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平凉 庄浪县 >> 关克俭(关克剑), 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12: 甘肃省平凉市庄浪县法轮功学员靳喜梅、关克剑被骚扰
邪党“十九大”期间,庄浪县水洛镇街道办3个工作人员,来到法轮功学员靳喜梅租住房,骚扰靳喜梅。

庄浪县岳堡乡教委人员打探到岳堡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关克剑在县城的租住房,骚扰关克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2/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6616.html

2017-05-01: 甘肃省庄浪县国保、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7年3至4月,甘肃省平凉市庄浪县国保、派出所警察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

3月21日,城关派出所警察王冠军、水洛街道办苏江成等四人,来到法轮功学员靳喜梅租住的房子,问靳喜梅为何起诉江泽民,正月有一阶段去哪里了,和那些人接触?拿着一个表叫靳喜梅填,被靳喜梅拒绝。之后几天两次到靳喜梅租房周围调查靳喜梅家来什么人。

4月6日上午,县国保大队的田文杰、李福平和城关派出所的王冠军三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杨文渊家,问杨文渊家有没有电脑、上不上网、微信、qq、电话号等?王冠军还拿出一个本子叫杨文渊写些字留笔迹,被杨文渊拒绝,王国军又拿出照相机要给杨文渊照相,被杨文渊拒绝。之后田文杰拿出相机给杨文渊照了相。说这是上级的指示,我们不照相无法给领导交代。

4月6日下午,县国保大队的田文杰、李福平和韩店派出所二警察等四人到郑河中学,把郑河中学法轮功学员柳永红叫去,问柳永红还炼不炼法轮功,柳永红妻子关红平还炼不炼法轮功?当柳永红说自己劳教期间工资被克扣,因坚持修炼不给晋升职称,工资报酬低等问题时,国保人员说你与法轮功脱离了就可以晋升职称等歪理。此前几天,柳永红三次接到朱店派出所一警察打来电话,要柳永红妻子关红平(户口在朱店镇毛柳村)到朱店派出所来一趟,被柳永红回绝。

4月18日下午,岳堡乡派出所二警察来到岳堡乡关家村法轮功学员关清义、杨菊莲夫妇家,说随便转转。问他们夫妻是否还炼不炼等,关清义给他俩讲真相,警察在关清义没防备之际,给他们夫妻照了相。警察随后又来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关克剑家,吞吞吐吐的对关克剑说,来调查一个什么民事纠纷,关克剑说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又问你家其他人在吗,关克剑问这与纠纷有什么关系,又要给关克剑照相,被关克剑制止。之后又到本村崔芳娟(已放弃修炼)家,崔芳娟不在家,他们询问崔芳娟媳妇,你公公和婆婆还炼不炼法轮功等。

4月6日,南湖镇派出所四名警察,到南湖镇高房村,先到法轮功学员石甫儒、王玉桂夫妇家,问还炼不炼功,有没有资料,还拿出一张表强迫石甫儒签了字。又要到本村法轮功学员石界儒、杨喜兰家去,得知他们夫妻不在家。又到本村一个下肢有重病、不能站立、刚刚开始学功的新学员家去骚扰。随后又去了本村1999年7月20日前炼过功,迫害之后再未修炼的一夫妇家。

4月6日,南湖镇派出所四名警察,来到南湖镇寺门村,到法轮功学员白有喜和白新喜弟兄俩家,因他弟兄俩都外出做生意,家中无人,四名警察就来到白有喜和白新喜不修炼的弟弟白全喜家,了解白全喜两个哥哥嫂嫂的情况,还给白全喜照了相。临走时问本村法轮功学员杨彦勤、王引凤夫妇在不在家,因杨彦勤夫妻俩不在家,才没有去骚扰。

4月25日下午,庄浪县水洛乡派出所一警察领着一个被称柳局长的人,来到水洛镇郭堡村法轮功学员王彩月县城的服装店,问王彩月还炼不炼法轮功,有没有法轮功资料,和那些人接触,家中有没有电脑,用没用微信等。之后要给王彩月照相,被王彩月制止。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56.html#17430235557-1

2015-09-02: 遭劳教、歧视、骚扰 甘肃庄浪县教师控告江泽民

甘肃庄浪县教师、法轮功学员关克俭,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遭毒打、奴役等各种折磨,本来是优秀的初中化学、生物教师,却被调到偏远小学教数学。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关克俭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被控告人江泽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五年利用手中的权力,伙同已知或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控告人及家属、亲属均在身体、精神、经济、名誉、工作、生活诸方面遭受极大的伤害、损失、痛苦。

在修炼法轮功前,关克俭(简称关)患有气管哮喘、支气管炎、胃病、阑尾炎;妻子李爱荣(简称李)患胃病及多种妇科病。多年药物治疗只能缓解,并不能彻底根除。经人介绍关克俭了解法轮功祛病健身特别好,关克俭去书店买来一本《转法轮》,看书依法修炼一个月后各种疾病痊愈。关的妻子李爱荣亲眼所见大法的神奇,也看书修炼、半年后身体彻底恢复健康,两个孩子也通读了《转法轮》,认识到大法是正法。

修炼前,关克俭脾气倔强、暴躁,高傲自大,心胸狭窄,妒嫉心强,斤斤计较,名利心重;修炼大法后,从做好人开始,以“真、善、忍”为做好人的准则,善待周围每一个人,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为别人着想的人,在各种环境中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变得更加宽容、善良、真诚。

遭受的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控告人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一意孤行,发动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邪恶迫害,七月二十二日,岳堡乡派出所所长王祥、岳堡乡党委副书记王亚州及干警私入民宅,闯进关克俭家,查抄大法书籍,并威胁关克俭和妻子李爱荣叫放弃修炼。各级组织、单位、学校通报宣传,诽谤大法及修炼者,无中生有、栽赃陷害,用谎言宣传误导民众,用下三滥的手法搞臭大法和大法弟子,孤立法轮功修炼者。关克俭的孩子在学校经常遭受来自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和辱骂“什么反革命的儿子”“法轮功的儿子”,个别老师在课堂上歧视、侮辱性的言行时有发生。一时间黑云压城,十分恐怖,我们的处境犹如当年文革时期五类分子的处境,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九九九年秋季开学,学区校长蒙学文、乡党委分管教育副书记王亚州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紧跟被控告人江泽民镇压、迫害的邪恶政策,将关克俭从关家小学调到蔡家小学,关克俭原职称为中学二级教师,教初中化学、生物课,他们却派关克俭教一年级语文,四年级数学,关克俭不熟教材,加之缺乏小学教学经验,造成教学上的极大困难,给学生、家长、社会造成损失。然而就在这种环境下,关克俭以大法“真、善、忍”为准则做人,克服各种困难,服从领导分配,任劳任怨,认真工作,从未旷课、迟到、早退过,也很少请假,学校发给关克俭的福利费,全部用作购买作业本发给学生。当年政府财政赤字严重,九月份至十二月份四个月工资分文未发,关克俭拿着家中的洋芋、面、油、菜与其他教师办灶,解决生活问题。校长看关克俭老实、勤快,就让关克俭管伙食,每天伙食费仅几毛钱,关克俭从不贪占分文。

快到寒假,关克俭想到,师父叫我们做好人祛病健身却遭不白之冤,大法弟子遭受无端的打压,连夜写好法轮大法好的材料上交学区,并于十二月下旬去北京善意向中央政府告诉:“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做好人、祛病健身,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还我们师父清白,给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但是到了中央,信访办成了拘押大法弟子的场所,合理建议无法反映。我们只好去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

关克俭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时,警察用警棍乱打关克俭的头、脸,使头、脸多处受伤,并将关克俭绑架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审讯并作笔录后送甘肃省平凉市驻京办事处软禁一周后,庄浪县政法系统程仰科、王祥、张宏武等人来京押解,他们荷枪实弹、手铐脚镣全带,象押解重型罪犯一样。途中用极不文明的语言讥讽、嘲笑、侮辱大法弟子,并不给饭吃,经大法弟子岳毓安的善意劝解,三天路程只吃两顿饭。三天后的晚上十点左右到达庄浪县看守所,“迎接”我们的是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武警部队,从大礼巷到看守所,这段路戒备森严,杀气腾腾。这种场面我们只在电视剧中看到,日本侵略者抓捕抗日民族英雄时经常出现。

此时正值三九寒天,滴水成冰,看守所警察不分青红皂白,一阵毒打,这就是所谓的“杀威棒”。许多大法弟子被打伤。同时强迫我们脱光全身衣服,搜身检查,并罚站两个小时左右,冻得关克俭全身发抖,四肢麻木,失去知觉,感觉脚和院子的水泥地长在一起似的。大法弟子连续几天晚上在没有被褥的干板床上过夜,逼迫家中送钱,看守所统一配发被褥、生活用品,其价格高于同等质量的市场价格。伙食费每天每人五元,然而每天只吃两顿饭,每人每顿两勺很少有油的洋芋菜汤,一个大约三两面的馒头,价值大约1.5元。饥寒交迫,毫无人身自由。

管教勾结牢头狱霸互通信息、不许炼功、不许学法、不许讲真相。如有违反者,电警棍、橡胶棒和拳脚并用,还脏话辱骂。晚上组织看央视攻击诋毁大法电视节目,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当不配合时,将关克俭与其他几位大法弟子关小号禁闭,断水、断火、室内寒气袭人。不让上厕所,室内放一马桶。更为恶劣的是用饥饿迫使我们放弃修炼,每顿饭只一勺洋芋菜汤(洋芋很少),约二两的馒头一个,从量上来讲少了近一半,这样关押约七十多天。我们仍不配合,他们就以军训为名进行迫害,从早到晚除吃饭时间外,武警对我们全天候军事训练,稍有差错,就橡胶棒拳脚并用,大打出手,看守所干警一旁助阵,场内杀气腾腾、十分恐怖。关克俭体质明显下降,一次正步走做不到位,一年轻武警用橡胶棒将关克俭打翻在地,仰面朝天,疼痛钻心难忍,那些日子身心几乎崩溃。

大约二月份的一天,关克俭的妻弟李福太受江氏流氓集团谎言的欺骗和煽动,配合公安、看守所警察做转化工作,带着他在法院工作的同学张太平,非法私入看守所管教室,私设公堂,施行暴力毒打迫使关克俭放弃修炼,当不配合时,张太平抓住关克俭胸部衣服,用膝盖猛击关克俭左肋数次,当时关克俭只觉胸部剧烈疼痛、呼吸不通、有气无力,眼前发黑眩晕,身体顺墙倒下,长时间不能起立,结果致关克俭三根左肋骨受伤。施暴时看守所正副所长在一旁观看,并未制止,显然伙同犯罪。以后很长日子里关克俭疼痛,不能左侧睡觉。关克俭要求治疗,看守所警察互相推托无人负责。

关克俭夫妻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大儿子十三岁,小儿子只有九岁,生活不能自理。在学校、社会受到冷落、歧视及人格侮辱,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给生活上带来十分困难,自己做饭吃,生一顿、熟一顿、饥一顿、饱一顿。关克俭家里有面有油,然而关克俭的亲属不敢来家里给孩子做饭,更不敢领到他们家吃饭,他们怕株连九族,只好断绝关系,是他们在这种环境中自保的选择。这两个孩子原是班级尖子生,自被控告人江泽民实行国家恐怖主义迫害法轮功之后,孩子受到很大压力,学习成绩下降,高考分数只有450分,大儿子,因怕回家不让参加就业考试,至今在外打工。

李爱荣也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押解回庄浪后,在庄浪县看守所受到百般折磨曾带重型脚镣迫害,体质明显下降,精神上受很大打击、伤害,非法关押3个多月交罚款及各种交费6000余元,以所谓取保候审释放,回家后经常受到县、乡、村有关人员的骚扰。

大约五个月后,关克俭被公安局王发卷、杜江斌、李晋才、配合县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非法审讯取证。听信一面之词,加工所谓的证据,过程中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徇私枉法徇情枉法,以所谓组织着、策划者、领导者、顽固者等莫须有的所谓罪名,迫害他、非法劳教两年半,上报平凉市审批时,市里对上报三名大法弟子劳教有异议,故而迟迟不批。然而使人不可思议的是,庄浪县个别官员竟然电话催促市里审批,就这样劳教一年半。送关克俭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去劳教所途中,警车行至文家湾路段时,与一挑着两桶稀粪的农夫相撞,农夫被警车撞翻倒地,扁担将警车挡风玻璃打个粉碎,两桶稀粪奇迹般从警车前窗而入,将前面的司机和押送人员王发卷满身泼上稀粪,玻璃碎片划破了王发卷的脸,鲜血直流。关克俭随即拿出卫生纸给王发卷擦血迹和粪尿,他们很不好意思,难为之情溢于言表,关克俭和其他两名大法弟子紧挨他们而坐,却身无半点污迹,安然无恙。这也是上天对王发卷等不法人员们的警告。

关克俭被送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即兰州平安台,在二大队一中队劳教,此队有十名大法弟子,大多是吸毒者,在那里关克俭完全失去自由,吃饭、睡觉、劳动、上厕所都被吸毒者监视、跟踪,稍有不顺其意,拳打脚踢成家常便饭。除果园重体力、超负荷、超强度、超时间劳动外,掏厕所、倒垃圾,擦地板,给牢头狱霸端洗脸水、洗脚水、捶背、按摩等等随叫随到,不可怠慢。就这样先从肉体上折磨迫害,迫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三天后,关克俭双手起泡,七天后化脓溃烂,晚上以后手掌肿大,其厚度八厘米左右,手指无法握拳,不能拿干活的工具。加之三根勒骨的伤痛,就这样还不让休息,暴力强迫出工干活。警察勾结牢头狱霸转化大法弟子,牢头狱霸可提前释放,警察可晋升职务、得奖金、提工资。在利益的诱惑下,他们全然失去理智,人性全无。果园劳动用掀把,镢把,树枝、土块、苹果等毒打大法弟子。夏天劳动不许穿上衣,只穿短裤,光着膀子干活。一次牢头用掀把粗的树枝猛烈抽打关克俭光着膀子的上身。三伏天气,气温高达30℃以上,几天后关克俭背部由于暴晒形成核头大的水包。牢头对着他背部的泡用手抓破,并说今天没有盐,如果有盐可以吃人肉了。钻心的疼痛,关克俭强忍着不能出声,他们哈哈大笑当作乐趣。几天后手抓的地方感染化脓,面积达二十多平方厘米,其惨状目不忍睹,就这样仍然强迫继续干活。有一良知尚存的张管教让关克俭穿着衣服继续干活,牢头狱霸却用手掌击打背部溃烂处,血流如注,染红衬衣。关克俭多次要求休息治疗被拒绝,后来管教怕化脓出问题才允许休息治疗。

劳教所美其名曰什么什么“学校”,实乃人间地狱!有位吸毒者说:他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上有“平安台”这块地方,其实何止一块,全国有数十块“平安台”。那里的干警执法犯法,纵容包庇刑事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牢头狱霸抢走的关克俭衣服,花掉关克俭的钱,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冬天关克俭被迫光着脚,穿着单衣出操干活,饥寒交迫,度日如年。晚上警察有意喝酒,装醉毒打大法弟子,用手铐挂起在太阳下暴晒,头抵墙弯腰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蹲厕所。副队长王鑫(天水市甘谷县人),在关克俭剃了光头的当天,用掌击打关克俭头部三十余次,关克俭只觉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直到关克俭放下生死,豁出去的时候才停止。

由于长期的饥饿,超强度劳动,加之各种折磨,关克俭被释放时,身体消瘦、体质极差、两眼充血、四肢乏力、精神不振,状态很不好,回家的路上难辨东南西北。那恐怖的环境,那毫无人性的待遇,那被江泽民谎言欺骗了的干警及吸毒者狰狞的面目;那超强度、超负荷、长时间的劳动场面;那猪狗都不如的生活待遇;释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心不能平静,尤其毒打关克俭和同修的一幕幕场面,常常浮现在关克俭脑海中,使人难以忘怀。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关克俭被非法劳教期满释放回家,不到一月时间,村干部向乡政府诬告说:关克俭从兰州带回大法资料藏在岳毓安家中,派出所高所长、乡长金润全等查抄大法弟子岳毓安家,查无结果。乡政府、派出所、村干部勾结,为了他们所谓的安心过年,所长高某某、乡长金润全、村支书薛振华等诱骗关克俭去村主任关庄义家,他们联手暴力绑架并关押关克俭于岳堡派出所,派出所高所长用长约一米二、粗约五公分的一根木板,狠劲猛打关克俭,直到木板打碎手不能拿,又拿橡胶棒在关克俭浑身乱打,边打边问还炼不炼,当关克俭回答还炼时,又拿电警棍电击关克俭全身;关克俭仍不改口,直到高所长筋疲力尽才停下。第二天高所长因打关克俭和大法弟子关清义腰部扭伤,去岳堡卫生院检查身体。可见现世现报毫厘不差。第二天,关克俭和关清义被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达一个多月后才释放。

因连续的牢狱迫害,迫害导致关克俭身体体质明显下降,两眼充血、四肢无力,精神状况很差,关克俭向学校要求休息,然而他们互相推诿。迫害时层层组织,领导紧密配合,执行江泽民政策宁左勿右,落井下石司空见惯。释放回家,生活、工作无人过问,相反,不法人员配合迫害更加紧密,丝毫无放松之意。

二零零二年七月,学区校长蒙学文、学区会计吴振恒来关克俭家中,以工作要挟关克俭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关克俭和妻子李爱荣断然拒绝,并要求上班。九月份,学区通知关克俭去县职教中心学习,实为软禁继续迫害。关克俭工资从二零零二年九月发起,这样从二零零零年九月至二零零二年八月两年的工资,蒙学文指使蔡家小学会计蔡鸿绪,只发给关克俭妻李爱荣三百元,其余被他们挥霍。关克俭在职教中心学习期间,教育局、职教中心积极配合迫害政策,动员所有工作人员、老师、学生,全天候监视限制其人身自由。国保大队石振中、教育局樊世峰亲自来检查,干扰关克俭正常生活、学习,制造恐怖气氛,欺骗民众。学习期满,蒙学文配合上级指示又将关克俭安排岳堡中心小学,名为工作调动,实为软禁继续迫害关克俭,他们不给安排课程,住在一间特别潮湿的房子,不配发生活所需工具及教学用品。并组织年轻力壮的教师组成小分队昼夜监视,限制人身自由,个别老师摩拳擦掌,将关克俭当阶级敌人对待。其中有一位老师,关克俭跟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当关克俭问他:人家叫你杀人你怎么办?他毫不犹豫的说人家叫我杀我就杀。可见江泽民谎言蒙蔽欺骗毒害众生,已到极为可怕的程度,这样的教师道德底线全然崩溃,如何担当培养中华民族的下一代重任。

面对这一切,关克俭都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善待他们,使他们的恶意恶行销声匿迹。此时正值非典肆虐全国,人心惶惶,学校组织喷洒消毒宿舍教室,关克俭告诉他们:修炼大法者,不染非典,宿舍可以不消毒,节约药品给其他老师多打点。他们问为什么,关克俭告诉他们修大法者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修的正法,是在做好人,邪不侵正呀!起初校长不安排课程,当我严正声明后,安排两班一年级数学课,期间生活、工作对待两样。修炼人宽宏大度,我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认认真真工作,从不旷课、不迟到早退。同年秋季开学,蒙学文又以关克俭不放弃修炼为由,打击报复,把关克俭从岳堡中心小学调到全乡最边远、最艰苦的下闫小学,此小学是学区校长对不顺从的教师打击报复惩罚流放之地。校长闫玉康受上级领导密令,紧密配合迫害,工作上重担子压,时任岳堡乡党委书记李守平,学区校长蒙学文亲来下闫小学,密授下闫小学校长监视关克俭,限制人身自由,下闫村干部配合在学校附近张贴污蔑诽谤大法的宣传品,制造恐怖气氛,毒害民众。

关克俭在下闫小学三年时间,从不旷课、很少请假、不迟到、不早退,从不体罚、打骂学生。不重名利,学校每次发放所谓福利费都被关克俭拒绝,会计觉得这样对关克俭太不公平了,将钱转化为物质,也被婉言谢绝。那些年学生课外资料、复习试卷均由任课教师统一购买发放,过程中关克俭从不多收一分钱,而且是书店批发价原价售给学生。冬天给一年级学生长期坚持生火,给当地学生、家长留下好的口碑。三年后学区又调关克俭到崔家小学,县教育局、乡政府、学区每到所谓敏感日骚扰时有发生。一次,县教育局纪检委书记樊世峰、学区校长韦仲甲,来崔家小学找关克俭谈话,施加压力,制造恐怖气氛,干扰关克俭正常教学、生活。

关克俭原毕业于平凉师范学校生物、化学班,培养对象为初中化学、生物教师,工作后一直在中学任化学、生物课教师,并参加省培训中学理化仪器管理员和试验员(有省发证书)。然而,后来一直被调小学工作。十几年的迫害,关克俭一直在十分恐怖的气氛中生活、工作。关克俭是一名持有国家颁发的教师资格证的合格教师,且工作成绩显著,干教育事业三十几年如一日,踏踏实实工作,教学效果显著,岳堡中学十年化学课教学,全县统考每年名列前茅,曾获得全县第一名,曾代表庄浪县参加全国初三化学竞赛,学生张玉生获得平凉考区二等奖。然而关克俭为了有个健康身体,为人民教育事业更好工作,做一个好人这样一个朴实的心愿,竟然遭到无端打压。宪法赋予人人有信仰自由的权利,被暴力剥夺,职称不评,工资降级,不提工资,奖金不发,住房公积金被别人抢走,被退休。粗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左右,造成关克俭家庭经济十分困难,孩子上学结婚买房造成极大困难,关克俭去银行贷款,工作人员说上面有指示,不给炼法轮功的人贷款。零九年关克俭被退休后,和师范上学的同桌相比,每月少领1000多元,经济十分紧张。迫使关克俭进城打工解决生活燃眉之急,关克俭卖一袋洋芋作为夫妻俩进城路费,进县城后有好心人借他房典钱,开始打工维持生活开支。然而迫害无处不有无时不在,老板说上面有文件,公司不能接纳法轮功修炼者打工,如发现要立即上报公安局,这样他只好找经营规模小点的老板干重体力活。

二零零三年法轮功学员孙军贤被迫害致死,做贼心虚的那些人怕泄漏事情的真相,被大法弟子上告。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晚上,公安局集中非法绑架庄浪县城、南湖、岳堡的大法弟子,并非法关押在庄浪县看守所。三月九日晚十一点半左右,关克俭和妻子、儿子熟睡,被进入关克俭家院子的人的声音惊醒,紧接着有人砸碎关克俭家大门门锁,几名便衣警察破门而入,又是一阵急促敲住房门的声音,常言道: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他怕门被砸坏,便开了门,便衣警察鱼贯而入,至少有五名警察(便衣)将关克俭抬在空中直奔停在公路上的警车,途中将他放在路面上休息片刻,说是太有点儿重,吓得关克俭十岁的儿子发抖。而后乡政府工作人员的半夜非法入民宅做所谓“善后”,可谓县、乡、村三级领导紧密配合。

接着连夜将关克俭送庄浪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因公安知法犯法绑架,七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然而绝食七天后,他们迫害升级,由国保大队长李伟、国保警察石振中、看守所正副所长干警,中医院大夫及在押刑事犯组成的迫害团伙,强行灌食。由刑事在押人员将关克俭等法轮功学员推拉到一长沙椅上,强行仰卧,然后五花大绑绑在沙椅上,并压住头部、手脚,中医院大夫手持如笔杆粗的橡胶管,毫无善意地用力往食管插,直入胃部。由于用力猛,关克俭和几名大法弟子口中鲜血直流,疼痛难忍,鲜血染红了脸部、衣服,其状惨不忍睹,看守所高墙上的年轻武警吓得不敢正面观看,将脸转到另一方向。其场面关克俭一生只在日本侵华的电视剧中,日本人迫害、屠杀中国人时有此场面。灌食毫无人性可言,大法弟子岳毓安拒绝被灌食,他们竟然用输液的方法进行迫害。之后,关克俭头昏目眩,呕吐恶心,这次非法关押十九天后释放。

二零零八年北京举办开奥运会,全国范围又一轮迫害大法弟子正在进行,关克俭村将办公室改建为岳堡乡关家村警务室(全乡只有这一个警务室),据改建的工人讲,警务室是在零八年奥运会前关押本村大法弟子的,奥运会期间派出所干警常驻警务室,晚上派村干部在大法弟子门口蹲坑监视,干扰大法弟子正常生活。

十六年的迫害,公安、乡政府、村干部、政法委、“六一零”、教育局、学区,这些单位的工作人员,非法抄家、绑架、骚扰,谈话的具体时间已记不清楚,其参与人员有程仰科,李伟,石振中、蒙学文、吴振恒、金润全、马润甲、王祥、樊世峰、梁平安、薛振华、关庄义、韦仲甲等,他们至少来关克俭家或单位一次,有的反复多次参与迫害,公安干警、乡政府工作人员参与晚上绑架无法认清其人,这里说不清楚,调查落实后补充说明。

如上所述,被控告人江泽民触犯了《刑法》第247条刑讯逼供罪,第248条虐待被监管人罪,第254条报复陷害罪,第238条非法拘禁罪,第397条滥用职权罪,第399条徇私枉法罪,第263抢劫罪,第267条侵占罪,第275条毁坏财物罪,第245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第244条强迫劳动罪,第251,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第234条故意伤害罪,第246条侮辱罪、诽谤罪。违反《宪法》第36条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第35条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第37条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第38条侵犯公民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人格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罪,第39条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公民住宅罪。违反国际法律《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酷刑罪,《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群体灭绝罪、任意监禁罪。

依据《刑法》第247条、248条、254条、238条、397条、399条、275条、245条、244条、251条、234条、246条以及《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第一条一款,《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公约》第二条及《宪法》第36条、35条、37条、38条、39条,以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报复陷害罪、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抢劫罪、侵占罪、毁坏财物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强迫劳动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故意伤害罪、侮辱罪、诽谤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任意监禁罪这十六项罪名对被控告人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遭劳教、歧视、骚扰-甘肃庄浪县教师控告江泽民-315054.html

2015-06-26: 甘肃庄浪县教育局樊世峰遭恶报丧命
……
樊世峰是庄浪县水洛镇东关村人,生于一九五五年。自江氏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樊世峰在县教育局一直分管迫害法轮功。庄浪县岳堡学区教师关克俭在二零零一年被诬判一年半劳教,庄浪县韩店中学教师柳永红,二零零二年被诬判二年半劳教,柳永红妻子关慧耀被诬判一年半劳教,因关慧耀有身孕,监外执行。

法轮功学员关克俭和柳永红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给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他们二人在劳教期间及后来一段时间的工资都被他们所在的学校校长贪污挥霍。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5/甘肃庄浪县教育局樊世峰遭恶报丧命-311268.html

平凉 庄浪县联系资料(区号: 933)

2019-05-19:
庄浪县公安局总机:0933-6622836 6621506 6621571
庄浪县公安局政务大厅:0933-6622314
庄浪县公安局刑警队:0933-6622314
庄浪县城关刑警队:0933-6623331
庄浪县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933--6624468 0933--5967542 0933--5967541
庄浪县国保大队队长 陈晓伟 手机:13993309587
指导员:杨尚达 副队长:樊宝平
工作人员:田文杰 电话:13919513000 、魏志宏 电话:13519339206、李福平 淡继勇 马霞霞(女)
庄浪县南湖派出所电话:0933-6641109 6641340
庄浪县城关派出所电话:0933-6621780 0933-6635843 0933-5967846
所 长:沈杰 1383水洛派出所 6821419
朱店派出所 6631406 万泉派出所 6651015
岳堡派出所 6694004 阳川派出所 6636081
卧龙派出所 6771172 永宁派出所 6870130
通化派出所 6833361 盘安派出所 6954023
韩店派出所 6913390

庄浪县委常委 政法委书记 周继祖 0933-6621116 13993309686
庄浪县政法委办公室0933-6621131
副书记办公室 0933-6627805
副书记:马从生 傅建华

2019-04-22:庄浪县公安局:
总机:0933-6622836、6621506、6621571
国保大队:0933-6624468
南湖派出所:0933-6641340

2017-10-08:
相关电话:
庄浪县公安局总机:0933-6622836 6621506 6621571
庄浪县公安局政务大厅:0933-6622314
庄浪县公安局刑警队:0933-6622314
庄浪县城关刑警队:0933-6623331

庄浪县国保大队:0933--6624468 0933--5967542 0933--596754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