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商丘 虞城县 >> 彭红彦(彭红岩.彭洪彦,彭洪彦), 男,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商丘市虞城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1-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20: 河南省虞城县彭洪彦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河南省虞城县法轮功学员彭洪彦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追究其法律责任。

今年四十九岁的彭洪彦坚持修炼法轮功,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他于二零零零年底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遭酷刑折磨,包括残忍的绳刑、毒打和电击。

以下是彭洪彦控告状中提供的事实依据: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从小患有疑难病(慢性副鼻窦炎),长年流脓,还引起头痛、头晕、耳鸣,记忆力差,体质虚弱。从一九八六年到一九九七年十一年间,连续经过西医、中医、医疗气功等治疗方法,均不见好转。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后,我按照书中要求真修实修自己,很快无病一身轻,至今已有十八年没再吃过药打过针,家庭也变得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腊月初,我依法进京上访,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被冤枉的。灾难从此降临我家。

我北京的一家旅馆里,深夜我被巡警非法抓捕,第二天被接回虞城县公安局。在公安局当天夜里先是一顿暴打,接着又脱下上身棉衣,被捆绑着在屋里冻了一夜。到了下午,被送到县看守所。刚进看守所,牢头和几个犯人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直到第四天有两个刑事犯每天都对我狠打一阵子。当时我正在打工,饭量很大,在看守所早上只给一个小馒头一点咸菜,中午一小碗稀汤面条,下午一个馒头一点咸菜。到离开时,瘦得皮包骨头,身上掉下一层皮。当时正值年关,一家老小经常哭哭啼啼,悲惨的情景可想而知。

过了年,我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由于不写三书,我被分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严管班,白天黑夜都是包夹跟踪监视。在三大队大约一年半的时间里经受了多次迫害。其中上了四次绳刑,每次被捆上后,时间一长,绳往肉里越勒越紧,手胳膊都发黑,钻心的疼痛,每次都捆两三绳。

有一次三大队搞转化法轮功学员,大冬天把我的衣服脱光,用盆往身上浇凉水,冻的我身上直打颤。还有一次,教导员亲自指挥四名犹大轮班四天三夜不让睡觉。另外还经历几次用电棍电,长时间贴墙站,长时间蹲姿。劳教所还经常开诽谤法轮功的大小会,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这些事情对法轮功修炼者心里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一年秋天,父亲得了严重的胃病,家里没钱治病,六十多岁的父亲就去建筑工地去打工,来挣钱给自己治病。两个上小学的孩子以前天真活泼也变得沉默寡言了,还要经常忍受其他孩子的嘲笑。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劳教所开批判法轮功大会,所长闫振业在主席台上念着诽谤污蔑法轮功的稿子,我和几个同修同时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口号,以此来抵抗污蔑和诽谤。这次喊口号被非法加期四个月。

二零零一年秋天,由于长时间做奴工,加上劳教不断制造各种精神压力和恐怖气氛来迫害,我的腰椎开始变形,一天天弯了下来,到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离开劳教所的时候,腰已经弯的非常厉害。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二零零二年八月上旬,我被调到一大队二班和吸毒犯、盗窃犯一起做奴工。这里的班长都是中队长挑选的最邪恶最坏的人担任,一年中受到班长十多次暴打。两名包夹也是多次进入劳教所的吸毒犯非常坏的人,一年中对我多次刁难和辱骂。

八月下旬,劳教所用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逼其放弃信仰。一天上午,在一位姓魏的中队长的指挥下,两名包夹两名班长把我脱掉裤子,两只手、两只脚用四根绳子绑住,分别拴在寝室四张床上,一个人用力按住我的头仰面朝上,这样身体一动也不能动,两个人每人拿一个板凳腿,用力敲打我的小腿,每打一下都钻心的疼痛。边打边问写不写三书,其中一根棍子上还带着一节铁钉,也不知打了多久,双腿被铁钉和木棍打的血肉模糊(左腿至今还有十七公分长的伤疤)。在极端疼痛中我艰难的忍受着痛苦,心里想着无论如何决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渐渐的我感觉木棍落在我腿上不痛了,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只剩一点意识知道自己还活着。一盆凉水泼到我的头上身上,我慢慢清醒过来,中队长叫停止了敲打,他叫我起来,我发现腿不能动了,从大腿根到脚尖都变紫了,两条腿肿的吓人,在床上躺了五天才能下地走路。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还差几天我就要被刑满释放了。劳教所突然开大会要强制转化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说人人不放过,人人要过关。在大会上给我安了个不接受教育,和劳教所对着干的罪名加期二个月。

有一天大队长带着两名中队长以及四名班长对我开始了一天一夜的残酷迫害。那天下午,天快黑了,几个人一起对我拳打脚踢,一直打了十多分钟,打的我趴在地上起不来,接着给我穿上一件紧身衣,全身上下只露一双眼睛,把我紧紧绑在一个大椅子上,浑身一动也不能动,耳朵上塞上两个耳塞,用复读机反复大声播放着一个吸毒犯辱骂师父的声音,用这种方式消磨迫害我的意志,整整一夜就这样在痛苦中度过。

第二天上午,又开始对我用另一种刑罚,衣服扒光,两脚绑在一起,两手用手铐铐在一起,接着把手脚绑在一起,用一根木棍从两手两脚中间穿过去,抬起来,木棍两头下面一边放一张桌子,就这样四个班头一边站两个人,拳打脚踢,身体象荡秋千似的打到这边又打到那边,全身疼痛难忍,班长们打的直喘粗气,身上直冒汗。班长们打了大概二十分钟后,警察们上场了,三个警察每人手拿一根电棍,有一人专门电我的嘴和脸,有一个在前胸和肚子上面直捣,有一个电我的下身和生殖器,全身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过一分钟就象过一年一样。大约吊了有四十分钟才把我放下来,大队长问我转不转化,我说不转化。

过了有半个小时,他们又把我吊了起来,这次还是三个警察拿着电棍一起上,大多数的时候他们是拿着电棍一动不动一直放电,一股股皮肉烧焦的气味。电棍电用完了再换一根,用完了再换。就这样我在极度疼痛中苦熬着,嘴唇和脸都肿了起来。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他们把我放了下来。大队长问写不写三书,我还是坚定的说不写。他们大概是打累了休息去了。

到了下午大约四点多,警察们又来了,又是一轮拳打脚踢,电棍电。大概有四十分钟左右,两个手肿的也不像样子了。经过这三次的极端残酷的折磨,手铐已磨到手腕骨,双腕疼痛到了极点,我的承受力也到了极限,每一秒钟都是那么的难熬。到了大约有一小时二十分钟的时候,钻心的疼痛使我的意志一下子崩溃了,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说放我下来我写,在他们的威胁恐吓下,我强握着笔歪歪扭扭的抄写了一篇揭批书。抄写的内容使我非常难过,我的心在滴血。

长期的奴工以及各种肉体上的精神上的迫害,使我劳教所后两个月出现心脏疾病,只要干活稍一劳累,心脏就疼痛,心跳加速,身体非常的虚弱。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被县610非法绑架,原因是从我家搜出几本大法书籍(没有搜查证)。我被非法拘留半个月,被逼拿出三千元(没有任何收据)才算了事。

以上是我拣主要的迫害事例说了出来,还有许多具体事情没有说出来。只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遭受的残酷的迫害,这都是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所造成的,其行为违反了宪法和法律。望国家检察机关对江泽民进行立案侦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0/河南省虞城县彭洪彦控告元凶江泽民-315937.html

2006-08-26: 河南虞城县四名大法弟子近日被邪党警察绑架劫持

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四名大法弟子,于8月16日、17日、18日被不法警察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拘留所等地方。

大法弟子王静平:女,50多岁,家在虞城县县城,曾是一名教师,刚退休不久。在2000年12月份被非法关押在虞城县看守所两个多月;2006年8月16日深夜3点左右被王俊峰等恶警非法绑架,被非法抄家,搜走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及有关真相资料。绑架时家里只有王静平一个人,丈夫在外地工作,儿子上班未回,儿媳妇回娘家了。儿子回来多次找恶警张正先(政保股股长)要人,不但不放,还扬言要送劳教。王静平现被非法关押在虞城县看守所,并遭恶警非法毒打……

大法弟子宋胜利:男,农民,30多岁。2006年8月16日深夜3点左右,恶警翻墙进入家中非法绑架了宋胜利和他的儿子。儿子还在上学,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加持和家人配合下要回他儿子。恶警想勒索2000元未得逞。宋胜利的家庭经济来源全靠他。

大法弟子彭洪彦:男,农民,30多岁,2000年元旦因进京上访,曾遭毒打,被非法劳教两年半。2006年8月17日被非法绑架迫害。彭洪彦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家境贫困,一家人经济来源只靠他一人……

大法弟子朱新闻,男,50多岁,农民,家在虞城县李老家乡。在2000年夏天和母亲、大女儿(18岁)进京上访,朱新闻和女儿遭恶警绑架毒打,被非法关押。同年元旦二女儿(16岁)进京上访,一家三口同被非法关押迫害。之后,朱新闻和大女儿被非法关押多次、分别被非法劳教两次。几年中家里常常只剩下年近90岁的母亲、妻子和三个小女儿,其妻大脑曾受过刺激,家里的大小事、农活顾不了,农忙时靠亲戚帮忙,生活非常艰苦。2005年农历新年一家人才得以团聚。

2006年8月16日下午,李老家乡派出所所长卢春伟带着四个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朱新闻家中,以“执行上级任务”为理由非法搜查,在未搜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恶警卢春伟非要把朱新闻堂屋内敬的师父的法像带走,不然就带走朱新闻,在家人的正念制止下,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在18日下午,政保股的张正先、王克全、王俊峰和李老家乡派出所卢春伟等10来个恶警非法闯入家中强行绑架了大法弟子朱新闻,并非法抄走师父的法像。朱新闻现在被非法拘禁在虞城县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6/136449.html

2006-08-26: 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五名大法弟子被邪恶非法抓捕
不法人员张正先不知悔改,相继绑架了大法弟子王静平、宋胜利、彭洪彦、朱新闻后,在8月23日夜里非法绑架了大法弟子杨瑞云,邪恶十分猖狂,据说有的大法弟子经受了高压,请海外同修继续加持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大法弟子的正念,继续向张正先、王俊峰、王克全、卢春伟等恶警讲真相。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6/136482.html

2006-08-23: 河南虞城县恶警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公安局以国保大队恶警股长张正先为首对商丘市虞城县大法弟子开始又一次疯狂迫害,

2006年8月16日凌晨3点左右,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大法弟子王静平,被虞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张正先、王俊峰、王克全等绑架;恶警并翻墙绑架了大法弟子宋胜利及宋胜利正在上中学的儿子。

当天虞城县李老家乡派出所所长卢春伟等恶警以“执行上级任务”为由对李老家乡的大法弟子非法搜查。当天夜里又绑架了大法弟子彭洪彦

恶警张正先、王俊峰曾因迫害大法弟子上过恶人榜,本地大法弟子也多次向其讲过真相,但至今恶性不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3/136232.html

2005-01-02: 三所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恶行已登峰造极,谎言欺骗不起作用时,连续酷刑攻坚,02年8月1次,03年5月1次,04年3月1次,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九死一生。象周口的王磊,孟州的赵永忠,唐河的李進科,锦州的庞良,商丘虞城的岳彩云、彭红彦……等等。经常都是遍体鳞伤,血贯瞳孔,多次冷水泼醒,并且以侮辱性的伤害。迫害者完全是一个魔鬼的行为,没有半点人性,极尽酷刑。

2004-01-30: 恶警们软硬兼施,恶毒攻击大法,迷惑学法不深执着心重的学员。進而勾结地方“610办公室”利用“亲情帮教”等伎俩来干扰瓦解学员对大法的坚信。欺骗、恐吓、威逼、毒害大法学员的家属,利用家属对大法学员大做文章。

商丘市虞城县大法学员彭红彦年迈多病的父亲曾多次被三所恶警骗到三所。2002年夏天,彭红彦父母带着彭红彦的儿女,拿着当地法院办的离婚手续再次来到三所,被恶警们利用。“教转办”主任师宝龙、李新杰绞尽脑汁诬蔑栽赃,用板报形式大肆宣扬,把离婚手续复件贴在黑板上,并破口大骂彭红彦,并怂恿彭红彦的母亲给彭红彦跪下。还说“打压他、迫害他是在挽救他,挽救他破碎的家”,真是邪恶丑态百出。这不是强盗逻辑吗!?

2003-08-22: 彭红岩,商丘人。
参与迫害的河南第三劳教所恶警:
所长:闫振业  副所长:屈双长
原教育科科长:师宝龙  副科长:李新杰
管理科科长:宋明  副科长:赵士伟
教转办主任:董建超
其它恶警:仁高强、谭军民、贾志刚、马化亭、颜磊

2002-04-23: 河南省三所的邪恶之徒在会上公开说:“法轮功学员死,谁也不负责任,白死,认清形势!”在这无人性、无理讲的集中营中,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遭残害。暴徒仅以不办“作业”为名,把17岁的少年至60岁的老人连残疾的法轮功学员在内,多少人被动用绳刑(三所发明:特种方法捆绑,一次半个小时,不断地紧绳子,半小时后松掉,紧接着再绑,重覆使用,捆一次为上一绳,捆几次为上几绳)。被绳刑伤害的法轮功学员,绳子都深深勒進肉里,手腕捆麻木,神经失去知觉,几个月都恢复不了,伤好后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警察们干了坏事,却严密封锁消息(中队与中队分割,大队与大队不一楼,班与班严格分开看管),这里仅知道的受过此刑的有王雷、姚三中、胡斌、陈赞勇、彭红岩、吴朝刚、王复群、尚东村、张辉等学员,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无法详细统计)。歹徒们迫害大法弟子铁证如山,可他们不敢让外人调查、核实,不敢让人知道真相,文字写出的远远不能把大法弟子受迫害时所受的苦难全面反映出来,请善良的人们关注他们──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此事实是一名值班的犯人(称为大班)说出,他当时在场,目睹这一切,透露出来的,他说:“打得真惨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3/28930.html

商丘 虞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70)

2007-04-08:虞城县有关人员
庭长:许全海  电话13569316777
法院有关人员:
丁行东  电话 13700700369
任效才  电话 13592397715
赵新河  电话 13937026836
检察院
赵健 电话 13700705165
商丘法院
杨松亭 电话 13903709619

2006-08-23:
王克全:4126187〈家〉 13837067916〈手机〉
县公安局局长:汪建明 13937081988〈手机〉
徐福英:〈女〉4114989〈家〉 13598339928〈手机〉
参与迫害的恶警电话:
张伟:4168112 〈家〉 13323600112〈手机〉
李英奇:4123534〈家〉 13837054462〈手机〉
杨文江:4167189〈家〉 13596383388 13837009303〈手机〉
张亚军:13837078426〈手机〉
曹计划:13507697812〈手机〉
张自立:13849688168〈手机〉〈此人是商丘市虞城县利民镇派出所所长〉
政保股司机:和朝强〈张正先的妻侄〉

2006-08-20:恶警电话号码 (区号 0370 )
张正先:4166790〈家〉 13837089176  13837060317 〈手机〉
王俊峰:4116201〈家〉 13803705825〈手机〉
卢春伟:13700703866〈手机〉
张自立:13849688168〈手机〉〈此人是商丘市虞城县利民镇派出所所长,也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

虞城县公安局纪委 b-0370-4112232-51033
虞城县公安局督察队 b-0370-4112232-51034

商丘虞城县,电话区号:0370
城关镇 书记范存喜 4116120; 镇长张建华 4114139; 办公4112436 邮编476300
贾寨镇 书记高新生 4441001; 镇长潘伟 4441005; 办公4441002 邮编47634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