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3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船营区 >> 祖春荣, 女, 5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吉林市青岛街附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5-08-2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鑫
夫妻/父母: 李再吉(李再亟) 祖春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3-09:控告江泽民 吉林市母子遭恐吓勒索

二零一八年元旦刚过,吉林市五十九岁的妇女祖春荣的儿子接到吉林市检察院的人打来的电话,说让家属再送一万元钱过去,否则就把祖春荣抓起来送看守所继续关押。

祖春荣的儿媳看到本不富裕的家又突然借债四万,而且还让交一万元钱,承受不了经济上的压力,加之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段不断升级(判刑加罚款),怕自己受牵连,和祖春荣的儿子离了婚。一个刚刚建立起来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目前祖春荣母子俩在惶恐中度日,不知啥时电话铃响,又让到法院交钱。

祖春荣女士家住吉林市青岛街附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九点左右被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勒索三万元钱后,于十一月中旬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绑架关押的“理由”是:祖春荣通过EMS邮政特快专递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李再亟(当年四十五岁)。

遭绑架,勒索罚款三万元后还继续勒索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九点左右,祖春荣被她家所在地船营区公安局河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社区片警名字叫李长治),绑架的原因是祖春荣女士,通过EMS全球邮政特快专递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北京最高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状,控告元凶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李再亟。并在同一天也向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吉林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诉状均已经妥投签收。

河南街派出所警察先将祖春荣非法拘留十天,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转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逼迫写“五书”放弃修炼法轮功,祖春荣不识字(但能非常流畅的读法轮功书籍),不法人员就让她在已经写好了的诽谤法轮大法,辱骂大法师父的纸上签字,祖春荣说不会写字,他们就让她按手印。

最后警察勒索家属三万元钱后,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把祖春荣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元旦刚过,祖春荣的儿子接到吉林市船营区法院法院的人打来的电话,说让家属再送一万元钱过去,否则就把祖春荣抓起来送看守所继续关押。

祖春荣和儿子一起去了船营区法院法院,法院人员将祖春荣关在一个小屋子里,问炼不炼?炼就关看守所,不炼就交一万元钱回家。祖春荣的儿子出去借了一万元钱交了,法院没给家属任何手续,也没有收款凭据和收款人姓名,家属都不知钱交给谁了。祖春荣的儿子替母亲祖春荣写了“不炼功保证”后,才放祖春荣回来。

第二天又接到法院的电话,说:那一万元钱是取保候审的保证金,等到宣判完了再交一万元罚金。

丈夫李再亟被迫害致死母子艰难度日

李再亟一九五六年出生,在吉林市传染病医院(五医院)做水暖维修工作。李再亟本性善良、憨厚,工作认真、勤奋,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一九八七年在工作中意外受伤,造成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始终没有彻底康复,靠拄双拐走路,不能上班在家休养。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不长时间,完全康复能正常走路了。从此一家人生活的快乐、幸福。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迫害法轮功。祖春荣的丈夫李再亟于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一年,遭强制洗脑,强迫劳动,刑事犯人毒打等,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当年四十五岁),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尸检后器官全部被摘走,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李再亟被迫害致死,只是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这晴天霹雳,李再亟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哭声痛彻肺腑,那身影苍老憔悴;儿子没有了父亲,家中的顶梁柱,那悲伤、孤独、凄凉、无助。

从此母子相依为命,祖春荣带着未成年的儿子艰难的走过了十八个春秋。这些年里,祖春荣靠打工(做清洁工、当保姆、饭店洗碗、弹棉花等)挣钱来维持生活、供儿子读书,真的是含辛茹苦呀!同时在法轮功学员们这些年来的资助下,她们母子才走到今天。目前母子住的还是十五前那个四十几平米的房子,只是儿子结婚时重新装潢了一下。

祖春荣没钱交养老金(中共的政策是自己先交几万元社保钱,然后每月给开几百元钱,年年给涨点钱,实际就是把自己的钱先存进去,然后再一点一点开回来,等将自己的钱开完了才能开养老金,要是寿命不长就是奉献给邪党了),她的朋友为了她以后年纪大了能有点经济来源保证,开养老金,帮她交了保金,祖春荣将开养老金的银行卡放在朋友那里,每月开支扣还借的钱款,等还完借款后再拿回来,多亏朋友好心帮忙,目前祖春荣才刚刚有了一点经济来源。

母亲被迫害?儿子遭恐吓不断被勒索钱财

祖春荣在这次被迫害中,被中共公、检、法部门以各种名目勒索走四万元钱,这对祖春荣这个家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字,而且船营区法院又告知在开庭(非法庭审)时还要向船营区法院再交所谓的罚金一万元,共计五万元。这个钱数是不是终了还是个未知数。

祖春荣自被绑架到现在仅三个月时间就被勒索四万元钱,中共人员恐吓她儿子说不交钱就关押他母亲。祖春荣的儿子为了不让母亲被关押遭受痛苦,就借钱满足邪恶的要求。

祖春荣的冤案负责人是李忠诚,此人双手粘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从2010年后凡是属于吉林市船营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被判刑都是他一手办案,明慧网有近一百篇文章曝光李忠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行径。

关于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报道《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江泽民》、《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被迫害致死前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9/控告江泽民-吉林市母子遭恐吓勒索-362626.html

2018-01-18: 丈夫被害死 祖春荣控告江泽民遭报复被勒索数万元

二零一八年元旦刚过,吉林市五十九岁的妇女祖春荣的家人接到吉林市检察院的人打来的电话,说让家属再送一万元钱过去,否则就把祖春荣抓起来送看守所继续关押。

祖春荣女士家住吉林市青岛街附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九点左右被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勒索三万元钱后,于十一月中旬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绑架关押的“理由”是:祖春荣通过EMS邮政特快专递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李再亟(当年四十五岁)。

李再亟一九五六年出生,在吉林市传染病医院(五医院)做水暖维修工作。李再亟本性善良、憨厚,工作认真、勤奋,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一九八七年在工作中意外受伤,造成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始终没有彻底康复,靠拄双拐走路,不能上班在家休养。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不长时间,完全康复能正常走路了。从此一家人生活的快乐、幸福。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迫害法轮功。祖春荣的丈夫李再亟于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一年,遭强制洗脑,强迫劳动,刑事犯人毒打等,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当年四十五岁),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尸检后器官全部被摘走,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祖春荣带着未成年的儿子艰难的走过了十八年。

派出所、社区人员骚扰不断

二零一五年五月,当局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法轮功学员实名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罪恶,祖春荣与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实名通过EMS邮政特快专递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李再亟。并在同一天也向吉林省检察院、吉林市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诉状均已经妥投签收。

祖春荣女士在控告书中说:“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给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带来的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当听到丈夫离世的消息时,真是晴天霹雳,我的公公、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痛彻肺腑的哭声;我失去了丈夫,家中的顶梁柱,儿子没有了父亲,那悲伤、孤独、凄凉、无助……”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残渣余孽们非常恐慌,先开始阻截,后就把控告书发回当地“610”公安国保,打击报复法轮功学员。从二零一六年开始,祖春荣就不断地被派出所警察、街道的不法人员打电话或 到家中骚扰,问是不是控告江泽民了?控告书是谁给写的(祖春荣不识字,但能非常流畅的读法轮功书籍)?祖春荣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我告江泽民了,他把我丈夫迫害死了,我和我儿子相依为命过了这么多年,我吃了多少苦。我不但告他,我还要经济补偿呢!”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社区骚扰祖春荣祖春荣说:“把我丈夫迫害死了,我还不告他?”

家中保管多年的迫害证据被盗

二零一七年十月初的一天晚上,社区主任(女)打电话给祖春荣,说找她有事,祖春荣当时在外面和朋友在一起,祖春荣说马上就到家了,让她去家里。社区主任说你家七楼太高,咱们在你家楼下对面见面。见面后,社区主任询问了家里的情况,嘱咐她说:要开十九大了,不要到外面发东西、粘不干胶等,就自己在家里炼。祖春荣说:现在有的地方都给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补偿了,我也得要补偿。社区主任说:“那你自己不行,你说不上去,你得请律师”。

几天后,当祖春荣找出保管多年的丈夫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验尸报告”(是警察去她家要求马上火化李再亟尸体时掉在她家的,虽然里面报告的内容是造假的,但可以证明人被害死)的盒子,发现里面的“验尸报告”不见了。其它的两个文件(吉林市劳教所承担火化费用;和考虑家庭困难一次性补偿三千元钱的两个收据)还在。

祖春荣回忆起她的衣服有好几件找不到了,她还纳闷呢,家里也没有人来,儿子这些年根本不过问她的事,房门也没有破损,百思不得其解。这回发现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证据丢失,明白了是有人进入她家,把他们的犯罪证据偷走了,顺手拿了几件衣服,制造家里进小偷了的假现场。因为在控告江泽民的诉讼中提到这个罪证,里面有参与迫害犯罪的人员名字。

遭绑架,勒索罚款三万元后还继续勒索

在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九点左右,祖春荣被她家所在地船营区公安局河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社区片警名字叫李长治),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逼迫写“五书”放弃修炼法轮功,祖春荣不识字(但能非常流畅的读法轮功书籍),不法人员就让她在已经写好了的诽谤法轮大法,辱骂大法师父的纸上签字,祖春荣说不会写字,他们就让她按手印。

最后警察勒索家属三万元钱后,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中旬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把祖春荣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元旦刚过,祖春荣的儿子接到吉林市检察院的人打来的电话,说让家属再送一万元钱过去,否则就把祖春荣抓起来送看守所继续关押。

关于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报道《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江泽民》、《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被迫害致死前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8/丈夫被害死-祖春荣控告江泽民遭报复被勒索数万元-359743.html

2017-11-30: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祖春荣已在11月18日前就从看守所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30/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7309.html

2017-11-22: 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被绑架

家住吉林省吉林市青岛街附近的法轮功学员祖春荣(五十八岁),在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九点左右,被她家所在地船营区公安局河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社区片警名字叫李长治),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快一个月了。

绑架的所谓理由是:祖春荣通过EMS邮政特快专递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李再亟(当年四十五岁)。并在同一天也向吉林省检察院、吉林市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诉状均已经妥投签收。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冤死狱中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2000年7月8日冤死狱中

李再亟,一九五六年出生,在吉林市传染病医院(五医院)做水暖维修工作。李再亟本性善良、憨厚,工作认真、勤奋,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一九八七年在工作中意外受伤,造成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始终没有彻底康复,靠拄双拐走路,不能上班在家休养。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不长时间,完全康复能正常走路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滥用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疯狂迫害,李再亟于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一年,遭强制洗脑,强迫劳动,刑事犯人毒打等,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迫害致死,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尸检后器官全部被摘走,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二零一五年五月政府实施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政策后,中国大陆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和家属们将控告江泽民诉讼状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祖春荣女士在控告书中说:“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给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带来的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当听到丈夫离世的消息时,真是晴天霹雳,我的公公、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痛彻肺腑的哭声;我失去了丈夫,家中的顶梁柱,儿子没有了父亲,那悲伤、孤独、凄凉、无助……”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残渣余孽们非常恐慌,先开始阻截,后就把控告书发回当地公安国保,打击报复法轮功学员。从二零一六年开始,祖春荣就不断的被派出所警察、街道的不法人员打电话或到家中骚扰,问是不是控告江泽民了?控告书是谁给写的(祖春荣不识字,但能非常流畅的读法轮功书籍)?祖春荣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我告江泽民了,他把我丈夫迫害死了,我和我儿子相依为命过了这么多年,我吃了多少苦。我不但告他,我还要经济补偿呢!”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社区骚扰祖春荣祖春荣说:“把我丈夫迫害死了,我还不告他?”

二零一七年十月初的一天晚上,社区主任(女)打电话给祖春荣,说找她有事,祖春荣当时在外面和朋友在一起,祖春荣说马上就到家了,让她去家里。社区主任说你家七楼太高,咱们在你家楼下对面见面。见面后,社区主任询问了家里的情况,嘱咐她说:要开十九大了,不要到外面发东西、粘不干胶等,就自己在家里炼。祖春荣说:现在有的地方都给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补偿了,我也得要补偿。社区主任说:“那你自己不行,你说不上去,你得请律师”。

几天后,当祖春荣拿出保管多年的丈夫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验尸报告”(是警察去她家要求马上火化李再亟尸体时掉在她家的,虽然里面报告的内容是造假的,但可以证明人被害死)的盒子,发现里面的“验尸报告”不见了。其它的两个文件(吉林市劳教所承担火花费用;和考虑家庭困难一次性补偿三千元钱的两个收据)还在。

祖春荣回忆起她的衣服有好几件找不到了,她还纳闷呢,家里也没有人来,儿子这些年根本不过问她的事,房门也没有破损,百思不得其解。这回发现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证据丢失,明白了是有人进入她家,把他们的犯罪证据偷走了,顺手拿了几件衣服,制造家里进小偷了的假现场。因为在控告江泽民的诉讼中提到这个罪证,里面有参与迫害犯罪的人员名字。

关于李再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报道《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江泽民》、《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被迫害致死前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2/丈夫被迫害致死-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被绑架-356982.html

2017-10-26: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祖春荣被非法抓捕

家住吉林省吉林市青岛街的法轮功学员祖春荣(十八年前吉林谁抓的不清楚,她家所在地派出所是船营区公安局河南街派出所,社区片警名字叫李长治。现在何处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6/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39.html

2017-06-16: 吉林市船营区北极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贾秀茹和祖春荣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北极派出所到贾秀茹家骚扰并照像;社区骚扰被迫害致死李再亟的妻子祖春荣祖春荣说:“把我丈夫迫害死了,我还不告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6/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9706.html
2015-08-24: 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江泽民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当年四十五岁),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一年,遭强制洗脑,强迫劳动,刑事犯人毒打等,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迫害致死,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尸检后器官全部被摘走,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近期,李再亟妻子祖春荣女士(五十六岁),通过EMS全球邮政特快专递向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状,控告元凶江泽民害死了她的丈夫。并在同一天也向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吉林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诉状均已经妥投签收。

李再亟是吉林市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祖春荣女士说: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灭绝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给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带来的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当听到丈夫离世的消息时,真是晴天霹雳,我的公公、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痛彻肺腑的哭声;我失去了丈夫,家中的顶梁柱,儿子没有了父亲,那悲伤、孤独、凄凉、无助……

下面是祖春荣女士控告状中陈述丈夫当年遭迫害的事实:

丈夫李再亟,一九五六年出生,于一九七八年参加工作,一直在吉林市传染病医院(五医院)做水暖维修工作。李再亟本性善良、憨厚、待人随和;工作认真、钻研,勤奋,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一九八七年在工作中意外受伤,造成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在医院治疗很长时间,但始终没有彻底康复,靠拄双拐走路,不能上班在家休养。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不长时间,完全康复能正常走路了。他从内心感恩法轮大法和师父。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亲属和朋友看见在他身上出现的奇迹都相继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在害怕和嫉妒中,滥用其作为该国最高领导人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疯狂镇压,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谎言铺天盖地,李再亟心里非常难过,为了告诉人们真相,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他毅然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

他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劳教一年,这期间家属没收到任何法律手续。

据当时和李再亟在同一监舍的法轮功学员证实:李再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被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后,因坚持修炼遭刑事犯人毒打、强制洗脑,强迫劳动等。在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再亟因为在劳教所长期遭受迫害,拉痢疾严重脱水。劳教所没有给他及时医治,导致病情加重。劳教所五十多岁的狱医李志刚是个根本不懂得医术的兽医, 过去他只是给动物看过病,并没有学过人体医学。面对李再亟的严重病情,他指使几名劳教犯人把李再亟强行拖到水房,给其强行野蛮灌大量的浓盐水。当时李再亟拼命挣扎,整个大队的人几乎当时都听到水房里的“噗嗵”声。没过一会声音就停止了,接着大家看见大队警察纷纷跑进水房,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说是到医院抢救,其实李再亟已当场被迫害致死。

遗体惨不忍睹,尸检后器官全部被摘走

七月八日上午,我婆婆家接到通知说:李再亟有病在医院呢,婆婆和儿子没找我(因我在外当保姆)就到吉林市第三人民医院,看到我丈夫被停放在医院的走廊里,身上蒙着白纸,有警察看守不让到近前。下午被送到吉林市死亡鉴定中心。

晚上六点多,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警察到我家来了,其中一名是吉林市城西人民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的高清海,另两名是劳教所的警察。其中一名姓赵的警察和我说:李再亟是拉肚子死的,在死亡之前有炼法轮功的人给送的法轮大法《经文》,当班的警察问李再亟是谁送的《经文》,李再亟始终坚持不说。我当时说:“李再亟没有病,在这之前我到劳教所看到他时还没病,怎么突然就死了呢?这分明是你们打死的”,警察不承认。

我当时提出马上去看遗体,他们不同意,让第二天去,我坚持要去,后经他们研究,当天晚上七点多和警察一起去了吉林市死亡鉴定中心。我到遗体前只看了一眼,警察就粗暴的将我拽走,当时李再亟尸体已被整容,上身没穿衣服,我看到丈夫的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来了,是后塞进去的,眼角还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

我问这是怎么回事?警察说是苍蝇砟子(意思是苍蝇下的蛆),后来警察强迫家属签字做尸检,并说不做尸检不给火化。(因为李再亟在劳教所就被迫害死了,到医院未有抢救过程,医院不给开死亡证明)。我们家属不同意。后被他们欺骗同意做尸检。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李再亟尸体在吉林市江南死亡鉴定中心尸检后,在未征求我们家属同意,私自将体内器官全部摘走。赵姓警察买了很多卫生纸(是长卷那种卫生纸,有八卷),我问:买纸干什么?赵姓警察说往肚子里塞。往出抬时,李再亟身上还往下滴着鲜血。我们向警察要李再亟的器官,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第二天,警察到我家中要求家属火化尸体,家属问啥他们都不说。走时将李再亟尸检“吉林市人民检察院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共四页,掉在我家地上,我拾起保管起来。因为我不识字,当时没看里面有什么不对。后来看,其最后的落款日期是: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三日,与尸检当天日期延后一个月零十一天。

火葬场戒严,朋友送行被拘留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号上午七点钟,李再亟被火化(当天的第一炉)。那天,吉林市得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前去送行,公安局和劳教所的警察在李再亟家门前蹲坑,去人就抓,然后送到吉林市拘留所,等李再亟火化完之后才放出来,当天被抓的有近百人。

当天上午整个火化场戒严,就火化李再亟一人,火化场内没有其他死亡人家属。警察还开来两辆敞篷汽车,车上站有二、三十人,都穿着便衣。

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给买的、给穿的,根本不让家属靠前,就匆匆给火化了。一切费用都是劳教所强迫家人签字,以照顾家庭困难为由,火化的一切费用都由劳教所出钱。将此事草草了事,逃脱罪责,掩盖事实真相。

十五年母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我丈夫被迫害致死,只是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真是晴天霹雳,我的公公、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痛彻肺腑的哭声,那苍老憔悴的身影;儿子没有了父亲,我失去了丈夫,家中的顶梁柱,那悲伤、孤独、凄凉、无助,使我怎么也不能想象这一切是真的。

我从小有病,没上过学,只会写姓名等简单的字,又不懂法律,李再亟火化后,被他们哄骗,相信说给我儿子安排工作,那年我儿子十六岁,在上初中。在那种悲伤又无助的情况下懦弱的签了字,我不应该签这个字呀!直到九月二十九日,劳教所才以我没有工作,生活困难一次性补助给我三千元钱。

劳教所说给我儿子安排工作最后也没兑现。而李再亟的单位:吉林市传染病医院只给了正常死亡职工的待遇,在劳教期间的工资一分没给(按当时政策规定:法轮功学员劳教期间给开工资),当时的院长姓邓(女)。家属曾多次找过,单位有关人员推脱,无人理睬。

李再亟被迫害离世后,吉林市青岛街派出所片警邓X峰还常来我家骚扰、恐吓。有一次我没在家,他对我儿子说:“你妈再炼就抓。”

李再亟离开我们母子已十五年了,这些年里,我靠打工(做清洁工、当保姆、饭店洗碗、弹棉花等)挣钱来维持生活、供儿子读书,真的是含辛茹苦呀!也感谢法轮功学员们这些年来的资助,我们母子才走到今天。现在儿子已有工作,并已结婚成家了(我们母子住的还是十五前那个四十几平米的房子)。值得欣慰的是,江泽民即将被绳之以法,李再亟在天之灵笑看长达十六年的迫害即将结束。

我之所以起诉江泽民,不是为我自己,因为我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的普通一例;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元凶,起诉江泽民,是彰显人间正义,是呼唤良知;起诉江泽民,也是在给那些仍在听信谎言和为江泽民集团卖命的人一次明善恶、救灵魂的机会。

愿所有善良的人们用你们的良知、正直和正义感支持人们信仰自由和炼功自由的基本权利!愿所有善念尚存的人们分清正邪、明辨善恶,给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4/丈夫被迫害致死-吉林市祖春荣控告元凶江泽民-314601.html

吉林 船营区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09-10: 迫害单位和个人:
长春路派出所电话 43264882372
长春路派出所警察:张瀚午
长春路派出所警察 李斌 电话 15843296816
长春路派出所办案人 王权 电话 13644470021

船营区检察院办案人 姜乃嫒 电话 17604420789地址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167号
邮编 132012
所长 杨少秋
副所长 孙东峰
副所长 刘国
办案人 王权 电话 13644470021

吉林市船营区政法委副书记、610负责人 王宏家 13944677270
吉林市船营区610头目张青山 15948676100
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
船营分局局长 13009153377 64826901
副局长 朱化轩 64826903 64826904

大队长 高新 43264826911 13944278900

舶营区公安分局,赵芯女士冤案负责人:李春宏,男
刘建华 1384461482
国保教导员 刘建华 13844614822 43264835886
政委 4326482690
肖勇 43264826905
政治处主任 43264826906
纪检书记 43264826907
吉林市船营分局法制科
科长 张春亭 13904405351
王淑莲 051683562759
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 地址:吉林市船营区解放中路227号 邮编:132041
43264827666
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检察长副书记:原满 13304405199 43264827177
副检察长 孙东建 13704314566
王雪 43215043215021

船营区检察院办案人 姜乃嫒 电话 1760442078
监所处处长 项某 15044270666
吉林市看守所 43264819129 43264819047 43264819020 43264819014
所长朱宝林 43264819031 43264819032 13804417779
副所长丛茂华办 43264819029 1390442299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