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金堂县 >> 蒙潇, 女, 37

蒙潇
蒙潇大学时期的照片; 蒙潇生前所在单位攀钢集团成钢分公司,把她送成都市郫县洗脑班,期间蒙潇被打断腰椎和尾椎
个人情况: 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青白江区大弯镇
个人近况: 2004年1月 迫害致死 (2004-01-2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2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3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3:蒙潇等被致死案看中共的黑社会特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3/从蒙潇等被致死案看中共的黑社会特征-315102.html

2015-08-15: 成都市“610”害死蒙潇 图谋杀我灭口未遂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四川金堂县淮口派出所警察把我从家中绑架到金堂县看守所迫害,在同一监室中,还关押了一位年轻女大法弟子蒙潇。听她讲:她是城厢钢铁厂的中层干部,大学毕业,人很消瘦,因迫害自己流离失所,在租住的房子被绑架到看守所已有一个月左右了,老家是南充市人,她妈妈疯了,父亲脚是跛的,还有个弟弟。在蒙潇多次向看守所所长蒋增尧请求后,她父亲和一个男士来探望过一次,好像也没给带东西过来。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蒙潇每天早上七点左右被带出去了,要晚上十一、十二点钟才被送回监室,身体看着迫害的很严重。一次,我问她:天天把你带到哪里去,去做什么?她悄悄的告诉我:“他们给我打毒针、灌食(她一直绝食反迫害),有时把我送在金堂县清江镇的四川省劳改局医院迫害,有时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迫害。”

因所长我认识,是淮口家乡人。有一天,我向他请求说:“蒙潇都被关押了一两个月了,都没吃饭,你们就做点好事,把她放了嘛。”蒋说:“上头(成都610)说了,死都让她死在监狱里,不准放出去。”

我被关到第二十八天,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左右,这天晚上蒙潇没回监室。我心里七上八下,心慌意乱,一晚不能入睡,想着蒙萧怎么了,会不会被他们整死了?迷迷糊糊熬到天亮。

到第二天早上上午九、十点钟,看到看守所的人,包括监室组长,都很慌张,好像发生什么事了。警察叫监室的人把蒙潇的衣服找两套来,她衣服脏了,要换洗。我告诉他们:“蒙潇没有衣服,只有她身上穿着的”。我就把我的换洗衣服找了一套拿给他们。我说:“蒙潇是被弄死了?”监室的组长还叫我不要乱说。

快到中午了,看守所破天荒的给我端来丰盛的饭菜,有韭黄炒肉、蒜苗盐煎肉、豆腐、一碗白白的大米饭。警察说:“老年人,你快吃,吃了淮口派出所的车子来接你回去。”

我心里想着蒙萧,分析被他们迫害死了,心里很气愤,也不敢说。在警察多次催促我快吃,我随便吃了两口,不想吃,吃不下去,就吃了两口觉得舌头有点硬,不舒服,口腔里麻麻的,我就没有吃了。

警察让我收拾东西,叫我在看守所的门外等着淮口派出所的车子来接,奇怪的是,这次看守所什么字也没有让签,往回都让你签这样的字、那样的字。在等车的时间,看守所来了几批人出来看我,每次都说:你还没走啊?

一直等到下午四、五点过车才来,我回到淮口家中已经天黑了,派出所的人多次嘱咐我丈夫:“人交给你了,人好好的哟”。我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整个脑袋都肿了,脸肿的很大,嘴歪斜,口水顺着嘴角往外流。医生说是“面瘫”。第二天,蒋增尧一行还特来我家“看望”我,所谓的“关心”,当看到我的情形,没有死,他的脸变的很惨白。当时我没明白过来。

此后,他们每年都来骚扰我,是害怕他们迫害蒙萧致死的罪恶被我曝光。我太了解他们的邪恶,一直害怕没有站出来揭露他们的罪恶。今天我终于站出来说出事实真相。

回忆在看守所全过程,后来我明白了为什么弄一顿丰盛的菜给我吃,吃了叫我马上走。他们怕我把蒙萧的事说出去,在饭菜里投了毒,要杀人灭口。因我吃的很少,没达到致死的程度。

编注:关于蒙潇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文章《毒打、野蛮灌食、毒针──成都市青白江区蒙潇被虐死》、《四年摧残含冤而死 大法弟子蒙潇生前证实大法的历程》、《蒙潇同修十年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5/成都市“610”害死蒙潇-图谋杀我灭口未遂-314165.html

2014-01-11: 蒙潇同修十年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蒙潇同修十年祭-285551.html

2011-01-03: 简阳市“精神文明”幌子下的黑暗恐怖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简阳市,离成都五十公里,是地级市资阳市属下的一个小市,在资阳市搞的、号令全市五百万人参与的精神文明活动中,简阳高调参与:广电宣传、贴标语、挂招牌、推选献爱心先进个人、团体,沸沸扬扬,好象真是那么回事。然而,多少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掩盖在堂皇的“法治”和“精神文明”闹剧中。

在轰轰烈烈的“精神文明”的幌子的掩盖下,简阳市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对真正践行真、善、忍精神文明的善良法轮功民众是什么表现呢?在政法委指挥下,全民动员:媒体造谣煽动全市仇恨,教委蛊惑师生参与,国保伙同乡镇坏人疯狂谋财、抄家、绑架、劳教、骚扰,检察院大肆批捕,法院大肆重判(最长九年半),监狱酷刑虐杀,洗脑班玩尽花招、残酷摧残,特务跟踪,城乡监视,坏人构陷、社会践踏;制造了无数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对法轮功迫害范围之广、程度之深、绑架骚扰之频、致死人员之多、洗脑人数之众,可能在全国的小县城中也不多见。

就在世界上很多正义人士对迫害法轮功进行严厉的谴责下,政法委书记钟世全、610头目杨宗楷、原头目唐宪国、公安副局长王建勇、国保正副队长鄢宜权、范增学、鄢利邦及手下汤元彬、吕会、陈克、罗蛟等,反而更猖獗:过去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洗脑、关监、判刑还要随意按上“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现在罪名都不按、什么手续都没有,就是直接劫持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实施无期限的谎言洗脑、各种残酷的精神折磨和关押,而且骚扰、抄家、绑架、洗脑数量更大。特别是直属上司唐永良2004年任资阳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鹏2005年任资阳市610主任、何春萍、姚某某、陈小聪2004年负责国保支队、肖惠、徐红艳2008年底取代宋力、李森任二娥湖洗脑班正副主任后,简阳的610、国保就整得更来劲了。2009年,简阳有十四人被非法洗脑、六人判重刑,黎茂书、张国栋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被迫害致死,八十八岁的老人钟华姿被绑架关监。特别是2010年,有二十来个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家里被绑架,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罪名,抄家后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在资阳,2010年有四十多人被这样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据局部调查,简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四、五百人之多。其中(没算在简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蒙潇、陈文艾、李玉华、毛开明等好几个人和好几百位被迫害人数)迫害致死八人:陈举文、黎茂书、郑戴容、徐彬怀、老三哥、郑朝云、张国栋、周慧敏(简阳国保直接参与绑架迫害),二十五人判重刑,十五人劳教,七十一人强制洗脑,一人致残,一人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成精神病人,五人开除教师公职,五人被多次迫害后至今没拿到退休养老金、已停发十一年,被绑架、关监、抄家、谋财、骚扰的人就多得无计其数,更有黎茂书、刘顺琴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房屋空空,周慧敏、钟芳琼等未成年的子女成了孤儿,年少孑然、孤苦无依。而被迫害者中,绝大多数是六、七十岁以上的妇女、老人,直令大地呜咽,山河色变,天地震撼,一片恐怖黑暗。

以下掲露简阳法治、文明外衣包裹下的恐怖黑暗。这些案例统计只是冰山一角。比如2010年资阳大绑架中,乐至县至少有四、五人被绑架进洗脑班,可是却没有一个曝光出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简阳市“精神文明”幌子下的黑暗恐怖-234454.html
2008-04-11: 成都钢铁有限公司迫害邓忠素等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80.html

2005-02-20: 2004年中国新年期间蒙潇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中共迫害致死,今年的一月十二日是蒙潇逝世一周年的日子。那天熟悉蒙潇的好友和大法弟子们为蒙潇举行了烛光守夜仪式。

蒙潇生前所在单位攀钢集团成钢分公司,在蒙潇生前对她進行迫害,把她送成都市郫县洗脑班,期间蒙潇被打断腰椎和尾椎;公司在蒙潇被迫害致死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没有对蒙潇及家属作任何形式的补偿,甚至连应该发的安葬费都不发,更不用提抚恤金及本人的公积金等了。尤为恶劣的是蒙潇被迫害死后一年了,单位都没有把骨灰盒给蒙潇的亲人送去,现在骨灰盒在何方家属都不知道。

现在蒙潇家里的情况也是非常悲惨。蒙潇的父亲得了脑血栓,已不能说话,走路需靠拐杖,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在失去女儿的精神打击和各种重压下精神失常,目前被娘家收留。大儿子现不知在何方,小儿子在外省打工。家里只剩下孤苦伶仃的老父亲蒙怀泰一人,守着一间破烂漏雨的房子,靠村里好心人送菜送米艰难度日。

以前蒙潇所在西充复安乡九村一队的乡亲们都很羡慕蒙怀泰家里出了个大学生,认为蒙潇的双亲该享福了。可没想到的是,蒙潇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竟然被迫害致死,蒙潇的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老父亲虽然说不出话,但他知道他女儿是个好女儿,是因为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的。
***********************
蒙潇(men,xiao),女,37岁,原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

蒙潇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县和平街租住的一民房内被由成都市610指使的成都市防暴大队和金堂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在这之后610和公安局对她進行了严刑逼供。蒙潇抵制邪恶,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后,就什么也不说,令还有善念的警察都佩服。蒙潇在金堂县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被迫害,看守所恶警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并注射有毒药品,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天打两支安定和一支冬眠灵。每次打针回来都说全身疼痛、头脑昏沉,说话无力,昏睡2-3天后才有所清醒。但邪恶之徒马上又送去医院,过后又出现上述症状。在这期间蒙潇曾几次出现生命危险。后来通过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没有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她也没有出现身体不舒服状态。然后邪恶之徒不再送201医院,而另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進行输液,输液后蒙潇又出现2-3天昏迷,醒后出现全身疼痛、呕吐、说话不清。后来经医生诊断,蒙潇已不行了,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但他们说:“上面说放才能放,我们说了不算。”金堂县看守所请示成都市610办公室是否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于是迫害继续升级,看守所所长蒋增尧在看守所叫嚣道:蒙潇要想以绝食的方式出去是决不可能,就让她死都要死在看守所或医院。之后每次由多名恶警或恶人用绳子勒紧捆绑着到医院强迫打针,每次回来都见到蒙潇全身伤痕累累,手、脚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血迹斑斑。另有消息说她的肋骨也被打断。

1月8日,蒙潇再次被邪恶之徒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据悉,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

蒙潇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1月17日,蒙潇与多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生生不息、长存于世”的横幅。之后,她被非法拘留、判刑2年。在北京被无数次毒打、体罚、背铐、电击、抓头发撞墙、捆绑。在法庭上,蒙潇不服审判,大声背《法正》,遭到恶警雨点般的拳打脚踢。

2000年4月22日,蒙潇被送到位于简阳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为了炼功和维护大法,蒙潇多次、长期被关禁闭,无数次被干部、犯人毒打,倒着在楼梯上拖、电击、捆绑,冬天穿单衣在室外冻,持续几天几夜被反铐着吊在窗台下……

刑满后蒙潇被成都钢铁厂开除,送往郫县唐昌镇去洗脑,被折磨得腰断骨折不能站立,生命垂危时被工厂接回,关進治安室和工厂医院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来蒙潇正念走出,流离失所一年多。

2004-06-17: 地处青白江区大弯镇的成钢厂(现为攀成钢)的不法官吏在执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命令上,可谓不遗馀力。在付思珍、张光财(夫妇)邓忠素、邓忠容、陈学华、陈逊、蒙潇等11人中,就有7人被非法劳教,6人被非法劳改,蒙潇被迫害致死。厂综治办(原610)每天派人24小时跟踪、监视,若发现有两个炼功人在街上打招呼,就要找去谈话,现在已经知道的有陈逊、张永成被非法开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7/77302.html

2002-08-06: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攀钢集团成都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原成都钢铁厂)大法弟子蒙潇,鞍山钢铁学院本科大学生,曾任成都钢铁厂某分厂工段长。(明慧网曾经刊登她的《我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她在受尽两年令人发指的牢狱迫害后,于2001年11月17日出狱后又被成都钢铁厂诱捕,非法关押在该厂公寓保卫处,从去年11月底到现在已达8个月之久。期间她还被押送到温江洗脑班,在那里遭受残酷迫害,腰椎、尾椎被打断造成残废。蒙潇在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下绝食八天,抗议钢铁公司私设监狱对她進行非法关押及残酷迫害,2002年7月23日该公司8名身强力壮的保卫处工作人员强行将蒙潇按住,抬到本公司医院,当时有众多群众围观。现蒙潇被医院强行灌药,生命垂危!

四川、成都青白江区攀钢集团成都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个别领导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不惜践踏法律、私设监狱、虐杀无辜。它们之所以敢为所欲为,是因为它们公开宣称:这种做法是“政府”行为!这帮不法官员正是因为有江泽民集团这个总后台撑腰,才敢公然杀人害命、为非作歹。

为此我们呼吁全世界各国政府、人民、各境外新闻媒体,关注中国江泽民政府新一轮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动,声援法轮功,制止虐杀。

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县被绑架后,蒙潇被迫害致死。请知情的正义之士提供蒙潇在金堂被迫害致死的详情细节。

蒙潇的父母在西充县,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已神智不清。

2002-03-04: 四川成都钢铁厂与青白江团结派出所互相勾结迫害大法弟子
蒙潇:因坚信大法被非法判劳改两年,11月16日劳改期满,因去单位看望同事,并向他们讲真相,被成钢厂勾结团结派出所(以下称团派)治安拘留15天,在此期间,厂里强行逼他交出私有房产;后他又被转刑事拘留,27日将他送回西充老家,企图和当地政府协商,将他收留,却未能成功;28日又将他接回厂,软禁在治安室。1月31日,他直接去厂里找厂长苗长江落实他的人身自由问题,结果又被成钢保卫处专管迫害的小组人员诬陷,又将他强行绑架進拘留所。为此成钢厂还特地请团派去吃了一顿。在他被软禁期间,成钢厂再一次去他老家与当地政府洽谈,想方设法地要甩掉他这个“包袱”,给蒙的父母一次一次的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而且团派的恶人还到处造谣,说蒙不炼了等谎言。

2002-01-21:我被迫害的亲身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23548.html

2001-10-23: 四川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目前,四川省女子监狱大约非法关押着60名大法弟子,她们遭受着严重的迫害。一名叫蒙潇的大法弟子曾被管教警察关進一间小屋子,用手铐把手铐住吊起来,只让脚尖着地,一直吊了一个多月。当时正值冬天,她的衣服被脱掉,只穿着内衣。吕燕飞被强迫在刑床上睡了一个多月。其他女学员则被罚军训、在烈日下暴晒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3/2001年10月23日大陆综合消息-18466.html

成都 金堂县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1-28: 四川省嘉州监狱:
地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1号信箱,邮编614009
(一个监区为一个分箱,如9监区即1号信箱9分箱)
电话:0833-2349097

2017-12-10:
目前知道参与骚扰学员的人有:
杨柳派出所:刘江  电话:18981867291
      周杨  张晓帅
赵镇政府:廖英
江源村:  卿立学 电话:13689064838
      刘丽君 电话:13551864486
      税林 廖春晓 栗凤英 郑昌泽 何清勇 温晓静 赵尚莲
江源村20组组长:杨平
金堂县社区矫正小组组长:徐某某


2017-06-03: 法院法官:唐何 028-68611413 (此人参与非法审判范明凯夫妇)
检察院公诉科:郑家茂 84968909 参与非法起诉范明凯夫妇公诉人:王永雪
检察院检察官:陈世体 13880899018
水城派出所:陈瑞刚(所长) 18180665367
杨柳桥派出所:张晓帅、赖力(此二人诱骗霍芙蓉及女儿构陷其丈夫范明凯)
平桥派出所:座机:84956026
清泉派出所:座机:83655577
邓勇 18980500377 曾剑 18982279697
赵渡派出所:周林(副所长、梅林社区片警)警号:015980 电话:18981867069
尧中海(梅林社区片警)警号:015934 电话:13880328811
国保:陈力 18180665367 18981867117
陈福钢 18981867871

2017-01-18: 金堂县国保陈力
陈力18180665367 18981867117

2016-11-23: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检察院
公诉科 郑家茂 028-84968909
检察官 陈世体 13880899018

金堂杨柳派出所
警官 张晓帅
警官 赖力

2016-09-11: 【金堂县公安局】
局 长: 潘 智 办公 028-84934999
家宅 028-8770069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以下是参与迫害蒙潇的单位及个人:
成都区号:(028)
成都市公安局
成都市检察院
成都市金堂县公安局、防暴大队
成都市金堂县610
成都市金堂县看守所
成都市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
成都市县公安局长:朴勇手机:13908207098
副局长:罗心国
成都市县公安局人员:庄天厚,办公室电话(028)84932619
成都市县看守所所长:蒋增尧电话:(028)84938648手机:13908207196

成都市青白江分局610办公室电话:028-83665046;科长:罗学慧
成都原钢铁厂厂长兼书记电话:028-83616811(苗长江)
成都钢铁厂保卫部电话:部长:李××028-83617614;书记:028-83617258
成都市青白江公安分局团结村派出所
成都市郫县唐昌镇610所谓的“法治培训学习班”
四川省女子监狱(简阳养马河)
监狱长:张××郭××
蔡队长
犯人:张明英、蒋敏

北京东城区看守所
天安门派出所
北京(东城区)法院
团河监狱

本案件有关文件

忆蒙潇
四年摧残含冤而死 大法弟子蒙潇生前证实大法的历程
我被迫害的亲身经历
毒打、野蛮灌食、毒针──成都市青白江区蒙潇被虐死(附电话)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以正念正行破除四川郫县洗脑班的迫害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