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湛江市 >> 苏桂英, 女, 5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湛江市麻章区志满镇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4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5-09-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1-18: 苏桂英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惨无人道折磨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苏桂英2016年8月31日被绑架、枉判四年,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惨无人道折磨:毒打、罚站、暴晒、不能上厕所大小便、长期不让睡觉、踩脚趾头搓、牙签刺眼皮、冷水泼湿全身、掐捏、抓头撞铁门、手指甲掐捏肉体、抓住头发毒打、冻、饿、变态折磨、弹眼珠;刷全身包括阴部,然后洗衣粉刺激、开水烫;罚蹲(凳子倒插着铁钉);药物迫害、关精神病院。

下面是苏桂英自述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到的迫害经历:

我叫苏桂英,今年59岁,在2008年喜得法轮大法。大法真、善、忍使我身心健康、而我也一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2016年,我因为发送法轮功真相信息给广大市民而遭到中共恶人的绑架,最后被冤判四年,期间经历惨无人道的迫害。

下面我将四年以来特别是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展现给世人,以揭露广东省女子监狱的邪恶,而我也从中更深刻感受中共的九大基因: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挖——出自《九评共产党》。

2016年8月31日晚,我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市区内发送真相短信,救度被中共毒害的世人,不想被湛江市赤坎区警察绑架到中华派出所,期间被恐吓,逼供,我不配合他们。第二天晚上我们就被非法关押到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至2017年12月12日,湛江市赤坎区对我们进行非法开庭庭审,亲友为我们请来了律师为我们辩护。尽管律师为我们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地政法委、610、法院法官互相串通,践踏法律,非法判我4年,并处罚5000元罚款。我不服上诉,却被湛江市中级法院驳回。

我一直零口供、零签字,不承认迫害,至2018年5月上旬的一天,十多个警察强行按住我按手印。5月16日,我被挟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第四监区,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开始了。

一、所谓“学习组”的迫害

在刚进监狱的一个多月里,监狱里的所谓“学习组”(由监狱610操控的所谓转化学员的机构)便开始对我进行迫害。我所在的三一零组,一个姓肖的恶警,指使三个女犯人对我实施各种刑罚:其中包括

1、罚站。从早上五点多起床后到晚上十二点多,除了吃饭和搞公共卫生的时间外,其余时间都是站着。如果我支持不住倒地,犯人们就会一拥而上,边骂边扯衣服,起脚踢,衣服经常被扯烂。

2、不能上厕所大小便,有大小便就站着拉在裤子上。只能是搞卫生到厕所时,看她们不注意就赶快上厕所大便,但三个女包夹看见了就会齐上阵,一个把我摔倒在地,边骂边用脚踢;一个就去拿我干净的被单去把大便包回来放在监舍里,等其他监犯回来就煽动她们骂我,说我到处大小便;一个去拿我干净的衣服擦厕所里的大便,然后拉开我身上的衣服,把大便使劲擦在我的身上。

3、曝晒。有几次中午拉我在6月的太阳下曝晒,让我站在几百号犯人面前,让众犯人围观,我就在大喊:所有的生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高德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声音响彻整个监区。

4、拖地、泼脏水。一个姓梁的恶警,是管学习组的,指使一个高个子的女犯(女汉子一样)恶狠狠地把我拖在水泥地上走,在几百人面前,我的裤子、内衣包括身体都被拖烂了,还用脏水来泼我。

5、禁止搞个人卫生。不准我洗澡、洗漱、换衣服,不给一切生活用品,挑唆同监舍的犯人来骂我,让我的身体发臭,连续二十多天都是这样。最后,反而是臭得让监舍的犯人都受不了,去主管狱警那里投诉,不得已才让我洗澡。

我被这样折磨了一个多月,睡衣、被单、毛巾等衣物都被她们弄丢,弄烂了,内裤上的脏污脏得洗不掉,两腿肿得像气球一样鼓鼓的,很吓人。当然平时少不了还强迫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对我精神折磨。

由于我坚信大法,不配合,点名不报到,不报数,不看污蔑录像,姓肖的恶警气急败坏的当众拿油性大笔在我的衣服、内裤、皮肤上写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教唆犯人一起恶毒的骂,但仍然不能使我改变,于是,到了2018年7月1日,另一个更加心狠手辣的姓徐的女狱警接手主管迫害我。

二、毒打、不让睡觉、踩脚趾头搓、牙签刺眼皮、冷水泼湿全身、掐捏、抓头撞铁门……

我被调到三零一组,是这层楼最凶的一个组。她和监狱610组织一起教唆七、八个女犯轮班值日,逼着我更长时间的罚站,站着看录像,每天睡不到两个小时,要不看就用厚厚的书卷起来打我的头,顶起我的下巴,同时逼我一定要睁着眼,不睁眼就拳打脚踢,还常常脚踩着我两个脚趾头使劲踩,使劲旋转、搓,我的脚趾头常常被踩出血都不放过,一个踩累了另一个接着来,致使我全身经常伤痕累累的。

同时我还被逼着搞卫生,帮其他十五个犯人搞卫生,擦床底、阳台、大厅、谈话室、中厅、活动室、水台、厕所、超负荷的工作,还常常被骂。还经常逼我到一楼帮杂工干各种杂活,我不肯去,就被恶警叫来五、六个犯人抬到一楼,扔到又湿又脏的地方。期间也找来转化我的人,但反而被我说得哑口无言。恶人们经常有意的在晚上十二点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大声的对我问话,有意吵醒那层楼的人来引起“民愤”。犯人的小组长则借机气汹汹的用水来泼我的脸,还打骂我,扇我的耳光,恐吓说让监狱停电大家一起来打死我,还罚我替犯人搞公共卫生。“学习组”的一个叫梁志玲的女犯则怂恿其他的犯人大声的骂我,说都是我害她们,完全不顾事实。

后来,恶警们又想出了一个叫“脱敏”的毒招,就是把纸箱拆开,全部写上很多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字,七、八个人拖我站上去,不准我动,动就拳打脚踢,还骂难听的话。这次我连续五天五夜不能睡觉,她们轮班盯着,一合眼就用卷起来像铁棒一样的书打我,用牙签刺我的眼皮,用冷水泼湿全身、踩脚趾甲,或者又是一顿拳脚,或者又煽动监舍的犯人来打骂我。

后来又选两个青壮的女犯,抓住我双手,拖着我在师父的名字上跑、转圈,跑到最快时就一起松手,让我重重摔倒,然后再狠狠的掐捏我的肉。这期间,我血压被折磨得飙升,她们帮我量完血压就恐吓我说这么高的血压一摔倒就变成植物人,而包夹犯人则天天喊着“让她摔倒,让她瘫痪”,这一刑罚持续了十几天。有几次,她们不摔我,我站着站着就往后倒,脑袋重重撞在铁床的护栏上,因为实在太累、太困。

五天不能睡觉后,第六天被准许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第七天又开始连续五天不能睡觉,除非我愿意睡在写着师父名字和法轮大法的床上,她们开始是逼我上床睡,我宁死不肯,她们说不睡就只能在地上蹲着,而地上周围都是字,我蹲着蹲着就摔倒在地上,摔倒又赶紧爬起来,一天都不知道摔倒多少次。她们对我的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抓住我的头去撞铁门,我整个头都是黑紫色的,身上也一块青一块紫的。

不管怎样我就不配合她们,气急败坏的恶警指使着包夹,犯人抓住我的手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写悔过书、保证书等,还把师父的名字写在我的衣服上,内裤上和我的身上,罪恶滔天。到2018年8月27日,徐姓女警无法转化我,被调走了。

三、手指甲掐捏肉体、抓住头发毒打、冻、饿、变态折磨、弹眼珠

2018年8月27日后,第三位接手迫害我的是一个姓谭的,这人身材高大,像只野兽那样凶恶。其实26日晚上我就已经被从三零一组转到四楼的四零一组,据犯人们说,这个是整个四监区最邪恶、最残暴的地方,专门迫害最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地方。还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组”。邪恶精心挑选了最心狠手辣的四个女犯,其中三个都约有一米八的高度,另一个矮小一点的却是又狡猾又恶毒,四人都年轻力壮,其中一个叫卢笃妍的是小组长,她和梁志玲都约有一米八的高度和约两百斤的体重。姓谭的恶警指使卢笃妍等几个女犯对我施暴力,或背挡住摄像头,抓住我的头就撞在厕所的墙上、打耳光;或拉到监控的盲点,几个女汉前后左右的围着我坐在小凳子上,坐在我后面的双脚用力的顶着我的后背,然后几个一起来毒打我,又用手指甲掐捏肉体、又抓住头发来打,打了我一个下午,她们个个都打累了,打得我死去活来,然后晚上又重复,故意大声对我问话,打骂,吵醒大家,让大家来憎恨我,打骂我给我施压,然后限制吃饭、不给吃饭、限制睡觉、不给睡觉。白天逼迫着我去干活,干完活就罚站。姓谭的恶警和一名姓舒的狱警也多次找我谈话,想转化我,我就跟她们讲真相,跟犯人们讲真相。最后恶警召集犯人对我开了一次批斗大会,我就又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她也无可奈何的被调走了。

2018年9月16日至2019年6月30日的九个多月里,是第四个主管迫害我的姓廖的恶警。这人个子虽然小,却是很凶残、阴险毒辣。这个恶警经常恐吓我,“你不转化,要么就瘫痪坐着轮椅出去、抬着出去,要么就疯疯癫癫的叫家人接出去”,还说有个法轮功刘某某的,和我同年同月来的(不同一天),被监狱医院打完针就疯了,疯了就骂大法骂师父。恶警还威胁说监狱有催眠师,可以将你催眠转化等等;还经常对我讲“枪打出头鸟”,“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这句话我当然信。因为打我打得最厉害的那个卢笃妍,却被监狱封为“学习之星”。之后,这个恶警就开始对我进行了变态的折磨。

廖恶警首先是端来饭菜装模作样的问我要不要吃饭,拍照录像后就把饭倒了。连续三天不给我吃饭,到了第四天,又拿来录像机,让卢笃妍假装喂了我一小口,拍完后又把饭倒掉。到了第七、八天后(期间没给我吃喝过东西),又拿来录像机,又给我录像,录完就叫人用轮椅推我去(因为我已经虚弱到走不动了)医院强制灌食。这样就做成是我在“绝食”,而她们则“挽救”我,对我喂食,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带我去医院灌食的这么一个假材料。她们不但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我,折磨我的身体,还到我湛江的家里去恐吓,蒙骗我的家人,说我要绝食寻死,让我家人来劝我,让我转化。我丈夫和儿子来监狱探望我,第一句话就问:你绝食了?我告诉我丈夫是她们不给东西给我吃;儿子、女儿来探望我后,又骗我儿子、女儿拍视频来劝我转化,然后放给我看。邪恶就是这样来欺骗众生,让众生仇视大法,从而毁灭众生。

2018年12月7日,天气已经非常寒冷了,她们就限制我只能穿一套薄薄的外衣和布鞋,有时不给饭吃,有时只给吃一两口饭,反正她们知道这样我也饿不死,但是可以折磨我。还逼迫我站在靠窗口的位置不能蹲,不能动,让呼呼的北风吹,冷得我全身发抖。可恶的是,全监舍的人都可以盖着厚厚的双重棉被睡觉,留下一个穿着保暖衣、毛衣、棉卦、棉衣、棉裤、棉鞋、围着围巾又披着大暖被,装备齐全的犯人来监控我,然后就在监舍里打开几个风扇对着我来吹,从晚上一直吹到天亮。当然还少不了经常性的拳打脚踢、抓住我的头来撞铁门、撞墙,头不知道被撞肿了多少次;我的脚也被她们踢烂了一次又一次、一块又一块;背部、胸腹都是被她们当靶子来打。有时候,她们用手指来弹我的眼睛,带着指甲的手指弹在眼珠上,痛的我捂着眼睛蹲在地上,泪水不断的流。后来又弹我的脸,把我的脸弹烂了,就在烂的地方更狠的弹,至今我脸上留下了四处疤痕。

犯人们天天给我数数,说我度日如年,度秒如年,卢笃妍还天天嘲笑我,还说要我得感冒、病倒。神奇的是,我却没感冒,折磨我的人、包括犯人很多都感冒了,病倒了,连卢笃妍也感冒头痛,我却像寒梅一样屹立着。

四、刷全身包括阴部、洗衣粉刺激、开水烫、罚蹲(凳子倒插着铁钉)

后来,姓廖的恶警又出恶招,说要帮我冲凉,叫“攻坚组”的人把我拉到厕所里,扒光我的衣服,用脏水泼湿我全身,用洗厕所的刷子用力的刷我的全身、包括阴部,还要拿长牙刷来刷我的阴部,我用双手挡住,她们就一顿暴打,把我打趴下,几个犯人拿着刷子使劲将我全身刷遍,刷到我全身通红都出血丝了,然后用洗衣粉洒遍我全身,我全身都铺了厚厚的洗衣粉,被生“腌制”。洗衣粉刺激到眼睛生疼,我稍微揉一下,就又遭到一顿暴打,她们逼我蹲着不能动,半小时后,又拿来滚烫的开水从我头上淋下,淋遍全身,我大声惨叫,她们就在一旁笑,然后又突然一桶脏水泼过来,再把我的衣服、内裤沾满洗衣粉,弄湿后逼我穿上。恶徒们长期这样折磨我,真是没有她们做不到的。

天最寒冷的时候,我却不能盖被子睡觉,只能穿薄薄的衣服睡。但睡了十五分钟就被她们叫醒,又被她们罚蹲着,是蹲在一张凳子上十五分钟,但这张凳子是倒插着长长的铁钉的,一旦蹲的过程中眼困坐下来,那就是可想而知了。但卢笃妍和梁志玲有时还是趁我不注意就用力把我按在铁钉凳子上。后来就只能睡十分钟了,然后起来在凳子上蹲十分钟;再后来就只能睡五分钟就要起来蹲五分钟了,整个晚上就这样重复着。有时候我累得起不来,她们(攻坚组)也累了,就叫值夜班的人用棍子来捅我起床,或用水壶来砸醒我。

全部人都可以洗热水澡,就我被逼洗冷水澡,不洗不行。白天则逼我干最繁重的活,还吹毛求疵,有的地方明明我已经打扫多次,很干净了,还说不干净,我稍微一解释,又招来毒打。还有一次,我刚洗完澡,就不准我穿衣服,被她们赶了出来搞卫生,还逼我站到大门口的铁栏边,让很多过路的人看。

来回的折腾,使我骨瘦如柴,身体严重变形,连她们自己的“攻坚组”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才让我穿衣服。但恶毒的招数还在后头。

五、药物迫害、关精神病院

2019年3月的一天中午,狱医拿来药,说是吃了就会疯疯癫癫的了。廖姓恶警就在那指挥,指使一众犯人一拥而上,将我按倒在地,卢笃妍强行掰开我的嘴,让狱医把毒药放到我的嘴里,然后还灌水进嘴。我含着没有吞,跑到厕所吐出去,卢笃妍看见了,恶狠狠的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撞在厕所地上,一直砸到我的头裂开,鲜血直流,我的额头现在还有这个疤痕在。她们不罢休,姓廖的恶警把药研成粉,叫四个包夹连续几天灌我,最终还是被她们灌了进去,卢笃妍亲眼看见我吞了药,高兴地叫“吞进去了”。

没多久,她们找来一个贩毒、吸毒的累犯,此人叫杨椒银,四十多岁,是四楼犯人的楼长,脸黑黑的,一脸凶相,曾经在广东三水监狱多年,长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之后每次灌药都是杨先抓住我的双手,因为她力气很大,然后按住我的头朝上,其他犯人则夹住我的双腿,按住我的身体在地上,梁志玲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牙刷和卢笃妍一起撬开我的嘴,把毒药放进我的嘴里,然后就往我嘴巴、鼻子、眼睛不断的灌水,呛得我喘不过气来,卢笃妍还跪压在我身体上,其他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抓头发……那一瞬间,我紧紧抓住杨椒银的双手都已经松开了,我感觉自己都象死了,忽然间我又被水呛醒,睁眼看时,卢笃妍还跪压在我身上,其他人还在折磨我。我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不能死在这里,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要跟师父回家,就凭着这个信念、这个誓约,一阵超凡的力量涌上来,我一下子把她们全部推翻了,一侧身坐了起来,这时,一股热血从我嘴里喷吐出来。她们就拿我的干净的衣服扔在地上,逼我去擦地上的血迹,然后扔到垃圾桶里。

自杨淑银来后,连续这样折磨、灌我药的时间大约有十几天,期间我有六次被折磨到吐血。我的喉咙都被她们用刷子捅烂了,吞唾沫都痛的眼泪直流。同时这十几天不给我饭吃了,卢笃妍说灌药就是吃饭,要我生不如死,以前是度日如年、现在要我度秒如年。

接着廖姓恶警和卢笃妍就对外说我疯了,于2019年4月9日早上,廖恶警带着卢笃妍、梁志玲、李静、陈晓欣、李春梅等几个“攻坚组”的成员,将我押送到监狱的精神病院,单独关押在一个约五、六平米的房间里,继续每天给我灌毒药。每次如果我吞了药,我就发正念,让药不起作用,毒药没起到什么作用。有一次正念不足,药就在身体里起了反应,心口部位的神经剧烈的疼痛(只能这样形容),无法忍受。向内找,发现自己被迫害到有了很重的怨恨心,仇恨心。我马上归正自己,在师父保护下,安然无恙了。在监狱黑窝里,更要时刻保持正念。

在精神院里,不能吃,不能睡,一直要站着,不能动,不能说话。犯人轮班监视着我,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夜深人静看我要摔倒了,就叫我蹲着,即使是蹲着,我也摔了无数次了。额头、眼睛、脸都撞得肿肿的,青一块、紫一块。有个好心的女医生,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拉我坐在床上,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说她们不让我睡觉,不让我吃饭,这位医生就对包夹说要给我吃饭。但包夹们口头答应,但还是不给吃。下回这个医生来,我就告诉她,她们还是没给我吃饭。这回这位医生就详细问我一些情况,问我名字,来监狱的日期,现在的日期,我都一一回答了,这位医生说:“你没有疯啊,很正常啊”,又问我多少天没大便了,我说已经十一天了。这医生就训斥这些包夹犯人,说一定要给我饭吃,但她们还是不给。

到了第二天下午,一个自称是610的郑主任来了,拉着我的手在床上坐下,说:“苏桂英,你怎么这么傻啊?”我说:“一个生命,在关键的时候要有一个正念的主见,我不能做墙头草,哪边风大往哪边倒,做人不应该这样做啊,我修的是真善忍,我应该说真话啊,法轮功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啊,你们的录像都是自编自导自演的,不是真实的,我修炼了我知道,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了法轮功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来修炼的,是做好人的,是为善的,处处为别人着想,政府冤枉了法轮功。如果法轮功是你们说的那样,我不用你们这样,我自己都不会学的……”这个郑主任说以后她们再打你,你就报警,还说了一句“会让你感动的”的话。说的真好听,好像他们是不知情一样,好像迫害我不是他们指使的!当天晚上我才能够吃上一顿饭,洗个澡,好好睡了一觉。但也只是被“感动”了一晚而已。第二天早上就体检抽血,医生费尽力气也只能抽出一丁点,而且是粘稠的,倒不进血样瓶了,4月9日来医院时我称过体重才94斤,原来我是127斤的。

一个姓陆的狱警来接我回到了四监区的四一二组,回到之后,我只是能吃饭了,能睡一下觉了。但饭量很少,约是正常的三、四分之一,洗澡、洗衣服时间要在五分钟之内完成,限制各种生活用品。梁志玲动不动就对我破口大骂,处处刁难,逼我看污蔑大法录像,不看就罚站。

不够一个月,又转回四零一组。于是,迫害更加疯狂了。限饭,每天只能吃四分一的饭,不给水喝。七天之后,就天天拳打脚踢,天天按我在地上强灌我喝水龙头的自来水,弄得我全身湿透;或是用水桶罩住我的头来打我;还多次几个人(卢笃妍、梁志玲、李静、李春梅)把我的头按到装满水的水桶里去呛我,闷到我不挣扎了,才松开手。卢笃妍则每天都很有计划地用尽力气重重用拳打我某一个部位,经常一拳就把我打倒在地,前面打完就打后面;梁志玲和李春梅则经常趁我蹲下擦地时就用脚狠踩我的背;而且还是每天都用洗衣粉来“腌我”;用水泼湿全身,每天二十四小时衣服没干过,逼着我湿漉漉的上床睡觉,下半夜打开被子一角想让风吹吹干衣服,被李春梅发现,就和梁志玲两个人盖住被子,把我包起来,直到天亮起床的时候,衣服、席子、床板都湿漉漉的;经常的被李静打脸、被她用指甲掐肉、抓我头发,扯得满地都是头发;长时间罚站;还有无穷无尽的体力活,粗重活;还有,卢笃妍她们还拿我的存钱卡来刷买东西,随便乱花,我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能用我的卡。

最后,她们一个个都累了,无计可施的时候,廖姓恶警和一个姓许的恶警就开着电棍,电火花闪闪的挥舞着在我面前晃动,丧心病狂的咆哮着,而我则在心中默默背着法,用正念制止。最终她们没敢电到我。

以上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更多细节就不一一描述了,已充分见证着广东女子监狱、见证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暴行!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活得过来的!当然我知道,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是闯不过这个鬼门关的!

至2020年8月31日,冤狱期满,我获得了自由。当初我在监狱里面的时候,我就多次对她们说,我将来出去以后,一定要揭露曝光你这个黑窝,大法弟子言出必行,于是我就写了这篇文章!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8/苏桂英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惨无人道折磨-418711.html

2019-03-31: 按真善忍做好人 广东苏桂英遭冤狱侮辱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苏桂英女士遭冤判四年,被非法关押到女子监狱已经十个月,她坚持自己没犯法,不是犯人,被监狱侮辱迫害,限制各种日常生活,目前,苏桂英被迫害出现糖尿病,身体虚弱、很瘦。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左右,苏桂英女士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四监区三楼。近一年来,苏桂英坚持修炼真、善、忍,拒绝“转化”,不配合恶人的无理要求。苏桂英认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更不承认自己是罪犯,却遭到狱警用各种手段迫害,狱警不准她吃饭,又怕她绝食,一天半过后,又强迫她吃饭。

苏桂英喝水,要打“报告”,说自己是犯人××(自己的名字),不“报告”,就不给她开水喝,她就喝水龙头的冷水,犯人就拉着她,不给她喝水,强迫她一定要打“报告”。

苏桂英被迫害的二十天左右没有洗澡,因为洗澡也要打“报告”,一套衣服、一条内裤,也穿了二十天左右。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被恶警写满了法轮功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苏桂英上厕所,也被强迫打“报告”,不“报告”就不准她上厕所大小便。

五个犯人轮流监视她,一直到凌晨两点半,才可以睡觉,早上五点四十分起床。中午没有休息,罚站,站到她脚肿,她一坐在地上,犯人马上把她拉起来,在烈日下操练。

苏桂英的身体现已被迫害有糖尿病,身体很虚弱、很瘦。家属要求广东女子监狱要立即放人。

非法关押、判刑

苏桂英女士,现年大约六十岁。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上,苏桂英和法轮功学员余梅发送真相信息,而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赤坎区中华派出所联合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局构陷材料,诬陷她们,并将构陷材料递交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企图起诉她们,被检察院退卷。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第二次将构陷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星期三上午九点,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庭审苏桂英和余梅。最后在律师的反复交涉下,只准余梅的女儿一个人进去法庭旁听,其他都是法院安排的人。

法庭上,苏桂英和余梅抵制非法的庭审,其中苏桂英反复的就是一句话: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安排。律师也为两人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修炼和信仰无罪。法官及法庭人员基本是静静在听,没有干扰律师和两位学员的辩护,最后宣布择日宣判。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苏桂英和余梅被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后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1/按真善忍做好人-广东苏桂英遭冤狱侮辱-384574.html

2018-03-21: 广东省湛江市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判刑四年 已上诉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两人现已提出上诉,案卷已到湛江市中级法院。

苏桂英女士,现年大约五十九岁。余梅女士,现年五十一岁,家住湛江市寸金路防疫站隔壁的医疗机械修理站宿舍。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患有多种顽疾,常常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对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她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全身顽疾消失,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给家庭减轻了负担。更主要的是她在日常生活中时刻按照法轮大法教导的“真、善、忍”原则做事,处处与人为善,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

余梅女士,仅仅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三次都被迫害致使生命垂危,“610”头目黄祖华等想推卸责任,才放她回家。她丈夫担惊受怕,抑郁成疾,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含冤离世。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余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两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余梅、苏桂英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发送真相信息而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赤坎区中华派出所联合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次日(九月一日)凌晨一点左右,门铃响了,余梅的女儿以为是母亲回来了,打开木门(还有一扇铁门),黑夜中,见到一大群人在门口,恶狠狠的叫她开门,要搜查、抄家。她吓得就把木门关上,把门栓上。恶人们就把外面的铁门弄开,用力的用脚踹木门,她吓得大哭,最后恶人们没法踢开门,就说白天再来。

到上午十多钟的时候,湛江市赤坎区610头目黄祖华带了一个穿警服但摘下警号牌的男人及几个穿便服的男人和几个街道办的女人再次来到她家,这次他们带齐了工具撬锁、撬门,撬开后就要搜家,余梅的女儿哭着不肯,他们就骗她说看看而已,不拿。结果,却掠去三张师父的照片,几本书和一些卡片,还有一台电脑,拍了一些照片,然后就逼余梅的女儿签字,她不肯签,说签了以后就会被他们用来干坏事。最后这些恶人们就打电话找了她父母单位的领导,逼他来签字。签完了字,他们就带着东西走了。恶人们抄了余梅的家,是为了搜集迫害余梅的“证据”。

九月三十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对余梅家人寄出了非法逮捕的通知书,通知书上给余梅非法套上的罪名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这些政法系统的人员估计也听了不少的真相电话,不敢以“刑法300条”来套罪名了,却又不死心的给法轮功学员安了这样一个“罪名”,被非法关押的两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什么通讯设施了?

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已经超过一个月,家属聘请律师会见她们。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局构陷材料,诬陷她们,并将构陷材料递交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企图要非法起诉她们,被检察院退卷。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第二次将构陷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余梅家属为她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其维护合法权利,于早上九点左右,律师与家属来到湛江市检察院立案科阅卷。

亲人问:余梅的案件又退回了是吗?姓陈工作人员说:是。亲人问:为什么不退回给公安那叫他们放人,我的亲人是做好人的,又没犯法。工作人员说:这些不是我们管的。律师问:这个案件是谁负责的?工作人员说:是黄菊群负责。律师问:那提供她的电话给我们。

工作人员提供了黄菊群的办公座机,律师当场拨打电话给黄菊群了解情况,黄菊群告诉律师说在四楼公诉科。过后律师和家属就来到四楼公诉科,律师问:哪位是黄菊群?一个工作人员说黄菊群不在,去看守所办案了。亲人说:那刚刚拨打了电话说在,我们才上来的。得知黄菊群是有意避开我们的。之后律师与家属离开了湛江市检察院。

于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律师与余梅家属来到了湛江市第一看守所办理会见手续。许多已到的律师都在排队,看守所先开始只安排了一个会见窗口。律师问:为什么这样安排?工作人员说:从五月一日起广东省司法规定安排这样会见。直到整个上午排队,没有会见到。

下午一点三十分,律师与家属提前了一个小时到湛江市第一看守所排队办理会见;二点三十分左右律师进去看守所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余梅。

非法庭审与冤判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星期三上午九点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庭审余梅、苏桂英

在法庭外,当地的警察如临大敌,早早布置好大量的警察、便衣,叫来各个辖区里的街道办人员来监视辨认附近及准备进去旁听的人。谁想进法庭除了登记身份证还要领旁听证,而登记完身份证的又被告知旁听证发完了,实际上是故意不让人进去旁听,连家属都不能进去。

最后在律师的反复交涉下,只准余梅的女儿一个人进去法庭旁听,其他都是法院安排的人。

法庭上余梅、苏桂英两人正念正行,抵制非法的庭审,其中苏桂英反复的就是一句话: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安排。律师也为两人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修炼和信仰无罪,法官及法庭人员基本是静静在听,没有干扰律师和两位学员的辩护,最后宣布择日宣判。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余梅、苏桂英两人被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两人均已经向湛江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1/广东省湛江市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已上诉-363163.html

2017-12-31: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遭诬判后上诉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2016年8月31日向世人发送真相短信时被绑架至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于2017年12月12日被湛江市赤坎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两人均已经向湛江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31/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8855.html

2017-08-18: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庭审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上午九点在湛江市赤坎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在法庭外,当地的邪恶如临大敌,早早布置好大量的警察、便衣,叫来各个辖区里的街道办人员来监视辨认附近及准备进去旁听的人。谁想进法庭除了登记身份证还要领旁听证,而登记完身份证的又被告知旁听证发完了,实际上是故意不让人进去旁听,连家属都不能进去。

最后在律师的反复交涉下,只准余梅的女儿一个人进去法庭旁听,其他都是法院安排的人。法庭上余梅、苏桂英两人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庭审,其中苏桂英反复的就是一句话: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安排。律师也为两人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修炼和信仰无罪,法官及法庭人员基本是静静在听,没有干扰律师和两位学员的辩护,最后宣布择日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8/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2666.html

2017-08-14: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面临非法庭审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晚被非法抓捕到湛江市麻章第一看守所,关押接近一年的时间,她们现在被构陷到法院,将于2017年8月16日上午9点在湛江市赤坎区法院开庭。

湛江市赤坎区法院:
院长林保南13809758046
刑事庭庭长李汉13729199828、0759-3587316
湛江市赤坎区610主任黄祖华13790991153
赤坎区政法委书记吴阳轩1382826711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4/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2485.html#17813234636-4

2017-06-04: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起诉至法院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二人,于2016年8月31日,被绑架到湛江麻章看守所,至今已经有9个月,目前已被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非法移送到赤坎区法院,准备对二人非法起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4/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9092.html#1763232054-45

2017-05-02: 广东湛江市余梅、苏桂英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晚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中华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此前曾将诬告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被检察院退卷,现在又第二次将材料送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6569.html

2016-12-10: 广东湛江市两位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夜晚发真相短信被绑架,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现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局构陷材料,诬陷他们,并将构陷材料递交到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企图要非法起诉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9/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8697.html

2016-10-20: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非法批捕补充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晚上,发送真相信息而被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及赤坎区中华派出所联合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9月30日,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对余梅家人寄出了非法逮捕的通知书,通知书上给余梅非法套上的罪名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这些政法系统的人员估计也听了不少的真相电话,不敢以“刑法300条”来套罪名了,却又不死心的给法轮功学员安了这样一个“罪名”,被非法关押的两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什么设施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0/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6532.html#16101922924-1

2016-09-30: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被绑架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苏桂英于2016年8月31日晚被绑架,两人现在被关押在湛江市麻章区第一看守所。

参与绑架、抄家的单位有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公安分局,赤坎区寸金街道办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30/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06.html

2015-11-14: 湛江市阮爱桥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补充
2015年9月2日,广东省湛江市四名法轮功学员阮爱桥、碧连、苏桂英、黄建波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3/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067.html

2015-09-06: 广东省湛江市黄建波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5年9月2日,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法轮功学员黄建波因在家发微信,被恶人定位,遭到绑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他的妻子法轮功学员碧连(姓不详)。

同日,湛江市麻章区志满镇的苏桂英、阮爱桥两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当时她们正在苏桂英家学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278.html#1595235643-42

2015-09-05: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苏桂英、黄波、雷碧莲被绑架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苏桂英,女,现年大约56岁,于2015年9月2日下午五点左右被志满派出所协同610绑架。

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黄波,男,现年大约四十来岁,于2015年9月2日下午五点左右,被麻章区派出所绑架。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雷碧莲,女,现年大约四十来岁,于2015年9月2日下午五点左右,被麻章区派出所绑架。

黄波和雷碧莲为夫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5209.html

湛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759)

2021-01-04: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名单:

政法委副书记:黄华民13828253783,办公室:0759320363507598208110
政法委副书记:容原庆13729188832,办公室:07593310728
政法委书记:林晓艳13828233213;办公室:0759820800

2020-10-21: 现收集湛江市、赤坎区两级相关政法委人员名单及电话(部份):
湛江市国安委主任:吴国雄 188266863330759318012307593180661
湛江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梁锦荣 133025021330759313126607593217765
副书记:邓均创 1390250545007593317892
副书记:陈靖宇 13702730138办07593206166
副书记:林青 13922073988办07593327610
政治处主任:刘洪训 13302505877办07593336268
赤坎区政法委书记:林晓艳 13828233213;办公室:07598208008
副书记:容原庆 13729188832,办公室:07593310728
副书记:黄华民 13828253783,办公室:0759320363507598208110
副书记:张建福 13922099358, 办公室:07593201470
维稳专职委员:李付军 13828268253,办公室:07593201474
专职委员:李建木 13590095322,办公室:07593337576

2020-10-21: 广东省湛江市中级法院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开发区乐山西路13号
电话:2290529 /传真:2290500/邮编:524022
廖万春(党组书记/院长)办公室:2290338/手机18813668086)
黄涌(副院长)办公室:2290318/手机:13902503355
李成观(副院长)办公室:2290380/手机:1380282131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9)

2017-06-04:
附湛江市赤坎区公检法部分名单和电话: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 吴阳轩,手机:13828267118
湛江赤坎区法院地址:湛江市赤坎区海北路10号,邮编524034
赤坎区法院 院长 林保南 13809758046
副院长:唐上冬13509938666,办07593325588, 宅07593191188
纪检组长 邓启凤13828281391, 办07593218970, 宅07593322388,
副院长 张宇13702732898, 办07593217985, 宅07593369811,
副院长 叶林成 13922098323, 办07593214712
副院长 陈春丽13553531111, 办07593323088
执行局长 陈健平13902501517, 办07593214010, 宅07593196353
政工科长 林小松13531006178,办07593315439, 宅07593190755,
办公室主任 谭小峰13702723838, 办07593218501, 宅07593213838
党组成员 陈强 13902502103, 办07593218152, 宅07593320103
专职审委委员:叶亚涛 13553556110,宅07593328984
刑庭庭长(负责审此案的法官)李汉 13729199828,办07593587316
宅07593190275
刑庭副庭长 张颖军 13828237227,宅07593322810



2016-10-20: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 (新上任)吴阳轩,手机:13828267118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地址: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海北路16号(区法院七楼),邮编:524000。
湛江市赤坎区公安分局局长 (新上任)林小斌,办公室电话:07593201688,赤坎区公安分局地址: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中山一路17号,邮编:52400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12-10: 湛江市赤坎区检察院地址:湛江市赤坎区军民路39号,邮编524000
院长:彭文基 13828209874,办公室07593588901,宅 07593176309
副检察长:陈志荣13828239218,办公室07593588902,宅 07593152322,
副检察长:朱丽娜13802829935, 办公室07593588903
副书记:林中权13553561654
纪检组长:邓方尤13828262918, 办公室07593588906, 宅 07593613933
办公室主任:莫伟13922097782, 办公室07593588907, 宅 07593320296
政工科长:韩小梅13822583399, 办公室07593588910, 宅 07593135976
侦查监督科:07593588914,07593588915,
公诉科:07593588916, 07593588917.
侦查科: 07593588922, 07593588923, 07593588925
检察院办公电话:07593588908, 07593588909,传真:07593588900
检察院邮箱:ckqrmjcy@163.com

2016-09-30: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 骆华庆 手机:18922098333,办公室:07598208008,
副书记:欧毅 手机:13822522908,办公室:07593201472,宅:07593105522
副书记:黄祖华 (赤坎区610主任)手机:13790991153, 办公室:07593368422, 宅:07593205663
副书记:张建福 (赤坎区维稳办主任)手机:13922099358, 办公室:07593201470
副书记:黄华民 (赤坎区综治办主任)手机:13828253783, 办公室:07593203635, 宅:0759320568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