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江津市(江津区) >> 王正荣, 男, 6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江津市李市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6-0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金明学 王正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28: 重庆市江津区部分执法人员非法抄家骚扰民众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政府大力提倡“建设法制中国”的大环境下,在一片“遇事找法”、“学会用法”的舆论中,重庆市江津区各级政府及公安部门等执法部门的一部分人却逆风而上,反其道而行之,大肆抄家骚扰迫害当地民众。

以下是部分事实:

七月二十日中午,德感镇袁主任伙同派出所、国保等部门六、七个人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蒲正先、张宝福的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一批大法书籍。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家住江津区西门路的法轮功学员郑定辉不在家的情况下,被一伙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在没有出示身份证件和搜查证明就非法抄家,抄走一批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郑定辉回到家中即被限制人身自由,出门有人跟踪监视。

七月二十三日上午,江津区李市镇派出所警察在没有出示搜查证件的情况下突然对法轮功学员王正荣和金明学(夫妻)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没有清理本数)和一批大法真相资料,并把王金夫妻二人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当夜放回,在派出所里审问金明学大法资料是哪儿来的!

同一天,李市镇派出所警察还对法轮功学员漆富邦、王连富两家人进行了非法抄家!

据悉,当日江津区柏林镇派出所警察也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迫害,具体情况尚不清楚,请知情人及时披露,曝光恶人恶行!

七月二十四日中午十一点五十分,江津区白沙镇法轮功学员周世容家中突然闯入一批不速之客,自称是江津区公安分局,带队的则是白沙派出所代华明、白沙镇政府何沛成和居委会丁钦连三人,一伙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到处乱翻,真是一伙匪徒!抢走大法书籍十多本,随身听、mp5、mp3各一个。一个自称江津公安局的人中途问周世容寄控告书(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书)没有,周回答说:“寄了,我依法行使自己的信仰权利,却被非法判刑,江泽民违反宪法,迫害我们,我当然要控告江泽民!”

当天白沙镇法轮功学员敖才云、袁孝琼也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副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8/重庆市江津区部分执法人员非法抄家骚扰民众-313216.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王正荣,男,重庆市江津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15日,被非法劳教两年,2001年底被严重打伤三次,2003年王正荣被释放回家。后被江津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狱继续摧残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9-11-02: 重庆市江津区李市镇迫害元凶

重庆市江津区李市镇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元凶及受害人员

迫害元凶:何德武、代永红、王春、
派出所:吕忠永、王荣

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正荣,男,五十八岁,
陈德贵,女,六十八岁,
富邦,二十岁,
胡中琴,女,五十八岁,
邝元贵,女,六十二岁,
唐荣富,男,五十三岁,
王孝华,女,二十一岁,
罗登林,男,已被迫害死
周文琴,

受迫害事实:
曾多次遭绑架,抄家,搜书,收炼功服,罚款每人三千元或五千元不等。
收容所及江津洗脑班每天勒索交三十至五十元不等。
第一次李市镇政府办洗脑班十五天,每人每天交三十至五十元不等。
第二次由县办洗脑班,在江津北固门,后转至收容遣返站,法制洗脑班洗脑,曾凡书在此被迫害致死。后将这些大法弟子转至李市敬老院。
受迫害的还有柏林区的张军等,仁沱区的赵开云,李市有十人。
第三次在李市敬老院,将上述三区的大法弟子再次进行迫害,每人每天交现金五十元,由江津的万凤华直接操纵迫害。
其中陈德贵被送毛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
王正荣被送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三年,永川劳改四年。
邝元贵毛家山劳教一年。
曾容湘劳教监外执行三年。
赖兆华至今流离失所在外

恶人陈晓东打大法弟子  陈晓东 电话:023-86870291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648.html

2005-07-30: 我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受26种酷刑的二年经历(下)

医院也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存在不同的迫害方式,特别是2002年开始,被打得住进医院和在医院被打的更多,而且更加鲜为人知。西山坪医院更是迫害残酷的场所,但那里的迫害被揭露出来的较少。有袁玉刚、黄光明、张正伟、汤毅、王正荣等很多同修被打得进医院。(待详查)

2001年10月24日晚8点钟左右,我和魏侠、金涛、程建华、刘有新等同修一起在7号房炼功。恶警王朝辉用尽全身力气用两手抓住我两个耳朵,咬牙切齿,眼睛鼓的很大,发疯似的又扭又扯的把我往外拖,嘴里还骂:“我叫你炼──炼──炼──”

他们叫了3、4个同修上去谈话,操坝的同修继续在炼。我忍住巨痛继续炼“两侧抱轮”,但恶警指使彦荣志继续毒打我。他把我两臂向下猛一拉,用膝盖猛击我肝脏部位,当时我立即被打趴下,呼吸困难,恶警看打出问题了,才收场。当时一起炼功的有张正伟、陈家武、王正荣、杨斌等8人。

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简介

王正荣──江津,2001年底被严重打伤三次,住进了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65.html

2005-05-07: 重庆江津市李市镇大法弟子王正荣,因决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11月左右(具体月份不详)被重庆江津市李市镇派出所恶警王春、吕忠永等绑架到江津拘留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被送往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王正荣用生命捍卫大法,绝食两个多月,劳教所怕出人命,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其回家(被非法关押1年零几天)。回家后不久又被绑架到拘留所,大法弟子王正荣一直不配合邪恶,再次绝食抗争,4天后被放回,2003年2月被迫流离失所。

2003年4月29日,王正荣再次被恶人举报绑架到江津看守所,恶警以更加残忍的手段加以迫害,现王正荣的情况不明,因为邪恶方面至今不许家属探视。曾有大法同修从恶人处听说王正荣生命危险,

2005-02-25: 重庆当代“渣滓洞”(图)—— 西山坪劳教所酷刑演示

恶警从西山坪8000名吸毒劳教和普教中挑选身强力壮、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劳教(90%以上是吸毒犯)充当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仍有几十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有吸毒犯也说:“那里是人间的地狱,魔鬼的宫殿。”

一个严管组一般约14个吸毒犯组成,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时,多是7、8个吸毒犯同时动手。恶警挑选的吸毒犯,都是心狠手辣、人性全无的社会渣滓。在社会上它们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偷夺抢杀、吸毒贩毒全都来,多次被劳改、劳教,这些吸毒犯的家人有的对他们都恨之入骨。这些恶鬼却被西山坪的管教当作了迫害法轮功的宝贝,被江氏集团当作了宠物。最狠毒阴险的吸毒犯王建鹏被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等评为“优秀劳教”,提前一年释放。恶警多次宣称吸毒犯是“国家镇压法轮功的精英,代表国家和政府做事”。

2001年12月,粗暴狠毒的刘华(刘黑娃)担任中队长,调集30多名人性全无的警察到教育大队,实行整顿,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西山坪陷入恐怖之中,并于12月24日设立严管分队。法轮功学员刘吉彬、林德才、谢锦、陈敏、张全良、李洪福、汤毅、王正荣、黄光明、严新培、曾详柱、袁志强、陈家武、杨斌等几十名法学员都在严管组遭受过残酷折磨,没有任何自由,一切言行由吸毒犯操控,不准接见,不准送衣物,不准洗澡洗衣,恶警对外严密封锁迫害事实。特别是学员张全良,有时一天受数十种酷刑,昏死100次不止,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尽管邪恶之徒使尽了招术,但最终没有达到它要转化的罪恶目地,2004年1日,张全良走出了这个当代“渣滓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5/96140.html

2004-11-10: 2001年8月15日,江津市大法弟子王正荣被恶人非法判劳教两年,在劳教所他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指使吸毒劳教人员狠毒的用硬鞋底板搧了一百多个耳光。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他绝食60多天。

2003年王正荣被释放回家后,当地恶警经常骚扰他,他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期间他继续做着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后来,在一次给同修送资料时,他和同修遭到恶警绑架和酷刑摧残迫害,他与同修坚持绝食抵制邪恶迫害几十天,后被江津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送往永川监狱继续摧残和迫害。

2004-05-22: 12月19日,龙仕舜、田馨、田小海、肖建铭等上午从其它中队挑选了60多名吸毒劳教(多次劳改、劳教人员)、近40名警察和一名所谓的医生(陈剑平)到该队,中午又从中挑选了20多名身强体壮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他们称为“执法队”)。这伙人在警察食堂一顿酒足饭饱后,从下午2点开始,在龙仕舜、刘华的指挥下,从2舍到14舍依次逐个将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暴打。在这个过程中,刘华指挥四个打手从舍房将法轮功学员逐个押出,高定,李宗权、程××等在旁作打压记录。法轮功学员被押出后,首先强迫在刘华面前跪下,如不服从,旁边早已准备好了的打手便一拥而上将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其塞進法轮功学员的口中,并用另一只鞋猛力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直至全脸肿胀或昏迷过去,再把法轮功学员拖到一边,由4个打手按住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另外4、5个打手猛力踢、踩、蹬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要达到他们的所谓打遍、打够、打痛的目标),直到法轮功学员不能动弹后。刘华才一声令下:“拖下去!把下一个押上来,快!”接到指令,两个打手拖着法轮功学员的脚就向舍房狂奔。当这名法轮功学员脸贴地的被到拖回房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又紧接着被拖出做同样的暴打。就这样,在这三天中,13个舍房共计70多名坚修大法的学员每天挨个被暴打一遍,连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行凶中,外伤的由恶警陈剑平简单处理后继续暴打。全队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是遍体鳞伤,鲜血淋漓,奄奄一息。在此次事件中被暴打伤势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洪福、袁志强、王正荣、严新培(近70岁)、林德才,刘吉兵、朱勇、黄光明、陈昌军、古良君、张全明、杨斌、王显安、张正伟等。其中薛俊鹤(66岁)右手被当场打断。

2001年12月24日,七大队一中队设立严管分队。将积极打压法轮功学员的吸毒劳教分在严管分队(负责打压法轮功学员),对打压法轮功学员不积极的警察和吸毒劳教则调到外劳大队(砖瓦厂、水泥厂等下苦力的地方)。

2002年3月,刘在操场旁的墙上订上铁钉,公开在大会上对受尽折磨、凌辱的法轮功学员宣称:“你们受不了就去撞墙噻!撞死算自杀,我们正好宣传修炼法轮功要自杀”。并强逼法轮功学员林德才撞墙,林不从,便被拖到严管分队单独迫害。

为了督促吸毒劳教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刘华、肖建铭除了每天招集吸毒劳教头子开4、5次会(有时一天十几次的碰头会)外,(其他劳教)称为黑会:一是在中队中门外的秘密地方;二是连一般的吸毒劳教和警察也不让知道;三是向吸毒劳教面授机宜,如何打压、如何对外制造文明假相;还专门成立了由吸毒劳教王建鹏、刘亮、孔林等为首的“以法乱法的乱说委员会”(包括以法轮功学员名义写三书(转化指标));以邓萍、何卫东、刘红光等为首的“语言不通,拳头补充的帮教会”。

恶警肖建铭多次公开称严管分队的吸毒劳教是全西山坪劳教所的精英,是七大队一中队的精英,要求中队一切为吸毒劳教动手打压法轮功学员开绿灯。一方面免费提供吸毒劳教头子酒肉吃喝玩乐,并以缩短劳教期限和评市优秀劳教为诱惑;另一方面还给吸毒劳教们准备了对法轮功学员动刑的手铐、警棍、木棒等器具。为了掩盖成天的打骂声和法轮功学员痛苦的呻吟声,恶警还专门配合打压播放高音喇叭,断电时吸毒劳教就高声唱歌,对外界制造文明假象。

有了龙、刘等的撑腰,有了减刑、吃喝玩乐等各种奖励的诱惑,吸毒劳教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肆无忌惮,花样百出。吸毒劳教们为了在严管分队呆,因为这里他们可以随心所欲,而且待遇最好。

所以不得不每天想尽办法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例如:一整天胸前吊一桶水并强迫成90度弯腰;吊打;背贴墙暴打;长期整天站立;长期整天倒叩;长期整天手倒背直坐;不准眨眼;不准动手脚;不准上厠所;用手铐或皮带倒挂门窗直至昏死;24小时塞入床底,吸毒劳教坐在床上敲打;逼喝洗衣粉水;专打神经骨;逼坐钉子板凳;强灌辣椒水;不准开口等等,所有能想到的历史上、电视电影上、小说中有的手法都用上。号称“将历史上监狱和集中营中迫害人的手法用够、用到位”。所有有人性的警察都被视为无工作能力而调走,最后发展到稍有正义感的警察也成了吸毒劳教嘲弄的对象。

在刘任七大队一中队中队长期间,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法轮功学员500多人次被打進医院抢救。其中严管分队一直坚持“真、善、忍”信仰的张全良、林德才、刘吉兵、严新培、王正荣等每人平均一天受刑就是十多起。有时多达二、三十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2/75224.html

2003-12-19: 王正容 男 55岁 2001—2002年 被非法劳教。2003年又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3-03-19: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纠集社会渣滓野蛮折磨大法弟子(附电话)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的一中队以设立严管组为名,私设刑堂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其罪行如下:
该中队有普管组14个,另设严管组3个,在全所数千劳教人员中选了强悍者集扒窃、偷盗、诈骗、强暴妇女作“鸡头”并吸贩毒于一身的坏人二百余名,以恶习特重者选入严管组,每组14人左右,设2个组长。这些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社会渣滓,满身恶习的真正坏人,狱警却视之如宝贝,叫他们当“帮教”,配合着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所采取的恶毒手段主要有这些:

对大法弟子无理延长劳教期限数月至一年。

长期克扣囚粮,每天只给大法弟子不足五两米的饭食,没有菜,渴了不准喝水,也不准洗脸、脚,不准洗澡刷牙。如大法弟子林德才在严教一年满期解教时,被折磨得脱了人形,枯瘦如柴。

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叩起”(即头向下,弯腰九十度以上,两腿站直并拢,双手垂直挨着脚趾),从早上六点钟直到深夜十二点钟为止,昏倒了就群凶暴打,醒后拉起来再“叩”。邪恶的“帮教”还常用肘腕猛力击打“叩”着人的背部腰部,把人打倒后又借口“没叩好”,又是一阵乱打,人人如此。如大法弟子陈昌均因腿被打伤后,导致平地走路将腿摔成骨折,医治了五个月至今还肿得走不得路。

常用鞋底打大法弟子面部头部,将硬塑料鞋套在手上,用鞋的侧边砍击大法弟子的手和臀部。如大法弟子杨斌、袁志强、林德才、费明彦、杨佐霖、张培金等数人先后多次被打得脸肿大变形,眼眶、额头青一块、紫一块起血包,耳朵被打破流血不止。甚者被打昏过去,如大法弟子曹贤露、王正荣、颜兴培、王建国、杨佐霖等先后多次被打成重伤送医院抢救,而最后因伤势过重难以治疗,恶警们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真相,借口“病重”一一办了保外,叫当地有关部门把人领走完事,还威胁说:别乱讲。邪恶的警察多次公开叫嚣:现在要不择手段强行转化。于是凶狠的“帮教”就肆无忌惮地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据消息,如今还有在痛苦中煎熬了一年多的同修张全良和一个七十多岁不知姓名的老功友被严管着。张全良已折磨得脱了人形,枯瘦如柴,危在旦夕,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张全良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9/zip.html

2002-02-09: 王正荣,男,50岁左右,被邪恶“帮教”折磨得用头撞墙。

先后多次被打成重伤送医院抢救,而最后因伤势过重难以治疗,恶警们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真相,借口“病重”一一办了保外,叫当地有关部门把人领走完事,还威胁说:别乱讲。邪恶的警察多次公开叫嚣:现在要不择手段强行转化

江津市(江津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6-02-17: 万凤华 江津区主管610工作的政法委副书记 13883114366
邱纯飞 区610办公室人员 办公室电话:023-47555890 13883963589
何秀洪 区610办公室人员 办公室电话:023-47555890穆超恒 区公安局国保支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王成飞 菜市街小学邪党书记 办公室电话:023-85533118 宅电:023-47579065
13608393281
吴红卫 菜市街小学校长 办公室电话:023-85533118 宅电:023-47563156
13500380178
徐林(音) 江津区教委书记
张杰 江津区教委办公室主任
胡建华 江津区教委副主任
王祖明 江津区教委政工科、人事科主任
陈强 江津区610办公室人员 13668010129
邮政编码:402260

2017-02-15: 重庆市江津区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名单
江津检察院
领导;蒋文军。古先春。雷世权
黄维莺。
专委;张平。梁晓川。罗君,石敏
赖奎华。李明超。胡宏。杨丽华
何超。周其维。何仕荣。钟承宏
江津法院
院长;李亮 副院长;陈绍斌
成员。黎晓露。陈雪峰。石磊
钟志远。周鹏。余乐
审判长。王晋。书记员吴光胜
陪审员。周成秀。黄亚十
江津公安局
国保。穆超恒。陈伟
刑警支队。代德元。邹开军
刘章军
几江派出所;赖元刚。易治华
冯志刚
东城派出所 黄常国
先锋派出所 李正军 黄一
德感派出所 杨寒俊。甘正齐
石门派出所 龚新华。刁浩飞
临峰看守所 曹伦军
石蟆派出所 冯有贵。胡于水
唐会
双福新区派出所 高文兴
支坪镇派出所 袁忠须
柏林派出所 邓光祥。张正才。詹殷。罗玉芳。周时友。王鹏。邓海林。邓孝成
仁沱派出所 王家付
江津拘留所 王国家

2015-12-03: 江津区
江津区政法委书记:张果
重庆江津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穆超恒
几江街道办事处:尹代贵,街道政法书记。
吴勋国,江津区公安局几江派出所所长。
德感街道办事处:政法书记 代奎江
综治办公室:023- 47833225 47833225 主任:龙永利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