人员、车辆非法跟踪录像。

610和国安对一法轮功学员破口大骂,非法搜查另一法轮功学员背包、索要身份证,并威胁:“你赶紧走开,我们还要来大批警力。”

庭审后卷宗退回派出所,屈树荣无罪,公检法三方一致称政法委、610不让放人。

如今屈淑荣已被非法关押十五个月,家人多次去政法委要求放人,一个自称姜昊文(根本没有此人)的人要挟其家人:谁跟你们说政法委参与了?谁说谁是泄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齐齐哈尔610干预司法公正-341204.html

2016-12-18: 齐齐哈尔政法委胁迫公检法迫害屈树荣

黑龙江省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树荣二零一五年冬天来齐齐哈尔女儿家串门,在大街上给了路人一本含有法轮功真相内容的明慧台历,被齐齐哈尔五龙派出所绑架,并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在龙沙区法院被非法开庭。

庭审中,律师严肃指出此案证据不足,而且办案单位刑讯逼供已触犯法律。办案人五龙派出所的警察尹起才到庭后,接受律师质问也不否认刑讯逼供的事实。

过些天,屈树荣的家属去法院询问情况,法院说回去等着吧,撤诉了。可是向他们要撤诉裁定,法院不给。

家属到龙沙检察院询问,他们也透漏当天庭下坐的都是政法委的人,是他们同意撤诉的。还说了两种情况:一种是放人,但家属不能追究派出所和检察院,不许控告和索要赔偿,另一种是继续补充侦查,必须判刑。

家属又找到法院,问什么时候放人。法院说,我们在等检察院和派出所意见,言外之意他们没有要补充的,都同意放我们就放。

家人找到检察院,检察院又说,法院说的算,放人得是他们同意,政法委开会只找了法院,根本都不通知我们,具体怎么商量的我们都不知情。

家人到派出所,派出所人员也说法院同意放我们就放。

家属们在焦急的等着接人回家,一次次不停的奔波于派出所、检察院和法院之间。最后三家机关没办法,异口同声的让找政法委,此事就是他们说的算。

不得已,家属们又来到政法委。走到大厅正巧碰上五龙派出所的一个有关人员,他说:对,你们就得找政法委,这事就他们管。

家人进了办公室看到开庭那天向家属要身份证的那个人。他谎称叫姜昊文(后来打听此人,他们内部人无一听过此人),他们说:屈树荣我们知道。家属问什么时候放人啊?他们说:过年吧,快了。家属说:不行!他们又说:元旦吧那就。家属说那也不行。我们来很长时间了,就等着接人回家呢。他们就让等。

后来家属又去时,家属谈到呼格案,讲到办案责任终身制。政法委干预公检法办案违反相关规定。政法委的人问:谁和你们说的政法委参与了?谁说谁是属于泄密。

再后来家属去就不接待了,他们让找信访办。可信访办根本不管这类案件。家属在外面等待时,里面的人(好像是自称姜昊文的那人)还不断的打电话问:他们走没走。家人在不断的找相关部门时,他们都提到政法委和610办公室。

屈树荣的一位在省里工作的亲戚打电话说,前一段时间办案单位和市政法委为了此案特意去省政法委请示如何处理。省政法委的人说:法轮功的还没有放过的先例,是法轮功就得判。回来后五龙派出所又补充证据递交到检察院,打算再次开庭并预谋判两年刑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8/齐齐哈尔政法委胁迫公检法迫害屈树荣-339089.html

2016-11-04:齐齐哈尔公诉人承认证据非法

现年五十九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屈树荣女士,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上午九时在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遭非法庭审,律师辩护有理有据,公诉人承认证据来源的非法,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

屈树荣女士,曾经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遇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所有疾病不治痊愈,身体健康,性情变得开朗豁达,每天都非常开心快乐。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屈树荣在龙沙区新化小区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台历,被五龙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尹起才等人暴力殴打屈树荣并非法扣押其银行卡和手机等个人物品。

在派出所遭受了八十多个小时(三天多)的酷刑迫害后,屈树荣被转入齐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的十一个月时间里,构陷迫害屈树荣的黑材料先后四次被龙沙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五龙派出所不但没有释放屈树荣,继续捏造材料构陷。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开庭前,法官杨文静只给屈树荣的丈夫和女儿发放了旁听证,只允许其二人入庭参加旁听,而屈树荣远道而来的家人全部被拒之庭外,龙沙法院非法剥夺了亲友旁听的权利。庭内,除预留的两个空位外,其余三十四个座位早已坐满了政法委工作人员,屈树荣女儿见状十分气愤,大声地质问这些人:“你们是谁?你们和屈树荣什么关系?你们这是早有预谋……
随后,庭长孙晓光、法官杨文静、公诉人杜艳红等人也依次进庭。

屈树荣的家属为其聘请了两位律师做无罪辩护。他们分别是来自北京的余文生律师和湖南的胡林政律师。当律师走进龙沙法院时,法院人员要求扣留律师的手提包(拿走开庭所需的材料),律师说:“哪条法律允许你这样做”?他们哑口无言,但还是要强行扣留,最后律师义正辞严的说:“如果你继续违法,我拒绝参加庭审”。

当庭陈述被行刑逼供

屈树荣被带进法庭时,她走路步履蹒跚,骨瘦如柴,头发花白,在当天接近零下的气温里只穿着一双男式的大号拖鞋,其女儿见状泪水夺眶而出。要知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屈树荣被绑架前她是一个身材微胖,面色红润,走路如风、头发乌黑的健康人。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被迫害、折磨成这个样子。

庭长孙晓光对屈树荣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后,公诉人杜艳红指控屈树荣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和一些莫须有的“证据”。

辩护律师首先要求,让屈树荣讲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发生绑架的经过:

“八号中午我给女儿买菜准备做饭,在龙沙区新化小区电力中心附近,看见有个女人手里拿着台历,我向她要了三本,她也给了旁边两个小孩一人一本,随后那两个小孩就把台历给撕坏了,我捡了起来。这时,刚撕坏台历的那两个中学生(一个13岁,一个14岁)走过来,我想给他们讲一讲,这时他俩已经报了警。不多时五龙派出所警车飞驰而来,在警车上对我拳打脚踢。

“随后我被关进了派出所地下室,坐上铁椅子,戴上手铐,(实际就是老虎凳)把我两腿绑上,在两腿下面往起垫方砖,把我胳膊背到后边戴上手铐,手铐已卡入肉里,他们问我家庭住址,我告诉了他们。他们不信,煽我耳光,警察夏英杰说:‘再垫高点,说!再不说牙给你打掉’。当时把我疼的浑身是汗。他们还问我台历是谁给我的等等,我说捡的。警察们就是不相信。所长鞠兴明说:‘厕所没监控,托到厕所去打’,四个警察把我整个人提起来在往下放,就这样上下来回狠狠的墩我,我被墩的上气不接下气,血压升高。警察们也累的满头大汗。

“之后,又来了两个“610”的人在派出所对我进行讯问,我问他们:你们是谁?这两人不说话,对我又是一顿暴力殴打。两警察用力的往后掰我的胳膊往上抬。还给我的头套上铁盔,咣咣咣的猛敲铁盔,敲的我头晕眼花,天旋地转。”

屈树荣讲述她的遭遇时,全场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

预审警察出庭接受质询

随后,律师要求证人出庭作证。(律师在开庭前要求法院证人出庭)审判长问证人,你叫什么名字?证人回答:“尹起才。”工作单位?“五龙派出所警察。”今天叫你出庭,知不知道什么事?尹起才答“知道”,又问了其它一些情况。

审判长问证人,你们十一月八号抓的人,为什么十一月十一号才送走?十一号什么时间送的?证人答,后半夜两点多。审判长问:你们这几天都干什么了?证人尹起才说:“提问了”。审判长问:“提问超没超时间”?证人沉默不语。

审判长又问当事人,警察为什么打你?屈树荣回答:“警察问我家住在哪,台历哪来的?我都回答了,他们不相信,还打我,给我上刑。”

审判长又问证人:“当事人家究竟在哪住”?证人尹起才答:“是她说的这个地方”。审判长又问证人:“当事人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用刑?”证人不出声,低着头。

胡律师问证人,你们搜查时当事人在不在场?有没有搜查证?证人答:“没在场,没有搜查证,过后补的。”

律师又问,你超期羁押三个月才下批捕,律师气愤地说你知不知道你犯罪?尹起才低头不语。

律师多次发问,证人尹起才回答均是:时间太长或记不清了或看卷宗,依“法律程序”办事等含糊不清词汇应对.
胡律师和余律师的连续发问,公诉人杜艳红不停的翻卷宗,法官杨文静时不时的给庭长孙晓光写纸条暗中交谈。面对莫须有的多项捏造屈树荣的“证据”时,庭长孙晓光问屈树荣(指刑讯逼供的事实)你是否有疑义?

此时公诉人杜艳红慌忙说,屈树荣送到看守所体检时身体是健康的(意在否认刑讯逼供)。屈树荣回答:“送我到看守所时我脸上是青紫的算不算”?

庭长慎重的说:“算”。屈说:“我的手脖子带血算不算”?庭长说:“算”。屈树荣还说:“我被他们打的五脏六腑都疼,在医院检查身体时,当时值班大夫说,有心脏病,血压高达180…”。

启动排除非法取证据程序

两位律师据理力争,要求法庭启动排除非法取证据程序(即排非程序)。公诉人发问:“前后共三次派出所对你进行“询问”,第一、二次是刑讯逼供,那么第三次在看守所没人对你刑讯逼供为什么你承认东西都是你的?”胡律师首先说:“不排除从看守所又拉到派出所进行了刑讯逼供”。余律师接着说:“我本人曾经被非法送入死人牢达一百天,上大挂,那种被打的恐惧会时时伴随着自己,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屈树荣也是”。律师在说自己的这段经历时,庭长孙晓光中途打断说与本案无关,律师还是坚持说完。

为了达到给屈树荣判刑的目的,捏造了莫须有的所谓“事实”,公诉人指控屈树荣有印章、真相币,还捏造在某小区经常发现有一妇女贴不干胶,但没看清脸,来诬陷此人是屈树荣。这些捏造的所谓事实即没有人证又没有物证,面对这些滑稽可笑的指控,余律师义正辞严的询问公诉人,既然都没看清脸,凭什么说是我当事人屈树荣所为呢?这都是“莫须有”不存在的。

最后法庭启动了排非程序。两位律师把这些捏造的所谓事实一一排除,检察官也承认证据来源非法。

最后,法官让屈树荣做个人陈述。屈树荣说:“我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我就是祛病健身,我没有对个人、家庭、社会构成任何威胁。我没有罪,应该无罪释放我。”

法院撤诉、检察院退案

公诉人杜艳红说:你们聘请的两位外地律师太正义、太有力了,这件事影响面太大了,以后在给法轮功学员判刑得考虑了,不能再重判了(经她手判刑七年的就有好几个)。她还说:“这次放人都是下面旁听席上的国保人员定的,说人家没罪给放了吧!”于是就退回办案单位。

庭审后,家属找龙沙区检察院公诉人杜艳红交涉,知道法院已撤诉,卷宗退到派出所,屈树荣无罪!

但五龙派出所、检察院、法院互相推诿,不放人。

庭审结束后,律师感慨的对屈树荣的家属说,屈树荣的这个“案子”证据不足,法院很可能撤诉。并且说今天的庭审主要实现了三个突破:第一,迫使公安局的预审警察出庭接受质询,作为证人出庭,使其在法庭上很狼狈,很被动。第二个突破是:对非法证据的排除取得了成功,法院启动排除非法证据的程序,公诉人、检察官也承认证据来源的非法。第三,我们对预审警察刑讯逼供进行指控的问题,公诉人对这个问题也是承认的,也把黑证据排除了。

庭审场外

由于龙沙法院剥夺了屈树荣亲属旁听权,家属们非常气氛,要求见法院院长。屈树荣七十多岁的大哥及亲属们说:“我们都是从外地赶过来的,这么大岁数,为什么不让进庭旁听?我妹妹没偷没抢,不就是信仰吗?你们至于这样吗?”法院有的工作人员表露出对家属的同情,告诉家属外边第一个窗户能看到庭审现场。

被迫无奈的亲人们只能隔窗相望看一看屈树荣屈树荣看到了窗外的亲友,挥手示意和家人打招呼。

法庭外,也聚集了大量的“610”和国安人员在法院周围给场外所有人员、车辆非法跟踪录像。“610”和国安人员还对站在门外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破口大骂,非法搜查了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的背包,索要身份证,并威胁说:“你赶紧走开,我们还要来大批的警力”。从开庭到庭审结束,一直有多辆国保、610人员的车辆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4/齐齐哈尔公诉人承认证据非法-337227.html

2016-10-28: 黑龙江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屈树荣非法庭审

2016年10月9日,黑龙江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屈树荣非法庭审。庭审后,家属找龙沙区检察院公诉人杜艳红交涉,知道法院已撤诉,卷宗退到派出所,屈树荣无罪!

五龙派出所、检察院、法院互相推诿,不放人,现在家属每天都去派出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8/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6887.html

2016-10-01: 黑龙江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淑荣面临非法庭审
黑龙江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淑荣(屈淑容)2015年11月8日到齐齐哈尔女儿家住时,向路上行人赠送真相台历,被五龙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龙沙区法院欲于近日非法庭审屈淑荣

2016年9月21日,屈淑荣的胡律师去龙沙法院说明原因要求推迟开庭,法官杨文静说,不行,我们已经定完了,不能改时间,工作很忙,还有很多事要处理。胡律师说:没给我开庭手续,收到手续十天后才能开庭,否则违法。杨文静去问庭长孙小光,孙小光说不能改。当时还有梁凤凤、田小雪都参与此事,胡律师据理力争,最后决定庭审推迟到10月9日。

另外,屈淑荣的女儿和一朋友2016年9月15日到齐市五龙派出所,索要母亲被绑架时派出所扣留的手机和银行卡,银行卡着急用。原来去过几次,警察说给找,至今几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归还。此次去,警察尹起才抵赖说:我可没看见什么银行卡,我也没打过你。别来找我了。又问同行的朋友: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你叫什么名字?等着我把你也抓起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67.html#1610103634-1

2016-09-24: 黑龙江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屈树荣被非法开庭

黑龙江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预谋9月23 日对大法弟子屈树荣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3/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5381.html

2016-07-25: 齐齐哈尔警察欲构陷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淑容
黑龙江宾县法轮功学员屈淑容2015年11月8日到齐齐哈尔女儿家串门时,向路上行人赠送真相台历,被五龙派出所绑架劫持到看守所。目前案件已到龙沙区法院阶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5/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1881.html

2016-06-1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屈淑荣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在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检察院已几次退卷后,五龙派出所警察于2016年6月8日再次将构陷法轮功学员屈淑荣的卷宗送到检察院。负责此案的公诉人是杜艳红,她说一个月后送到法院,以前都这么办的,好在现在是三年以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6/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0094.html

2016-06-04: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屈淑荣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所长尹起才遭恶报

2015年11月8日,屈淑荣向路上行人赠送真相台历,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齐齐哈尔五龙派出所尹起才等人将其绑架,他们非法扣押了屈淑荣的手机,银行卡等,还打了屈淑荣,不给吃饭,关押50个小时后,送到齐市看守所。尹起才在非法搜查屈淑荣女儿家时,还打了她女儿,踢她肚子,打她太阳穴,使她半个月吃饭张不开嘴。后又将其关押在地下室一天一宿,勒索2000元钱后,才把人放了。构陷屈淑荣的材料先后四次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可人至今还没放。目前,所长尹起才恶性已殃及妻子,其妻已得宫颈癌住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9578.html

2016-04-07: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大法弟子屈树荣被迫害补充

哈尔滨宾县大法弟子屈树荣,到齐齐哈尔探亲,2015年11月8日,被绑架到齐齐哈尔五龙派出所。

在被绑架的五个月的时间里,迫害屈树荣的黑材料已被检察院退回到五龙派出所三次了。目前黑材料在五龙派出所所长鞠兴明手里。至今仍未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6345.html

2016-02-24: 齊齊哈爾市屈淑榮被看守所迫害得骨瘦如柴
黑龍江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屈淑榮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第一看守所三個多月,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律師會見她。

在五龍派出所時,屈淑榮被三名惡警把胳膊往後拽,現在胳膊還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五日之前,五龍派出所警察把構陷屈淑榮的案件送到龍沙區檢察院,說已經批捕了,檢察院辦案人是王玉國。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屈淑榮中午十一點多在龍沙區新化小區,老三十四中學附近,向年輕人發台曆,被受中共媒體謊言毒害的人誣告,被龍沙區五龍派出所綁架,綁架負責人尹起才、夏英傑。

當天晚上六點多屈淑榮的女兒去五龍派出所要人,隨後被扣在派出所,被林凱和劉洋進行三個多小時的筆錄盤問。在這期間,警察尹起才等人隨後去屈淑榮居住地,在沒有主人在家,沒有搜查證,沒有執法記錄儀的情況下非法抄家。還在屈淑榮的家門口綁架了三名女法輪功學員(兩名十號晚上回家,一名被綁架到看守所後,折磨得奄奄一息後才回家)

當天晚上十一點多,屈淑榮的女兒離開派出所,回到家門口時看到自己私人物品在門口吧台上,隨後就問,你們去我家了?你們怎麼進的屋,你們有搜查證嗎?幾個警察有的離開,有的低頭,無人搭理。

第二天(十一月九日),屈淑榮的女兒又去派出所要人。警察當天晚上六點左右綁架了屈的女兒,要求去屈的女兒家抄家。拿了一張沒有蓋章的搜查證,威脅,嚇唬其女兒。警察們自己走錯了小區,問家到底在哪住,因她女兒不配合,在樓道裏被警察尹起才毆打,踢了肚子,打了太陽穴(半個月才好)。其女兒大喊「警察打好人啦」,樓下一家鄰居出門觀看。到其女兒家甚麼也沒搜到,三名警察威脅了其女婿後開車離開,把其女兒關押在派出所地下室一宿一天,還勒索二千元錢後,十號下午五點左右才讓離開。

屈淑榮在十一日早上二點多被劫持到齊齊哈爾第一看守所,關在4監區407室,管教韓淑芬。據消息,屈姓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被號長欺負,不讓上廁所,都尿褲子了,還戴手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4/齊齊哈爾市屈淑榮被看守所迫害得骨瘦如柴-324548.html

2016-02-21: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屈淑荣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2015年11月8号,屈淑荣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新化小区,老34中学附近,向年轻人发台历,被不明真相众生举恶报,被龙沙区五龙派出所绑架,3天后送到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4监区。2月19日,第四次律师会见,至今仍深陷牢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1/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4433.html#1622023497-1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3-20: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区号:0451)
道里区法院
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邮编(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线路车在建国街下车)
电话:84869216
邮编:150076
院长:李少波
副院长:邹郅 孙庆伟 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杨福祥84869235李春玲84869225曲志芳84801016戚嘉金84861016马云牧84869249
李建民84869224李春宇84869249张家明84869224刘玉杨84801017于江春84869264@
王薇84869252马旭84869249简成84869225@苗彧84801016杨雪84801016
唐红 85961151 18503601151
刘永清 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85961089 18503601089
檀东平 85961023 18503601023
员雷 85961039 18503601039
赵德成 85961038 18503601038
王丽 85961025 18503601025
李松青 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瑛 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85961030 18503601030
李竞男 85961128 18503601128
刘国有 85961237 18503601237
赵新利 85961073 18503601073
马晶 85961049 18503601049
程爱萍 85961070 18503601070
杨帆 85961050 18503601050
葛秀莲 85961051 18503601051
徐烨岐 85961046 18503601046
张晓红 85961107 18503601107
李玉强 85961148 1850360114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