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5-3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西 >> 南昌 新建县 江西省女子监狱 >> 杨丹荷, 女, 6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5-10-0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杨丹荷的女儿
夫妻/父母: 杨丹荷
交叉列在: 江西 > 上饶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2-17: 江西杨丹荷自述在中共监狱的生死历程
我叫杨丹荷,今年六十三岁,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在家照顾高龄的母亲、公婆,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和一年零六个月。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在家里学法再次被绑架、拘留,后被非法判三年,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长期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折磨,至今身体的青紫块未消,双手双脚腿疼痛,头昏头疼,穿心刺背不敢贴床睡觉,右臂不能伸转后面。

(一)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宣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全球法轮功学员与善良民众控告首恶江泽民,我是其中一员。信州区国保大队和水南街派出所的警察来我家要绑架我,我没开门,警察用脚踢也踢不开,他们就叫修锁的师傅来也打不开,此时警察要从厕所玻璃窗入室,邻居心急,怕警察砸坏我的窗门,叫我把门打开。警察一进门就把我的挂历、电脑、手机抢走。国保大队长杨学贵对我秘密监视、盯梢,我毫不知情,我就觉得奇怪,怎么在哪都会有他(杨学贵)出现。

水南街派出所两个警察(不知道姓名),强行把我绑架上警车,他们对我非法审讯,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修炼人是在做好人,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没有错,为什么首恶江泽民要迫害我们,扰乱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警察杨学贵、徐仁清、胡永东、陈龙骂我,还说:政府不许你炼你就不能炼。跑步、跳广场舞,还可以去庙里拜佛呀,为啥偏要炼法轮功?我问他们:修炼真善忍有错吗?共产党说的话,做的事能信吗?同一个共产党的天下,三十年前不允许人们上庙拜佛、砸庙把和尚、尼姑赶下山,现在遍地是庙。邓小平在三十年前被批倒、批臭,几十年后又复职中央领导、军委主席。三十年前孔子、老子的作品是被天天批、时时骂的,现在又要学生们学习孔子、老子的作品。请问共产党的哪句话是真的?是对的?哪句话是假的?是错的?哪些事是真的?对的?哪件事是假的?错的?共产党把老百姓弄糊涂了。我们还敢相信共产党吗?有福气的人才能修炼法轮功,没福气的人连“真善忍”三个字都听不到。我觉得你们很可怜!很可悲!警察个个哑口无言,没有作声。

在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当晚一、两点左右,他们强行把我和我的女儿,还有郑德刚押到上饶市第一看守所。

我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我被上饶市信州区法院程明非法判刑三年,我上诉了,但还是维持原判,恶警就是为捞钱,五千元一个人,交钱就放人。我在看守所里唱大法弟子的歌曲,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号我们集体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残忍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我被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那里的狱警就象魔鬼一样折磨着我们法轮功学员。我每天被恶警操控的包夹犯刘云要求填入监表、背监规、写作业,我不配合,狱警陈颖就换更邪恶的包夹犯叶春燕迫害我。叶春燕在狱警的怂恿下,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强制我写四书,我就写我要与共匪邪教组织决裂,要与制造天安门自焚的假恶暴欺骗世人的共匪邪教邪灵决裂,恶警陈颖气得脸色发青,又换回包夹犯刘云迫害我,狱警陈颖说:如果不迫害法轮功的就是没有改造好,自己看着办。

恶警恶人所实施的策略是不准吃喝、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不准休息(24小时罚站),折磨了我六个月,我已经瘦成皮包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二十九日是我最难忘的受难日。

十二月二十八日早上狱警陈颖命令包夹刘云把我带到女监306号让我写四书,犯人李英把我摁倒,刘云抓住我的手写,我不写,刘云用笔把我的手刺的全是洞,鲜血直流。当天晚上狱警没有得到四书接着迫害我,包夹刘云、叶春燕拳打脚踢,用抹布堵住我的嘴,把我的衣裤鞋全脱光,用拖地的脏水从头浇到脚,我全身被浇湿,冷得我发抖,我的眼睛肿得看不到路。

第二天接着迫害,恶警杜接娣、陈颖、王宁与犯人刘云、李英把我双脚一字形用帆布束缚带分别绑在通道的两边床脚下,身在中间,她们强制把我手举过头顶,把我的双手用镣铐直接穿入我的手背,鲜血直流,全身不能动,眼前一片漆黑,头用棉帽套住,嘴用抹布堵住,痛的我撕心裂肺。恶警恶人发现了我已经停止呼吸,在死亡线上,他们把我口中的抹布拿下来。我渐渐苏醒,奄奄一息的我求狱警杜接娣把我放下,在场的三个狱警不同意,然后犯人刘云把我放下一只手,犯人李英端着棉被垫着,犯人刘云拿着四书的样板逼着,抓着我的手写。

他们把我放下时,我的全身不能动,变僵啦!我对狱警说,你们阻拦不了我修炼的路。善恶有报,这是绝对的天理。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狱警犯人转化不了我,换包夹犯刘智华(吸毒贩毒),把我打的昏死过去又用水浇醒,我右胸痛了几个月,二十多天不能正常呼吸,揪着头发撞墙,经常撞的头晕脸紫黑,小腹大腿全是紫黑块,不让睡觉(24小时罚站,熬的晕过去撞在床铁架上,摔在地上,手脚头脸都摔破了,流了很多血,脸和头发黏在血泊中,用束缚带把我固定,白天吊在劳动车间的铁架上,晚上吊在床架上。

犯人刘智华把我的棉袄、棉裤丢到垃圾桶里,我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给我吃饭,我就在五千多人的饭厅里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准我上厕所,我就求师父帮我从另外空间排掉;口渴了就忍着;不准洗漱,我就承受着脏。在严寒酷暑的绝境中,热得象蒸饭,冷的象冰块,真是又饿又冷,又热又饿,这种滋味没人能想象。此时我想起《转法轮》里的一段法:“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

狱警陈颖逼我写揭批书,我就写借用江西省女子监狱这块基地、这个环境、这个条件修去我自己发现不了的执着与不足。国家的法律是空的,它是根据人心的变化而不断地整改。只有佛法是永恒的,他是永远不变的,衡量着人的行为。人类变坏了就要淘汰,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拯救人类的大法。我决心与迷魂士的法律决裂,与共匪邪教组织决裂,与天安门自焚的假恶暴自编自演的共匪邪教教灵决裂。

狱警陈颖、吴颖气的发抖,她们扬言:决不让我活着出狱,一定要整死我。狱警吴颖拿帆布束缚带逼我上吊。我告诉他们,我的命是很珍贵的,自杀是有罪的,更何况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怎么能丢上他们不管呢?狱警邹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不是没有情的吗?我说:我们修去情修出的是慈悲,对任何人都一样慈悲。孝敬父母管教孩子是我的责任。然后狱警吴颖命令包夹犯刘智华包我推倒在地上,抓住我的衣领在地上拖,上下楼也一样拖,活活的想把我勒死了。狱警和犯人围着看。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又复活了,可是双手不能动,双腿不能走,吴颖这个恶警说:我们会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死了就算自杀。

就这样惨无人道地折磨了我二年零四个月,恶警吴颖眼看转化不了我,她拿不到奖金,气急败坏地把我换最邪恶的罪犯金杰(死缓)一直迫害到最后一天。有个经济犯吴六娣(赣州人),她对我说:你死了又复活已经是神了。出狱后就是个神。我对她笑了笑,心里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我与众多的大法弟子虽然经历了血雨腥风,依然坚定信仰,是因为真善忍在我心底深深地扎下了根。我知道能够活着出狱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太多,那段时间我时常嚎啕大哭,喊着师父!弟子对不起您!没有修好的结果。

快出狱的一个月左右,我在本子上写了我在监狱的经历,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法。包夹犯金杰把我写的两个本子的内容高声宣读给大家听,她的脸色发青说:把你写的东西交给警察,你明天别想出狱。我没出声,一直发正念。

我全身伤痕累累,至今未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7/江西杨丹荷自述在中共监狱的生死历程-397103.html

2018-05-08: 曝光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江西省女子监狱为了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的目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所欲为,狱警们重用并怂恿杀人犯、贩毒吸毒犯、诈骗犯、组织卖淫犯等刑事犯罪人员,包夹、看管、打骂、迫害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过着非人的生活。有时,狱警还说:让她转化她不转化,先吊她三天再说。

狱警对拒绝转化的学员:长期罚站至深夜二点、有的至三点、有的至四点钟;五点四十起床,六点三十出工,一出工即开始罚站,甚至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有的被罚“金鸡独立”(单腿罚站),有的打瞌睡即喷辣椒末。有的被罚“俯开飞机”(单脚罚站,另一只脚向后抬起固定,两只手向两边张开分别固定,脸朝地趴着,很象开飞机。)有的被罚“仰开飞机”:脸朝天,悬空向后躺着,其它同上。有的被罚者强迫踩在写有污蔑法轮大法、污蔑大法师父的纸上罚站,不踩就打。有的学员睡觉的床边贴满污蔑大法师父及法轮大法的纸,有的学员被双腿间夹一张污蔑大法师父及法轮大法的纸,两手还要分别平放一杯水罚站在指定的小方格内;节假日照样罚站;有的学员被包夹倒脏水在棉衣上和床上,有的被包夹往嘴里灌脏水;有的被穿束身衣。

法轮功学员被犯人打骂是司空见惯,如:揪耳朵、搧耳光、全身被撅的一身青紫;有的学员被几个包夹围着拳打脚踢。有的不让解大小便,有的一天只能解二次。例如:法轮功学员杨丹荷被包夹打拐了脚,同样罚站;她被包夹在地上拖,衣服拖破了,旁边看见现场的人都大哭了一场。面对这一切违法、违规行为,分管的狱警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有包夹说:我们做什么都要汇报,如不同意我们敢做吗?而且我们还可以先斩后奏。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傍晚六点多钟,收工到餐厅吃晚饭时,付金凤腰没唱改造歌坐下(付金凤一直没唱过),被两个包夹犯打倒在地好几分钟;(这几天包夹犯不让付金凤坐下吃饭,只能站着吃;当其他学员一出工时,付金凤就得从早上六点多钟开始罚站至第二天凌晨二点钟睡觉。)付金凤一直大喊“法轮大法好!”当时餐厅有一千多服刑人员及十多个当班的狱警,无一人去制止包夹犯行凶打人,直到包夹打累了为止。第二天,迫害付金凤的包夹犯遭报了,杀人犯罗某左耳朵失聪听不见了,贩毒吸毒犯李某背部肌肉及骨头疼痛难忍,睡觉翻不了身,后来找人刮痧才缓解症状。

女监教育改造科每年对法轮功学员搞一至二次所谓的“攻坚”折磨: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又吊又打、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不让洗漱;由四名刑事罪犯人员包夹(白天两名,晚上两名轮班监管)一位法轮功学员;从九个监区分别抽调教导员、指导员各一名,组织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攻坚迫害;每天安排教导员、指导员各一名值班。开始,要学员抄、背监规、走队列、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再不转化,就又打又吊,先打后吊,最后就两手吊挂脚尖着地;反手吊挂(两只手反到背后,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脚尖着地,有的用布带吊挂,有的用铁铐吊挂。就是学员被逼同意所谓“转化”,还要用家人性命担保,决不反悔。

例如: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白天,狱警在七监区监舍三楼,将杨丹荷两脚分别固定在上下铺的下铺,双手用铁铐铐住,然后一个包夹用布塞嘴巴,一个包夹站上铺用力拉手上的铁铐,被迫害者痛的惨叫声撕心裂肺,被逼迫的同意“转化”才将人放下来。放下后手指变形,腹部以下青一块、紫一块,半年后身体上的伤痕都未褪去。

参与的狱警:杜接娣(指导员,警号079),胡艳萍(教导员,警号448,原七大队二零一七年六月已调入六大队),陈颖(指导员,警号376,七大队,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因生小孩已不管法轮功)。胡艳萍对包夹说:我就是让她三点钟睡、四点钟睡,告到哪里都没用。有学员问:现在不是讲人性化管理吗?陈颖说:对你们还讲人性化管理?

江西省女子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有:不让亲人接见,有的即使所谓的“转化”了,家属接见时还要包夹跟着,怕法轮功学员揭露真相;不让洗漱:不让洗澡,有的学员三、四个月都不让洗澡,三伏天亦如此,若换衣服则被抛掉或被打骂;毁掉洗漱用具及日用品:将牙刷、牙膏、毛巾、卫生纸、卫生巾、洗发水抛掉或没收,将脸盆、水桶踩烂;让拒绝转化的学员:有的长期吃白饭、有的只能吃二口饭,有的不让吃饱;有的不让吃菜,只能喝菜汤,有的只能吃一个素菜(而犯人都有一荤一素两个菜)。过年过节监狱发放的食品,全被包夹犯占为己有。

据悉,因为有人在揭批会上喊“法轮大法好!”,监狱现在开所谓“揭批会”还要那些所谓“转化”了的人自己申请。因为有人在验收时向六一零揭露了迫害,现在所谓“转化验收”也要其自己申请,才可以减刑。所谓“转化”就是这样把一个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转化成为一个按照“假、恶、斗”行事的人。这样的党还不邪吗?

在江西女监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这群人中,有的通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而明白了真相,有的拒绝接受真相,遭到了报应,有的执迷不悟还在继续作恶。例如:夏晨云(狱警)看见法轮功学员付金凤因拒绝“转化”,监狱一个多月不让她洗澡,不但没有怜悯之心,反而嘲笑她,结果没多久,夏晨云被汽车撞的右脚跟转到脚板前,曾做了二、三次手术。杜接娣参与迫害杨丹荷不久,生病住院,腹部动手术,刀口长达七、八寸,自己看见手术刀口而大哭了一场,后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转变了,能善待法轮功学员,现被提升为副大队长,管生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8/曝光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365182.html

2016-07-25: 江西上饶市多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被非法判刑
江西省上饶市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丹荷女士,二零一六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送往省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5/江西上饶市多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被非法判刑-331856.html

2015-10-21: 江西省上饶市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现况
9月17日,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统一行动,带着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返回的法轮功学员“诉江”副本,挨家挨户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约二十几人,并非法抄家。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都处以拘留处分(年龄大的拘留不执行),直至十月十九日还有三人未回家,他们分别是郑德刚(音)、杨丹荷(音)及其女儿。

另外广丰的法轮功学员王兴和罗桂兰也被绑架,但具体情况还待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7907.html#15102101239-79

2015-10-04: 江西省上饶地区最近迫害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
2015年7月15日,刘红梅、储其华、杨永江、江海华四名法轮功学员,因邮寄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德兴国保大队于7月27日再次将法轮功学员徐水金绑架,并于30日,将徐水金、刘红梅、储琪华,从拘留所转至看守所非法拘禁。据说2015年9月2日,公安局已把此迫害案移交检察院。

2015年9月7日,江西广丰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涂江带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叶春仙、罗桂香、俞冬楠、郑雪英、夏洪寿、颜国仙、周桂花、徐丽萍、周凤莲、黄美芳、祝冬英,逼问他们诉江的材料如何来的,是谁策划的。截至目前,罗桂香、周桂花、周凤莲、祝冬英被非法刑拘,其余人被释放。

明慧网9月26日报道:江西省上饶市法轮功学员郑德江(音)、杨丹荷(音)及其女儿等被绑架。

以上分别是上饶市及其所辖信州区、广丰区及德兴市发生的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4/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7047.html#15103234258-1

南昌 新建县 江西省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19-06-12: 江西女子监狱
地址: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邮寄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916信箱
邮编:330100
监狱长:徐耀旺0791—83711687
副监狱长:唐江伟、严玺、韩红、钟云华、翟西红、谭春如、陈春如、艾芬、温向红、万雪香。
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法院庭长:戴婷岚 0791-83732506
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西山派出所警察 17779136586
江西女子监狱警察:丁婕(迫害卖力) 金宇楠 包夹:张某某

2018-07-15: 监区主管警察和骨干帮教犯人的名单:
三监区:
警官:吴静敏、陆嫒、丁险。
帮教犯:杨丽红、黄海珍、张岩梅、吴婷。
一监区:
帮教犯:漆丽娟。
六监区:
警官:肖叶、赵玉冰、叶某。
帮教犯:褚红梅、孝文婷、段静、邱明秀。

2018-02-05:江西省女子监狱二监区主管狱警刘慧18970058835

2017-10-22: 江西省女子监狱相关信息:
地址:南昌市新建县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邮寄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916信箱
邮编:330100
监狱长:徐耀旺0791—83711687

2016-07-20: 江西省女子监狱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前卫路1号
电话:0791-83711612
监狱长:徐耀旺

2015-12-12: 江西省女子监狱的相关信息: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电话:0791-83751980 邮编:330100
监狱长徐耀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5-12-11-jiangxi-female-jail-eren.jpg

相关责任人:徐耀旺(监狱长)0791—83711687,李晖(副监狱长)0791—83718728,钟云华(科长)13803511156,万敏英(教导员)0791—83718706,恶警:熊敏 13870826499,王淑美(警号3615316),王娟(警号3615361),陈莉(警号3615211),王芬(警号3615407,电话:83711676),胡睿华。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