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常德市 >> 陶金龙, 男,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四望镇德里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6-01-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15: 熬鹰、劈腿……陶金龙在网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湖北省武穴市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陶金龙,被湖南常德市武陵区法院非法判三年,在湖南攸县网岭监狱遭受迫害,已在二零一八年八月出狱回家。

陶金龙,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四望镇德里村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有先天性心脏病(腱索过多),治不好,经常出现走路、呼吸困难,高中时学习都很困难了,班主任认为陶金龙考大学无望。此时陶金龙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好了,有了充分的体力,把学习赶了上来,一九九九年夏季,考上了大学,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为营救湖南常德市被绑架的同修,陶金龙向常德市公检法人员邮寄了劝善信,因此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被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警察绑架,关押在常德市看守所;九月十八日被非法逮捕。常德市武陵区法院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非法对尹红、陶金龙等多位法轮功学员开庭,七月二十日枉判法轮功学员王晓群四年、史玉华四年、尹红四年、陶金龙三年、陈开利三年缓三年、高敏一年缓一年。尹红、陶金龙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上诉。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常德中级法院开庭进行二审,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依法据理辩护。据悉休庭四次,最后草草收场,当庭未作出判决。

大约二零一七年秋季,陶金龙被送入网岭监狱“教转监区”强制“攻坚”迫害。陶金龙总是反驳警察、协教犯人的洗脑课,经常被当场暴打。陶金龙坚持抗争,长期被“熬鹰”不准睡觉,被李刚“劈腿”撕胯趴一字,多次被关禁闭,导致心脏病复发,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有一次抢救时心律130了。即使这样,狱警王甫琛根本不放过陶金龙,如鬼魅般缠着陶金龙,一直折磨到陶金龙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家前几天。

二零一七年冬天大寒时节,因陶金龙不理睬王甫琛的恶意盘问,王甫琛就往陶金龙衣领里大灌刺骨的冰水,冻得陶金龙心脏病发作;换了衣服后又被王甫琛泼上冰水,心脏急剧恶化,被送医院抢救。王甫琛还吐口水到陶金龙饭菜里,逼陶金龙吃下去;经常一遍遍骂陶金龙:“××××(注:脏话),你还必须对我说警官好。”警察威胁陶金龙:“你不转化,回老家湖北省后会更惨,那儿的范家台监狱没有转化不了的,短的三天,最长的四个月都得转化,比这儿更狠。”

二零一七年底,陶金龙姐姐接见陶金龙后,教育科和十监区一些警察问陶金龙姐姐关于陶金龙在家时的情况,陶金龙姐姐说陶金龙曾经从家里二楼跳下来,受过重伤,请求警察们关照陶金龙。当天副监区长刘晓良就询问陶金龙详细过程,陶金龙告诉他:大约二零一二年冬天,陶金龙和母亲下午去哥哥家里,哥哥不在家,就帮着搞了一阵卫生;陶金龙在二楼,陶金龙母亲误以为陶金龙先走了,就反锁一楼大门回家了。陶金龙等到傍晚也出不去,邻居又比较远,看到二楼阳台下面一块菜地土软,当时估计跳下去没问题。没想到跳下去时,土软打滑,屁股重重坐到地上,伤了腰,躺床很长一段时间,坚持学法炼功才好了。这本来见证的是大法奇迹,但是不久警察们就纷纷诬陷说,陶金龙学法轮功后,在家里就跳楼自杀过。

有一次,警察邓义拿这个事对吕松明洗脑,吕松明不信。邓义就带他找陶金龙对证,没想到陶金龙讲的是上述真相,吕松明为此写信交到了办公室。这个谎言应该就此打住了吧,可是在陶金龙、吕松明回家后,十监区警察们对新一批被非法关押在“攻坚班”法轮功学员继续撒着这个谎言,诱导他们“转化”、诱导新调入的夹控犯人仇恨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八月陶金龙回家前一天,因为不“转化”,又拒绝在释放证上签字,被警察谢广文剃光头,监区长向金元又把陶金龙坐老虎凳、关禁闭一夜。次日上午,陶金龙老家610人员来接陶金龙,他们才罢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5/熬鹰、劈腿……陶金龙在网岭监狱遭受的迫害-380411.html

2018-11-26: 湖南网岭监狱残酷“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另外,被送洗脑班的还有,30多岁的陶金龙则被折磨出多次心脏病发作,生命危险,仍然折磨不断,直到他快刑满释放才停止“攻坚”;56岁的傅建平一直没有出现生命危险,坚决不“转化”,就对他一直不停“攻坚”,一年多了,导致他天天在极短的睡觉中惊叫多次,大脑神经已经严重被刺激损伤;孙平华长期只能隔一天才允许睡一个小时,三个多月体重骤减几十斤,衰竭致常常吐血,恶警仍然折磨他。他们把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折磨致死致残致病后,反咬一口到处宣称是法轮功学员炼法轮功造成的。

7、法轮功学员陶金龙被长期“熬鹰”不准睡觉、“劈腿”酷刑

陶金龙,三十多岁,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四望镇德里村人。他说是因为给湖南省石门县邮寄了一封大法真相信件而被冤判三年。

陶金龙有先天性心脏病(腱索过多),治不好,经常出现走路、呼吸困难,高中时学习都很困难了,班主任认为他考大学无望。此时他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好了,有了充分的体力,把学习赶了上来,一九九九年夏季,考上了大学,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大约二零一七年秋季,陶金龙被送入网岭监狱“教转监区”强制“攻坚”。由于他总是针锋相对反驳警察、协教犯人的洗脑课,经常被当场暴打,他却不畏生死的坚持抗争。长期“熬鹰”不准睡觉,被李刚“劈腿”撕胯趴一字,多次被关禁闭,导致心脏病复发,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有一次抢救时心律130了。即使这样,恶警王甫琛根本不放过他,如鬼魅般缠着他,一直折磨到他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家前几天。

二零一七年冬天大寒时节,因他不理睬王甫琛的恶意盘问,王甫琛就往他衣领里大灌刺骨的冰水,冻的他心脏病发作;换了衣服后又被王甫琛泼上冰水,心脏急剧恶化,被送医院抢救。王甫琛还吐口水到他饭菜里,逼他吃下去;经常一遍遍骂他:“××××(注:脏话),你还必须对我说警官好。”其他警察威胁他:“你不转化,回老家湖北省后会更惨,那儿的范家台监狱没有转化不了的,短的三天,最长的四个月都得转化,比这儿更狠。”

二零一七年底,他姐姐接见他后,教育科和十监区一些警察问他姐姐关于陶金龙在家时的情况,他姐姐说他曾经从家里二楼跳下来,受过重伤,请求警察们关照他。当天副监区长刘晓良就询问他详细过程,陶金龙告诉他:大约二零一二年冬天,他和母亲下午去哥哥家里,哥哥不在家,就帮着搞了一阵卫生;他在二楼,他母亲误以为他先走了,就反锁一楼大门回家了。他等到傍晚也出不去,邻居又比较远,看到二楼阳台下面一块菜地土软,当时估计跳下去没问题。没想到跳下去时,土软打滑,屁股重重坐到地上,伤了腰,躺床很长一段时间,坚持学法炼功才好了。这本来见证的是大法奇迹,但是不久警察们就纷纷传播说,陶金龙学法轮功后,在家里就跳楼自杀过,诬陷的活灵活现。

有一次,警察邓义拿这个事对吕松明洗脑,吕松明不信。邓义就带他找陶金龙对证,没想到陶金龙讲的是上述真相,吕松明为此写信交到了办公室。这个谎言应该就此打住了吧,可是在陶金龙、吕松明回家后,十监区警察们对新一批被非法关押在“攻坚班”法轮功学员继续撒着这个谎言,诱导他们“转化”、诱导新调入的夹控犯人仇恨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八月陶金龙回家前一天,因为他不“转化”,又拒绝在释放证上签字,被警察谢广文剃光头,监区长向金元又把他坐老虎凳、关禁闭一夜。次日上午,他老家610人员来接他,才罢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6/湖南网岭监狱残酷“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377622.html

2017-04-10: 湖南常德尹红、王晓群、史玉华、陶金龙遭二审

4月7日9点30至下午4点,湖南常德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尹红、王晓群、史玉华、陶金龙等四人开庭进行二审。常德法轮功学员(据警察说有100多人)去参与旁听。常德610、国保、社区、各派出所等共几百人,警车十几辆及其他车辆若干倾巢出动拦截抓捕。被羁押在各派出所。至下午4点庭审结束才陆续放回。庭上因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依法据理辩护,休庭四次,最后草草收场,未作出判决。

2015年8月11日,尹红、王晓群、史玉华、陶金龙等25名湖南常德市法轮功学员被国保及各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0/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5226.html#174100016-4

2016-09-27: 法轮功学员史玉华、王小群、尹红、陶金龙面临非法庭审
湖南省常德市法轮功学员史玉华、王小群、尹红和湖北省武穴市法轮功学员陶金龙在2016年4月6日被武陵区法院非法庭审,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史玉华、王小群、尹红被冤判四年,陶金龙被冤判三年。四位法轮功学员坚决提起上诉。

湖南省常德市中级法院将于2016年9月30日下午三点在中院第二审判庭进行二审庭审。这几位法轮功学员在白鹤山看守所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史玉华、王小群、尹红曾陷冤狱七、八年,遭过酷刑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残害。如今,尹红已绝食一个多月,身体已脱相,非常虚弱,行走不了,还遭看守所野蛮灌食,极其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7/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570.html#1692701927-2
2016-08-01: 湖南常德市武陵区法院近日枉法冤判多名法轮功学员
2016年7月20日,湖南常德市武陵区法院非法枉判法轮功学员王小群4年、史玉华4年、尹红4年、陶金龙3年、陈开利3年缓3年、高敏1年缓1年。其中陶金龙是湖北省武穴四望镇人,2015年9月因为营救常德市被绑架的同修,向常德市公检法人员邮寄了劝善信,而被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警察到武穴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常德市白鹤山看守所。

此前,2016年6月,在未走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武陵区法院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张文兰2年徒刑,直接送往长沙女子监狱。张文兰也是2015年8月被非法抓捕。她曾经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女监受过迫害。

2016年7月28日,610、社区、派出所两车人到75岁多的法轮功学员杨姨家骚扰,杨姨孤身一人在家,未给开门,他们就找她儿子(未修炼法轮功),妄图对杨姨施加压力予以迫害。杨姨曾于2012年10月17日晚上10点多钟被抄家,并和老伴被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由于老伴周裴寿受到恐吓,回家后就精神失常,两年后离世。周裴寿老人当晚被非法关押时,到底受到什么样的折磨,至今不清楚。杨姨两老通过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他们的安危与迫害实施人脱离不了关系。

善恶必报。近的例子有常德市武陵区法院审判庭庭长夏友初把遭毒打已下肢瘫痪的法轮功学员郭照青冤判十年,两年后便突发脑溢血,瘫痪并死亡。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中央级高官皆以遭报,如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郭伯雄等,有的死、有的被判无期,都是毁了自己也毁了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2228.html#168103028-3

2016-01-17: 湖南省常德市八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判刑

湖南省常德市法轮功学员陶金龙、陈开立、王小群、张文兰、尹红、史玉华、平和(网名)、梅香(网名)2015年8月10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常德市白鹤山第一看守所。目前面临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2349.html

常德市联系资料(区号: 736)

2018-06-03: 常德市检察院
电话号码:+86 736 779 2037
常德市鼎城区司法局
电话号码:+86 736 738 2667

主管案件人的母亲电话(姓罗)15211225212

常德市鼎城区610主任和社区综治办
贺主任
临江居委会——0736-738372513875157105、15173650898
周胜:15173653173、18711647695
610办公室:13873683100

2017-06-23: 常德市检察院
电话号码: +86 736 779 2037
常德市鼎城区司法局
电话号码: +86 736 738 2667

2015-11-18: 看守所电话、0736-7798016
看守所所长【欧阳文祥】电话、13807368592
看守所副所长【朱立群】13975610318

2015-08-31: 石门县法院:
电话:0736-5323127 5324710
传 真:0736-5323127
立案庭: 0736-5335583
审监庭:0736-5336577
刑事庭:0736-5324362
2014-11-01: 湖南省常德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白鹤山,邮编415116
电话:0736-7898540

2014-10-21:
石门县公安局0736-5153606 \5322841\5150201传真0736——5150201转6012
石门县所街乡政府0736-5448016
石门县政法委0736-5322306
所街乡派出所0736-5448425

石门县拘留所电话:
0736-5323133
5335345、5323799、5324696、5338692、5336006

2014-09-30:
常德市陬市镇派出所:
陈坤  电话15073670808

2012-08-18: 参与迫害成员
鼎城610:0736—7373930(袁,办公室)
草坪镇综治办:13908414713(伍)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