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广州市 >> 刘欣, 女, 51

刘欣
广州善良夫妇徐智银、刘欣被绑架构陷、遭非法庭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5-08-1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徐智银(徐志银) 刘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09: 广东省广州市刘欣结束一年冤刑于4月7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9/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4913.html

2019-04-09: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法院二审非法维持荔湾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徐智银、刘欣的原判,分别是四年和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9/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4913.html

2018-12-30: 广州善良夫妇徐智银、刘欣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广州法轮功学员徐智银、刘欣夫妇被绑架构陷,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他们被非法庭审,十二月二十七日,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对夫妇二人非法宣判:徐智银被非法判刑四年、刘欣被非法判刑一年。

九月十四日徐智银、刘欣被非法庭审时,四位律师出庭为他俩依法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释放。公诉人的所谓“证据”自相矛盾、漏洞百出,所有“证据”都站不住脚。详见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报道:《广州善良夫妇徐智银、刘欣被绑架构陷、遭非法庭审》。

这次两位律师出庭接判决书。徐智银、刘欣与上次开庭时一样,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步入法庭。

刘欣从被非法抓捕开始血压一直飙高不下,因此两次上庭都有医生跟随。

刘欣情绪激动,慷慨陈词,一一列举江泽民所犯罪行,从迫害事实讲到信仰自由,期间喘不过气,停在公诉人台前(公诉人张惠未到场)歇息了一阵,又开始讲。随后走向座位大声说:“我为你们感到悲哀,大法弟子是因你们而遭到迫害,我为你们不明真相而惋惜(大意)!”法官蔡正尧一直未打断刘欣,并让她喝水,随身女警和法警全程劝说,让她平静,态度温和。

刘欣越说越激动,后来高歌一曲“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声泪俱下,法官想阻止,未果,于是开始宣判,在法官读前几段“公诉人意见”时,刘欣一直高歌,随后不断大喊“法轮大法好!”徐智银备受鼓舞,与刘欣一同大喊“法轮大法好!”二人喊了一阵后停下来,听法官继续宣判。

公诉人指控二人所谓制作和传播法轮功资料,法院认为指证“制作”的证据不充足,不成立;指证“传播”的证据来自监控摄像头,“认定”摄像头拍到的人是徐智银,同时拍到二人一起,跟所谓证人的指证吻合,认为二人合作,徐智银为主,最后非法判徐智银四年、刘欣一年,并分别对他俩所谓罚款九千元和五千元,没收所抄书籍等物品。

听到结果,徐智银说冤枉,法官问他是否上诉,他说要上诉;法官又问刘欣刘欣也说要,她说多判一天都是冤枉。刘欣大喊着“法轮大法好”离开法庭。

开庭宣判时间很短。庭上的一位男士总结道:法官和全场人都感受到无奈与震撼。

因为刘欣血压飙高不下,不久前其独生女儿在律师的帮助下,向荔湾区检察院提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其中说:“警察突然闯入抄家导致刘欣受到惊吓、呕吐,此后出现高血压,高压一直在200以上,低压是120到140。不久前用电子血压计测量时,血压计爆表;用手动(水银柱)血压计测量时,高压220,低压140。刘欣体重也降了很多。刘欣在看守所七个多月以来,血压持续处于高危状态,被鉴定为高危三级,频繁出现疲劳、心悸、情绪波动大、头晕等状况,随时都有血管爆裂和脑出血的危险,再关押下去,可能会出人命。”

律师去检察院、法院交涉后,被检察院案管中心告知不予立案,理由是她拒绝药物治疗。律师会见刘欣后得知,刘欣曾吃过三天药,非但降不下来,鼻子上还长个大脓包,就不再吃了。听说通常吃药后高压可以降下来,但低压很难降,低压高最危险。

其女儿曾给白云区看守所所长写信求助,信中写道:
……
遗憾的是,这个可怜的女孩的恳求未被采纳。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造成了太多的家庭悲剧,愿相关公检法人员能够善念萌生、良知苏醒,枪口抬高一寸,释放好人,给自己积德留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30/广州善良夫妇徐智银、刘欣被非法判刑(图)-379544.html

2018-12-22: 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欣、徐智银面临非法宣判
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法院欲于2018年12月27日下午3点45分在第二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刘欣、徐智银进行非法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2/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大陆综合消息-378764.html

2018-09-08: 广东省广州市徐智银、刘欣夫妇面临非法庭审
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法院欲于9月14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徐智银、刘欣夫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8/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3523.html

2018-07-18: 广东省广州市刘欣、徐智银夫妇被构陷到法院
2018年4月8日被绑架的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欣、徐智银夫妇7月初被构陷到白云区检察院,7月9日又被转到荔湾区检察院,荔湾区检察院是广州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检察院之一(另一个是海珠区)。仅仅过了一周多,到7月17日就又被转到荔湾区法院所谓起诉。

以往迫害广州法轮功学员的荔湾区检察官和法官都是以下两人:

荔湾区检察院检察官李凡
荔湾区法院法官蔡正尧
请知情人提供此二人的电话和更多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8/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1190.html

2018-06-29: 徐智银、刘欣夫妇被广州国保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徐智银、刘欣夫妇被绑架和抄家。

当天上午家里被停水停电,下午两点左右,徐智银出门即被埋伏的警察绑架,随后二十多名警察用抢来的钥匙开门抄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和师父的大法像等均被抄走。

五月九日他俩被非法批捕,现被非法关押在广州白云区看守所。
刘欣、徐智银是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大法弟子,约三年前迁居到广州白云区人和镇居住。

警察绑架的借口是:摄像头拍到徐智银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因此国保立案,由白云区人和镇派出所警察和国保实施绑架、抄家。

刘欣突然面对野蛮的抄家,情绪有些激动,大声阻止,也被劫持迫害。

得知家人失踪,家属心急如焚,四月十一日,女儿和律师奔走于人和镇派出所、白云区公安分局、白云区检察院、白云区看守所等单位打听消息,但他们互相推诿,既不给拘留通知,也不许律师依法会见。

最终律师会见到刘欣,得知她血压高达200,甚至飙升到230,随时有生命危险。律师去派出所和白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递交取保候审申请,但责任人避而不见。

律师和家属三次去派出所申请取保候审,均被经办人周扬飞(人和镇派出所副所长)驳回,他直言:“你交来我立即驳回!”家属担心刘欣有生命危险,一度情绪失控,但周扬飞一再推诿责任,让找看守所,说不关他事。

据说看守所每天都给刘欣量血压,并向国保反映。刘欣至今已被非法羁押两个多月,血压都高居在200以上,国保鉴定为“高危三级”,仍不肯放人。

律师去白云区公安分局找国保警察,希望见面沟通案情,被国保拒绝。律师提交了无罪法律意见书。

刘欣年逾五十,她平时尽量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与人为善,心胸变得宽广;修炼后风湿症、眼睛痛、偏头疼,严重痛经症等全都好了,真正感受到身心健康的快乐。

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刘欣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酷刑。她曾自述:

“二零零零年底我去江西省赣州市去看朋友,被赣州章贡公安分局警察野蛮绑架,半夜以查房为名敲开旅馆房门,寒冷的冬天被四个大汉强力抓住头发把我抬走,当时我只穿了单薄的睡衣裤,连袜子和鞋都没让穿上。我的法轮功书籍、炼功音乐、手机和因出远门而随身携带的近二万元钱也被他们抢走,至今不出示任何收据。

在看守所里,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我一直被戴着几十斤的脚镣,多次被戴手铐、背铐;警察用拳头连续猛力打我耳光;六、七个警察把我强力踩住趴在地上,陈教导员用脚踩住我脖颈子致我鼻子紧贴地面,几乎窒息;背铐脚镣都同时戴着的情况下被警察猛力推倒并拖住脚镣从简易木板床上拽下撞倒到地下在狭小的仅一米宽且四处有坚硬障碍物的监仓地面向陀螺样来回旋转……
后我托从监仓出去的人带信给我家里揭露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赣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胡某和黄某等一批国保的人为报复我,把我半夜从看守所带出去,头扣水桶,脚上被戴非常重的脚镣(据说是那里最重的镣),被带到一秘密审讯场地,把我锁在椅子上,不让我睡觉,灌白酒,在我眼睛上抹清凉油,用烟薰,胡某抓住我右手手铐的另一头有节奏且专业熟练的上下用力抖动手铐,使我痛彻全身,但我没因此屈服。

在他们轮番折磨下,我不堪忍受,在上厕所时借机打破茶杯割脉了,因当时身体被折磨得很虚弱,没力气割到致命(注:这是中共迫害所致,法轮功是不许杀生的,自杀也属于是杀生),此次不堪忍受而被逼割脉的行为是被公安残酷折磨的结果。即使这样,他们只是找来一个外面的医生来,不打麻药,草草缝合。在这样的情况下又继续不让睡觉、继续又折磨了两天,那时我的思维已不太清晰了,最后强迫让我在审讯书上签字。其实在那份审讯书上他们也没审出什么名堂。

隔了些天我对国保来的人声明我给他们在审讯书的签字作废。他们又把我同样方式从看守所带出去那个审讯的地方,又折磨一天一夜,这次把我单手吊起,把戴着的脚镣拉起,这样整个人就只有一只手臂支撑全身重量。那一瞬间我痛到只有咬舌根了,后来他们说没人能承受得了此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9/徐智银、刘欣夫妇被广州国保非法批捕(图)-370412.html

2018-05-11: 广州大法弟子刘欣和徐智银夫妇被非法批捕
五月九日,广州大法弟子刘欣和徐智银夫妇被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他们是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被抓的,相隔仅31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1/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5888.html

2018-04-26: 广州刘欣和徐智银夫妇被迫害责任人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6/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4603.html

2018-04-25: 广州刘欣和徐智银夫妇被绑架 刘欣血压高 国保推诿责任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大法弟子刘欣、徐智银被绑架和抄家。警察说他们派发真相资料被摄像头拍到。据说当天上午家里被停水停电,中午徐智银出门即被埋伏的警察绑架,随后20多警察拿着抢来的钥匙开门抄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都被抄走。他俩现在都被非法关押在广州白云区看守所。

律师上上周会见刘欣刘欣自述看守所每天给她量血压,每天都在200以上,甚至高血压飙升到230,随时有生命危险。随后律师去派出所和白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递交取保候审申请,但责任人避而不见。派出所去了两次,让律师明天再去。次日律师再去,被人和镇派出所周扬飞(该案经办人)告知,取保候审申请被驳回。家属担心刘欣有生命危险,一度情绪失控,但周扬飞一再推诿责任,让找看守所,说不关他事。据说看守所有向国保反映刘欣血压高的情况。

家属担心刘欣安危,上周又去派出所,希望能见到周扬飞沟通情况。接待警察特意上楼请示,下来说周所长去分局开会,不知几时回来。几次交涉,接待警察态度就是推责任给看守所,说不关他们事。家属等了大概一小时后无奈离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5/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4553.html

2018-04-13: 广州刘欣和徐智银夫妇被绑架 律师会见被拒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大法弟子刘欣、徐智银被绑架和非法抄家。当时只有他们夫妇二人在家,所以具体情况不详。家里的电脑、大法书等大法资料都被抄走,饭菜还在桌子上。家人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得知家人失踪,家属心急如焚,聘请了律师去打听情况。四月十一日,家属和律师奔波于人和镇派出所、白云区公安分局、白云区检察院、白云区看守所等相关单位。但他们互相推诿,既不给拘留通知,也不许律师依法会见,还不让家属给徐智银存钱。

目前知道的大概情况是:国保立案,派出所和国保实施绑架和抄家,刘欣和徐智银被非法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国保操控看守所,阻拦律师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3/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4093.html

2015-07-22: 遭受种种酷刑 广州刘欣女士控告江泽民
广州市现年四十八岁的刘欣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酷刑,近期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刘欣女士说:“在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在自身承受惨烈迫害的同时,始终秉持‘真、善、忍’的理念,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并向世人讲清真相,挽救着世人,给人类作出了光辉正义的典范。尽管我这么多年来遭受了这么多不公正的待遇,但我由心底里真的不恨这些伤害我的人们, 因为修炼人是慈悲的,我知道他们也是江泽民迫害政策下的受害者,看到他们在趋于淫威下为生存、为利益而出卖良心迫害好人,导致他们心灵扭曲,从而造下了无数罪业,我为他们而难过!相信他们清醒过来,都会去起诉江泽民给他们造成的巨大伤害。”

刘欣女士修炼法轮功后,以“真、善、忍”为标准,平时尽量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与人为善,心胸也比以前变得宽广很多;身体之前的风湿、眼睛痛、偏头疼,还有多年的严重痛经症,都全部好了,真正感受到身心健康的快乐。

下面是刘欣女士自述被迫害经历:

(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北京履行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为法轮功上访,结果被天安门附近的公安局不由分说态度恶劣粗暴的带上警车送到北京市郊的一个体育场去等待处置,其实就是让坐在露天高温看台上暴晒太阳,变相体罚,折磨人,那几天是北京市罕见的高温天气,市区内温度都超过四十度, 北京市郊的体育场热浪滚滚,被迫坐在那里感觉要被蒸发了一样。到那里后才看到体育场已有大概至少七百多位互不相识的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因上访不成被关在那里,等待各地驻京办人员来接回进行系统迫害。在那里的有些人已被迫等待几天了。在体育场基本不许上厕所,不给饭吃,有些人自带了食物的就省着吃,否则自己挨饿,我亲眼看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学员来月经流到了地上都不许上厕所。尽管受到这么不公正的对待,我们所有的人都坚守“真、善、忍”原则,无一人抱怨警察,给政府和警察充分的时间了解我们。我是在体育场一天内被广东省驻京办接走的,后来被送到了深圳的我母亲家,到深圳后把我直接送到派出所,派出所一个象领导的人出口谩骂诬陷法轮功的内容,不许我任何申辩,并一再威胁要关一个月或者劳教等等,强制让我违背良心的写“不出去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这件事在我的人格上深深地划上了一横!令我精神受到极大伤害。

(二) 二零零零年我在深圳母亲家过年,大概是正月初五清晨在自家楼下锻炼身体,炼法轮功,被深圳桃源村派出所警察带走,非法拘留十五天,关在南山区看守所。

(三)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农历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七),在广州我早上从家里一出门就被等在楼下的林和街派出所警察抓走,没任何理由的把我送到天河看守所拘留十五天,被迫做奴工。到期后由又被带到派出所威胁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严正抵制不配合。最后非法关了我四个多小时放回。之后在家里几次三番甚至半夜受到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上门骚扰,威胁,给我身心和家庭都受到伤害。同年七月二十日前他们怕我再去上访又被他们强制送到一临时开办的所谓“学习班”关押十天、强制洗脑。

(四) 由于他们在江泽民迫害政策压力下,为保自己饭碗,明知我是好人而无奈违背良心被迫做坏事不断骚扰我,我为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人们,不得不放弃安逸舒适的生活,捍卫公民权利,继续为法轮功鸣冤。二零零零年底我去江西省赣州市去看朋友,被赣州章贡公安分局非法野蛮绑架,半夜以查房为名敲开旅馆房门,寒冷的冬天被四个大汉强力抓住头发把我抬走,当时我只穿了单薄的睡衣裤,连袜子和鞋都没让穿上。我的法轮功书籍、炼功音乐、手机和因出远门而随身携带的近二万元钱也被他们抢走,至今不出示任何单据。

在看守所里,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我一直被戴着几十斤的脚镣,多次被戴手铐、背铐;被警察用拳头连续猛力打耳光;六、七个警察把我强力踩住趴在地上,陈教导员用脚踩住我脖颈子致我鼻子紧贴地面,几乎窒息;背铐脚镣都同时戴着的情况下被警察猛力推倒并拖住脚镣从简易木板床上拽下撞倒到地下在狭小的仅一米宽且四处有坚硬障碍物的监仓地面向陀螺样来回旋转…… 后我托从监仓出去的人带信给我家里揭露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赣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胡某和黄某等一批国保的人为报复我,把我半夜从看守所带出去,头扣水桶,脚上被戴非常重的脚镣(据说是那里最重的镣),被带到一秘密审讯场地,把我锁在椅子上,不让我睡觉,灌白酒,在我眼睛上抹清凉油,用烟薰,胡某抓住我右手手铐的另一头有节奏且专业熟练的上下用力抖动手铐,使我痛彻全身,但我没因此屈服。在他们轮番折磨下,我不堪忍受,在上厕所时借机打破茶杯割脉了,因当时身体被折磨的很虚弱,没力气割到致命(注:法轮功是不许杀生的,自杀也属于是杀生),此次不堪忍受而被逼割脉的行为是被公安残酷折磨的结果。即使这样,他们只是找来一个外面的医生来,不打麻药,草草缝合。在这样的情况下又继续非法不让睡觉、继续又折磨了两天,那时我的思维已不太清晰了,最后强迫让我在审讯书上签字。其实在那份审讯书上他们也没审出什么名堂。隔了些天我对国保来的人声明我给他们在审讯书的签字作废。他们又把我同样方式从看守所带出去那个审讯的地方, 又折磨一天一夜,这次把我单身吊起,把戴着的脚镣拉起,这样整个人就只有一只手臂支撑全身重力。那一瞬间我痛到只有咬舌根了,后来他们说没人能承受得了此酷刑。

七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强制做奴工,身心进行残酷洗脑迫害,人格受到极大伤害, 家庭造成极大伤害,被迫离婚。二零零三年十月回家。

(五) 二零零四年七月, 我发法轮功真相被广州市天河石牌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关押在天河区看守所。

(六)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广州六一零国保警察和天河区国保大队徐青松等人,在我和先生傍晚外出买菜时,提前在我家周围布控 把我们绑架。从我身上卑鄙抢走钥匙, 在我不在现场的情况下,不出示任何证件,对我家非法野蛮抢劫,抢走七千多元钱和一个观音像玉石吊坠,三台电脑和两台打印机、大量私有物品和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抢劫现金及物品达三万元许。所有被他们抢劫的物品均没开任何凭证单据。抓人的方法完全是土匪在街上绑票的方式。当天夜里对我们进行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天河看守所。我由于被抓捕惊吓,心情过于悲愤,不到两天, 血压计飙升到二百, 因怕我死在天河区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国保逼不得已才把我放出来,后又威胁取保候审,我拒绝签字。我先生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被天河区法院法官梁皓冤判5 年徒刑。

(七)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我去深圳,深圳市南山区国保大队陈某等人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绑架。我是合法公民,坚决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迫害,他们四五个大汉把我扔到车里,我严正制止他们犯罪,坐在我左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打手咬牙用力抓住我左手腕上下活动用刑,车开到派出所时我身体由于惊吓和伤害,身体出现严重不适,他们看送我去看守所无望了, 才不得已把我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2/遭受种种酷刑-广州刘欣女士控告江泽民-312726.html

广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0)

2020-05-21: 、海珠区法院
办案法官:贾存锦、刘助理 020-83005757
院长邬耀广,手机13502400817
执行局局长邵山,手机13826227901
立案庭庭长吴丽云,手机13922279404
刑庭副庭长刘颖,手机18126766669 (负责马民庆案件)
法官王洁,13928976987 (负责林作英案件)
副庭长郑素梅,18126766887
副庭长李泳,18126766799
副庭长韩建文, 13760654610
副庭长蔡华强, 18126766700
副庭长许丽群, 18126766667
副庭长刘伊莎, 13560362890
副庭长彭俊峰, 13760601122
审判员姚泽涛, 18126766748
审判员张法能, 15889939552
法官李监辉, 13802532035
审判员王艳, 13570488368
法官余志红, 18126766838
2、海珠区看守所
驻海珠区看守所检察室:020-84176963、84175573
驻看守所检察官手机:13798098869

2020-02-13: 黄埔派出所,地址:大沙地东18号大院 电话:020-8311756582279928
怡港社区,地址:黄埔东路188号大院33号首层
邮编:510700 电话:020-82594129

2019-12-29: 法院联系电话:83005746
2019-12-11: 广州市海珠区法院第12法庭
法官:王杰
电话:020-83005554

2019-08-22: 广州市公安局法制处
副处长:梁继征,13928883911
一大队大队长:李晓明,13924061627
警察程彤华,13825063101

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察大队
办案警察电话:020-86442291

广州市检察院侦查监察处
办案人员电话:020-38280672

广州市公安局:
办公室:020-83116786
副局长蔡巍(分管公交分局)13902229101身份证号码44010619600629183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8-04-26: 白云区人和镇派出所020-86452961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方华公路1333号 邮编:510470
白云区人和镇派出所副所长:周扬飞(该案经办人)

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333号 邮编:510420
电话:020-86335257 、86330920
国保大队办案责任人:谢警察、刘警察国保大队大队长:叶焯文(焯,音卓,zhuo)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8-04-13: 白云区人和镇派出所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方华公路1333号 邮编:510470
电话:(020)86452961
所长:谢权辉
副所长:周扬飞(该案经办人)
教导员:黄小辉
民警:李燕林,罗锦昌,童惠想,苏纪伦,黄仲兵,郑庆华,张庆,陈欢,黄金信,钟彭康,廖辉胜

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333号 邮编:510420
电话:86335257、86330920
局长:苏鉴
国保大队大队长:叶焯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3/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409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