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新都县(新都区) >> 周洪杰(周红杰), 男, 40

个人情况: 广元市120厂机械车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市新都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5-12-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22: 屡遭酷刑暴打 信仰不改 四川周洪杰控告首恶

周洪杰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疾病好了,工作中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周洪杰屡次被非法关押在广元看守所,被暴打、电击、镣铐等酷刑,又接连两次被非法劳教以及注射不明药物,残酷迫害中,周洪杰始终坚持对真、善、忍的正信。

周洪杰,男,四十岁,广元市120厂机械车工。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周洪杰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他《刑事控告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广元看守所)警察何其林和120厂的何光旭把我带到隔壁一间小屋子里,逼我脱光全身衣服,双手铐在前面,在手铐上缠一条毛巾,一人拿着毛巾使劲上下甩,一人拿高压电棍在头顶、太阳穴、嘴上、腋窝、腰间、心口及脖子上不停的电,皮肤电的不停跳,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电焦的味道。毛巾甩断了,手铐勒进肉里,血流不止。”

下面是周洪杰在《刑事控告状》讲述的他得法和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疾病不翼而飞

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日开始学炼法轮功。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母亲、二哥、父亲,于一九八四年到一九八六年,相继过世。后来,农转非到广元120厂,一九九五年,技校毕业后,当了车工。虽然活并不重,可是身体却越来越糟糕了:两个鼻孔经常都是堵着的,只能用口呼吸;蹲久了,站起来,眼前金星直冒,天旋地转;手脚一年四季冰凉,到冬天与我握手,如同握着冰块一样;夏天睡觉脚都经常抽筋。其它头疼脑热更是家常便饭。由于饱受病痛煎熬,工厂效益也不好,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常常想跑到风景秀丽无人知晓的地方了却一生。

后来偶然看到电视上介绍说静坐能使身体得到最好的休息,就照着学了。当我静下来,发现前额部位有一团绿色的光在不停的旋转。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了一个练气功的老乡。老乡挺羡慕,告诉说是好现象,他练了几年都没出现,并送我一本气功书。从此,我对气功着了迷,见到气功书就买回来看,也练了许多气功。后来我在一位同事家有幸看到了《转法轮》,觉得非常好,与别的气功都不一样。就这样,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日开始学炼法轮功。

学炼法轮功后没多久,我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不知不觉中上述疾病不翼而飞,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身体出现年轻化,修炼前,我二十多岁象四十多岁的人,修炼后,与比我小的同事朋友在一起,常常被认为俩兄弟中的弟弟。一同事姐姐打工回来,见到我吃惊的说:周洪杰,怎么变年轻了,变漂亮了。同时,我的思想境界也升华了。以前车间干活时剩下的不锈钢、黄铜、青铜等贵重材料锁在工具柜里,占为己有,也没觉的有什么不正常,大家都是这样。修炼后,我主动把材料归还材料室。检验员给多开了工时,我就找他改正。以前悲观厌世的我,修炼大法后对生活重新充满了信心。

在广元看守所遭电击

大概是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我被从北京劫持回广元看守所。第二天早上,被带到东城派出所(当时叫二分局),警察何其林不是问我为什么上访,而是定性式的逼问是谁组织的,谁串联的。我说,没谁组织也没谁串联,我是自愿的。然后又问我大石镇的传单是我和谁发的。我不吱声。他说这是执法机关,你不说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

警察何其林和120厂的何光旭把我带到隔壁一间小屋子里,逼我脱光全身衣服,双手铐在前面,在手铐上缠一条毛巾,一人拿着毛巾使劲上下甩,一人拿高压电棍在头顶,太阳穴,嘴上,腋窝,腰间,心口及脖子上不停的电,皮肤电的不停跳。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电焦的味道。毛巾甩断了,手铐勒进肉里,血流不止。

他们折腾累了,见我还是一声没吭,何其林咬牙切齿的说:他功炼得好,电棍对他不起作用,是不是电用完了?一放电,噼啪着响,又开始了第二轮:何光旭不断打我耳光,用电棍电;何其林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踹我生殖部位,剜心透骨的疼痛。送回看守所时,何其林还威胁不准说是打的,要说是摔的。至今,我右手腕上还有手铐留下的伤痕。

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我实施了以下酷刑折磨:

在新华劳教所被暴力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新华劳教所暴力迫害开始了。它们强迫每个大法弟子剃光头,我想我们是被无罪迫害的,不是罪犯,就不配合。几个劳教犯冲过来把我的脸摁在地上,双脚提起来,一只脚踏在背上往下踩,我痛得发出了惨叫,感觉骨头都要断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然后,他们用推子在我头上乱剪。又把我拖到洗抹布的桶面前,拿一块脏抹布就着脏水在我头上乱抹,讥笑道:你看我们对你多好!又给你理发还帮你洗头!比你妈老汉(四川话父母的意思)对你还好。

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承认自己是劳教犯,上厕所必须打报告,不然不准上厕所。一次,他们在厕所处堵着,叫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打报告。我就说我是被政府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这一下捅了马蜂窝,“民管会头目”(实际上是向狱警行贿后狱警给的一个虚职,并且被狱警操控用来打压其他劳教人员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用他们的话说叫捞毛,可以不参加训练,不分下四大队劳动)段鹏大怒,破口大骂,仁钦达吉(藏人,五大三粗一脸凶相,也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在旁边煽风点火:他竟敢在这公开对抗政府!他在煽动其他炼法轮功的!段鹏听了更是火冒三丈,跑到管教室向狱警杨海一汇报。

回来他和仁钦达吉几拳把我打倒在地,一人抓着一条腿背部着地拖到管教室。他们强行把我上身衣服扒光,两只胳膊用警绳紧紧捆住背在身后,剩下的绳子从两肩处的警绳穿过来再和手腕串在一起,仁钦达吉一只脚踩在我背上,使劲往上收绳子。警绳勒进肉里,血流出来了,身体火烧火辣的疼。

他们又把我拖起来,叫我跪下,我不从,他们几个人就踢腿弯,把我身体使劲往下压跪在地,用脚死死踩着两大腿,防止我挣扎。我使劲把小腿往外挪,最后以臀部着地的姿势坐在那里。杨海一说:我们不管(你)冤不冤枉,到了这里就是劳教身份,不遵守所规队纪,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后来他们松了警绳,叫我活动活动,摸头顶。后有人告诉说是想看我手残废没有,以前有捆绑致残的先例。

后来他们为了强制让我放弃信仰,五、六个“包夹”把我围在中间,说是狱警吩咐叫他们“帮助”我。他们开始是人格侮辱,谩骂,说下流话。然后威逼利诱:转化了可以不参加训练,可以自由上厕所,洗澡,可以下棋看电视,可以自由接见家人,还可以早点回家,我们想有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你不转化就牢底坐穿,到时一枪枪毙了,挖个坑埋了,打死你们就象打死一只蚂蚁一样。我不为所动,它们就拳打脚踢,把我当他们的拳靶子。打一阵,然后把我头按在地上,举着拳头问:还炼不炼?

就这样,他们每天打我三次,他们说:就说不炼了吧,何必遭皮肉之苦?你不转化,狱警要处理我们,把我们分到四大队去拉火砖。你不转化就是和我们过不去,我们就要折磨你。后来他们达不到目的,就说这个人太硬了,去找一个软的。他们就去迫害自贡的法轮功学员丁群庚。

劳教所为了逼迫我们放弃信仰,采取各种阴险毒辣的手段。狱警知道如果致伤致残容易暴露他们的恶行,会引起世人的谴责和对被迫害者的声援。所以他们采取隐形的迫害手段:既让受害者极度痛苦,又不留外伤,让你取证都难。我遭受过长期罚站,在雪中挨冻,在烈日下暴晒,不准上厕所,熬鹰,在砖窑的高温中烤,高强度所谓军事训练(变相迫害)等。我曾被他们逼着长时间跑步,腿跑伤了,走路都很困难了,一瘸一瘸的。当时离我非法劳教结束期不到一个月了。他们怕罪形暴露出去,才让我休息养伤。后来我被超期关押了十多天,他们觉得伤好得差不多了,看不出来了,才放我出劳教所。

接连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关押在看守所

1.广元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一月,我从劳教所回来,离过年只有三天。我住处120厂北区十一栋二楼二号屋里全部东西都没了,连屋里的电表也被夹走了。邻居说是厂里保卫科和房产科搬走了。我无处可去,就到中区赵阿姨家落脚。吃过晚饭不久,七八个不认识的警察找上门来:周洪杰,你回来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他们强行把我带到保卫科一间小屋里,说你炼不炼法轮功我们不管。两年了,你谈一谈你现在对法轮功的认识。

我不知是他们设的圈套。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们马上翻脸:你还在给我们宣扬法轮功,你跟我们走!我不去。他们说你有病,我们把你带到一个地方给你医病,几个人强行把我塞进警车,带到广元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

2.被劫持宾馆监控

刚出了看守所,一辆警车开到我面前,叫我上车。我说我自己回去。他说你厂里房子都没了,到哪去?你跟我走,过两天我们联系你九零厂的哥嫂来接你。说着把我拉上车。他把我囚禁在东城派出所旁边一家宾馆里,不许出门,由厂里保卫科派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睡觉都不允许关灯。

3. 在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到第二天下午我哥嫂没来,却来了一个警察,他一来就叫我写“不炼的保证书”。我拒绝。他就拿出一本污蔑大法的邪书对我念。我说你念的东西是假的。他说你想把牢底坐穿?当天下午,我再一次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十多天后,东城派出所警察蒋汉洪来了。他说:周洪杰,根据你的表现,我们决定再给你报一年劳教,你有什么想法?我从劳教所回来不到三天,就被它们连续两次非法关押,并再非法劳教一年。我因他们的无法无天和执法犯法而愤怒:你们吃人饭不干人事!我以后要告你们!

4.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关押在看守所

他们本来想把我再次送绵阳。那一年“非典”爆发,他们怕传染,就把我关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劣的环境下,我身体迅速恶化。脚浮肿了,脚背一按一个坑,半天也弹不起来,并整夜整夜痛。人蹲下去要用手帮助才能站起来。人也瘦的皮包骨,经常吐血,体重也由一百一十多斤降到不到八十斤。后来监室的一中医在押人员见我不对,报告了狱警。狱警连忙送市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结核晚期,严重贫血,胸膜积水,营养不良。他们又忙着把我送到072医院抢救。

5.072医院药物毒害

在我住院两个月后,我上高楼,爬陡坡都没什么问题了,主治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负责化验的女医生也说可以出院了。于是我找主治医生要求出院,他说他作不了主,不过可以给我联系。我不知道他和谁联系,等了一个星期没有音讯。我就不输液了。

第二天,六、七个警察来了,要按着我,强行输液,其中一个边骂边想打我,又来按我的手。我挣扎着反抗,他们没得逞。最后,他们说:你再输七天液,我们就给你办出院手续。我们要和你们厂联系,还要给你落实工作,住处,你要给我们一些时间。我想也有道理,就同意了。

输液到四、五天的时候,两护士拿一黄白药水瓶进来了。我问她们是什么药。她们说是水溶蛋白,给我补身体的。输到快一半的时候,心脏、两腰处如刀刺般的痛,心跳频率至少二百次以上,感到快窒息了。我本能的扯掉了手腕上的针头,躺在床上很久才缓过气来。后来我问护士,她们说是液输快了。从那后,我翻身,上坡,或下蹲都要小心翼翼,动作不能大,否则气就喘不上来,心跳加快,还不如七八十岁的老人。

又过了一个多月,他们才把我送回厂。安排我住在保卫科值班室旁边一间屋里,说是照顾我方便,其实是想随时监控我。开始走哪都有人跟着,后来才没有了。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我不得不离开了广元,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靠打零工过日子。

后来我在广汉时也被三次绑架,被610的人用皮带猛抽,被向阳派出所所长用书抽打脸。在广汉看守所被铐在死刑床上几天几夜,被鼻饲灌食,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

我曾多次回广元办身份证,都遭到东城派出所刁难。别人一次就好,我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间三次都没办成。他们不是说像没照好,就是这样那样的问题。直到二零一四年,我在广元万源行政大厅才第一次没受任何刁难顺利办下来,并拿到身份证。身份证也被它们做了手脚,二零一五年五月过安检验证身份证时,安检机器唧唧直叫,铁路警察把我单独拦到一边对我做了特别检查,没发现什么,才作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2/屡遭酷刑暴打-信仰不改-四川周洪杰控告首恶-339236.html

2016-03-12: 黑暗的夜

成都市周洪杰叙述12.21遭绑架经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城东派出所出动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门撞烂,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期间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凶残暴打。
“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这是法轮功学员周洪杰叙述自己当时被殴打的情况。以下是周洪杰回忆整个绑架过程:

警察抢劫上万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新都国保和城东派出所出动男男女女约十多名警察,拿着盾牌和撞门工具绑架了我、郑斌、丁惠、邓忠素和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他们把一个门撞了三个洞,并洗劫了三楼出租屋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约五台电脑、好的和坏的打印机十多台、二十台光驱及一台刻录机、多套大法书及师父法像、上万元现金。随后,我们被劫持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

警察打人凶狠

警察连夜对我们非法审讯,我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否则薄熙来和周永康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负责审讯的警察见问不出什么来,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恼羞成怒吼叫着威胁:你说不说!你说不说!那警察不断用装满矿泉水的饮料瓶抽我的脸。旁边一个小警察也不断踢我的腿。我还是拒绝回答问话。最后他在所有笔录问话下边写我“沉默不语”。最后他把我关进羁押室。

第二天下午,一个头目样三十多岁的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要我“交代”,我一言不发。他威胁道:你能忍,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几分钟后见我不回答,他就象踢沙袋一样用皮鞋尖狠狠的踢我全身,踩在我脚背上用皮鞋碾压我的脚趾。他打累了就叫来一个穿天蓝色运动服的打手(叫什么孝的)继续打。

这个打手先是用可伸缩警棍打手臂、大腿、背部及脚背,然后又把一摞打印纸卷成一个筒,不停的使劲击打我的脸,我的脸被打肿了,血沾在纸上。他们觉得不过瘾,认为十指连心是最疼的,那个打手就去找了一块尺子长的木条反复打我手指尖、手背,见我一声不吭,并没有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痛苦,他们骂我“忍功炼的好,象行尸走肉”。后来那个打手被叫走了,不久就传来丁惠被打的哭喊声。这时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

租住屋的国安特务

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打算送我去看守所。当天晚上,他们用警车把我和郑斌、丁惠、邓孃(邓忠素)送到新都一医院抽血,体检。最后郑斌和丁惠被送往看守所,我和邓孃因身体不合格被“取保候审”。临走时,我找城东派出所要我的钱和银行卡,他们说是新都国保拿了并告诉我了地址。

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回到租住的屋里。第二天,我打算去要回我的钱。因腿疼行走困难就没去。下午六点过,两个国安特务打开我的门。可能是我没走影响他们继续蹲坑,因为我发现床边丢了许多烟头。他们马上打了电话叫来警车再次把我绑架,扬言要拖走我和丁惠的电瓶车,后来证实真被抢走了,因为我和丁惠的钥匙都被他们抢走了。

后来警察把我劫持到城东派出所,因我是广元人,他们叫广元那边来接人,等了一天多没来人,他们就派两辆警车把我送到广元市利州公安局,广元国保不接。他们就把我扔在利州公安局门口就走了。后来,广元国保把我送回单位。因为我早被单位非法开除,而且单位濒临倒闭,我的住所也被人占了。我呆了两天就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2/黑暗的夜-325234.html

2016-01-03: 四川成都市新都区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周洪杰已经安全

新都区2015年12月21日绑架事件中,周洪杰(小杨)法轮功学员现在已经安全,请关心他的法轮功学员们放心。事情的大概经过是这样的:

12月21日晚上,在新都派出所,小杨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被派出所人员不同程度的殴打,尤其小杨被打的很厉害,腿被恶人用皮鞋踢的几乎快断了,走不起路,身体更是遍体鳞伤。

12月22日,小杨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又被新都区派出所人员拉去检查身体,意图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小杨的身体不合格,看守所不收,邓孃也因为血压太高,看守所拒绝收。就这样他们两位当晚就回到了被抄家的出租屋,早上六点,邓孃决定离开那个地方,小杨认为:我租的房子,我又没有犯法,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于是小杨就没有走。

到了傍晚六点,新都派出所人员又闯入出租屋再来抄家,小杨在那里,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他们就又将其绑架到派出所,小杨一点也不配合他们,而是正告他们,你们这是在犯法。这些坏人拿小杨没招就硬是将他关到拘留所,可是拘留所不收,小杨还是在拘留所被关了一晚上。

到了第二天,这些派出所的人感到有压力了,这人既然绑架来了,可是没有地方可以留下来啊,怎么办呢?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左右为难的情况下,知道小杨是广元人,这些人就将小杨往广元610送。对广元的人说,这里抓了个法轮功,是你们广元的,我们给你们送过来,结果广元的610却不配合新都这边的610人员,说:他在你们新都做的事,你们新都管,怎么给我们广元,后来广元610干脆关了机。

新都610到了广元找不到人,就将小杨往他以前的厂子里送,去了厂子,厂里领导也推诿说:这个人炼法轮功,我们早就将他开除了,也不接受小杨。新都610见没有办法,就无奈的将小杨甩在广元,撒腿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1768.html

2015-12-26: 成都新都区七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情况

2015年12月21日晚近8点钟,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法轮功学员、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抬上警车,法轮功学员丁惠也一同被绑架,并遭警察殴打。

警察又闯上三楼非法抄家,有一家的门是锁上的,他们就砸门而入,共抄走银行卡一张(约8000元人民币)及现金约万元、电脑四台、打印机八台、刻录机一台、打孔机一台、光驱二十个、及其他耗材和私人财产,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郑斌、周洪杰、邓忠素。

九点钟,一帮警察又闯到法轮功学员曾佑先、林小泉家分别把他们抓走。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12月22日晚上8点多钟,将他们拉到新都区医院抽血、体检,然后又带回城东派出所,逼他们签字,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才将朱燕川、曾佑先、周洪杰、邓忠素四人放出,说是取保候审,将林小泉、郑斌、丁惠三人劫持到新都区看守所非法关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6/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1131.html

2003-01-18: 仍旧被非法关押在绵阳市游仙区新华乡五里沟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四大队五中队
内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8/43011.html

成都 新都县(新都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7-23: 成都市新都区城西派出所
地址:成都新都区香城大道99号邮 编:610500
李良才(所长) 13980713858
谭 明(副所长) 1588232302018908220895
陈 波(副所长) 13880334128
宋晓莉(教导员) 13880820776
蓝世玮 13668166955 (分管程盛琼的社区警察)
杨传跃 13648088820

李沛东 15908137548
黎智峰 13440346006
杨天翠 15928711610
宋 伟 13550327796 成都市新都区万和北路1号
蔡安明 18908220835
王 茂 15881111315
李孝俊 13880278021
钟建义 1388184655
廖良毅 18908221020
张仕贵 13882112810
石 英 13880101238
文善勇 15882106221
张锐敏 15928438183
马 驰 13880262216
曾凡磊 15308206237
周 蓓 13688372277
周 纯 13608238403
何晓磊 18908220859
刘 贤 18908199091
吕林锋 15882212669
臧珈乐 15928664591
刘 键 18782992272
黄 海 18908199125
陈宣志15208388477、15378320851
2、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金都路127号 邮 编:610500。
公安局局长:孙辉 13908014366
法制大队 队长:姚小勇 028-83964815 13980038969(注:该部门负责审核刑事案件中的立案、拘留、提请逮捕、移交起诉、撤销案件的受理、证据、适用法律和法规、办理程序等情况)
图:姚小勇

国保大队
刘羽西 15882126171
钟基敏 13908205267
曾刚林 13880000833
陈晋川 13808228516
赖 伟 138821180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