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河东区 >> 李良(李迎弟), 男, 33

李良(李迎弟)
澳州公民李麒忠妻李迎(右)弟李良(左),李良遭到中共邪党多次非法关押迫害。2008年12月,李良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

出生时间: 1971-02-1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河东区
拘留时间: 1999年10月
个人近况: 已释
报告人 : 澳州公民 李麒忠
报告人职业: Salesman
亲友关系: 妻弟
立案日期: 2003-07-22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迎 李红(李迎姐) 李良(李迎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3-22: 多少恶徒借酒行凶(4)
恶徒的下酒菜

下酒菜当然是指喝酒时吃的菜了。可是有恶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却把摧残法轮功学员当成下酒菜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良因写了一封上访信被绑架,随后又被劫持到天津北辰区双口劳教所二中队。当天中午,被称为“甄爷”的中队指导员甄润仲嘴里喷着浓浓的酒气,强逼着他写“悔过书”,李良拒绝了,甄润仲就借酒撒疯,照面部猛击。李良立即血流不止,满脸,上衣前襟,地上都是血。恶警甄润仲叫一名劳教人员领他去用水冲,冲完再击;再用水冲,冲后再击,猛击了四个来回,他自己没力气了才罢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5/多少恶徒借酒行凶(4)-306823.html

2013-12-11: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良已于2013年12月8日回家。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良于2012年6月8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因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拒不配合恶警的“转化”迫害,后被非法转押到天津梅江戒毒所继续迫害。

之前李良在1999年10月到2010年12月期间,李良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和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遭受冤狱前后达8年之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1/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3754.html

2012-07-24: 天津市李良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及天津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对法轮功学员李良罗列构陷罪名对其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4/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0482.html

2012-07-13: 天津范金柱、李良、滑连有、田中玉被非法关押在曹庄子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3/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0152.html

2012-07-11: 八年监禁迫害后 天津李良又遭610绑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天津市北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保、警察共十多人闯進北辰万科花园业主范金柱家,将其家中的李良、柳艳利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一个派出所。至今,李良仍被非法关押的了北辰看守所,近况不明。

李良,男,出生于一九七一年二月十四日,一九九三年毕业于天津财经学院,拥有本科会计文凭,曾在北京文化书店工作。李良天性善良,待人真诚,学业、工作一直优秀。一九九四年,李良与父母及两个姐姐李红、李迎一起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修炼后,原本就很优秀的他,待人更加尽心尽力,许多人也得到过他的无私帮助。李良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好人。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当时李良和妻子柳艳利正在范金柱家的厨房包饺子,警察突然闯進来,问了李良的名字后,就让他到客厅里等着。警察把柳艳利带到地下室,随后搜查了她的包,抢走包里所有的东西。警察又扣押了李良的汽车、手机、钱包、身份证等。业主范金柱也被绑架到派出所。整个抓人抄家过程,参与的所有警察、六一零人员没有一人穿制服、也未出示任何证件。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警察把他们带回家去,非法抄家和抢掠。六月九日,李良的大姐得知李良已经被绑架到北辰看守所,至今,李良和范金柱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那里。

(一)中共十三年迫害,年轻善良的李良合计遭非法监禁八年

(1)天津双口劳教所 非法关押二年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九时左右,当时李良在北京文化书店工作,天津红桥分局派人到北京他的住处,未出示证件,无任何手续,将他关進天津红桥分局看守所。当时,红桥分局的警察是当着李良的面写“刑事拘留”证的,莫名其妙地写上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

此前,李良本着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局办公室写了上访信。信中以诚恳的态度向他们说明了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和了解,指出事实与他们所讲有很大出入,希望進一步调查,并主动提出愿意配合调查,这完全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由此,李良被红桥分局非法劳教十八个月,送進天津双口劳教所二中队。

二百米长的路上 不断遭击打

李良在天津双口劳教所二中队,从進大门到進楼房二百米长的路面上,副中队长朗涛和中队内勤何军边走边问边打李良,“还想炼吗?”“想!” 恶警重拳狠击面部,不停地击打李良,越击越重。到上楼时,李良左脸已起核桃大的包。中午,中队指导员甄润仲嘴喷着浓浓的酒味,强逼着李良写“悔过书”,李良拒绝了。甄就借酒撒疯,照面部猛击,立即鲜血流不止,李良的整个脸部、上衣前襟,地上,都是血。甄润仲叫另一名劳教人员领李良去用水冲,冲完再击打他,再冲、再击打,猛击李良四个来回,直到甄润仲自己没力气了,才罢休。一次,恶警何军胁迫李良蹲在地上,脚踩着他的后背,用电棒电击他。

侮辱人格尊严的摧残

在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李良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郑重提出学法炼功、弘扬大法,捍卫真理,同时声明:所谓“保证”作废,并以绝食表明态度的坚决。这样,李良与其他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分到了三中队。在那里,李良拒绝参加包括奴役劳动在内的所有劳教人员的事情。到二零零一年初恶警又把李良调到五中队。

二零零零年六月到九月,第五中队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所谓“学习班”,即坐在那里不许动,用录音机、电视机反覆播放诽谤法轮大法内容的言论,稍有不从即拳脚相加。每天近二十小时坐在那里,熬至凌晨四点三十才让睡觉,刚铺下被褥一个个就睡着了,五点三十又得起床,白天打个盹都要挨打,他们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变本加厉地迫害、摧残,杜警察(五中队内勤)给法轮功学员每人一块他自称“世界上最大的抹布”,约长宽为2cmx4cm,比大拇指略大一点,让法轮功学员擦地,擦护墙、厕所、便池,还不许用水盆,规定让用自己的饭盒,饭盒盛水洗那块布!规定卫生区,不擦完不让睡觉,常常擦到天亮。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不让会见家人,李良到双口二中队之初,便被告知不写“悔过书”,就不许写信,不许见家人,还经常被搜身,人格尊严受到严重侮辱。

二零零一年夏季,双口五中队,法轮功学员因为要求炼功,被强制盘腿坐在地上,用绳子将腿缠住,还不时有人双脚踩上去,用力下压,还要他双手上举,手心朝天,每个手心放一支点燃后的香烟,直至香烟燃尽,双手手心均被烫伤后又溃烂,皮肤烧焦的味儿遍布全室。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李良被冠以“抗拒改造”的名义,在加期半年还没到期的情况下,又加期五个月,并转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分别关在一个中队,后来又加期一个月。

肆意加期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天津市劳教局的一个姓张的局长亲自坐镇劳教所,给四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开“加期处理大会”(被非法加期的周向阳、黄敏、李良、韩英四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所长郑金东在大会上吼道:今天他们有的虽没有到期,但是提前给他们加期,等你们都到日子了,再加期,我们已经等不了了。就地给他办班,还不“转化”,就地逮捕,然后撤捕,再劳教三年,再加期一年,那就是四年。两次,就是八年,我看你这一生有几个八年?我老了,退休了,我们还有年轻的,让你的一生就在这里度过!(当时褚继东已被非法劳教三年,身处何处不详)

警察郑金东手指着李良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阴阳怪气地说:“马上就给他们加期、调所,调到哪里,我这里不想说,反正是调到一个不如我们这里的地方,因为我们这里的条件是最好的!”他念完对四名学员的加期决定,就用嚎叫的警车把他们非法劫持了。

大会刚结束,法轮功学员李学红站起来高喊:“张局长,我要反映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话音未落,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叫于强,另一个不详)立刻将李学红摁倒,一大队郑某(指导员)马上指挥喊道:“把他嘴给堵上,腿摁伤了我负责!”而那个张姓局长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无动于衷,仰靠在椅子背上,把脸扭向了一边。

艰难的生活条件和超强度的奴工劳动

在天津双口劳教所,劳教所内生活设施极差,九十馀张床睡一百五十馀人,很多人只好睡地上,睡过道;吃的水质量极差,且有时还没有水,就饮用水都没保障。超强度的劳动量,同时缺乏劳动保护措施,因劳动导致手指被轧伤,被磨破,被烫伤等大有人在。到处充斥着蜡、滑石粉等等,使伤口迅速溃烂、化脓,手指部份关节变形,指甲脱落。稍有点不太灵巧的人,便完不成规定的劳动量,而完不成,恶警便不叫睡觉,甚至挨打、挨罚,一连十几天每天睡眠不足二—三小时,更有甚者连熬三、五天不许合眼,不少人干着活就睡着了。

打骂体罚时有发生。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几位法轮功学员因劳动量和质量的问题,被罚撅着(脸朝地,身体呈九十度角)、裤子被扒下,其他劳教人员(队长迫害的)用一根直径10cm,长约150cm的大木棍抡圆了打人,少则二、三下,多则十几下,看的人都胆战心惊。第二天还要打,扒下裤子一看,一大片青紫瘀血肿胀,连打人的人都不忍下手了。

(2)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建新劳教所 非法关押两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李良到期该回家了。早上,恶警们带李良到劳教科。室里有几个外来人,其中有一个是女的,说自己是街道干部,其馀身份不明,其中还有两个穿警服的。

他们弄来一张“解除劳动教养通知书”,李良依旧拒绝签字:抓我是犯法的,放我必须是无条件的,我不是劳教人员,我不签字!几个陌生人要带他走,他说:“我等家属。”他们就以各种藉口不让等。李良问他们:“你们是甚么人?我为甚么要跟你们走?”其中一个竟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对盖过公章的空白“传唤证”炫耀地说:“你若要手续,我随时可以给你开。”那种神情话语似乎法律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张纸,一件玩物,法律只是可由他随意左右的一种特权。

这时,其中有一个骗李良说:家人来了,在楼下。可是到了大门口外,李良却发现没有家人,(是他们有意提前下手)只停着一辆白色汽车,车内外共七人,除那两个穿警服,其馀均为便装。他们围住李良叫其上车,李良拒绝上车,他们就用暴力强行把李良塞入车中,车直奔建新劳教所五大队三中队。

这些人极逞口舌之能,攻击谩骂,诱骗李良张口说话,为的是再给他罗织罪名,李良再三表示:到现在,你们也没向我表明身份,那么你们这种行为是绑架,你们一个个都是土匪,我是大法修炼者,不愿与绑匪说话,你们中也有穿警服的,在法律没恢复到应有的公正与公平之前,我无话可说。

几天后,这些人再来时,他们竟以审讯姿态出现,告诉李良要给他办“学习班”(洗脑班),说他思想有问题。李良凛然地指出:“请问,我现在思想在想甚么?你们知道吗?”他们哑口无言。李良又问:“你不知道我的思想,你又根据甚么说我思想有问题?更何况,法律向来以行为定罪为基准,思想有问题便关押起来,岂不滑稽!”

在整个过程中,李良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保持着慈悲、祥和的心态,始终平静的郑重的向他们提出抗议,并开始绝食。后来,他们又非法认定李良两年劳教。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李良被劫持在天津青泊洼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后被中共帮凶隐瞒来接人的家属,秘密转入建新劳教所,非法关押在五大队三中队。在建新劳教所,连有的队长也不得不说:“我不承认你是劳教,我没有接到有关你的任何手续,我只是接受一项命令,将你关在这里。”一关又是两年。

(3)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五月,李良被释放,可是不到五个月,二零零四年的十月,李良再次被中共恶党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下午三时左右,天津市河北区国保支队警察宋晓生、刘广涛来到李良家,开始抄家。其母亲问他们为甚么抓李良?哪里的?李良现在人在哪里?都得不到答案。家属向河北区公安分局多次询问,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恶警们除了十月二日非法抄家后,留下的《暂扣物品清单》外,没有任何手续。

李良家属多方催问下,三日下午五时,河北区望海楼派出所的警察刘世伟、杨建才给了家属《拘留通知书》,并极力解释关押时间是从 十月三日早晨十点五十五开始计算。

家属接到拘留通知后,多次找办案人员刘广涛、宋晓生、刘世伟、杨建,要求要回属于李良的私人财物,他们之间互相推诿,更甚的是刘世伟居然对李良母亲,一位近七十岁的老人大发雷霆。

家属聘请了律师,律师却无法找到真正的办案人员:找到抄家的刘广涛,他说他已经不管这个案子了,让律师去找河北区望海楼的警察刘世伟。但刘世伟一直对律师避而不见,一拖再拖;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家里收到了逮捕通知书,律师都没能见到办案人员。

(4)多次遭骚扰和短期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可是中共并没有放过他,邪恶之徒由于害怕罪恶被曝光,在李良拥有合法护照,且父母在国外的情况下,阻止他与家人团聚,致使李良出来近两年,还未与父母谋面。每到所谓的“敏感日”,警察就二十四小时监控李良(与其同睡一起)。影响李良正常的生活与工作。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良在北京以“十七大”维稳的名义被非法拘留,后否定迫害,关押一个月后释放。

二零零八年奥运临近之际,大约七月十、十一日左右,警察又到李良所在单位(老板是常人)骚扰,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由于当时李良恰好不在单位,邪恶之徒没有达到目的,但李良却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

(5)再次被诬判两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重庆,李良被天津市河东区分局六一零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诬判二年。

李良被非法关押期间,父母多次打电话到河东区看守所,想了解李良的情况,却得不到任何消息。李良在遭受二年的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回到家中。

(6)如今又遭绑架

如前所述,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李良又一次被非法拘禁,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北辰看守所。

(二)被中共残酷迫害的一家人

李良父母曾经是中国保密部队的军人,在中国北方那个无人知晓的沙漠里,为中国的国防事业贡献了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热情、他们的家庭,还有他们的健康。

一九九四年,李良父母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更是觉的自己年轻了许多,以前走路需要人扶着的爸爸,现在承担起看护、教导外孙的责任。母亲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却仍旧健步如飞,骑自行车可以和年轻人媲美。

李良的父母旧照
李良的父母旧照

李良有两个善良、温淳的姐姐:大姐李红和二姐李迎。他们三人善良的天性被“真、善、忍”的理念感化,全家人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李良的大姐李红(左)和二姐李迎(右)
李良的大姐李红(左)和二姐李迎(右)

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因坚持正信,一家五口人遭到了中共恶党惨绝人寰的迫害,没有在一起好好过一个新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良被非法抓捕,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的强权和众口铄金的谎言,李良父母投诉无门,只有一趟一趟的寻遍了天津市的警局,才得知儿子被关押的地方。他们乘上长途车奔波了二个多小时,却因为儿子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不许探视。从此以后,几乎每个月都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不知道耿直的儿子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会遭到甚么样的待遇。每次听到有炼法轮功的被警察打死的消息,他们就心惊胆战,他们好怕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李良的大姐李红,一九九九年底,因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抓,非法关押了十三个月后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她因传递一份资料,被非法劳教二年半,被劫持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关押在一大队一中队。

二零零一年新年正月十五,家家欢庆的日子,李良父母为远在上海的小女儿李迎准备好了生日蛋糕,原本约定回老家的她突然失踪了,手机关机,音信全无。母亲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夜之间头发白了许多,本来就不爱说话的爸爸,更是整日里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几经周折,他们终于知道了李迎被非法关入了上海市洗脑班,目的还是一个: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李良的父母了解自己的孩子,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们不会听信任何人的说辞,他们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李良的父母无法得知孩子们在劳教所、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情况,但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没有错,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为此,六十多岁的母亲也被关入了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她出来的时候,恶人强迫她签字:不签,永远不放她走。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李良的大姐李红从劳教所被放出来了,五月份,二姐李迎从洗脑班放出来了。父亲、母亲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笑容,尽管儿子李良还在非法关押中, 尽管还有人跟踪,电话一直被恶人窃听。

归来的李迎陪着父母再一次来到非法关押李良的劳教所,想看看李良,然而,他们仍旧是满怀希望去,带着失望回。

李迎刚回到上海不几天的,在出差的途中,被非法抓捕。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关就是两年。李迎的未婚夫千里迢迢从澳洲赶到天津看望父母、再到上海想看看自己的爱人李迎,却被中共不法人员赶出了自己祖国的大门。

李迎母亲坐火车硬座来到上海,下车后,没顾得找地方住,直接坐长途汽车来到劳教所门口,却连小女儿人影都没有见到。伤心欲绝的母亲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天津。

二零零三年的“十一”前夕,父亲做好的一桌的饭菜,外孙也翘首盼着妈妈李红的归来,等到的却是冰冷的一张纸,李红再次被抓入劳教所,这一次是非法劳教二年半的时间。李红的儿子已经渐渐懂事了,不再像小时候失去妈妈时大哭了,他一句话都不说,眼泪在眼眶里转着,使劲憋着不让它流下来。有一天晚上,姥爷给外孙盖被子,发现孩子的泪水湿了大半个枕头……

多少年了!父母开始奔波津沪两地,看望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三个善良、孝顺的子女。

二零零三年十月,李迎被放出来了,在澳洲政府的帮助下,顺利到达澳洲,但她却没有机会再看一眼最疼她的爸爸,从此她再也不能承欢膝下,连她的婚礼,父母都没有办法出席。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二日,被关押了五十六个月的李良终于回家了。然而中共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六、七个警察闯到家里,抄家、逼问父母,李良都和甚么人联系,家里的《转法轮》是谁的,年迈的父母才知道他们的儿子李良再次被秘密抓捕。没有人告诉他们为甚么抓他,没有人告诉他们把他关在甚么地方,他们找派出所、公安分局、甚至打电话到市公安局,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木讷的父亲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嘴角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母亲焦急万分,让他们如何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不仅要问,做好人就这么难吗?信“真善忍”就有罪吗?

他们的孩子都是大学生,风华正茂的年龄,本应给国家做出贡献的年龄,严格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做人的人,是这个社会的真正主流与精英,却被中共非法关在劳教所、看守所里,受尽非人的折磨。他们的小女儿李迎曾经在冬天被手铐从背后反吊在牢房的铁门上,三天三夜,整个手臂失去了知觉;被四脚朝天每日十四个小时绑在床上灌食,被关入一个人的屋子里达六个月之久。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李良曾经承受过甚么,但他们知道曾经和他儿子关在一起的一个大学生被劳教所活活整死了。小儿子不想告诉他们他的遭遇,是怕他们承受不了,他自己也不想再回到那种地狱般的生活中去。现在李良又被抓了,他们更是无从得知了。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才知道大姐李红又被第三次非法劳教了,可怜的外甥从小就经历着与亲人一次又一次长时间的离别,经历了同龄人所想像不到的孤独和凄苦。李良在照顾未成年的外甥的同时,李良依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李良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这是李良第四次被中共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这迫害的十三年间,这一家人从来没有团聚过,而在中国大陆像这样的家庭还有许多许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国内已达一亿人,中国主流社会的办数以上都在修炼法轮大法,也正因为如此,一贯骄横的中共邪灵与妒嫉攻心的江××才悍然发动这场针对“真、善、忍”信仰的严酷迫害,中共对李良一家的迫害,是对中国主流社会人士迫害的见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1/八年监禁迫害后-天津李良又遭610绑架-260063.html

2012-07-07: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良、范金柱仍被非法关押在北辰看守所
马玉曾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7/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9907.html

2012-06-22: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良被绑架至北辰看守所非法关押

6月8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良正在法轮功学员家包饺子,被闯進来的北辰分局国保及普东派出所恶警绑架,而后又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居住地,拿走李良的私人物品。所有举动和土匪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恶人并且抢走李良的私家车钥匙,把车开到普东派出所扣压,并将其随身物品钱包,钱包里大概四千多元都全部掠夺。之后,恶人又将李良绑架至北辰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2/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9237.html#126220018-1

2012-06-17:天津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
六月八日,天津市北辰区六一零、国保以及北辰警察共十多人闯進北辰万科花园范金柱家,将在场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包括李良、柳艳利(已被放回)、郭广霞姐、刘姐(红桥区)、老王(红桥区)、一个男性(四十~五十岁,不知道名字)抓到一个派出所,当时是下午一点多。

警察闯進家里的时候,李良和柳艳利正在厨房包饺子。警察问了李良的名字后,就让他到客厅里等着。警察把柳艳利带到地下室,问她哪个是她的包,随后搜查了她的包,把包里的电子书、收音机、护照(李良、柳艳利、刘璇三个人的)、两个电话本都拿走了。后来,把柳艳利、刘璇的护照退回,扣押了李良的护照。警察又把李良的汽车、口袋里的几个USB、手机、硬盘、钱包、身份证都扣押了。

法轮功学员们分别被带到派出所,到派出所的时候才得知,范金柱也已经被抓到派出所。李良和柳艳利最后被带去,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警察把他们带回家去非法抄家,抄走了五本书、一台手提电脑、和一些资料,几个录音笔,两个手机。抄家的时候,他们十五岁的孩子刘璇也在家里,但是没抄孩子的房间。

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警察给李良的大姐打电话,说是人已经送到了北辰看守所。在场的所有警察、六一零人员都没有一人穿制服、也未出示任何证件。李良的车钥匙是他们抢走后将车开到了派出所,强行扣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天津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259045.html

2012-06-13: 天津市范金柱、李良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

6月8日,北辰610、国保以及北辰警察共10多人闯進北辰万科花园范金柱家,将在场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包括李良、柳艳利(已被放回)、郭姐(北辰区)、刘姐(红桥区)、老王(红桥区)、一个男性(40-50岁,不知道名字)抓到一个派出所,当时是下午1点多。

警察闯進家里的时候,李良和柳艳利正在厨房包饺子。警察问了李良的名字后,就让他到客厅里等着。警察把柳艳利带到地下室,问她哪个是她的包,随后搜查了她的包,把包里的电子书、收音机、护照(李良、柳艳利、刘璇三个人的)、两个电话本都拿走了。后来,把柳艳利、刘璇的护照退回,扣押了李良的护照。警察又把李良的汽车、口袋里的几个USB、手机、硬盘、钱包、身份证都扣押了。

法轮功学员们分别被带到派出所,到派出所的时候才得知,范金柱也已经被抓到派出所。李良和柳艳利最后被带去,下午4点多的时候,警察把他们带回家去非法抄家,抄走了5本书、一台手提电脑、和一些资料,几个录音笔,两个手机。抄家的时候,他们15岁的孩子刘璇也在家里,但是没抄孩子的房间。

2012年6月9日,警察给李良的大姐打电话,说是人已经送到了北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3/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8870.html#12612231917-2

2011-4-18: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良三次遭非法监禁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导)天津法轮功学员李良,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左右在重庆被天津市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诬判二年。在遭受二年的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回到家中。这已经是李良第三次被非法抓捕拘禁迫害。

李良四十岁左右,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修炼后,原本就很优秀的他,待人更加尽心尽力,许多人也得到过他的无私帮助。早在一九九四年开始,李良和他的父母及两个姐姐就开始陆续步入修炼的行列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李良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由于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被中共人员一次又一次的加期迫害,直至二零零四年五月才得以回家,期间遭到许多非人的迫害,也赢得许多犯人和狱警的佩服和赞许。

这期间,大姐李红被非法劳教两年,二姐李迎在上海被非法劳教两年,两位老人还多次遭到恶警和街道居委会的无理骚扰,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承受着打击和痛苦。在李良二零零四年五月从劳教所回家前,大姐又被二次劳教。

五个月以后,李良再次被绑架,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经过一系列的所谓“程序”,李母一手拿着释放证,一手拿着劳教票,李良被再次非法劳教两年。这期间,二姐李迎辗转到了澳洲,之后把两位老人也接了出去。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才知道大姐又被第三次非法劳教了,可怜的外甥从小就经历着与亲人一次又一次长时间的离别,经历了同龄人所想像不到的孤独和凄苦。李良在照顾自己未成年的外甥的同时,李良依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李良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大姐虽然已经回家,但情况不佳。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这迫害的十年间,这一家从来没有团聚过,而在中国大陆像这样的家庭还有许多许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8/天津法轮功学员李良三次遭非法监禁-239181.html

2010-04-21:天津双口劳教所早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被中共贴上了所谓“部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的标签。事实又是怎样的呢?不妨来看看曾经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从而了解中共的所谓“现代化文明”的真实含义。
....
以下是部份大法弟子的简单情况:
....
李良:天津市河东区人,大学毕业,身体瘦小单薄,一介文弱书生。刚被挟持到劳教所时,被打成了血人,洗了三次脸还是满脸血污。進楼是被用棍棒打上去的,整个脸都变形了,以前认识他的人都认不出了。在劳教所两年多,受到各种刑罚。一次恶警何军胁迫他蹲在地上,脚踩着他的后背,用电棒电他。他一声不响,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的两个姐姐也因修炼大法被劳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1/221921.html

2009-10-05: 天津李良第三次被绑架
(明慧通讯员天津报导)每逢佳节倍思亲,又到中秋佳节,天津大法弟子李良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迫害。这样一个大家公认的优秀的年轻人遭到中共邪党多次非法关押迫害。2008年12月,李良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

李良今年38周岁,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然而这过硬的本科会计文凭在这个以假乱真的社会里却找不到一份正当的工作。修炼后,原本就很优秀的他,待人更加尽心尽力,许多人也得到过他的无私帮助。早在94年开始,李良和他的父母及两个姐姐就开始陆续步入修炼的行列了。

99年7月20日以后,李良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由于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被中共邪党人员一次又一次的加期迫害,直至04年5月才得以回家,期间遭到许多非人的迫害,也赢得许多犯人和狱警的佩服和赞许。

这期间,大姐李红被非法劳教两年,二姐李迎在上海被非法劳教两年,两位老人还多次遭到恶警和街道居委会的无理骚扰,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和痛苦。在李良04年5月从劳教所回家前,大姐又被二次劳教。

5个月以后,李良再次被绑架,让人啼笑皆悲的是,经过一系列的所谓“程序”,李母一手拿着释放证,一手拿着劳教票,李良被再次非法劳教两年。这期间,二姐李迎辗转到了澳洲,之后把两位老人也接了出去。

2006年10月李良回家了,才知道大姐又被第三次非法劳教了,可怜的外甥从小就经历着与亲人一次又一次长时间的离别,经历了同龄人所想像不到的孤独和凄苦。李良在照顾自己未成年的外甥的同时,李良依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2008年12月,李良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大姐虽然已经回家,但情况不佳。

从99年至今,这迫害的10年间,这一家从来没有团聚过,而在中国大陆像这样的家庭还有许多许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5/209701.html

2009-06-20: 天津大法弟子李良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
据悉天津大法弟子李良于2009年元旦前后,在外地被捕,现关押在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请知情人报导更详细情况。

李良曾工作于北京地坛书店,1999年10月底到北京后被抓,前后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七年。现恶警将他隔离至吸毒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0/203103.html

2009-02-10: 天津大法弟子李良再次被绑架
天津大法弟子李良于2008年12月底被天津市警察从重庆绑架回天津,目前人被非法关押在河东区看守所。被抓时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有可能警察是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他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0/195214.html

2008-07-15: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良被迫流离失所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良,一向信师信法,99年即被非法关押。后因拒不放弃修炼,前后被非法关押近八年。二零零六年十月出来后,邪恶之徒由于害怕罪恶被曝光,在该学员拥有合法护照,且父母在国外的情况下,阻止学员与家人团聚,致使李良出来近两年还未与父母谋面。

而且每到所谓的“敏感日”,警察就二十四小时监控李良(与其同睡一起)。影响李良正常的生活与工作。这次奥运临近之际,大约7月10、11日左右,警察又到该学员所在单位(老板是常人)骚扰,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由于当时李良恰好不在单位,邪恶之徒没有达到目地,但李良却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5/182050.html

2008-03-03: 黄礼乔在天津数个劳教所辗转遭受残忍迫害
天津大法弟子黄礼乔2000年上班时被邪党恶警绑架劳教,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受的残忍迫害,曾被转到蓟县屿山劳教所;2001年11月,恶警在劳教所内称黄礼乔已死,将他转到青泊洼劳教所继续迫害,直至生命垂危。2003年6月黄礼乔再次被绑架劳教,在板桥劳教所、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黄礼乔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河东区大王庄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劫持回天津后非法拘留15天。2000年7月正在天津钢管公司上班的黄礼乔,被天津市河东区二号桥派出所伙同钢管公司公安处恶警绑架,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大法弟子黄礼乔坚持信仰无罪,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双口劳教所列为重点迫害对像。刚進劳教所,恶警强迫他背诵监规,参加监规答卷,被黄礼乔拒绝。恶警郑某某、胡家园对黄礼乔拳打脚踢,打累了用高压电棍疯狂的电击他的心脏和头部,黄礼乔的头部和胸部被烧得伤痕纍纍,身体一次次地弹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恶警又强迫他看和听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和录音,并唆使犯人一次次暴打他。

劳教所为了让黄礼乔尽快达到精神承受极限,恶警每天强制他凌晨两点半睡觉,五点叫醒他,并强迫他干奴工。起床时稍有迟缓,恶警就指使犯人用针向他的身上猛扎,恶警魏某当班时还会用电棍电击他的额头叫醒他。当班喝醉的恶警王瑞芳常常耍酒疯,从床上拽起他,拳打脚踢后用电棍在身上乱捅。

2000年12月底,双口劳教所恶所长亲自指挥,对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大法弟子進行强迫转化。晚上九点钟,恶警把十几个大法弟子集中在电视房,恶警王瑞方开始暴打大法弟子唐坚,一小时二十分钟不断的抽打唐坚的嘴和脸,唐坚的脸被打得变形呈紫色,两眼充血。恶警胡家园掐住大法弟子黄礼乔的脖子把他拖進另一个房间,脱掉他的衣服,用电棍电击,持续点击一小时后,将他拖回电视房持续暴打,一边打一边威胁其馀人:不转化这就是下场。直到凌晨四点多,王瑞方用脚再次踢黄的肋骨,确认他再也爬不起来为止。当夜遭受毒打的大法弟子还有周向阳、韩英、蔡金明、赵福利、马德萱、陈瑞、沈大爷、蔡利荣等。

2001年9月,劳教所将周向阳、黄敏、韩英、李良等转到蓟县屿山劳教所(劳动工作是开山)。黄礼乔因拒绝转化,被加期一年。黄绝食反迫害,双口劳教所的狱医将他的手脚捆住之后,撬开他的嘴野蛮的灌進农盐水。

2001年11月为在劳教所内制造恐怖的气氛,同时也为了掩人耳目,恶警对劳教所内称黄礼乔已死,将他转到青泊洼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1年11月底黄礼乔的身体健康状况急转直下,经医院检查确诊为尿毒症。天津劳教局给黄的家属打电话将奄奄一息的黄接回家。经过家人的照顾和修炼大法一个月后,黄礼乔的身体奇迹般的康复,去看望他的朋友和亲戚无不称赞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2003 年3月,黄礼乔在单位上班时又遭到天津东丽区杜庄派出所伙同钢管公司公安处恶警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东丽看守所,看守所副所长李某某对黄暴打,并用手铐将他昼夜铐在老虎蹬上。2003年6月27日开始,黄被多次非法送往青泊洼劳教所,由于尿毒症复发,身体极度虚弱被拒收,恶警李副所长上蹿下跳联系天津劳教局和天津市610继续劳教黄礼乔。

2003年9月,黄礼乔在板桥劳教所劳动中碰破了脚,伤口感染,劳教所的狱医将黄捆绑住后不采取任何麻醉措施用手术刀切开了伤口。

2003 年11月26日,伤口还没愈合的黄礼乔被转入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法制严管班。严管班内残害大法弟子的七个吸毒犯:吴德宝、王利生、周智海、刘凯、张长春、还有一个东北人,一个家住河西区的吸毒犯和恶警均由天津市“610”指定。第一天,吸毒犯们将黄礼乔吊起来毒打,放下来后对躺在地上的黄礼乔猛踢大腿的肌肉部位,并在右脚还没愈合的伤口上踩来踩去,痛得他昏死过去。这样的折磨每天重复三次。

黄礼乔進邪恶的严管班后从没站起来过,并且每天只给三个小时的睡觉时间,用以摧残他的精神。2003年11月30日中午,吴德宝、王利生、周智海、刘凯、张长春、家住河西区的吸毒犯在刑房对黄礼乔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所谓的“一步登天”,将人的身体固定在木板上,绑住一只脚,另一只脚脚腕套上绳子,行刑的站在被捆绑者头部,将套着绳子的腿拉到捆绑者头部,一下就可以使人致残。

黄礼乔的左腿被摧残的在以后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失去了知觉。为掩人耳目,2003年12月24日,黄礼乔再次被转到天津双口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4年5月,唐坚已被折磨的瘦弱不堪,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把唐坚送回了家,于2004年7月含冤离世。2005年9月,黄礼乔伤痕纍纍的被送回家中。

现在双口劳教所内仍然对大法弟子進行着残酷的迫害,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白真相,伸出援手,共同制止惨无人道的罪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173542.html

2006-01-22: 请曝光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天津市很多同修曾经在天津市蓟县渔山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却没有被曝光,我知道天津双口劳教所曾经把几名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送往蓟县渔山劳教所残酷迫害。其中有天津的李良,常天祥,宝邸区的韩英。常天祥被恶人用长针扎膝盖。希望知道情况的同修曝光蓟县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

天津市塘沽区新港大法弟子李萍被非法劳教二年,现在天津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具体情况不详。2006年1月16日晚,家里收到劳教通知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9190.html

2005-05-20: 澳洲公民亲属、天津市大法弟子李良,自1999年历经三次共4年半的劳教后,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目前再次面临被非法劳教。

2005年5月16日,天津市大法弟子李良的父母接到通知,说是被非法关押了7个月之久的李良,被再次判处劳动教养,他本人拒绝签字,让家属去签字。但李良的父母坚信自己的儿子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也同样拒绝签字。 目前李良的情况不详。

2004年10月2日,李良在朋友家吃午饭,被天津市河北区支队的宋晓生、刘广涛(其对外名称是国保支队,其实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无故绑架,关押在天津市河北区望海楼派出所。10月3日,河北区望海楼派出所副所长刘世伟、警长杨建称已办好拘留证,并把李良移至天津市河北区宜白路看守所。

家属接到拘留通知后,多次找办案人员宋晓生、刘广涛、刘世伟、杨建,要求要回属于李良的私人财物,他们之间互相推诿,更甚的是刘世伟居然对李良近70岁的母亲大发雷霆。李良的母亲多次前往看守所,都不允许与李良见面,只能送一些生活用品。

万般无奈之下,李良的父母聘请了律师。律师却无法找到真正的办案人员:找到進行抄家的刘广涛,他说他已经不管这个了,让律师去找河北区望海楼的刘世伟,但刘世伟一直对律师是避而不见,一拖再拖,直到11月3日家人收到非法逮捕通知书,律师都没能见到办案人员。

从 11月3日至4月中旬,律师从公安部门得到的通知是:第一次送交李良的卷宗到检察机关,因证据不足被驳回;第二次送交检察机关,再次因证据不足被驳回。公安部门已经第三次送交检察机关。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4月底之前,检察机关不送交法院审理此案,公安机关必须无条件释放李良

但直到5月份,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李良的消息。李良的父母找到所聘请的律师,律师却开始推托没有时间、警察不接电话、找不到检察机关的人等。直到5月15日,李良的父母被通知:劳教判决书已经在望海楼派出所,你们去签字。

按照中国的法律,本应获得自由的人,确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无辜关押,公安机关却可以超越法律之上,不经任何审判手续,直接判劳教!李良的父母问律师:中国可有这样的法律程序?律师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
天津市大法弟子李良再次面临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0/102237.html

2004-11-14:澳大利亚居民李迎为被非法抓捕的弟弟李良提出申诉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4/11/14/89121.html

2004-10-21:李良仍被非法扣押,家里电话突然失效
从今天下午开始,李良的姐姐李迎无法和父母取得联系,直到天津时间晚上10点,打到家里的电话仍然没有人接。李迎打到他们父母所在居委会、街道的电话,都跳掉。目前不清楚李良父母的情况。

李良的父母已经请了律师关注李良事件,但现在律师也无法与李良的父母取得联系。

昨天李迎还从父母那里得知,李良现在被证实还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112室。负责的警察叫陈新,李良母亲送去的被子、衣服都已经收下,并告诉她看守所不负责李良的案子,谁抓的谁负责。

有一个叫刑德强的警察,态度极其恶劣,还说:就是不告诉你们他关在哪里……,而且出言不逊。

2004-10-07: 我的弟弟李良,10月2日被天津市河北区国保支队的宋晓升、刘广涛抓走了。当家人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是在那里、甚么时候被抓的。如果不是几个警察来抄家,我的父母也不知道他被抓了。

这是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的犯罪,我一边把相关情况上网揭露,一边查询电话,我要知道我的亲人的下落。我打电话到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天津市河北区国保支队,告诉他们我弟弟的遭遇,在讲真像的同时,严正告诉他们:这样抓人是非法的。24小时内没有通知家属,我要告你们。

回想从镇压开始,我的弟弟和姐姐在20日凌晨就分别在北京和天津被抓,父母一直为我们三个子女担心,从2002年10月开始,我们姐弟三人都被关在劳教所里,年迈的父母更是奔波津沪两地去看望我们,我想我要把他们这两位为中国国防事业做出贡献的老人,把他们的苦写出来,让世人看看这哪里还有公道。尤其是他们把我60多岁的母亲,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让她承认只关了15天,还让她写“认识”。

2004-10-0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4/85746.html

2004-10-03: 10月3日北京时间晚上9:20(悉尼时间晚上11:20)
市公安局电话(举报干警违纪)001186 22 23398255:下午时还说:“特殊情况抓人不需要通知家人”,到了晚上在李迎义正词严的话语下, 哑口无言。居委会威胁李良的妈妈,不得向境外组织和个人传播不实消息,李良妈妈说:“我的女儿在国外,她关心她弟弟的安危,我当然要告诉她弟弟在哪。”对方说:“如传播不实消息,要对你法办。”李良妈妈讲:“我讲的都是真话。”对方无话可说。

10月3号下午北京时间四、五点钟左右,李良妈妈去河北区望海楼派出所要人,警察刘世伟、杨建两人称拘留证已经办好,正好要给她送去,并极力解释关押时间是从10月3日早晨10:55开始计算,并未违反抓人后要在24小时通知家人的规定。而实际上李良是在昨天下午3点前就被抓走了。这两位警察要求李良妈妈在拘留证上签字,否则明天不允许给李良送衣物。考虑到北方的天气越来越冷,李良没有足够的衣服,李良妈妈签了。河东区和平村派出所刑警队长赵月泉13194660288(是以前的户籍警,后来升为刑警队长), 没有参与此次这件事,具有一定的善心和善行,可以向他讲真相。

李良妈妈签字时,告诉警察要以正执法,警察没听懂,问“是不是秉公执法”,李良妈妈告诉说,是“以正执法。“

居委会郭秀珍比较邪恶,其丈夫张震不错,下午一言不发地听完了真相,最后说:“明白明白”,然后挂断电话。(家里电话:001186 22 26418379。请给郭秀珍讲真相)

这次抓人事件,主要责任单位是国保支队(河北区国保支队电话:0011 86 22 26353788 (宋晓升和刘广涛抄的家。打电话时一听宋晓升和刘广涛的名字就挂电话。)其对外名称是国保支队,其实就是610办公室。

邪恶在抄家时抄走了3本转法轮、18张份转法轮改字通知、1份师父波士顿讲法、1份《转法轮》中“的、地、進”字的修改列表”,2张光盘、其他大法资料和1本通讯录。居委会的刘玉英作为抄家见证人,在“天津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上签了字,国保支队刘广涛、宋晓升在“承办人”一栏签了字。

2004-10-03: 2004年10月2日,国庆黄金周的第二天,天津市河东区的民警耿涛(音)在下午3点钟的时候,来到李良家,李良一早就加班走了,只有他年迈的父母在家,耿涛漫无边际的和他的父母聊天,由于他的父母曾经在导弹部队服役,所以耿涛问了许多当时部队上的情况,李良的父母很奇怪他为甚么会有空到家里来聊天。

一个小时以后,这一切有了答案。下午4点钟,门口响起了纷杂的脚步声,李良的父亲刚拉开门,就進来自称是河北分局的两个警察。一个叫宋晓升(音),另一个叫刘广涛(音),他们开始抄家,随后来到的有河东分局的一个警察(因为李良的家属于河东区),户籍警陈青,居委会的刘玉英以及另外一个工作人员。整整一个小时的抄家,只找到了《转法轮》3本,以及不知道内容的2张光盘。一个警察临走的时候还对李良的父母说,这对你们就够客气的了,没有给你们抄得很乱。直到警察来抄家,李良的父母才知道李良又被抓了。看着满屋狼藉,李良的父母真的是无话可说。

但这还没有结束,晚上将近8点钟,耿涛又带着一个年轻的警察来了,询问李良的父母,追问书是谁的,光盘是甚么内容,他们平常都跟甚么人有联系……,半个多小时后,才离开。

李良的父母到现在也不知道李良被关押在甚么地方,也没有任何说法。

李良于1999年7月份在北京被抓,一个月后在天津被释放。同年10月底,因写上访信再次被抓,非法判一年半劳教,关在臭名昭着的天津市双口劳教所。到期后劳教所不放人,加期一年并转至天津市蓟县渔山劳教所。

2004年4月,由于李良拒绝转化,又把他关入建新劳教所,不久再次劳教他2年,关在天津市青泊洼劳教所。一直到2004年5月22日,李良第一次有了自由。

李良的两个姐姐因为修炼法轮功都被关入劳教所。大姐李红两次劳教,目前仍然被关在天津市板桥劳教所(对外称:板桥农场),二姐李迎被关在上海女劳教所两年后获释,经她的未婚夫营救,现在澳洲。

2004-06-18: 李良被释.
11月24日星期一上午,李良再次被抓。邪恶让他干大法弟子不能干的事情,他拒绝,邪恶因此再次将他非法关押。

11月19日,李良被释放。详情未知,与其电话疑被窃听。

李良,31岁,99年10月因上访被抓,非法关押1个月后被释放。1个月之后又被抓,并被判1年半劳教。因为他不愿签字放弃修炼大法又被延期,今年6月27日再次表示不签字,又被判2年劳教,现被劫持在天津青泊洼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

经历两年劳教冤狱 法轮功学员李迎抵达澳洲国土(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2/1/61586p.html

被大陆劳教所劫持的李迎李红李良三兄妹收到海外邮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6/44090p.html

大法弟子李良被天津双口劳教所长期劫持迫害 请各界人士紧急营救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8/41837p.html

请您伸出援手,营救李迎、李红、李良三兄妹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2/12/5/40391p.html

被大陆劳教所劫持的李迎李红李良三兄妹收到海外邮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6/44090.html

其他参见李迎案件

2002-12-28: 大法弟子李良被天津双口劳教所长期劫持迫害 请各界人士紧急营救
李良,是澳洲公民李麒忠未婚妻李迎的弟弟,自明慧网发表“请您伸出援手,营救李迎、李红、李良三兄妹”以来,大陆弟子辗转寄出以下这封信,题为“揭露邪恶”:

我有幸认识法轮大法弟子李良,他出生于1971年2月14日,男,汉族,1993年毕业于天津财经学院,自1995年修炼法轮功,被捕前在北京文化书店工作。

一、他为甚么被捕

1999年9月28日晚9时左右,天津红桥分局派人到北京他的住处,未出示证件又无任何手续就抓走他,关進红桥分局看守所。师父说:“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甚么法律。”(“用正念看问题”)红桥分局的人是当着李良的面才写“刑事拘留”证的,莫名其妙地写上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其实是因为江XX访欧洲六国,对《费加罗》报记者说了不符实际,不符国家主席身份的话,而且非法诽谤法轮功,严重误导民众,李良才本着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局办公室写了上访信。信中以诚恳的态度向他们说明了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和了解,指出事实与他们所讲有很大出入,希望進一步调查,并主动提出愿意配合调查,仅此而已,完全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

二、虹桥分局非法判他劳教18个月

他被非法判劳教18个月,送進天津双口劳教所,分到二中队。从進大门到進楼房仅200米路。朗涛(副中队长)和何军(中队内勤)边走边问边打,“还想炼吗?”“想!” 恶警重拳狠击面部,不停地击打,越击越重,到上楼时左脸已起核桃大的包!中午,甄润仲(中队指导员)嘴喷着浓浓的酒味,强逼着他写“悔过书”,李良拒绝了,甄就借酒撒疯,照面部猛击,立即鲜血流不止,满脸、上衣前襟,地上都是血。他叫另一名劳教人员领他去用水冲,冲完再击,再冲再击,猛击4个来回,他自己没力气了才罢休。以后的日子可想可知了。

在2000年3月以前,二中队共有30馀名大法修炼者,入队之初在暴力迫害下写了“在所内不炼、不传”的保证。到了3月15日李良等十几个人郑重提出学法炼功、弘扬大法,捍卫真理,同时声明:所谓“保证”作废,并以绝食表明态度的坚决。这样,劳教所将他们分散,李良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到了三中队。因为劳教所利用劳动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進行摧残,李良就拒绝参加包括劳动在内的所有劳教色彩的东西,按师父要求“全面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到2001年初恶警又把李良调到五中队,2001年9月13日,李良被冠以“抗拒改造”的名义,在加期半年还没到期的情况下又加期5个月并转天津蓟县鱼山劳教所。每个人分别关在一个中队,后来又加期一个月,按劳教法规定,最多只能加期一年,到期了,不能再关在这里了。

三、到期了,人却失踪了

2002年4月28日李良到期该回家了。早上,恶警们带李良到劳教科。室里有几个外界人士,其中有一个是女士,说自己是街道干部,其馀身份不明,其中还有两个穿警服的。他们弄来一张“解除劳动教养通知书”,李良依旧拒绝签字,他认为:抓我是犯法的,放我必须是无条件的,我不是劳教人员,我不签字!几个陌生人要带他走,他说:“我等家属。”他们就以各种藉口不让等。李良问他们:“你们是甚么人?我为甚么要跟你们走?”其中一个竟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对盖过公章的空白“传唤证”炫耀地说:“你若要手续,我随时可以给你开。”那种神情话语似乎法律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张纸,一件玩物,法律只是可由他随意左右的一种特权。

这时,其中有一个骗李良说家人来了,在楼下。可是到了大门口外,却发现没有家人,(是他们有意提前下手)只停着一辆白色汽车,车内外共七人,除那两个穿警服,其馀均为便装。围住李良叫其上车,李良拒绝上车,他们就用暴力强行把李良塞入车中。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行径与土匪绑架人质有何两样?车直奔建新劳教所,放在五大队三中队。这些人极逞口舌之能,攻击谩骂,诱骗李良张口说话,为的是再给他罗织罪名,李良再三表示到现在你们也没向我表明身份,那么你们这种行为是绑架,你们一个个都是土匪,我是大法修炼者,不愿与绑匪说话,你们中也有穿警服的,在法律没恢复到应有的公正与公平之前,我无话可说。他们悻悻而归。

几天后再来时,他们竟以审讯姿态出现,告诉李良要给他办“学习班”,说他思想有问题。李良问他讲不讲理,得到肯定答覆后,李良正义凛然地指出:“请问,我现在思想在想甚么?你们知道吗?”他们哑口无言。李良又问:“你不知道我的思想,你又根据甚么说我思想有问题?更何况,法律向来以行为定罪为基准,思想有问题便关押起来岂不滑稽!”李良当时回想起1999年7月,中国的公安部竟然置宪法于不顾制定一条关于“法轮功不许上访”的条文。可怜又可悲的中国法律,在中国被这些当权者、执法者无耻地践踏着。李良愤而离去。虽然他们的作为令人愤慨,但李良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他知道应保持慈悲、祥和,所以他平静的郑重的向他们提出抗议,并开始绝食。后来,他们又定李良两年的劳教!就是说从1999年10月至今天,仍在劳教!就是劳教法规规定了最多加期一年,他们还有“创举”,再判两年!法在哪里?法律何在?

李良的家人来说,善良的人们,你们知道满心喜悦的家人赶到渔山劳教所,接孩子回家该是多高兴?当家人真的到达时,被传达室告知:李良已走了,去向不知道,你快走,出去!家属哪里肯走?人家还是几次坚决的轰走!一霎间,该是甚么滋味?人失踪了!跑去火车站找到哪也找不到,再跑到长途汽车站找,每个车上都没有,怎么办?急死人!所谓劳教所、公安部门的人员怎么能在不通知家属及其本人的情况下,公然進行这种劫匪行为呢?

四、双口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1、 队内生活设施极差,90馀张床睡150馀人,很多人只好睡地上,睡过道;吃的水质量极差,且有时还没有水,就饮用水都没保障。超强度的劳动量同时缺乏劳动保护措施,因劳动导致手指被轧伤,被磨破,被烫伤等大有人在。到处充斥着蜡、滑石粉等等,使伤口迅速溃烂、化脓、手指部份关节变形,指甲脱落。稍有点不太灵巧的人,便完不成规定的劳动量,而完不成便不叫睡觉,甚至挨打、挨罚,一连十几天每天睡眠不足2—3小时,更有甚者连熬3、5天不许合眼,不少人干着活就睡着了。

2、 打骂体罚时有发生:2000年上半年,几位大法弟子因劳动量和质量的问题,被罚撅着(脸朝地,身体呈90度角)扒下裤子,他们(其它劳教人员,负责协助队长工作的)用一根直径10cm,长约150cm的大木棍轮圆了打人,少则2—3下,多则十几下,看的人都胆战心惊。第二天还要打,扒下裤子一看,一大片青紫瘀血肿胀,连打人的人都不忍下手了。

3、 2000年6月到9月,第五中队,这期间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更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参加所谓“学习班”,即坐在那里不许动,用录音机、电视机反覆播放诽谤法轮大法内容的言论,稍有不从即拳脚相加。每天近20小时坐在那里,熬至凌晨4:30才让睡觉,刚铺下被褥一个个就睡着了,可5:30就得起床!白天打个盹都要挨打,他们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变本加厉地迫害、摧残,杜警察(五中队内勤)给大法弟子每人一块他自称“世界上最大的抹布”,约长宽为2cm*4cm,比大拇指略大一点,让大法弟子擦地,擦护墙、厕所、便池,还不许用水盆,规定让用自己的饭盒,饭盒盛水洗那块布!

4、 3月13日,天津劳教局副局长(姓张)等人来双口劳教所坐阵,召开所谓“奖惩大会”。一位大法弟子拒绝参加,在干警的指示下,4、5名劳教人员连拉带拖强行带他到会场,他一面挣扎,一面大声宣告:我不参加这种会。他们竟用事先准备好的毛巾勒他的嘴,用透明胶布将他手脚缠住,他的衣服都在地上磨破了,在场的各局长、处长,劳教科长等人竟熟视无睹,默不作声,纵容着他们的暴行。

5、 2000年5月1日,双口二中队,本应放假的劳动节,仅4月30日休息半天。5月1日休息半天,其它时间仍旧强迫生产劳动。

6、 不让会见家人,李良到双口二中队之初,便被告知不写“悔过书”就不许写信,不许见家人,还经常被搜身,侮辱人格尊严。

7、 2001年夏季,双口五中队,大法弟子因为要求炼功,被强制盘腿坐在地上,用绳子将腿缠住,还不时有人双脚踩上去,用力下压,还要他双手上举,手心朝天,每个手心放一直点燃后的香烟,直至香烟燃尽,双手手心均被烫伤后又溃烂,皮肤烧焦的味儿遍布全室!例子还很多,人们都知道善恶有报啊!恶者必食其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8/41837.html

2002-09-28: 在疯狂迫害下,大法弟子意志坚强,越来越清醒,他们渐渐明白了,不能消极承受邪恶的迫害,于是他们开始拒绝一切迫害,不写所谓的“作业”,不参加奴役劳动,不练队等等。周向阳、黄敏、韩英、李良等坚定的大法弟子是邪恶之徒最害怕的,所以把他们转到蓟县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8/37195.html

2001-10-29: 天津双口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迫害升级,将周向阳,李良等四位大法弟子送往以“打死人白死”而臭名昭著的蓟县劳教所的当天,邪恶之徒给大法弟子都戴上了手铐、脚镣,足见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恐惧。然而大法弟子从根本上全盘否定一切邪恶,在众多大法弟子面前周向阳双手合十,李良面对邪恶不屑一顾,他们都一身正气,大义凛然,蔑视邪恶,给其他大法弟子以鼓舞,给邪恶以震惊,连劳教所里的警察及犯人都敬佩不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9/2001年10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18748.html#chinanews1029-3

河东区联系资料(区号: )

2018-12-19:东新派出所 2224372771
所长 宋新峰 13820123131
政委 张豁然 13642062376
副所长 张磊
景洪记 13902099933
姜绍敏 15222785158
刘树旺 15822257191

河东分局
局长 李明海 13802081208
王毅 政委 13920417906
殷金星 副局长 13120700680
13820255198
李广海 副局长 13612048925
国保支队
支队长:刘春生 13821552658
副支队长:罗学锋 13212230008
祁峰 13820890999

天津市河东区委政法委、610
常务副书记 马立岗 13820533666
政治工作办公室主任 李霞 13332079611

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
所长:高向羽 13920825320
朱志勇 13821832283
副所长:高波 2224513019
副所长:卜长丰 13920527991
教导员:申云涛 13920399608

2018-11-18:
电话:022-24340222
片警徐峰电话:13920640629
2018-11-18:
徐峰电话:13920640629
2018-04-30:一、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东新派出所:
地址:天津市河东区万新村环秀西里3号楼增1号,邮编300162
电话:022-24372771
所长宋新峰13820123131、政委张豁然13642062376
副所长张磊
景洪记13902099933、姜绍敏15222785158
刘树旺15822257191

二、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国保支队
地址:天津市河东区六玮路18号
政委:王国栋13821182988
支队长:刘春生13821552658
副支队长:罗学锋13212230008、祁峰13820890999
教导员:郭卫庆13302028589
调研员:杨洪达13702035695
副调研员:李玉起13821669158
副大队长:孙健13821686655、韩建华1330210964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望海楼派出所所长:周所长,0086-22-2622 4873

2004-10-06: 此次抓捕小儿子李良(33岁)的相关人员的电话如下:
河北区国保支队电话:0086 22 2635 3788
警察:宋晓升,刘广涛(抓人、抄家)

河东区和平村派出所:电话(值班室):0086 22 2432 9184 地址:和平村大街9号内
民警:耿涛(户籍警)
民警:孙培海(以前的户籍警)

天津市河东区春华街办事处:电话:0086 22 2432 8563
书记: 沈书记
李霞(党办)
火秀玲(以前是街道管法轮功的,她直接导致李良关押至2004年5月份。现在是李霞管这方面的)

居委会:天津市河东区春华街华康里居委会0086 22 2646 1086
居委会书记:钱书记(女)
郭秀珍副书记(女)(爱人:张震)家里电话:0086 22 26418379
河东区分局电话:0086 22 2421 1876
河北区分局电话:0086 22 2635 2540
市公安局电话(举报干警违纪)0086 22 2339 8255
市公安局电话0086 22 2731 8989转河北区分局

2004-10-03: 关于李良被抓之事,以下电话是与此案有较直接关系的:
(注:李良的户籍所在地是天津河东区。是河北区的警察宋晓升(音)和刘广涛(音)跨区抓人,在哪里抓的不知道,24小时过去了,仍未通知李良家人李良被关在哪里,除了抄家给了个物品清单外,没有任何手续。河东区和平村派出所的户籍警耿涛(音)、居委会的刘玉英配合着宋晓升和刘广涛抄了家。河北区公安分局和河东区公安分局各科室都需要重点、密集地多打电话,让他们放人。河北区值班警察承认宋晓升和刘广涛是他们那里的人,河东区的值班警察也承认耿涛10月2日值班。)

1. 市公安局电话022-2731-8989转河北区分局各科室
2. 河北区国保支队电话:022-26353788 (宋晓升和刘广涛抄的家。打电话时一听宋晓升和刘广涛的名字就挂电话)
3. 河北区分局电话:022-2635-2540
4. 河东区分局电话:022-2421-1876
5. 河东区和平村派出所:电话(值班室):022-2432-9184  地址:和平村大街9号内
民警:耿涛(户籍警)
民警:孙培海(以前的户籍警)
6. 刘玉英所在居委会电话:022-26418379 (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这里不是居委会,打错了,听真象态度相当不好,有个男的一听法轮功就变得疯狂、歇斯底里)
7. 市公安局电话(举报干警违纪)022-23398255 (10月3日白天值班的这个人认真地听完了真象,态度不错。但他说,根据法律,特殊情况抓人不需要通知家人。)
8. 天津市河东区春华街办事处:(李良家所在地)
电话:022-2432 8563
书记:  沈书记、李霞(党办)、火秀玲(以前是街道管法轮功的,现在是李霞管这方面的)
9. 居委会:天津市河东区春华街华康里居委会022-2646-1086 (李良家所在地)
居委会书记:钱
郭秀珍(爱人:张震)家里电话:022-26418379 (张震一言不发地听完了真相,最后说:“明白明白”,然后挂断了)

打电话时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尤其是刚刚抓人之后。请大家抓紧时间,以各种身份打电话(表示此案引起全球各界人士关注),请澳洲希望之声、大纪元、新唐人电话采访以上人员。

澳洲营救小组
10月3日

***********************
刘玉英所在居委会022-26418379
河东区分局022-24211876
市公安局电话(举报干警违纪)022-23398255

公安局总机:022-2335 3922(转)
政保科主要负责人:姚加旺,恶警王大水,政保科022-23353922转2195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