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日照市 >> 孟秀荣,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2000年 迫害致死 (2015-09-2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5-09-2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孟秀荣 康长太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9: 多少罪恶被掩盖 多少沉冤人不知

山东省日照市那些不为人知的迫害
三、毒药加身 孟秀荣死不瞑目

孟秀荣,原山东日照港务局第二生活区炼功点辅导员。学法轮功之前是有名的病秧子,身体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哮喘病,一发作就上不来气。自从一九九七年开始学法炼功,很快身体健康。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她觉得法炼功就是好,希望更多的人来学,就热心的每天拿着录音机到日照港务局第二生活区的操场炼功。人家一看以前那样病歪歪的病秧子现在红光满面精神很好,这功法这么好,还一分钱不收,因此纷纷跟着炼功。那时候港务二区操场上经常响着舒缓的炼功音乐,充满了安宁祥和的气氛,人们都沉浸在健康幸福的快乐中。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孟秀荣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秋天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劫持关在一间黑屋子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还给戴着重刑犯用的大镣大铐。这期间喝了一碗水后,不知不觉晕过去了,醒了之后发现腰带松开了,裤子被褪到了臀部,觉得挺害羞,低头一看发现屁股上有个针眼还有些红肿,从那时起感觉身体右侧从髋部到脚麻木、不大听使唤。两三天后被日照公安局带回日照关押在日照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又给她戴上看守所里最大号的大镣大铐,又沉又重,白天黑夜都戴着,晚上睡觉翻个身都哗啦啦的响,每天行动不便,走路非常吃力,每走一步都痛苦不堪。

一个多月后孟秀荣回到家中,怕家人伤心就没对家人说,只是对前来探望她的法轮功学员诉说了痛苦屈辱的经历,并且说还是感觉腿麻木,头晕,老是迷迷糊糊的。说过这话大约过了四、五天,有一天孟秀荣坐在沙发上突然晕倒了,家人送到日照市港口医院抢救,被诊断脑出血状态,一直没有恢复意识,只能靠输液和鼻饲灌食,瘦得皮包骨。但是孟秀荣一直瞪着眼睛,直到半年后去世,整整半年都没有闭上过。

所有去看过她的人都忘不了她死不瞑目的样子,一看就是含冤很深的样子。孟秀荣含冤离世时也年仅五十多岁。

孟秀荣的丈夫康长太,原日照港务局铁管处公路段安检室主任,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之后他被当作了典型,不让当主任了,去了巡检当检查工人,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五年时间没正常发工资,只给六百元左右的生活费。当时孟秀荣还在医院昏迷不醒,两个孩子正上学,妻子的医药费孩子的学费,六百块钱根本不够支付,康长太只好到处借钱,负债累累,直到他去世都没有还上。为了还债,康长太退休后又经朋友介绍到天津港务局找了份工作,妻子冤死,重债压身,小儿子因受打击影响变得不正常,一直没有工作也没成家,单位上上下下监控、骚扰从未中断,这些年身体、精神、经济上超负荷的承受,巨大的压力,不准做好人的冤屈,无人诉说的痛苦煎熬,终于使他紧绷的那根弦断了,康长太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在异乡猝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9/多少罪恶被掩盖-多少沉冤人不知-31594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