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新疆 >> 石河子市(直辖) >> 陈仕海, 男, 4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新疆石河子市
迫害情况: 控告元凶江泽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5-08-29
案例分类: 起诉案例  拘留/绑架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高燕 陈仕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27:
新疆石河子市法轮功学员陈忠、陈仕海被劫持入狱

近期新疆石河子法轮功学员陈忠、陈仕海向石河子市中级法院提起的无罪上诉被驳回,维持石河子市法院的冤判决,两人被送往石河子北野监狱(法轮功学员钟凯在此监狱被迫害致死)迫害。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6/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8180.html#16112605031-1
2015-09-26: 新疆石河子陈仕海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

被绑架的陈仕海被非法关押在石河子材料厂附近的监狱,陈仕海关押已快1个月,据说已经下了非法逮捕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6/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6442.html

2015-09-13: 新疆石河子大法弟子陈仕海、鞠在平、宫润忠因诉江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3/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5637.html

2015-08-27: 遭冤狱11年 新疆陈仕海控告元凶江泽民

新疆石河子市法轮功学员陈仕海,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中,他四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陷冤狱11年。
现年42岁的陈仕海先生,于2015年6月24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遭受严重迫害,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其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陈仕海叙述遭迫害事实:

第一次被绑架:非法拘留15天

迫害地点:石河子第二看守所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我们石河子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在石河子广场炼功,而被无辜抓进看守所,根本就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我于1999年10月进京上访,在北京火车站碰到法轮功学员高燕和赵光辅,他们说信访办已经不让信访,去了就抓人。于是我又和他们结伴返回新疆,但在火车上被乘警绑架,关进石河子第二看守所拘留了15天。

第二次被绑架:非法拘留30天

迫害地点:天安门派出所、密云县看守所、石河子驻京办、石河子第二看守所

2000年7月,我又和高燕进京上访,在无处信访的情况下,去天安门金水桥上炼功,被执勤民警非法抓住,并对高燕进行殴打,被旁边的群众围观,才停手。把我们押上一辆警车,当时上面已经关押了好几个法轮功学员,在押往天安门派出所的路上又对高燕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因为我们不报姓名,又被殴打,集中到后院,后院有已经关押了几百人,都在等着送走,这里面最大有60、70岁的老人也有才得法一个多月的17、8岁的女弟子。警察看守着我们,我们就大声集体背诵《洪吟》。后来我和一部分法轮功学员被押上大巴送往密云县看守所,我们被集中关在密云县看守所的院子里,排队坐在地上,按顺序逐个照相,我觉得我没有犯罪,为什么把我当在押人员一样照相?这时一个男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配合照相,被一群警察和留所服刑人员上去按住,掰着头强制照相,然后拳打脚踢。

所以轮到我时我也不配合他们,结果就有5、6个人冲上来把我打翻在地,按在地上用橡胶棍乱打当时就头破血流。送到楼上的办公室进行刑讯逼供,问我姓名,我不说,就对我进行殴打致使左耳当时失聪。他们一直打到晚上一点多,才把我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狱警指使在押人员,又对我进行体罚用凉水冲,使我几乎晕厥,第二天又进行殴打,10几个在押人员排着队扇耳光,让我报姓名,我不报,然后民警开始体罚在押人员,让他们背墙,无奈我才报上自己的姓名和住址。下午被石河子公安局人员许金东接回石河子驻京办,这时驻京办已经关押了好几个我们石河子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高燕、周艳群、鞠在平、李洋等。然后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等我们单位的人来接。我和高燕觉得应该在去天安门,就从他们的眼前,大大方方的走出来了。

这次在广场上见到许多从全国各地来的法轮功学员,于是我们还是盘腿打坐,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打横幅,这时我看见好几个便衣冲上来抢横幅,殴打法轮功学员,我也被往起拽着。我们都在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声音此起彼伏,警察和便衣都在争抢法轮功学员手中的横幅,法轮功学员就跑,这时另一边又有几个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打着小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我们没有任何暴力,我们是平和的,我们是信仰“真善忍”的,一心只想做个为他人好的人,难道做好人也有错吗?

被抓回天安门派出所后,被我们石河子公安许金东押回石河子驻京办,并把我和一个148团的男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把我们的铐子穿过车棚顶子的钢管,吊铐着,使脚尖刚好点到地,就这样铐了数个小时。并且没收我身上所有的钱(近千元),我们当地来接我的保安干事郝利民,说是给我买票,可是回单位后,又强行从我父亲的工资里扣了数千元的路费,以及他的飞机票。不几天我们被单位来的两人押回新疆,一路上戴着手铐,一个保安有权力给公民戴手铐吗?和我一起被押回新疆的法轮功学员有:周艳群、王辉、李扬、鞠在平。回来后,我们被分别关押在石河子第二看守所,拘留了30天。一进看守所关进号子,狱警就让我蹲下抱头面向墙壁,让在押人员搜我的身体,并把我脱的一丝不挂,把衣服上的扣子以及裤子的金属拉链连剪带扯。30天后我穿着剪烂的衣裤回家。

第三次被绑架:遭酷刑折磨

迫害地点:昌吉市看守所、昌吉州看守所、石河子第一看守所

2001年初,我在父母家中,晚上全家人在看电视,突然接到我们当地治安人员给我打的电话,问我在家吗?问我在市里房子租在哪里?我拒绝回答,挂了电话后我觉得不对 劲,穿衣准备往外走,听到院子敲门,我赶紧从后窗翻出去,进了邻居家的院子,跑了出来,然后看到我家被警察包围,我父亲说他们一群人冲进来,四处搜查,院子里,菜窖里到处找遍,没找到我,气急败坏。当夜我徒步走了10几公里回到石河子市,躲过了路上设的卡子。到晚上1、2点他们再次突然闯进我父母家想绑架我,然后在我父母家蹲坑几天几夜,给我家人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整天为我提心吊胆。此后我就无家可归,我父亲说他们那晚拿走了我的照片,并把我的照片散发到各个派出所,对我进行全市抓捕,无奈我流亡到了乌鲁木齐。

2001年5月,我在乌鲁木齐新市区租的房内被昌吉的警察非法抓捕,和我一起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有唐仁卫,等。当时我身上带的近三千元钱也被非法抢走。我们被押到昌吉市看守所,警察问我姓名我不报,然后让在押人员搜身我不配合,然后在押人员当警察的面对我进行殴打,扯下我的衣扣。关进号子,给在押人员说明天要知道我的名字,晚上,天一黑,隔壁的在押人员问我这边的,说节目开演了,然后几个人冲到我跟前把我按住,号长问我能吃几个烤包子,我知道准备打我了,我说我不吃,然后他们让我站在墙边,我想我没罪干嘛要配合他们,所以我不配合,号长让全号子的人把我按在墙上,其中有个最壮的回回,用干毛巾缠在手上握成拳头,对我胸部进行锤击,剧痛使我无法呼吸,他们看我快不行了,然后停下,等气喘上来了,又继续进行,几个回合下来我的精神肉体几乎崩溃,已经突破一个正常人所能承受的极限,乘他们不注意我一头朝墙上撞去,被号长一把抱住,见我真的不要命了,他们才住手。当夜号长破例让我睡在床上。这次我被打断一根肋骨一根胸骨。

第二天早上各个监室排队,分别到院子里领馒头,然后我听到有人喊撞墙了,原来法轮功学员唐仁卫,承受不住迫害,趁到院子领馒头的时候一头撞在院子的大墙上。被人用被子裹着扛出看守所。下午又被送回看守所继续关押。这里还关押了很多昌吉本地的法轮功学员。第二天我和唐仁卫又被押往昌吉州看守所,这里也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我们一进门,就听到其他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和我关在一起的是昌吉的法轮功学员耿正杰。

没几天我们又被石河子警察许宁东押回石河子,来押我们时,他们用了一个专用的帆布套子强行罩在我头上,并被反铐着,押回石河子公安局,连夜审问,所谓的审问就是刑讯逼供,他们两人把我按倒在地上脸朝下,两个人骑在我身上,用30多公分长的不锈钢尺子打我的大腿内侧和胳膊大臂的内侧,也就是人体最敏感的部位。

没多久,法轮功学员姜志强、王建红、王猛、相继被捕。同期被捕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晓龙、周艳群、高燕(从劳教所又抓回来)、王琴共计9人。分别关押在石河子第一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就是狱警让在押人员搜身,把衣服上的扣子,金属拉链等剪掉,皮带等收走。然后抱头面向墙壁,关进号子,进去后,在押人员还要审问一番,脱光所有衣物一丝不挂,二次搜身,洗凉水澡。然后强制剃光头,在这里每天只给两个半馒头,限量的,菜是水里丢几片菜叶的玻璃汤,根本无法保障在押人员的生存安全,大部分人每天饿的心发慌。并强行要求背诵在押人员行为规范,定期抽背,不会背的,就用电棍电。看守所每天还强迫在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挑拣干辣皮子,有的人饿的只有吃干辣皮子,完不成任务的还要克扣仅有的两个半馒头,狭小的号子里干辣皮子堆成山,有的在押人员直接被呛晕,环境非常恶劣,一天下来手都是肿的有的烂了流血,为了完成任务,有的人干到半夜,有时辣皮子供不上,就挑棉种,可棉种是硫酸烧过的成黑色,看守所的光线很差,相当费眼睛。

在看守所有钱的人好过些。全国大部分的看守所都吃不好,我在北京密云县看守所吃的就是玉米做的窝窝头,不是玉米面,是很粗的粒粒,用手捏的,没有发酵过的死面,手的形状赫然还在上面。这还是首都的看守所。昌吉市的看守所基本就没有菜,昌吉州看守所和石河子看守所一样,所谓限量,让人吃不饱。其实全国看守所都一个特点,那就是看守所里面对在押人员卖饭,想吃饱、吃好就的掏钱,而且价格他们说了算——贵的离谱。石河子所有看守所都是这样,有钱人就不用干活,因为可以用他们不吃的馒头雇人拣辣皮子,关系户也不用干活,号长也不用干。在吃不饱饭的情况下,还要劳动,没有活干时,就整天跑步做广播操,强制背看守所规范,用他们的话说吃饱了事情多。

冤狱七年:遭奴役、被批斗、逼“转化”

迫害地点:石河子农八师中级法院、北野监狱

2002年5月,石河子农八师中级法院对我非法判刑7年。一同被判刑的还有高燕、唐仁卫、王猛、罗晓龙、姜志强、王建红、王琴 、周艳群。

2002年6月,我和王建红、唐仁卫、王猛、姜志强、罗晓龙被劫持到石河子市141团北野监狱二分监区。

这里是农八师监狱系统集中关押法轮功弟子的监狱,一进去就是搜身,把我们所有的衣服全部烧掉,发给劳改服,并剃光头,在这里每隔15天就必须剃一次光头,或上面要来检查也要提前剃。然后把我们分开搞3人行包夹,就是两个在押人员和一个法轮功学员编成一组,吃喝睡干活3人都必须在一起,法轮功学员间不许说话,否则包夹在押人员马上汇报。监狱种棉花,当时就把我们赶去地里干活了。7月。我被转到北野一分监区,逼我转化,我拒绝。

这时北野监狱开始在外面接工程,把我和20几个在押人员送往乌鲁木齐阜康县土台子镇的博格达峰下,强制劳动。在这里建设临时监区,准备让在押人员生产修水渠用的六角形水泥板,条件恶劣,劳动强度大,非常艰苦。整天风不停的吹着,很多人都手脚开裂。民工干着干着都跑光了,北野二分监区就将全部在押人员调上来干。后来自治区五监也上来干,一直干到2006年上面发文件不许在押人员外出劳动为止,因为这里每年都有在押人员脱逃。

生产的六角形水泥板用来修筑水渠,又叫635工程,其中北野一分监区去沙漠段铺渠,唐仁卫,王猛去了一分监区。王建红、姜志强和我在二分监区,罗晓龙因伤留在监区(在警察一次抓捕中堵在了3楼,从楼上跳下摔坏腰椎,才逃脱),没多久,得了肝癌,保外就医时死在医院。

北野监狱在制板厂大量偷盗水泥、钢筋牟利,贿赂甲方监理,经常是在押人员今天刚把水泥卸到工地,明天又装车,把水泥倒卖出去,致使水泥板的质量急剧下降。几乎到了一碰就烂的地步。钢筋更是用铲车装车大量倒卖。这是北野监狱所有狱警集体偷盗。2006年,北野发生特大事故,因为工地条件恶劣,开水供应不上,在押人员将偷盗运输水泥板的司机的防冻液偷来当饮料喝了,致使20多名在押人员中毒。第二天有人起不来床才发现,开始救治,但毒已经进入血液,狱方只是简单治了一下,表面没有症状后就不再治疗。其中有几人后来死亡,狱方都说是其他原因死亡的。

2005年,我悟到我没罪,不该参加监狱的任何活动,于是开始拒绝干活。狱警指使在押人员强行把我抬到楼上参加监狱的活动,我就大声的背诵大法经文。早晨全体在押人员、狱警集体点名时,我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监区长徐建国,命令在押人员对我进行殴打,当场打坏我的牙齿,后来脱落两颗门牙四颗大牙。法轮功学员陈中、吴生民、王建红、王建疆,都大喊“不能打人、法轮大法好”。第二天,监区长徐建国让各个分监区对我们进行批斗,每人都得发言写揭批书,人人表态,几个犯人把我两只胳膊反架起,头按到腰以下,后面跟着狱警于新琦、曾伟等,挨个监室进行批斗。20多个监室轮了一遍,狱警于新琦说力度不够,接着又开始轮一遍。犯人发言,狱警老说力度还不够,犯人明白了,然后人人开始动手,我被打得满脸是血。

2007年5月份,北野监狱开始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我、王建红以及法轮功学员吴生民、陈忠、钟凯、王建疆6人集中关在一间教室里,整天10几个小时轮番播放污蔑大法的视频,我们不看,狱警刘飞等强迫我们看,一闭眼睛就往我们头顶上扇一巴掌。当时负责的警察有:副教导员刘全新、干事刘飞、副政委王永康,狱政科长张琪,后来让犯人监控我们,刘全新对犯人说:打,打坏了我负责。

后来,他们看我们不“转化”,开始体罚,白天在操场上跑步,在太阳底下暴晒,太阳转到哪里,就让我们跟着面朝太阳,晚上让我们站在菜地里,因为那是蚊子最多的地方,一直站到在押人员收监休息。同时克扣我们的口粮,一顿只给半个馒头,一点菜汤,一直持续折磨。我想在这样折磨下去,早晚都是死,于是开始绝食,不在配合他们,6天以后就开始灌食,狱警指使几个在押人员把我强行抬到卫生室强行灌食,我绝食10天,人只剩一副骨头了,肌肉萎缩,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其中还被抢救了一次,因为心跳太快。这时狱警谁也不愿意管了,怕担责任,才解散洗脑班。

2008年我出狱后,仍然被剥夺自由,半年不给我落实户口,不许我离开石河子出去工作,只能在父母家呆着。

第四次被绑架:又遭非法判刑

迫害地点:石河子城区看守所、石河子法院、北野监狱

2009年5月19日,我和法轮功学员高燕、矫亚丹在网吧被警察绑架到辛福路派出所,后我被关进石河子城区看守所。高燕、矫娅丹被关进石河子第一看守所。国保大队的警察提审我,我不配合他们,不说话。提审的警察气急败坏骂我,威胁我说,陈仕海你是属核桃的要敲着吃。我回号子后,决定不配合警察,开始绝食,几天后,开始给我灌食,看守所找来农八师医院医生给我灌食,鼻管插不进去,插的我的脸上都是血。最后换了个鼻孔才插进去。提审我时,又是许宁东。亲自审讯我,把我绑在一个大铁凳上,我就是不说话。又给我打肩铐,然后坐在地上,两腿并起,就这个姿势折磨了5、6个小时,零口供,他们把我又押回看守所。

2009年11月26日,我被石河子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昌吉下巴湖监狱迫害。因为此前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所以下巴湖监狱所有法轮功弟子全部转到自治区五监。然后把我送往五监,五监不要,又把我送到石河子第一看守所,准备送到北野监狱,但北野监狱一听是我,坚决不要。看守所没办法,找到农八师监狱管理局,管理局领导亲自发话,才把我送到北野监狱。

出狱后,我仍时时被监控,社区人多次要求我每月报告情况。现在我的电话随时被定位监听,人权被严重侵犯。

造成这一切的正是罪魁祸首江泽民,是所有共同犯罪的首犯。是他指挥、镇压、迫害了法轮功弟子,造谣、污蔑、诽谤我们师父。使许多无知的人对大法犯罪。江泽民造的罪恶罄竹难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7/遭冤狱11年-新疆陈仕海控告元凶江泽民-314658.html

石河子市(直辖)联系资料(区号: 993)

2018-07-30: 新疆建设兵团政法委610主任李刚
新疆石河子大学保卫科科长戴某13579748288

2018-03-04:
第一看守所:
石河子第一看守所号码:0993-2012165、0993-2038881
所长办公室:0993-2017966

石河子市的区号:0993
政法委书记: 王新民 2012405(办公室) 13909935128(手机)
政法委副书记:张维淮 2095323(办公室) 13709933878(手机)
政法委副书记:温建邦 2099399(办公室) 2031788(宅电) 13999736166(手机)
政法委副书记:李 鹏 2033255(办公室) 2819988(宅电) 13909932108(手机)
综治办副主任:韩全国 2012136(办公室) 2810167(宅电) 13677556318(手机)
“六一零”副主任:李捍东 2066722(办公室) 13519939626(手机)
政治处主任:杨迁盛 2030962(办公室) 2816270(宅电) 13565731865(手机)

城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电话号码
单位 姓名 电话号码(办公室) 住宅 内勤 手机
国保支队
高煜(yu)队长2917131、2095092 2011885 2012913 13579758178
郭 华 2917132
何广新 2917133
杨宏思 2917134
龚兴昌 2917135

市公安分局国保支队电话号码
单位 姓名 电话号码(办公室)
国保支队
何建新 2913131
杨志杰 2913132
张胜利 2913133
李道忠 2913134
许宁东 2913135
曹存东 2913135
梁卫国 2913136
李建军 2913136
矫勇斌 2913137
热合曼 2913137
张志刚 2913138
孙 星 2913138
邴焕荣 2913139 2027075传真
刘 洁 2913140
刘 英 291314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